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一帶一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participant map.svg
已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的國家或地區
簡稱一帶一路
成立時間2014年
類型跨國經濟帶
法律地位籌建中
目標區域合作
會員
137個國家或地區
30個國際組織[1]
網站中國一帶一路網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英語: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21st-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2]),簡稱一帶一路(英語: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標準英文縮寫:B&R[2][註 1]),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2013年倡議[3]並主導的跨國經濟帶[4]。其範圍涵蓋歷史上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行經的中國大陸中亞北亞西亞印度洋沿岸、地中海沿岸、南美洲大西洋地區的國家[5]

背景[編輯]

「絲綢之路經濟帶」簡稱「一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外訪時向各國推廣的區域經濟合作戰略[6]。從中國大陸出發,沿著陸上絲綢之路以歐洲為終點:一是經中亞、俄羅斯到達歐洲;二是新疆經巴基斯坦到印度洋、中亞與西亞到達波斯灣和地中海沿岸各國。中國大陸試圖與這些國家及地區發展新的經濟合作夥伴關係,計劃加強沿路的基礎建設[6],也計劃消化中國大陸過剩的產能與勞動力、保障中國大陸的能源(如哈薩克石油)與糧食供給,並帶動西部地區的開發[7]。「一帶」連接亞太地區與歐洲,中間經過的中亞地區[6],像上海合作組織中的中國大陸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都在絲綢之路上,其他5個觀察員國及3個對話夥伴也在絲綢之路沿線[7],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區域包括西北的新疆青海甘肅陝西寧夏,西南的重慶四川廣西雲南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路」,則是沿著海上絲綢之路。自中國大陸由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或是從中國大陸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主要航點包括:泉州、福州、廣州、海口、北海、河內、吉隆坡、雅加達、可倫坡、加爾各答、奈洛比、雅典、威尼斯。以發展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南亞中東北非歐洲各國的經濟合作。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2013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訪問東協時提出的戰略構想。中國大陸著眼於與東協建立戰略夥伴十周年這一新的歷史起點,為進一步深化中國大陸與東協的合作,提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官方聲言,新疆福建會成為「一帶一路」的最大贏家,並獲得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福建獲批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新疆被定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同時亦包括江蘇浙江福建廣東海南山東6個沿海省份。

發展進程[編輯]

倡議提出[編輯]

2013年9月,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到訪哈薩克,提出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習近平在同年10月於印度尼西亞國會演講時提出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同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把「一帶一路」升級為國家戰略[8][9]

2015年2月1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領導的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正式成立。首任組長為張高麗,副組長為王滬寧汪洋楊晶楊潔篪

同年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亞洲歐洲訪問時進一步推廣[10]「一帶一路」,並將其寫進政府工作報告[11]。28日,國務院授權國家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等三部委聯合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白皮書[12]

絲路基金的設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出資400億美元,於2014年成立絲路基金以推動亞洲地區經濟發展。基金將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建、開發、產業合作等項目提供融資[13]。2017年,習近平再宣布向該基金增資1000億人民幣。

亞投行的設立[編輯]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簽約國和正式批准的成員國
  域內簽約國
  域內正式成員國
  域外簽約國
  域外正式成員國

2013年10月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雅加達與時任印尼總統蘇西洛舉行會談,習近平倡議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促進本地區互聯互通建設和經濟一體化進程,向包括東南亞國家協會在內的本地區開發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14]。同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訪東南亞時,緊接著再提出籌建亞投行的倡議[15]

2014年10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印度、新加坡等21國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16]

2015年3月12日,英國率先報名加入亞投行的意向創始成員國[17][18]。次日瑞士也提出申請意願,隨後,法國、義大利、德國等已開發國家也表態跟進。韓國、俄羅斯等域內國家和巴西也在申請截止日期3月31日前相繼申請加入意向創始成員國。

2016年1月16日至18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開業儀式在北京舉行,16日上午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亞投行的開業儀式並致辭,分别致辭的還有亞投行行長金立群,金立群表示,亞投行的核心價值觀是「精幹、廉潔和綠色」[19]。同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亞投行理事會成立大會並致辭[20]。在亞投行理事會成立大會第一部分議程中,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被選舉為首屆理事會主席。

中巴經濟走廊[編輯]

中國大陸巴基斯坦合作開展了一系列的大型工程計劃,長達3000公里,投資460億美元[21]。也將成為一帶一路的樞紐和旗艦項目[22][23]

2013年8月27日,中巴經濟走廊秘書處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瑪巴德設立[24]。2014年2月,巴基斯坦總統海珊在對中國大陸的國事訪問中討論了相關議題[25]。兩個月後,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面討論了項目的計劃[26]。2014年11月8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的共同見證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吳新雄與巴基斯坦水電部常秘穆罕默德·尤尼斯·達加簽署了《中巴經濟走廊能源項目合作的協議》[27]

2015年4月20日,在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訪問巴基斯坦期間,中巴之間簽署了總共51個項目的合作協議和備忘錄[28][29][30]

