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克什米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绿色代表巴基斯坦控制的北部地区,深棕色为印度控制地区,阿克赛钦中国控制的領土。

喀什米爾克什米爾語कश्‍मीरكشمير英文Kashmir),是南亚次大陆西北部(青藏高原西部和南亚北部的交界处)的一个地区,曾为英属印度的一个邦。面积22万8478平方公里

“克什米尔”原指喜马拉雅山脉最西端的一处河谷,即克什米尔河谷,在今印控克什米尔西南部。因克什米尔的统治者较早与英国殖民者接触,英国人遂以克什米尔代指其北部的广大地域。现代的“克什米尔”被用来泛指含克什米尔谷地、查谟、蓬奇、吉尔吉特坎巨提、那格尔、巴尔蒂斯坦拉达克的广大地区。其中最主要的克什米尔谷地,海拔较低,土壤肥沃,群山环抱,河流纵横,风景如画,民风奇特,是该地区人口最密集的地区,大多数屬穆斯林。而查谟的居民多屬印度教徒,拉达克的居民从文化习俗上来看则与西藏较为相近。

佔有今克什米爾一半土地的拉達克地區,文化主要受西藏影響,自十三世紀起,曾分別被穆斯林政權、西藏政權和印度控制,至今主權仍備受爭議。現在拉達克在克什米爾只佔东邊一小部分,居民幾乎全為藏族。西方拍摄反映西藏的电影亦多到拉达克取外景。

查谟印控克什米尔的冬季首府。另一座城市斯利那加,则是印控克什米尔的夏季首府,海拔1600米,坐落于该地区最大的芜拉湖畔,是著名的避暑胜地。这两座城市自英属印度时期起便是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首府。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印度巴基斯坦英国独立。在印巴分治时,当地居民多信奉伊斯兰教,希望加入巴基斯坦。克什米尔王公却希望保持独立,遭到巴基斯坦的入侵。克什米尔王公逃亡印度,并宣布克什米尔加入印度,希望换取印度对自己的支持。印度随即出兵克什米尔以对抗巴基斯坦,史称克什米尔战争。最终在联合国的斡旋之下,印度和巴基斯坦分别占有了3/5和2/5地区,查谟-克什米尔从此丧失了独立。后来,印度和巴基斯坦又在此地爆发了几次战争。现在大部分领土由印度控制,北部地區由巴基斯坦控制。印度控制區稱為“查谟-克什米尔”。 巴基斯坦控制部分称为“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旧称“北部地区”,中巴之间的喀喇昆仑公路南北方向穿过,首府为“吉尔吉特”。

另外,印度依据克什米尔加入印度时克什米尔王公签署的声明文件,认为中国控制了克什米尔东部的一些领土,而这些领土現今分別划入中国的西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即班公错附近地区,印度称之为阿克塞钦地区,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期间为西段作战线。

克什米尔地区现在由三个国家分治:巴基斯坦控制了西北部地区(自由克什米尔克什米尔北部地区),印度控制了中部和南部地区(查谟-克什米尔邦),而中国则控制了东北部地区(阿克赛钦喀喇昆仑走廊)。锡亚琴冰川同时被印度和巴基斯坦所控制,印度控制了其中大部分地区,而巴基斯坦则控制了其中较低的山峰。巴基斯坦声称除中控克什米尔以外的地区都是巴基斯坦领土,而印度一直没有正式承认中国和巴基斯坦对该地区的控制权,声称包括中巴于1963年签署的边界所划归中国的喀喇昆仑走廊地区等都属于印度领土。巴基斯坦将整个克什米尔地区视为有争议的领土,而印度则援引其宪法证明克什米尔地区为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则普遍认为“克什米尔”地区仅包括印度实际控制区和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区,因此在中国出版的地图上“中控克什米尔”没有被标出。克什米尔地区也有一部分人倾向于独立建国,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受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共同反对。由于印巴两国都拥有核武器,克什米尔向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危险性的领土争端之一。印巴两国为了争夺克什米尔地区曾经爆发了三场战争:1947年第一次印巴战争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还有最近一次1999年在印控克什米尔的卡吉尔地区爆发的卡吉尔边境冲突(亦稱第四次克什米尔战争)。

下文中为避免歧义,将中国、巴基斯坦和印度所管理的克什米尔地区分别称为“中控克什米尔”,“巴控克什米尔”和“印控克什米尔”。

中文名稱[编辑]

唐代時譯為迦濕彌羅;清代時譯為喀什米爾;中華民國成立後沿用此譯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基於簡化字數原則,改採克什米尔此譯名。

歷史[编辑]

古代历史[编辑]

