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左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左派,又稱左翼,和右派相對,是指反對派之中的激進派,甚至是革命黨,是和當時的政府持相反政治取向的人。廣義是指不服從於當時奉行的政治體制,傾向于改變傳統社會秩序的人,便會被視為左派。左派與右派都是相對而言,在不同背景下兩者主張的具體內容不會相同,不能以靜態的「主義」或「階級」劃分。

在歷史不同的時間點及不同的國家,左派以不同的形態出現,共同特徵皆是反政府。「左派」這名詞是來自法國大革命時期,在議會中坐在左側,反對當時法國的君主制,支持共和制、反教權和世俗化的人,這些反對黨便稱為左派,而議會右側是保王黨議員,代表保守的政治力量。在資本主義國家,會稱反資本主義的激進社會主義黨是左派。在二十世紀初的俄國共產革命時代,反對及要推翻俄國沙皇皇室的共產革命黨,又被稱為「左派」。但左派並不是任何政治主張的代名詞,只是廣泛的指反對當權者的激進政黨組織。

2007年的一個統計顯示,美國學術界中只有 9.2%自稱保守派,44%自稱為左派,46%自稱為溫和派[1]。在政治學、歷史學、社會學的領域裡,民主黨共和黨的支持比率更達至19:1。此數字之所以沒有更往左的政治光譜移動,是因為絕大多數的商學與醫學教授都傾向保守,才把此比率平衡掉。

起源[编辑]

「左派」這個政治名詞,最初來自於法國大革命時期。當時代表法國廣大第三階級的激進山岳派雅各賓黨成員,通常都坐在主席的左側,這是自1789年三級會議開始的習慣。溫和的斐揚派通常坐在右側。這之後成為法國國民議會的傳統,議員根據其政治傾向而分坐左右兩側。在19世紀,法國左右派分別為共和制和君主制的支持者。[2]而一些歐洲國家,在馬克思主義被視為左派之前,左派是指古典自由主義者這些激進的改革派。

十九世紀中葉開始,「左派」被用來指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改革派。1848年,馬克思恩格斯發表《共產黨宣言》,斷言無產階級革命將會推翻資產階級社會,並廢除私有財產制創造一個無階級和無國家共產主義社會。國際工人聯合會(1864-76),有時也稱作第一國際,結合各國左派團體和工會組織。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第二國際因內部對戰爭的立場相左而分裂。像是俄國布爾什維克列寧德國羅莎·盧森堡等人,認為他們本身與其他勞工團體相比更為左傾(齊美爾瓦爾德左派)。在這場衝突之後,社會主義運動分裂為社會民主主義共產主義,前者被視為左派或中間偏左。1960年代,在中蘇交惡和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美國越戰等的大規模社會抗議活動等政治動盪下,「新左派」思想家更加批判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的論述(被稱為「舊左派」)。

丹麥挪威兩國,則會視它們的自由黨為「左派」。

詞意[编辑]