2017年4月,為對接「一帶一路」建設,巴基斯坦當局計劃在中巴經濟走廊項下建設九個工業園。以利用巴基斯坦的資源和勞動力優勢,吸引中國大陸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轉移,培育巴基斯坦的產業集群[31]。5月,中國大陸投資500億美元,在巴基斯坦印度河流域建設5個水庫。建成的水電站可釋放的電能占巴基斯坦全國水電總量的2/3[32]。此外,中巴兩國還積極推動瓜達爾-新疆公路走廊建設,在配套的港口和高速公路建成後,巴基斯坦可以直接向中國西北地區輸送海鮮等內陸地區少見的商品,巴政府預計相關貿易可帶來約80億美元的產值[33]

2017年5月,中巴雙方在伊斯蘭瑪巴德簽署水利合作備忘錄。根據備忘錄,中方將投資建設印度河流域的5個水庫項目,其中包括印巴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最大水壩迪阿莫-巴沙大壩。該水壩項目的融資請求此前接連遭到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拒絕,巴方其後與中國大陸進行合作」[34]。但同年11月,巴基斯坦政府又宣布拒絕中國大陸開出的融資條件,指中方要求對該水壩及附近另一水壩的完全控制權和安保權之條件,「是無法接受、也是違背巴方利益的」,巴方其後宣布將自行籌建水壩[35][36]。但隨後,中國大陸國家發改委官員表示,「中國和巴基斯坦正就巴沙大壩項目合作事宜保持接觸。但該項目尚未納入中巴經濟走廊能源項目清單,中巴兩國行業主管部門也未就巴沙大壩的開發方案開展交流」,並指媒體報稱的中方條件「不存在」[37]

2018年1月4日,巴基斯坦央行宣布自當日起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之間的雙邊貿易可以通過人民幣進行結算,放棄美元結算[38]。同期,巴基斯坦軍方宣布確認採購中國054A型護衛艦,並組建一支配備JF-17「梟龍」多用途戰機的空軍中隊駐防俾路支省,以維護中巴經濟走廊、震懾恐怖分子[39]

與歐洲國家的對接[編輯]

2016年8月,在德國奧伯豪森境內運行的一班載有中歐班列貨櫃的貨物列車。

為加強與歐洲國家的商業貿易聯絡,中國政府和中國鐵路總公司與中亞和歐洲各國鐵路系統協作,開行從中國西安重慶鄭州成都等地到達米蘭莫斯科明斯克漢堡等地的國際聯運列車——中歐班列。截至2017年5月19日,中歐班列累計開行突破4000列,中國國內開行城市28個,到達歐洲11個國家29座城市。中歐班列的運行時間比海運節省四分之三,價格約為航空的五分之一,能夠便利對交貨時限有要求的大宗電商產品、輕工及高科技電子產品以及需要冷藏的葡萄酒等食品的運輸[40]

中國方面與哈薩克、俄羅斯共同推動歐亞高鐵建設,其中歐亞高鐵霍爾果斯至莫斯科段已確定走線並將率先開工[41]。2015年6月18日,中鐵二院俄羅斯企業合作,準備新建莫斯科-喀山高速鐵路並與俄羅斯鐵路公司正式簽約,總金額約24億人民幣、設計時速最高將達到400公里[42]

此外,中國政府還與哈薩克、俄羅斯聯合修建「西歐—中國西部國際公路」(雙西公路)。該條國際高速公路東起中國江蘇省連雲港市,西至俄羅斯聖彼得堡,與歐洲公路網相連,總長8445公里,其中俄羅斯境內段長2233公里,中國境內段長3425公里,哈薩克境內段長2787公里[43]。雙西公路最早於2006年11月由中國、哈薩克兩國共同提出,俄羅斯其後加入該項目[43]。2008年,中哈兩國同時啟動項目建設。2015年,中俄蒙宣布推動制定並商簽《中俄蒙國際道路運輸發展政府間協定》[44]。該公路中國境內段已於2017年11月完成了建設,哈薩克段業已基本完成,俄羅斯段預計於2020年之前完成[43]

同時,中國政府還牽頭在東南歐地區開展了港口、公路、鐵路、發電站等基礎設施建設,亦通過中資商業銀行向有關項目發放貸款。同時,中國將希臘比雷埃夫斯港作為中心,承接從「一帶一路」沿線發出的海陸聯運貨物,以此構建「巴爾幹絲綢之路」[45]。中國還計劃在捷克匈牙利波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東歐國家大力投資能源項目,以提高其在東歐地區能源領域的影響力[46]

2019年4月,德國聯邦經濟事務和能源部部長彼得·阿爾特邁爾表示,德國、法國、西班牙和英國各自都派代表參加了本次的「一帶一路」論壇。歐盟對「一帶一路」已經展示了「很高的團結度(great majority united)」,歐盟相信以此可以展示其共同的立場[47]。歐盟內幾個大國想通過集體形式,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而不是以雙邊形式(歐盟各國和中國分別簽署)與中方展開合作[47]

