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亚洲开发银行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 logo.png
簡稱 亚投行
成立時間 2014年10月24日(筹建)
2015年6月29日(签署协定)
2015年12月25日(協定生效)
2016年1月16日至18日(開業儀式)
類型 區域性政府间国际金融机构
法律地位 等待各成员国签署并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a]
目標 信貸
總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金融街中心北楼(临时秘书处)[1][2]
服務地區
亚洲
會員
70國與地區[3]
官方語言
英语[4]
行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 金立群[5]
理事会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 楼继伟[2]
机关刊物
多边临时秘书处[6]
預算
1000亿美元[1]
網站 www.aiib.org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签约国和正式批准的成员国(2017年3月29日)
  域内签约国
  域内正式成员国
  域外签约国
  域外正式成员国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英语: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缩写AIIB),简称亚投行,是一个向亚洲个国家和地区政府提供资金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之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成立宗旨在促进亚洲区域内的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並且加強中華人民共和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合作。总部设在中国北京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7]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10月2日在雅加达同時任印尼總統苏西洛举行会谈时首次倡议筹建亚投行[8]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月出访东南亚时,也向东南亚国家提出相关倡议[9]。2014年10月24日,{zh-hans:中华人民共和国;zh-hant:中華人民共和國}、印度、新加坡等21国在北京正式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7],印尼因政府换届,於2014年11月25日签署备忘录,成为第22个意向创始成员国[10]

开放申请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日程中,美国日本认为亚投行的成立与其国家利益相冲突,因此抱持保留态度[11],並试图劝说其盟友不要加入[12]。但2015年3月12日,英国率先報名加入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13],成为首个歐洲国家西方国家,更是经济大国[14]。次日瑞士也提出申请意願,随后,法国、意大利、德国等重量級国家也表態跟進[15]。韩国、俄罗斯、巴西等域內国家和重要新兴经济体也在申请截止日期3月31日前相繼申请加入意向創始成員國[16][17][18]。至此,全球五大洲均有國家參與。

2015年4月15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确定为57个,其中域内国家37个、域外国家20个[1]东南亚国家联盟(東盟)10国全数加入,拥有28个成员國的歐洲聯盟(歐盟)有14国加入,20國集團(G20)中也有14国加入,而金砖5国則全部跻身首发阵容[19],其他国家和地区今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各國将于2015年年中完成亚投行章程谈判并签署,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序,正式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20]

2015年12月25日,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宣布,《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正式生效,亚投行宣告成立。至当日为止,包括缅甸、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中国、蒙古、奥地利、英国、新西兰、卢森堡、韩国、格鲁吉亚、荷兰、德国、挪威、巴基斯坦、约旦等在内的1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股份总和占比50.1%)已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并提交批准书。根据筹建工作计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仪式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将于2016年1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21]

2016年1月16日至18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开业仪式在北京举行,16日上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亚投行的开业仪式并致辞,分别致辞的还有亚投行行长金立群[5]。同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亚投行理事会成立大会并致辞[22]。在亚投行理事会成立大会第一部分议程中,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被选举为首届理事会主席[2]

歷史发展[编辑]

背景[编辑]

亞洲經濟全球经济总量的1/3,是当今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和增长潜力的地区,拥有全球六成人口。但因建设资金有限,一些国家與地區的铁路、公路、桥梁、港口、机场和通讯等基础設施严重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该区域的经济发展。[23]

根据亞洲開發銀行估计,2010年至2020年的10年间,亚洲國家與地區要想维持现有经济增长水平,内部基础设施的投资至少需要8万亿美元,平均每年需投资8000亿美元。8万亿美元中,68%用于新增基础设施的投资,32%是维护或维修现有基础设施的所需资金。现有的多边机构并不能提供如此巨额的资金,亞洲開發銀行的总资金约为1600亿美元,世界银行也仅有2230亿美元,目前,两家银行每年能够提供给亚洲国家與地區的资金只有約200亿美元。[23]

倡議[编辑]

2013年10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习近平雅加达同時任印尼總統苏西洛举行会谈,習近平倡議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向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在内的本地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新的亞投行将同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合作,相互补充,共同促进亚洲经济持续稳定发展。苏西洛对中國倡议筹建亞投行作出了积极回应[8]。同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访东南亚时,紧接着再提出筹建亚投行的倡议[9]

籌建[编辑]

2014年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开幕式上,李克强指出中方正争取早日成立基础设施投资银行[24]。其後由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董事長金立群擔任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籌備組組長[25]。各意向創始成員國加入日期,請見下一章節成員列表

