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共产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欧洲共产主义英语:Eurocommunism)是指西欧发达国家的共产党在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初提出的一系列理论观点和政治路线,对苏式社会主义提出了系统的批评[1]

发展历程[编辑]

早在20世纪30年代,意大利共产党的创始人安东尼奥·葛兰西在狱中开始探索西欧国家不同于俄国的革命战略,提出了“夺取文化霸权”、“阵地战”、“运动战”等革命战略思想。他被认为是欧洲共产主义的思想先驱。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部分西欧国家都已实现普选,并在逐步建设福利国家,社会结构和阶级关系发生了许多变化。1956年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的错误,促使西欧各国共产党人重新认识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强调独立自主地确定政治路线。1968年,苏联粗暴干涉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许多西欧共产党对此提出了批评,推动了它们提出不同于苏联共产党的独立自主的政治路线。

1973年9月11日,智利发生右翼军事政变萨尔瓦多·阿连德领导的左翼政府被推翻。这一事件使意大利共产党震惊。为了避免狂热的意大利新法西斯黑色恐怖主义发动政变、重演智利悲剧,为了铲除滋生新法西斯主义的社会温床,贝林格建议意共与社会党和执政的天主教民主党建立联盟,在意大利实现代表大多数人民的“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伟大的“历史性妥协”,要在西方国家通过议会民主争取政权。1975年,意共召开“十五大”,正式通过了“历史性妥协”的方略。意共由此成为“欧洲共产主义”的创始者和象征。1976年大选,意共通过高额选票实践了这一方略,在1976-1979年间建立了天民党主导、以天民党和共产党为中心的“全国团结政府”。此举成功地逼退了极右派极左派的进攻,旨在团结各方力量的“历史性妥协”逐渐被各方所接受。

1977年3月,意大利共产党领导人恩里科·贝林格法国共产党领导人乔治·马歇西班牙共产党领导人圣地亚哥·卡里略马德里举行会晤,通过《在民主、自由中实现社会主义》的纲领,又称《马德里宣言》。《马德里宣言》全面阐述“欧洲共产主义”的基本主张,提出三国共产党完全有权利根据自己本国国情,独立自主地制定内外政治路线,在“民主、自由中实现社会主义”,宣告了“欧洲共产主义”的正式诞生。“欧洲共产主义”在当时是作为既不同于社会党的“社会民主主义”,也不同于“苏联模式”的“第三条道路”而提出来的。在其发展鼎盛期,意大利共产党、法国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大不列颠共产党比利时共产党荷兰共产党希腊共产党(国内派)瑞典左翼党-共产党人等18个党派宣布奉行“欧洲共产主义”路线,“欧洲共产主义”的实际影响超出欧洲范围,日本共产党墨西哥共产党澳大利亚共产党等政党也受到了影响。这些政党共拥有党员330万人。意共、法共和西共被视为“欧洲共产主义”的三大支柱。[2]

但就在《马德里宣言》提出的同年,由于与法国社会党关系恶化,法国共产党重新表态忠于苏联共产党的政治路线,放弃“欧洲共产主义”路线。不久,西班牙共产党也宣布退出“欧洲共产主义”三党联合。

1984年,恩里科·贝林格猝然逝世,作为“欧洲共产主义”主要支柱的意大利共产党陷入党内领导危机,派别林立,四分五裂。“欧洲共产主义”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在这一时期,意、西等国的“欧洲共产主义”政党的基本阵地逐渐被社会民主党蚕食。[3]

1980年代末至1990年初,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影响下,“欧洲共产主义”政党受到了严重的政治冲击。意大利共产党宣布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改组为左翼民主党西班牙共产党法国共产党内也发生了严重的思想混乱,一部分人提出取消党的存在,但最终被否决,在此过程中,党的实力严重削弱。荷兰共产党芬兰共产党等政党自行解散。瑞典左翼党-共产党人大不列颠共产党圣马力诺共产党等政党也选择改旗易帜,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在此之后,西班牙共产党法国共产党等之前奉行“欧洲共产主义”的政党都没有再使用“欧洲共产主义”这一政治术语,尽管它们仍保留并发展了一些带有“欧洲共产主义”色彩的政策。欧洲共产主义的名称中有共产主义一称,其仍然保留了共产主义理想,其意识形态实际上是介于社会民主主义列宁主义之间。

内容[编辑]

1、主张改变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提法,以同苏联官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欧洲共产主义者认为其实质是斯大林主义)区别开来。法共提“科学社会主义”,西共提“马克思主义”,意共提“马克思思想、列宁思想、葛兰西思想”等等。这些共产党肯定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积极作用,但认为他们的部分观点已不能很好地应对时代的变迁,并认为斯大林严重歪曲和篡改了马克思主义。