克什米尔历史悠久。克什米尔曾是古印度思想的重要交汇场所,佛教印度教的教义都在此地得到很大的发展。在这里,佛教柔和了湿婆教不二论,形成中观派。中观派对后世藏传佛教教义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今日印控克什米尔的首府斯利那加,是在孔雀王朝时期阿育王建立的城市遗址上重建的。克什米尔在历史上长期是佛教的重要地区。说一切有部长期影响着克什米尔。不少佛教僧侣来到克什米尔学习佛法。

吐蕃帝国赞普朗达玛遇刺身亡后,吐蕃陷入分裂,王室后裔尼玛衮逃亡到拉达克,建立拉达克王国。大约在10世纪末,佛教经过拉达克、古格,重新传入西藏。

伊斯兰势力在14世纪初扩张到克什米尔。1320年左右,拉达克王子仁钦与叔父争夺王位,失败,逃往克什米尔,被国王Sahadev封为大臣。在克什米尔,他与穆斯林将军沙阿·米尔成为朋友。蒙古帝国入侵克什米尔,Sahadev和仁钦逃往西藏。随后,沙阿·米尔于1339年建立赛义德王朝,开始改奉伊斯兰教

近代历史[编辑]

由于是崎岖的山地,克什米尔的交通状况很差,很多地区基本无法进入。圖中是该区唯一一条连接克什米尔谷地和拉达克的公路。

19世纪时期,克什米尔随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但被先后置于杜兰尼王朝莫卧儿帝国锡克帝国的统治之下。地处交通要道的克什米尔地区成为各方势力的争夺焦点。1834年,锡克帝國查谟总督、道格拉人(藏人称其为森巴人)古拉卜·辛格(Gulab Singh)派出名将左拉瓦尔·辛格(Zorawar Singh),率兵5000名,突然侵入拉达克。拉达克王向驻藏大臣求援,未果。1835年,道格拉族军队击溃拉达克军,攻抵拉达克首都列城,拉达克被迫签订城下之盟,拉达克王被废黜,拉达克沦为锡克帝国道格拉人的附庸。但拉达克人不断反抗,在道格拉军1839年第四次入侵拉达克后,其对拉达克的统治才相对巩固。翌年,道格拉人攻占巴尔蒂斯坦(今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内)。1841年,攻占西藏的阿里地区,不久受到藏军的反击,被逐出该地。藏军乘胜入侵克什米尔,但被打败。这次战争就是历史上的中国-锡克战争,又称为西藏-森巴战争。最终,双方签订合约,拉达克正式并入锡克帝国的查谟-克什米尔。

1845年,英國侵略錫克帝國,锡克帝国战败,被迫与英国议和,割让大量领土。根据《拉合尔条约》,查谟-克什米尔从锡克帝国中独立,成为英属印度的一个土邦。在印度民族起义中,克什米尔支持英属印度殖民政府。普拉塔·辛格在位期间,先后征服坎巨提那加尔吉尔吉特三个土邦,将他们降为附庸。

不过,清政府、驻藏大臣和西藏地方政府对英国势力在此处的统治都不承认,而且以后历届中國政府都不承认。

現代歷史[编辑]

1913年10月13日,西藏、英国和中华民国政府的代表在西姆拉举行三方会谈,英国政府在没有取得西藏当地政府及中国政府的同意下,另组会议单方面划出麦克马洪线麦克马洪线单方面地将部分西藏领土划归印度。結果這次會議並沒有任何成效,而中國(包括中华民國政府)亦一直沒有承認過麦克马洪线,直至1940年代印度獨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這個邊境問題一直都是懸而未決。也是导致中印战争的一部分原因。现状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克什米爾為英屬印度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

克什米尔的民族和宗教成分比较复杂,根据英属印度1941年的统计,克什米尔土邦境内最大宗教为伊斯兰教穆斯林占总人口77%;其次是印度教徒,占总人口20%;佛教徒和锡克教徒仅占3%。

1947年,印巴分治時,克什米尔的玛哈拉贾(君主)哈利·辛格(Hari Singh)不希望加入任何一方。他试图让克什米尔保持独立。他声称希望让克什米尔成为另一个“瑞士”。英国撤军以后,一支由亲巴基斯坦的普什图族部落和巴基斯坦士兵组成的军队从巴基斯坦西北边省出发,入侵克什米尔。克什米尔被巴基斯坦侵占后,辛格逃往印度,要求印度出兵协助。应印度政府的要求,辛格在10月27日与印度政府签订条约,宣布包括查谟、克什米尔、北部地区(现由巴基斯坦控制)、喀喇昆仑走廊(现由中国控制)、阿克赛钦(现由中国控制)在内的整个克什米尔地区并入印度自治领[1][2]随后,印度出兵克什米尔,击退了巴基斯坦军对克什米尔首都斯利那加的围攻。印、巴雙方在克什米尔發生大規模的武裝衝突,史称克什米尔战争

