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哲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
中国





中国哲学历史悠久,体系庞大。中国哲学自《易经》始至少有三千年历史。(此種論斷在哲學史界,爭議相當大,一般認為中國在先秦時百家爭鳴,卻沒有像西方一樣,發展出哲學的概念。)古代中国主要有儒家道家法家墨家、佛教禪宗等为主要的哲学流派,其中尤其以儒、釋、道三家影响深远。近代以来,引入併发展了西方哲学,也造成了很大影响,其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大陸被中共定為官方意識形態。以新儒家為代表的眾多學者以當代視角的研究,讓中國哲學得以不斷创新、發展。

中華文化雖然孕運了諸子百家道家儒家法家墨家杂家纵横家阴阳家小说家名家农家等),但主要哲學流派為,且三派間相互影響深遠。有人认为中國文化以儒道釋三家之說為總本﹐而又以道家為中心﹐儒家為主幹﹐佛學為相互配合。中國人的宇宙觀方面以易經老莊為代表﹐倫理社會觀是以禮記孔孟之說為代表﹐佛家則以宣揚因果輪迴、眾緣唯心的道理與儒道互相輔助而成[1]

儒家思想[编辑]

儒家思想是以「孔孟之道」為源頭,在中國文化發展史上源遠流長,對中國人的普遍倫理道德,對中國文化的價值和價值優先觀念都有著深刻的影響。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一種集體潛意識。儒家的價值觀影響古代中國大多數公開場合是以儒家的價值觀作為優先的標準。因此可以說儒家的價值取向在總體上代表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基本價值優先觀[2]

儒家注重自身修養並講求倫理道德,其中心思想乃「義」,也就是人與人之間應注重和諧的關係[3]。人際關係以五倫為依歸,有一定的規範。對待長輩要尊敬尊重對待;朋友之間要言而有信;為官者要清廉愛民;做人有自知之明,盡份內事,「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統治者要仁政愛民[註 1];對於其他人博愛[註 2]。對待上司要忠誠[註 3];對待父母親屬要孝順[註 4];人要有抱負而有毅力[註 5]。重視追求知識[註 6],善於吸取別人的長處[註 7]推己及人[註 8]的思想。關於生活工作的人生,小孩子的時候,就傾愛父母;年輕的時候有了女友(戀人),就傾愛戀人;婚後有了妻兒(配偶愛人和兒女),就傾愛愛人和兒女;當官員、公務員(廣義地說是職員),就傾愛君主(及或上司)[註 9]

儒家政治思想是「仁政」、「王道」以及「禮制」,其理想是「大同」、「大一統」,其政治學主要闡述君臣關係、官民關係。孔子「君事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孟子「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荀子「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人之大行也」,是儒家政治學的代表性主張。在現實政治的問題上,儒家要求統治者和被統治者雙方都要承擔義務,從理論上說,被統治者有權利反抗不正常承擔義務的統治者。「仁政易行」則提倡分清「不能」與「不為」之間的區別,即「不去做」與「做不到」之間的差異。而其「無恆產,因無恆心」也體現了民本思想。儒家的教育目的,在於以發揚人性、完成人格為起點,直至達到建立仁治之國和大同世界的理想[4]。因此,儒家的理想,是成為通才,或者多才多藝而不僅僅是一才一藝,或者在一才一藝基礎上能觸類旁通,也即專才通才的結合[註 10]大同社會是儒家思想大道之行的描述[5],也就是說,儒家思想的經濟學,是為了人類理想社會而服務。儒家重義輕利,以義為本,以義導利。尊重利用自然市场经济規律,反對違背破壞市場規律,同時反對操縱市場,但認可「待價而沽[註 11]。儒家重理,又提出格物致知。儒家重視科技及在物質上的實用,提出了「用力少,見功多」的原則,併發展出了實學,但同時注重全面的人格發展,反對把人變成物質的工具。儒家形上學在以後的理學心學中進行了展開[註 12]。儒家相當重視編修歷史的悠久傳統[6]