《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签署
2014年10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孟加拉国、文莱、柬埔寨、印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老挝、马来西亚、蒙古国、缅甸、尼泊尔、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新加坡、斯里兰卡、泰国、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等21国在北京正式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印尼政府派代表出席,但因政府换届、政策摇摆,延迟至11月25日在雅加达签署该备忘录,成为亚投行第22个意向創始成員国[10][26]。各国预计在2015年内完成章程谈判和签署工作,使亚投行在2015年底前投入运作[7]
首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4年11月28日,筹建亞投行首次谈判代表会议在中国云南昆明举行,22国代表商定接纳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的程序和规则[27][28]
2014年12月16日,巴林政府官員艾哈迈德(Kamal bin Ahmed)表示,巴林坚定支持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愿景,对亚投行持开放态度,期待与中国开展伊斯兰金融合作[29]
2014年12月31日,马尔代夫成为第23个意向創始成員国。
2015年1月,新西兰、沙特阿拉伯、塔吉克斯坦等三国相继獲准加入。
第二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1月15日至16日,筹建亞投行第二次谈判代表会议在印度孟买举行,26国代表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出席。会议审议了亚投行章程草案[30]
2015年2月7日,约旦加入,至此已有2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
2015年3月12日,英国申请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成为首个申请加入亚投行的歐洲国家及主要西方国家,具有指標性的示範作用[31],遭到美国罕見地批評[32]。即使如此,法國、意大利和德國等重量級國家卻依然陸續申请加入[15]。此后,卢森堡、瑞士、伊朗、阿联酋、马耳他、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西班牙、韩国、奥地利、荷兰、巴西、芬兰、格鲁吉亚、丹麦、澳大利亚、埃及、挪威、俄罗斯、瑞典、以色列、南非、阿塞拜疆、冰岛、葡萄牙、波兰、匈牙利、中華臺北等皆相继申请成为意向创始成员。除香港與匈牙利、中華臺北外,都相继得到批准。
2015年3月25日,加拿大财政部发言人大卫·巴纳比表示正在研究加入的倡议,中国官员只是大致介绍了该机构的信息,加拿大正与现有成员国就银行目标、治理结构和经营模式等进行探讨,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33]。同日,乌克兰驻华大使焦明·奥列格表示,亚投行既面向亚洲又对欧洲开放,乌方对此表示欢迎,会在将来考虑加入[34]
2015年3月26日,韩国申请加入。受此影响,韩国部分钢铁和铁矿石制造商的股票大涨,期望能在擅长的通讯舖設、能源供應和交通工程等基建领域争取到许多订单[35]
2015年3月26日至29日,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会召开,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此次年会表达了加入亚投行的意愿。3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习近平出席年会時发表主旨演讲,表示亚投行是开放的,並推动與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等多边金融机构互补共进、协调发展[36]。当日中国发布了“一带一路”建设的愿景与行动文件《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37]
第三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3月30日至31日,筹建亞投行第三次谈判代表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举行,29国代表列席,香港特別行政區派员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谈判。此次会议就《亚投行章程(草案)》修订稿进行了深入讨论[38]
为确保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章程谈判并签署,各方商定将2015年3月31日是为接收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截止日期。有意作为意向創始成员國加入的国家须在2015年3月31日前提出申请,经现有成员國同意后即可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并参与亚投行的章程谈判和筹建进程。不能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的国家,以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20]
2015年3月31日,亚洲开发银行比利时事务官员吉诺·阿尔泽塔透露仍在评估加入的可能性,目前比利时方面还需进一步研究亚投行的构成、各方出资份额、性价比[39]
第四次谈判代表会议
2015年4月27日至28日,筹建亚投行第四次谈判代表会议在中国北京举行,55国代表出席会议(孟加拉国和尼泊尔因故缺席),香港特别行政区派员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参加了会议。会议就多边临时秘书处起草的《亚投行章程(草案)》修订稿进行了深入和富有成效的讨论并取得显著进展。[40]
第五次談判代表會議
2015年5月20日至22日,籌建亞投行第五次談判代表會議在新加坡舉行,57國代表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出席會議,香港特別行政區派員作為中國政府代表團成員參加了會議。由籌建亞投行談判代表會議常設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新加坡財政部副常務秘書余秉義共同主持。經過3天的談判,各方就《亞投行章程(草案)》文本達成一致,並商定6月底在北京舉行章程簽署儀式。金立群在本次會議報告了亞投行籌建工作進展情況,會議還討論了亞投行有關環境與社會保障架構、採購等政策文件。[41]
路透社》引述參與談判的代表表示,中國有可能在亞投行中佔有25%-30%的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印度則可能是第二大股東,佔有10%-15%的股份。有關代表還透露,亞洲成員國在亞投行中的總體股份將在72%-75%之間,而其餘的股份則由歐洲及其它國家分享。[42]

成立[编辑]

2015年6月29日,随着亚投行“基本法”《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當天上午在北京正式签署,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中,已完成国内审批的50国参加签字仪式。各国签署《亚投行协定》后,还需经本国立法机构批准。年底之前,经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后,《协定》即告生效,亚投行正式成立。[3]
根据《亚投行协定》,《协定》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保存人)保存,《协定》附件一所列各国政府应在2015年12月31日前完成签署。保存人应将《协定》经过核定无误的副本寄给所有签署方及其他已成为银行成员的国家。《协定》须经签署方批准、接受或核准。批准书、接受书或核准书应于2016年12月31日之前向保存人交存,或如有必要,在理事会依照本协定第二十八条规定经特别多数投票通过的稍晚日期之前向保存人交存。保存人应及时将每次交存及交存日期通知其他签署方。在《协定》生效日之前交存批准书、接受书或核准书的签署方,在协定生效之日成为银行成员。任何其他履行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签署方,在交存批准书、接受书或核准书之日起成为银行成员。 至少有十个签署方已交存批准书、接受书或核准书,且签署方在本协定附件一列出初始认缴股本的加总数额不少于认缴股本总额的百分之五十,《协定》即告生效。
2015年1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宣布,《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正式生效,亚投行宣告成立。至当日为止,包括缅甸、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中国、蒙古、奥地利、英国、新西兰、卢森堡、韩国、格鲁吉亚、荷兰、德国、挪威、巴基斯坦、约旦等在内的1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股份总和占比50.1%)已批准《协定》并提交批准书。根据筹建工作计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仪式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将于2016年1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21]

开业[编辑]

2016年1月16日至18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开业仪式将会在北京举行,16日上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亚投行的开业仪式并致辞。同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出席亚投行理事会成立大会并致辞。[22]在亚投行理事会成立大会第一部分议程中,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被选举为首届理事会主席[2],首任行長是金立群,將出資五千萬美元支持較不發達的成員國開展基礎建設項目準備。[43]

創始成員列表[编辑]

截止2016年1月1日,亚投行创始成员國共有57个,其中域内国家37个、域外国家20个。[1][3]此外,并无除创始成员以外的国家与地区获得成员资格、投票权与股份。[1]