左派一般並沒有準確的定義,因為這詞的使用往往是根基於輿論上。對於這兩詞的區分也有許多不同的看法。

  • 革新為左:雖然在一些國家裡「右派」和「保守派」往往被視為同義詞,「左派」主張積極改革,主張把舊的意識形態和制度革除,從而建立新的意識形態和制度。激進者會被稱為左派;「右派」主張保守,主張穩妥、秩序、漸進、緩慢的改革方式,強調維護舊有傳統,保守黨會被稱為右派。但這一區分在討論左派右派的光譜時很少獲得重視。
  • 反對自由市場造成的不均等為左:通常,政治上的爭論都是聚焦於政府究竟應該(干涉主義)或不應該(自由放任)介入經濟以救濟貧窮的問題上。諾蘭曲線將這個差異作為左派和右派兩大差異的軸線之一。不過,政府的干涉並不一定就代表重新分配財富或平等主義的政策:一些形式的干涉是為了滿足某些財團公司的利益,例如社團主義的政策。所以左派往往支持对于少数民族、中下层民众等弱势群体进行援助、保护,而右派偏好顺其自然、自由竞争,即使其结果是造成主导种族、阶层对政治和经济的掌控。
  • 偏好一個「更大的」政府為左:政府的大小在這裡可以視為是政策和立場的差異,雖然政府雇員的數量通常被用以作為主要指標。不過,一些人也注意到某些政治流派如無政府共產主義自由社會主義的存在與這種政治光譜不相合,反而如同諾蘭曲線一般垂直於左右派之外。
  • 平等為左:提出這種區隔的是哲學家諾貝托·波比歐(Norberto Bobbio)和Danielle Allen。波比歐主張唯一準確的左右派差異是有關人們對平等理念的態度,因為只有左派會想要保護或促進平等,而右派則會想要維持或增加不平等。左派和右派也同樣都宣稱同時追求平等和自由兩者,然而他們對這兩詞卻又有不同的解釋方式。
  • 一個現世政府為左:這種差異在美國、印度和歐洲的天主教國家特別明顯(這些地方也是反教權主義代表左派的區域),有時候也包含中東
  • 集體主義為左:不過,1960年代的反文化浪潮便是以強調個人自由為特色,而這波浪潮主要則被歸類為左派,而在宗教/現世的衝突上,現世主義者往往更傾向於強調個人的自由和宗教自由超越集體的信仰價值。不過,被許多人視為右派的法西斯主義也強調「國家的組織概念」,抱持著集體主義的概念,將國家看作是一個集體的實體。
  • 支持跨國家團體為左:一些左派團體可能會被右派視為恐怖份子、但卻可能被左派視為自由戰士。右派的運動通常支持他們自己國家的主權並反對其變動。在歐洲,支持歐盟者通常來自左派,而支持國家主權至上者則來自右派。
  • 認為人性和社會為可變性的為左:這是先天与后天之間的爭論例子之一。最先以此定義左右派的是美國經濟學家湯瑪斯·索威爾(Thomas Sowell)。
  • 社會主義為左:這是近代最廣為所知的分法,多數媒體中提到左右派時也多半是指此種分法。這裡的社會主義泛指高税收、高福利、高政府干預調控的政治体制,而不一定是共產黨主張的無產階級專政

左派與右派都是相對而言,在不同背景下兩者主張的具體內容不會相同,不能以靜態的「主義」或「階級」劃分。兩詞是相當廣泛的形容用詞,用以作為一種廣泛的辯證法解釋方式,可以用作形容或區分一種政治立場、一種政治意識形態、或是一個政治黨派。除非是將其套用至多維的政治光譜上,否則這兩詞通常是用以描述兩種完全相對的立場。「左派」、「右派」、「中間派」在世界各國家或地區的政治情勢中的定義不相同。

歷史印象[编辑]

在傳统印象中,「左派」通常是指社會自由主義或社會主義。[5]左派理念的實践在各國均不同。[6][7][8][2][9][10][11]

西方歷史印象中,「左派」是指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自由主義馬克思主義思想家萊斯澤克·柯拉柯夫斯基定義左派思想為一個烏托邦式意識形態的抽象名詞。[12]中間偏左」是指在某個國家中,接近當地政治主流的政治立場。在歐洲國家中,則是指包含左派與中間派或右派組成的政治聯盟,中左翼政黨跟中右翼政黨可以組建聯合政府。一般印象中,左派經濟取向是支持加強干預市場運作和平均分配財富;右派則支持自由經濟,讓市場自行調節。國際政治立場,左派多指積極社會改革及重視人權;右派多指保守及維護階級的建制、法治穩定。民族主義立場上,左派指傾向國際主義、獨立運動、世界大同等,右派則主張以國家民族為中心。


經濟觀[编辑]

不是所有左派對於經濟都有一致意見,雖然大部分都支持對經濟採取某些形式的政府或社會干預。

左派的經濟信仰從凱恩斯主義福利國家,到產業民主社會市場經濟制度,到國有化計劃經濟[13]工業革命期間,左派人士支持工會。整個二十世紀,左派支持政府多對經濟實施大規模干預的政策。[14]他們批評全球化剝削自然,例如「血汗工廠」、「向下競爭」和非自願解雇。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左派與大規模政府干預之間的關聯逐漸降低。

一些左派相信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其擁護者有時會將馬克思的經濟學主張與政治哲學分開,認為馬克思研究經濟的方法有其價值,與他所提倡的革命社會主義無產階級革命無關。[15][16]

