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四水六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四水六岗卫藏志愿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四水六岗藏文ཆུ་བཞི་སྒང་དྲུག་藏语拼音Chushi Gangdruk威利Chu-bzhi-sgang-drug,音译为“曲西岗珠”),是1957年5月20日在西藏拉萨成立的反抗中國共產黨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的政治组织,成员主要是康区人士。1958年6月16日,四水六岗成立下属武装“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是在西藏建立根據地、反抗中國共產黨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的的游击性质武装部隊,成員以康区人员为主。[1][2][3]

1959年藏區騷亂爆發後,四水六崗衛教軍派出三十人的馬隊與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及其隨員會合,護送出走印度。

历史[编辑]

中共在康區推行的西藏民主改革在當地遭到強烈反抗,到1958年已有超過15,000康巴人逃到拉薩。官方宣布沒有拉薩戶口的康巴人不能住在拉薩,康巴人因此移居拉薩以南的山南市。反抗運動最初彼此獨立,各自為政,後來在恩珠仓·贡布扎西的領導下統一,在洛札法语Lhodrak成立「四水六崗」。[4]康巴人原本只有地域觀念而沒有國家的觀念,「四水六崗」的成立是形成康巴人身份認同的重要事件。[5]

因為康区包括怒江瀾滄江金沙江(長江上游)、雅礱江四條河流與撒茂崗(也譯作「色莫崗」)、察哇崗(察瓦崗)、瑪爾康崗(瑪康崗)、包柏爾崗(繃波崗)、瑪爾扎崗(瑪察崗)、木雅崗(木雅熱崗)六個山脈,藏族傳統上稱康區為“四水六岗”。[6][7][8]“四水六岗”成员也大多来自藏区东部的康区和东北部的安多。其主要目标是“要从中国的统治下维护藏传佛教文化”。[9]:196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对其给予包括武器、弹药在内的物资援助,并在美国科罗拉多州赫尔营军事基地对其成员进行军事训练。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也曾给予其援助。

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旗帜

四水六崗的旗幟是黃底上兩把交叉的劍:黃色代表它要捍衛的佛教。帶火焰的劍是代表智慧菩薩文殊師利的武器,能夠斬斷癡根;共產主義來自無明。出鞘的劍代表康巴人的勇敢與傳統,它是康巴人唯一知道如何手工自製的武器。[9]:197

恩珠仓·贡布扎西[10]

四水六崗衛教志願軍總司令恩珠仓·贡布扎西,第一副總司令甲马仓·桑培,第二副總司令夏格仓·朗加多吉,總參謀長哈吉上佐,前敵總指揮拉珠·阿旺,政治總長江潘群则,後勤總長安殊喇嘛直貢·索朗巴卓[11]:38[12]

早期以恩珠仓·贡布扎西甲马仓·桑培拉珠·阿旺、康北夏格仓·朗加多吉、滇北哈吉上佐為主的領导人,在青海省(安多)、四川省云南省(康區)與中国人民解放军賀炳炎三兵團、陳賡四兵團、楊勇五兵團纏鬥多年,最後成立四水六崗衛教志願軍,隨後迅速壯大,由七百人發展成一萬人以上的半正規軍[11]:77-78,該軍裡有中国人民解放軍投誠的官兵,其中姜華亭(藏名羅桑扎西,原中国人民解放軍炮兵營長,因糖尿病於1987年5月2日辭世[11]:157)最廣為人知[11]:4。以山南哲古宗為根據地的四水六崗衛教志願軍,經常进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軍區張國華十八軍及地方中共军政人员,消滅中共駐藏部隊六百多人,黨政人員五百多人,打死打傷中共軍政人員約兩千人,擊壞汽車100多輛,並獲得大量物資[11]:79、82[需要第三方來源]

1957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用外国人驾驶B-17轟炸機,将在塞班島接受特工训练的理塘人阿塔和洛孜二人空投到山南的桑耶寺旁,两人携带RS-1無線电台潜入拉萨,與恩珠仓·贡布扎西取得联系。由於理塘天氣不良,另一隊特工四人折返,在11月第二次空投到理塘附近。[9]:227-231[13]:29

1959年藏區騷亂爆發後,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出走印度,四水六崗衛教軍派出三十人的馬隊與其會合並且護送達賴一行,幾天後阿塔、洛孜加入,以無線電通知中央情報局達賴喇嘛已經出走。[14]

1960年以后,四水六岗卫教军仍在尼泊尔北部的木斯塘坚持对抗中国人民解放军游击战,时常袭扰西藏边境地区。中情局特工約翰·肯尼思·諾斯(英语:John Kenneth Knaus)表示,中情局支持衛教军最大的情報收穫,來自1961年10月25日對解放軍車隊的襲擊,衛教军40余人騎馬襲擊解放军西藏军区边防5团盛永琛副团长带領的一个加强班,全殲解放軍11人,獲得1,500件檔案,其中包括大躍進失敗的確切證據以及解放軍戰鬥序列。其他情報收穫包括1962年獲得中國導彈計畫與發展原子彈的情報,以及在1964年埋下探測器,成為美國證實中國在羅布泊進行原子彈試爆的最早來源。[15][16]

