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克什米爾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政治地圖:包括比爾本賈爾嶺及克什米爾河谷
南迦帕爾巴特峰,世界第九高峰,位於喜馬拉雅山脈西段
喀拉喀什河(墨玉河),自阿克賽欽河源流經崑崙山脈

克什米爾是位於南亞最北端的一個地區。19世紀中期之前,「克什米爾」一詞僅指代喜馬拉雅山脈比爾本賈爾嶺之間的河谷地英語Kashmir Valley,而今日則廣泛覆蓋由印度控制的查謨-克什米爾邦(細分為查謨、克什米爾及拉達克)、由巴基斯坦控制的阿扎德克什米爾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以及由中國控制的阿克賽欽喀喇崑崙走廊[1][2][3]

1千紀上半葉,克什米爾地區為柬埔家的重要據點,後發展為佛教中心。9世紀克什米爾濕婆教英語Kashmir Shaivism由此興起[4]。1339年,沙阿米爾建立斯瓦特王朝,成為克什米爾地區的首位穆斯林統治者[5]。在此後的五個世紀內,穆斯林君主繼續控制這一地區,包括蒙兀兒帝國(1586年至1751年)和阿富汗杜蘭尼王朝(1751年至1820年)[5]。1820年蘭季德·辛格統領的錫克帝國吞併了克什米爾[5]。1846年錫克帝國在第一次英錫戰爭中戰敗,英國佔領這一地區並根據《阿姆利則和約》將其出售給查謨拉者古拉卜·辛格。古拉卜及其後代在英國主導之下統治英屬印度土邦,直至1947年克什米爾成為一主權爭議地區。今分別由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國三國控制[1][2]

名稱[編輯]

克什米爾的梵語名稱為「कश्मीर」(káśmīra[6]。克什米爾古典《尼拉馬塔普拉那》稱此河谷得名於一稱「薩蒂薩拉斯」(Sati-saras)的湖泊[7][8]。當地亦傳「Kashmira」一名原意為「脫水之地」[9]

另一理論稱「克什米爾」得名於仙人迦葉波。迦葉波據傳引領民眾定居這一地區,由此「克什米爾」即源於「Kashyapa Mir」(迦葉波湖)或「Kashyapa Meru」(迦葉波山)[9]

克什米爾語中的克什米爾亦稱「克什爾」(Kasheer)[10]

歷史[編輯]

古代歷史[編輯]

克什米爾歷史悠久。克什米爾曾是古印度思想的重要交匯場所,佛教印度教的教義都在此地得到很大的發展。在這裏,佛教柔和了濕婆教不二論,形成中觀派。中觀派對後世藏傳佛教教義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今日印控克什米爾的首府斯利那加,是在孔雀王朝時期阿育王建立的城市遺址上重建的。克什米爾在歷史上長期是佛教的重要地區。說一切有部長期影響着克什米爾。不少佛教僧侶來到克什米爾學習佛法。

吐蕃帝國贊普朗達瑪遇刺身亡後,吐蕃陷入分裂,王室後裔尼瑪袞逃亡到拉達克,建立拉達克王國。大約在10世紀末,佛教經過拉達克、古格,重新傳入西藏。

伊斯蘭勢力在14世紀初擴張到克什米爾。1320年左右,拉達克王子仁欽英語Rinchan與叔父爭奪王位,失敗,逃往克什米爾,被國王Sahadev封為大臣。在克什米爾,他與穆斯林將軍沙阿·米爾英語Shah Mir成為朋友。蒙古帝國入侵克什米爾,Sahadev和仁欽逃往西藏。隨後,沙阿·米爾英語Shah Mir於1339年建立賽義德王朝,開始改奉伊斯蘭教

近代歷史[編輯]