道家思想[编辑]

道家思想是中國重要也是具有影響力的哲學思想之一[7]。道家,是道德家的簡稱[8]。道家起源有一說是有出於史官[註 13]。道家還有隱士一類的達觀厭世者,他們驅使人們以「達觀」來解決人生問題[8]。道家的理論奠定於《老子》(又名《道德經》),與《莊子》(又名《南华经》)為主要思想典籍。

道家崇尚自然相處之道,以天為道並順天而行事,就可消災解禍。認人類社會中的難題之所以無法解決,皆是因為干預行為過多,故提倡行為上要以無所作為就可以達到無為養息。道家也嚮往著反璞歸真的樸實社會,認為人類對事物不妄加任何人為的作用,回歸原來樸素、無知、無慮的境界,人類的紛爭和煩惱即可真正的解脫[7]。老子在總體上傾向治國方面,在人生觀上,老子主張「清虛自守,卑弱自持。」政治上提出「無為而治」,以無為而無不為[8]。道家由人生觀和社會觀擴展至宇宙論,提出「」、「」、「自然」等哲學概念。道家之一切理論無不是圍繞道而展開的。道既是生物之源,亦是生成萬物之根本,亦是天地萬物之本性,亦是人安身立命之根據,亦為治國安邦之根本方略[9]。道家強調「游心」,並推崇自由,道家強調「虛心」,並推崇自然。主張要聯繫性、心、情三者又有所區別。性是指人之先天之本性,突出者為人之先天性之因素;心是指人之內在精神,突出者為人之為人之主體性因素;情是指人之主觀情感,突出者為我之為我之情緒感受。有性、有心、有情,故而之為人。道家所追求的人生,即是自然、自在而自由的人生。道家對人之命運,持一種自然的無可奈何的態度。以這樣一種態度來對待一切,來保守心靈之寧靜、淡泊與自由。道家對於生死,持一種純自然的態度。與(今之所谓)道教(传统中国并不区分“道家”与“道教”)之追求长生不老有所不同,道家並不追求長生,道家只追求自由而自在地活著。道家修養論之主旨是致虛守靜。老子首倡致虛守靜,莊子則將致虛守靜具體化為「心齋」與「坐忘」,並進而將致虛守靜提升為本體論的高度,而標舉「齊物」。

道家哲學是從天道運行的原理為基礎,展開以自然為義理的“”的哲學。天道運行有其自然而然的原理在,道的哲學即在解明此一原理性內涵,而得以提出認識一個世界運行秩序之無定限、無執著,道家哲學發展的社會哲學,認為社會的存在是個客體,人們是在其中生存的主體,所以應該要有其獨立自存的自由性,而不受任何意識型態的束縛[10]。基本上道家哲學並不否定儒家的社會理想,但對於社會責任的態度並不預設立場,並更加尊重人類自主性的態度與存在定位[10]。道家相當重視人性的自由解放。解放就是一方面是人的知識能力的解放,另方面是人的生活心境的解放,並以修身達觀的生活功夫來處理世界事務[10]。道家的社會哲學不是進取的,積極的,因為社會只是天道的過程,而不是目的本身[11]。道家認為儒家的社會理想是合理的,但不是絕對的,因此基本上並不需要提出一套決定性的社會理想,因為天道變化,本身無所謂絕對的是非善惡之性能,因而道家強調得更多的,是在社會中生存的智慧原理,而且這種智慧必須是能應在任何歷史情境的社會之中都行之有效的生存之道[11]

韓非子提倡的「學本黃老」,將「理」與「道」連結再一起,認為「道」是成為萬物運行法則。吸取儒家仁義思想,與法家治理之數,產生道法共冶一爐,成為漢朝早期的黃老之治[12]。道家思想的核心是「道」,認為「道」是宇宙的本源,也是統治宇宙中一切運動的法則[註 14]。也就因為道家的社會哲學不以自己發展規格為主,而強調應對的智慧,因此利於人們修養生息的需求,故而讓漢初的黃老之治有了實驗的理論基礎[11]。同時也安定中國士大夫失意於儒家本位的官場文化仍有發揮的舞台[11]

