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華約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蘇聯及華沙條約成員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冷戰的一部分
Praga 11.jpg
苏军入侵第一天遭遇的抗议人群
日期1968年8月20日-1968年8月21日
地点
结果

华约胜利

参战方

Warsaw Pact Logo.svg 華沙條約組織


外交支持:
 东德(华约成员国,但未出兵)[1]
 古巴[2]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2]
 北越[2]
 蒙古人民共和国[3]

 捷克斯洛伐克


外交支持:
 罗马尼亚[4]
 南斯拉夫[5]
 阿尔巴尼亚
 中华人民共和国[6]
指挥官与领导者

苏联 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
苏联 尼古拉·维克托罗维奇·波德戈尔内
苏联 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柯西金
苏联 安德烈·安东诺维奇·格列奇科
苏联 伊萬·伊格納季耶維奇·雅庫鮑斯基
苏联 伊万·格里戈里耶维奇·巴甫洛夫斯基
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 托多尔·日夫科夫
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 多勃里·朱罗夫
波兰人民共和国 瓦迪斯瓦夫·哥穆尔卡
波兰人民共和国 沃伊切赫·雅鲁泽尔斯基
匈牙利人民共和国 卡达尔·亚诺什
匈牙利人民共和国 齐奈盖·拉约什


東德 瓦爾特·烏布利希
古巴 菲德尔·卡斯特罗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金日成
越南民主共和国 胡志明[7]
蒙古人民共和国 尤睦佳·泽登巴尔

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 亞歷山大·杜布切克
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 卢德维克·斯沃博达
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 欧德里希·切尔尼克
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 马丁·祖尔


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尼古拉·齐奥塞斯库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 恩維爾·霍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 毛泽东
中华人民共和国 周恩来
兵力

500,000 (27個師) 6,300輛坦克 800架飛機

2,000門加農炮

200,000 / 600,000 = 30個師 超過250架飛機

2,500–3,000輛坦克
伤亡与损失
苏联 96人喪生 (84人意外喪生),[8]
波兰人民共和国 10人喪生 (意外與自殺)[9]
匈牙利人民共和国 4人喪生 (意外)
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 2人喪生
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 108位平民喪生, 超過500人受傷

蘇聯及華沙條約成員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發生於1968年8月20日至21日之間[10],蘇聯及華沙條約組織盟國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匈牙利人民共和國波蘭人民共和國,武装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以制止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第一書記亞歷山大·杜布切克發起的布拉格之春政治改革[10]。后续的部分骚乱一直持续到9月11日[11]

這次行動代號為「多瑙河」(俄語:Операция «Дунай»),大約50萬軍隊入侵​​捷克斯洛伐克[12],約500捷克斯洛伐克人受傷,108人喪生[13][14] 。 在苏联飞机降落在布拉格机场后不久,华约部队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绝大部分城市。广播和电视信号被切断。(后来恢复)。捷共中央主席团通过了谴责入侵的决议。该决议明确禁止捷克斯洛伐克武装部队(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军、边防卫队、公安和人民民兵) 直接抵抗入侵的华约部队。 在占领的第一周,捷克斯洛伐克民众声援改革派领导人并对华约军队进行了大规模的抵抗行动,阻止了革命劳农政府捷克語Dělnicko-rolnická vláda的建立。1969年又爆发了反占领示威捷克語Protiokupační demonstrace v roce 1969,遭到镇压。 這次入侵成功阻止捷克斯洛伐克共产黨自由化改革,捷克斯洛伐克的正常體制确立。蘇聯在這一時期的外交政策被稱為勃列日涅夫主義[15]

背景[编辑]