由於是崎嶇的山地,克什米爾的交通狀況很差,很多地區基本無法進入。圖中是該區唯一一條連接克什米爾谷地和拉達克的公路。

19世紀時期,克什米爾隨保持一定的獨立性,但被先後置於杜蘭尼王朝莫臥兒帝國錫克帝國的統治之下。地處交通要道的克什米爾地區成為各方勢力的爭奪焦點。1834年,錫克帝國查謨總督、道格拉人(藏人稱其為森巴人)古拉卜·辛格(Gulab Singh)派出名將左拉瓦爾·辛格(Zorawar Singh),率兵5000名,突然侵入拉達克。拉達克王向清政府駐藏大臣求援,未果。1835年,道格拉族軍隊擊潰拉達克軍,攻抵拉達克首都列城,拉達克被迫簽訂城下之盟,拉達克王被廢黜,拉達克淪為錫克帝國道格拉人的附庸。但拉達克人不斷反抗,在道格拉軍1839年第四次入侵拉達克後,其對拉達克的統治才相對鞏固。翌年,道格拉人攻佔巴爾蒂斯坦(今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地區內)。1841年,攻佔西藏的阿里地區,不久受到藏軍的反擊,被逐出該地。藏軍乘勝入侵克什米爾,但被打敗。這次戰爭就是歷史上的中國-錫克戰爭,又稱為西藏-森巴戰爭。最終,雙方簽訂合約,拉達克正式併入錫克帝國的查謨-克什米爾。

1845年,英國侵略錫克帝國,錫克帝國戰敗,被迫與英國議和,割讓大量領土。根據《拉合爾條約英語Treaty of Lahore》,查謨-克什米爾從錫克帝國中獨立,成為英屬印度的一個土邦。在印度民族起義中,克什米爾支持英屬印度殖民政府。普拉塔·辛格在位期間,先後征服坎巨提那加爾英語Nagar (princely state)吉爾吉特三個土邦,將他們降為附庸。

不過,清政府、駐藏大臣和西藏地方政府對英國勢力在此處的統治都不承認,而且以後歷屆中國政府都不承認。

現代歷史[編輯]

1913年10月13日,西藏、英國和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在西姆拉舉行三方會談,英國政府在沒有取得西藏當地政府及中國政府的同意下,另組會議單方面劃出麥克馬洪線麥克馬洪線單方面地將部分西藏領土劃歸印度。結果這次會議並沒有任何成效,而中國(包括中華民國政府)亦一直沒有承認過麥克馬洪線,直至1940年代印度獨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這個邊境問題一直都是懸而未決。也是導致中印戰爭的一部分原因。現狀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克什米爾為英屬印度的查謨-克什米爾土邦

克什米爾的民族和宗教成分比較複雜,根據英屬印度1941年的統計,克什米爾土邦境內最大宗教為伊斯蘭教穆斯林佔總人口77%;其次是印度教徒,佔總人口20%;佛教徒和錫克教徒僅佔3%。

1947年,印巴分治時,克什米爾的瑪哈拉賈(君主)哈利·辛格(Hari Singh)不希望加入任何一方。他試圖讓克什米爾保持獨立。他聲稱希望讓克什米爾成為另一個「瑞士」。英國撤軍以後,一支由親巴基斯坦的普什圖族部落和巴基斯坦士兵組成的軍隊從巴基斯坦西北邊省出發,進駐克什米爾。克什米爾被巴基斯坦控制後,辛格逃往印度,要求印度出兵協助進攻克什米爾。應印度政府的要求,辛格在10月27日與印度政府簽訂條約,宣佈包括查謨、克什米爾、北部地區(現由巴基斯坦控制)、喀喇崑崙走廊(現由中國控制)、阿克賽欽(現由中國控制)在內的整個克什米爾地區併入印度自治領[11][12]隨後,印度出兵克什米爾,擊退了巴基斯坦軍對克什米爾首都斯利那加的圍攻。印、巴雙方在克什米爾發生大規模的武裝衝突,史稱克什米爾戰爭

1948年1月,聯合國安理會設立了印、巴問題委員會,建議停火,然後舉行公民投票。1949年1月1日起停火開始生效。同年7月,兩國代表在卡拉奇達成協議,確定了停火線,由聯合國駐印、巴軍事觀察小組監督停火,但公民投票未能進行。根據停火線,印度佔3/5土地和3/4人口,巴基斯坦佔其餘部分。印度在其控制區內成立了邦政府,巴基斯坦在其控制區內成立了自由克什米爾政府。這場戰爭使克什米爾事實上喪失了獨立,哈里·辛格的兒子,卡蘭·辛格王儲(Karan Singh)被任命為克什米爾邦攝政王,直到1952年克什米爾王位被廢除,頭銜改為元首英語Sardar。1964年3月30日,長官頭銜改為總督。

