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十四世达赖喇嘛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丹增嘉措 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Tenzin Gyatso, 14th Dalai Lama in 2012 (8089285063).jpg
2012年的丹增嘉措
Charter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logo.svg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委员
任期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
任期
1951年10月28日-1959年4月
主席毛泽东 周恩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任期
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任期
1954年9月27日-1964年12月17日
委员长刘少奇 朱德
Charter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logo.svg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常务委员会委员
任期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
任期
1954年12月25日-1959年4月
主席周恩来(实际)、毛泽东(名誉)
 中华人民共和国 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
主任委员
任期
1956年4月22日-1964年9月
总理周恩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佛教协会
名誉会长
任期
第一届、第二届
任期
1953年5月-1962年
总理周恩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一、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任期
1954年9月27日-1964年12月17日
委员长刘少奇 朱德
達賴喇嘛
前世 ← 第十四世
出生 (1935-07-06) 1935年7月6日86歲)
藏曆第十六繞迥木豬年5月5日
 中華民國青海省西寧縣石灰窯鄉塔澤村藏區安多地區
认定1937年
藏曆第十六繞迥火牛年
坐床1940年2月22日
藏曆第十六繞迥鐵龍年1月14日
西藏拉薩市布達拉宮
寺院印度達蘭薩拉大乘法苑

法名吉尊降白阿旺洛桑
益喜丹增嘉措
師松旺覺聰巴密白德貝桑布
含义文殊尊者語自在睿智良慧持法海
總攝三界無敵軍具足吉祥賢德尊
藏文རྗེ་བཙུན་འཇམ་དཔལ་ངག་དབང་བློ་བཟང་
ཡེ་ཤེས་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
སྲིད་གསུམ་དབང་བསྒྱུར་མཚུངས་པ་མེད་པའི་སྡེ་དཔལ་བཟང་པོ་

俗名拉莫頓珠
藏文ལྷ་མོ་དོན་འགྲུབ་

父亲祁卻才仁
母亲德吉才仁
簽名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簽名

吉尊降白阿旺洛桑益喜丹增嘉措師松旺覺聰巴密白德貝桑布藏文རྗེ་བཙུན་འཇམ་དཔལ་ངག་དབང་བློ་བཟང་ཡེ་ཤེས་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སྲིད་གསུམ་དབང་བསྒྱུར་མཚུངས་པ་མེད་པའི་སྡེ་དཔལ་བཟང་པོ་,1935年7月6日),簡稱丹增嘉措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又稱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男,藏族青海湟中人,西藏政治和宗教的象徵人物。在西藏文化中,作為藏傳佛教格魯派的最高領袖。

丹增嘉措生於青海湟中县祁家川(今青海省平安县红崖村)的農民家庭,乳名拉木登珠。1937年,經過尋訪團遴選後,他被認定是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隔年,西藏政府正式公開承認其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國民政府則批准免於「金瓶掣籤」同意任職。1940年2月22日,其舉行坐床典禮,繼位成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並由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達扎·阿旺松繞圖多旦巴傑增先後出任西藏攝政

1950年11月17日,隨著中国人民解放军昌都戰役中擊敗藏军,丹增嘉措提前亲政,執掌西藏的政教大權,並派代表与中央人民政府谈判,达成了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又称“十七条协议”)。他接觸馬克思主義後成為共產主義者,並在中共擔任職務改革西藏制度。在1954年至1959年間,他擔任第一屆、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也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第一屆委員、第二屆常務委員,以及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1956年11月下旬,十四世达赖应邀赴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法会,於印度停留三个月。在和周恩来會談後,于1957年4月1日返回拉萨繼續施政。1957年以后,主張反對“十七条协议”。1959年3月17日,流亡印度。隨後丹增嘉措在印度達蘭薩拉建立藏人行政中央政府,並有大量藏族追隨他而流亡海外,不過後來他到印度後,政治理念又逐漸變化,開始轉向推動西藏自治,但後來與中方多次談判均未果。

宗教上他對藏傳佛教的观点看法,經印度佛教的影響後,在西方獲得相當的敬重,除了新思維外,他長期在各地演講有關於西藏的政治,就西藏地位問題提出「五點和平計劃法语Plan de paix en cinq points pour le Tibet」。由於主張以非暴力方式磋商,他在198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011年,他宣布完全退休,將卸下所有職務與權力,同時移交給民主選舉產生的司政負責領導,結束了達賴喇嘛長期的政教合一傳統。爾後他很少碰觸西藏管理議題,淡出政治。