在“劳动人民胜利”二十周年之际,时任捷共第一书记的亚历山大·杜布切克宣布胜利后的社会主义需要变革,即建设“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由此开始了一系列促进经济自由化,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时期,即布拉格之春。尽管这些举措广受人民支持,但当时的捷共领导层意见并未统一。如捷克斯洛伐克总理欧德里希·切尔尼克,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国民议会主席约瑟夫·斯姆尔科夫斯基,捷克斯洛伐克国民议会议员弗兰季舍克·克里格尔支持改革,而捷共中央主席团委员瓦西尔·比拉克,交通部部长阿洛伊斯·英德拉,《红色权利报》主编奥德里希·斯维斯特克,国民议会议员德拉戈米尔·科尔德尔则反对改革。 1968年7月23日,一封署名为“99名布拉格市民”(由克莱门特·哥特瓦尔德汽车厂英语Praga (company)的工人签署)[16][17])的联名信传入苏联大使馆,信中回应了苏联捷克斯洛伐克改革的担忧,随后该联名信在苏联《真理报》头版刊登。在捷克斯洛伐克,签署者被认为是叛徒,而苏联官员认为这封信是工人阶级的代表声音——支持苏联对捷克斯洛伐克进行干预。[18]1968年7月29日至8月1日,在蒂萨河畔切尔纳会议上,捷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安托宁·卡佩克将他与瓦西尔·比拉克阿洛伊斯·英德拉德拉戈米尔·科尔德尔起草的“邀请函捷克語Zvací dopis”交给了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19]

“邀请函”中称“敌对分子点燃了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的浪潮,并引发了反共反苏的精神病。”[20]

8月3日,捷克斯洛伐克苏联东德波兰人民共和国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在布拉迪斯拉发会面,签署了《布拉迪斯拉发宣言捷克語Bratislavská deklarace[21]确认了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忠诚,并宣布对所有“反社会主义”势力进行斗争。苏联还表示,如果存在引入多党制的威胁,它将会进行干预。会议上,瓦西尔·比拉克还向乌克兰共产党第一书记彼得·叶菲莫维奇·谢列斯特递交了第二封邀请函,请求“兄弟般的帮助”(与上一封信内容相似,由同一批共产党员签名)。

在1968年8月13日的一次电话中勃列日涅夫向杜布切克称其对捷共对《布拉迪斯拉发宣言捷克語Bratislavská deklarace》执行不力。杜布切克则回应其将严格按照宣言执行,同时筹备9月开幕的党代会。[22] 1968年8月15日至17日,苏联领导层讨论了对捷克斯洛伐克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中央政治局的决策受到克格勃信息的影响,捷克斯洛伐克的局势被刻意描绘得比实际情况更加激烈。最后,人们普遍认为,失去对的中欧捷克斯洛伐克的影响力将对苏联的安全构成直接威胁。保加利亚领导人托多尔·日夫科夫是第一个建议使用武力干预的人。[23] 时任苏联国防部长安德烈·安东诺维奇·格列奇科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尤里·安德罗波夫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尼古拉·波德戈尔内,外交部长安德烈·葛罗米柯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彼得·舍列斯特华沙公约组织的最高司令伊万·伊格纳季耶维奇·雅库鲍斯基同意对捷克斯洛伐克进行武力干涉。在1968年8月,他们试图说服态度摇摆的其他领导人,尤其是勃列日涅夫总书记、柯西金总理、思想家苏斯洛夫[24] 当时的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总书记卡达尔·亚诺什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书记瓦迪斯瓦夫·哥穆尔卡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瓦爾特·烏布利希表达了他们对计划入侵的认可。勃列日涅夫在科尔德尔和别亚克的要求下,决定不让德军参与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以防止引起捷克斯洛伐克人对二战时期德国占领捷克斯洛伐克的联想。[25] 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则认为苏联及其盟国不会入侵,因为他们相信蒂萨河畔切尔纳首脑会议已经平息了局势。他们还认为,任何入侵都将代价高昂,国际政治影响将非常巨大,尤其是因为当年11月将召开世界共产主义大会。

過程[编辑]

捷克斯洛伐克人构建的街垒以及在街垒旁一辆燃烧中的苏军坦克
一位布拉格市民正在尝试与一位苏军士兵交流

事件始於1968年8月20日,從莫斯科起飛的航班,該航班載有100多名便衣特工,並以“發動機故障”為由要求在布拉格機場緊急降落,結果他們迅速控制了機場,随后蘇聯第24航空集团军的运输机开始降落。

蘇聯陸軍總司令巴甫洛夫斯基指揮4個蘇聯坦克師、1個空降師、1個東德師從波蘭入侵布拉格东德的4個蘇聯師,1個東德師切斷捷克斯洛伐克西部邊界。蘇聯8個師,匈牙利2個師,保加利亞軍隊從南部進攻。蘇聯與波蘭4個師進攻北部。