2020年7月31日,愛沙尼亞以「發展並維護國防力量」和「基於環保、經濟與安全等方面因素,並不符合公眾利益」為由,宣布中止由中資興建的一條貫通愛沙尼亞首都塔林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波羅的海海底隧道計劃。愛沙尼亞公共行政部長雅克·阿布英語Jaak Aab表示,由於不清楚哪裡可以找到用於建造隧道和人工島的資金(預計在160億歐元左右),同時乘客人數和貨運量的預測也令人擔憂。雅克·阿布表示,他支持愛沙尼亞與芬蘭政府研議替代性的隧道興建方案,並稱「只有通過兩國之間的聯合項目以及兩國的共同意願,才能建立跨境聯繫。」[48]

與印度洋國家的對接[編輯]

中國政府主導在斯里蘭卡漢班托塔的建立海運港口。港口一期工程於2010年11月8日開工,由「Jetliner」艦艇首次儀式性停泊港埠設施,港口以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為命名。斯里蘭卡港務局負責內陸建造和管理,其計劃一期的預計營建費用總額為361百萬美元,中國進出口銀行出資比例占85%,租借為期99年[47]。

同時,中國亦進入孟加拉國的鐵路建設市場。2017年9月,中國土木工程集團公司取得孟加拉國科考斯巴紮鐵路第二標段項目,成為該司在孟加拉國中標的首個項目[49]

2014年5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東非國家領導人在奈洛比簽署協議,中方同意出資援建一條新的東非鐵路,以期最終連接東非六國。該規劃的首段為「蒙巴薩-奈洛比標準軌鐵路」(蒙內鐵路)。這一系列鐵路由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所屬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總承包,採用「中國標準、中國技術、中國裝備、中國管理」建設,是首條完全採用中國標準的海外鐵路。2011年與肯亞政府簽署了諒解備忘錄。2013年11月28日開工[50],2014年9月正式開工,全線分為9個標段,20多個建築營地。原計劃工期5年,2016年12月完成鋪軌,2017年6月開通試運營。2018年1月商業運營[51]。2017年5月31日,由肯尼亞總統肯亞塔主持通車儀式,並親自試乘列車,中國國務委員王勇作為習近平的特使出席儀式。首發列車由肯尼亞史上首批女司機駕駛。中國駐肯大使劉顯法指項目是中國實施「一帶一路」倡議和中非合作論壇十大合作計劃的重要早期收穫[52][53]。此前的2016年8月,中國方面就已取得了衣索比亞-吉布地鐵路為期六年的運營權[54]

中國大陸亦參與投資南亞地區的水利設施項目。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在尼泊爾握有上馬蒂水電站項目和那蘇瓦卡里水電站項目兩個水利發電項目,其中前者已於2016年12月25日正式併網發電[55]。而該國最大外資水利項目西塞提水電站項目則由中國三峽集團控制[55]。2017年5月23日,尼泊爾政府決定將裝機容量為1200兆瓦的布達甘達基水電站項目交與中國葛洲壩集團有限公司建設,但其後收回這一決定[55]。2018年9月24日,尼泊爾政府決定撤銷原先的收回決定,將布達甘達基水電站項目重新交與中國葛洲壩集團建設[56]

與東南亞國家的對接[編輯]

為進一步加強與東南亞國家的經貿聯繫,中國政府積極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談判進程[57]。這一協定由東南亞國家協會十國發起,由日本中華人民共和國韓國印度澳洲紐西蘭這些和東協有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六國共同參加,共計16個國家所構成的高級自由貿易協定。有媒體認為中國政府主導了該協定的談判進程[57],RCEP協議基於開放的進入模式,使得此協議也向其他外部經濟體開放,比如中亞國家、南亞及大洋洲其他國家[58]

中國政府積極尋求建設泛亞鐵路用以溝通中國與東南亞各國。2015年9月上旬,中泰簽署中泰鐵路合作的政府間框架協議,泰國交通部長阿空表示,中泰高鐵的具體施工日期已經敲定為2017年12月21日,預計於2021年至2022年建設完成。將建設從昆明曼谷長約840公里的高速鐵路[59]。2015年10月16日,由中國鐵路總公司牽頭的中國企業聯合體與印尼維卡公司牽頭的印尼國企聯合體簽署協議,雙方組建合資公司負責建設和運營雅萬高鐵項目。2015年11月13日,中國和寮國舉行鐵路項目簽約儀式,將建設雲南省會昆明寮國首都永珍的高鐵,全長418公里,項目總投資400億元人民幣,預計2020年前建成通車[60],之後確定在寮國段的磨萬鐵路計劃於2021年12月通車。[61]

而在馬來西亞方面首相馬哈迪以抨擊前首相諸多工程而上台傾向做出調整以展現自身差異,中國參與建設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與西海岸新隆高鐵以推動區域交通線建設。2017年8月9日,由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貸款、中國交建承建的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在關丹開工[62]。該鐵路全線規劃總長688公里,工程合同工期7年,維護期2年,客運設計時速為160公里[62]。時任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曾表示,「東海岸鐵路投入使用後將緊密連接馬來半島東西海岸,造福沿線440萬民眾」[62]。但2018年馬哈地當選馬來西亞首相後,宣布將對該鐵路項目進行重新談判[63]。另一方面,馬哈地還於當年5月宣布將取消新隆高鐵項目[62]。但其後他又改口稱該鐵路項目只是被「推遲」而非「取消」[64]。2018年9月12日,馬來西亞財政部長林冠英證實首相馬哈迪決定,取消3個中資石油與天然氣輸送管道工程,總價約28億美元的項目已經同年7月被暫停[65]

