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大陆疫情相关争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9冠状病毒病中国大陆疫情相关争议,介绍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各界对中国大陆各地政府及医院应对、大型文化及旅游活动举办与防疫措施等的争论。

地方政府疫情应对相关问题[编辑]

疫情统计与信息公开问题[编辑]

12月3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发布的首份针对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文件,该文件发布当晚被微博披露,次日官方证实文件属实

2019年12月下旬至2020年1月17日,从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日本泰國两国出現确诊病例,但中國境內除武汉外,不見其他地方公布确诊病例(1月11日广东省公布一疑似病例)。由于正值春運,此事引起民眾憂慮,網路空間亦有討論,质疑中国大陆地方政府进行了消息管制[1][2][3]

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當中要求各醫療機構及時統計不明原因肺炎病患的救治情況並及時上報,同時指出未經授權不得擅自發布救治資訊。该文件当晚在互联网上广传。

财新网报导称,2020年1月1日,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接到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4]

北京大學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推測中國只有武漢通報疫情是因為中國其他地區未檢測此病毒[5]。在1月20日的媒体采访中王月丹称,原来没有很好的检测方法,所以有些病例暂时没有确诊。最近检测的方法改进了,可能会对前期积累的疑似病例进行确诊,导致近两天新增的病例骤增[6]

世界卫生组织发文称,目前病例数量上升是因为“搜查和检测的力度加强”[6]

1月2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發文引用SARS事件初期晚報瞞報的結果,强调信息只有足够公开,才能引起公众的重视、防控措施才能施展开手脚、让最有效的措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到位。自欺欺人只会让疫情愈演愈烈,把一场原本可控的天灾变成付出巨大代价的人祸,刻意迟报瞒报者将“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7][8]

1月2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应急办公室主任许树强回应,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于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月3日、5日、9日发布了疫情和防控信息,根据疫情发展的变化,从1月11日每日更新发布。从1月20日起,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网站可以看到每日汇总发布全国各省份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数据,会保持信息的公开透明[9]

1月22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钟南山院士接受鳳凰衛視專访表示,经历过了整个SARS、MERS到H7N9病毒,会站在预防病毒变得更坏的角度去采取措施,确认武汉和广东省报的病患数量没有任何隐瞒,非常公开透明,同时国家卫健委还邀请香港大学微生物系的袁国勇院士全程一线调研,他也可以证实此事[10]

1月22日,据《财新网》报道,武汉同济医院一名叫陆俊的医生,在发热门诊接诊时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1月5日出现发热症状,随后肺部出现病情,并于1月10日收治入同济医院。但武汉市卫健委在1月5日-1月11日的通报中均称“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2020年1月12日至1月21日,通报中未出现关于医务人员是否感染的表述。1月21日凌晨1时45分发布的通报中,武汉市卫健委表示有15名医务人员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由于武汉协和医院忽视了脑神经外科接诊的一个病人在入院之前已经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导致1名医生和13名护士被传染。[11]

1月23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引用財新網報道的醫生感染時間與武漢公布有醫護人員感染的時間差異,質疑湖北存在瞞報疫情情況[12]

1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公告,国务院办公厅从即日起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面向社会征集包括緩報、瞞報、漏報在內,有关地方和部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责任落实不到位、防控不力、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等问题线索,以及改进和加强防控工作的意见建议[13]

1月25日,《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上表示他認為武漢市和國家衛生部門對疫情擴大有責任,又指近年傳媒監督功能被與宣傳無關的强勢部門削弱,媒體人未能預警,武漢8人被誣陷造謠壓制了輿論的討論及警告聲音[14];《中國新聞周刊》報道引述武漢協和醫院醫生回憶,指疫情剛開始,武漢完全是冷處理,不允許公開談論,不允許接受採訪,臨床系統及疾控中心等的職員均受到管控,「整個就不讓說」[15]

1月27日,日本放送協會[16](NHK)訪問到在中國大學畢業、於武漢醫院內臨床實習的日本人,他指稱在1月3日就聽聞有醫護人員感染,而中國直至2周後才正式公布有醫療照顧相關感染,又引述醫院同事間對話,認為實際感染人數遠多於公開數字[17]

1月27日,中共武漢市委副書記兼市長周先旺表示,“这次我们的疫情其实各方面对我们信息的披露是不满意的,我们既有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也有我们利用很多有效信息来完善我们的工作不到位的一面。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18][19]。”

1月28日,《北京青年報》訪問武漢市第五醫院消化內科呂小紅主任,她指2019年12月25日前後即聽說有醫護人員懷疑感染不明肺炎,1月6日起疑似病例增多,10日起急診開始超負荷,惟直至20日钟南山中國中央電視台首次透露有人傳人,才首度知悉情勢如此嚴重[20]

2月1日,《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武漢一線醫護,醫護透露1月中旬時急診人滿為患,而當時醫院不獲允許在診斷書上寫「病毒性肺炎」字眼,只能用「斑片狀感染病灶」等字樣代替;由於武漢衛健委通報一直否認或未提及出現醫護感染,很多醫護都是20日從钟南山發言才得知早已有醫療照顧相關感染;又稱早已知道疾病嚴重性的一線醫護因害怕被指「造謠」而不敢在網絡公開發布,「不知道為甚麼我們甚麼都不能說」[21]

2月3日,《紐約時報》報道1月中上旬,武漢及湖北兩會召開期間,省市高層官員講話時未有公開提及存在不明肺炎疫情,而期間武漢衛健委多次通報無新增病例的說法亦遭一則政府網站上已被刪除的投訴質疑,投訴中,一名自稱武漢醫生的人稱知道事實並非如此,又說1月12日起肺部異常感染的病人大量增加,惟武漢醫生被下令不准在影像報告上書寫病毒性肺炎[22][註 1]

2月11日,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接受路透社專訪,認為疫情初期武汉情况失控,“当地政府、卫生部门应负上部分责任,他们未有做好工作”。但和2003年SARS事件時不願對外分享資訊相比,中國政府今次在資訊透明度及與世界衛生組織合作方面有很大進步,同時認為若各國合作及協調更好,就能更早發現疫情及人傳人現象[25][26]

2月20日,《财新网》发布报道,据武汉社会福利院一在院护士透露,福利院内有11位老人因为反复发烧、呼吸衰竭去世[27]。次日傍晚武汉发布辟谣称经核酸检测确诊12人,死亡1人,没有“11名老人呼吸衰竭而死”的情况[28]。2月24日,财新网发布独家报道:称自2019年12月23日以来,截止2020年2月18日,武汉市社会福利院已有19人去世,“其中出现发烧症状的不在少数”[29]

2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新冠肺炎疫情情况,武汉市新增确诊病例615例,而全省新增349例。针对数据核减情况,湖北卫生健康委回应表示,国家卫生健康委2020年2月18日下发了《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的通知》,相对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湖北省特有的临床诊断病例类目取消,仅保留确诊和疑似病例[30]。在21日举行的湖北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明确要求,已确诊的病例不允许核减,已核减的必须全部加回,对相关责任人要查清事实,严肃问责[31]。2月21日晚,湖北卫生健康委将2月19日核减的病例数重新加回到确诊病例,并对当日新增病例数进行订正。2月19日0-24时,全省新增确诊病例由349例订正为775例[32]

2月21日,湖北卫生健康委发布通报说,2020年2月20日0—24时,全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11例[33],但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的湖北新增确诊病例为631例[34]。之后,湖北卫生健康委解释称湖北省监狱没有接入传染病疫情网络报告系统。之后经认真审核确认,截至2月20日24时,监狱部门报告的27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51例前期已纳入相关地区统计并公布,其余220例确诊病例和10例疑似病例现纳入2月20日疫情数据进行公布。全省新增确诊病例数由411例订正为631例[35]

2月27日,山西省首例接受血浆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去世,但其未被计入死亡病例。3月2日,山西省卫健委表示,该患者的新冠肺炎已经治愈,但该患者年龄较大,是其伴有的其他基础病导致死亡。[36]

3月16日,《环球时报》发布报道,据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赵辰表示,中心医院很早就发现了人传人的事实,院方却一直对医生隐瞒真相,甚至阻止医生进行自我防护[37]

隔离方式与隔离设施问题[编辑]

1月24日,中國中央電視台報道武漢協和醫院資深專家組副組長張勁農感染後在家隔離治療康復,張建議輕症患者居家自我隔離,防止去醫院出現交叉感染,呼籲居民委員會及社區醫生參與[38];1月26日,《南方周末》報道中國國家傳染病咨詢專家委員會成員蔣榮猛認同張勁農看法,建議輕症病人居家隔離,且認為這不是醫療資源不夠的權宜之計,但就需要專業措施跟進[39]

2月2日,武漢市要求對四類人員集中收治及隔離:確診患者集中收治,疑似患者集中隔離,未排除肺炎的發熱患者集中隔離觀察,密切接觸者集中隔離觀察。其中提出確診或疑似重症患者必須入院治療,床位不夠的輕症患者必須徵用其他醫院及酒店集中收治或隔離,不准居家隔離。[40]

2月4日,香港有線新聞有線中國組》訪問到至少5個懷疑或已確診個案仍未找到床位收治,因武漢市出台「四類人員」集中收治及隔離政策,其中一位肺部花了但未確診的人收到社區電話去隔離,但得知隔離區是普通酒店,無輸液或治療服務,由於醫生告知停止輸液很危險,故仍然選擇居家隔離,每日去醫院排隊十多個小時輸液,他妻子慨嘆新聞報道與患者感受是兩回事[41]

6日,中國中央電視台播出探訪報道,武漢一社區黨委書記說正在勸導懷疑個案至酒店等集中隔離點隔離,以切斷社區感染源,又指若隔離個案需要就醫,會有工作人員陪同前往,「比在家好很多」[42]

2月12日,《經濟觀察報》報道,武漢礄口區有70多歲的懷疑新型肺炎患者2月10日跳樓身亡。患者同時有重度尿毒症,1周必須透析3次,而由於早前發現懷疑感染新型肺炎,醫院要求他必須先確診肺炎再透析,向社區求助獲回應疑似病例只能居家隔離,直至去世已有8日未透析。社區一度通知已安排肺炎的核酸檢測,但兩次都未能實現,小區物業告訴記者醫院床位緊張及不願接收令患者尋短見。[43]香港01》報道事件時提及儘管武漢曾宣示要在11日清零疑似病患,但發稿時微博的求助話題內仍有大批網民說未能檢測或入院治療,形容是「走投無路」。[44]

2月8日,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在官網宣布有學生宿舍被臨時徵用作疫情防控工作用途。《環球時報》及《新京報》報道,2月9日,一段懷疑宿舍改造片段顯示工作人員隨意丟棄學生物品,網絡上亦曝光學生私人物品被隨意棄置及堆積,令學生不滿及網民質疑學校侵犯學生私有財產[45][46]翌日,學校發聲明致歉,指宿舍改造過程中通宵加班,保證宿舍按時交付,惟「確實出現個別人員為趕進度,整理不細緻、處理不當」,承諾開學後將「在核實的基礎上予以賠償(補償)」。[47]人民日報》「俠客島」事後形容事件中,學校處理學生物品是「形同處理垃圾」[48]

3月7日,发生2020年泉州欣佳酒店倒塌事故,疫情期間來自疫區旅居史的人士,根據規定被地方政府安排到一些指定旅館居住,以便於集中觀察,然而同時在此酒店卻正在進行裝修工程,意外中隔離人員被部分壓死、多人受傷。

3月19日,网络上流传“留学生回杭州硬闯小区”的消息。有传闻称,一16岁美国女留学生回杭州,未隔离检测直接回小区,女孩子父亲说已沟通过可以不用集中隔离,直接带回小区回家隔离。保安坚持原则不让进入,双方发生争执冲突。后经调查,该女留学生在留下栖泊酒店(西湖区集中隔离点)进行统一检查和体温测量。由于女留学生为未成年人,符合《杭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印发八大机制的通知》(杭防组〔2020〕7号)的规定,属于不适宜集中隔离的人员,安排其进行居家隔离[49]

3月23日,在美国进修的演员徐娇回国后接受居家隔离遭到网民质疑,认为违反浙江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发布的集中隔离规定,更质疑其有“特權”。翌日,徐娇在微博發文解釋,澄清自己是嚴格遵從社區安排,並不是擁有特權[50][51]

医护人员和疫情相关工作人员隔离问题[编辑]

2月8日,河南南阳南石医院的一名护士下班回小区遭阻拦,阻拦者认为南石医院是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害怕医院的工作人员携带病毒回家传染人。医院汇报后,南阳市防控指挥部已发布通知解决医护人员出行问题,制作临时工作证作通行证[52][53]

3月6日,一份加盖公章的隔离费用收据在网络上引发争议:湖北浠水县2名武汉火神山医院援建工作者返乡,被安排在当地一家宾馆集中隔离,镇政府通过劳务公司按150元/天的标准收取了4200元集中隔离费[54]。3月8日,浠水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以下称浠水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称,收取隔离费行为错误,钱已返还,涉事副镇长马某被免职[55]

3月9日,据《生命时报》报道,武汉汉阳体校方舱医院的一些志愿者在方舱医院关闭後,收到的通知并非“隔离14天”而是“马上回家”。当他们拿着通知回到小区时,小区不让进;回到原来的酒店,以志愿者名义招募他们的公司让他们尽快搬离,志愿者陷入尴尬的两难境地[56]

文化及旅游活动应对问题[编辑]

1月20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宣布派发20万张可供市民在大年初一到十五免费游黄鹤楼等30个景区的惠民旅游券。1月21日,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宣布惠民旅游券活动延期举行[57][58]

1月20日下午,湖北省应急管理厅举办春节联欢会。1月21日,中共湖北省委湖北省政府举行“2020年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活动,湖北省民族歌舞团40多名演职人员参与了多个节目的演出。中共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副书记兼省长王晓东等领导到场观看[59]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引述湖北省民族歌舞团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该篇文章后被歌舞团撤下),称歌舞团的数名演员在登台前出现感冒等身体不适症状,最终“带着层层口罩,克服肺炎恐慌”使得演出成功举办[60][61]。湖北省政府在疫情期间举行大型文化活动引起争议。《环球时报》批评事件与当地“封城”的背景显得不协调[62]。部分网民批评省政府此举是对一线奋战人员的不尊重,也是形式主义的体现[63]

地方政府截留他地物資争议[编辑]

2020年1月30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出緊急通知,當中提及國務院的物資保障組負責對重點醫療應急防控物資實施統一管理、統一調撥,地方各級政府不得以任何名義截留、調用[64]

大理市卫健局发出的《应急处置征用通知书

2月2日,中國雲南省大理市卫健局发出《应急处置征用通知书》,征用了发往重庆市的应急防疫用口罩,重慶市發函索要未果,獲回覆已分發,無法追回,引发争议。[65]2月6日,每日經濟新聞從重慶商務委了解到,大理已同意歸還口罩[66]。雲南省對大理市政府及衛生健康局予以通報批評,指做法嚴重影響兄弟省市防控工作及人民感情,責令立即返還物資[67]。大理市稍後發聲明致歉,指暫扣及徵用口罩是解燃眉之急,將嚴肅處理責任人及退回能退的口罩,其他的正展開補償工作,已兌付補償款99.03萬元人民幣,而重慶的口罩則全部放行退還[68]。大理市衛健局局長楊硯池之後被免職,工信和科技局長方虎亦被政務記過[69]。除重慶的物資外,大理市及大理州還被傳媒揭發扣留湖北黃石市浙江慈溪市的物資[70][71][72]。其中黃石貨主重慶市黃石商會接受東方網訪問時不滿大理用完物資賠錢了事[73],而大理市委書記高志宏接受《新京報》訪問時就稱大理的酒精等物資亦被其他地方扣留過[74]。2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大理州委、州政府、大理市委、市政府、大理市纪委监委被通报问责,大理市委书记高志宏遭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及免职处理,大理市委副书记、市长杜淑敢、大理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娄增辉遭到撤销党内职务及政务撤职处分,大理市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磊遭到党内警告处分,大理市市场监管局党组书记、局长袁爱忠遭到政务记过处分。同时对大理州委副书记、州长杨健、大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矗、大理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张琮诫勉问责[75]