達賴喇嘛[编辑]

丹增嘉措被視為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圖中人物)的轉世靈童

作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1],丹增嘉措(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的法名全稱為「吉尊降白阿旺洛桑益喜丹增嘉措師松旺覺聰巴密白德貝桑布」(རྗེ་བཙུན་འཇམ་དཔལ་ངག་དབང་བློ་བཟང་ཡེ་ཤེས་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སྲིད་གསུམ་དབང་བསྒྱུར་མཚུངས་པ་མེད་པའི་སྡེ་དཔལ་བཟང་པོ་),意譯是「文殊尊者語自在睿智良慧持法海總攝三界無敵軍具足吉祥賢德尊」[2][3]。在過去,達賴喇嘛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重要僧侶,也是該派的實質領袖[4]。達賴喇嘛被視為是聖觀音的化身[5]。而在當前,除了作為格魯派的最高指導者外,對於其他藏傳佛教教派來說,達賴喇嘛也是藏傳佛教最高領導者,甚至被稱作藏傳佛教的「法王[6]。例如寧瑪派流亡藏人索甲仁波切,便認為丹增嘉措是當前藏傳佛教的最高領袖[7]

在歷史上,過去除了格魯派外,其他藏傳佛教的教派並沒有確定、統一的組織架構[8]。而即便是在格魯派內部,達賴喇嘛和寺院之間的權力關係,也隨著時間變化有所不同,並不完全是由達賴喇嘛所組織領導的[8]。最初幾世的達賴喇嘛並非格魯派的正式領袖,不過隨著格魯派的發展、以及與其他教派發生摩擦後,第二世達賴喇嘛首先成為教派的領袖,後來的第三世達賴喇嘛更追認轉世系譜,確立格魯派的團結象徵[9]。而從1642年(第五世達賴喇嘛)到1959年期間,達賴喇嘛的傳統世俗職責還包括在甘丹頗章主持西藏政府[10][11]

也因此,在西藏、蒙古高原在內的藏傳佛教地區,達賴喇嘛同時是具有影響力的宗教權威,以及統治西藏的政治領導人[12][13]。雖然過去達賴喇嘛的統治,經常受到蒙古帝國(1642年至1720年)和清朝(1720年至1912年)的統治影響,不過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時期便宣布與中國方面為「檀越關係英语Patron and priest relationship[14]。1933年,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後,西藏政府派出尋訪團打探其化身[15]。最終他們被許多跡象引導,來到塔爾寺附近,並找到丹增嘉措[16]。在經過幾道針對可能人選的驗證後,西藏政府認定丹增嘉措便是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化身[17]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家庭背景[编辑]

1947年,寧康德法语Amaury de Riencourt在拉薩拍下丹增嘉措家庭的成員照,包括父親祁卻才仁、母親德吉才仁和三個孩子

1935年7月6日,丹增嘉措在青海省安多地區塔澤村的一個農民和馬販家庭出生[註 1][21][22][23]。這個安多地區小村莊位於傳統藏區邊境[24][25],約有20個農民家庭定居[22]。丹增嘉措的家族出身土族[26],雙親並非貴族階級、而是與地主並無聯繫的小農,並住在典型的藏族住屋裡[27]。他們擁有小塊的土地,自力耕種青稞、蕎麥和馬鈴薯[22],並混養數頭犏牛、約80頭綿羊和山羊、幾匹馬與一對氂牛[27]。丹增嘉措是16個孩子中的第九個孩子,最大的孩子是姐姐達拉·次仁卓瑪,比他年長18歲[28]。其大哥土登晉美諾布很早就被認定是高級喇嘛當彩活佛,被迎請到著名的塔爾寺[27]。後來拉莫頓珠被限制在塔爾寺時,其兩個兄弟因為是「承願轉世者」,已經在那裡學習成為喇嘛[29]