1973年,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访问中国,中国总理周恩来表示希望尼泊尔政府采取行动剿灭衛教军。毛澤東威脅比兰德拉,如果尼泊尔政府不剿灭衛教军,中國將採取軍事行動。[17][18]:961973年底,尼泊尔政府向衛教軍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必须在1个月内投降。为了让衛教軍能理解,政府将最后通牒翻译成藏文,在木斯塘县四处张贴,后来又将时限后延了15天。但一直没有衛教軍投降的消息。1973年底,比兰德拉国王下令展开军事行动。国防部下令驻扎在博克拉市的第三旅出动约3500名士兵,另外动用了2000多名警察。不过尼军将领仍然没有什么信心打胜仗,因为尼军一般都在平原地区活动,几乎没有山地作战经验。1974年初,比兰德拉国王接见了从衛教军中分裂出来,并已率部投降的前司令巴巴益西和他的侄子,要求他的部队提供帮助,条件是打完仗后给他的手下土地、安家费,所有人还可以得到尼泊尔国籍。巴巴益西同意出300名士兵帮助政府军展开清剿。1974年春,随着政府军包围圈的缩小,衛教军几乎失去了希望。当时达赖喇嘛的驻尼代表顿珠朗杰和达赖二哥嘉乐顿珠的秘书拉莫次仁找到尼泊尔政府,称他们带来了达赖喇嘛本人的录音带,达赖命令衛教軍投降。与此同时,在尼泊尔驻印度使馆,嘉乐顿珠和达赖喇嘛的代表彭措通登多次拜访尼泊尔大使,并保证命令衛教軍投降。绝大多数士兵在聽了达赖喇嘛的录音带後向尼军交枪投降。[19]

但是少部分人仍然选择抵抗到底 -- 根据尼军情报,旺堆与其死党共37人,准备突围前往印度。据投降者报告,这37人携带了63匹马、13头驴、4部无线电、相当数量的步枪、手枪和手榴弹。随着旺堆向西逃,尼泊尔国防部命令尼军位于西部的第四旅担任主攻,当时参加行动的共有4个连近800名士兵,最后阶段动用的武装直升机达到4架,并动用了不少无线电设备。1974年7月,尼军终于在尼泊尔、印度和中国边境的三角地带、尼泊尔的达尔朱拉县追上了旺堆残部,双方展开激烈枪战,旺堆残部几乎全军覆没。当时尼军并不知道旺堆本人是否在被击毙的武装人员当中。尼军用直升机将巴巴益西送到现场,经他指认,最终才确定旺堆已经被打死。至此,木斯塘四水六岗卫教军被全部消灭。[20][18]:98-99

相關著作[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Tibetans commemorate 55th founding anniversary of Chushi Gangdruk. 美國之音. 2013-06-18. (英文)
  2. ^ 美国人1956年培养所谓“康巴游击队”,新浪,2008-04-10
  3. ^ 第六章 第六节 西藏局部叛乱加剧和中央的方针. 《解放西藏史》.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8年3月. ISBN 9787801999030. 
  4. ^ Dawa Norbu. China's Tibet Policy. Psychology Press. 2001: 221. ISBN 978-0-7007-0474-3. (英文)
  5. ^ Tsering Shakya. 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s: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Since 1947.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9: 173. ISBN 978-0-231-11814-9. 
  6. ^ 智觀巴·貢卻丹巴繞吉. 《安多政教史》(上部) (PDF). 藏人行政中央. : 2–4. ISBN 9787542100375. 
  7. ^ 橫斷多元的康巴文化。新京報
  8. ^ Dorje, Gyurme. Footprint Tibet 3rd. Bath: Footprint Handbooks Ltd. 2004年: 400. ISBN 1-903471-30-3. (英文)
  9. ^ 9.0 9.1 9.2 Mikel Dunham. Buddha's Warriors: The Story of the CIA-backed Tibetan Freedom Fighters, the Chinese Invasion, and the Ultimate Fall of Tibet. Penguin Books India. 2005. ISBN 978-0-14-400104-0. (英文)
  10. ^ Gyalo Thondup; Anne F Thurston. 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 The Untold Story of My Struggle for Tibet. Gurgaon, India: Random House Publishers India. 2016-06-08: 166. ISBN 978-81-8400-691-9. Most of the resisters in India were followers of Andrug Gompo Tashi, a wealthy, patriotic Kham trader from Litang where the resistance had begun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China's so-called reforms. Popular outrage had been further fueled with the death and destruction unleashed when the Chinese attacked and bombed the local Litang monastery. (英文)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次仁旺久. 心向自由: 中共炮兵營長投身西藏抗暴記. 西藏流亡政府外交與新聞部. 2001年1月. OCLC 122917138. 
  12. ^ 解密时刻:血腥“民主改革” 藏区生死悲歌, 美國之音, 2014-8-29
  13. ^ 《解放西藏史》编委会. 西藏局部叛乱与“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 (PDF). 《军事历史》. 2009年, (1期). 
  14. ^ John Kenneth Knaus. Beyond Shangri-La: America and Tibet's Move Into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2-11-19: 123. ISBN 0-8223-5234-6. 
  15. ^ CIA’s Secret War in Tibet
  16. ^ 郭晓玲口述. 40多年前我参加藏区巡医队的难忘经历. 何瑞云记录整理. 人民网. 2014年10月8日. 
  17. ^ John F. Avedon. In Exile from the Land of Snows: The Definitive Account of the Dalai Lama and Tibet Since the Chinese Conquest. Vintage Books. 2015: 126. ISBN 978-0-8041-7337-7. 
  18. ^ 18.0 18.1 Sienna Craig. Horses Like Lightning: A Story of Passage Through the Himalayas. Simon and Schuster. 2008-06-28. ISBN 978-0-86171-517-6. 
  19. ^ 达赖集团的武装组织"四水六岗卫教军". 网易. 
  20. ^ 独家:尼泊尔1974年剿灭外逃“藏独”武装始末. 环球时报. 2008-04-1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