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印度民族起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apture of Delhi, 1857..jpg
1857年德里攻城战
日期: 1857年5月10日 (1857-05-10)-1858年6月20日 (1858-06-20)
(1年1月2周又5天)
地点: 印度次大陆
結果: 嘩變的印度兵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剿除
參戰方
印度兵
莫卧儿帝国
马拉地贵族
瓜廖尔英语Gwalior State
阿瓦德英语Oudh State
 大英帝國
东印度公司
尼泊尔
21个印度土邦:
指揮官和领导者
莫卧儿帝国 巴哈杜尔沙二世
Flag of the Maratha Empire.svg 那那·萨希伯英语Nana Sahib
Flag of the 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 (1801).svg 巴克德·汗
Flag of the Maratha Empire.svg 占西女王
Flag of the Maratha Empire.svg 塔特亚·托普英语Tantya Tope
अवध ध्वज.gif 马哈尔王后英语Begum Hazrat Mahal
Flag of None.svg 巴布·孔瓦尔·辛格英语Babu Kunwar Singh
英国 帕特里克·格兰特英语Patrick Grant
英国 科林·坎贝尔英语Colin Campbell, 1st Baron Clyde
英国 乔治·安森英语George Anson (British Army major-general)
英国 阿奇代尔·威尔逊瑞典语Archdale Wilson
英国 约翰·尼科尔森
Pre-1962 Flag of Nepal (with spacing).svg 詹格·巴哈杜尔[1]

印度民族起义,英、法、德語等學界通稱印度叛亂英语:Indian Rebellion)或印度嘩變(Indian Mutiny)或印度土兵兵變(Sepoy Mutiny),印度民間通稱「大叛亂」(The Great Rebellion),指1857-1858年不列颠东印度公司服役的印度土兵(Sepoy)的嘩變,起因在學界眾說紛紜,直接導火線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土兵裡盛傳有關豬油的謠言,演變成反抗東印度公司對印度土兵和正規英兵施予差別待遇。東印度公司與21個土邦聯手討伐嘩變軍隊,最終雖被剿除,惟公司管理印度的商業、軍事体制亦因而被廢,印度自此置于大英帝国內閣印度事務大臣直屬,称英属印度,英女王维多利亚兼任“印度女皇[2],早已名存實亡的莫卧儿帝国正式覆滅。

土邦王公各有政治投機,旁遮普锡克王公予以武器和人力補給;海得拉巴迈索尔克什米尔特拉凡哥尔等大邦名义上顺从東印度公司。[2]一些小邦如阿瓦德瓜廖尔則與印度兵同一陣線,[3][4]另一個小邦占西邦占西女王親身上陣卻墮馬被殺,因為為民捐軀而成為傳奇;[5]印度兵眾隊各自為戰,儘管推舉了大權旁落的突厥-蒙古裔伊蘭斯教國王巴哈杜尔沙二世名義上統率各軍,實則沒有總司令,但國王出山也催使一直受伊蘭斯教迫害的錫克教土邦站在英國兵一方。[6]至1858年大致剿除(殘存零星抵抗持续至1859年)。

战事最初起於於密拉特,後蔓延至北印度和中印度廣泛地区。双方主要在今印度比哈尔邦中央邦北方邦以及德里一带交战。[5]战事大大動搖了不列顛東印度公司在此等地區的管治,惟東岸和西岸重要商港孟买孟加拉马德拉斯未受太大波及。同期在大清爆發了英法聯軍之役

戰事緣起[编辑]

遠因[编辑]

至1850年,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已控制了印度次大陆的绝大部分,开始對現代化運動,如設置司法系統、土地產權法改革、修鐵路等,亦有西化運動諸,如宣揚基督教等。雖促进了印度經濟,但推行过程中破坏传统,激化了与当地人的矛盾。由于人口数量上的悬殊差别,东印度公司为了巩固其殖民统治,保证贸易利益,不得不开始依靠当地人统治当地人,建立了雇佣当地“土兵”的雇佣军制度,称为西帕衣团印地语:shipahi),士兵多为“土兵”,而军官则由专门设立的学校训练的英国人担任。到1857年孟买马德拉斯加尔各答三个英国殖民地各有自己的部队,“土兵”的總人數已经远超英国正规军,共有二十万西帕衣兵,而英国士兵只有四万人。

西帕衣团

东印度公司招收各种种姓阶层的印度人,而不是按照传统用婆罗门刹帝利担任战士;此外东印度公司给予西帕衣兵的待遇相当不公平,工资很低,并且他们参加远征时(如往阿富汗缅甸等帮助英国进行殖民扩张时),必须自己支付旅途费和行李运费。特别是1856年远征缅甸参加英缅战争,按照印度传统,如果前往缅甸会导致丧失种姓和被逐出所在群落。很多土兵对此非常不满。而战斗结束后,东印度公司又开始取消雇用兵的原有的一些权利,减少他们的薪水,并规定职务升级不能超过中士。相比之下,英国士兵住在舒适的房子,印度土兵却只能住简陋的帐篷。

導火線[编辑]

导火线则是关于子弹润滑油的传言:1857年初开始在雇佣兵中流传这样一种说法:东印度公司以豬油、牛油混合的润滑油涂在来福枪(步枪)的子弹纸皮包装上。由于印度教视牛为神灵忌食牛肉,而伊斯兰教则视猪为污秽之物,而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在装弹之前,士兵又必须用牙齿来咬破来福枪子弹的纸皮,因而,主要拥有这两大信仰的士兵们都拒绝使用这些子弹。东印度公司称此说法只屬谣言,并且已经换了新的用腊作润滑剂的子弹。但印度兵依然怀疑润滑油不乾净,拒絕咬掉新槍支所使用塗了潤滑劑的子彈殼。