丹增嘉措原名為「拉莫頓珠」(ལྷ་མོ་དོན་འགྲུབ།[21][22],意思是「期盼充滿神性」[30]。其母親後來告訴他,他從小時候就未曾顯現出怯生的樣子[27]。在拉莫頓珠2歲多時,西藏噶廈政府根據事前預兆,派出3個尋訪小組前往東北方、東方和東南方,尋訪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21][31][32][33]。其中一個預兆是,在第十三世達賴喇嘛逝世後,遺體頭部原先朝向南方,後來卻轉往東北方,被視為是暗示轉世靈童的出生方向[22][34]。後來高級喇嘛、西藏攝政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至聖湖拉姆拉錯觀湖,清晰「看見」水裡浮現「Ah」(ཨཿ)、「Ka」()和「Ma」()三個藏文字母,並出現一座有著綠藍色屋瓦與金色屋頂的三層樓寺院,再經過一條曲折小徑通到東面山丘,對面有一棟怪異造型「導水槽」、綠松石色屋簷的小屋[21][35]

熱振和大多數人確信「Ah」暗示著尋訪地點位在安多地區,因而派遣尋訪團至東北方[註 2][37]。1937年,尋訪團抵達結古,與第九世班禪額爾德尼會面[38]。第九世班禪額爾德尼提出3名候選男孩的姓名,但有兩位後來被排除[註 3][38]。在拜訪第三位人選時,尋訪團開始覺得「Ka」指的是三層樓高、綠藍色屋頂的塔爾寺;在尋訪附近村落時,亦發現與觀湖結果相符合、屋頂上有結瘤杜松英语Juniperus rigida木幹的房子[21][32][40]。尋訪團領袖結昌仁波切英语Kwetsang Rinpoche先是扮作僕人,卻被拉莫頓珠稱呼為「色拉喇嘛」[41]。而在攜帶一些相似物件拜訪時,拉莫頓珠於任何情況下都能正確無誤地認出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個人用品,並拒絕選擇其他物品[21][22][42]

前往拉薩[编辑]

1939年,拉莫頓珠和阿奇博·斯蒂爾英语Archibald Steele

從1936年起,馬步芳代理青海省政府主席,實際統治著青海省,而「馬家軍」亦獲得國民政府的支持[註 4][44]。在前往塔澤村前,結昌仁波切曾先向馬步芳致意[45]。但這讓馬步芳知道尋訪的事情,並把拉莫頓珠及其家人帶到他處[46]。馬步芳和塔爾寺要求先認定拉莫頓珠為達賴喇嘛,否則拒絕讓拉莫頓珠離開[47]。雖然結昌仁波切已經確定人選,西藏政府指示要把拉莫頓珠帶回拉薩做進一步的測試;西藏政府认为如果先行宣布拉莫頓珠為達賴喇嘛,国民政府將會堅持派遣大批軍隊護送,並留在拉薩拒絕撤出[48]

馬步芳後來收回要求,同意在交付法幣10萬元後,就允許尋訪團前往拉薩[49]。結昌仁波切設法滿足贖金要求,但當他們抵達塔爾寺時,馬步芳再次要求另外繳出33萬美元的贖金,包括:政府官員、軍事部屬和塔爾寺各10萬美元,護送費2萬美元,馬步芳本人則收1萬美元[50]。由於已經歷經2年的外交爭執,為了避免大批護送軍隊跟著進駐拉薩,西藏政府還是接受贖金的要求[51]。最後位在拉薩的西藏政府經由穆斯林商人代表,向馬步芳支付贖金款項,西藏政府則事後連同利息償還[52]。同時,印度政府則給予西藏進口特許權,幫助他們籌集贖金[53]

1938年,國民政府特派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主持達賴喇嘛的轉世、認定事宜[54][55]。到了1939年夏天,在交付給馬步芳大筆護送費後,西藏政府的尋訪團帶著拉莫頓珠、其雙親和三哥達拉·洛桑三旦,動身前往西藏拉薩[31],並獲得師長馬元海護送[32][56]。在前往拉薩的路上,西藏攝政和民眾大會則完成轉世靈童的確認[57][58]。當尋訪團離開馬步芳統治的地區,西藏政府便宣布拉莫頓珠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正式公開承認此事[59][60]。經過10個星期的旅途,拉莫頓珠在10月8日抵達拉薩,送往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意即「珠寶邸園」)[61]

接受教育[编辑]