2月4日,中國山東省青島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出蓋印公文,稱由於企業採購的口罩被瀋陽海關查扣,要求青島海關「按照對等原則」查扣即將到達關口的瀋陽購買物資。2月6日,中國新聞網查詢瀋陽海關,獲回覆未查扣過青島購買的口罩。[76]新京報》指事件引發輿論質疑,報章查詢文件中聯絡人,獲回覆文件是3日晚上草擬,及後查明瀋陽海關暫扣口罩資訊不實,4日早間已撤回,並未執行,而企業反映的問題已由兩地協商解決。[77]

执法部门应对相关争议[编辑]

其他争议[编辑]

1月19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陈邂馨称,自1月14日起,在武汉市的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和客运码头等交通枢纽设置体温检测点、排查点,发放宣传册。但财新网引述1月20日去过武汉站旅客的说法,表示在火车站未见体温监测点,也未有广播提示和发放防疫宣传手册[78]。1月17日,now新聞台報道指記者在漢口站親身搭高鐵去北京,發現站外有帳篷接受發燒者主動求助,惟乘客不需測量體溫即可進入車站,站內亦無任何有關新型肺炎的告示[79]

1月30日,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导组派出督查组,到湖北省黄冈市进行督查核查,发现黄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唐志红就对于定点医院的收治能力、新型肺炎病例等问题“一问三不知”[80],翌日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被免职[81]

2月13日,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被曝一家三口在1月25日前後感染新冠肺炎後,因医院无法提供厅级幹部对应的单人或双人病房,陈拒绝入院治疗,执意居家隔离。2月4日前,陈北洋夫妇及儿子从张家湾搬至桃山村省直机关小区居住,社区并未如实告知居民陈家三口是确诊病例。至12日陈还多次在小区内活動,其间知情人将三人确诊情况告知邻里,引發居民恐慌。13日下午,经有關人員上门劝导,陈北洋同意前往医院,但是拒绝乘坐医院的救护车,最后由政府公务车辆送往医院[82]

2月19日,湖北省仙桃市卫生健康委发出《关于重申疫情防控期间有关纪律的通知》,强调了四点「严禁」要求,包括严禁在群内议论疫情发表个人观点和严禁未经允许擅自接受电话及现场采访,引发舆论关注。当天晚上,仙桃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回应称,通知文字表述确有不当之处,已作废。[83]

青岛一条叫做“新冠高架路”的高架路因为与新冠病毒撞名引发热议。有网友给青岛政务网政府信箱写信呼吁改名,留言称“‘新冠’二字确实伤害全中国人民特是湖北人民的感情”,希望当地政府予以改名,还有人建议更名为武汉高架路。市长邮箱对此回复称“符合《青岛市地名管理条例》的规定,为了保持地名的稳定性,可改可不改的地名,一般不予更改”[84]

3月5日上午,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指导组组长孙春兰在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小区考察时,有居民从家里的窗户向中央指导组成员高喊“假的、全都是假的”,来表达社区物业假装让志愿者送菜送肉给业主,实际工作不到位的诉求[85]。据法新社报道,当地居民对菜品的质量和价格不满。视频在网上传出后随即被大量网民点赞,网民点评说“当面揭皇帝的新衣”“过瘾喊出真实的话”。媒体亦对此事件进行了评论,认为“真实的声音最有力”、“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民意表达与对民意的回应”、“揭了形式主义的老底”[86][87][88]。翌日,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回应称“绝不掩饰工作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切实解决好老百姓关心关切的生活中的实际问题”[89]。3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记者会。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司司长陈越良表示,小区造假行为严重伤害了“组织‘肌体’”、“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应坚决纠正[90]

3月6日晚,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主持召开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在会上,他提出“要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习近平)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也是懂得感恩的人民”。要通过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在广大市民、党员干部中开展感恩教育,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91][92][93]。其讲话内容在媒体曝光後引发舆论的广泛质疑[94][95][96][97]。英国《卫报》报道称,王忠林的讲话遇到了公众的诸多嘲讽,《长江日报》似乎删掉了最初的报道文章。中国媒体据报接到指示不要发表这一文章,也不准发表评论或提及这一事件[98]

3月11日,武汉市青山区被曝光使用环卫车给居民运送平价肉,钢都花园管委会11日晚通过微博道歉,表示将上门收回平价肉集中销毁并追责[99]。翌日,又有网友爆料武汉其他地区用救护车、环卫车运输猪肉蔬菜等物资,随后相关部门表示正在核实此事[100]。之后,钢都花园改用冷藏车运肉[101]。14日,武汉江岸区海赋社区再度爆出用殡葬车运送团购物资。事后,武汉市黄陂区殡葬管理所所长敖浩被免职,并党纪立案审查;黄陂区民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骆文俊被党纪立案审查;区殡葬管理所解除与吕某殡葬用车承包经营协议,并依法追究违约责任[102]

3月21日《新民晚报》新媒体报道称,上海市静安区彭浦新村街道三泉路517弄一名英国籍人士3月14日辗转多地回沪后,其配偶和岳母均希望该英籍人士能去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但该英籍人士拒绝集中隔离,坚持要居家隔离,该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陈奉涛决定让丈母娘和女儿、孩子暂时离家前往同社区的亲属家中,英籍女婿居家隔离[103]。该报道发布后引发了针对外国人在华“超国民待遇”的广泛质疑,《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更发文批评该居委会的所作所为[104]

教育教学相关争议[编辑]

2月29日,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教育体育局曾下发通知,为了在复课防疫期间充分发挥中医中药「治未病」的作用,要求区内各直属学校及幼儿园的所有学生根据临沧市中医医院开具的处方服用「大锅药」并上传喝药照片,按照要求服用后才允许入学。3月2日上午,临沧市教体局回应称,服药基于自愿原则,并非强制;个别下属教体局、学校的执行方式欠妥。临沧市教体局并就此事致歉。目前原发通知已停止执行。[105][106]

受疫情影响,教育部明确各地开展网上教学,各类软件程序被广泛用于在线课堂场景。为了教学需要,这类软件应用通常要求开启麦克风、摄像头,以及进行人脸比对,由此引出的个人信息收集和网络隐私问题引发民众担心。3月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表示,有30余款在线教育类应用对个人信息保护合格水平偏低、对个人敏感信息处理规则不明确。有些应用强制要求获取麦克风、摄像头等权限,否则无法使用,在上课时学生的麦克风、摄像头可以强制被教师打开。为了防止学生挂机而不听课,部分应用甚至会监测手机或电脑桌面及后台运行程序,强制锁抓取屏幕,以供教师判断听课专注度。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核验发现有30%左右的应用未公开隐私政策;15%左右的应用虽然公开了隐私政策,但未详细说明其收集个人信息的目的、方式及范围,只是格式文本;75%的应用在首次启动时即申请可收集个人信息的权限,但并未告知收集目的,有些权限被设为必须提供,如不允许便闪退。另外有半数应用使用后无法注销。[107]

很多教师在网络授课过程中发现自己因发布违规图片或讨论政治议题遭到封禁,对于平台的过度审查感到困扰。如一名妇产科护理学教师授课过了几秒钟就遭到封号,疑认为原因是提到了外生殖器解剖;一名历史教师疑因为材料包含敏感词而无法发送给学生。一些学生也表达了不满,「医学生上网课有多难」一度成为微博的热门话题。[108]

健康码相关争议[编辑]

随着疫情在中国大陆大规模爆发,一些地区相继推出“健康码”来加强处于疫情防控期间人员的动态管理,作为人员进入公共场所或搭乘交通工具的凭证。用户通过手机填写问卷的形式,回答健康状况、旅游史、居住地、及是否接触过疑似或确诊肺炎病患等问题,填写后自动生成红、黄、绿三码动态显示个人疫情风险等级。但一些人士认为,健康码存在系统疏漏与侵犯隐私问题[109]

尽管有省份疫情防控健康码已实现跨省互认,而后在2月29日中国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推出全国通用的“防疫健康信息码”[110],但仍有一些地方的健康码不能实现互认,或者出现一地多码的现象,群众和监管部门更是期望实现“一码通”[111][112]。但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表示,目前在全国实现“一码通行”的环境和条件尚不成熟,主要是不同省份的风险等级、响应级别和防控要求不同[113]

2020年3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强调必要的健康证明要做到全国互认。国务院办公厅会同各地区和国家卫生健康委等有关方面,推动建立了“健康码”跨省份互认机制,依托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实现了各省(区、市)防疫健康信息共享、“健康码”互通互认,全国绝大部分地区“健康码”已可实现“一码通行”[114]

医院疫情应对相关争议[编辑]

医院接诊及病床容量问题[编辑]

1月17日,東網及台湾《蘋果日報》等媒体报导指,有一位武汉網民在微博發文,称一家三口均疑似感染肺炎,其中父親獲金銀潭醫院收治隔離治療,但他與母親則被院方以無床位為由被拒收。述指武漢同濟醫院「內充滿發燒病人」,醫院還要求肺炎病人回家自行隔離,質疑當局延誤治療,此微博隨後遭刪除[115][116]

1月21日,英国《卫报》以一宗肺炎患者火化案例為題,在未普遍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的情况下,以此單一案例指出因誤診而在1月初即病死的其他病患與家屬的困難,並質疑实际感染及死亡案例很可能多于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所公布的数目[117][118]

1月22日,《三聯生活周刊》報道指有綜合醫院骨幹醫生透露,新型冠狀病毒检测盒以及专用隔离病房不足,有醫生在社交網絡上擔憂疫情被約談。《三聯生活周刊》报导指,亦有曾在華南海鮮市場工作、自認都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的夫妻二人指卫生部门在关停海鲜市场、进行市场商户病情筛查时,医生称二人情况轻微、无需隔离,只需每天来打吊瓶、9天一个疗程,并指武汉“好多医院都不收海鲜市场的病人”。《三聯生活周刊》報道又指,有三甲醫院主任醫生認為1月初就應該面對現實,嚴陣以待,這樣疫情本不會如此嚴重[119][120][121]

1月23日,《三聯生活周刊》報道形容武漢醫院已經是一床難求,引述患者指多人無法入院,只能回家隔離[122];《新京報》報道說有以「病毒性肺炎」名義收治的患者直至死亡亦未能等到機會確診是否感染新型肺炎,有「病毒性肺炎」患者家屬指無法得知患者所患是否新型肺炎,有診斷「呼吸道感染和病毒性肺炎」及有「不明肺炎患者接触史」者仍然未被隔離治療[123]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1+1》節目公布一線醫生提供之訊息,說發熱患者數量多到無法及時收治,收治病人檢測不及時導致交叉感染,醫務人員未集體食宿令傳播管道未切斷[124]。《人物》在3月采访了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急诊科护士长关秀丽,她提到1月21日门诊开放首日门诊量1700人,最高峰时2400人,接诊量甚至达到同批医院的两倍,平时运转顺畅的供应机制面对暴涨的病人,已经崩溃。急诊科有个留观室,只有8张床;还有个抢救室,本是5张床,最多的时候摆了50张。还不够,就加椅子,医生不坐了,把椅子全给病人。最后连椅子都没了,病人就躺在站着看病的医生旁边。有人有了经验,上120时自带躺椅。有人什么都没有,关秀丽找了装仪器的泡沫和纸箱子,好歹在地板上垫上一层。有的病人睡在走廊里,抢救在走廊里,去世也在走廊里[125]

1月23日下午,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就市民关心的问题进行答复指,目前全市发热患者增多趋势明显,确实存在发热门诊就诊排长队、留观床位紧张的现象,宣布整体征用武汉市汉口医院等七家医院,其门诊部全部作为发热门诊集中接诊全市发热患者,新增3000张专用床位[126]。武汉市卫健委指,新型冠状病毒病原样本检测依法需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类)进行管理,相关样本的检测、运输等必须符合生物安全管理的相关要求,并在具备相应防护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开展检测及研究,且1月16日之前湖北省没有检测试剂盒,相关病例需送往北京检测,因此标本送检速度较慢,影响到快速诊断。目前病例样本检测效率已由每日200份提升至每日2000份[126]

1月24日(除夕),《南华早报》报道,武汉当地人的担心程度越来越高,许多人开始使用社交平台来发表自己的恐惧、担心和对政府处理疫情方式的抱怨。有一位匿名接受采访的医生表示,当地医院并没有足够的医生来处理如此大量的疑似病人,许多病人想要做核酸检测,但这完全不可能。一名叫陈慧芳(音)的家属接受采访时说,她的妈妈已经确诊且双肺感染,但她辗转5家医院均被拒绝入院,所有医院都表示没有多余床位[127]

1月24日,now新聞台播出已被刪除的網絡短片,顯示身穿防護衣、戴著N95口罩的人打電話時情緒失控,上載者表示醫療物資跟不上,身心超負荷[128],同醫院另一名醫生其後向《北京青年報》證實影片屬實[129]。留守武漢的香港有線新聞有線中國組》記者採訪疑似病患,病患夫婦說他們因缺乏試劑盒一直未能確診,一人已經咳血,“醫生積極的希望我們馬上住院,不過他說無能為力,因為現在醫院全部是滿了,他要我們自己想辦法到其他醫院去住院”;而他們認識的一家五口一家七口都未能隔離,太太的爸爸直至肺部感染離世都未能確診是否新型肺炎[130]

1月25日,《中國經營報》報道指,武汉专门收治发热病人的各大医院人满为患,有患者排队时间达8个小时[131]。美國全球衛生問題前高級研究員劳丽·加勒特英语Laurie Garrett認為,“医护人员很难阻止病人和家属涌入,传染性病毒的(院内)传播是无疑的”[132]。而一名微生物學家則期待火神山醫院的建成能令重症病人獲安置,病人間傳播被控制,社會情緒得到安撫[132]

1月28日,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建議病人不要都湧入發熱門診,因為冬季流感高發,難以區分感染冠狀病毒或流感;同時指為降低相互傳染,建議將發熱門診移至公園等露天地方[133]

1月31日,中共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表示疫情應對各方面均不能說充足,武漢正千方百計增加病床,但乙類傳染病對病床及醫院要求高,令床位增加速度未如預期;隨著患者增加,醫護人員亦緊缺,惟全國各地增援到達後有一定程度緩解;期待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建成後能大大緩解壓力[134]

2月1日,《财经网》發表题为《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的文章。《財經网》記者透過採訪十多個病患家庭及查詢定點醫院,指武漢的醫院「一床難求」狀況仍然存在,無床位收治的病患不計入懷疑個案,且病毒核酸檢測試紙緊缺,有醫生懷疑甚至「明確說了」是感染者的人也一直未能確診,甚至直至死亡亦未能住進醫院確診,未統計進官方通報的病例數字,只能算「普通肺炎」或「肺部感染死亡」。《財經网》質疑武漢肺炎感染患者或死于武漢肺炎的患者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但该文章在微信很快遭到审查系统删除[135][136]。此外根據法新社照片顯示武汉街头出现伏尸。中新社則表示称根據武汉官方回应,死者生前未确诊武漢肺炎。2月1日前后,位于武汉司门口的高架桥上,一名男子跳桥自杀。有网友称,男子生前因感染病毒,怕传染家人,而医院无床位,在外面暂住,最終自殺。2月2日,又有网友声称,位于武汉的太子湖出现自杀事件。多維新聞表示兩起自殺事件無法得到證實[137]

同日,中國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蔣榮猛對中國中央電視台承認床位依然緊張,有病人仍在輪候住院機會,但相信問題會較快解決,同時提及武漢3間醫院增加了1000張深切治療部的重症床位,並新增「方艙醫院」3400張輕症隔離床位[138]

2月4日,中國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蔣榮猛對中國中央電視台表示試劑盒充足,已有10萬人份,早前問題主要是檢測時間太長,而檢測時間已由3-4日縮短至1日,部分醫院已可自行檢測,無需送第三方機構檢測[139]