签署之成员[b] 成员属性 《备忘录》[c] 相关日期 相关事件 赞成 反对 \ 存放于保存人日期 参考
澳大利亞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29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44][45]
2015年4月13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6]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亞塞拜然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47]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8]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孟加拉國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汶萊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柬埔寨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中華人民共和國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喬治亞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28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18]
2015年4月12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18]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印度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印度尼西亞 域内创始 2014年11月25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10][49]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伊朗 域内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2015年4月3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0]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以色列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51]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8]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約旦 域内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2015年2月7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2]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哈薩克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韓國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26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16]
2015年4月11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3]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科威特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12月4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54]
吉爾吉斯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24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55]
2015年4月9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6]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寮國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馬來西亞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無資料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馬爾地夫 域内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55]
2014年12月31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7][58]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蒙古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緬甸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尼泊爾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紐西蘭 域内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55]
2015年1月4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9][60]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阿曼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巴基斯坦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菲律賓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12月30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卡達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俄羅斯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30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17][61]
2015年4月14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62]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沙烏地阿拉伯 域内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2015年1月13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63]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新加坡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斯里蘭卡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塔吉克 域内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55]
2015年1月13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64]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泰國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9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土耳其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26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65]
2015年4月10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66]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阿聯 域内创始 2015年3月20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67]
2015年4月3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0]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烏茲別克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越南 域内创始 2014年10月24日 签署《备忘录》成为PFMs 已通过并签署 未交付 [7]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奧地利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27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68][69]
2015年4月11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3]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巴西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28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18]
2015年4月12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70]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丹麥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28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1]
2015年4月12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70]
2015年10月27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埃及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30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2]
2015年4月14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62]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芬蘭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30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3]
2015年4月12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70]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法國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17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4]
2015年4月2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75]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德國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17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4]
2015年4月1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76]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冰島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7]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8]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義大利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17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4]
2015年4月2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75]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盧森堡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18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78][79]
2015年3月27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80]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馬爾他 域外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2015年4月9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6]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荷蘭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28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18]
2015年4月12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70]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挪威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81]
2015年4月14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62]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波蘭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82]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8]
無資料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83]
葡萄牙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84]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8]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南非 域外创始 无资料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8]
2015年12月3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85]
西班牙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27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86]
2015年4月11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53]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瑞典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87][88][89]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48]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瑞士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13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90][91]
2015年3月28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92]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英國 域外创始 2015年3月12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93][94]
2015年3月28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已确认 [92]
2015年6月29日 通过国内审批程序并签署《协议》 已通过并签署 [3]
香港
域内一般
2014年12月 口頭提出加入意向 参加会议 未交付 [38][95][96]
2015年3月28日 签署《协议》获得创始独立成员身份 失败 [1]
2017年3月23日 获得一般独立成员身份 已通過 [97]
匈牙利 域外创始
(失敗)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未交付 [98]
2015年4月15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失败 [99]
中華臺北 [d] 域内一般
(實質破局)
2015年3月30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撤销 未交付 [103]
2015年3月31日 通过批准程序:立法院 已通过 [104][100]
2015年3月31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 已提交 [105][106]
2015年4月13日 现有PFMs同意意向书成为PFMs 失败 [107]
2015年4月13日 提交意向申请书申请一般会员 审批程序未开始 [108][97]
未进行 签署《协议》 - [3]
未进行 通过批准程序:立法院 - - - [3]

擴員[编辑]

2017年3月23日,亞投行宣佈香港阿富汗亞美尼亞斐濟東帝汶比利時加拿大埃塞俄比亞匈牙利愛爾蘭秘魯蘇丹委內瑞拉都會加入亞投行,而亞投行會員國及地區將增至70個[109]

运作[编辑]

筹建阶段工作机制[编辑]

亚投行筹建工作确立了以各国财政部参与的谈判代表会议为章程谈判的主渠道、以筹建多边临时秘书处为技术支撑机构的工作机制。中國作为亚投行的发起國和东道国担任谈判代表会议的常设主席,承办会议的成员国担任当次会议的联合主席。秘书处从专业角度为章程谈判提供技术支持,金立群为秘书长[110]

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拥有在筹建阶段讨论亚投行章程的权利,并参与到亚投行的筹建进程。2015年3月31日是《筹建亚投行备忘录》规定的接納新创始国申请的截止日期,之后需要两周时间征求各创始国的意见[16]。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已于4月15日确定为57个[111]。3月31日之前未能申请以及獲准加入的国家與地區今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亚投行[16]

治理结构与政策[编辑]

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多边开发银行,亚投行在治理结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方面将充分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通行的经验與好的做法,同时也要避免其走过的弯路,以降低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更好地为成员国服务[20]

亚投行将设立理事会董事会管理层三层管理架构,并将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确保决策的高效、公开和透明。目前各創始國正在认真研究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治理模式和经验,并广泛听取包括非成员国和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在内的有关方面意见,在此基础上对如何设计亚投行的治理模式进行深入讨论[20]。董事会12个席位被划分为9个亚洲国家的地区性席位和3个亚洲以外国家的非地区性席位,这对亚洲较小国家有利[112]

亚投行将根据公开、透明、择优的原则选聘行长和高层管理人员。根据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通行做法,亚投行将在正式成立后召开部长级理事会任命首任行长[111]。关于是否在其他国家设立区域中心等问题,将根据未来亚投行的业务开展情况來协商确定[110]

投票权与缴纳资本[编辑]

依据《亚投行协议》,亚投行成员的总投票权由股份投票权、基本投票权以及创始成员享有的创始成员投票权组成。每个成员的股份投票权等于其持有的亚投行股份数,基本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12%,由全体成员(包括创始成员和今后加入的普通成员)平均分配。每个创始成员同时拥有600票创始成员投票权,基本投票权和创始成员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比重约为15%。每一位成员的初始认缴股本分五次缴清,每次缴纳百分之二十;第一次缴付应在本协定生效后三十天内完成,或在成员国内批准程序完成后相关文件交付于保存人当日缴清,以后发生者为准。第二次缴付在本协定生效期满一年内完成。其余三次将相继在上一次到期一年内完成。初始认缴中原始实缴股本的每次缴付均应使用美元或其他可兑换货币(这意味着可以缴付该成员国国本币,只要满足其他有关限制性规定)。银行可随时将此类缴付转换为美元。如若到期未能完成缴付,则相应的实缴和待缴股本所赋予的权利,包括投票权等都将中止,直至银行收到到期股本的缴付。银行的待缴股本,仅在银行需偿付债务时方予催缴,成员可选择美元或银行偿债所需货币进行缴付。在催缴待缴股本时,所有待缴股份的催缴比例应一致。各种缴付的地点由银行决定,但在理事会举行首次会议之前,首次付款应支付给银行的托管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欠发达成员在缴纳资本时会有优待措施。[1]