丹增嘉措和他的西藏內閣成員,攝於1919年至1949年期間

1940年2月22日,拉莫頓珠被送到西藏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儀式[31][60],正式升座成為达赖喇嘛,國民政府、尼泊爾不丹則派代表參與[62][63]。而在吳忠信建議下,國民政府批准其免於「金瓶掣籤[64]。雖然西藏習俗中並無「主持人」一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是由吳忠信主持達賴喇嘛轉世[57],理由包括電報中多次使用「主持」二字,亦明顯花費許多心力主持活動[65]。但是這個說法也引起爭議,茨仁夏加認為並沒有證據指出是由其主持[66]梅爾文·戈爾茨坦亦表示該說法不可信[67]。後來丹增嘉措在拉薩大昭寺舉行剃髮儀式,剃度成為沙彌,開始達賴喇嘛的見習修行[31][68]

最初他與洛桑三旦一起接受閱讀、書法、背誦佛經等基本教育[27]。大約在8歲時,洛桑三旦被送到私立學校,丹增嘉措只能趁著探訪與母親、姐姐和哥哥會面[27]。這時他開始接受僧伽教育課程,包括大五明及小五明[21][69]。大五明是梵語哲學、工藝、藏醫學及佛學,佛學包括般若中觀俱舍律儀學釋量論[21];小五明是詩學、戲劇學、占星學詞藻學、聲律學[21]。除了接受成為藏族精神領袖的教育外,他還被培植成為世俗領袖,但仍保有許多遊戲時間[70]。其每年早春搬到羅布林卡,而在6個月後的冬天開始前,搬回布達拉宮,直到20歲出頭才開始永久住在羅布林卡[27]

在西藏拉薩時期,他還培養對於科學技術的長期興趣[71],著迷於鐘錶、望遠鏡、電影放映機、發條士兵、汽車等機械物品[72],並會拆卸修理[73][74]。他曾用望遠鏡觀察月球,意識到月球只是有坑洞的岩石,而非親教師所說的會發出光芒的天體[73]。1941年,達扎·阿旺松繞圖多旦巴傑增成為西藏攝政[31][75],但這時馬步芳的部隊經常攻擊拉卜楞寺[76]。1942年,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命令馬步芳召集穆斯林士兵,準備進軍西藏[77];後者遵從,調動幾千人部隊進入西藏邊境[78]。1947年,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發動武裝政變失敗,在獄中逝世[31][79],當時丹增嘉措正由兩位稱廈訓練辯論[31]

統治西藏[编辑]

軍隊進藏[编辑]

1951年11月,中國共產黨西藏工作委員會領導人前往拉薩市羅布林卡訪問丹增嘉措

1950年夏天,西藏在藏劇節前夕發生大地震[31]。10月7日,已經建國1周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廣播中宣稱將「和平解放西藏[31][80]。隨後中國人民解放軍發動昌都戰役,越過金沙江、持續向昌都進軍[31][81]阿沛·阿旺晉美及其手下士兵最終投降[82]。11月7日,噶廈向聯合國求援,要求出面「調停」[31][83]。11月17日,隨著中國進軍西藏,丹增嘉措提前亲政[註 5][60][85],正式執掌西藏的政教大權[86]。隨後他暫居西藏南方的亞東[31][87][88]

1951年4月,西藏噶廈派出5人代表團,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前往北京市和談[81][87][89]。5月23日,雖然沒有得到丹增嘉措的授權,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政府代表團的代表,在相互友好的基礎上,簽訂《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共有17條協議[87][90][91]。該協議中明確規定中央人民政府統一處理西藏的涉外事宜,且不會強迫推動各項改革事宜,而由西藏地方政府自行處理改革事項[81][87][92]。而在與張經武會面後,丹增嘉措則在同年8月返回拉薩[93]

10月24日,丹增嘉措致電給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主席毛澤東,表示西藏地方政府與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擁護,並且在毛澤東與中央人民政府的領導下,會積極協助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鞏固國防,從而將帝國主義勢力驅離西藏、保護領土主權的統一[87][94]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班禪堪布會議廳亦發表聲明[81]。10月2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拉薩[81],深入江孜日喀則等地[87][95]。10月28日,丹增嘉措成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委員[96]。而隨著西藏政府與中國政府共同合作,後者開始處理西藏外交局、及在印度設置領事館等問題[97][98]。1953年,丹增嘉措當選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87]

嘗試合作[编辑]

1954年9月11日,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右一)和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右四)前往北京市,參加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前與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右三)會面