  • 1968年8月20日晚上9点40分,东德陆军第7摩托化步兵团在韦杰普蒂越过边界屏障,成为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领土的第一批成员,尽管苏方曾禁止东德介入。
  • 1968年8月20日晚上11点:匈牙利军队入侵斯洛伐克南部,苏军越过斯洛伐克东部边境,波兰军队控制了斯洛伐克北部的国界,占领了捷克西里西亚。
  • 1968年8月21日午夜:华约军队占领整个东斯洛伐克地区和布拉迪斯拉发全境,向斯洛伐克中部地区挺进,占领北摩拉维亚地区和北波西米亚地区,并深入东波西米亚地区。
  • 1968年8月21日凌晨1点:军队几乎占领了斯洛伐克全境,地面部队正从波兰经波西米亚东部和东德经波西米亚北部前往布拉格
  • 1968年8月21日凌晨2点:部队继续向摩拉维亚和波希米亚北部推进,至此未遇到任何抵抗。
  • 1968年8月21日凌晨3:00:部队几乎占领了摩拉维亚全境、波希米亚东部和北部,向波希米亚中部进发。
  • 1968年8月21日凌晨4点:卡罗维发利附近的部队占领西波西米亚大区北部,占领中波西米亚大区,准备包围布拉格
  • 1968年8月21日凌晨5点:部队穿过波西米亚西部,完全包围了布拉格。
  • 1968年8月21日早上6点:部队正向波西米亚西部和南部的其余地区进发,并向布拉格缓慢推进。
  • 1968年8月21日早上7点:军队几乎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但仍未占领布拉格。
  • 1968年8月21日上午8点:军队控制了布拉格的所有街道。
  • 1968年8月21日上午9点:军队占领并部分拆除捷克斯洛伐克广播电台的总部。

捷克斯洛伐克国防部部长马丁·祖尔是第一个向苏联询问入侵的政府人员,苏联向他声称入侵是在捷共领导层的同意下进行的,并警告他不要让捷克斯洛伐克军队进行抵抗,祖尔答应了。几个小时后,他被苏联军队逮捕。[26]8月21日深夜,捷克中央主席团以7:4的比例通过谴责占领行动的决议。扬·皮列尔弗兰季舍克·巴尔比雷克在最后一刻选择支持亚历山大·杜布切克。第一书记亚历山大·杜布切克,总理欧德里希·切尔尼克约瑟夫·什帕切克弗兰季舍克·巴尔比雷克被苏军逮捕。[27] 夜间,私人无线电台已经在开始传播华约军队发动突袭的消息。早上,捷克斯洛伐克广播电台播放了对捷克斯洛伐克全体人民的紧急呼吁以及入侵部队在布拉格维诺赫拉德斯卡街杀害平民的过程。捷克斯洛伐克文化和新闻部长卡雷尔·霍夫曼和其他通信部门的代表与苏联特工合作,使电视信号和广播保持静默。[28]早上九点左右,苏联步兵在城区内开火,广播站处于静默状态。[29]一些广播工作人员进入地下,从11点开始继续转播,全国各地的秘密演播室交替报道。[30]例如捷克斯洛伐克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被占领者赶出了的电视演播室后,他们在布拉格捷克摩拉维亚·科尔本-丹历公司的厂房内找到了避难所和特斯拉公司捷克語Tesla (podnik)生产的信号发射器,以“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中央委员会的自由广播员”的身份发送广播。

后续[编辑]

1969年3月,捷克斯洛伐克冰球队在当年的世界冰球锦标赛中击败苏联隊,引发全国约50万球迷上街庆祝并引发骚乱英语Czechoslovak Hockey Riots。4月,杜布切克被撤职。