2018年9月中方運作下以新加坡出面重談新隆高鐵項目後新約簽成重新啟動,新加坡副總理兼國家安全部長張志賢以及馬國首相馬哈迪和副首相旺阿茲莎,一起見證了這一簽署儀式,原計畫以延期五年重談為延期兩年且馬來西亞願支付1500萬新元賠償金[66]。2019年4月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新計畫簽署重新開工,總長度將較原來的688公里削減40公里至648公里,計劃中的一些站點被取消以削減預算215億林吉特,廣西民族大學東協研究中心研究員葛紅亮[67]認為在東南亞很多國家的帶路項目推進都有類似現象,當地領導人會進行一種重談再重啟,以展現自身為民眾看緊荷包的樣貌達成國內的因素和本身的選舉意圖,包括中泰鐵路緬甸的萊比錫銅礦、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等,中方只要預作準備滿足這些政治表演就能順利推進,因為這些領導人內心多半還是急需一帶一路項目的政績。

2019年11月印尼明古魯燃煤電站完工,由中國電力建設集團興建,是明古魯省首個火電廠也是最大外資計畫[68],年發電量大約14億度。

與中亞和西亞國家的對接[編輯]

出現在莫斯科紅場上的絲路拉力賽參賽車輛。2016年,絲路拉力賽在中國、中亞和俄羅斯舉行。

中國政府在西亞等地區積極開展「高鐵外交」[69],並將之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承接點。2014年7月25日,中國海外修建的第一條高速鐵路——安卡拉-伊斯坦堡高速鐵路,由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至最大城市伊斯坦堡高速鐵路的二期工程宣告通車[70]。其後,中國與土耳其方面還簽訂了金額約350億歐元的高鐵合作框架協議。但由於中土雙方在援助貸款方面無法達成一致,土耳其政府轉而尋求德國西門子公司的合作,由德方為土耳其提供貸款和經濟援助[71][72][73]

2019年10月一帶一路專案中的該年最大項目-科威特巨型煉油廠完工,中國石化承建比工期提前40天交付工期共三年,有六套重型煉油設備,[74]成為中東地區最大煉油廠,能讓科威特每年增產3150萬噸石油。科威特艾哈邁迪省項目代理穆斯塔法表示難以置信在極短時間內如此大型煉油廠能建造完成[75]

2020年6月19日,土耳其中央銀行宣布,自當月18日起,土耳其開始以人民幣結算從中國進口的商品[76]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編輯]

2017年5月14日與15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Belt and Road Forum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於北京舉行。14日論壇場地在國家會議中心,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了開幕式,且發表了題為「攜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內容的演講[77]。130多個國家和70多個國際組織代表出席[78][79]。15日論壇場地在北京市郊雁棲湖,由29個國家的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及各國際組織代表參加了領導人圓桌峰會[80][81]。這次圓桌峰會由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也作了發言[82]

出席會議的還包括阿根廷總統馬克里、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智利總統巴切萊特捷克總統澤曼、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肯亞總統肯亞塔、吉爾吉斯總統阿坦巴耶夫、寮國國家主席本揚、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俄羅斯總統普京瑞士聯邦主席洛伊特哈德、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柬埔寨首相洪森、衣索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斐濟總理姆拜尼馬拉馬、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義大利總理真蒂洛尼、馬來西亞首相納吉、蒙古國總理額爾登巴特、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波蘭總理希德沃、塞爾維亞總理暨當選總統武契奇、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等國家的領導人,以及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等國際組織的領導人[82][83]。會議最終通過了一份聯合公報[83]

此外,韓國執政黨共同民主黨議員朴炳錫國會副議長級別)[84]朝鮮對外經濟相金英宰韓語김영재 (1952년)[85]日本自民黨幹事長、前經濟產業大臣二階俊博英國財政大臣哈蒙德美國川普政府的高級顧問兼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東亞事務的博明及其所在代表團分別代表本國受邀出席該峰會[86]

參與國家[編輯]

Map of Asia, showing the OBOR initiative
紅色為中國大陸,橙色為亞投行的成員,黑色為六大走廊[87]

截至2020年1月底,中國已經與138個國家和30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1]

發起國
非洲
亞洲
歐洲
大洋洲
南美洲
北美洲

部份回應[編輯]

支持[編輯]