1954年9月,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和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共同前往北京市,兩人先與毛澤東會面;隨後以西藏代表身分參加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1954年9月,他出席第一次会议讨论宪法草案,期间并发言[99]。大会主要討論、通過首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87][98][100][101]。9月27日,丹增嘉措當選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81][102][103],並持續任職至1964年[104][105]。12月25日,他還擔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二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106]。1955年2月9日,國務院全體會議第七次會議通過《國務院關於成立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的決定》,決定由丹增嘉措擔任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107]

不過中國政府也在西藏地區引進的「民主改革」,由此展開的階級鬥爭造成嚴重影響[108]。1955年5月,趁着丹增嘉措從北京市返回西藏之際,阿樂群則等人分三批到康定昌都太昭遞交請願書,要求丹增嘉措領導西藏獨立運動[100]。同時,丹增嘉措的經師洛桑益西·丹增嘉措索康·旺欽格勒還以舉行佛事活動為名,分別在里塘甘孜等地召集當地土司頭人和上層僧人,反對「民主改革」與中國共產黨,甚至發動武裝行動英语Protests and uprisings in Tibet since 1950[100]。6月29日,丹增嘉措回到拉薩後,阿樂群則等人則呈送匯報請願書,要求恢復「人民會議」地位[100]

對於阿樂群則等人的意見書,中國共產黨西藏工作委員會根據中央人民政府的指示,要求丹增嘉措和噶廈採取制止行動,認為這已經是反對達賴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的領導及國務院的決定[100]。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在拉薩正式成立[85][109],中央人民政府派遣以國務院副總理陳毅為團長的代表團,專程前往拉薩,向西藏各個民族的民眾表示祝賀,並代表國務院把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的大印授予丹增嘉措[100][110]

到了11月,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和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應印度政府的訪問邀請[111],參加釋迦牟尼涅槃2,500年紀念活動[100][112]。丹增嘉措從日喀則出發,先前往錫金王国甘托克,隨後搭乘飛機至印度新德里[100][113]。隨後,丹增嘉措曾向印度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尋求可能的政治庇護[註 6][116]。與此同時,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也前往德里,在1個月內與丹增嘉措數次會談[註 7][100][118][119]。最後經過周恩來的說服和尼赫魯的保證後,丹增嘉措及主要隨行的官員先前往卡林邦,隔年2月15日返回西藏亞東,在4月1日回到拉薩[100][120]

流亡印度[编辑]

1959年,丹增嘉措在印度和P·N·梅昂英语P. N. Menon (diplomat)會面,由約翰·托芬漢姆英语John Topham (photographer)拍攝

到了1957年,西藏地區的騷亂局勢已經無法控制[121]。同年7月,在500名甘肅、西藏、四川雲南等地成員集結下,反抗組織「四水六崗」曾向丹增嘉措獻上「金寶座」,後者則為代表們掛上哈達[100]。1958年11月2日,為了因應中央人民政府的要求,丹增嘉措召集噶廈全體噶倫、三大寺堪布、藏軍司令、侍從堪布等人開會,要求全體西藏政府官員採積極態度來處理[100][122]。而在11月5日的噶廈全體官員會議上,噶廈官員們除了討論如何平息混亂,也認定丹增嘉措不宜到北京市參加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100][123]

1959年,在默朗木祈願大法會期間,丹增嘉措在大昭寺進行年度的考試[124][125]。最後他以優異的成績通過考試,獲頒最高級別的格西拉讓巴頭銜──相當於佛教哲學的博士學位[21][126][127]。3月10日,由於中國方面邀請丹增嘉措看戲,藏族民眾包圍夏宮羅布林卡[128],懇求他拒絕這次邀請[129][130]。西藏群眾隨後在拉薩等地展開反對中國的示威[129][131],雙方最終爆發武裝衝突[註 8][100][128][132]。在西藏騷亂爆發之初,由於擔心生命安全,丹增嘉措和隨從們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特別行動科幫助下,在3月17日離開西藏拉薩,出逃印度[85][128][129][133]