2月5日,中共武漢市委副書記胡立山在記者會上承認病床供需矛盾還比較突出,很多患者未能住進指定醫院得到良好救治,形容是一個「堰塞湖」,「说真的,我们感到很痛苦,感觉很揪心」[140]。同日,湖北下令全省醫療機構用最大努力收治懷疑及確診病例,不能收治的須登記及通知縣市區指揮部或轄區轉運隊轉運至集中隔離點,確保所有個案「應收盡收、應治盡治」,違反者依《傳染病防治法》追責[141]

2月10日,中共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在記者會上表示經過排查,截至2月8日有1499名確診重症患者未能入院治療,10日中午已全部安排入院[142]。中共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表示,截至2月8日,武汉市在开展的入户排查工作中户数排查的百分比达98.6%,人数排查的百分比达99%。此前,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肯定了社区入户排查。武汉市政府公布的这一比例招致了怀疑。有新浪微博网友表示自己是“那剩下的1.4% ”,受到逾千点赞,被平台标记为“热门”。[143][144][145]湖南省「紅網」翌日刊出評論,引用網絡上的大量質疑,表示或許對99%的人數排查比「要打一個問號」,認為應關注及回應這些民意「雜音」,真正做到不漏一人[146]

10日,香港電台鏗鏘集》指1月底時微博上有大量武漢及湖北人求助,說自己有症狀而不被收治,當時訪問到數位被迫在家「自我隔離」的患者,患者表示最怕在家傳染給家人,而其中已有人全家感染[147]。11日,香港有線新聞有線中國組》報道稱武漢仍有疑似病人未獲床位收治,而武鋼二醫院等醫院醫療條件惡劣,有家屬收到患者電話說入院後未有得到任何醫療照顧,家屬前往醫院送藥亦被拒絕;家屬還說加入了病患微信群組,這間醫院很多人都反映無人照顧,連對情況緊急的病人都無能為力,質疑「應收盡收」只是依中央命令行事,但收進去只是關起來,並未解決實際問題[148]

2月15日,《財新網》報道仍然有少量肺炎患者未被「應收盡收」,有的已經傳染家人,而有的已經在求助過程中過世。記者訪問多個社區隔離點,發現有醫護人員統一發抗病毒口服液及中藥製劑,但就無對症治療,亦有隔離點缺少水電;有隔離點患者病情惡化仍未等到轉院,有家屬質疑隔離點條件差,會加重病情[149]

《柳叶刀全球卫生》编辑决定撤稿

2月26日,广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在《柳叶刀》发表通讯,称武汉当地物资和人员依旧短缺,希望国际医务工作者前来援助。两名医务人员在文章末尾呼吁,虽然已有大量国内医务人员自愿来到武汉进行支援,他们仍然需要更多的帮助[150]。《财新网》在报道时表示,在外省医护人员大幅驰援的情况下,湖北救治仍然“紧绷”[151]。当日,作者主动撤稿,并表示这则通讯不是第一手资料[152]

医疗机构物资短缺问题[编辑]

自疫情在中國大規模爆發後,人民網中國經營網中國新聞網等多間傳媒均報道武漢或湖北各地醫院內醫用口罩、防護服等各類醫療物資短缺[153][154][155]。《紐約時報》及英國廣播公司(BBC)指武漢多間醫院繞過上級主管部門武漢衛健委,在社交網絡上發出呼籲,表示物資不足,請求社會各界捐贈及援助[156][157];《新京報》及《中國青年報》則指部分民間捐贈的物資因不合醫用要求而未能使用[158][159]。有湖北荆州市一線醫護向《財經》透露,由於官方最初表示疫情「可防可控」及無人傳人跡象,醫院未能及時準備物資,令物資捉襟見肘[160]

1月26日,中共武汉市委就武汉市医疗物资紧张情况回应指,武汉市已到货并协调运送防护服1万件、N95口罩80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507.42万只、护目镜0.42万只,物资配备基本充足,紧张情况已得到缓解。下一步将按照轻重缓急,科学合理进行调配[161]。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則在記者會上就湖北省物资供应问题表示,湖北省1個月估計需要300萬件防護服,全國生產能力未能滿足需求,表示除中央儲備外,正尋求採購海外的防護服及口罩等裝備[162][163]

1月26日,湖北省人民政府举行疫情例行新闻发布会,中共湖北省委副书记兼省长王晓东介绍,湖北省医用防护服、口罩等防护物资,现在特别紧缺,尽管通过各方面努力,紧缺有所缓解,但仍然是当前面临的最突出,最紧迫的问题之一。目前正千方百计缓解缺口。中共武汉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周先旺表示,此前在武汉最紧张的防护服,已得到全面缓解。英國廣播公司(BBC)翌日批评湖北省、武汉市两级政府口径不一,又引用會上2次口罩數字口误及遞紙條,認為“中國官員管治能力低下”,令當地政府的公信力再受質疑[164],《聯合早報》亦指記者會引起網民批評[165]。武汉市长周先旺其后在接受央视访问时就此事回应指,“省长是全省的省长,他想的是全省的事。我是武汉市的市长,我想的是武汉市的事[166]。”

1月27日,《財新網》報道武漢已優先將防護物資供給9間定點醫院,在定點醫院防護物資有所緩解,但仍非常緊張及依賴社會捐贈,而61間指定發熱門診則更為緊張[167]。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在記者會上,就武漢市防護服緊缺問題表示受春節假期影響,供需矛盾較突出,防護服仍存有一定困難,為滿足武漢需求,正在加緊調度[168]

1月31日,中共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時,就武漢物資緊缺問題表示,隨著外界支援,物資緊缺有所緩解,但防護服、護目鏡、N95口罩等所有醫用物資仍然處於「緊平衡」狀態,不能時時刻刻保證充足,需要每天調度,在中央幫助下正多方籌措。「就协和医院来说,它可能也和我们其它医院一样,可能现在还有,大家担心两个小时以后还有没有,三个小时以后有没有」。[169][170]

2月1日,《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武漢一線醫護,醫護指醫院防護等級未獲批准是無法擅自上調,令武漢在一月中旬沒有一間醫院上調防護等級,一月中旬成為最多醫護人員感染的時候[171]

2月1日下午,应武汉市应急管理局请求,湖北省应急管理厅调集金汇通航湖北分公司直升机,前往仙桃市接收捐赠的医疗物资,并空降湖北武汉新华路体育场,以定向为武汉协和医院、中部战区总医院等医院提供物资[172]

2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口罩產能已恢復60%,惟醫用防護衣及N95口罩等重點醫療防護物品供應仍緊張,口罩等物資產能未滿足需求,只能優先保障湖北及重災區武漢[173]。同日,身兼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開會時強調要確保物資供應穩定,緊缺物資實行國家統一調度[174]

2月6日,湖北副省長楊雲彥在記者會上表示已有10596名来自其他地区的醫療隊員在湖北展開救治工作,惟醫護人員仍然非常緊缺,有9個市州請求支援,保守估計缺少2250名醫護人員;又表示醫護缺口與物資有較大缺口情況有關聯,因防護物資不夠,令病房病床無法充分開放,進一步加劇醫護人員缺口[175]

2月8日,据第一财经报道,中国主要的无纺布、医用防护服生产基地之一——湖北省仙桃市许多相关企业2月3日以来被勒令停产,主要原因原先从事外贸订单生产的企业没有内销资质。以医用防护服为例,有生产能力但主要供应出口订单的企业大约在100家左右,而“仙桃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企业生产组”公布的可复工企业名单中只有10家。[176]

2月11日,湖北衛健委在官方微信發文,指疫情嚴峻,工作繁雜,一線醫護人員物資仍有較大缺口,刊出武漢20多間醫院接受捐贈公告,列出需求情況,請求社會各界捐贈支援[177][178]

2月13日,香港有線新聞有線中國組》電話訪問到武漢雷神山醫院院長王行環,得知政府保障關鍵物資有供應,惟其他物資仍然要靠捐贈,另外訪問的兒童醫院及第一醫院都說缺物資,金銀潭醫院職員表示急救設備也缺。而武漢同濟醫院職員則稱武漢封城3個星期,儘管政府調動物資支援,問題依然未解決,被問及武漢曾說繞過紅十字會捐贈有機會違法,職員就說沒辦法,違規也要做,「不能讓醫護人員裸著上吧」[179]

患者转运与遗体处理问题[编辑]

1月24日,有一位ID为魔女小希在微博发布了一段带有解说的视频,视频中似乎展示了医院发烧病房的走廊挤满了病人,需要医护人员的照顾。录像还出现了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以及小希称无人处理的尸体留在走廊的临时病床上无人处理[180]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1月25日发布的消息指,“经核实,相关视频为配音再制作,情况不属实”[181]。不过在《南华早报》1月25日对当事人的采访中该网友仍称相关医院存在尸体无人处理的情况,“我把一包纸巾交给护士。她在哭泣,试图让一些人来搬走尸体,但没人回应”[180]。1月30日及2月8日,《新京報》及財新網等多个媒体報道中提及病床上或屍袋中的患者遺體有時會需要十多個小時乃至1天才能被運走[182][183][184][125]

2月9日晚,《環球時報》記者跟隨武漢的重症病人轉運,發現過程混亂,有乘客沒有座位,運載巴士亦不符合防護標準,司機除了戴口罩外没有任何防护,且收到的指令前後不一,而工作人員未跟車協助及安撫,令患者情緒失控,患者在醫院附近下車後亦無人對接;工作人員對記者的解釋則是司機不聽指揮,病人無法及時入住是醫院手續繁雜[185]新華社報道,翌日,中央赴湖北指導組約談武昌區區長余松,指事件中未跟車的黨員幹部「行為十分惡劣」,要求區道歉及問責,隨後又約談副市長陳邂馨及洪山區區長林文書,指民眾反映的問題線索眾多,要求落實及整改[186]。2月11日,武昌区政府领导来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监护病房,向2月9日晚未能及时妥善安置的重症病人代表当面道歉。相关街道负责人也逐一对受影响患者电话道歉,对受影响患者家庭逐一道歉[187]

其它重症病患者就医问题[编辑]

2月17日,《新华网》报道,在武汉、随州等地多家医院或被征用为发热病人收治医院,或为防止交叉感染而暂时关闭肿瘤科、血液科、血液透析中心等科室,一些急需化疗的癌症患者、急需输血的白血病患者、急需接受透析的尿毒症患者等非新冠肺炎危重病人,陷入了求医无门的困境[188]

2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武汉的医疗资源因新冠肺炎过度承压,急危病人的正常诊疗被打乱。需要化疗的癌症患者,需要透析的尿毒症患者,急需手术的突发心梗病人……无法保障即时治疗。自2月2日以来,各个医院急诊大厅中一度塞满了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其他患者收治面临两难。交叉感染难以避免,“先抢救过来,再去治新冠肺炎”也成为不得已的现实选择。同时医疗资源挤压,医生几乎都去了一线,没有医生,急需手术的突发疾病患者很可能会耽误治疗,化疗和透析患者的需求也被压缩[189]

2月29日,《津雲》报道,武汉封城後,武汉市的艾滋病人因封闭管理无法到达金银潭医院等指定医疗机构领取药物。有志愿者代替领取但被警察拦住,执勤人员拒绝查看志愿者出示的疾控、医院提供的证明,“可能会被扣12分,并在车辆年检时进行处罚”。有艾滋病患者无奈之下向湖北省政务网和武汉市长热线打实名投诉电话[190]

武汉市中心医院疫情应对相关争议[编辑]

1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部分医生接到医院监察科警告,被批评“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导致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要求医务人员间不许公开,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方式谈论病情[191][192][193]。3月该院一位在医学影像科室工作的医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被叫去谈话的,远不止李文亮和艾主任。“我们医院很多人被院方叫去谈话,说不能发什么”。同时,院领导通知每个科主任,逐个电话告知每个同事,一律不得外泄病毒的任何消息[194]

1月3日晚,武汉市中心医院紧急召集各科室主任开会。会上强调要严明纪律,“讲政治、讲纪律、讲科学”,不造谣、不传谣,各单位看好自己的人,严明保密纪律,要求医务人员不得在公共场合透露涉密信息,也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相关病情[195]。同时医院领导在开会的时候批评了几个戴口罩的科室主任[37]。“医院的一位部门主任劝我们说,不要跟领导对着干,不要戴口罩,不要乱说话,否则你们会像李文亮一样被开除”,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赵辰称[37]。许多在一线直观感受到事态严重性的医生,还是多次请求院领导在院区内开展预防工作并在医院内部示警,但院方始终没有采取任何措施[37]

1月中旬,武汉市中心医院领导不允许一线医护在接诊的时候穿防护服,戴防护面屏。“当科室主任因为戴着口罩开会而被医院领导训斥之后,我们急诊科的一些医生只能偷偷进行自我保护了”[37]

1月23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全院物资告急,职工以个人名义去求援,受到了院方的阻拦,不许私人募捐。后来形势逼人,可以募捐,但物资分发混乱,出现各种乱象,比如拉来的东西收不进去、交接的人消失,甚至拉来的物资也不要[194]

1月24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表示除夕夜查房,连鞋套都没有,是用垃圾袋套脚。口罩最紧缺的时候,里面戴个工业N95,外面再套个外科口罩。至于行政职工,不属于一线,领过一盒口罩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上班的口罩也是自己找人买的[196]

2月初,武汉市中心医院,一面是院方无法为一线医护提供充足的防护物资,一面院方又拒收一线医生自己去公开募集而来的防护物资,许多捐赠的防护物资,刚到医院就被院方给拒收了。“临床一线医生别说防护服,连普通外科口罩都没有了,那个时候我们的一位同事拉来了一批德国商会捐赠的防护物资,院领导以这批物资不符合红十字会要求为由拒收,沟通无果后,这批物资经华科校友会的协调,绝大部分被转送给了武汉市四医院和武汉市协和医院,他们欢天喜地的接收了,我们的心却在滴血”[37]

2月1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医生在微信群里说,联系了一千斤大米,“医院竟然不要”[197]

2月中旬,武汉市中心医院有一个负责对接捐赠事宜的医生群,上述微信群中讨论的话题是如何把雨衣改造为防护服,“据说防水泼溅没有问题,就是看材料的透气性”,还有医生设计了一套“雨衣消毒方案”。“那阵子真是弹尽粮绝了,穿什么的都有。”有医生把家里的垃圾袋拿去医院当雨衣,用它裹住手脚和脖子。这个问题,直到外地复工、外地医疗队进入医院,才解决[198]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疫情应对相关争议[编辑]

诊疗标准与疫情统计[编辑]

對於有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隱瞞疫情,曾去武漢考察的中國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袁國勇[199]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未隱瞞任何疫情[200]

1月21日,德國明镜周刊訪問柏林夏里特醫院病毒研究所所長德羅斯登德语Christian Drosten,他称根據基因序列來看這是一種新型病毒,不然光從序列就看得出來,可知中國沒有隱瞞疫情[201][202]

1月26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中国官方通报的新冠肺炎确诊数字一直低于专家评估是因为新冠肺炎病例需要通过三个阶段才算确诊。除了需要当地医院诊断为阳性以外,还需要通过专家组做出基于临床诊断的结论,最后将样本送到位于北京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为阳性后,才算为确诊。RFI认为,虽然过程看起来相当严谨,但是这其实是将诊断权交在国家卫生部门手上。如果没有中国疾控中心的确诊,病患只会被当做是疑似病患看待,一切医疗费用都得自行承担。其结果就是低估了确诊人数,以及有大量患者没有被及时隔离和治疗[203]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则向财新网表示,早期中国国家卫健委的诊断标准是“要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要有发烧症状,全基因组测序,这三条标准都达到才能确诊。尤其是第三点,非常苛刻,实际上极少有人能去做全基因组测序”;1月18日中国国家卫健委调整了诊断标准,“确诊病人的数量就急剧增加了”[204]

