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龍尾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龙尾岛
當地名稱:Bạch Long Vĩ
白龙尾岛的位置
白龙尾岛的位置
白龙尾岛的位置
地理
位置 北部湾
坐标 20°08′41″N 107°42′51″E / 20.14472°N 107.71417°E / 20.14472; 107.71417 (Thổ Chu Island)坐标20°08′41″N 107°42′51″E / 20.14472°N 107.71417°E / 20.14472; 107.71417 (Thổ Chu Island)
面積 3.045平方公里(1.176平方英里)
國家
 越南
海防市
白龙尾岛县
人口统计数据
人口 902(2009年統計)
密度 [convert: 無效數字]
族群 京族

白龍尾島越南语Bạch Long Vĩ白龍尾),又稱浮水洲越南语Phù Thủy Châu浮水洲),原名夜莺岛,是南中國海北部灣上的一個小島,行政區劃上屬於越南海防市白龍尾島縣

概況[编辑]

白龍尾岛面積3.045平方公里,位于中国海南岛与越南海岸的中间,距海南岛120公里,距越南海防市也是120公里。1992年12月9日,越南政府將白龍尾島單獨劃出,設置白龍尾島縣。至2009年,該島人口為902人。

該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海域渔业资源丰富。目前該島處於越南的治理之下。1950年代之前,曾用名夜鶯島浮水洲[1]

主權爭議[编辑]

北部灣劃界示意圖,中部紅點為白龍尾島

中國越南之間曾就白龍尾島有過主權爭議。夜莺岛坐落于北部湾的中心位置(北纬20°1′,东经107°42′),又称浮水州岛,岛上有淡水,从一百多年前就有中国人在岛上定居。广东省和海南的中国渔民,把这个岛作为养殖鲍鱼的基地。

1887年(光緒十三年),清朝與法國簽訂邊界條約,劃分中國與法屬印度支那邊界。以商務利益換得欽州江坪、黃竹兩處越南飛地。對於海上邊界的劃分,法國提出以北侖河河口所在的東經108度03分向南延伸,作為海上島嶼及北部灣的劃分界線。根據這一劃法,白龍尾島將歸法國所有。但這一分界方法沒有被中國接受,在中華民國時期的中國及外國地圖上(Goode's World Atlas, Rand McNally, 1933),白龍尾島仍在中國一側。亦有國外學者認為白龍尾島直至1950年代仍然是中國領土。[2]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成为战胜国。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收复南海诸岛之后,于1947年12月公布了一张《南海诸岛位置图》用十一条断续线,将整个南海包了起来。由于形状像英语的字母U,也像牛舌,所以又称U形线和牛舌线。1949年中共建立政权,继承了中华民国的11段线的主张。1953年周恩来为了表示与越南友好,将十一段线中位于北部湾的两段线删掉,变成九段线。

1950年海南被中國人民解放軍占领,少數中華民國國軍進駐該島。1954年,根據印支和平的日內瓦協議,越南敵對雙方以北緯17度線為界。法國殖民力量在1954年8月劫持島民71戶、269人到越南南部。

1955年,解放军占领了浮水洲岛,並在該島成立政府機關,隸屬廣東省海南行政區儋縣,成為中國近代以後對正式行使主權的記錄和標識。据李德潮《白龙尾正名》一文记载:“1955年解放时,(岛上)有居民64户,249人(男127人,女122人)。居民全部是中国汉族人,讲澹州(海南澹县)话。岛上有庙宇一座,奉祀天妃娘娘和伏波将军(马援)。”岛上有两个村庄,大村名“浮水洲村”,小村名“公司村”。行政上隶属广东省海南行政区儋县,设立区级行政单位——儋县人民政府浮水洲办事处。

1957年3月,中国领导人为中越两国“同志加兄弟”的革命友谊和反美共同目标,将位于海南岛以西北部湾中心的中国“夜莺岛”,作为礼物秘密送给了越共主席胡志明

胡志明本来到北京,是想向中国同志借中国的夜莺岛建一个雷达站,以便提前侦查到美国军机,没想到中国兄弟如此大方,将夜莺岛作为礼物送给越南,越南随即将中国夜莺岛改名为越南白龙尾岛。

法国军队败走北越之后,美国填补真空,加强了在南越的军事存。美军的飞机加强了对北越的侦查。据《叩醒中国海》一书记载 (曹保健著,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越共中央委员会主席胡志明来到中国,通过周总理向毛泽东请求,让我们把位于北部湾海域的夜莺岛,‘借’给 越南‘用’一下,建一个前沿雷达站,用以监视美帝飞机的行踪。”

中共上级指派马白山将军为代表,把浮水洲岛移交给越南,越南来的代表,也是一个军分区的副司令。当时有文件,说委任马白山作为移交浮水洲岛的全权代表,同去的还有当时的海南区党委的一位副书记。

一种说法是:1957年越战前夕,“为了支援越南的抗美战争,周恩来和越南总理范文同签署协议,将北部湾里的白龙尾岛,出借给越南政府,让其在上面修建雷达基地,作为预警轰炸河内美国飞机,同时作为中国援越物资的转运站。”另一种说法周恩来是“借岛协议”的签署者,毛泽东则是“借岛”的拍板者。还有一种“移交说”,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科研部1992年出版的《我国与邻国边界和海洋权益争议问题资料选编》记载:“北部湾划界涉及一个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个岛屿,原属于我国,称为浮水洲或夜莺岛,1957年我移交给越南,越改称为白龙尾岛。”[3]