1965年9月和1971年11月,印度和巴基斯坦又兩次發生敵對行動。印度佔領了停火線以西的一些地方。

地理[編輯]

分治[編輯]

三方實際控制區

印控克什米爾[編輯]

印度控制了大約45.5%的地區(10萬1387 平方公里),在控制地區成立了查謨-克什米爾邦,該邦主要包括四部分:

巴控克什米爾[編輯]

巴基斯坦控制部分可以分為兩個區域: 一為自由克什米爾,大約13,350平方公里,二為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也稱北部地區,大約72,496平方公里,共約85,846平方公里,名義上是巴基斯坦的一個自治區。

中國控制部分[編輯]

克什米爾由中國控制的部分爭議較小,包括:

  • 阿克賽欽:面積約37,555平方公里,中國認為該地區作為固有領土存在,並不屬於克什米爾地區。印度對此存在異議。
  • 喀喇崑崙走廊部分,面積約5,800平方公里。位於克什米爾北部的小片地區。1963年,巴基斯坦承認此處為中國領土。

人口[編輯]

Circle frame.svg

克什米爾地區宗教構成[13]

  伊斯蘭教 (78.98%)
  印度教 (18.86%)
  錫克教 (1.24%)
  佛教 (0.59%)
  其他 (0.31%)

克什米爾是一個多種宗教信仰的聚集地,並擁有眾多伊斯蘭教徒(穆斯林)、印度教徒以及佛教徒。其中要數佛教拉達克地區最為盛行。拉達克境內的列城有很多佛陀雕像。

在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包含北部地區自由克什米爾)99%的居民是伊斯蘭教徒,且多為什葉派。巴基斯坦政府鼓勵國內其他地區的民族移居至此,形成了境內的普什圖人旁遮普人的聚落。

中國控制的克什米爾(阿克塞欽)地區,居住着藏族人的支系。

印度控制的查謨克什米爾(包括查謨,克什米爾山谷和拉達克)人口中佔70%的為伊斯蘭教徒(根據印度2001年的數據),其餘為印度教佛教等其他教徒。拉達克居民屬於印藏種,而查謨的南部有許多部落,這些部落的祖先可以追溯到鄰近的印度哈里亞納邦、旁遮普邦、德里市。

在1941年時,印度人佔了總人口的15%。但在1990年,居住在克什米爾山谷的部分印度居民被強制驅逐(根據某些調查亦可以認為是「自願離開」)。當年的160,000人中,現今只有15,000還居住於此地。(一些學者和社會人士聲稱在村莊裏的印度人口更高,達到45萬人[14]

控制國 地區 人口  %伊斯蘭教徒  %印度教徒  %佛教徒  %其他信徒
 印度 克什米爾河谷英語Kashmir Valley ~689萬 96.4% 2.5%* 1.1%
查謨 ~538萬 33.5% 62.6% 0.1% 3.8%
拉達克 ~27萬 46.4% 12.1% 39.7% 1.8%
 巴基斯坦 阿扎德克什米爾 ~460萬 100%
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 ~180萬 99%
 中國 阿克賽欽
喀喇崑崙走廊
  • 數據來源於2011年印度人口普查
  • 1947年至1948年,近500,000人自印控克什米爾(多自查謨)遷移至西巴基斯坦阿扎德克什米爾[15]:125
  • 根據1941年人口普查,近100,000名居於阿扎德克什米爾的印度教徒在戰亂期間離開[15]:118
  • 近50,000-150,000名克什米爾伊斯蘭教徒和150,000-300,000名克什米爾班智達由於戰亂而流離失所[16][17]

經濟[編輯]

克什米爾經濟以農業為中心。河谷的主要傳統農作物及食物來源為大米,印度玉米、小麥、大麥及燕麥亦有種植。克什米爾氣候溫和,由此適宜種植蘆筍、菜薊、海甘藍、蠶豆、荷包豆、甜菜、花椰菜和捲心菜等。河谷中果樹諸多,果園培育梨、蘋果、桃和櫻等。主要樹木為雪松、冷杉、松、法桐、楓、樺木、核桃、蘋果及櫻。