2月5日,《金融時報》中文網報道世界衛生組織冠狀病毒疫情突發事件委員會成員、澳洲科廷大學名譽教授约翰·麦肯齐(John Mackenzie)批評湖北及武漢兩會期間,通報的新增病例數量一度未增加是不合邏輯,認為中國有隱瞞及應該受到譴責[205]香港電台則指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被問及此番言論,回應若中國有隱瞞疫情,確診病例相信會較現時更多,同時認為現時檢討疫情初期有否犯錯是於事無補,世衛可在事件過後再調查檢討[206]

3月22日,《南华早报》报道,至2月底中国有约43000名无病症确诊者被隔离,但这些确诊人数并未计入官方的确诊数字[207][208]

对疫情传播的估计[编辑]

1月29日,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控中心等多单位共同完成的論文,发表于SCI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一時之間把該單位推到了风口浪尖。作者包括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和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杨波以及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人。被廣泛質疑的原因在于这篇论文提到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已经发生了人际传播。

這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209]的論文稱,2020年1月1日前发病的病例中,55%与武漢华南海鲜市场相关,而在此后发病的病例中,仅8.6%与武漢华南海鲜市场相关。且根据论文中的一张图表,大多数最早的病例均报告了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史,但从12月底开始,与华南海鲜市场不相关的病例便呈指数增长。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有证据表明,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已发生人际传播。上述研究还显示,2020年1月1日之前,并无医护人员受感染发病;1月1日-1月11日之间有7位医务人员感染发病;1月11日-1月22日又有8位医务人员感染发病。医务人员在确诊病例中所占的比例,在上述三个时间段内逐步增加。[210]論文還提到,到1月22日前,武汉已有425例实验室确诊病例[211]

这与武汉市卫健委当初的通告不符。武汉市卫健委的通报曾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5日和1月11日三次称“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直到1月16日,武汉卫健委通报才稍改措辞称,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1月20日,武汉卫健委通报里未再提及“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武汉市卫健委对外披露情况时,曾在2020年1月5日和1月11日两次称“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210]到1月22日前,武汉已有425例实验室确诊病例,远超武汉卫生与健康委员会(武汉卫健委)公布的病例数。[211]

中國科技部发通知强调,「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将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212]。浙大教授王立铭批評[213],疾控中心在推斷12月中旬可能人傳人,1月初確認已出现人传人的情況下,为何直至1月20日晚上才由钟南山透露病毒可以人傳人。不過這言論在各方也尚存討論空間,因為即使匯報數據有爭議,疾控本身並無權為決策負責,故中心不具備隱瞞動機,且科學下筆較為謹慎,是根據地方上報彙整的數據評論,中心人員其實並不把握實際疫情,放上境外期刊也可能只是為了方便披露疫情[214]

同日,科學技術部在官網上證實已下發通知,要求將研究投入攻關任務中,把論文寫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翌日,財新網報道科技部已發出通知,要求各科技攻關單位將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疫情防控任務完成前不應將精力放在論文發表。[215]

對此,在1月31日中国疾控中心則是发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文章的说明》解釋,澄清论文是根据此前已公佈的病例所做的回顾性分析,也由來自多個不同單位的專家分別擔任作者撰寫,並表示「所有病例在论文撰写前已向社会公布」等。[216]此外,论文中提及的15名医务人员感染病例,最後是分别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于1月20日晚、武汉市卫健委于1月21日凌晨公布[217]。不过,按說明的說法,论文若是根据截至2020年1月23日上报的425例确诊病例(包括15名医务人员)才開始計算數據,並火速撰寫文章內容而且通過審稿,修訂時間相對短,仍引發部分網民质疑。即到了1月29日成功發表外网之後,此人傳人相關研究的結論才回報給國人了解,也被懷疑作者意圖。这篇說明也并未回应,中国疾控中心是在什么时候得出“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这一判断的時間點[218]

病原体保管级别相关问题[编辑]

1月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表示“针对近期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样本,依据目前掌握的病原学特点、传播性、致病性、临床资料等信息,在进一步明确病原信息之前,暂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类)进行管理,相关样本的运输应当按照原卫生部《可感染人类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菌(毒)种或样本运输管理规定》要求进行;病原相关实验活动应当在具备相应防护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开展”,“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指定的保藏机构保管,并妥善保存有关实验活动记录及实验结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间,各类机构承担病原学检测任务所产生的信息属于特殊公共资源,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4]财新网报道称,该通知使未经授权的商业科研机构无法进行相应检测[4]。财新网并引述一位专家话说,“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4]

社区大型文化活动相关争议[编辑]

根据《楚天都市报》的报道,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社区居民委员会于1月18日举行“百步亭万家宴”万人团圆饭活动、百步亭社区在疫情期间举行大型文化活动引起争议。1月21日,中共武汉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周先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1月19日百步亭社区办万家宴一事回答道:“百步亭是中国群众自治非常好的一个样本,他们每年春节前都有万家宴的习惯。今年之所以继续举办这个活动,是基于之前我们对这一次疫情传播是对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所以对这件事预警不够。后来确认人与人的传播已经出现了,就迅速采取各种措施,要求各种活动‘非必须不举办’。这一次百步亭聚集活动,虽然目前还没有交叉感染的情况,但确实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对这件事预警不够。”[219]

2月5日,《新京報》報道曾舉行「萬家宴」的百步亭社區有居民發熱,社區已公布一批發熱門棟,同時引述一位匿名免疫學專家指潛伏期已過,推測應該與萬家宴無關[220]。稍後,《經濟觀察報》了解到社區的一個單元網格已有至少10人確診,CT顯示高度懷疑的有30多人,輕症在家的有數十人,某屋苑55棟樓共有33棟出現發燒病人[221]

2月12日,澎湃新聞報道,1月15日曾有百步亭社區的工作人員看到官方通報開始提及「不排除有限人傳人」,擔心肺炎可能會如2019年12月在武漢一度流行的甲型流感一樣傳染,向居民委員會領導層申請取消萬家宴,未獲批准[222]

慈善组织物资發放争议[编辑]

紅十字會物资分配不当爭議[编辑]

山東援漢蔬菜遭售賣争议[编辑]

1月30日一篇題為「山東壽光援助武漢350噸蔬菜,武漢市紅十字通過超市低價售賣」的文章在微信和微博上流傳。據澎湃新闻报道此事,查到此次山东寿光市捐赠的蔬菜将由武汉市商务局组织武商、中百、中商三大商超集团按照低于市场价进行销售,扣除力资、运杂等费用后,所获款项全部上缴红十字会用於疫情。縣民捐助的菜卻用銷售的形式送出,銷售方與所得交由紅十字會處理的爭議瞬間引爆討論[223]

武漢市紅十字會則在官方微博發聲明澄清,稱從未接收任何單位、任何個人捐贈的「壽光蔬菜」,更沒有參與該批蔬菜的分配、售賣。BBC中文記者事後查閲發現,武漢市政府為實際低價出售捐贈蔬菜的主體,販賣的行為主要是考慮1100萬人的大城市為了有效分配易腐敗物資而做的決定。武漢政府最初決定將所得款項捐給紅十字會,但武漢紅十字會主要接受物資捐贈,所以最終決定捐贈給慈善總會[224]

此售賣事件的當事人之一,慈善總會則在2月1日回應財務狀況。他們表示已在網上公開了所有善款的查询功能,並承諾后续捐款使用情况将持续发布,确保每一笔捐款及使用公开、透明,歡迎各界從嚴監督[225],根據外界提出的建議,慈善工作將需要更加體系化、清晰化、並利用雲工具更新,保證不被竄改,來贏得捐獻者的信任[226]

科研机构专利争议[编辑]

2月4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官網發文,提及「對在我國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識產權壁壘的藥物瑞得西韋,我們依據國際慣例,從保護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在1月21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明報》報道,瑞德西韋是美國吉利德科學研發中的未上市藥物,引發網民質疑中國是否惡意搶註專利,《中國科學報》引述知情人士稱不申報則難以保證供應及價格,且申請的不是產品專利,只是運用上的用途專利,認為是無可厚非,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主任、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丁勝則對《新京報》表示申請成功可能性不大,又認為中美臨床合作背景下提出其他訴求是不合時宜。[227]對此,吉利德則回應「公司的核心关注在于病人,不希望卷入专利纠纷」[228]

外交部言論相关争议[编辑]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大陸官方和民間都有將該疫情與美國的流感相比較,例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批評美國流感造成逾萬人死亡,比新冠肺炎高,她引用美國疾控中心的報告指出,2019至2020年流感季美國總共有1,900萬人感染,至少1萬人死亡,而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死亡人數雖多,但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近五倍,以此凸顯美國公共衛生防控失策、民眾的生命健康得不到有效保障。又以此批評美方沒權利對中國的事指手畫腳。2月下旬,一篇流傳甚廣的文章在中國大陸各大社交平台轉發,文章表示,據美國疾病管制中心最新統計,截至1月25日,估計在當季流感季美國至少有1,900萬人染病,18萬人住院,1萬人死亡,其確診人數及死亡數遠高於新冠肺炎的感染及死亡人數。該文又質疑為何外界的注意力卻大多放在新冠肺炎上[229]。而據2019年復旦大學北京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機構聯合調查,中國每年死於流感的人數在2010至2015年間平均達8.81萬人,相關數據和相關論文都發表在國際權威醫學刊物《柳葉刀》上。在死亡率方面,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官網上數據,中國每年在1,000萬人中有629人死於流感,而美國近年來的流感是每1,000萬人約305人死亡。在全球約75億人口中,中國大陸佔14億人,美國3.3億人,在正常年份,全球流感死亡率為萬分之0.63,中國為萬分之0.63,美國為萬分之0.3,即是中國每年流感死亡率和全球死亡率相同,而美國的流感死亡率是全球和中國的一半以下。此外,中美兩國統計流感死亡的方式不同,美國統計方式的理由與世界衛生組織相同,比如患有肺炎、心臟病的病人因患上流感導致病情惡化而死亡,美國會將之歸為死因系「流感」,而中國大陸則將其死因歸為肺炎、心臟病[229]

新闻媒体相关争议[编辑]

2020年1月14日,香港專家組前去武漢考察,香港媒體追訪期間,now新聞台香港電台商業電台無綫電視等多家香港傳媒機構的記者,於早上前往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採訪肺炎疫情時被公安帶走扣查,被要求刪除在醫院內拍攝的新聞片段。記者被要求交出電話和攝影器材檢查,公安又記錄記者證。扣查約一個多小時後獲放行[230][231]

1月2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联合召開記者會交代事件。有香港記者戴上口罩去發布廳,被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職員以拍攝為由要求除下口罩,又要求戴口罩的離開,只可以去其他房間看直播,此举被批评与衞健委此前呼籲民眾戴口罩的建议不符[232][233];《星島日報》報道職員當時稱房間有新風系統,又指記者會現場有人咳嗽[234]。1月26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再舉行記者會,職員沒有再要求記者取下口罩,大部分記者及職員都戴上口罩,且所有人入大樓前均須測量體溫[235][236]

1月27日,《人民日報》及《環球時報》發文介紹火神山醫院首建築落成時使用的建築照片,被BuzzFeed批評是網絡上一間公寓的資料圖片,指配圖屬錯誤資訊,BuzzFeed更將報道歸入網站的假新聞標籤[237][238]。《環球時報》的相關報道網頁之後被刪除,但仍可於Wayback Machine閲覽[239]

1月29日,香港有線新聞有線中國組》報道指,《北京青年報》等一些傳媒關於肺炎疫情的調查报道遭刪除。節目亦訪問到2間傳媒機構記者,他們指感覺報道的「紅線」在收緊,其中一位說負面稿件,如一些病人治療不當或是指出交叉感染風險的稿件難以獲批,上級要求以正面宣傳為主;而另一位後方支援記者就指有些「敏感」稿件明知會被刪,還是會先試著發出,期待社交網絡可以廣傳相關報道的截圖,雖然知道新聞審查,但還是會有喪氣感。[240]

2月7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李文亮之死時,提及中國一名新聞編輯向BBC中文網透露,任職傳媒「不意外」地收到命令,要求不得評論或「炒作」李文亮死訊,這名編輯還說收到指令時就確信李文亮已死[241]。翌日的報道又提及,深入一線的中國傳媒《三聯生活周刊》微博賬號被禁言7日,引述知情人士指周刊已接到上面命令,要求「轉換下方向」[242]

2月10日,环球网记者白云怡在新浪微博上称[243]武汉市中心医院难以收到医疗物资捐赠:“一大原因是,民间现在很多捐赠者和企业因为对李文亮医生的事情感到愤怒,点名说‘不捐给武汉中心医院’……但现在这些一线的医生,却恰恰成为了愤怒的社会舆论的二次伤害对象。社会上的一些言论和行动,可能都是出于单纯的爱憎,或毫无心机的‘正义’,他们也可以理解……但一些言行现在已为李文亮的同事、一线的医护人员们造成了身体与精神的二次伤害。”该微博引发关注讨论。同时,环球网发表其署名,题为“因李文亮医生之死遭迁怒 武汉中心医院受捐防护物资告急!”的报道。[244][245][246]一些新浪微博用户质疑白云怡的报道是“挑拨医院和捐赠者之间的矛盾”,也有质疑认为该报道没有提及应为物资提供主导的政府调拨[247][248]。 另有微博用户要求白云怡提供“医院证词、物资对比、或将矛头指向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企业现身说法”[243]的证据,并向微博官方和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微博帐号投诉其涉嫌造谣。在微博评论中,有人指出白云怡在此前的香港抗议事件中的报道中已存在污点。 目前,白云怡原微博,凤凰网报道及新浪网新浪微博转载都已被删除,仅东方新闻网转载存在[249][244]

2月11日,《新京報》查證事件,受訪的多名醫護人員均表示他們確實缺物資,但就認為與李文亮事件無關,是物資供不應求及不少民間捐贈不合標準的緣故[250]

同日,《環球時報》報道廣州援鄂醫療隊負責人張挪富晤傳媒時,請求媒體不要再渲染醫護人員受感染問題,指這個階段已過,現時嚴格防護,無需放大問題,否則會對援助的醫護造成身心負面影響[251]。《北京日報》記者在報章刊文支持刪除「渲染悲情」的自媒體文章,指這類文章會對隔離病區的患者帶來巨大影響,形容是除病毒感染外再受到「輿論感染」,又指作為記者有責任「守住輿論陣地」,「為患者們還原一個最真實的武漢」[252]

同日,湖北媒体《长江日报》评论文章《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253]、《汉网》评论文章《“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254][255]引发争议。前者說日本捐贈物資的「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字樣很暖心,但更希望聽見「武漢加油」,「奧斯維辛之後,寫詩是殘忍的[註 2][257];對此,《人民日報》微評論認為現在不是爭論表達問題的時候[258]

2月11日,《环球时报》《新京报》《香港01》等多家中文媒体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在四月会消失[259][260][261]。而《Newsweek》《Metro》等多家英语媒体引述推文指出,特朗普称习近平认为疫情将在4月份消失[262][263][264]

2月12日晚的《新闻联播》中,受访者“武汉汉江方舟医院首批出院患者 张芬”表示“住进来之后住得还不想走了”“担心自己变胖”,招致一定的质疑。[265]

疫情期间出现较多民众进入政府、派出所、医院等地,扔下钱款或物资后不加解释拔腿就跑的新闻。2月20日,光明网评论员文章指出多数公众对于此类新闻或是将信将疑,或是不信且质疑,新闻引发的社会效应与推出新闻本意所期望的社会效果大相径庭。文章认为「扔了就跑」不论动机为何,均是不值得提倡的,公权力机关收取公民个人财物受到法律法规禁止,公民也不能以钱物来表达对公权力的意愿。[266]

3月2日晚,湖北卫视《众志成城战疫情》特别报道刊登采访者信息时,出现了“江苏省合肥市”的错误,一度引发争议。除了湖北卫视,湖北广播电视台旗下的湖北经视、湖北公共等频道联动推出的疫情特别节目,亦出现了多处错误。一些网友认为,湖北新闻媒体从业者总体素质处于低下水平[267]