评论[编辑]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條約法律司海洋處處長蕭建國2004年8月3日的聲明,北部灣劃界不涉及白龍尾島主權。該處官員以及中國邊疆史地研究中心、中國國家海洋局的官員隨後又明確指出「白龍尾島確實属於越南。」

越南國家主席阮明哲2010年4月1日視察了該島嶼。他表示,「越南將捍衛其對南中國海爭議島嶼的主權。」「我們不會讓別人侵犯我們的領土、領海和島嶼。我們不會對任何人作出一寸土地的讓步。」[4]

据李德潮所著《白龙尾正名》一书,越南先后抓扣在白龙尾岛周围捕鱼的中国渔船,损害了中国数十万渔民的生计。

美国之音美国海军专家预计,美国最终将以越南盟友的身份重返金兰湾基地。越南芽庄海军学院原院长黎继林(Lê Kế Lâm)海军少将称,如果把金兰湾港与菲律宾苏比克海港及新加坡美军基地联合起来,就可以控制所有南海及途经。如果毛泽东黄泉有知,恐怕对当年把夜莺岛作为礼物送给越南的决定,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越南问题学者指出,根据2000年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关于两国在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协定》 和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中越两国明确界定白龙尾岛,也就是中国以前所称的夜莺岛属于越南领土。北部湾上的这颗明珠已经永远从中国手中失去了。

马白山对当时执行决定感到很痛心,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沉重地说,看来我是做错了一件事”。马白山说:“1957年3月,上级指派我为代表,把浮水洲岛移交给越南,越南来的代表,也是一个军分区的副司令。当时有文件,说委任马白山作为移交浮水洲岛的全权代表,同去的还有当时的海南区党委的一位副书 记……移交时,部队撤,老百姓不动。有的老百姓不高兴,说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变成越南人?其他设施,如商店等都移交。移交前,我去过这个岛,岛上渔民 主要是捕捞近海的鲍鱼。他们捕来的鱼,卖给大陆,也贩运到越南去卖。……移交仪式在岛上举行,文件都准备好,履行签字手续就成。移交的一切准备工作都是上 面安排的,移交仪式:开茶会,桌上摆水果点心,都是越方带来的,晚上还设宴请客,越南还派了一个文工团演出。文工团员不少是在越的华侨。……移交给越南,主要是当时两国关系好,我们与胡志明是‘同志加兄弟’的友谊,反正是兄弟嘛,该岛又稍近越南一点,就通过一个仪式移交给它。” [5]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科研部1992年出版的《我国与邻国边界和海洋权益争议问题数据选编》记载:“北部湾划界涉及一个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个岛屿,原属于我国,称为浮水洲或夜莺岛,1957年我移交给越南,越改称为白龙尾岛。”

中国时事评论员陈杰人教授说:“那么自从50年代以来,到上世界80年代,中国确实有一个特点,以意识形态来划分敌我的最重要的标准。当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所谓的社会主义的同盟,我可以毫无原则的让步,包括原来的越南、古巴委内瑞拉南斯拉夫俄罗斯等等,我们都让过很多,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决定论。这跟中国当时建政之后,跟一些政治盟友形成妥协也是有关系的,但这种妥协的代价太沉重了。”“中国整个的国民和过去的领导层确实没有海洋国家的思维,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并没有汲取甲午战争的教训,甲午战争之所以中国打败了,就是因为中国没有从宏观和中观上认识到海洋的重要性,只是打造了几艘坚船利炮。显然仅是从微观上视野是无法战胜有宏观视野的日本海军,这是一个历史问题。”“领土问题是我们中国十三亿多人民共同的家园。如果将领土送出去,或者按边界来划分的话,应该得到全体民众共同的讨论,共同的批准。民众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如果这些权力没有得到满足的话,我觉得无论是谁在管理这件事情,在未来都会成为被历史谴责的对象。”“这么一种送,对国内的一种政治而言,有没有经过人大的批准,有没有经过国民的讨论,符不符合国家的利益,符不符合我们国家传统的文化和历史,确实需要进一步的探讨。”“中国过去的一些老的领导人可能觉得中国领土之大、无所谓,虽然嘴巴上说寸土必争,实际上觉得拿出去一点,它有它的收益。比如说在越南问题上,如果这个岛真的是他们送出去的话,他们也是赢得了当时越南对美国的一些牵制,特别是北约对于美国的牵制。越南战争的时候,中共和越南结成同盟,后来中苏关系恶化之后,又需要越南作为棋子跟俄罗斯叫板,在这些问题上,决策者可能也有综合的考虑。我个人认为,不管怎样考虑,领土问题是没有商量的。哪怕是被别人打进来,用血肉之躯来挡坚船利炮也得阻挡。但是将领土作为国际交往让步的一个代价,这样的人我觉得是要受到历史的批评和谴责的[6]

參考文獻[编辑]

  1. ^ 李德潮. 白龍尾島正名. 海洋世界. 1996, 9期: 6~7頁. 
  2. ^ The Management of the Border Disputes Between China and Vietnam and its Regional Implications by Assoc.Prof.Ramses Amer, Co-ordinator, South-East Asia Program (SEAP), Department of Peace and Conflict Research, Uppsala University, and Senior Research Adviser, Department of Research Co-operation-SAREC, Swedish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Agency (SIDA), October 2000
  3. ^ 强占还是赠送:中国割让白龙尾岛的真相
  4. ^ 阮明哲视察南海岛屿宣称捍卫“主权”
  5. ^ (《海角寻古今》,马大正,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6. ^ 历史真相:毛泽东将中国夜莺岛赠送越南始末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