歷史上克什米爾以其羊絨世界聞名,出口至諸多國家和地區(但由於克什米爾羊數量的減少及來自中國的競爭其出口量逐漸下降)。克什米爾人亦擅長編織,出產帕什米納披肩、絲綢地毯、無領長衫以及陶器。番紅花亦在此地得到出產。自然培育的水果和蔬菜亦作為有機食品,主要出口至中東地區。斯利那加以其銀器、紙殼子、木刻及絲織品聞名。印控克什米爾地區據稱含大量碳氫化合物岩石儲備[18][19]2005年克什米爾大地震對克什米爾社會經濟造成嚴重破壞,截至2005年10月8日在巴控地區導致超過70,000人死亡,在印控地區導致近1,500人死亡。

交通[編輯]

克什米爾地區交通方式主要為空運及道路車運[20]克什米爾鐵路英語Kashmir Railway全長135公里(84英里),現代化程度高,2009年10月開始興建,2013年得到擴建,連接巴拉穆拉和斯利那加及巴尼哈爾格德拉英語Katra, Jammu and Kashmir至巴尼哈爾的路段完工後,鐵路將把克什米爾同印度其他地區連接起來[21]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Kashmir: region, Indian subcontinent.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16 July 2016].  Quote: "Kashmir, region of the northwestern Indian subcontinent. It is bounded by the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of Xinjiang to the northeast and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o the east (both parts of China), by the Indian states of Himachal Pradesh and Punjab to the south, by Pakistan to the west, and by Afghanistan to the northwest. The northern and western portions are administered by Pakistan and comprise three areas: Azad Kashmir, Gilgit, and Baltistan, ... The southern and southeastern portions constitute the Indian state of Jammu and Kashmir. The Indian- and Pakistani-administered portions are divided by a 「line of control」 agreed to in 1972, although neither country recognizes it as an international boundary. In addition, China became active in the eastern area of Kashmir in the 1950s and since 1962 has controlled the northeastern part of Ladakh (the easternmost portion of the region)."
  2. ^ 2.0 2.1 Kashmir territories profile. BBC. [16 July 2016].  Quote: "The Himalayan region of Kashmir has been a flashpoint between India and Pakistan for over six decades. Since India's partition and the creation of Pakistan in 1947, the nuclear-armed neighbours have fought three wars over the Muslim-majority territory, which both claim in full but control in part. Today it remains one of the most militarised zones in the world. China administers parts of the territory."
  3. ^ Kashmir profile — timeline. BBC. [16 July 2016].  Quote: "1950s - China gradually occupies eastern Kashmir (Aksai Chin). 1962 - China defeats India in a short war for control of Aksai Chin. 1963 - Pakistan cedes the Trans-Karakoram Tract of Kashmir to China."
  4. ^ Basham, A. L. (2005) The wonder that was India, Picador. Pp. 572. ISBN 0-330-43909-X, p. 110.
  5. ^ 5.0 5.1 5.2 Imperial Gazetteer of India, volume 15. 1908.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and London. pp. 93–95.
  6. ^ A Comparative Dictionary of the Indo-Aryan Languages. Dsalsrv02.uchicago.edu. [2015-05-29]. 
  7. ^ Akbar, M. J., Kashmir, behind the vale, Viking: 9, 1991 
  8. ^ Raina, Mohini Qasba, Kashur The Kashmiri Speaking People, Trafford Publishing: 3–, October 2013, ISBN 978-1-4907-0165-3 
  9. ^ 9.0 9.1 Snedden, Christopher, Understanding Kashmir and Kashmiri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2–, 2015, ISBN 978-1-84904-342-7 
  10. ^ P. iv 'Kashmir Today' by Government, 1998
  11. ^ Justice A. S. Anand, The Constitution of Jammu & Kashmir (5th edition, 2006), page 67
  12. ^ Kashmir, Research Paper 04/28 by Paul Bowers,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United Kingdom.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9-03-26., page 46, 30 March 2004
  13. ^ Population by religion community - 2011. Census of India, 2011. The Registrar General & Census Commissioner, India. (原始內容存檔於25 August 2015). 
  14. ^ 更多歷史爭論參見Alexander Evans的『A departure from history: Kashmiri Pandits, 1990-2001』 Contemporary South Asia, Vol 11, 1 2002 p19-37
  15. ^ 15.0 15.1 Snedden, Christopher, What happened to Muslims in Jammu? Local identity, ‘"the massacre” of 1947’ and the roots of the ‘Kashmir problem’, South Asia: Journal of South Asian Studies: 111–134, doi:10.1080/00856400108723454 
  16. ^ Evans, Alexander. A departure from history: Kashmiri Pandits, 1990-2001. Contemporary South Asia. 2002-03-01, 11 (1): 19–37. ISSN 0958-4935. doi:10.1080/0958493022000000341. 
  17. ^ Kashmir: The Predicament - Commentary. 2009-01-05 [2016-07-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1-05).  無效|dead-url=bot: unknown (幫助)
  18. ^ Iftikhar Gilani. Italian company to pursue oil exploration in Kashmir. Daily Times. [20 November 2009]. (原始內容存檔於6 June 2011). 
  19. ^ Ishfaq-ul-Hassan. India, Pakistan to explore oil jointly. Daily News and Analysis. [20 November 2009]. 
  20. ^ Local Transport in Kashmir – Means of Transportation Kashmir – Mode of Transportation Kashmir India. Bharatonline.com. [3 August 2012]. 
  21. ^ How to Reach Kashmir by Train, Air, Bus?. Baapar.com. [22 January 2016]. 