1948年1月,聯合國安理會設立了印、巴問題委員會,建議停火,然後舉行公民投票。1949年1月1日起停火開始生效。同年7月,兩國代表在卡拉奇達成協議,確定了停火線,由聯合國駐印、巴軍事觀察小組監督停火,但公民投票未能進行。根據停火線,印度佔3/5土地和3/4人口,巴基斯坦佔其餘部分。印度在其控制區內成立了邦政府,巴基斯坦在其控制區內成立了自由克什米爾政府。这场战争使克什米尔事实上丧失了独立,哈里·辛格的儿子,卡兰·辛格王储(Karan Singh)被任命为克什米尔邦摄政王,直到1952年克什米尔王位被废除,头衔改为元首。1964年3月30日,长官头衔改为总督。

1965年9月和1971年11月,印度和巴基斯坦又兩次發生敵對行動。印度佔領了停火線以西的一些地方。

地理[编辑]

分治[编辑]

三方实际控制区

印控克什米尔[编辑]

印度控制了大约45.5%的地区(10萬1387 平方公里),在控制地区成立了查谟-克什米尔邦,该邦主要包括四部分:

巴控克什米尔[编辑]

巴基斯坦控制部分可以分为两个区域: 一为自由克什米尔,大约13,350平方公里,二为克什米尔北部地区,大约72,496平方公里,共约85,846平方公里,名义上是巴基斯坦的一个自治区。

中国控制部分[编辑]

克什米尔爭議較小的部分,其目前主要由中国控制以下地区,包括:

  • 阿克赛钦:面积约37555平方公里,中國认为土地作為固有領土存在而并不属于克什米尔地区。
  • 喀喇昆仑走廊部分,面积约5800平方公里。位于克什米尔北部的小片地区。1963年,巴基斯坦将此处劃予中国。

人口[编辑]

喀什米爾是一個多種宗教信仰的聚集地,並擁有眾多伊斯兰教徒(穆斯林)、印度教徒以及佛教徒。其中要數佛教拉達克地區最為盛行。拉達克境內的列城有很多佛陀雕像。

在巴基斯坦控制的喀什米爾(包含北部地區自由克什米爾)99%的居民是伊斯兰教徒,且多为什叶派。巴基斯坦政府鼓勵国内其他地区的民族移居至此,形成了境內的普什圖人旁遮普人的聚落。

中國控制的喀什米爾(阿克塞欽)地區,居住著藏族人的支系。

印度控制的查谟克什米尔(包括查谟,克什米尔山谷和拉达克)人口中占70%的为穆斯林(根据印度2001年的数据),其余为印度教佛教等其他教徒。拉达克居民屬於印藏種,而查謨的南部有許多部落,這些部落的祖先可以追溯到鄰近的印度哈里亞納邦、旁遮普邦、德里市。

在1941年时,印度人占了总人口的15%。但在1990年,居住在克什米尔山谷的部分印度居民被強制驱逐(根据某些调查亦可以认为是“自願离开”)。当年的160,000人中,现今只有15,000还居住于此地。(一些学者和社会人士声称在村庄里的印度人口更高,达到45萬人[3]

主權宣稱 地區 人口  %穆斯林  %印度教徒  %佛教徒  %其他宗教信仰者
巴基斯坦 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 ~100萬人 99%
阿扎德-喀什米爾 ~260萬人 99%
印度 查謨 ~300萬人 30% 66% 4%
喀什米爾山谷 ~400萬人 95% 4%
中國 阿克塞欽 99% 1%
拉達克 ~26萬人 46% 50% 3%
Statistics from the BBC In Depth report

文化[编辑]

穿著當地服飾的拉達克女性

喀什米爾人的生活方式比較純樸,對於宗教信仰的差異能夠寬容,但是各個方面的發展、進步較為緩慢(生活模式長時間沒有多大改變)。其居民大多愛好和平,具有多樣化的文化和不同的宗教。他們的生活純樸,只有在部落歡慶節日時,才會遠離日常平淡的生活。克什米爾人以喜好各種不同的音樂而聞名,男性和女性穿着的颜色都非常鲜艳。喀什米爾华特尔地区(Wattal)的男性多能表演著名的当地舞蹈「独哈」(Dumhal),当地女性则表演另一种民俗舞蹈「鹿弗」(Rouff)。克什米爾早已因精湛的美術而聞名數世紀,其中包括詩歌和手工藝品。