成员[e] 相关日期 相关事件 基本投票权
股份投票权
创始投票权
总投票权
变化量 股份 变化量 认缴股本[f]
实缴股本
待缴股本
变化量 参考
 澳大利亚 2015年6月29日 签署《协议》 ≈2 430
36 912
600
≈39 942, 3.460%
- 36 912
3.6912%
- 3 691.2
0
3 691.2
- [1]
 阿塞拜疆 2015年6月29日 签署《协议》 ≈2 430
2 541
600
≈5 571, 0.4826%
- 2 541
0.2541%
- 254.1
0
254.1
- [1]
 孟加拉国 2015年6月29日 签署《协议》 ≈2 430
6 605
600
≈9 635, 0.8346%
- 6 605
0.6605%
- 660.5
0
660.5
- [1]
 文莱 2015年6月29日 签署《协议》 ≈2 430
524
600
≈3 554, 0.3079%
- 524
0.0524%
- 52.4
0
52.4
- [1]
 柬埔寨 2015年6月29日 签署《协议》 ≈2 430
623
600
≈3 653, 0.3164%
- 623
0.0623%
- 62.3
0
62.3
- [1]
 中华人民共和国 2015年6月29日 签署《协议》 ≈2 430
297 804
600
≈300 834, 26.06%[113]
- 297 804
29.7804%
- 29780.4
0
29780.4
- [1]


迴響[编辑]

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关系[编辑]

亚投行是国际发展领域的新成员、新伙伴,在亚洲基础设施融资需求巨大的情况下,由于定位和业务重点不同,亚投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是互补而非竞争关系。亚投行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而现有的世界银行(世行)、亞洲開發銀行(亞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则强调以减贫为主要宗旨。从历史经验看,包括亚洲开发银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在内的区域性多边开发银行的设立,不仅没有削弱世界银行等现有全球性多边开发银行的影响力,反而增强了多边开发性金融的整体力量,更有力地推动了全球经济的发展[20]。亚投行将致力于促进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其中包括“一带一路”沿线亚投行成员国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國也欢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相关项目[20]

在亚投行筹建以及未来运作过程中,中國都将积极推动亚投行与世界银行、亞洲開發銀行等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知识共享、能力建设、人员交流、项目融资等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提高亞洲地区基础设施融资水平,促进本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國作为亞投行的發起國,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的重要股东国,将一如既往地支持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促进全球减贫和发展事业方面做出积极贡献。自從筹建亚投行的倡议提出以来,世行行長金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總裁拉加德和亚行行長中尾武彦日语中尾武彦分别在多个场合表态积极支持筹建亚投行,表示将与其开展合作。世行、亚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已与亚投行筹建多边临时秘书处建立了工作联系,在许多方面给予了支持。[20][111]