  • 中國大陸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堅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努力實現沿線區域基礎設施更加完善,更加安全高效,以形成更高水平的陸海空交流網絡。同時使投資貿易的便利化水平更有效的提升,建立高品質、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區域網。以使沿線各國經濟聯繫更加緊密,政治互信更加的深入,人文交流更加的廣泛[88]
  • 官媒《人民日報》否認一帶一路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的說法[89]
  • 2017年11月17至19日浙江師範大學的「第五屆環東海與邊疆論壇—新時期新格局下的中國大陸邊疆與周邊區域合作學術研討會」,浙師大環東海與邊疆研究院的特聘教授蕭弘德主張「一帶一路」:促進全球化(貿易、投資)、促進國際觀光業(如大部中國大陸貸款、中國大陸企業興建的肯亞標準軌鐵路,通過野生動物園(60*80km),鐵路全部高架,不僅不影響大象、斑馬行走,反似一排大樹,鐵路乘客可免費觀賞大象、斑馬,成為世界觀光之奇葩)、化解南中國海緊張、避開軍備競賽導向建設競賽;都是其重要的正面功能[90]
  • 中國日報》以「超級工程」形容香港的一帶一路建設[91]。中新網報導,愛國商人希望借大橋連通其他「一帶一路」區域的機會而從中圖利[92]
  •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港珠澳大橋,和蓮塘香園圍口岸「三通」是「一帶一路」發展基礎,有利發展粵港澳大灣區一帶一路[93]
  • 英國財長菲利普·哈蒙德表示英國是中國大陸一帶一路的計劃的「天然合作夥伴」,向世界表明英國在脫歐後仍然是世界貿易的堅定支持者,以期減少因退出單一市場後英國對外貿易的不確定性而為英國經濟帶來的障礙[94]
  • 微軟公司前董事長比爾·蓋茲是一帶一路計劃的明確支持者,至2017年止至少七次訪問中國大陸,其認為很多民眾因為經濟競爭落敗而產生「向內看」的心態對世界是危險的,因此盛讚中國大陸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讓多國紛紛加入,就是走出去幫助其他國家,並佩服習近平的國內脫貧戰略,而全球的脫貧進展能造成世界更穩定和每個人更大利益[95],他的「蓋茲基金會」正在和中國大陸商務部農業部合作,共同推進非洲農業的可持續發展,同時認同中方以核能解決全球暖化的策略是最務實可行,與他長期觀點相同,他旗下泰拉能源將與中國大陸核電企業探討第四代反應爐的建設[96]

反對[編輯]