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沒有完全傾向馬克思或其他馬克思主義者,他所描繪的包括了馬克思與非馬克思的資訊。無產階級專政工人國家是馬克思用來描述在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社會間的臨時性國家。馬克思將無產階級定義為領薪勞工,相反的,流氓無產階級則是最貧窮,被社會遺棄的人,如乞丐、騙子、表演者、街頭藝人、罪犯和娼妓。[17] 然而農民階級卻造成左派意見分歧。在《資本論》中,馬克思幾乎沒有提到這項議題。[18]

相較之下,毛澤東認為中國的無產階級革命應由農民執行,而不是由都市內的工人主導。

左派自由意志主義者、自由意志社會主義者與左派無政府主義者主張由工會基層政權公社所運作的分權經濟,反對政府對經濟的控制。

國家問題[编辑]

國籍民族主義已成為左派爭論的重要議題。有關無產階級國際主義馬克思社會階級理論主張,工人階級成員應聯合其他國家的工人階級,以獲取相同的階級利益,而不是只專注在本身國家。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可用《共產黨宣言》的最後一行做總結:「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聯盟成員體認到,成員越多意味著談判能力越大。而在國際層次上,左派認為工人階級需更進一步的合作以獲得更大的權力。無產階級國際主義認為其本身能嚇阻戰爭,因為有著相同利益的人民不太會彼此對抗,而是專注在對抗統治階級。根據馬克思理論,無產階級國際主義與資產階級民族主義是相反的思想。左派運動因此常採取反帝國主義立場。

另一方面,左翼民族主義是來自於由國家間自由貿易協定促成的經濟整合,所產生的壓力。這觀點有時可視為對超國家組織如歐盟的敵視。左派民族主義也可指任何強調工人階級對抗其他國家的剝削與壓迫的民族主義。許多第三世界反殖民運動吸收了左派及社會主義思想。

反全球化[编辑]

全球正義運動,也稱反全球化另類全球化運動,他們抗議全球貿易協定,認為會對貧窮及環境造成負面影響。這運動一般被認為有左派色彩,但有些活動與傳統左派並無關聯。例如右派人士派特·布坎南,他反對以國家主義為基礎的全球化。全球正義運動並未反對全球化,相反地,它支持某些形式的國際主義。全球正義運動的主要訴求是改革國際機構如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並且建立一個國際社會正義的運動。他們拒絕任何政黨的領導,確立自己是一個「社會運動性質的運動」。

組織機構[编辑]

馬克思主義之下的列寧主義,認為無產階級革命必須由革命家領導。職業革命家致力於共產事業,並組成共產革命運動的核心。無產階級專政工人國家是馬克思主義者用來描述在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社會間的一種臨時國家型態。

左派國際組織包含許多過去與現存組織,如第一國際第二國際社會黨國際、世界社會主義者運動、革命國際主義者運動以及國際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會議。

女權主義[编辑]

許多早期女權主義者和擁護女權的人士在當時被認為是激進派的左派。[19]女權主義先驅如瑪莉·吳爾史東克拉芙特受到激進派思想家湯瑪斯·潘恩等人的影響。許多知名左派人士也是女權主義者,如:馬克思主義者克拉拉·蔡特金亞歷山德拉·科倫泰基督教社會主義者海倫·凱勒無政府主義者愛瑪·戈爾德曼社會主義者安妮·貝贊特。[20][21]

1960年代民權運動以來,婦女解放運動與新左派和其他新社會運動關係密切,挑戰舊左派的正統。部份激進女權團體、自由派女性主義者與社會自由主義者緊密連結,屬於美國主流政治中的左派(如全國婦女組織及民主黨內的進步派),主張性解放、安全套的使用,以及婦女擁有選擇墮胎的權利。激進女性主義(如瑪麗·戴莉)不易放入左右光譜中,與深層生態學較有關聯。

社會進步主義[编辑]

社會進步主義是左派的特色之一,尤其是美國,過去的美國社會進步主義者多數支持廢除奴隸制度、支持女性投票權公民權多元文化政策,在20世紀初期一直是共和黨內的進步主義自由派的代表。

現時西方社會進步主義的立場主張廢除死刑同性戀權利同性婚姻合法化、生育控制、胎兒幹細胞研究的公共基金和女性擁有墮胎的權利。公眾教育是社會進步主義者非常有興趣的主題,他們支持高水準的科學與數學教育,廣泛的性教育和高中學生能取得保險套