各方對亞投行的態度[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g]
2014年4月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長楼继伟參加博鰲亞洲論壇時透露,在亞投行的機制下,中國也將推動建立一個投資基礎設施的信託基金,充分接納社會資本。樓繼偉表示,目前投資基礎設施在當前經濟較低迷的情況下具有特別的現實意義。美國現在的基礎設施投資需要2万亿美元,歐洲和亞洲也差不多。並認為,推動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缺乏動員能力,因此,我們正在籌備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目前已建立機制並且召開了兩次會議。[25]
2014年7月8日,世界银行行長金墉訪問中國,對中國倡議籌建區域性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表示歡迎,並說基建領域對新投資有「巨大需求」。[114]
2015年3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在数十年的发展进程中,世界银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多边开发银行不断完善自身建设,积累了很多经验與好的做法,在治理结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债务可持续性等方面形成了一系列标准体系和政策要求,国际上将此统称为“最佳”实践。而现有的多边开发银行也一直在完善其相关政策、推行重大改革。因此,严格地讲没有最好的标准,只有更好的标准。[110]
2015年3月27日,《金融时报》指出,中国在加入亚投行的事务中离间歐洲聯盟各国。[115]
英國
2015年3月12日,英国申请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116][117],成为首个歐洲国家、西方国家及政經大國,具有指標性的示範作用[118],也因而遭到美国罕見地批評[119][120]。即使如此,法國、意大利和德國等重量級國家卻依然相繼跟進。在英国申請以后,作为西太平洋地区重要经济体和美国的重要盟友- 韓國、日本与澳大利亚便备受关注。
2015年4月8日,《财经》报道指出,相比起来,对中国来说,英国的加入并没有那么出人意料。一位与英国政府接近的消息人士表示,双方的接触至少開始於2014年夏天,其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马凯访问英国期间都有更多的沟通。据了解,中国对英国的加入一直保持乐观判斷,认为从双边关系综合考虑,英国是最有可能第一个加入的欧洲国家。[121]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2014年12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中央政府提出加入亚投行的意愿並獲得正面反应。中央政府正与其他意向创始成员國商讨成立亚投行的各项细节[122][95]。香港特区政府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陈家强表示,特区政府已提交加入的意向书。
2015年3月29日,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副局长刘怡翔代表香港加入中国代表团,出席29至31日在哈薩克阿拉木图举行的筹建亚投行第三次谈判代表会议,参与拟定章程。当筹备工作完成后,便可确定香港是否以某种形式参与[96]
2015年6月29日,已开始签署的《亚投行协议》上香港政府未获得独立成员身份、股份或投票权。[1]在北京以中国代表团成员身份出席签署仪式的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表示,因程序复杂,香港参与亚投行的名义和方式仍有待商讨。据悉,在亚投行成立后,才会处理香港加入的程序。不过亚投行协议已留有空间,可以让香港等非主权地区可用非主权成员名义加入,故香港虽不能成为始创成员,将来仍能以单独身份参加。香港特区政府消息人士形容,香港将来在亚投行的地位,会类似香港在世贸组织(WTO)的地位。香港加入亚投行成为会员,也需要出资,但金额估计有限,因为目前有多个国家地区排队加入,会摊薄股本,故相信香港分到的股权极少,投票权也不高。[97]
日本
2014年5月4日,《朝日新聞》報導,日本方面并未收到参加与否的联络,並分析指出,中国主导设立亞投行是为了对抗由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扩大中國在东南亚的经济影响力。增长显著的亚洲每年需要約8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通过对加盟国融资,中国企业在亚洲基础设施领域的关联影响将可能进一步增强。《日本經濟新聞》也分析认为,中国提出设立亞投行的目的,表面上是进一步完善亚洲开发银行的作用,但由于历届行长都由日本人担任,因而中國有以此与其对抗的意图[123]
2015年3月17日,在英国加入亚投行后,日本多次重申其“慎重态度”,表示不加入[124]
2015年3月20日,《雪梨晨鋒報》報導,日本首次表示不排除加入亞投行[125]。但是在申请截止前一天,即3月31日,外务大臣岸田文雄表示关于6月之前加入的报道不实,并不对当日是加入亚投行的最后期限感到困扰。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示,日本此时此刻“不可能”加入,並言中国尚未就各种亚投行的问题作出清晰解释[126]
2015年4月9日,副首相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会见记者时,罕见地用10分钟时间解释了日本暂不加入亚投行的原因,并否认了传说中日本将于6月加入的消息。麻生太郎表示,日本不加入的主要原因在于担忧债务违约风险,而中國对日本的疑问完全不予解答,故不能加入亚投行[127]
2015年4月2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电视訪問中表示,将在七大工業國組織峰会上讨论亚投行事宜,在仍有疑虑的情况下,加入不是好事。安倍还說,准备在印尼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习近平会晤。对于亚投行,适当的管理很重要,若日本加入,将意味着一笔较大规模的投资。其他G7国家也有类似的担忧,将在峰会上讨论亚投行的问题,即使不加入,也能影响亚投行。此前据《彭博社》获得的文件显示,日本政府估计如果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日本将在该行获得14.7%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仅次于持股28.5%的中国[128]
2015年5月22日,安倍晋三21日在东京表示,将在未来五年为亚洲提供“高质量的基础设施投资”,规模达1,110亿美元。包括提高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额度,以及日本政府提供的日圆贷款额度。安倍說,“我们需要将创新带到亚洲的每一个角落,亚洲容不下廉价的、低质量的投资。通过自有的融资渠道,将亚行的贷款额度提高50%。並支持将亚行现有的1,530亿美元的法定資本进一步提高。”安倍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只字未提,但日本此举仍被视为对中国在亚洲扩大投资而提升影响力的一次反击[129]
朝鲜
2015年3月31日,《鳳凰財經》根据《俄羅斯衛星廣播電台》报道,朝鲜曾表示愿意加入亞投行,但因無法提供其經濟金融市場狀況的詳細信息 - 而这是加入的必要条件之一,所以被中國拒绝。援引中国外交界人士說,朝鲜驻北京大使馆的高级官员在2月表达了加入亚投行的意愿,但中國的拒绝毫无回旋余地[130]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就此问题表示不知情[101]
