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獅子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雪山獅子旗
吐蕃帝國使用的軍旗
1920年至1925年期間西藏旗幟
二战前的日本陆军军旗

雪山獅子旗是源於吐蕃歷史軍旗、而於1912年設計、由十三世達賴喇嘛基於西藏傳統與國家習慣而於1918年正式確定頒布的西藏地區旗幟,從此收回西藏軍隊的各種軍旗,規定以後藏軍也只能使用地區旗幟。西藏流亡政府亦以此旗為西藏地區旗幟(Tibetan National Flag),是圖博國家主權自由圖博、與圖博獨立運動的象征之一。[1][2][3][4][5]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認为其代表爭取西藏脫離中國的意志而企圖加以封殺禁止。[6]惟西藏流亡政府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近年表示,希望西藏達到真正之自治,不會再要求獨立,認爲該旗幟地位和香港旗近似,不代表西藏獨立運動[7]

沿革[编辑]

吐蕃法王时期的藏王松赞干布时代就有军旗。西藏史书《贤者喜宴》记载:乌如上下部军旗为花边红旗、红顶旌;耶如上下部军旗为红狮旗,黑心白底顶旌;如拉克上下部军旗为腾狮旗,黑顶旌;夭如上下部军旗为鹏鸟黑旗,黄绿色顶旌。藏王赤松德赞时期向唐朝发兵时,后藏地区的上如拉克八东岱(一个东岱为一千户)军旗为白狮腾空旗,下如拉克八东岱军旗为飞雕白绸旗,上耶如东岱军旗为墨色黑旗,下耶如东岱军旗为花头雄狮旗,上夭如东岱军旗为双狮旗,下夭如东岱军旗为五彩丝绸旗。[1][8]

9世紀中葉,吐蕃王朝分裂後,在很長一段時期裏,西藏沒有出現正規的軍隊,也就沒有正規的軍旗。直到18世紀末葉清乾隆年间,福康安平定廓尔喀對西藏的入侵後,制定了《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其中第四條規定:“以前前後藏都沒有正規軍隊,用時臨時徵調,呈請大皇帝批准,成立三千名正規軍隊:前後藏各駐一千名,江孜駐五百名,定日駐五百名。”這支定額為三千的軍隊,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藏軍”。為了軍隊的訓練和作戰指揮,而製作了藏軍的軍旗“雪山獅子旗”。据日本人青木文教回忆,清末藏军中出现了以雪山、獅子、日月为图案的红色三角形军旗,軍旗的設計參考了中國傳統的獅子滾綉球造型和太極圖案,但图案和规制并不固定。

1913年,日本派往西藏的青木文教与西藏人达桑占堆一起设计了军旗,旗底部为富士山形状的雪山,雪山上是狮子,上部是类似日本军旗的旭日形象。1914年藏军开始改革,此旗被正式用作西藏新军的军旗。[9]1947年3月,在英属印度召开的泛亚洲会议上,英国人特意将雪山獅子旗作为西藏旗帜与其他主权国家旗帜并列摆放,遭到中国代表团团长郑彦芬的反对,被迫于次日将雪山獅子旗撤下。[10]

195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噶廈)簽訂《和平解放十七條協定》,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式進駐西藏,鞏固國防,驅逐英國殖民勢力,將西藏達賴及其噶廈政府納入新成立的中央政府,達賴喇嘛班禪喇嘛也於1954年起擔任中央人民政府相關高級官員。1959年,拉薩發生騷亂,達賴喇嘛在深夜逃離布達拉宮,前往印度。駐紮在西藏地區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遂接管西藏全境,但直到1964年,達賴喇嘛在中央政府中的職務仍為中共所承認。達賴喇嘛逃離西藏後,於印度達蘭薩拉成立西藏流亡政府,該旗遂成爲其藏獨的標誌,並在諸多國際場合中出現。1963年西藏流亡政府发布《西藏流亡宪法》,又经1991年修订,均未提及“国旗”一事。

图案解释[编辑]

1938年西藏軍隊在拉薩的閱兵典禮中揮舞雪山獅子旗
1940年代西藏

藏历水牛年(公元1913年)西藏地方政府驱逐汉人时,宣布以雪山、绿鬃白狮、上方有日月图案的黄底旗帜为标志[11]。土马年(公元1918年),藏军按照英军建制改建的同时,西藏政府颁布命令,宣布“雪域政教合一大国的正式国旗是佛教胜幢,或称胜异品胜幢”,十三世达赖向各军营赐给了旗杆尖顶下带有五色小胜幢的旗帜,既是西藏“雪域政教合一大国”的“国旗”,又是藏军的军旗。在当时西藏政府签署的命令中,规定国旗图案为“在洁白雪山顶上,有着红绿两色的十二股光束,一对白狮前掌拖着月亮宝珠的黄缎镶边的旗帜”。在颁旗命令中,还对旗上的图案作了如下解释[1]