1992年,杜布切克在回憶錄提到當年蘇聯入侵:「我的問題在於,我沒有一顆能夠預知蘇聯入侵的水晶球。事實上,在1月到8月20日之間,我從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31]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Stolarik, M. Mark. The Prague Spring and the Warsaw Pact Invasion of Czechoslovakia, 1968: Forty Years Later. Bolchazy-Carducci Publishers. 2010: 137–164. ISBN 9780865167513. 
  2. ^ 2.0 2.1 2.2 Kurlansky, Mark. 1968: The Year that Rocked the World. 2004. 
  3. ^ "Among the Asian parties, China condemned the action; North Korea, North Vietnam, and Mongolia supported it.". [2021-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3). 
  4. ^ Conflicted Memories: Europeanizing Contemporary Histories, edited by Konrad H. Jarausch, Thomas Lindenberger, p. 43
  5. ^ Back to the Business of Reform. Time Magazine. 16 August 1968 [27 April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24). 
  6. ^ Rea, Kenneth "Peking and the Brezhnev Doctrine". Asian Affairs. 3 (1975) p. 22.
  7. ^ Hitchens, Christopher. The Prague Spring broke world communism's main spring.. Slate Magazine. 25 August 2008 [2021-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4). 
  8. ^ The Soviet War in Afghanistan: History and Harbinger of Future War. Ciaonet.org. 1978-04-27 [2014-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1). 
  9. ^ Skomra, Sławomir. Brali udział w inwazji na Czechosłowację. Kombatanci?. Agora SA. [21 Septembe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7) (波兰语). 
  10. ^ 10.0 10.1 globalsecurity.org. Global Security, Soviet occupation of Czechoslovakia. GlobalSecurity.org. 27 April 2005 [19 Januar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3). 
  11. ^ Srpen 1968: Svět zpovzdálí sledoval české drama. Týden. 2007-11-04 [2020-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12. ^ Soviet Invasion of Czechoslovak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Globalsecurity.org. Retrieved on 23 June 2011.
  13. ^ Soviet invasion of 1968 to have its own web pag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ktualne.centrum.cz. Retrieved on 23 June 2011.
  14. ^ (捷克文) August 1968 – Victims of the Occupation – Ústav pro studium totalitních režimů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8-23.. Ustrcr.cz. Retrieved on 23 June 2011.
  15. ^ Chafetz, Glenn. Gorbachev, Reform, and the Brezhnev Doctrine: Soviet Policy Toward Eastern Europe, 1985–1990. Praeger Publishers. 30 April 1993 [9 October 2009]. ISBN 0-275-9448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5). 
  16. ^ Pro jedny zrádci, pro druhé hrdinové. Dopis 99 pragováků posloužil k ospravedlnění invaze. ct24.ceskatelevize.cz.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2). 
  17. ^ Před 50 lety vznikl dopis 99 pragováků, považovaný za jeden ze "zvacích". dotyk.cz. 2018-07-18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6). 
  18. ^ Před 50 lety vznikl dopis 99 pragováků, SSSR posloužil jako záminka k invazi. idnes.cz. 2018-07-18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3). 
  19. ^ WILLIAMS, Kieran. The Prague Spring and Its Aftermath: Czechoslovak Politics, 1968-197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22-07-02]. ISBN 978052158803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2). 
  20. ^ Zvací dopis v češtině: Text, který odstartoval krvavé události v srpnu 1968. stoplusjednicka.cz.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2). 
  21. ^ 存档副本 (PDF). [2022-07-0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7-11). 
  22. ^ 亚历山大·杜布切克. 杜布切克回忆录. 北京: 新华出版社. 1993年: 202. ISBN 7-5011-5200-4. 
  23. ^ Jak se vařil srpen 1968. První návrh na invazi přišel z Bulharska.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2). 
  24. ^ Jak Kreml rozhodoval o vpádu vojsk do Československa.. Novinky.cz.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8). 
  25. ^ NDR se srpnové invaze zúčastnila… a zároveň nezúčastnila.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1). 
  26. ^ Ministr obrany Martin Dzúr se v srpnu 1968 stal zajatcem Sovětů.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4). 
  27. ^ Únos, nátlak a kapitulace. Během čtyř dní Kreml donutil československé politiky schválit invazi.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2). 
  28. ^ Dějiny pošty v českých zemích.. Praha: Česká pošta. 2000: 129. ISBN 80-86437-02-7. 
  29. ^ Okupace den za dnem, hodinu po hodině. rozhlas.cz. 2008-08-05 [2022-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1). 
  30. ^ Podporovali jsme Dubčeka – Rozhovor autora Totality Daniela Růžičky s Jiřím Svejkovským o situaci v ČST v roce 1968.. Totalita.cz. 2007-11-04 [2007-08-30]. 
  31. ^ Alexander Dubcek, "Hope Dies Last" (New York: Kodansha International, 1993) 128

外部链接[编辑]

1968年“邀请函”全文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