3月10日,中国《人物》杂志在网上发布了3月刊文章《发哨子的人》,内容是对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专访——艾芬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由此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268][269]由于文章发布当日恰逢习近平在疫情爆发以来首次视察武汉,这篇文章发出后不久便被全网删除,《人物》杂志本期出刊也受到影响;不过有网民接力,将该文转化成各种文字各种版本(如倒排、侧排、繁体字、英文、甲骨文、颜文字、摩斯密码、火星文、盲文等),不断挑战网络审查底线。[270]

随着全球疫情的发展,英国的“群体免疫”策略備受爭論,《三联生活周刊》的袁越摘文,認爲英國政府是根據自己國情做出的決斷,是「更高级的人道主义」[271],引起國内批評,認爲這是拿民衆生命賭博,消極無為、不負責任,將造成難計其數的民眾傷亡,冷血而殘酷的「人道主義災難」[272][273]

2月26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报道了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指导,五洲传播出版社人民出版社联合编辑、出版的《大国战“疫”》一书即将推出[274],内容介绍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中国人民抗击肺炎疫情的情况[275]。此书在书评网站豆瓣的页面一度评分极低,不少网络用户表达了质疑,之后其版面关闭了评论[276]。包括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在内的一些民众认为,在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的情况下,出版这样大唱赞歌的书是不合时宜的,无视了人民所经受的苦难[277]

3月14日,《人民日报》在微博等平台发布两张《纽约时报》Twitter截图的对比。《人民日报》指出,两条推文发布时间相距二十分钟,对中意两国采取的封锁措施的评价却带有褒贬评判,构成“双重标准[278] 。事发的第二天,纽约时报中文网发布了观点文章批评意大利政府的封锁措施对居民生活造成影响。[279]

其他争议[编辑]

2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駐以色列大使館臨時代辦戴玉明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記者會上認為各國限制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入境做法錯誤,令人聯想二戰猶太人遭遇,指猶太人大屠殺時,很多國家對尋求幫助的猶太人關閉大門,只有中國等少數國家伸出援手。中華人民共和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隨後發聲明,說無意將大屠殺的黑暗歷史與現時局勢及以色列政府保護公民的努力相比較,如有人錯誤理解訊息,大使館願意致歉。《明報》提及以色列已因應疫情,1月30日起拒絕2星期內到過中國的非公民入境。[280]

2020年新冠肺炎事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月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281]。”香港《蘋果日報》将上述发言理解为,華春瑩“失言洩露”從2020年1月3日起已經通報美國當局新冠肺炎“疫情嚴重”[282]。台湾中央廣播電臺则认为,“網罵你給美方說30次、給國民說幾次”,“但由於中國人民普遍在鐘南山於1月20日作出警告後才知道事態嚴重,因此引發了國內的怒火”[283][284]。但外交部网上记者会原文并无表述“1月3日起已經通報疫情嚴重”[281]

2月9日,中國山西衛視停播電視劇《紅高粱》並改播其他節目,有網民向電視台官方微博查詢,獲回覆劇集後20集涉及抗日情節,考慮到日本友好援助中國抗擊疫情,決定暫停播出,今後再播[285][286]

2月20日,原央视主持人邱孟煌(阿丘)在新浪微博留言:“此时,虽然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个多世纪了,但我们可不可以说话语调稍温和并带些歉意,不怂也不豪横地把口罩戴起来,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该微博一经发表,立即引发了中国大陆部分网民的强烈不满,例如一篇被中国大陆网民广泛转发的文章指称邱孟煌“为全球跃跃欲试的排华行为提供道德依据”。事后邱孟煌虽然删除了涉事微博,不过仍然持续遭到中国大陆部分网民的谩骂与攻击。[287][288]该事件发生后,新浪网援引中国中央电视台总编室知情人士说法,称邱孟煌已被彻底封杀,其主持的一档节目于2019年年底就由央视进行了调整。[289]

2月27日,游戏《瘟疫公司》被发现在中国区App Store下架,游戏开发商Ndemic Creations随後发表声明称《瘟疫公司》“经中国国家网信办审查存在违反国内法律内容”而从中国 App Store 下架[290][291][292]。3月2日,《瘟疫公司》在Steam中国区下架[293]

2020年3月,意大利著名調查記者蓬皮利(Giulia Pompili)在Il Foglio發表報道指義大利政府購買由中國代表團帶上31噸醫療物資。並引述消息指:迪馬約此前致電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並提出採購,並由其協調聯絡可供貨的中國廠商。同時,蓬皮利(Giulia Pompili)批評迪馬約感謝中國施以援手,旨在誤導民眾,配合中國官媒近日的“慈善中國”主題展開,並非中意兩國官方所宣傳的「捐贈」[294][295]

3月13日,纽约时报报道,称在世界各国面临严重疫情情况下,中国作为口罩出口国囤居口罩;并引用加拿大口罩制造商Medicom高管的话,称中国未能为口罩出口提供许可[296]

观点[编辑]

认为中国政府应对较外国政府更妥当[编辑]

2月26日,中国境外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已超过中国境内[297]。 3月16日,中國境外確診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已經超過中國本土的數字。中國內外都有評論表示,國外疫情嚴重的國家應該研究、學習中國的經驗,中國大陸網民一直將此俗稱為「抄作業」[298]。《每日经济新闻》指出根據“防止大规模疫情传播指数”195個國家只有10個國家可以組織有效防御,并作出快速反应,呼籲不要妖魔化别国抗疫情况[299]

《察网》報道有自媒體冒充张文宏,發表“应该鼓励各国根据自己的国情做出不同的应对”,“不管是嘲笑别国疫情蔓延,还是猛夸自己国家棒,其实都是对灾难和逝者的亵渎”一類的言論。要小心一些「精神外国人」爲了西方的体制神话僞造言論[300]

认为中央政府疫情应对迟缓[编辑]

冠狀病毒病疫情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多次反复强调自己亲自指挥防疫工作,并表示早在2020年1月7日已经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防疫要求[301][302]。但是從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遲遲未到武漢視察疫情[303],直至3月10日疫情緩和後習近平才去武漢視察疫情[304][305]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则在2020年1月27日已亲自前往湖北省武汉市,考察指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防控工作。[306]

香港《明报》认为,中央领导人初期对疫情并不重视,甚至要求不要造成民众恐慌,影响即将到来的春节气氛[307],結果湖北省武漢市黨委和政府沒有及時採取有效的防疫措施,造成疫情在1月下旬大規模爆發[308]

美国之音纽约时报中文网认为中国大陆媒体不应当批评美国等国政府的疫情应对措施,認爲這些是中國政府的宣傳攻勢,批评網絡上部分鼓吹中國抗疫的言論是“盲目自大的扭曲自满情绪缺乏反思”[297][309]

认为地方政府疫情应对迟缓[编辑]

1月23日,据财新网报道,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在1月21日到达武汉,发现华南海鲜市场已被封锁、地面被清洗消毒,病毒来源第一手证据消失。他又走访了其它菜市场,发现卫生情况很差,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他经实地考察后认为,“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抵達當晚即預訂翌日的機票离开。在机场,管轶观察到机场的地面没有消毒,只有人手握体温计监测体温,安检员只有最简易的一次性口罩,卫生防护并无升级,形容“到22日武汉还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认为武汉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310]

1月23日,《環球時報》發表社論,認為疫情發生時,武漢市人民政府实际应对措施缓慢,也未讓公眾了解到疫情的嚴重性,以致讓疫情持續擴大[311]。同日,世界衛生組織稱湖北封城是「史無前例的」,世衛表示「這是中國政府對遏制病毒爆發的決心」。但是,世衛組織澄清說,此舉不是世衛組織提出的建議,當局必須拭目以待,觀察措施的效果如何。[312]世衛組織表示,像這樣封鎖整個城市可能是「科學新事物」。[313]

1月24日,中共湖北省委機關報湖北日報》高級記者張歐亞在微博上發文呼籲武漢即時更換高層官員,遣責當前台上者「不具領導指揮力」,引發網民響應,惟其後被《湖北日報》命令刪除,《湖北日報》並致函武漢市委及市政府道歉,指言論「錯誤」,「給當前防控工作添了亂,給各級領導添了堵」[314][315][316]

1月25日,《中國新聞周刊》报道,美國全球衛生問題前高級研究員劳丽·加勒特英语Laurie Garrett認為「封城」措施太晚,香港大學微生物學教授管軼亦認為不少人口早已回去過年,現在再封實際效果存疑[132]CNN批评,武漢本地人和在汉外地人在封城前的大規模离汉,使其它城市的居民在微博上表達了憤怒的情緒,他們擔心這可能會導致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到他們所在的城市[317]

1月27日,时任中共武漢市委副書記兼市長周先旺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時指「封城」決定阻斷傳染源效果非常明顯,同時亦承認政府應對危機及處理突發事件能力尚待提高[318],并透露最初疫情之所以不及時披露是因為未獲得上級授權[319],認為1月20日國務院將疫症列入「乙類傳染病甲類管理」,要求屬地負責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18]

1月27日,香港政府專家顧問團成員[320]香港大學醫學院世衞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創立總監梁卓偉在記者會上表示,利用研究模型,僅考慮武漢「封城」的情況下,推算武漢截至25日已有25360宗可確診,約4.4萬人被感染,又認為武漢「封城」的隔離措施是正確,但未必有效斬斷感染鏈,可能不能再明顯改善全中國疫情,預計重慶北上廣深會有大爆發[321][322][323]

1月29日,《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採訪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曾光表示,此次武漢面對疫情行動有些慢,並認為公共卫生人员的决策考虑的就是科学性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视角,但政府官员考虑问题并不单纯是科学的视角,这只是他们决策依据的一部分,“他要考虑政治视角,考虑维稳的问题,他要考虑经济的问题,他要考虑春节老百姓的天伦之乐,满意不满意的问题。我们说的话往往只是他们决策中采纳的一部分”,不能说政府官员这种视角不对,事情的决策是要多方面考虑的,但在关键问题上要建立一个经验,要更多的采用科学视角。科学视角如果采用的不好,其他视角也会没有意义[324][325][326]

同日,一篇题为《家人疑似新冠肺炎被隔离 湖北17岁脑瘫儿独自在家6天后死亡》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流传,文中称,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人鄢小文因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隔离,其17岁脑瘫儿子鄢成独自在家6天,并在1月29日去世。鄢小文担心儿子没人照顾曾发微博求助。但村委会称關照過鄢成。事件曝光後,红安县县委县政府组成联系调查组进行调查。2月1日,調查組在政府官網上發通告,證實確有其事,指華家河鎮黨委、政府存在工作不實、作風不實,黨委書記及鎮長已被免職。[327]

1月31日,中共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稱自己内疚、愧疚及自責,若更早采取措施,如1月12日即關閉離開武漢的通道,可能效果更好及緩解疫情,“由于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当机立断,导致疫情输出到了国内、国外。”[328]翌日,主要醫學期刊《刺針》刊發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等港大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的學者團隊文章,文章透過模型,推算截至1月25日,武漢可能已有75000人感染,若病毒傳播能力不減,疫情將在4月到達高峰;中國多個主要城市可能持續有本地爆發,會隨武漢高峰期後1、2星期後進入高峰,建議各地應立即採取重大公共衛生措施[329]

2月5日,香港有線新聞有線中國組》連線留守武漢的翁維愷記者,直播報道時指有微博認證為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宣教中心主任的用戶2月4日晚發微博,認為疫情是天災更是人禍,文章批評一眾官員太過謹慎,等待層層上報,耽誤抗疫最好時機,呼籲改革選人制度,不要再讓衛健委成為行外人的跳板,文章其後被刪除[330]

2月11日,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接受路透社專訪,指武漢封城是正確決定,但初期疫情失控,武漢政府及衛生部門需要負上部分責任[331]

2月16日,武漢公布查處4宗防疫不力案件,包括洪山區副區長王在橋嚴重失職失責,令大量密切接觸者未被及時隔離及大量患者未及時入院救治,被政務撤職;礄口區長豐街漏報懷疑個案,未有效組織治療,令患者自縊身亡,「造成嚴重不良影響」,有關人員被黨內警告、誡勉或責令做出檢查[332]

2月17日出版的《財新》,形容1月23日-2月1日的武漢是「殘酷的自然選擇」,兩位社區書記均表示這段時間基層社區能提供的救助很有限,上級無實際幫助,「看病沒車,醫院不收」,報道又質疑早期或輕信有專家「輕症自愈,居家隔離」說法,制定政策時疏於管理懷疑個案,「患者無法就醫,從輕症拖延成了重症再到危重症,甚至一家多人患病幾至滅門的慘劇,僅財新記者在前線所知,就不是一例兩例」;而2月提出「應收盡收」,社區對接工作時仍有不少形式主義,如無法順利召喚救護車或每天重複填表,直至2月9日上級態度轉變,「不再是病人求助,而是街道催社區盡快清零入院」[333]

2月17日,《環球時報》報道,中國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表示,武漢疫情持續時間長,而由於期間防控措施未及時到位,令很多社區病例未能被及時救治;重症患者直至住院,平均花費10日,形容是「錯失最佳時機」,由輕症變重症[334]

2月18日,《環球時報》報道中國疾控中心在《中華流行病學雜誌》上的預出版論文,指論文顯示1月11日至20日「暴增」5417名新感染者,印證記者採訪時了解到的資訊,即臨床當時已有醫護人員意識到問題嚴重性。報道說這些臨床層面的擔憂未能及時轉化為有效防控措施,「直到1月22日,湖北方面才啟動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Ⅱ級應急響應」[335]

2月26日,《财经》专访国家卫健委1月8日派武汉第二批专家。这名成员匿名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他们在武汉掌握的信息和材料有限,当地隐瞒信息,“不合作”,专家到访所有当地医院均回答“没有医护人员感染”,无法得出病毒“人传人”的结论。但究竟谁向专家组隐瞒了医护人员感染的实情,目前仍不得而知[336]

同日,《财新》发表独家报道,一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在数家测序公司于2019年年底测得新型冠状病毒之後,2020年1月1日,湖北省卫健委电话通知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如果在日後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湖北卫健委)报告”[337]

3月8日,财新网报导,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专家组长锺南山的研究团队,透过研究模型测试发现,若早5天采取隔离防控措施,将有机会降低新冠肺炎感染人数,甚至减轻过半疫情[338]

认为地方政府疫情应对过激[编辑]

美国《纽约时报》引述專家言论批評武漢封城措施是「危險的主意」,因為封城迫使湖北省內的健康人群與感染者保持親密關係,很容易適得其反。在一個有1100萬人的城市周圍畫一個「防疫封鎖線」引起了不可避免的道德關注,專家將其與2014年西非伊波拉病毒疫症期間的封鎖進行了比較,該封鎖在實施十天後解除[339][340]

1月23日据《自然》报道,昆士兰大学病毒学家Ian Mackay擔憂武漢封城做法相当于把武汉变成一个巨大的细胞培养皿,所有人互相传染,将制造出更多病例[341]德国之声指,武漢一些人擔心封城期間的物資供應,尤其是醫療物資的供應[342]。印度《经济时报》指,滬深300上海深圳股指下跌近3%,是近9個月來最大的單日跌幅。印度《经济时报》认为投資者因這種嚴厲措施出现恐慌情绪,尋求投資的避風港[343]

1月24日,英国广播公司批评,這次封鎖導致武漢市等多個湖北省城市出現恐慌,許多人對身處城市應對疫情的能力表示擔憂。這項措施的巨額成本,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人身自由方面,是否都能轉化為有效的感染控制,仍是未知數[313]。1月26日,中共湖北省委副書記兼省長王曉東在記者會上表示對疫情痛心、內疚及自責[344]