同年3月30日,丹增嘉措越境進入印度北部[5],並在4月18日抵達阿薩姆邦泰茲普爾[134]。在他與噶廈成員抵達印度後,藏人行政中央喜瑪拉雅山脈山腰的達蘭薩拉運作[5][129][135][136]。由於其龐大的影響力,往後約有100,000多名藏族追隨流亡海外[5],並定居在此[126][137]。在1960年代,中央情報局還秘密計劃長期支持西藏獨立運動,以削弱蘇聯和中國等共產黨政府[138]西藏項目的年度資金預算超過170萬美元,主要提撥給藏人行政中央、訓練志願者及支付對抗中國的游擊隊隊員[138][139];相對地,西藏自治區政府在1952年的總收入僅有人民幣1,300萬元[註 9][143]

流亡政府[编辑]

建立基礎[编辑]

1973年10月,丹增嘉措抵達瑞士蘇黎世機場,身旁成員還有甲日·洛迪

1962年,流亡中的丹增嘉措宣布西藏民主憲法《流亡藏人憲章英语Charter of the Tibetans In-Exile》,將藏人行政中央轉為代表全體西藏人民的民主政府[129][144][145]。由於丹增嘉措和美國向聯合國提出介入西藏問題的呼籲,聯合國大會在1959年、1961年和1965年通過決議,呼籲尊重西藏人民[註 10][126][147][148]。他還創立藏族教育系統,教授藏族語言歷史、宗教和文化[126][149][150]。1970年,他在達蘭薩拉建立西藏檔案文獻圖書館,館內收藏80,000多份重要手稿與資料,涉及西藏歷史、政治、文化等方面,被視為世界上最重要的藏學機構之一[149]

相對地,在1959年4月至1965年1月,他仍擔任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151],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則成為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代理主任委員[152]。1964年12月1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全體會議第151次會議通過《關於撤銷達賴職務的決定》[87][153][154]。爾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鄧小平曾表示其可以返回中國法语Missions d'enquête au Tibet (1979-1985),但「要作為中國公民。我們的要求就一個──愛國」[155][156]。1987年9月21日,他在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美國國會人權小組英语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發表演講,就未來西藏地位問題提出「五點和平計劃法语Plan de paix en cinq points pour le Tibet[157][158][159]。1988年6月15日,他在法國史特拉斯堡歐洲議會發表演說,也提出類似的建議[160][161][162][163]

根據《北京周報》對其出生地紅崖村的採訪報導,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在1989年1月20日圓寂後,中國佛教協會曾要求其參加追悼會,但遭拒絕[164]。隨後他認定更登確吉尼瑪為第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中國政府卻另外確認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為轉世靈童[165]。1996年,根據一家監督組織和西藏報紙報導,西藏政府開始禁止寺院和公共場所擺放任何流亡中的丹增嘉措「照片」[166]。4月22日和4月23日,便衣警察在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市的酒店和餐館,要求藏族移除相關照片[166]。2000年,他協助噶舉派第十七世噶瑪巴·伍金赤列多吉從西藏自治區逃往印度[167]

爆發騷亂[编辑]

2008年4月20日,丹增嘉措訪問美國密西根大學

從2002年9月以來,其派遣的特使與中國政府就西藏問題進行多次會談法语Dialogue entre le gouvernement tibétain en exil et la république populaire de Chine (2002-2010)[168][169],美國政府則表示歡迎雙方的會談[170][171]。但在2004年10月,印度總理曼莫漢·辛格曾於會談中指出,不允許丹增嘉措在印度進行政治活動[172]。2007年接受採訪時,他表示將從藏人行政中央的政治領導人退休,政治決策轉交給噶倫赤巴洛桑丹增[165]。2008年,中國政府指責他試圖破壞該年在北京市舉辦的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173],包括流亡藏族在印度發動為期6個月的抗議活動[174],及支持自由西藏學生運動英國威爾斯親王查爾斯計劃缺席開幕式[175][176]

3月16日,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發生藏族襲擊漢族、掠奪商店等暴動[177][176]。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譴責騷亂「是丹增嘉措的組織煽動的」[178],重申其在「放棄西藏獨立、及承認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領土」的情況下,國務院願意開啟對話[179]。而對於中國政府指責煽動騷亂,他否認曾經策動此事[180],並表示如果無法控制騷亂,將會完全從藏人行政中央的最高領導人引退[181]