2、走和平民主的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采取暴力革命。

“无产阶级专政”中的“专政”一词易与“暴力”、“专断”混同,会被看作对民主、和平的否定。而“工人阶级”这一概念可以代指各种劳动人民,比“无产阶级”这一概念要更广泛。意共用“工人阶级领导权”来代替“无产阶级专政”。法共提出国家应成为代表劳动人民、由工人阶级发挥政治领导作用的政权。与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工党、绿党等左翼政党联合,通过议会斗争、合法罢工、合法游行示威以及媒体宣传等方法,从而以合法手段掌握政权,将资本家和平地改造为工人[4]

3、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方面,长期实行公有制占优势的多种经济并存的混合型经济,不要过早地取消私有制。在城镇中,将大多数主要产业国有化,并发展合作社;在农村中,允许小农(农业工人)独自承包农田,工商业上提倡集体形式或者个体与合作社相结合的混合形式。允许中小型私有企业存在,私人可以占有一部分剩余价值,但必须通过税收等措施加以限制和调节。实行经济管理和计划管理民主化。

4、推行民主的社会主义模式。反对一党专政,认为这与社会主义民主是矛盾的,提倡人民多党民主制[5]

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人民可以自由组建多个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党,参与议会和总统选举;一些并不信仰社会主义政党也可以存在,也可以参加竞选,无党派人士也能够作为候选人;但在宪法中明确规定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明确规定一些经济政策;任何党派执政,其权利均受到宪法限制,又由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强大而不容易更改,所以能确保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

强调全民普选、议会民主、多党竞选、政治多元、宪法至上、权力分散、地方自治,这些普世价值并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它们也是社会主义应该具备的基本特征,社会主义社会必须重视个人自由和个人价值。实现政治生活民主化和政治领导多党制,劳动人民广泛参与国家管理[6]

5、肯定共产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党应该适当采用民主集中制,同时应该具备民主性和群众性,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入党条件不应该有苛刻的限制,只要是支持社会主义的人士,即使有宗教信仰,也可以入党。

承认社会民主党(含社会党、民主社会党、工党)是工人阶级政党,它们对欧洲工人的生活改善有很大贡献,共产党应该与社会民主党建立友好的关系。没有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不能胜利;党的领导作用不是通过一党专政的形式来实现,共产党是一个类型的政党,而并非只是一个政党,党的领导作用由多个具备共产党性质的政党竞选执政来实现[7]。另外,不应该把党的思想作为官方思想强加于国家和社会,而应该倡导思想自由化。

6、在国际共运中反对有“领导中心”、“领导党”。坚持各党独立自主,权利平等,互不干涉内部事务,尊重各党自主选择的道路。提出以新国际主义取代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提法,认为把国际主义仅限于无产阶级范围内不利于联合一切民主力量,反对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压制各国党并指挥其他党为其战略需要和外交政策服务。

批评[编辑]

尽管欧洲共产主义对斯大林主义的批判是正确的,但它有一定的局限性。

  • 自由主义者认为欧洲共产主义仍然提倡民主集中制和先锋队思想是不够民主自由的。到了20世纪末和21世纪,西欧的主流共产党大多抛弃了列宁的民主集中制和先锋队思想。
  • 第四国际领导人厄内斯特·曼德尔于1978年发表了《从斯大林主义到欧洲共产主义》一书,系统批判了“欧洲共产主义”。他认为“欧洲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在一国胜利”的苦果。“欧洲共产主义”战略的历史根源可以追溯到考茨基的“消耗战略”。这种战略把资产阶级的统治看成是一个堡垒,想通过包围、迂回逐渐地消耗敌人,最后以极小的代价占领它,从而避免同资产阶级发生普遍的正面对抗。它的错误在于把资产阶级的统治仅仅看成是一个孤立的堡垒,视而不见这种统治实际上渗透于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因此,要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就必不可免地要同资产阶级发生全面的正面冲突。[8]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Eurocommunism - Definition and More from the Free 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
  2. ^ Bucharin, N. I. Selected Writings on the State and the Transition to Socialism. Armonk, N.Y.: M.E. Sharpe, 1982. p. xxi
  3. ^ “欧洲共产主义”为什么失败了
  4. ^ 卡里略《“欧洲共产主义”与国家》
  5. ^ “欧洲共产主义”的产生与消失
  6. ^ 沃尔夫冈・莱昂哈德《欧洲共产主义对东西方的挑战》
  7. ^ Yugoslav Theoreticians Discuss a Multi-Party Communist System
  8. ^ 从斯大林主义到欧洲共产主义
  9. ^ EUROCOMMUNISM IS ANTI - COMMUN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