白雪堆积的高峻雪域表示情器世间(按照佛教宇宙观,世界由外部环境即“器世间”和活动在这上面的生物即“有情世间”组成,两者合称为“情器世间”)。张牙舞爪威严无畏的绿鬃雄狮,表示任运成就四业(指息、增、怀、诛)的殊胜二制(政教二者)之国政。掌托月亮如意宝珠,表示以如意宝藏《十善法》和《道德规范十六条》为核心的果报分明之法规。上方自然闪烁之喷焰末尼,表示以二十四种殊胜功德庄严的三宝常住头顶。如旗缨般十二条红绿两色的浮角,表示久已存在的红黑两护法神的事业永远稳固不动摇。作为有情世间的藏人之本源为原始六氏族,详细区分为内六族和外六族,共计十二氏族,简略为内外两氏族。光束照耀,表示政教的福泽遍于十方。精美黄缎镶边,表示持黄冠者的无垢教法大弘扬。金刚长矛把旗高擎,表示诛业得到了如闪电般的护法神布满天地间,恒常护持政教大业。[12]

藏历铁羊年(1931年)颁赐给侍卫队和水猴年(1932年)颁赐给仲札军营的军旗,在上述旗帜的基础上,增加莲花和交杵金刚的利剑顶缨,其下有五色胜幢。同时颁布了对国旗的新解释:“白雪堆的雪山,喻雪山环绕的藏区。张牙舞爪威严无畏的绿鬃雄狮,喻政教合一之国政。掌托喜旋如意宝,喻永无穷尽之宝藏——《十善法》和《道德规范十六条》为核心的果报分明之法规。浮角与红绿二色,喻久已存在的红黑两护法神的事业永远稳固不动摇。数字十二,喻藏人原始六氏族繁衍的原始十二氏族。太阳升起光芒普照,喻众生得到自由和幸福的怙佑。精美黄缎镶边,喻持黄冠者之教法大弘扬。五彩绸缎之胜幢,喻天命具足百喜之政治所向无敌的胜幢高扬。利剑、莲花和交杵金刚三者,喻祖孙三法王(松赞干布、赤松德赞、赤热巴坚)为代表的密乘三怙主之化身不断从天降”。[13]

含意與精神[编辑]

2008年3月巴黎自由圖博運動之法國國旗與雪山獅子旗

雪山獅子旗的意涵為[1]

  • 中心之雪山象徵雪域西藏。
  • 空中六道紅色的光芒象徵西藏民族原始的色、穆、冬、黨、哲、紮六大氏族。
  • 紅色光芒與藍色天空象徵紅黑兩大護法護持政教事業。
  • 雪山頂上升起的太陽之光芒四射象徵雪域西藏之全部众生享受自由、信仰、富裕、幸福與公平公正。
  • 雪山上的兩隻雪獅象徵政教结合事業戰勝一切。
  • 高舉之具三色的如意寶象徵西藏人民永遠敬信和頂禮「佛、法、僧」三寶。
  • 雪獅手中所持的看上去近似太極的兩色寶物象徵遵循十善法和十六人法為核心之正教中的取捨善惡之法。
  • 黃色邊框象徵佛法長駐人世直至普渡眾生事業的完成。

使用[编辑]

  • 據美國一項調查,十九到二十五歲的美國人中對西藏雪山獅子旗的辨識率高達三成八。[15]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西藏國旗, 西藏流亡政府, 2015-8-9
  2. ^ The Tibetan National Flag,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3. ^ 英國樂團在台舉辦演唱會展示西藏國旗, 西藏之聲, 2012-7-27
  4. ^ 西藏國旗,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5. ^ 英國樂團在台舉辦演唱會展示西藏國旗, 西藏之聲, 2012-7-27
  6. ^ 西藏國旗氣球在英升空,中使館阻止未果, 西藏流亡政府, 2015-8-9
  7. ^ 达赖喇嘛尽释“善意”迎接六月会谈
  8. ^ 《藏区政治史》,夏格巴·旺曲德典著,1976年新德里藏文版,中国社会科学院藏学研究中心汉译本,p76-77
  9. ^ 青木文教,《西藏游记:神秘之国》
  10. ^ Alastair Lamb, 《西藏、中国与印度:1914—1950年英帝国外交史》
  11. ^ 《藏区政治史》汉译本,p77
  12. ^ 《藏区政治史》汉译本,p78
  13. ^ 《藏区政治史》汉译本,p79
  14. ^ 流亡藏人在法國中使館懸掛西藏國旗, 西藏之聲, 2011-11-5
  15. ^ 西藏的雪山獅子旗, 西藏流亡政府, 2014-8-19
  • 王小彬,《藏军军旗问题研究》,载于《中国藏学》2013年第2期99-105页

外部連結[编辑]


西藏流亡政府
西藏國旗 西藏國徽

憲章:《流亡藏人憲章





  • 選舉
    • 噶倫赤巴選舉:2011 · 2016
    • 議會選舉:2011 ·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