相對地,他最初仍有意恢復與中國政府間的和平對話[182]。但後來在日本回應說,已經對和中國政府的談判「失去信心」,並召集西藏流亡組織思考策略[183]。他也推動與漢族民眾的交流[184],並表示希望能夠經常進行[185]。2010年5月21日在紐約訪問期間,他便應中國作家王力雄的邀請,透過Twitter平臺回答9個問題──這些問題是中國網友在Google匯問英语Google Moderator提出,經投票支持選出[185][186][187]。2011年3月10日,他則呼籲境內外的藏族與漢族民眾友好相處[144]

退出政務[编辑]

2012年10月14日,丹增嘉措與首任西藏司政洛桑森格訪問波士頓

2011年3月14日,為了推行民主制度法语Démocratisation du Tibet en exil,丹增嘉措致函給第14屆西藏流亡議會全體議員,宣布決定轉移職務權力,不再擔任藏人行政中央的「領導人職責」,並交由人民民主選舉產生的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來承擔所有政治權責[5][188],完全從流亡政府中退休[189]。隨後的西藏《流亡藏人憲章》修正案中,將達賴喇嘛改為「西藏人民的守護者和保護者,象徵西藏人的身分和團結」[190],結束長期的政教領袖傳統[12]。2012年1月7日,《印度時報》表示孟買西部警方得到消息,有6名中國間諜從西藏自治區進入印度,計劃暗殺流亡印度的丹增嘉措,警方為此加強安全保護[191]。而在這之後,丹增嘉措則減少碰觸包括西藏前途、海外藏族未來、藏族行政中心運作等政治議題[5]

對於當時頻繁發生的藏區自焚事件,最初丹增嘉措並不表示反對,也曾帶頭舉行「特殊法會」絕食1日、以示聲援[192][193]。但在3月10日,在接受來自美國的4家漢語網路媒體採訪時,他表示自己仍然十分困惑,因為不知道怎樣界定錯誤,而無法回應正確與否[註 11][192]。同年,由於12月10日是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紀念日,國際社會密集規劃一系列聲援西藏獨立運動的活動[194];同時還把2013年列為「西藏獨立國際年」,試圖讓西藏議題成為國際論壇上最重要的話題之一[194]。而隨著習近平成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藏人行政中央曾期待與中國改善關係[195],但後來他認為習近平遭遇黨內強硬派阻礙[196]

2017年7月14日,由於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監禁期間逝世,他發表相關的聲明[197]。2018年2月,德國汽車公司戴姆勒梅賽德斯-賓士在Instagram官方帳號的汽車廣告標語,因引用其英語名言「從不同角度審視境遇,你的視野會更廣闊」,結果被中國網際網路用戶批評,最終被迫道歉[198][199]。4月,他表示根據「可靠來源」,其承認的更登確吉尼瑪仍然活著,並接受正常教育[200]。同時還補充說,在藏傳佛教傳統,亦可以有轉世靈童超過一人的例子[201],希望另一位班禪額爾德尼能在好的教師底下學習[200]

對外互動[编辑]

國際交流[编辑]

1993年,丹增嘉措與西雅圖市長英语Mayor of Seattle諾姆·賴斯英语Norm Rice會面

1988年,丹增嘉措在英國倫敦發表「藏傳佛教路徑調查」講座[202]。1993年,他在聯合國世界人權大會發表題為「人權與普遍責任」的講話英语Vienna Declaration and Programme of Action[203][204]。1996年,應英國佛教組織邀請,他再次訪問倫敦教導四諦[205]。1999年,雖然遭到中國的批評,他仍訪問以色列[206]。2000年,卻因受到中國影響,韓國政府拒絕其訪問[207]。而在8月23日至8月30日,聯合國邀請1,000多名世界宗教領袖舉行「世界和平高峰會」,但是他並未被邀請[208]。2001年,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與訪問臺北市的他會面[209]。2005年,俄羅斯政府則撤銷卡爾梅克共和國的訪問邀請[210]。2006年5月30日,他參加在歐洲聯盟布魯塞爾總部舉行的宗教領袖會議,主旨為基本權利和相互尊重[211]

2008年3月21日,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裴洛西與9位議員訪問達蘭薩拉,與他舉行會談[212]。對於同年發生的騷亂,裴洛西等人表示支持其提出的建立國際調查小組,及與中國恢復直接對話[212]。4月,他在美國華盛頓州華盛頓大學密西根州密西根大學紐約州柯蓋德大學發表演講[213]。4月21日,他與美國副國務卿寶拉·多布里安斯基英语Paula Dobriansky會面,公開表示自己「需要美國的幫助」,美國則回應正關切西藏問題,且再次表示希望雙方對話的立場[214]。7月,他在賓夕法尼亞州理海大學進行一系列公開教學講座[215]