1月27日,美國醫學史專家Howard Markel認為,「中國政府現在可能反應過度,給人民造成了不合理的負擔,並且穩定而透明地實施的政策限制往往比嚴厲執行的措施效果更好」[345]。1月27日,中共武漢市委副書記兼市長周先旺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時,指「封城」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人類及城市發展史上史無前例,自己與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願承擔有關「封城」的任何責任,包括「革職以謝天下」;他又指「封城」措施果斷及效果明顯,感謝武漢市民,指市民“很理性、很配合”[346][318]

2月4日,湖北副省長曹廣晶在記者會上表示,有地方政府在執行政策上出現「偏差」,如挖斷道路、用土石徹底封閉道路等,又指已禁止堆砌、斷路或設置永久隔離來中斷公路交通[347]。翌日,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研究室副主任李文峰在中國中央電視台節目表示,地方政府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封路,但不等於斷路,若挖溝堆填令道路中斷是有可能觸犯法例[348]

2月11日,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報道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表示部分地方的疫情防控措施「衝過頭」,傷害中國經濟,有措施不切實際及造成恐慌,要求避免更多限制措施。報道又說中央將出台措施減低衝擊,中共中央宣傳部下令傳媒重點報道經濟復蘇。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未回覆路透社的查詢。[349][350]

備註[编辑]

  1. ^ 香港01》及網易新聞有報道舉報信原文或部分原文,舉報日期為2020年1月24日[23][24]
  2. ^ 狄奧多·阿多諾,1949年《文化批判與社會》[256]

參考文獻[编辑]