2015年7月2日,日本《共同社》报道,朝鲜智库“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所长金哲2日在平壤接受共同社采访时表示,朝鲜对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抱有兴趣”。朝鲜迄今未就亚投行正式做出表态。金哲表达了其个人看法,认为国际社会对亚投行的关注“显示出了由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他表示希望亚投行“成为能真正为亚洲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银行”,期待亚投行能有助于促进朝鲜的基建投资、解除由美国主导的对朝金融制裁。[131]
中華民國/臺灣
2015年3月2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正式开幕前,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荣誉董事长萧万长先行会面[132],萧万长当面表达台湾希望加入亚投行的意愿,在场作陪的大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國台辦)主任张志军表示,愿意听取台湾方面意见[133],并表示加入亚投行“当然有机会”,但尚未接到申请[134]
2015年3月30日,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召開国安会议並决定申请加入,將交由财政部拟定台湾的参与意向书,经行政院核定后,由行政院大陸委員會(陸委會)请大陆国台办提交亚投行多邊臨時秘书处[135]。次日,台湾改為同時向亚投行多邊臨時秘書处與國台辦递交意向书[136][105][106]。有鑑於海峡两岸当前特殊政治关系,台湾所使用的名称受到关注,總統马英九强调台湾将积极参与由中国大陆力推的亚投行,惟需要解决名称问题[137]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長王毅便表示,台湾加入的名称,将依照国际惯例。3月3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就关于台湾申请参与,表示应该避免出现“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问题[101]
2015年3月31日,中國國民黨立委丁守中立法院質詢行政院長毛治國時,詢問將用何種名義加入亞投行,毛治國僅回應「中華民國會是最好的選項。」不過丁守中認為,加入亞投行,比加入的名稱重要一千倍,強調加入才是最重要的。[138]
2015年4月1日,台灣民主鬥陣成員吳崢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表示應避免出現「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問題,而且表明如果台灣要申請加入,就是要按照他們的規則來玩,就是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框架,不是中國國民黨所說的「一中各表[139]
2015年4月1日,美國兩架F/A-18黃蜂式戰鬥攻擊機因“機械故障”請求降落台南空軍基地,時值台灣申請加入亞投行的隔天,備受關注甚至陰謀論四起,中華民國外交部長林永乐說,美方評估所有狀況後,認為迫降台南最符合安全考量,並無藉由軍機迫降來傳達政治訊息[140]
2015年4月13日,国台办证实香港《中评社》的报道,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表示,台湾未能成为意向创始成员,但未来仍可成为新成员。国台办表示,愿意继续听取各方面意见,以妥善解决台湾参与亚投行的问题。相信今后在协商制定章程时,会正面考虑台湾参与的问题,並為台灣以适当名义参与亚投行找到办法[107]。同日,台湾《中央社》报道,行政院長毛治国率中央银行总裁彭淮南、财政部长张盛和、外交部长林永乐、陆委会主任委員夏立言行政院秘书长简太郎拜会立法院長王金平,王金平并邀朝野立法院党团干部一起到场聆听报告。會後由王金平代表发言表示,台湾希望成为创始成员,现在看来无法落实。创始与普通成员的权利义务完全没分别,只差在创始成员可参与讨论章程,故一致认为台湾应继续争取成为普通成員[141][108]
2015年4月18日,中國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美国华盛顿表示,台湾作为经济体,当然有很大机会作为新成员加入亚投行。至于用什么名称,朱光耀說兩岸仍在协商。並同时表示,亚投行将与世界银行等机构合作推动经济发展[142]
2015年5月3日,中国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出席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开幕式中表示,国民党将在“九二共识”基础上持续推动两岸关系向前发展。21世纪是和平跟合作的世纪,经济发展不能局限自己,也不能独善其身。台湾经济人口规模虽小,但在创新和产品开发上能在中国大陆主导的亚投行、一带一路和东盟提出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中发挥更大作用[143]
2015年6月30日,財政部表示,身为亞洲開發銀行成员,将争取以此身份申请加入,以各方所能接受的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为底线,不接受“中國臺北”(Taipei, China)等名称。陸委會强调,中华民国主权国家,亚投行协定中第三条第三款中所提的“不享有主权或无法对自身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申请方,应由对其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银行成员同意或代其向银行提出加入申请”,与政府申请无关,绝对不适用于中华民国。[97]
2016年4月12日,中華民國財政部部長張盛和表示,因亞投行行長金立群一再坚称,台湾适用亚投行协定第三条第三款之规定,需透過中國大陸財政部申請加入亞投行;由於此要求有損台灣尊嚴,拒絕以此方式入亞投行,台灣入亞投行實質破局。[144][145]
美國
2014年6月30日,美国阻挠韩国加入亚投行[146],並透过美國駐韓大使館韩国政府通报美国对其加入一事“深感忧虑”,并明确谈到韩国加入亞投行,会导致韩美长久积累下来的友邦互信受到影响。
2014年10月24日,《澳联社》報導,美国一直警告澳洲要“小心这个银行”,美國国务卿克里曾亲自要求澳洲总理阿博特不要参与[147]
2015年4月1日,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結束,亞投行獲得超出預料的60個國家與地區申請,占世界半數以上人口。美國前國務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受訪時認為,美國在此一事件犯下巨大戰略失誤導致威信严重減損,早在中國提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改革案時就應該有警覺世界輿論的變化,並加速通過,然而美國國會卻以杯葛回應,聯邦政府也順勢擺出強硬姿態,幾乎等於掉入陷阱[148]
2015年4月20日,《中央社》轉述中國媒體報導,前美國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3月在接受訪問時說道,美國在亞投行的問題上犯了錯誤,應該表達想與中國合作,向亞投行在國際標準上提供想法和支持,以觀察員身份加入也未嘗不可[149]

