汉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漢學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学者徐光啟(右)與傳教士利瑪竇的交流

漢學英語Sinology[1][2]或称中国学英語China Studies[3]是指中国以外的学者对有关中国的方方面面进行研究的一门学科。包括中国历史政治、社会、文学哲学经济等等,甚至也包括对于海外华人的研究。中國人研究漢學,通常稱為國學

漢學也指明末清初依汉世儒林家法之说研治经学名物制度,小学训诂的考证学。惠栋一生治经以汉儒为宗,为汉学奠基者。[4] 惠栋的再传弟子江藩著《汉学师承记》,自居为汉学宗传,彰显汉学名号,影响深远。[5][6]

古今概念變遷與範圍限定[编辑]

惠栋倡导“弃宋复汉”,在汉学与宋学之间划分了一条径渭分明的学术界线。惠栋指出,“宋儒经学不惟不及汉,且不及唐,以其臆说居多,而不好古也”,治经「则断推两汉」,「宋儒不可以穷经」,[7]以汉学方法作为治经的标准,经学研究中没有宋学存在的余地,把宋学从经学研究领域断然剔除,“汉学”专注整理古籍,遂成为考据之学的代名词。日本藩士伊地知季安著《汉学纪源》,从儒学的起源开始记述,详尽地介绍了日本各个时代儒学的状况。僧俊艿建久十年(公元1199)游于宋多购儒书回日本,有佛教典籍1008卷,世俗典籍819卷,碑帖96卷,儒道书籍256卷。菅原道真纪长谷雄三善清行管原文时、源顺(兼平亲王)、具平亲王藤原公任大江匡房等皆精通汉学。[8]

研究領域[编辑]

汉学最初只是对中国古代文化的研究,主要研究古文和哲学文学音韵学史学等,不包括现代中国的研究。二战后,也逐渐开始研究现代中国。

汉学可以分为古代汉学现代汉学。古代汉学根据不同的划分,主要是对于1850年以前或者1911年以前或者1949年以前中国的研究,这以后的时期则属于现代汉学的领域。

三大地域特征[编辑]

东亚汉学[编辑]

日本人自隋唐時开始學習中国典籍制度,日本与中国汉学的渊源最为深远,明治维新前,日本朝野以模仿唐朝的一切为时尚。近年來,韓國在東亞漢學所扮演的角色地位上,也日益重要。而越南作為漢字文化圈的成員,也一直致力於越南漢學的研究,尤其是漢喃學的研究。

雍正六年(1728年)《恰克图条约》簽定之後,中俄始有往來,俄国传教士团和41位留学生来到北京,努力學習中華文化,致力於掌握满、汉、藏、蒙等多種文字。這些留學生後來成為漢學家的有伊拉里昂·罗索兴阿列克谢·列昂季耶夫雅金夫·比丘林等人。早期俄罗斯汉学的研究中心在北京,後來逐渐转移到圣彼得堡大学。咸丰五年(1855年)圣彼得堡大学成立东方学系,其中最著名的漢學家是瓦西里·瓦西里耶夫,漢名為王习礼,並將《论语》、《聊斋志异》和唐人小说《李娃传》译为俄文,還编纂了《满俄大辞典》。

欧洲汉学[编辑]

黃嘉略貢獻

一些人认为它的出现可追溯到遥远的马可·波罗Marco Polo)时代,即13世纪。史料显示,系统的汉学研究最早产生于16世纪,那时诸如利玛窦Matteo Ricci)、南怀仁Ferdinand Verbiest)和安东尼·托马斯Antoine Thomas)等基督教传教士正尝试向中国地區输入基督教,所以最初的汉学更多的是被看作中国文化与基督教的融合。

启蒙时代是对探索与发现新大陆怀有极大好奇的时代。那些曾经流传于教士之间的叙述与信函被收录进《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Lettres édifiantes et curieuses)》中,在欧洲广为流传。清国此一大帝国震惊了每一个对这片土地有所向往的人,与此同时,汉学者们(这在当时是一份伟大的工作)开始向西方世界传播中国的哲学、伦理、法制观念以及审美观。尽管这种介绍难免片面且有所歪曲,但这在当时的确养活了不少依靠贩卖“中国工艺品”生存的小商贩,当然,也一度引起热议。那是,清国常常被描述为一个开明的王国。

法王路易十四时期,由法国科学院派传教士前往中国進行研究,马约瑟發表有《书经以前之时代与中国神话之关系》,杜赫德编著的《中华帝国史全志》。19世纪初有法国雷慕沙和德国克拉勃罗德两位汉学大师成立亚洲协会,发行期刊《亚洲学报》。1823年英国皇家亚洲学会成之,刊行《皇家亚洲学会会报》,可視為漢學成立之年。此後英国、荷兰、瑞典都出現了漢學研究,荷蘭人施古德最早研究中国天文学。

伏尔泰(Voltaire),作为一位伟大的作家的同时,也是《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的一位读者,在元曲《赵氏孤儿记(L'orphelin chinois)》中,他也曾表达他对那片神奇土地的无限向往。莱布尼茨Leibniz),微积分的发明者,对中国哲学尤其是《易经》极感兴趣,他在《易经》中发现了一个完美演绎出来的素数序列。他还从中文本身提炼出了一个理想的、渊博的语言规则,即数学的本质——通过底层分析找出悖论。