3月29日,第34团的一名士兵Mangal Pandey攻击了他的英国中士,并杀死了另一名士官長,随后开枪自尽未遂,但被判死刑並在4月8日被绞。东印度公司决定取消这个34团以作为集體惩罚,从而激化了矛盾,引起其他團的士兵不滿。

戰事第一槍[编辑]

1857年5月9日,第3轻骑兵团85名印度士兵因拒绝使用子弹,英國人把他們關進牢獄,判处10年苦役。這懲處觸怒了他們的伙伴,5月10日,处于密拉特孟加拉部队第11轻骑兵团和20轻骑兵团率先暴动,救出第三轻骑兵团士兵,并攻击欧洲人居住区。他們擊斃了英國軍官,杀死所见到的欧洲人和土著基督教徒,并烧毁房子。在密特拉的英国兵共有2083人及12门野战炮,印度兵则有2500餘人。当地的英国军官也许觉得可以控制局势,并没有通知其他地方的英国守军,英军的指挥失误加上行动缓慢,印度兵的騎兵團部隊得以向首都德里胜利進軍。

5月11日抵德里后,当地的印度人纷纷加入,攻击红堡并打死了5名英国人。在嘩變軍隊的拥戴下,早已名存实亡的统治者,居住在红堡中的蒙兀兒帝國末代皇帝穆罕默德·巴哈杜爾·沙·扎法也宣布接受推举,名义上统率戰事全局。

西帕衣团则继续在各地攻击英国人和基督教徒。起义迅速扩及印度领土的三分之二的地区。

不同宗教派系對戰事的取態[编辑]

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造反者由各方势力组成,他们内部的看法并不一致。许多印度人加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希望恢复蒙古人治下的莫卧儿帝国或者印度教國度马拉塔帝国。英國人在1853年占领了詹西地区,詹西女王拉克希米·拜伊親身上陣反抗,墮馬被殺。许多伊斯兰教徒则为了宗教原因而参加反抗运动。

也有印度人不支持發動戰事。如旁遮普锡克教徒就由于历史上所受的宗教迫害,对伊斯兰的莫卧儿帝国恨之入骨,如今他们与英国人站在同一条战线。同样与英国人站在一起的有尼泊尔的廓尔喀兵团。在北部Oudh地区,逊尼派也不希望莫卧儿帝国復位。在印度南部地区,由于当时并没有受到东印度公司的管辖,所以只有零星反抗,而没有大规模的起义活动。这些情况使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可以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

討伐與尾聲[编辑]

英国人最初反應迟钝,没能马上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最后,两个兵团从密拉特西姆拉出发,进攻德里,与此同时,另一些英国部队從其它地區被调往印度前去增援。

英军在行军近两个月后,在德里附近的Badl-ke-Serai村交戰,嘩變军隊退守德里。在这座大城市里,嘩變军隊輕易得到援军和粮食,而英国军队则为数不多,也无法一舉攻佔德里,双方僵持。直到9月中旬,英军得到了增援,才再次发动进攻,重新奪回了德里。末代皇帝巴哈杜爾·沙被俘,随后被英国人放逐到缅甸。莫卧儿帝国早已名存实亡的统治,从此正式终结。

其它地方的動亂到1858年被英國人逐一平定,零星的游擊戰持續至1859年被剿除。

影響[编辑]

此次兵變最直接的結果是莫卧儿帝国从此正式终结,而英国政府也撤销了東印度公司的管理体制,改由英國政府直接統治印度。另外,英国也汲取以往殖民统治的教训,英印間開始有了協商的政策,英國強加的社會標準與印度教社會產生對立(如,解除印度教婦女再婚合法障礙的法令)。

相關[编辑]

来源[编辑]

  1. ^ The Gurkhas by W. Brook Northey, John Morris. ISBN 81-206-1577-8. Page 58
  2. ^ 2.0 2.1 Spear, Percival (1990), A History of India, Volume 2, New Delhi and London: Penguin Books, ISBN 978-0-14-013836-8, P147–148
  3. ^ Bandyopadhyay, Sekhara (2004), From Plassey to Partition: A History of Modern India, New Delhi: Orient Longman, p. 523, ISBN 81-250-2596-0, P177.
  4. ^ Bayly, Christopher Alan (2000), Empire and Information: Intelligence Gathering and Social Communication in India, c 1780–187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57085-9, P357
  5. ^ 5.0 5.1 Bandyopadhyay, Sekhara (2004), From Plassey to Partition: A History of Modern India, New Delhi: Orient Longman, p. 523, ISBN 81-250-2596-0, P169–172.;Bose, Sugata; Jalal, Ayesha (2004), Modern South Asia: History, Culture, Political Economy (2nd ed.), London: Routledge, p. 253, ISBN 0-415-30787-2, P88–103. Quote: "The 1857 rebellion was by and large confined to northern Indian Gangetic Plain and central India.", Brown, Judith M. (1994), Modern India: The Origins of an Asian Democracy (2nd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480, ISBN 0-19-873113-2, P85–87, and Metcalf, Barbara D.; Metcalf, Thomas R. (2006), A Concise History of Modern India (2nd e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337, ISBN 0-521-68225-8, P100–106
  6. ^ Brown, Judith M. (1994), Modern India: The Origins of an Asian Democracy (2nd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480, ISBN 0-19-873113-2, P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