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一国社会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国社会主义论(俄語:социали́зм в отде́льно взя́той стране́)是一个在1924年由斯大林提出並於翌年由布哈林阐述的理论,认为社会主义可以首先在一国内建成。该理论认为,由於于1917至23年間欧洲共产主义革命浪潮中,除俄国外的各國革命均以失敗告終,故此苏联应先从内部開始著手加强自身实力,而非按照托洛茨基的路線,在自身戰亂剛平實力未穩之際仍堅持持續往外國輸出革命。这种向民族共产主义的转变是对先前经典马克思主义所持的社会主义必须在全球建立的立场的转变。 然而,该理论的支持者认为,它既不与世界革命相矛盾,也不与世界共产主义相矛盾。此理論最终由斯大林於1928年掌權後采用作为国策。

托洛茨基对一国社会主义的看法[编辑]

  • “实际上我国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特征恰恰在于我们正逐步地彻底摆脱封闭式的国家经济状况,同欧洲市场和世界市场日益加深联系。如果把我国发展的问题完全看成苏联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的内部关系,并且以为靠正确的政治手腕和建立合作社网就能使我们不再依赖世界经济,那就意味着被可怕的民族局限性所束缚。这一点不仅可以从理论角度来证明,也可以用进出口方面的困难来证实。”
  • “这里所说的当然不是是否可能或应当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这种问题就如同无产阶级是否可能或应当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争取政权的问题一样。对这个问题《共产党宣言》早已作出了回答。无产阶级应当努力夺取本国的政权,然后将自己的胜利扩大到其他国家。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工作是世界革命斗争的一个组成部分,就像英国组织煤矿工人罢工或德国建立工厂支部一样。”[1]
  • “苏联在资本主义包围中的时间越长,社会结构的蜕化也就越深。长期孤立的不可避免的结局,不是民族共产主义,而是资本主义复辟。”
  • “如果说,资产阶级不可能和平地长入社会主义民主制度,那么,同样真实的是,社会主义国家也不可能和平地溶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摆在历史日程上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和平的社会主义发展,而是接连不断的世界动乱:战争和革命。在苏联的国内生活中,动乱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官僚在争取实现计划经济的斗争中被迫使富农非富农化,那么,工人阶级在争取实现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就会被迫使官僚非官僚化。后者的墓碑将刻上这样的墓志铭:‘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内胜利的理论在此长眠。’”[2]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托洛茨基. 《单独一国的社会主义理论》.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2) (中文). 
  2. ^ 托洛茨基. 《被背叛的革命》附录一“一国社会主义”.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8) (中文). 

列表[编辑]

  • Ruth Fischer; John C. Leggett (2006). "Socialism in one country". Stalin and German Communism: A Study in the Origins of the State Party. Social Science Classics (2nd reprint ed.). Transaction Publishers. pp. 471–496. ISBN 0-87855-822-5.
  • The Theory of Socialism in One Country; Max Shacht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