道家則自老莊玄虛之說,後來成為兩晉大夫競尚清談,南朝宋文帝下旨令何彥德創立「玄學」。另外變化為方士神仙之術,自漢朝張道陵以符水禁咒之法成為「道教」之始[1]

佛學思想[编辑]

佛教對於中國習俗風尚與其他宗教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14]。佛教傳入中國以後,中國人開始知道人有三世,六道輪迴與善惡果報,知生有所從來,死知有所往[14]。具體表現在信三世。佛家認為,世間的萬事萬物都因緣和合而生,一切都在輪迴之中,人有生老病死,天有陰晴圓缺,花開花落,生滅相成[14]。佛教有六道輪迴之說,雖然現世作惡而得福得壽,但其業果若不報於現世而將報於來世[14]。因信三世六道,故信善惡定有果報,或報之自身體,或報之子孫,或報之來世。同時還引進了悔罪植福、延壽薦亡、修德禳災、設供祈願等觀念[14]

佛陀之學即為佛學,佛學以因果輪迴為理論,以五戒十善法為規律,藉以出世解脫為佛家一主要思想﹐以萬事無常轉變生死痛苦為理論。以無我、緣生、苦空為方法﹐以證得無為自在為目的。為達此目的強調需要出世與解脫,出世就是指必須厭惡世間欲望,不斷自我修練,解脫是在脫離人世痛苦為目的。在大乘佛教根本精神更進一步強調要捨己救世[1]

根据佛教,佛陀一生所教的内容主要就是知灭苦。「四聖諦」學說是佛教教義的核心,就是苦締、集諦、滅諦、道諦。「苦諦」是佛教認為人生在世,谁也免不了生老病死等諸多苦難。這些苦難不會因為人的死亡而結束,因為人死之後並不是徹底的消失,仍然會在六道中輪迴不息,不論在天堂、地獄還是人間,苦總是存在的,只是程度不同罷了。[15]佛教還認為,世間的萬物都是變化不定的,沒有永恆,這叫做無常。對眾生來說,因為於無常敗壞法起貪著,則將造成身心的熾燃大苦,因此說無常故苦。集諦是講苦產生的原因。[16]佛教認為世上沒有無因之果,也沒有無果之因。有情眾生之所以會受苦,在於因無明而於六根觸受起愛執,而導致後有生死的純大苦聚集。佛教認為只要是在六道中輪迴,就無法避免會受苦。有情眾生要想從苦中真正的、徹底的解脫出來,只有脫離輪迴這一個辦法。[17]道諦為了脫離輪迴,必須進行修行。佛陀給出的方法主要為三學。依八正道,便可以達到涅槃,永遠從輪迴中解脫出來,证得阿罗汉[17]

西漢末年,佛教開始從中國的邊疆傳入內地。佛教一開始進入中國,就和中國傳統文化充滿着矛盾[14]。不少文人排斥外來文化,還出現過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的兩次大規模滅佛事件[14]。但經過東漢魏晉二百多年的磨合,佛教與中國的本土文化從對抗走向適應,並相互影響。南北朝時期,佛教從南到北,從東到西,跨地區,跨國界的廣泛傳播開來。在吸收中國傳統文化的條件下,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中國佛教[14]。中國佛教和儒家、道家一樣,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支撐,對中國社會各個方面都產生很深的影響。中國佛教發展到隋唐,進入鼎盛時期[14]

主要哲学流派[编辑]

古代哲學[编辑]

中国古代哲学较为兴旺之年代:先秦六朝、两、中晚

現代哲學[编辑]

中國哲學和其他哲學的比較[编辑]