注释[编辑]

  1. ^ 以下简称《亚投行协定》或《协定》[1]
  2. ^ 以《亚投行协议书》中文文本为准排序[1]
  3. ^ 是否通过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Prospective Founding Members,PFMs
  4. ^ 在台湾的中華民國總統马英九定調以“中华台北”名稱申请加入亚投行[100]財政部表示,身为亚开行成员,将争取以此身份申请加入,以各方所能接受的“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为底线,不接受“中國臺北”(Taipei, China)等名称[97]。而此前2015年4月13日在中国大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台辦)證實台灣未能成為意向創始成員,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台湾申请参与应该避免出现“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问题[101]。亚投行正式开业后,2016年1月17日首任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回应台湾申请加入亚投行的问题时称:“亚投行协定第三条第三款规定,不享有主权或无法对自身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申请方,应由对其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银行成员同意,或代其向银行提出加入申请。”[102]
  5. ^ 以《亚投行协议书》中文文本为准排序[1]
  6. ^ 股本以百万美元作单位,下同[1]
  7. ^ 此章節,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下,皆按照ISO 3166-1的三位字母代碼排序。且使用的國名、地名與(申請)亞投行成員名稱無涉。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
  2. ^ 2.0 2.1 2.2 2.3 亚投行开业仪式在京举行 习近平出席并致辞. 法制晚报. [2016年1月16日].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3.49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3.60 3.61 亚投行协定摘要:中国投票权占26.06% 对行长人选有实际否决权
  4. ^ Articles of Agreement - AIIB. 亚投行网站. [2015年7月21日]. 
  5. ^ 5.0 5.1 郝亚琳、韩洁、白洁. 习近平出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仪式并致辞. http://www.news.cn/. 北京: 新华社. 2016年1月16日. 
  6. ^ The Multilateral Interim Secretariat (The Secretariat), aiib.org.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7.15 7.16 7.17 7.18 7.19 7.20 7.21 7.22 7.23 7.24 韩洁; 何雨欣. 21国在京签约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新华网. 2014-10-24 [2015-04-01] (中文(简体)‎). 
  8. ^ 8.0 8.1 杜尚泽; 刘慧. 中國與印尼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人民日报. 2013-10-03: 01 [2015-01-20] (中文(简体)‎). 
  9. ^ 9.0 9.1 亚投行将给亚洲带来什么?. 国际频道 新华网. 2015-04-01 (中文(简体)‎). 
  10. ^ 10.0 10.1 10.2 印尼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 新华网. 2014-11-25 [2015-01-20] (中文(中国大陆)‎). 
  11. ^ 亞投行創始國申請截止,美日拒絕.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 2015年4月1日. 
  12. ^ 美國孤立亞投行計劃破產. 2015年3月20日. 
  13. ^ 英国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 专家称不足为奇但意义特别. 
  14. ^ 英國財相奧斯本訪華 推「新時代中英關係」(圖). 
  15. ^ 15.0 15.1 中方欢迎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16. ^ 16.0 16.1 16.2 16.3 中方欢迎韩国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17. ^ 17.0 17.1 俄罗斯宣布将加入亚投行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中方欢迎荷兰、巴西、格鲁吉亚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19. ^ 亞投行創始成員國名單確定. 觀察者. 2015年4月15日.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15年3月20日楼继伟部长就亚投行筹建情况答记者问
  21. ^ 21.0 21.1 亚投行正式成立下月16日开业. 新京报. 2015年12月26日. 
  22. ^ 22.0 22.1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仪式系列活动将在北京举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6年1月8日. 
  23. ^ 23.0 23.1 亚投行路线图猜想《国际金融报》人民网
  24. ^ 中國準備籌建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 中国投融资集团有限公司
  25. ^ 25.0 25.1 张启安. 楼继伟:中国将主导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中国网. 2014-04-10 [2015-01-20] (中文(简体)‎). 
  26. ^ 印尼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
  27. ^ 李晓喻. 亚投行章程草案获第一次审议 计划2015年中签署终稿. 中国新闻网. 2015-01-20 [2015-01-20] (中文(中国大陆)‎). 
  28. ^ 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首次谈判代表会议在昆明举行
  29. ^ 巴林期待与中国开展伊斯兰金融合作
  30. ^ 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二次谈判代表会议在印度举行
  31. ^ 英国“投奔”亚投行 为主要西方国家中首个-华尔街见闻
  32. ^ 美國罕有批評英國申請加入亞投行
  33. ^ 加财政部:正考虑加入亚投行 或需数月时间
  34. ^ 韩国成亚投行第37个申请国 荷兰乌克兰都在考虑中
  35. ^ 张筠青; 洪沙. 挡不住的趋势:韩国、土耳其申请加入亚投行. 德国之声. 2015-03-27 [2015-04-11] (中文(简体)‎). 
  36. ^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的主旨演讲(全文)-新华网
  37. ^ 经国务院授权 三部委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_要闻_新闻_中国政府网
  38. ^ 38.0 38.1 筹建亚投行第三次谈判代表会议在哈萨克斯坦举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31 (中文(中国大陆)‎). 
  39. ^ 比利时方面还需进一步研究
  40. ^ 筹建亚投行第四次谈判代表会议在北京举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4-28 (中文(中国大陆)‎). 
  41. ^ 亞投行章程6月簽署,年底前成立. 中央通訊社. 2015年5月22日. 
  42. ^ 英媒:中印兩國將是亞投行最大股東. BBC中文網. 2015年5月22日. 
  43. ^ 中国将向亚投行投5000万美元 将暂不申请资金支持 新京报
  44. ^ 亚投行再添一员 澳大利亚内阁23日已同意加入
  45. ^ 中方欢迎澳大利亚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29 [2015-03-29] (中文(中国大陆)‎). 
  46. ^ 澳大利亚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47. ^ Azerbaijan joined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 ABC.AZ
  48. ^ 48.0 48.1 48.2 48.3 48.4 48.5 48.6 瑞典等七国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49. ^ Indonesia becomes 22nd founding member of AIIB. Xinhuanet.com. 27 November 2014 [28 November 2014]. 
  50. ^ 50.0 50.1 伊朗、阿联酋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51. ^ 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 冰岛挪威以色列加入后将增至49国
  52. ^ 约旦成为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第2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
  53. ^ 53.0 53.1 53.2 西班牙、韩国、奥地利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54. ^ 亞投行:科威特4日簽署亞投行協定,成為第56個簽署方. 財華網. 2015-12-08. 
  55. ^ 55.0 55.1 55.2 55.3 中方欢迎吉尔吉斯斯坦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31 (中文(中国大陆)‎). 
  56. ^ 56.0 56.1 马耳他、吉尔吉斯斯坦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57. ^ 马尔代夫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新闻中心频道-新华网. 新华网. 2014-12-31 [2015-03-28]. 