克什米爾的伊斯蘭教義受当地原始信仰蘇菲派神秘主义影響較深,這使得這裡的伊斯蘭教與南亞其他地區的正統遜尼派和正統什葉派都很不同。在歷史上,喀什米爾由於對文化的包容而聞名,這體現在“喀什米爾主義”(Kashmiriyat)中,1969年的北約核武器裁減和平條約正是這一主義的體現。

经济[编辑]

旅遊業是喀什米爾絕大部分地區人民的主要經濟資源和收入之一。然而,自從1989年喀什米爾暴動事件之後,喀什米爾的旅遊業遭受沉重的打擊。圖中所示,為在斯利那加的知名Dal Lake

喀什米爾的經濟基本以農業為核心。在歷史上,喀什米爾曾以世界著名的Cashmere羊毛为经济带动点而出口到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喀什米爾人都是編織和制造圍巾、絲地毯、墊子、kurta以及陶器的能手。喀什米爾是世界上最好的藏紅花——喀什米爾/印度藏紅花的產地。自然生長的水果和蔬菜作為有機食物主要被出口到中東。肥沃的喀什米爾谷地是印控喀什米爾經濟支柱。該地區以養蠶業及其他農產品如蘋果、梨及許多溫帶水果如堅果而聞名。自20世紀初喀什米爾與朝圣一道成為受歡迎的旅游地點,直到90年代印巴關系越來越緊張為止。

2005年10月8日喀什米爾大地震导致巴控喀什米爾方至少70,000巴基斯坦人死亡,印控喀什米爾大约死亡1,500人,其后经济状况急转直下。

旅游景点[编辑]

注釋[编辑]

  1. ^ Justice A. S. Anand, The Constitution of Jammu & Kashmir (5th edition, 2006), page 67
  2. ^ Kashmir, Research Paper 04/28 by Paul Bowers,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United Kingdom., page 46, 30 March 2004
  3. ^ 更多历史争论参见Alexander Evans的‘A departure from history: Kashmiri Pandits, 1990-2001’ Contemporary South Asia, Vol 11, 1 2002 p19-37

參考材料[编辑]

  • Drew, Federic. 1877. “The Northern Barrier of India: a popular account of the Jammoo and Kashmir Territories with Illustrations.&;#8221; 1st edition: Edward Stanford, London. Reprint: Light & Life Publishers, Jammu. 1971.
  • Neve, Arthur. (Date unknown). The Tourist's Guide to Kashmir, Ladakh, Skardo &c. 18th Edition. Civil and Military Gazette, Ltd., Lahore. (The date of this edition is unknown - but the 16th edition was published in 1938)
  • Alexander Evans, Why Peace Won’t Come to Kashmir, Current History (Vol 100,

No 645) April 2001 p170-175

  • Stein, M. Aurel. 1900. Kalhaṇa's Rājataraṅgiṇī – A Chronicle of the Kings of Kaśmīr, 2 vols. London, A. Constable & Co. Ltd. 1900. Reprint, 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 1979.
  • Knight, E. F. 1893. Where Three Empires Meet: A Narrative of Recent Travel in: Kashmir, Western Tibet, Gilgit, and the adjoining countries. Longmans, Green, and Co., London. Reprint: Ch'eng Wen Publishing Company, Taipei. 1971.
  • Jonah Blank, "Kashmir–Fundamentalism Takes Root," Foreign Affairs, 78,6

(November/December 1999): 36-42.

  • Younghusband, Francis and Molyneux, Edward 1917. Kashmir. A. & C. Black, London.
  • Drew, Frederic. Date unknown. The Northern Barrier of India: a popular account of the Jammoo and Kashmir Territories with Illustrations. Reprint: Light & Life Publishers, Jammu. 1971.
  • Moorcroft, William and Trebeck, George. 1841. Travels in the Himalayan Provinces of Hindustan and the Panjab; in Ladakh and Kashmir, in Peshawar, Kabul, Kunduz, and Bokhara... from 1819 to 1825, Vol. II. Reprint: New Delhi, Sagar Publications, 1971.
  • Anonymous. 1614. Baharistan-i-Shahi: A Chronicle of Mediaeval Kashmir. Translated by K.N. Pandit. [1]
  • Victoria Schofield, Kashmir in the Crossfire (London: I B Tauris, 1996)
  • Navnita Behera, State, identity and violence : Jammu, Kashmir and Ladakh

(New Delhi: Manohar, 2000)

  • Ashutosh Varshney, ‘India, Pakistan and Kashmir: Antinomies of Nationalism’

Asian Survey November 1991 p997-1019

  • 《西藏通史》,马大正,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3
  • 《中華民國行政區劃及領土糾紛》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