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文化研究結合了社會學文學理論媒體研究文化人類學來研究工業社會中的文化現象。文化研究者時常關注某個現象是如何與意識形態種族社會階級性別等議題產生關連。

歷史[编辑]

1956年,英國學者雷蒙‧威廉斯 ( Raymond Williams )和李察‧霍加特 ( Richard Hoggart )對於當時英國文學研究中的「大敘事」不滿,認為文學不僅是為了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人,而是更應該接近勞工階級。因為中下階層的大眾更喜歡通俗文化,所以後來的「文化研究」也逐漸以通俗文化 ( Popular Culture )為主要研究範圍,故此威廉士和霍加特於1964年成立了著名的「伯明罕當代文化研究中心」,「伯明罕學派」 (Birmingham School) 之名也不脛而走。

文化研究關心的是日常生活中的意義與活動。文化活動是指某個文化中的人們如何去進行某些事情(比如說觀看電視或外出用餐),而他們之所以這樣去進行事情則與某些文化意義有關。

若丁·薩達(Ziauddin Sardar)的《文化研究介紹》(Introducing Cultural Studies)一書中,列舉了以下五個主要的文化研究特色:

  • 文化研究意在檢視其主題中的文化活動以及文化活動與權力的關係。
  • 文化研究的目的在於了解文化所有的複雜樣貌,以及分析社會與政治脈絡中的文化展現。
  • 文化研究是研究的客體,同時也是政治批評與政治行動的場域。
  • 文化研究試圖揭露與調解知識的分歧,試圖克服內隱知識(tacit knowledge,也就是文化知識)與客觀知識(objective knowledge)這兩者之間的裂縫。
  • 文化研究致力於對現代社會進行道德評價,以及進行激進的政治行動。

1970年代文化研究領域開啟了之後,英國學者與美國學者之間發展出不太一樣的文化研究路線。英國的文化研究路線通常表現出明顯的政治左派觀點,並且批評資本主義大眾文化;它吸取了法蘭克福學派批判「文化工業」(也就是大眾文化)的某些觀點。這種觀點出現在早期英國文化研究學者的著作中,比如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與保羅·吉洛伊(Paul Gilroy)的著作。

相反地,美國的文化研究路線最初關注的,是從觀眾對大眾文化的反應與使用中去了解其主觀與正當的那一面;美國文化研究者會寫關於球迷影迷這類瘋狂愛好者(fandom)的解放面向。請見如約翰·紀樂里(John Guillory)這些批評家的著作。然而,美國與英國兩個路線之間的區別已經逐漸消失了。

有些學者,尤其是英國的早期文化研究,會將馬克思主義模型應用在這個領域中。正統的馬克思主義思想主要著焦於意義的生產之上。它假設存在有一種文化的大批生產,而權力則為那些生產文化產物的人所擁有。在馬克思主義觀點中,那些控制了生產工具(經濟基礎)的人,本質上就控制了文化。

文化研究的其他路線,比如說女性主義文化研究以及美國後期的文化研究發展,則遠離這種決定論觀點。他們批評馬克思主義為所有的文化產品都假設了一個單獨的、支配性的意義。非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者認為,不同的文化產物消費方式也會影響到產品的意義。

另外一個文化研究的主要批判點是傳統上會將消費者視為是被動的。有些人挑戰這種觀點,並且特別強調人們會用不同的方式來閱讀、接收與詮釋文化文本。一個消費者可以挪用、積極地拋棄以及挑戰一個產品的意義。這個路線將焦點從物品的生產轉到其他面向上。他們認為消費也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因為消費者消費產品的方式會賦予物品以意義。有些人則將生產活動與認同作了緊密的連結。史都華·赫爾(Stuart Hall)在這方面具有很大的影響。某些評論家會把這種意義的轉換形容是文化轉向(cultural turn)。

在文化研究的脈絡下,「文本」(text)這個概念不只是在講書寫下來的文字,還包括了電影攝影時尚髮型;文化研究的文本對象包含了所有有意義的文化產物。同樣地,「文化」這個概念也被擴大。對一個文化研究者來說,「文化」不只是傳統上所謂的精緻藝術(high art)與普普藝術(popular art),還包括了所有日常的意義與活動。事實上,上述的後者已經變成了文化研究中的主要研究對象。

比較[编辑]

其他主題[编辑]

文化研究理論家[编辑]

其他定義[编辑]

在另外一個有些微關係但不同的用法裡,文化研究這個名詞有時會用來當作區域研究(area studies)的同義詞。區域研究這個名詞是用來指稱針對特別一個文化來進行的學術研究,比如說伊斯蘭研究亞洲研究非洲研究等等。

參考書籍[编辑]

  • 若丁·薩達,《文化研究介紹》(第二版),Totem Books,ISBN 1840460741
  • 若丁·薩達,《文化研究介紹》,喬治亞大學出版社,ISBN 0820322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