  1. ^ 中国 武漢の新型ウイルス肺炎でネット上に疑問の声. NHKニュース.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2. ^ 早苗, 浦上. 「新型肺炎は愛国ウイルス」中国ネットで拡散。「政府は真実教えて」投稿も. www.businessinsider.jp. 2020-01-18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9) (日语). 
  3. ^ 春節在即,中國會否再現“非典恐慌”?. w韓國東亞日報. 2020-01-21 (中文(台灣)‎). 
  4. ^ 4.0 4.1 4.2 4.3 高昱 彭岩锋 杨睿 冯禹丁 马丹萌. 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 财新. 2020-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6日). 
  5. ^ 武漢肺炎:中國新增一人死亡,日本越南發現病例. BBC. 2020-01-17. 
  6. ^ 6.0 6.1 崔笑天. 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破译10天内:多家基因公司拼速度,推出检测试剂盒. 华夏时报网. 北京. [2020-01-21] (中文(中国大陆)‎). 
  7. ^ 中央政法委發文指新型肺炎疫情來勢洶洶 勿遲報瞞報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8. ^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肺炎疫情来势汹汹,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刻意迟报瞒报将永远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每经网. 2020-01-21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9. ^ 是否存在瞒报疫情?卫健委回应. 观察者网. 2020-01-22 [2020-01-23]. 
  10. ^ 凤凰专访钟南山:已对疫情做最坏打算,湖北武汉病患数量无任何隐瞒. 凤凰网. 2020-01-22 [2020-01-23]. 
  11. ^ 高昱; 崔先康. 同济医生感染武汉肺炎去世系谣言 武汉医护人员感染料已超15人. 财新网. 2020-01-22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3). 
  12. ^ 武漢「封城」 湖北或存在「瞞報」疫情. BBC News 中文. 2020-01-23 (中文(繁體)‎). 
  13. ^ 徐蕾. 国务院征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瞒报情况线索. 观察者网. 上海. [2020-01-25] (中文(中国大陆)‎). 
  14. ^ 胡锡进:此次疫情扩散 武汉和国家卫生部门负有责任. news.163.com. 2020-01-25. 
  15. ^ “超级传播者”:他转移4次病房 传染了14名医护人员. finance.sina.com.cn. 2020-01-25. 
  16. ^ 南韓確診第四宗新型肺炎個案.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17. ^ 新型肺炎 武漢の病院で実習の日本人男性が証言. NHKニュース. 
  18. ^ 18.0 18.1 央视对话武汉市长周先旺实录:封城是艰难决定,疫情太突然. 澎湃新聞. 2020-01-27. 
  19. ^ 【武漢肺炎】武漢市長承認信息披露不及時 稱「願革職以謝天下」. 香港01. 2020-01-27 (中文(香港)‎). 
  20. ^ 钟南山发话前 武汉这位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news.sina.com.cn. 2020-01-28. 
  21. ^ 从发现到封城 武汉一线医护复盘疫情为何爆发. news.sina.com.cn. 2020-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2). 
  22. ^ 儲百亮, Steven Lee Myers2020年2月3日. 還原肺炎疫情關鍵七周:中國為何未能及時控制病毒傳播.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20-02-03 (zh-cmn-hant). 
  23. ^ 【武漢肺炎】自稱一線醫生舉報武漢衛健委:隱瞞疫情危害防疫. 香港01. 2020-01-26 (中文(香港)‎). 
  24. ^ 网友发文要求对武汉市卫健委以及相关领导调查追责. news.163.com. 2020-01-25 [202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25. ^ David Kirton. Exclusive: Coronavirus outbreak may be over in China by April - expert. 2020-2-11 [2020-2-12] (英文). 
  26. ^ 【武漢肺炎】鍾南山:疫情料本月中下旬見頂 為李文亮說真相感自豪. 明報新聞網. 2020-02-12. 
  27. ^ 武汉养老院现多例疑似新冠感染. 财新网. 2020年2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4日). 
  28. ^ 武汉发布. 武汉社会福利院12人确诊新冠肺炎 1人死亡. 新京报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4日). 
  29. ^ 曹文姣. 独家|两月来,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福利院发生连续死亡. 财新网. 2020年2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4日). 
  30. ^ 采集侠. 湖北省特有的临床诊断病例类目取消. 洛川新闻网. [2020-03-03] (中文(中国大陆)‎). 
  31. ^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已确诊的病例不允许核减,已核减的必须全部加回_胡亚波. www.sohu.com. [2020-03-03] (英语). 
  32. ^ 湖北卫健委:2月19日新增确诊病例由349例订正为775例_进行. www.sohu.com. [2020-03-03] (英语). 
  33. ^ 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11例 新增出院1451例. news.sina.com.cn. 2020-02-21 [2020-02-21]. 
  34. ^ 截至2月20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35. ^ www.bjnews.com.cn. 湖北:全省新增确诊病例数由411例订正为631例. www.bjnews.com.cn. [2020-03-03]. 
  36. ^ 山西回应“一确诊患者去世未计入病亡病例”:系基础病致病故. 澎湃新闻. [2020-03-03]. 
  37. ^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樊巍.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镜. 环球时报. 2020年3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8日) (中文(中国大陆)‎). 
  38. ^ 被感染医生张劲农:医生也是患者 生病经历成经验. news.sina.com.cn. 2020-01-24. 
  39. ^ “建议轻症病人居家隔离”:对话传染病专家蒋荣猛. 南方周末. 2020-01-26. 
  40. ^ 武汉市将对“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 china.caixin.com. 
  41. ^ 武漢火神山醫院啟用 病人稱仍無醫院接收. cablenews.i-cable.com (中文(香港)‎). 
  42. ^ 记者夜访武汉社区 疑似患者陆续前往集中隔离点. news.sina.com.cn. 2020-02-06. 
  43. ^ 武汉一名70岁疑似新冠肺炎患者跳楼身亡. 新浪網. 202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2). 
  44. ^ 【武漢肺炎】疑似感染卻久未等到核酸檢測 武漢70歲老人跳樓身亡. 香港01. 2020-02-12 (中文(香港)‎). 
  45. ^ 被紧急征用宿舍后乱丢学生物品,学校道歉. finance.sina.com.cn. 2020-02-10. 
  46. ^ 武软回应宿舍征用争议:为赶进度处理不细致,将核实补偿. www.bjnews.com.cn. 
  47. ^ 武汉高校学生称宿舍征用后物品遭乱丢,学校道歉了. www.bjnews.com.cn. 
  48. ^ 侠客岛:打着防疫的旗号,就能为所欲为吗?. www.guancha.cn. 
  49. ^ 16岁女留学生从美国回来硬闯小区?官方回应. 环球网. [2020-03-24]. 
  50. ^ 【明星特權?】被網民質疑居家隔離 徐嬌:遵從社區安排. 明报. [2020-03-24]. 
  51. ^ 居家隔离被爆耍特权‧徐娇晒证据反击网民. 星洲网. [2020-03-24]. 
  52. ^ 网易. 河南定点医院护士回小区遭拦 阻拦者:怕她携带病毒. news.163.com. 2020-02-08 [2020-03-10]. 
  53. ^ 让医护人员“过不去”就是和公众“过不去”. 光明日报. 2020年2月8日 (中文(中国大陆)‎). 
  54. ^ 新华每日电讯:火神山援建者返乡隔离收费?当地有必要回应质疑. 观察者网. 2020年3月7日 [2020-03-10]. 
  55. ^ 火神山援建者回乡后被收隔离费,当地回应:退费道歉、副镇长免职. 观察者网. 2020年3月8日 (中文(中国大陆)‎). 
  56. ^ 董长喜 张健. “隔离14天”变“马上回家”!一线记者接到志愿者的求助电话……. 生命时报. 2020年3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0日) (中文(中国大陆)‎). 
  57. ^ 武汉20日派送20万张免费旅游券 次日宣布延期_手机新浪网. 
  58. ^ 紧急通知|2020春节文化旅游惠民活动延期举行-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 
  59. ^ 韩佳鹏. 湖北省委省政府1月21日举行春节团拜会 观看演出. 网易网新闻. 广州. [2020-01-23] (中文(中国大陆)‎). 
  60. ^ 湖北组织感冒鼻塞、全身发冷的演员演出,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到场观看. 法广. 2020-01-23. 
  61. ^ 全省春节团拜会圆满举办 有我们: 湖北省民族歌舞团小黄人军团!. 湖北省民族歌舞团. 搜狐网. 2020-01-23 [202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62. ^ 环球时报. 疫情当前湖北举办春节团拜会 胡锡进这样说. 新浪网新闻. 北京. [2020-01-23] (中文(中国大陆)‎). 
  63. ^ 【武漢肺炎】疫情嚴峻之際 湖北「圓滿舉辦」春節團拜領導睇表演. 香港01. 2020-01-23. 
  64. ^ 国务院通知:地方不得以任何名义截留调用医疗物资. finance.sina.com.cn. 2020-02-02. 
  65. ^ 大理征用重庆口罩?官方回应:确有其事|通知书|大理|重庆_新浪新闻. News.sina.com.cn. 2018-03-13 [2020-02-06]. 
  66. ^ 重庆商务委:大理已经答应还口罩. news.sina.com.cn. 2020-02-06. 
  67. ^ 云南对大理市征用疫情防控物资予以通报批评--社会--人民网. society.people.com.cn. 
  68. ^ 云南大理市回应暂扣口罩一事--云南频道--人民网. yn.people.com.cn. 
  69. ^ 【武漢肺炎】大理「劫」外地口罩 市長道歉衛健局長被炒. 明報新聞網. 
  70. ^ 湖北黄石证实:委托采购的医用口罩被云南大理“暂扣”!. news.sina.com.cn. 2020-02-06. 
  71. ^ 大理扣留10万只慈溪市民捐赠的口罩并打款 当事人:难以接受-新闻中心-中国宁波网. news.cnnb.com.cn. 
  72. ^ 大理州扣留浙江慈溪市受捐口罩 知情人士:已多次讨要 | 每经网. www.nbd.com.cn. 
  73. ^ 对话被大理扣下口罩的湖北货主:“我们不要补偿,我们要物资!”. news.ifeng.com. 
  74. ^ 大理"征用口罩"后续:大理书记称当地物资也曾被扣. news.163.com. 2020-02-06. 
  75. ^ 云南大理扣押口罩受到严肃查处:书记被免职、市长被撤职. 人民网. 2020-02-24. 
  76. ^ 沈阳、青岛相互扣押疫情防控物资?沈阳海关:没有-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77. ^ 青岛被指发文查扣沈阳口罩,回应:信息有误未执行. www.bjnews.com.cn. 
  78. ^ 武汉肺炎确诊患者为何突然激增?. 财新网. 2020-01-20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0). 
  79. ^ 【首都專線】內地春運未見加強車站防疫.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80. ^ 央视曝光黄冈市卫健委一问三不知. 联合早报. 2020-01-30. 
  81. ^ 湖北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被免职. 黄冈发布. 2020-01-30. 
  82. ^ 鄂退休厅官染病 拒入院引公愤. 
  83. ^ 湖北仙桃卫健委:争议《通知》禁讨论疫情禁接受采访确有不当,已作废. 上游新闻. [2020-03-03]. 
  84. ^ 网友呼吁青岛“新冠高架路”改名,官方回应. news.ifeng.com. [2020-02-28]. 
  85. ^ 武汉居民举报抗疫工作有假:从孙春兰督察看中国难题. BBC News 中文. 2020-03-06 [2020-03-07] (中文(简体)‎). 
  86. ^ 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武汉小区遇居民高声喊“假”.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3-06. 
  87. ^ 于平. “假的,假的”:居民隔窗举报揭了形式主义的老底. 新京报. 2020-03-06. 
  88. ^ 西坡. 假的就是假的,真实的声音最有力. 澎湃新闻. 2020-03-06. 
  89. ^ 郭晓莹. 中央指导组回应武汉居民隔窗“喊假”:要求立即调查整改. 中国新闻网. 2020-03-06. 
  90. ^ 中国新闻网. 民政部回应武汉小区造假事件: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 中国新闻网. 2020-03-09. 
  91. ^ 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也是懂得感恩的人民!王忠林:开展感恩教育形成强大正能量. 长江网. [2020-03-07]. 
  92. ^ 多维新闻网. 【新冠肺炎·舆情】开展感恩教育 武汉市委书记最新讲话受瞩. 多维新闻网. 2020-03-07 [2020-03-07] (中文(中国大陆)‎). 
  93. ^ 武汉市委书记真推感恩教育” 确指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3-07 [2020-03-07] (中文(简体)‎). 
  94. ^ “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错了. 中国青年报. 2012年5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7日) (中文). 
  95. ^ 人民日报刊文:破除民众对领导干部的感恩戴德观念. 人民日报. 2013年11月1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7日) (中文). 
  96. ^ 疑为迎接习近平抵访武汉 新市委书记提感恩教育感恩习近平 网络反而炸锅.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3-07 [2020-03-07] (中文(简体)‎). 
  97. ^ 武汉官员要开展民众“感恩教育” 舆论哗然. BBC News 中文. 2020-03-09 [2020-03-10] (中文(简体)‎). 
  98. ^ Kuo, Lily. 'Gratitude education': Wuhan boss faces backlash over calls to thank leaders. The Guardian. 2020-03-09 [2020-03-10]. ISSN 0261-3077 (英国英语). 
  99. ^ 钢都花园管委会. 武汉一社区用环卫车给居民送肉,官方公开道歉. 2020年3月11日. 
  100. ^ 毛淑杰. 武汉再有多地被曝用环卫车运肉. 南方都市报. 2020年3月12日. 
  101. ^ 刘浩南. 武汉一社区垃圾车运肉2名干部被查:已改用冷藏车. 新京报. 2020-03-12. 
  102. ^ 冯国栋. 武汉处理2名涉“用殡葬车运送个人生活物资”的责任干部. 新华社. 2020-03-15. 
  103. ^ 江跃中. 孩子才两个月,辗转多国回沪的英国籍女婿不愿集中隔离怎么办?. 新民晚报新民眼工作室. 2020-03-21 [2020-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2). 
  104. ^ 胡锡进:我给上海居委会“优待”英国女婿的故事打零分. 环球网微信公众号. 2020-03-22 [2020-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2). 
  105. ^ 师生需服大锅药才可入学,临沧教体局:非强制已暂停执行. 新京报网. [2020-03-03]. 
  106. ^ 临沧曾倡导学生服大锅药,发通知非强制. 澎湃新闻. [2020-03-03]. 
  107. ^ 红星新闻. 强制开启学生摄像头?这几款教育类APP被国家网信办点名. 四川在线. [2020-03-04]. 
  108. ^ 过度审查影响在线课堂. Solidot. [2020-03-07]. 
  109. ^ 黄丽玲. 中国疫情管理数字化 系统疏漏与侵犯隐私引忧虑. 美国之音. [2020-03-14]. 
  110. ^ 王桂霞. 北青报:“健康码”跨省互认促进防控复产稳步落实. 北京青年报. [2020-03-14]. 
  111. ^ 呼唤“一码通行长三角”. 解放日报. [2020-03-04]. 
  112. ^ 冯宙锋 赵安然. 上班、上学、进市场,需要不同“健康码”!广州人,你有几个码?. 南方都市报. [2020-03-14]. 
  113. ^ 李亚南. 卫健委回应“健康码”不通用:“一码通行”的环境和条件尚不成熟. 中国新闻网. [2020-03-14]. 
  114. ^ 绝大部分地区“健康码”互认通行. 新华社. [2020-03-22]. 
  115. ^ 內地網民稱一家三口染武漢肺炎轟醫院拒收治隔離on.cc東網台灣
  116. ^ 陸網友爆料稱武漢醫院發燒病人多 微博極速遭封 蘋果日報 台灣 綜合外電
  117. ^ Lily Kuo; Lillian Yang. Chinese hospitals not testing patients, say relatives. 英国卫报. 2020-01-21 [2020-01-23] (英语). 
  118. ^ 武汉妇入院4日肺炎死家人:院方未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施压速火化. 明报. 2020-01-22 [2020-01-23]. 
  119. ^ 武汉新型肺炎: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 news.sina.com.cn.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2). 
  120. ^ 武漢醫護人員指上月中旬起不明肺炎患者增.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121. ^ 武汉新型肺炎: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 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眾號. 
  122. ^ 张从志. 武汉肺炎重症患者:一床难求. 三联生活周刊.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日) (中文(中国大陆)‎). 
  123. ^ 武汉肺炎患者:难以预想的传染与未被确诊的感染. news.sina.com.cn. 2020-01-23. 
  124. ^ 【武漢肺炎】一線醫生向央視爆料 發燒病人眾多 無法及時治療. 香港01. 2020-01-24 (中文(香港)‎). 
  125. ^ 125.0 125.1 罗婷. 武汉女人关秀丽扛起的三十天. 人物. 2020年3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9日) (中文(中国大陆)‎). 
  126. ^ 126.0 126.1 武汉卫生健康委网站. 如何管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密切接触者?武汉卫健委答复. 观察者网. 上海. [2020-01-23] (中文(中国大陆)‎). 
  127. ^ China coronavirus: hospitals running out of beds, test kit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01-24 [2020-03-11] (英语). 
  128. ^ 消息指有武漢醫院物資只夠三天用. Now 新聞.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129. ^ 钟南山发话前 武汉这位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news.sina.com.cn. 2020-01-28 [2020-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2). 
  130. ^ 記者武漢直擊 訪問懷疑患者:父親病故、丈夫咳血、家公肺部感染,醫院沒檢測拒接收. cablenews.i-cable.com.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131. ^ 父母双染新冠肺炎:一个病患家属的自述. news.sina.com.cn. 2020-01-25. 
  132. ^ 132.0 132.1 132.2 确诊病例破千:为何SARS用4个月 武汉肺炎只用25天?. news.sina.com.cn. 2020-01-25. 
  133. ^ 內地專家建議病人不要湧到醫院發熱門診看病.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134. ^ 新闻1+1:白岩松对话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 news.sina.com.cn. 2020-01-31. 
  135. ^ 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 finance.sina.com.cn. 2020-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1). 
  136. ^ 惊曝武汉大量死者被冠之以普通肺炎 未入官方公布数据. 
  137. ^ 【武汉疫情】曝确诊数据或藏猫腻 街头现伏尸[图]. 
  138. ^ 武汉一床难求多久能改善?专家:目前情况比较紧张. news.163.com. 2020-02-04. 
  139. ^ 武汉检测试剂盒够吗?专家:够 而且检测时间缩短了. news.163.com. 2020-02-04 [202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140. ^ 武汉:很多确诊和疑似患者仍未住进指定医院,形成“堰塞湖”. china.caixin.com. 
  141. ^ 湖北省政府:确保疑似和确诊病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www.bjnews.com.cn. 
  142. ^ 武汉市委书记:此前未入院的1499名重症患者全部入院. www.bjnews.com.cn. 
  143. ^ 遏制疫情蔓延,武汉市已排查1059万余人. 长江网. 
  144. ^ (小标题)武汉称入户排查率98.6%引质疑. 端传媒. 
  145. ^ 新浪微博站内搜索"1.4%". [2020-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1). 
  146. ^ 不悦耳的民意“杂音”,是武汉清理战“疫”死角的线索_马上评论_红辣椒评论. hlj.rednet.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1). 
  147. ^ 港台電視 31 鏗鏘集 - 封城. www.rthk.hk (中文(繁體)‎). 
  148. ^ 武漢醫院條件惡劣 家屬斥入院後情況更差. 香港有线新闻. 2020年2月12日 (中文(香港)‎). 
  149. ^ 武汉仍有少量新冠病人未入院 隔离点治疗能力不足需重视. 财新网. 2020年2月15日. 
  150. ^ Zeng Yingchun, Zhen Yan. Chinese medical staff request international medical assistance in fighting against COVID-19. The Lancet. 2020年2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6日). 
  151. ^ 宿慧娴. 来自前线医生的声音:请国际同行支援我们. 财新网. 2020年2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6日). 
  152. ^ The Editors of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Retraction—Chinese medical staff request international medical assistance in fighting against COVID-19.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2020-02: S2214109X20300760. doi:10.1016/S2214-109X(20)30076-0 (英语). 
  153. ^ 人民网记者探访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防护物资面临短缺 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社会--人民网. society.people.com.cn.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54. ^ 武汉140公里以外:一天隔离50人,除夕夜接诊护士没有防护服丨武汉肺炎亲历-中经实时报-中国经营网. www.cb.com.cn.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55. ^ 武汉多家医院反映,部分医疗防护物资紧缺-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56. ^ Zheng, Sammi; Chien2020年1月25日, Amy Chang. 武漢疫情每日情況更新:死亡人數升至41人,多家醫院求助.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20-01-26 [2020年1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月26日) (中文(繁體)‎). 
  157. ^ 武漢肺炎「車禍現場」發佈會 公眾憤怒中國官員管治能力低下. BBC News 中文. 2020-01-27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繁體)‎). 
  158. ^ 武汉部分医院仍然喊渴:民间资助仅少数符合医用标准. finance.sina.com.cn. 2020-01-27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59. ^ 朋友圈捐赠物资靠谱吗?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回应. news.163.com. 2020-01-25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60. ^ 不止有武汉:湖北疫区16城实录 (上篇). tech.sina.com.cn. 2020-01-26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61. ^ 郑汝可. 武汉市物资紧张情况已得到缓解. 腾讯新闻. 北京.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中国大陆)‎). 
  162. ^ 當局指湖北省每月須3百萬件防護服 暫難完全滿足需求 - RTHK. news.rthk.hk.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中文(香港)‎). 
  163. ^ 工信部承認全國防護服生產力未能滿足湖北省需求. Now 新聞.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164. ^ 武漢肺炎「車禍現場」發佈會 公眾憤怒中國官員管治能力低下. BBC News 中文. 2020-01-27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繁體)‎). 
  165. ^ 【视频】湖北省长王晓东记者会口误. 早报. 2020-01-27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英语). 
  166. ^ 市长省长口径不一致?周先旺:我想的是武汉的事. 京報網. 2020-01-27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67. ^ 湖北医院防护品仍告急 社会捐赠成重要支撑. www.caixin.com. [2020-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168. ^ 工信部:目前防护服还存在一定困难,正在加紧调度. www.bjnews.com.cn. [2020-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169. ^ 武汉市委书记:关键医用物资仍处于紧平衡 需每天调度-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20-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1). 
  170. ^ 武汉协和医院物资到底缺不缺?马国强这样回应_新闻中心_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2020-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1). 
  171. ^ 独家深访:从发现到封城,武汉一线医护复盘疫情为何爆发 | 南方周末. infzm.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2). 
  172. ^ 齐倩. 直升机空降体育场,定向为武汉协和等医院送来物资. 观察者网. 上海. [2020-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2) (中文(中国大陆)‎). 
  173. ^ 工信部稱口罩生產已恢復六成 惟物資產能未滿足需求 - RTHK. news.rthk.hk. [2020-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2) (中文(香港)‎). 
  174. ^ 李克強強調需確保物資供應穩定. Now 新聞.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中文(香港)‎). 
  175. ^ 逾万医疗队员支援湖北 但医护人员仍非常紧缺. www.jl.chinanews.com. [2020-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7). 
  176. ^ 肖文杰. 特别报道 | 湖北仙桃仅批准10家公司生产医用防护服. 第一财经. 2020-02-08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9). 