1795 年,根据法国宪法,将于1796 年建立国立东方语言与文化研究院(l'école des Langues orientales Vivantes)。在法国,杜赫德(Jean-Baptiste Du Halde),一位从未踏上中国地區土地的人,于1725 年出版了《中国简述(Description de la Chine)》(4 卷插图本),这本书的大量资料是基于他与教友的书信中所描述的内容。这本书在当时具有相当的权威并随即被译成四种语言出版。

到了17-18世纪,其他的传教士如理雅各(Legge ,1815-1897)在争取设立汉学学科方面作出了很大贡献,在1837年,塞缪尔·基德(Samuel Kidd,1797-1843)成为英国首位中文教授。到了20世纪,汉学家逐渐脱离了传教士的身份,并建立了一个可靠的标准研究体系。由汉学家在政治上提出的建议也使得汉学对政治产生了影响,如美国的费正清John Fairbanks)。

冷战期间,在法国,西蒙·利斯(Simon Leys)强烈的批评了汉学对于政治的干预——左的或右的——对汉学独特但不失科学性的分析加以否定。他还尖刻的讽刺了对汉学有所辩护的专家们,如阿兰·佩雷菲特(Alain Peyrefitte)。

在21世纪,汉学被广泛传播,因为它对中国来说,具有极重要的经济意义和战略意义。

欧洲汉学表
年代 国家 机构 备注
1814年12月11日 法国 法兰西学院 第一位法国汉学教授是雷慕莎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 英国 剑桥大学东方学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又称东方学院,拥有欧洲一流的汉学研究机构
1875年 荷兰 莱顿大学 1890年由著名汉学家考狄所创立的《通报》成为西方第一份汉学的专业刊物
1912年 德国 腓特烈·威廉帝国大学 在中国生活近三十年的卫礼贤所创办的法兰克福“中国学社”,创建于北平辅仁大学的《华裔学志》
19世纪末 瑞典 哥德堡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化学 以探险家斯文·赫定的中国西部探险开始,后有汉语言学家高本汉
1741年3月23日 俄罗斯 圣彼得堡科学院 伊拉利昂·罗索欣为汉学教师,在清康熙年间就有驻华东正教团从事汉学研究,到阿列克耶夫时期在学术上达到了很高的成就

敦煌學[编辑]

20世纪初,敦煌石窟藏经洞被发现,出土了大量藏文蒙古文和其他文字的写本卷子及文物。西方汉学家前來敦煌考察時偷竊了大批文物,形成敦煌學之研究,促进了汉学研究的新发展。

日本学者稻叶君山很早就进行清史及满洲史的研究。1981年5月26日,日本學者藤枝晃於西北師範學院演講時表示有學者說:“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日本”(或說“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外國”)[9]。曾有學者認為日本學者在漢學研究的份量可能會超過中国[10]

汉学研究的意义[编辑]

海外汉学与中国本土学术进行对话,才能洞悉中国文化的深层奥秘;中国学人向世界敞开自己,才能进一步激活古老的传统和思想的底蕴。[11]高本漢是第一位重構了中古漢語及上古漢語的語音的人。

注釋[编辑]

  1. ^ 張隆溪,《中西文化研究十輪》,頁114,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11月,「在歐美,研究中國的學問稱為漢學,研究中國的學者稱為漢學家」
  2. ^ 閻純德《漢學歷史和學術形態──〈列國漢學史書系〉序》,澳門研究(48),2008年:「Sinology 一詞來自外國,它不是漢代的“漢”,也不是漢族的 “漢”,不指一代一族,其詞根Sino源於秦朝的“秦”(Sin),所指是中國。」
  3. ^ 3.0 3.1 3.2 3.3 《汉学400年》. 北京日报. 腾讯网. [2005年12月30日]. 
  4. ^ 惠栋(清)《九曜斋笔记》
  5. ^ “宋学”与“汉学”的区别
  6. ^ 王汎森《中國近代思想與學術的系譜》
  7. ^ 惠栋《天牧先生论学遗语》
  8. ^ 葉國良、陳明姿(合編), 明姿陈《日本漢學研究續探: 文學篇》,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9. ^ 劉進寶 《歷史研究》2007年第3期
  10. ^ 王钟翰《我为什么专攻清史与满族史》一文載:“我最敬重的另一位史学大师就是洪煨莲先生……反对华北独立的‘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停课两个月之后,史学方法课复课的第一堂课,洪师缓步走进课堂……大声慷慨激昂地对我们说: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我们中国人在军事上打不过日本人,但在作学问上我们不能不跟他们比一个高低!洪师又说,日本人很骄傲,他们说汉学中心根本不在中国。从本世纪初以来,国际学术界所谓的汉学中心,最早是在英国伦敦,有著名学者斯坦因,后来是在法国巴黎,有著名敦煌学者伯希和,日本人像白鸟库吉等有名的蒙古语言学家以及内藤虎次郎掌握沈阳崇谟阁满文老档的清史专家,他们很想把汉学中心抢到日本东京去,我们要争一口气。……当时我们全班不到十人,洪师的一席话深深震撼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我个人下定从事清史满族史的决心,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11. ^ 《汉学是什么》. 新浪网. [2007年4月22日]. 

参考文献[编辑]

参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