激進的社會進步主義者傾向世俗主義,相信宗教充滿許多過時的傳統看法,當中的教條有打壓個人的思想自由。他們支持選擇婚姻性別角色性別認同的自由。進步主義者不少也持反戰的立場。

第三世界主義[编辑]

第三世界主義是左派政治中的一種思想,將已發展、典型自由主義國家,與發展中、或稱第三世界國家的分離視為首要的政治目的。第三世界主義支持第三世界國家,或對抗西方國家及其代理人的民族解放運動(特別是在第三世界)。其政治思想經常將當代的資本主義視為帶有帝國主義的特徵。因此,第三世界主義者認為,要抵制資本主義,主要必須對抗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掠奪。

第三世界主義運動的重要人物有弗朗茨·法農艾哈邁德·本·貝拉、安德列·貢德·弗蘭克(Andre Gunder Frank)、薩米爾·阿敏和Simon Malley。新左派極力支持第三世界主義,特別是在五月風暴等第一世界的革命運動失敗以後。有關第三世界主義的新左派團體和運動有《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和新共產主義運動。

第三世界主義也與泛非洲主義泛阿拉伯主義毛澤東思想、非洲社會主義和拉丁美洲社會主義的趨勢緊密結合。過去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等都是較為知名民族解放運動組織,受共產主義影響較大。

一些在發展中國家的左派組織,如墨西哥薩帕塔民族解放運動南非的Abahlali baseMjondolo以及印度納薩爾派,認為西方左派,對於其支配國家的群眾運動,常採取種族主義和家長式的態度。另外還特別批評非政府組織所扮演的腳色,以及歐洲和北美地區的反政府運動奪取了落後國家群眾運動的主導權。

後現代主義[编辑]

左派後現代主義否定了如馬克思主義等的普遍解釋性理論,嘲笑那是大敘事。他們否定傳統的組織模式,如政黨和工會,而專注在批評或解構。左派後現代主義評論家認為這是一種對國家社會主義經濟失敗(包括歐洲、拉丁美洲和美國),以及對獨裁共產政體幻想破滅的反應。他們認為,文化研究藉由否定獨立真實的存在,擴大了文化的重要性。[22][23]

左派內對後現代主義最有名的批評,是自認為是左派的物理學家艾倫·索卡在1996年的一個惡作劇。他注意到左派內盛行「一種胡鬧且草率的思維…否定了客觀真實(Objective reality)的存在,或…淡化他們實際的關連…」,用定義與使用錯誤的物理、後現代主義、文學批評政治理論的名詞,去主張物理事實(特別是萬有引力)不是客觀存在的,而是由心理與政治所架構的,[24] 他將索卡事件整理之後出書,名為《知識的騙局》。[25] 《社會文本》在1996年刊登這個論文,而之後索卡隨即公開表示這是一場惡作劇。雖然有些人認為這是索卡攻擊左派主義,但他非常清楚,這是內部批評:

政治上,我非常生氣,因為這愚蠢的事幾乎(雖然並不是全部)源自於一些自稱左派的人。我們在這裡見證到了一個深遠的歷史「轉變」(volte-face)。 在最近兩個世紀,左派是認同科學且反對蒙昧主義(Obscurantism)…知識相對主義背叛出這個有價值的遺產,並破壞已經脆弱的進步社會評論的前景。理論上,「實體的社會建構」不會幫助我們找到有效的愛滋治療法,或是策劃出防止全球暖化的策略。但如果我們拒絕真實與虛假的想法,那我們也不能反對歷史、社會學、經濟和政治上的錯誤思想。…至少,我這個小實驗的結果證明了,某些美國左派學者在思維上變的懶散。[26]

蓋瑞·傑森表示:「社會主義的失敗,無論在經驗上或理論上…讓社會主義者的信仰開始動搖,而後現代主義是他們的回應。」[27]

各國左派[编辑]

法國[编辑]

法國則分為「左派」(社會黨共產黨)和「極左派」(托洛斯基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28]其中社會黨是法國最大的左派政黨。

英國[编辑]

工黨英國最大的左派政黨。當中的強硬左派則是指東尼·班、社會主義者運動團隊和勞工左派簡報[29] ,以及一些托洛斯基主義團體。極左派受到馬克思主義極大的影響,而溫和的左派則採取漸進式的民主社會主義,與世界的市場經濟接軌。