  • 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學者Derek Scissors表示,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宏偉計劃已受到中國大陸外匯儲備大幅下降的阻礙。此外,中國大陸龐大的債務也給經濟帶來沉重負擔。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亞洲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在一份研報中稱,不存在中國大陸擠走其他放貸者的危險。前世界銀行中國局局長、現任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杜大偉(David Dollar)認為中國大陸可以利用其規模雖已縮小但依舊龐大的經常項目盈餘為海外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97]
  • 中華民國國防部發表研究報告表明,「一帶一路」明顯針對美國太平洋局勢,戰略上會令臺灣邊緣化[98][99]
  • 台灣教授協會邀請學者,助理教授陳俐甫指出很多隱危會壓制到台灣。他指,當很多一帶一路周邊國家無力還款,中國大陸就有權向對方提出政治要求,例如:反對台灣加入國際組織、要求更改對台灣的稱呼(台灣省中國台灣)等等[100]
  • 台灣《自由時報》報導指,由於中巴經濟走廊會穿越巴控克什米爾(巴基斯坦實際控制區),印度官方曾表示這項計劃影響到印度在克什米爾一帶的利益和領土主張。印度也拒絕參與2017年5月14日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此外,印度也發表聲明警告其他參與國家,聲稱該項計劃會造成「無法承受的債務負擔」,並提出「季風計畫」、「香料之路」以資對抗[101][102]
  • 台灣聯合新聞網報導指,數萬名斯里蘭卡抗議者在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的帶領下,於2018年9月5日前往首都可倫坡抗議「政府違背民意出售國家資產」,反對一帶一路項目[103]
  • 有指一帶一路是中國大陸試圖在全球事務中邁向主導地位,並且建立以中國大陸為中心的貿易網路[104][105]
  • 美國之音批評中國大陸藉「一帶一路」等方式向亞太部分國家提供貸款,進行「債務外交」。並報導有多達300億美元的項目被取消,其他的貸款和投資也正在受到審議[106]
  • 美國「華盛頓全球發展中心」2018年發表的一份報告,在中國大陸投資建設的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68個國家,有23個國家債臺高築。另外8個則因將來建設項目將債臺高築風險。[107]
  •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陳破空批評「一帶一路」屢遭挫敗,習近平卻硬來,是出於制度原因「他不能承認這個錯誤,人民也不能糾正這個錯誤[108][109]。」
  • 美國副總統彭斯於2019年9月4日在訪問冰島時提到中國大陸正積極擴大在北極地區的影響力,「毫無疑問,中國在經濟和戰略上都在北極地區變得更加活躍,各國應該團結杯葛中國擴大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努力,包括拒絕中國的「一帶一路」[110]。」
  •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指,2019年9月,哈薩克多地爆發反華示威遊行,訴求之一就是反對一帶一路。參加示威的人民認為,一帶一路會讓哈薩克陷入債務危機[111]
  • 2020年4月,坦尚尼亞總統 約翰·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接受訪問時,表明將會退出一帶一路。他在訪問中提到,前任總統賈卡亞·基奎特和中國投資者達成建造港口的協議,當中租約期間坦尚尼亞無權對該港口提出任何意見,直言「只有醉漢才會接受這種條款」。[112]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之規定之標準譯法簡稱為「B&R」。實踐中,也有媒體使用「BRI」作為簡稱。
  2. ^ 香港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澳門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分別通過《關於支持香港全面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安排》、《關於支持澳門全面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安排》對接一帶一路計劃。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已同中國簽訂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的國家一覽. 中國一帶一路網. 2019-04-12 [2019-04-30]. [永久失效連結]
  2. ^ 2.0 2.1 國家發改委西部開發司. 我委等有關部門規範「一帶一路」倡議英文譯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北京. [2018-03-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25) (中文(中國大陸)‎). 
  3. ^ 張燕生. 「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和復興之路. 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講話專題 (中國幹部學習網). [2016-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28). 
  4. ^ 「一帶一路」重點應在「新絲綢之路」. 中國大陸評論新聞 (澳門QOOS). 2015-01-29 [2015-02-09]. 
  5. ^ What is One Belt One Road? A Surplus Recycling Mechanism Approach.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SSRN).
  6. ^ 6.0 6.1 6.2 中哈兩國總理在達沃斯會談200億美元合作協議. ifeng.com. 2015-02-15. 
  7. ^ 7.0 7.1 全面解讀"絲綢之路經濟帶". 人民論壇. [2015-02-15]. 
  8. ^ 「一帶一路」戰略的形成、實施與影響.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9. ^ 張燕生. 「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和復興之路. 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講話專題 (中國幹部學習網). [2016-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28). 
  10. ^ 「一帶一路」打造區域合作新願景——李克強總理亞歐三國之行前瞻. 新華網. 2014-12-12. 
  11. ^ 李克強:推進"一帶一路"合作建設 加快實施自貿區戰略. 新聞 - 國際在線. 2015-03-05. 
  12. ^ 《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
  13. ^ 中國將出資4百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
  14. ^ 杜尚澤; 劉慧. 中國與印尼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人民日報. 2013-10-03: 01 [2015-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5-10) (中文(簡體)‎). 
  15. ^ 亞投行將給亞洲帶來什麼?. 國際頻道 新華網. 2015-04-01 (中文(簡體)‎). 
  16. ^ chinanews. 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在北京簽署 -中新網. www.chinanews.com. [2017-08-24]. 
  17. ^ 英國正式申請加入亞投行 專家稱不足為奇但意義特別. 