  177. ^ 武汉一线医护物资告急. news.sina.com.cn. 2020-02-11 [202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178. ^ 武汉一线医护物资告急,各大医院公布捐赠通道. tech.sina.com.cn. 2020-02-11 [202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179. ^ 武漢多間醫院物資短缺 向外界公開求救. cablenews.i-cable.com.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中文(香港)‎). 
  180. ^ 180.0 180.1 Mimi Lau. China coronavirus: Wuhan residents describe ‘doomsday’ scenes as patients overwhelm hospital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南华早报). 2020-01-25 [2020-01-27]. 
  181. ^ 武汉某医院存在尸体无人处理情况?假的!. 人民网. 2020-1-25 [2020-1-27] (中文). 
  182. ^ 武汉被隔离医生:曾1晚接诊200患者 大批同事疑感染 - 都是,的是,的人,防护服,医护人员 - 剥洋葱 - 汉丰网. www.kaixian.tv. 
  183. ^ 剥洋葱people. 武汉某定点医院被隔离的医生:曾一晚接诊200名患者. 新京報. 
  184. ^ 援鄂专家口述:如何让爆满重压中的定点医院上轨道. china.caixin.com. 
  185. ^ 武汉3名官员被约谈幕后:一车重症病人经历了什么?. news.sina.com.cn. 2020-02-11. 
  186. ^ 战“疫”当前,失职失责必问责-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187. ^ 武昌区政府组织对重症病人逐一道歉
  188. ^ 给非新冠肺炎危重病人也留条生命通道吧. 新华每日电讯. 2020年2月17日. 
  189. ^ 李少婷 丁舟洋 岳琦 滑昂. 武汉非新冠肺炎患者求医路:癌症晚期、尿毒症、心梗等重症病人与死神抢时间. 每日经济新闻. 2020年2月1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9日). 
  190. ^ 彭俊勇. 武汉封城后的艾滋病患者:断药的日子越来越近....... 津雲. 2020年2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9日). 
  191.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8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9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1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9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1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94. ^ 194.0 194.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14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95.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13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96. ^ 张玥 张笛扬 敬奕步 李在磊 郑伊灵 吴超. 四人殉职,四人濒危——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 南方周末. 2020年3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97. ^ 张玥 张笛扬 敬奕步 李在磊 郑伊灵 吴超. 四人殉职,四人濒危——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 南方周末. 2020年3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98. ^ 张玥 张笛扬 敬奕步 李在磊 郑伊灵 吴超. 四人殉职,四人濒危——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 南方周末. 2020年3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99. ^ 袁國勇:如非必要勿赴武漢 最憂慮香港醫院過分擠迫 - RTHK. 香港電台.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中文(香港)‎). 
  200. ^ 袁國勇:不認為內地有隱瞞疫情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201. ^ "Die Übertragung scheint erstaunlich schnell zu gehen". Der Spiegel. 2020-01-21 [2020-01-21]. 
  202. ^ 德國病毒權威:武漢肺炎疫情嚴重程度不如SARS. 中央社. 2020-01-22 [2020-01-22]. 
  203. ^ 武汉肺炎疫情 官方数字为何远远低于专家评估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1-26 [2020-02-06]. 
  204. ^ 萧辉. 重症科医生亲述:我们是怎样抢救危重病人的. 财新网. 2020-02-05 [2020-02-05]. 
  205. ^ 世卫专家批评中国未及时报告新冠病例. FT中文网. 
  206. ^ 譚德塞:若果中國隱瞞疫情 確診病例會較現時多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207. ^ Josephine Ma , Linda Lew and Lee Jeong-ho. A third of coronavirus cases may be ‘silent carriers’, classified Chinese data suggest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03-22 [2020-03-23] (英语). 
  208. ^ 【武漢肺炎】《南早》:2月底有4.3萬無病徵確診者被隔離 未計入官方確診數字. 蘋果日報 (香港). 2020-03-22 [2020-03-23] (中文(香港)‎). 
  209. ^ NEJM最新 | 中国科学家揭示新冠肺炎在武汉的早期传播动态—新闻—科学网. news.sciencenet.cn. [2020-03-16]. 
  210. ^ 210.0 210.1 新冠肺炎“人传人”已月余 中疾控回应论文争议. www.caixin.com. [2020-03-16]. 
  211. ^ 211.0 211.1 武汉病毒疫情冲击中国威权统治模式. 美国之音. 
  212. ^ 存档副本. [2020-03-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1). 
  213. ^ 中国教授愤怒爆料:疾控中心早知人传人 却隐瞒近三周. 希望之声 www.soundofhope.org. 2020-01-30. 
  214. ^ 关于【浙大王立铭质问国家疾控中心】一文. Matters. 
  215. ^ 科技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前不应将精力放在发论文上. www.caixin.com. 
  216. ^ 新型冠状病毒去年12月中旬已人传人?疾控中心回应争议:论文是回顾性分析. 
  217. ^ 新冠肺炎“人传人”已月余 中疾控回应论文争议.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1). 
  218. ^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应论文质疑:大家没看明白,混淆了论文与临床诊断. www.guancha.cn. 
  219. ^ 王涵; 魏轶; 向林. 武汉一社区19号还举办万家宴 武汉市长:预警不够. 新京报. 2020-01-22. 
  220. ^ 武汉百步亭有居民发热 专家称潜伏期已过应与万家宴无关 _ 东方财富网. finance.eastmoney.com. 
  221. ^ “万家宴”社区百步亭确诊多例新冠肺炎 一小区55栋楼中33栋有发热病人 - 经济观察网 - 专业财经新闻网站. www.eeo.com.cn. [2020-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5). 
  222. ^ 武汉百步亭社工:曾和居委会领导反映取消万家宴,但没成功_腾讯新闻. new.qq.com. 
  223. ^ 山东寿光援助的350吨蔬菜,被武汉红十字会在超市低价卖掉?回应来了… - 每经网. www.nbd.com.cn. 
  224. ^ 梓鵬. 武漢肺炎:在爭議聲中被全民監督的紅十字會. 2020-02-01 –通过www.bbc.com. 
  225. ^ 武汉慈善总会:每笔捐款全程全额公开,均可上官网查询. www.guancha.cn. 
  226. ^ 为了查我捐的钱去了哪,我对红会们的网站绝望了。。。_风闻社区. User.guancha.cn. [2020-03-05]. 
  227. ^ 武漢病毒所申美在研藥專利 清華院長:難成功. 明報新聞網. 
  228. ^ 网易. 瑞德西韦免费供武汉重症患者试用 吉利德:治病第一. tech.163.com. 2020-02-06 [2020-02-07]. 
  229. ^ 229.0 229.1 美國流感與武漢肺炎疫情不具可比性. 訊報. 2020-03-19. 
  230. ^ 赴武漢醫院採訪肺炎疫情 無綫等港媒遭公安扣查 要求刪除攝錄片段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5). 
  231. ^ 多名本港記者武漢採訪被帶到派出所. 信報財經新聞. 2020-01-14 [202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4). 
  232. ^ 衞健委:目前未發現有超級傳播者.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233. ^ 衛健委:內地新冠狀病毒肺炎死亡個案增至9宗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234. ^ 【武漢肺炎】要求記者除口罩 衛健委記者會現場傳咳嗽聲. Sing Tao Daily 星島日報加拿大. 2020-01-21 (中文(台灣)‎). 
  235. ^ 當局指湖北省每月須3百萬件防護服 暫難完全滿足需求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236. ^ 工信部承認全國防護服生產力未能滿足湖北省需求.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237. ^ Chinese State Media Spread A False Image Of A Hospital For Coronavirus Patients In Wuhan. BuzzFeed News (英语). 
  238. ^ 網上廣傳大量疫症假消息 蝙蝠宴片段源自帕勞非中國.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239. ^ Amazing! Huoshenshan Hospital's 1st building completed in 16 hours!. Global Times.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240. ^ 內地記者赴武漢報道 紅線漸收緊感喪氣. cablenews.i-cable.com (中文(香港)‎). 
  241. ^ 醫生李文亮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 BBC News 中文. 2020-02-07 (中文(繁體)‎). 
  242. ^ 「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 BBC News 中文. 2020-02-08 (中文(繁體)‎). 
  243. ^ 243.0 243.1 网友因为痛惜李医生,将愤怒来源指向武汉市... 来自苏谧荔 - 微博. 新浪微博. [2020-02-11]. 
  244. ^ 244.0 244.1 因李文亮医生逝世遭迁怒,武汉中心医院受捐渠道收窄,防护物资告急!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mini.eastday.com. 2020-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1). 
  245. ^ 遭李文亮事件迁怒 其单位武汉中心医院物资告急. 早报. 2020-02-11 (中文(简体)‎). 
  246. ^ 【武漢肺炎】因李文亮病逝遭排斥 武漢中心醫院受捐遇阻物資告急. 香港01. 2020-02-10 (中文(香港)‎). 
  247. ^ 是的,顶你,顶你顶你顶你,难道我们国家的... 来自合肥百事通 - 微博. 
  248. ^ 环球时报的白云怡,请拿出证据证明李文... 来自荔枝桑葚车厘子 - 微博. 
  249. ^ 因李文亮医生之死遭迁怒 武汉中心医院受捐防护物资告急!_百度搜索. 百度. 
  250. ^ 李文亮去世医院遭拒捐?护士:两者关系不大但缺物资. 網易新聞. 2020-02-11. 
  251. ^ “现在是打仗!”广州医疗队负责人对媒体提出一个诚恳的要求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www.thepaper.cn. 
  252. ^ 不要让患者再受到“舆论感染”. bjwb.bjd.com.cn. 
  253. ^ 长江日报评论员. 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 - 长江评论. 长江日报. 2020-02-12 [202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2). 
  254. ^ 杨剑. “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 汉网. 2020-02-12 [202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2). 
  255. ^ 武汉媒体刊文:“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 news.ifeng.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2). 
  256. ^ 邵燕祥. 前言. 奧斯維辛之後. City University of HK Press. 2019: xiii. ISBN 978-962-937-396-2. 
  257. ^ 长江日报评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 www.guancha.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258. ^ 【#人民微评#现在不是争论表达问题的时候】. 微博. 
  259. ^ 环球时报国际. 特朗普预测新冠病毒疫情今年4月结束:因为天气转暖. 
  260. ^ 新京报. 国际丨特朗普预测新冠病毒4月会消失:中国很专业. 
  261. ^ 香港01. 【武漢肺炎】犀利過專家?特朗普預測病毒4月趨弱 科學家說他……. [2020-02-13]. 
  262. ^ HUNTER MOYLER. TRUMP SAYS CHINESE PRESIDENT XI TOLD HIM THAT HEAT WILL KILL CORONAVIRUS 'BY APRIL'. Newsweek. 
  263. ^ Sam Corbishley. Donald Trump thinks coronavirus will go by April because it will be warmer. Metro. [2020-02-13]. 
  264. ^ HANNAH JACKSON. Trump says COVID-19 will go away in April. Experts say it’s too soon to tell. Global News. 
  265. ^ 方艙醫院「住到不想走」!陸患者感謝黨:吃太好怕變胖. 三立新闻网. [2020-02-13]. 
  266. ^ 光明网评论员. 光明网评论员:“扔了就跑”:跑到哪里,跑到何时. 光明网. [2020-03-04]. 
  267. ^ 2020-03-03 11:45. 湖北卫视错写“江苏省合肥市”,网友: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Sohu.com. [2020-03-05] (英语). 
  268. ^ 杜玮. 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 中国新闻周刊. 2020年2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18日). 
  269. ^ 龚菁琦. 发哨子的人. 人物周刊. 2020年3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0日) (中文(中国大陆)‎). 
  270. ^ 云昇. 肺炎疫情:“发哨人”引发反审查战, 中国人用创意接力反击. BBC. 2020-03-11 [2020-03-11]. 
  271. ^ 袁越. “群体免疫”之前世今生. 三联生活周刊. 2020-3-14. 
  272. ^ 孫飛. 【新冠肺炎】以大規模死亡換「群體免疫」? 英國構成中國反面. 香港01. 2020-03-17 [2020-03-19] (中文(香港)‎). 
  273. ^ 常华. 拿民众生命去赌博竟成了“更高级的人道主义”?. 邵阳日报. 2020-03-16 [2020-03-19]. 
  274. ^ [视频]《大国战“疫”》近期出版.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20-02-26. 
  275. ^ 有事实有真相 两大出版社联袂推出《大国战“疫”》. 新华网. 新华社. 2020-02-26 [2020-0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1). 
  276. ^ 大国战疫. 豆瓣读书. 
  277. ^ 《大國戰疫》.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2-29. 
  278. ^ 纽约时报 驰名“双标”. wap.peopleapp.com. [2020-03-14]. 
  279. ^ 2020年3月10日, Tim. 生活在封锁中的意大利.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03-10 [2020-03-14] (zh-cmn-hans). 
  280. ^ 【武漢肺炎】中國駐以色列代辦稱禁華公民入境如二戰排斥猶太難民 華使館道歉. 明報新聞網. 2020-02-03. 
  281. ^ 281.0 281.1 外交部新闻司. 2020年2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北京. [2020-02-20] (中文(中国大陆)‎). 
  282. ^ 【蘋果內參】華春瑩無意洩露了國家機密?.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20-02-05] (中文). 
  283. ^ 人民落後20天才知疫情!華春瑩自爆向美通報30次 網民怒批被視芻狗. Rti 中央廣播電臺. [2020-02-05] (中文). 
  284. ^ 華春瑩慘了!網罵你給美方說30次 給國民說幾次. Newtalk新聞. 2020/2/4. 
  285. ^ China, Record. 日本の支援に感謝!中国山西省のテレビ局、抗日ドラマの放送休止. Record China.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日语). 
  286. ^ 謝日本捐助? 抗日劇集《紅高粱》停播 - 香港經濟日報 - 報章 - 中國. paper.hket.com.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287. ^ 小山. 新冠肺炎 前央视主持人指中国添乱应向全球道歉遭网上围剿有斥应自杀谢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2-25 [2020-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8). 
  288. ^ 阿丘遭围攻,专家认为中国的确“病得不轻”. 美国之音. 2020-02-28 [2020-03-04]. 
  289. ^ 前主持人阿丘已被央视封杀 此前曾出镜社会类节目. 新浪网. 2020-03-04 [2020-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4). 
  290. ^ Ndemic Creations. STATEMENT ON THE REMOVAL OF PLAGUE INC. FROM THE CHINA APP STORE. 2020-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7) (英语). 
  291. ^ Ndemic Creations. 关于《瘟疫公司》从中国 APP STORE 下架的声明. 2020-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7). 
  292. ^ Chinese regulators remove game Plague Inc from China app stores: Developer. The Straits Times. REUTERS. 2020-02-28 [2020-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8) (英语). 
  293. ^ 被中國認定違反法律 《瘟疫公司》連 PC Steam 版都在中國遭下架. GNN新闻. 2020-03-02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2). 
  294. ^ Ma quali aiuti della Cina contro il virus, è tutta roba che compriamo. Il Foglio. 
  295. ^ 晚報:意媒批中國外交部傳播假新聞,另指中國捐贈物資實為意國購物商品. 端傳媒. 
  296. ^ The World Needs Masks. China Makes Them — But Has Been Hoarding Them.
  297. ^ 297.0 297.1 许宁. 讽刺外国不会“抄作业” 中国抗疫宣传呈现舆论扭曲. 美國之音. 2020-03-03 [2020-03-12] (中文). 
  298. ^ 抗疫模式:「抄中國作業」可有標凖答案?. BBC News 中文. 2020-03-18 [2020-03-19] (中文(繁體)‎). 
  299. ^ 丁舟洋. 疫情面前无中外 不要妖魔化别人抗疫.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3-12 [2020-03-12] (中文(中国大陆)‎). 
  300. ^ 尹国明. 张文宏医生要当心,有人竟假冒你名义这样干..._观风察俗_察网. 观风察俗_察网. [2020-03-19]. 
  301. ^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新华网. 2020-02-15 [2020-02-15] (中文(中国大陆)‎). 
  302. ^ 习近平.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求是. 2020-02-15, (4). 
  303. ^ 习近平为何迄今不去武汉视察疫情?. 美國之音. 2020-02-26 [2020-03-06] (中文). 
  304. ^ 张晓松; 朱基钗. 习近平抵武汉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新華網. 2020-03-10 [2020-03-10] (中文(中国大陆)‎). 
  305. ^ 孫春蘭視察 住戶樓上喊造假 京消息人士:習擬訪武漢 料先赴金銀潭. 明報. 2020-03-06 [2020-03-10] (中文(香港)‎). 
  306. ^ 李克强来到武汉. 中国政府网. 2020-01-27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中文(中国大陆)‎). 
  307. ^ 鍾仕. 京城密語:疾控早上報 中央為保節日氣氛失良機/文:鍾仕. 明報. 2020-02-17 [2020-02-17] (中文(香港)‎). 
  308. ^ 武漢肺炎:武漢市長暗示疫情披露不及時中央有責任. BBC 中文. 2020-01-28 [2020-02-17] (中文(繁體)‎). 
  309. ^ 赫海威. 中共展开宣传攻势,塑造全球抗疫领导者形象. 紐約時報. 2020-03-02 [2020-03-12] (中文). 
  310. ^ 王端; 文思敏. 管轶:身经百战,这次感到极其无力. 财新网. 2020-01-23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3). 
  311. ^ 环球时报:武汉行动慢了教训沉痛,其他地方一定要放弃侥幸加速应对. 環球時報. [2020-01-23]. 
  312. ^ Wuhan lockdown 'unprecedented', shows commitment to contain virus: WHO representative in China. Reuters. 2020-01-23 [2020-01-23] (英语). 
  313. ^ 313.0 313.1 team, Reality Check. How is China coping with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BBC News. 2020-01-24 [2020-01-25] (英国英语). 
  314. ^ 【武漢肺炎】記者呼籲武漢一把手須換帥 湖北日報致函市委道歉. 香港01. 2020-01-25 (中文(香港)‎). 
  315. ^ 中國官員警告武漢肺炎疫情傳播速度快 傳播力增強. BBC News 中文. 2020-01-26 (中文(繁體)‎). 
  316. ^ 武漢肺炎:記者要求武漢「換帥」 改派有經驗官員管理. on.cc東網 (中文(香港)‎). 
  317. ^ Regan, Helen; Griffiths, James; Culver, David; Guy, Jack. Wuhan virus spreads as China puts cities on lockdown and scraps New Year celebrations. CNN. [2020-01-23]. 
  318. ^ 318.0 318.1 武漢市長稱封城決定非常艱難 願意「革職以謝天下」 - RTHK. 香港電台 (中文(香港)‎). 
  319. ^ 武漢肺炎:武漢市長暗示疫情披露不及時中央有責任. BBC中文網. 2020-01-28 [2020-01-30] (中文). 
  320. ^ 梁卓偉:圍堵難長期成功 倡推大型專制措施. 明報新聞網. 
  321. ^ 梁卓偉料武漢4.4萬人染新型肺炎 部分內地城市疫情4月見頂. on.cc東網 (中文(香港)‎). 
  322. ^ 黃偉倫, 王潔恩. 【武漢肺炎】梁卓偉指封關「未夠」要走多步 惟實際操作難. 香港01. 2020-01-27 (中文(香港)‎). 
  323. ^ 梁卓偉推算疫情持續至四、五月見頂後回落.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324. ^ 疾控中心專家:不排除決策上的猶豫. 力報. 2020-01-29. 
  325. ^ 曾光:武汉行动慢有科学认识问题,也不排除决策犹豫. china.caixin.com. 
  326. ^ 被约谈的8个武汉市民,专家:事前诸葛亮. www.bjd.com.cn. 
  327. ^ 家人被隔离,16岁脑瘫患者死亡,当地镇党委书记、镇长被免职. 每日经济新闻. 
  328. ^ 武汉市委书记:如果1月12日左右关闭离汉通道,效果可能会更好. tech.sina.com.cn. 2020-02-01. 
  329. ^ 港大團隊推算武漢已有7.5萬個案 疫情4月達頂點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330. ^ 武漢11間「方艙醫院」集中收治輕症新型肺炎患者. cablenews.i-cable.com (中文(香港)‎). 
  331. ^ 鍾南山指李文亮背後有數百醫生冀說出真相 有需要聆聽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332. ^ 武汉社区漏报疑似病例患者自缢身亡 多人被处分. www.bjnews.com.cn. 
  333. ^ 萧辉 包志明 高昱. 特别报道|艰难的“清零”. 财新周刊. 2020年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15日). 
  334. ^ 卫健委:由于防控措施没有及时到位 很多社区病例没有得到及时救治. news.sina.com.cn. 2020-02-17. 
  335. ^ 中国疾控中心最新重磅论文:1月11至20日感染者数量暴增. www.bjd.com.cn. 
  336. ^ 俞琴 黎诗韵. 专访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人传人?. 财经. 2020年2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6日). 
  337. ^ 高昱 彭岩锋 杨睿 冯禹丁 马丹萌. 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 财新. 2020年2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6日). 
  338. ^ 锺南山团队研究:早5天防控 可减轻过半疫情. 中央社. 2020-3-8 (中文(台灣)‎). 
  339. ^ Levenson, Michael. Scale of China's Wuhan Shutdown Is Believed to Be Without Precedent. The New York Times. 2020-01-22 [2020-01-25]. ISSN 0362-4331. 
  340. ^ MacDougall, Clair. Liberia’s Military Tries to Remedy Tension Over Ebola Quarantine. The New York Times. 2015-05-12 [2020-01-25]. ISSN 0362-4331. 
  341. ^ Coronavirus latest: WHO declares global emergency. Nature. 2020-01-30. doi:10.1038/d41586-020-00154-w –通过www.nature.com. 
  342.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Wuhan lockdown: China takes extreme measures to stop virus spread | DW | 23.01.2020. DW.COM. [2020-01-23] (英国英语). 
  343. ^ China stocks slump 3% on Wuhan lockdown over virus outbreak. India: The Economic Times. 2020-01-23 [2020-01-24]. 
  344. ^ 湖北省省長王曉東:對疫情感到痛心、內疚及自責 - RTHK. 香港電台 (中文(香港)‎). 
  345. ^ Markel, Howard. Opinion | Will the Largest Quarantine in History Just Make Things Worse?. The New York Times. 2020-01-27 [2020-01-27]. ISSN 0362-4331. 
  346. ^ 武漢市長:只要有利疫情控制 願革職以謝天下 - RTHK. news.rthk.hk (中文(香港)‎). 
  347. ^ 湖北副省长:禁止采取断路等方式中断公路交通. 早报. 2020-02-05 (中文(简体)‎). 
  348. ^ 法治在线|疫情防控中的法与罚_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www.spp.gov.cn. 
  349. ^ 習近平據報警告官員防疫措施衝過頭 威脅到中國經濟 - RTHK. 香港電台 (中文(香港)‎). 
  350. ^ 路透社:習近平指遏制疫情措施衝過頭影響經濟 - RTHK. 香港電台 (中文(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