自1994年貝理雅執掌工黨以來,工黨曾轉走溫和的中間路線,並以第三條道路作為指導方向,吸納中产支持。但2015年9月科爾宾執掌工党后明显左傾,转走传統左派路線。

中國[编辑]

韓國[编辑]

在韓國,左派通常指有反资本主义反美反日反帝国主义和支持和平统一思想的民族主義者,但有親北傾向的人士。憲法法院曾强行解散有親北傾向的統合進步黨

韩国主流媒体把此概念混淆成地域感情而说,“左派多存在於全羅道”。更准确地说,庆尚道大多支持韩国二大政党之一的、保守右派新世界党,全羅道支持另一大政党、共同民主党。民主党在執政時期主張对北韩援助及对话(陽光政策),但右派批评援助只会助长北韓发展核武。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THE SOCIAL AND POLITICAL VIEWS OF AMERICAN PROFESSORS - Neil Gross and Solon Simmons, 2007
  2. ^ 2.0 2.1 Andrew Knapp and Vincent Wright. The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of France. Routledge. 2006. 
  3. ^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New York, 1974, pp. 153-155
  4. ^ A Theory of Justice, Cambridge, 1971
  5. ^ Van Gosse, The Movements of the New Left, 1950 - 1975: A Brief History with Documents, Palgrave Macmillan, 2005, ISBN 978-1-4039-6804-3
  6. ^ Smith, T. Alexander; Tatalovich, Raymond. Cultures at War: Moral Conflicts in Western Democracies. Toronto, Canada: Broadview Press. 2003: 30. 
  7. ^ Bobbio, Norberto; Cameron, Allan. Left and Right: The Significance of a Political Distincti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7: 37. 
  8. ^ Thompson, Willie. The left in history: revolution and reform in twentieth-century politics. Pluto Press. 1997. 
  9. ^ Bill Jones. Dennis Kavanagh. British Politics Today.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2004. ISBN 978-0-7190-6509-5 p. 258
  10. ^ Brooks, Frank H. (1994). The Individualist Anarchists: An Anthology of Liberty (1881–1908). Transaction Publishers. p. xi. "Usually considered to be an extreme left-wing ideology, anarchism has always included a significant strain of radical individualism...
  11. ^ Berman, Sheri. "Understanding Social Democracy". http://www8.georgetown.edu/centers/cdacs//bermanpaper.pdf. Retrieved on 2007-08-11.
  12. ^ The concept of the left, Marxism and Beyond. L Kolakowski - On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 and Individual Responsibility, 1971.
  13. ^ Andrew Glyn, Social Democracy in Neoliberal Times: The Left and Economic Policy since 1980,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978-0-19-924138-5.
  14. ^ Eric D. Beinhocker. The origin of wealth. Harvard Business Press. 2006. ISBN 978-1-57851-777-0 p. 416[1]
  15. ^ The Neo-Marxian Schools. The New School. [2007-08-23]. 
  16. ^ Munro, John. Some Basic Principles of Marxian Economics. University of Toronto. [2007-08-23]. 
  17. ^ Lumpen proletariat -- Britannica Online Encyclopedia
  18. ^ Marxism Fails on the Farm
  19. ^ http://www.gla.ac.uk/centres/tltphistory/training/advanced/custom/coredocs/coredoc2.htm
  20. ^ groups.http://www.feministsforlife.org/history/foremoth.htm
  21. ^ http://www.thomaspaine.org/Archives/occ.html
  22. ^ Postmodernism, commodity fetishism and hegemony, Néstor Kohan, 《International Socialism》, Issue 105.
  23. ^ Chomsky on Postmodernism, 諾姆·喬姆斯基, 《Z-Magazine's》 Left On-Line Bulletin Board.
  24. ^ A Physicist Experiments With Cultural Studies, Alan Sokal
  25. ^ Transgressing the Boundaries: Towards a Transformative Hermeneutics of Quantum Gravity, Alan Sokal, first published in; Social Text, issule 46/47, 1996
  26. ^ A Physicist Experiments With Cultural Studies, Alan Sokal
  27. ^ Socialism's Last Bastion, Gary Jason, Liberty
  28. ^ Cosseron, Serge (ed.). Le dictionnaire de l'extrême gauche. 巴黎: Larousse, 2007. p. 20
  29. ^ [2]

書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