  58. ^ 李晓喻. 马尔代夫成为亚投行第23个意向创始成员国. 中国新闻网. 2014-12-31 [2015-01-20] (中文(中国大陆)‎). 
  59. ^ 杨玚. 亚投行年底投入运作 新西兰成第24个成员国. 腾讯网. 2015-01-04 [2015-01-20] (中文(中国大陆)‎). 
  60. ^ 新西兰将成首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新西兰_新浪财经_新浪网
  61. ^ 中方欢迎俄罗斯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30 (中文(中国大陆)‎). 
  62. ^ 62.0 62.1 62.2 埃及、挪威、俄罗斯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63. ^ 沙特阿拉伯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1-13 [2015-01-20] (中文(中国大陆)‎). 
  64. ^ 塔吉克斯坦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1-13 [2015-01-20] (中文(中国大陆)‎). 
  65. ^ 中方欢迎土耳其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66. ^ 土耳其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67. ^ 阿联酋以创始成员国身份加入亚投行:3月20日已申请. ifeng.com. 5 April 2015 [5 April 2015]. 
  68. ^ 奥地利政府决定申请加入亚投行
  69. ^ 中方欢迎奥地利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27 (中文(中国大陆)‎). 
  70. ^ 70.0 70.1 70.2 70.3 荷兰、巴西、芬兰、格鲁吉亚、丹麦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71. ^ 丹麦申请成为第一个北欧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国_新闻_腾讯网
  72. ^ 中方欢迎埃及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30 (中文(中国大陆)‎). 
  73. ^ 中方欢迎芬兰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30 (中文(中国大陆)‎). 
  74. ^ 74.0 74.1 74.2 法国德国意大利追随英国加入亚投行
  75. ^ 75.0 75.1 意大利、法国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76. ^ 德国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77. ^ 冰岛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新闻中心频道-新华网
  78. ^ 卢森堡申请加入亚投行 愿做“桥梁”建设者
  79. ^ 中方欢迎卢森堡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80. ^ 卢森堡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81. ^ 挪威确认有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82. ^ 波兰申请加入亚投行 首个中东欧国家. 2015-04-04. 
  83. ^ 波蘭成為亞投行協定第53個簽署國. 文匯網. 2015-10-12. 
  84. ^ 中方欢迎葡萄牙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85. ^ 中國財政部:南非簽署亞投行協定,成為第55個簽署方. 財華網. 2015-12-07. 
  86. ^ 西班牙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国际--人民网
  87. ^ 瑞典财长:瑞典将加入由中国牵头的亚投行
  88. ^ Sweden to apply to join China-backed AIIB. Reuters. 30 March 2015 [30 March 2015]. 
  89. ^ 中方欢迎瑞典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03-31 (中文(中国大陆)‎). 
  90. ^ 瑞士申请加入亚投行 如顺利将成第33个意向创始成员国
  91. ^ 中方欢迎瑞士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92. ^ 92.0 92.1 英国和瑞士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93. ^ 英国正式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94. ^ 中方欢迎英方的决定
  95. ^ 95.0 95.1 港媒称香港已申请加入亚投行 身份及出资待商讨. 新浪 (中文(中国大陆)‎). 
  96. ^ 96.0 96.1 香港参加亚投行筹备会议 梁振英呼吁议员不要阻挠
  97. ^ 97.0 97.1 97.2 97.3 97.4 台湾官方:争取以亚开行成员身份加入亚投行 不接受“中国台北”名称 香港有机会以单独身份加入
  98. ^ 以色列匈牙利申请加入亚投行 - BBC中文网
  99. ^ 亞投行創始成員國名單確定. 觀察者. 2015年4月15日 (中文(中国大陆)‎). 
  100. ^ 100.0 100.1 “中华台北”名称申请加入
  101. ^ 101.0 101.1 101.2 2015年3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102. ^ 凤凰卫视 综合报道. 亚投行行长回应“台湾选举结果会否影响台入行”. 香港: 凤凰新媒体. 2016年1月17日. 
  103. ^ 台湾决定通过国台办将申请书提交亚投行筹备秘书处
  104. ^ 入亚投行名称 台称不接受“中国台北”. 星岛环球网 (中文). 
  105. ^ 105.0 105.1 担心自我矮化 台湾改向亚投行筹备处递交意向书
  106. ^ 106.0 106.1 我申入亞投行 月中放榜
  107. ^ 107.0 107.1 国台办官网发布答记者问表示台湾方面等未能成为意向创始成员,但未来仍可成为新成员
  108. ^ 108.0 108.1 将以“中华台北”争取一般会员
  109. ^ 亞投行宣佈13新成員 香港獲批加入. BBC 中文網. 
  110. ^ 110.0 110.1 110.2 2015年3月25日史耀斌副部长就亚投行筹建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111. ^ 111.0 111.1 111.2 史耀斌副部长就亚投行筹建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112. ^ 菲財長稱亞洲以外三國獲董事席位. 觀察者. 2015年5月20日. 
  113. ^ 亚投行协定摘要:中国投票权占26.06%
  114. ^ 世銀支持中國倡建多邊基礎設施投資行
  115. ^ 金融时报:是什么让欧洲多国争相奔向亚投行?
  116. ^ 03/12/c_1114622694.htm 英国正式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117. ^ 中方欢迎英方的决定
  118. ^ 英国“投奔”亚投行为主要西方国家中首个-华尔街见闻
  119. ^ 英国正式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120. ^ 美國罕有批評英國申請加入亞投行
  121. ^ 媒体:中英去年夏天谈亚投行问题 李克强访英时有沟通. 凤凰资讯. 2015-04-08 (中文(简体)‎). 
  122. ^ 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 - 我的网志 - 亚投行
  123. ^ 日媒: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日印排除在外 2014年5月4日-17:28
  124. ^ 坚决与美国站队 日本今日重申不加入亚投行
  125. ^ 日本财务大臣改口:也有可能加入亚投行
  126. ^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今早在议会表示日本驻华大使并未表示日本将加入亚投行
  127. ^ 刘华:麻生太郎详解日本为何不加入亚投行
  128. ^ 安倍晋三:仍有疑虑的情况下,加入亚投行不是好事。
  129. ^ 1100亿叫板亚投行,日本大幅加码亚洲基建投资. 新浪財經. 2015年5月22日. 
  130. ^ 俄媒:朝鲜欲加入亚投行被拒绝. 凤凰资讯. 2015-03-31 [2015-04-11] (中文(简体)‎). 
  131. ^ 朝鲜智库负责人:朝方对加入亚投行抱有兴趣
  132. ^ 蕭萬長:積極正面看亞投行一帶一路. 中國評論新聞 (中文(繁體)‎). 
  133. ^ 习近平萧万长寒暄50秒萧:台湾希望加入亚投行
  134. ^ 观天下:斯里兰卡财长称港口城问题严重 王毅称台加入亚投行名称按国际惯例. 观察者网. 2015-03-29 [2015-04-11] (中文(简体)‎). 
  135. ^ 台“最后时刻”申请加入亚投行 拟增加国际能见度
  136. ^ 入亞投行 馬:現在不舉手,未來無發言機會
  137. ^ 马英九列3大理由挺台湾加入亚投行:但要解决名称问题
  138. ^ 台以何種名稱入亞投行? 丁守中:參與比名稱重要
  139. ^ 黑島青:政府堅持蠻幹 抗議只是開始. 自由时报. 2015-04-01 [2015-04-09] (中文(繁體)‎). 
  140. ^ 美國戰機迫降與亞投行無關. 中央通訊社. 2015年4月2日. 
  141. ^ 曾盈瑜. 行政立法達共識 爭取亞投行一般會員. 中央社. 2015-04-13 [2015-04-14] (中文(台灣)‎). 
  142. ^ 财政部副部长:台湾有很大机会加入亚投行名称还在协商
  143. ^ 两岸经贸文化论坛 朱立伦:在九二共识基础上让台湾积极参与国际
  144. ^ 財政部證實 台灣入亞投行已破局
  145. ^ 台湾当局称亚投行要求“有损尊严” 拒绝加入观察者网
  146. ^ 美国阻挠韩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147. ^ 21国签约筹建亚投行 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
  148. ^ 亞投行空前成功
  149. ^ 美國前財長:美在亞投行犯了錯誤. 中央通訊社. 2015年4月20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