  18. ^ 英國財相奧斯本訪華 推「新時代中英關係」(圖). 
  19. ^ 亞投行啟航十大看點. archive.is. 2018-06-29 [2018-06-29]. 
  20. ^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開業儀式系列活動將在北京舉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16年1月8日. 
  21. ^ 王英. 巴媒:習主席來訪「改變命運」. 中國日報. 2015-04-21 [2015-04-24]. 
  22. ^ 中巴經濟走廊將成「一帶一路」樞紐(圖). 網易新聞. 2015-04-20 [2015-04-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6-16). 
  23. ^ 中巴經濟走廊,「一帶一路」的樣板工程. 新華網每日電訊. 2015-04-21 [2015-04-27]. 
  24. ^ Pak-China Economic Corridor Secretariat inaugurated in Islamabad. The news. 2013-08-27. 
  25. ^ Tiezzi, Shannon. China, Pakistan Flesh Out New 『Economic Corridor』. The Diplomat. 2014-02-20 [2015-04-23]. 
  26. ^ Nawaz Sharif, Li Keqiang to firm up plans for 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印度時報. timesofindia-economictimes. 
  27. ^ 中巴簽署《中巴經濟走廊能源項目合作的協議》. 中國發展網. 2014-11-13. 
  28. ^ 習大大訪巴帶了一大波公司 多家中國企業有望受益. 中國投資資訊網. 2015-04-22 [2015-04-29]. 
  29. ^ 中巴簽51項合作協議和備忘錄:超30項涉中巴經濟走廊. 鳳凰網財經. 2015-04-21 [2015-04-25]. 
  30. ^ Details of agreements signed during Xi's visit to Pakistan. Dawn. 2015-04-21 [2015-04-21]. 
  31. ^ 觀察者網編輯. 巴基斯坦擬在中巴經濟走廊項下設立九個工業園. 觀察者網. 上海. [2017-10-05] (中文(簡體)‎). 
  32. ^ 張雅琦. 巴基斯坦局勢不穩,經濟走廊能賺錢嗎?觀網讀者:工業化推動世俗化. 觀察者網. 上海. [2017-10-05] (中文(簡體)‎). 
  33. ^ 觀察者網編輯. 瓜達爾-新疆走廊明年6月可運行 巴基斯坦每年最多可賺80億美元. 觀察者網. 上海. [2017-10-05] (中文(簡體)‎). 
  34. ^ 觀察者網編輯. 中巴「一帶一路」合作再飛躍 印度河上建5個水庫. 觀察者網. [2018-06-13]. 
  35. ^ 拒絕中國資金,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生波瀾. Technews科技新報. [2018-06-13] (中文(台灣)‎). 
  36. ^ 觀察者網編輯. 巴基斯坦拒絕中方140億美元水壩項目援資 學者:不影響大局. 觀察者網. [2018-06-13]. 
  37. ^ 觀察者網編輯. 巴基斯坦官員:中國突然叫停中巴走廊三條公路投資. 觀察者網. [2018-06-13]. 
  38. ^ 觀察者網編輯. 美媒:巴基斯坦宣布與中國雙邊貿易放棄美元 改用人民幣結算. 觀察者網. [2018-06-13]. 
  39. ^ 觀察者網編輯. 巴基斯坦組建第6個梟龍中隊 維護中巴經濟走廊震懾恐怖分子. 觀察者網. [2018-06-13]. 
  40. ^ 中國經濟網. 中歐班列奔向黃金時代. 和訊網. [2017-05-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31). 
  41. ^ 黑河市人民政府. 中俄哈鐵路部門正研究歐亞高鐵項目換軌點方案. 中國e車網. [2018-03-25]. 
  42. ^ 俄羅斯莫斯科-喀山高鐵線路地圖和地理位置圖.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28). 
  43. ^ 43.0 43.1 43.2 張珩. 中國到西歐高速公路:俄羅斯段剛開建,中國已完工. 觀察者網. [2018-03-25]. 
  44. ^ 新華社發布. 中華人民共和國、俄羅斯聯邦、蒙古國發展三方合作中期路線圖. 環球網. [2018-03-25]. 
  45. ^ 觀察者網編輯. 德媒:一帶一路投資東南歐 中國擴大在小國的影響力. 觀察者網. [2017-10-05]. 
  46. ^ 觀察者網編輯. 美媒:中國正不斷擴大對東歐能源的控制權. 觀察者網. [2017-10-05]. 
  47. ^ 47.0 47.1 徐乾昂. 德國經濟部長:歐洲國家願以集體形式加入「一帶一路」. 觀察者網. 上海. [2019-04-28] (中文(中國大陸)‎). 
  48. ^ Estonia 「set to reject」 Chinese-backed plan to build tunnel to Helsinki - News - GCR. www.globalconstructionreview.com. [2020-08-03]. 
  49. ^ 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協會. 中土集團打入孟加拉鐵路市.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協會. [2018-09-12]. 
  50. ^ Kenya, China sign standard gauge railway agreement. Daily Nation. 2014-05-11 (英語). 
  51. ^ Mwita, Weitere. Funds for SGR phase II to be in by January 2016, assures state. The Star, Kenya. 2016-12-03. 
  52. ^ 無線新聞,《肯尼亞蒙內鐵路通車 肯亞塔感謝華參與推動鐵路建設》,2017年5月31日。
  53. ^ 習近平主席特使、國務委員王勇出席肯尼亞蒙內鐵路通車儀式. 新華網. 2017-05-31. 
  54. ^ 觀察者網. 中土集團成功獲得埃塞吉布提鐵路六年運營權(圖). 交通界. [2018-09-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13). 
  55. ^ 55.0 55.1 55.2 觀察者網編輯. 外媒:尼泊爾將取消與中企水電站建設合作項目 稱不牽涉政治. 觀察者網. [2018-06-13]. 
  56. ^ 奕含. 尼泊爾把25億美元布達甘達基水電站項目給中企,前政府曾撕毀合同. 觀察者網. 上海. [2018-09-24] (中文(中國大陸)‎). 
  57. ^ 57.0 57.1 社評:令人眼花繚亂的TPP、RCEP和FTAAP. 環球網. 2016-11-17 [2016-11-17]. 
  58. ^ What is the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Singapore November 2012[永久失效連結]
  59. ^ 中國高鐵「給力」泰國鐵路建設. 
  60. ^ 磨了5年…中寮高鐵簽約 中方投資7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1-20). 
  61. ^ 中老鐵路最長橋樑開始架梁施工(圖) _光明網. world.gmw.cn. [2019-05-10]. 
  62. ^ 62.0 62.1 62.2 62.3 觀察者網編輯. 中資鐵路去年剛開工 馬來西亞總理:重談. 觀察者網. [2018-06-13]. 
  63. ^ 一帶一路再踢鐵板?大馬新總理:中資鐵路重談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06-13]. 
  64. ^ 觀察者網編輯.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改口:隆新高鐵是推遲不是取消. 觀察者網. [2018-06-13]. 
  65. ^ 一帶一路又被砍了 馬來西亞暫停3油氣管工程 | 國際 | 新頭殼 Newtalk. 新頭殼 Newtalk. [2018-09-12] (中文(台灣)‎). 
  66. ^ 新加坡眼-新隆高鐵又開工
  67. ^ 新華社-馬來西亞重啟中資鐵路項目