來源[編輯]

  • Drew, Federic (1877). 「The Northern Barrier of India: a popular account of the Jammoo and Kashmir Territories with Illustrations.&;#8221; 1st edition: Edward Stanford, London. Reprint: Light & Life Publishers, Jammu. 1971.
  • Neve, Arthur (Date unknown). The Tourist's Guide to Kashmir, Ladakh, Skardo &c. 18th Edition. Civil and Military Gazette, Ltd., Lahore. (The date of this edition is unknown - but the 16th edition was published in 1938)
  • Evans, Alexander. "Why Peace Won』t Come to Kashmir", Current History (Vol 100, No 645) April 2001. pp. 170-175.
  • Stein, M. Aurel (1900). Kalhaṇa's Rājataraṅgiṇī – A Chronicle of the Kings of Kaśmīr, 2 vols. London, A. Constable & Co. Ltd. 1900. Reprint, 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 1979.
  • Knight, E. F. (1893). Where Three Empires Meet: A Narrative of Recent Travel in: Kashmir, Western Tibet, Gilgit, and the adjoining countries. Longmans, Green, and Co., London. Reprint: Ch'eng Wen Publishing Company, Taipei. 1971.
  • Blank, Jonah. "Kashmir–Fundamentalism Takes Root", Foreign Affairs, 78,6 (November/December 1999): 36-42.
  • Younghusband, Francis and Molyneux, Edward 1917. Kashmir. A. & C. Black, London.
  • Drew, Frederic. Date unknown. The Northern Barrier of India: a popular account of the Jammoo and Kashmir Territories with Illustrations. Reprint: Light & Life Publishers, Jammu. 1971.
  • Moorcroft, William and Trebeck, George. 1841. Travels in the Himalayan Provinces of Hindustan and the Panjab; in Ladakh and Kashmir, in Peshawar, Kabul, Kunduz, and Bokhara... from 1819 to 1825, Vol. II. Reprint: New Delhi, Sagar Publications, 1971.
  • Anonymous. 1614. Baharistan-i-Shahi: A Chronicle of Mediaeval Kashmir. Translated by K.N. Pandit. [1]
  • Schofield, Victoria. Kashmir in the Crossfire (London: I B Tauris, 1996)
  • Behera, Navnita. State, identity and violence : Jammu, Kashmir and Ladakh (New Delhi: Manohar, 2000)
  • Varshney, Ashutosh. India, Pakistan and Kashmir: Antinomies of Nationalism. Asian Survey, November 1991. pp. 997-1019.
  • 馬大正:《西藏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3
  • 《中華民國行政區劃及領土糾紛》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