中國哲學和西方哲學

現代新儒家如方東美牟宗三認為,儒家哲學是內在超越的,西方哲學是外在超越的。安樂哲認為,西方哲學注重追求超越性的真理;而中國哲學注重追求、創造自己。當代西方哲學批判其超絕性而發展出來的新哲學思想,使兩者具有更多的相通性。

中國哲學和印度哲學

中國哲學和印度哲學相比,總的來說,中國哲學更關注人,而印度哲學更關注物。以唯物主義哲學而言,傳統上,印度唯物主義哲學首先建立在對崇拜神的宗教的徹底批判的基礎上,認為宗教的存在是尋求物質真理的障礙;相對而言,中國唯物主義哲學家大多認為宗教未必妨礙人的修身,因此只有少數的學者如王充范縝等對崇拜神的宗教作激烈的批判。

注释[编辑]

  1. ^ 「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
  2. ^ 「幼吾幼,及人之幼。老吾老,及人之老」
  3. ^ 「君事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4. ^ 參見「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5. ^ 參見「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6. ^ 「朝聞道,夕死可矣」
  7. ^ 「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8. ^ 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論語·衛靈公第十五之二三》
  9. ^ 孟子雲:「人少,則慕父母;知好色,則慕少艾;有妻子,則慕妻子;仕則慕君」
  10. ^ 子曰:「君子不器。」朱熹的解讀是:「器者,各適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體無不具,故用無不周,非特為一才一藝而已。」
  11. ^ 子貢贖魯人於諸侯,來而讓不取其金,這種做法便受到孔子的批駁。
  12. ^ 如孔子所著的《易經·繫辭》中,如「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神無方而易無體,一陰一陽之謂道。」柳詒徵:孔子「形而上之原理,與老子所見正等」。
  13. ^ 史官可以一方面看到官府過去的檔案與典籍,一方面為朝廷作記錄,自然可以造就出一些通識古今,深明世故的人,《漢書》藝文志:「道家者流,蓋出於史官,歷記成敗存亡禍福古今之道,然後知秉要執本,清虛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之術也。」此代表人物有老聃[8]
  14. ^ 老子曾在他的著作中說:「有物混成,先天地生。蕭呵!寥呵!獨立而不改,可以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強名之曰道」[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法舫. 佛學與中國文化. 大乘文化出版社 (中文(台灣)‎). 
  2. ^ 徐克謙, 儒家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優先觀(简体中文)
  3. ^ 朝貢體系歷史意涵與發展 (PDF). 國立政治大學 (中文(台灣)‎). 
  4. ^ 孫邦正. 儒家教育學說
  5. ^ 禮記·大同》
  6. ^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論語·述而》)
  7. ^ 7.0 7.1 中國道家思想. 國土資源部 (中文(中国大陆)‎). 
  8. ^ 8.0 8.1 8.2 8.3 道家思想. 
  9. ^ 罗安宪. 虛靜與逍遙--道家心性論研究. 中国哲学青年学术文库. 人民出版社. 2005年9月. ISBN 9787010050966 (中文(中国大陆)‎). 
  10. ^ 10.0 10.1 10.2 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外聯局. 道家哲学传统简介. 中國日報網站 (中文(中国大陆)‎). 
  11. ^ 11.0 11.1 11.2 11.3 杜保瑞. 道家傳統介紹. 台大哲學系中國哲學研究室 (中文(台灣)‎). 
  12. ^ 道家與儒家(中文)
  13. ^ 《老子》第25章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心緣. 儒、釋、道和中國傳統文化. 明心網 (中文(台灣)‎). 
  15. ^ 基本佛學 第五課 四聖諦(一)苦諦. 中台世界. [2009-2-2] (中文(台灣)‎). 
  16. ^ 基本佛學 第六課 四聖諦(二)集諦. 中台世界. [2009-2-2] (中文(台灣)‎). 
  17. ^ 17.0 17.1 基本佛學 第七課 四聖諦(三)滅諦、道諦. 中台世界. [2009-2-2] (中文(台灣)‎).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