  68. ^ 明古魯燃煤電站完工
  69. ^ 李克強的「高鐵外交」成績單. 2015-11-26. 
  70. ^ 中國海外承建首條高鐵在土耳其通車. 2014-07-27. 
  71. ^ (www.dw.com), Deutsche Welle. 土耳其鐵路放棄中國,投奔德國 | DW | 09.09.2018. DW.COM. [2018-09-12] (中文). 
  72. ^ 德媒:土耳其更新鐵路系統 與中國談判告吹 改用德國投術資金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8-09-12] (中文(台灣)‎). 
  73. ^ 談判破裂!土耳其2800億項目拒絕再與中國合作,老對手這回賺翻了. 網易網訂閱. [2018-09-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12). 
  74. ^ 科威特新煉廠完工.中企建設
  75. ^ 參考消息-中企在海外又建成一座「大傢伙」
  76. ^ 陳慧慧. 土耳其央行宣布以人民幣結算從中國進口商品. 觀察者網. 上海. [2020-06-20] (中文(中國大陸)‎). 
  77. ^ 習近平主席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的系列重要講話. [2017-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22). 
  78. ^ 全球刷屏一帶一路_國際新聞_環球網
  79. ^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引世界熱議 美日韓朝搭上參會末班車
  80. ^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進入衝刺階段 詳細日程公布. [2017-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22). 
  81. ^ 「一帶一路」 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2017-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22). 
  82. ^ 82.0 82.1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舉行圓桌峰會 習近平主持會議並致辭. [2017-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22). 
  83. ^ 83.0 83.1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桌峰會聯合公報. [2017-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22). 
  84. ^ 「中國通」朴炳錫將率韓國新政府代表團出席中國「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2017-06-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27). 
  85. ^ 朝鮮派官方代表團出席"一帶一路"峰會
  86. ^ 美、俄、英、日、韓、朝都派誰來參加「一帶一路」論壇
  87. ^ China Britain Business Council: One Belt One Road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7-07-13.
  88. ^ What is One Belt One Road? A Surplus Recycling Mechanism Approach.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SSRN).
  89. ^ 一帶一路計畫 傳3月兩會公布. 聯合新聞網. 2015-02-16 [2015-02-16]. 
  90. ^ 蕭弘德論文<新絲路與新兩超強時代:2017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及19國重要英文報導之評析>
  91. ^ 「超級工程」港珠澳大橋整裝待「通」 時政 China Daily
  92. ^ 業界人士展望港珠澳大橋:與「一帶一路」共促區域發展 中國新聞網
  93. ^ 張建宗:基建開通 為香港「一帶一路」發展定良好基礎無線新聞》TVB
  94. ^ Editorial, Reuters. Britain says it's a natural partner for China's new Silk Road. Reuters UK. [2017-05-19] (英國英語). 
  95. ^ 中時 - 蓋茲讚一帶一路:中國好樣兒的
  96. ^ 中時 - 蓋茲推新核電 6度登陸談合作
  97. ^ Andrew Browne. Tightened Belt: China Skimps on Its Grand Trade Plan [資金短缺掣肘中國「一帶一路」戰略].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2017-05-10 [2017-05-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5-14). 
  98. ^ 中共「一帶一路」戰略 中華民國海軍,宋吉峰
  99. ^ 海軍學術雙月刊第50卷第5期 中華民國海軍軍部網頁(繁體中文)
  100. ^ 學者:一帶一路=新殖民主義 風傳媒,黃宇綸 [2018-05-26](繁體中文)
  101. ^ 中國一帶一路高峰會 印度拒出席並提出警告, 自由時報, 2017-05-14 [2017-05-16] 
  102. ^ India skips China's Silk Road summit, warns of 'unsustainable' debt, Reuters, [2017-05-16] (英語) 
  103. ^ 聯合新聞網. 一帶一路再掀波 斯里蘭卡數萬人上街抗議 | 全球財經 | 全球 | 聯合新聞網. 聯合新聞網. [2018-09-12]. 
  104. ^ What Is One Belt One Road? A Surplus Recycling Mechanism Approach. 2017-07-07. SSRN 2997650. It has been lauded as a visionary project among key participants such as China and Pakistan, but has received a critical reaction, arguably a poorly thought out one, in nonparticipant countries such as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see various discussions in Ferdinand 2016, Kennedy and Parker 2015, Godement and Kratz, 2015, Li 2015, Rolland 2015, Swaine 2015). 
  105. ^ Getting lost in 'One Belt, One Road'.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2016-04-12 [2016-04-13] (美國英語). Simply put, China is trying to buy friendship and political influence by investing massive amounts of money on infrastructure in countries along the 'One Belt, One Road'. 
  106. ^ 300多億美元項目被廢!「一帶一路」在亞非中東碰壁
  107. ^ 300多億美元項目被廢!「一帶一路」在亞非中東碰壁
  108. ^ 評論 | 陳破空:「一帶一路」屢遭失敗,習近平為何硬來?制度問題
  109. ^ 一帶一路失敗,峰會大操大辦!撞上敏感日,外賓被集體關進鐵柵欄
  110. ^ 彭斯副總統:美國感謝冰島對中國「一帶一路」投資說不
  111. ^ 哈薩克再次發生反華遊行 促當局勿陷「一帶一路」債務陷阱
  112. ^ 中國夢醒 坦尚尼亞退出一帶一路 嗆「只有醉漢才會接受這種條款」. [2020-04-25].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