2009年,他在中度颱風莫拉克襲擊後訪問臺灣,但被30位臺灣原住民族抗議者譴責出於政治目的[216][217][218][219]。2012年2月18日,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與其舉行會議,隔日收到過去遺失多年的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信件[220]。2012年起,他與緬甸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兩次會面,敦促後者解決羅興亞穆斯林困境,但遭拒絕[221]。2013年4月和5月,丹增嘉措公開譴責緬甸佛教僧侶對穆斯林攻擊[222][223]。2015年,歐巴馬在全國祈禱早餐會英语National Prayer Breakfast上發表歡迎丹增嘉措的演講,但同時激怒中國和印度[註 12][224]。5月,他再次公開呼籲翁山蘇姬採取行動幫助羅興亞人[221]

宗教互動[编辑]

2012年,丹增嘉措與基督教人士會面,由克里斯多福·米歇爾英语Christopher Michel拍攝

1990年,丹增嘉措在達蘭薩拉會見猶太教教師組成的代表團,參加廣泛的跨信仰對話[225]。2005年7月6日,莫斯科及全俄羅斯牧首阿列克謝二世慶祝其70歲生日,表示「高度珍視」俄羅斯正教會和藏傳佛教及信徒們良好的關係,祝願藏傳佛教在未來取得進一步發展[226]。2007年11月26日,他參加在印度阿姆利則舉行的世界宗教領袖會議第三次會議,討論主題為愛與寬恕[227]。但在12月,羅馬教廷取消與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會晤[228]。2008年11月,他與東京都善光寺寺務總長若麻績信昭會面,後者曾以關心西藏問題為由,「拒絕」作為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火炬接力的起點[註 13][229][230]

2009年1月26日,在莫雷里·巴普英语Morari Bapu主持下,他參與在古吉拉特邦馬胡瓦舉行的宗教對話英语Interfaith dialogue「世界宗教:對話與交響樂」[231][232]。2010年5月2日,在與約旦王子賈濟·本·穆罕默德英语Prince Ghazi bin Muhammad經過幾年的計劃討論,他和一群菁英學者共同在美國印第安納州布盧明頓正式啟動共同基礎計劃英语Common Ground Project,以《伊斯蘭教和佛教的共同點》為基礎[233][234][235]。2011年4月29日,為了悼念東日本大震災,他在東京都文京區護國寺舉行特別追悼會[註 14][239][240]。2014年4月8日,他參加宮城縣仙台市宮城縣民會館日语宮城県民会館的「東日本大震災及核電廠事故受災者」的神道復興祈願慰靈會,為已故者祈願[241]。12月12日,他提出會見教宗方濟各的要求,但遭到拒絕[242]

另外在1996年5月,為了形成更具「包容性」的教義,他接續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政策,公開宣布禁止格魯派崇拜爭議的「多傑雄登」,認為該做法造成許多負面影響[243][244][245]。多傑雄登信徒在2008年和2014年舉行示威活動,使宗教派別的爭議引發西方國家注意[註 15][244][245]。日本新興宗教奧姆真理教也曾以佈施名義,捐贈丹增嘉措高達1億日圓的鉅額捐款[246]。1989年,當奧姆真理教向東京都取得宗教法人英语Religious corporation資格時,他曾向東京都提交支持奧姆真理教的推薦信[註 16][246]。《週刊朝日》的報導也指出,念佛宗三寶山無量壽寺日语念佛宗三寶山無量壽寺曾向其佈施捐贈2億日圓[248]

科學討論[编辑]

2013年1月,丹增嘉措與拉傑什·卡斯托勒岡英语Rajesh Kasturirangan理查德·戴維森英语Richard Davidson特普騰·詹帕英语Thupten Jinpa參與在達蘭薩拉舉辦的心靈與生命研究所會議

1973年,丹增嘉措第一次訪問西方,參觀劍橋大學天文觀測臺[74]。由於希望展開佛教和科學英语Buddhism and science間的對話,他接受許多科學會議的參與邀請[74]。1983年,他與神經科學家英语Neuroscientist弗朗西斯科·瓦雷拉英语Francisco Varela阿爾卑巴赫國際會議見面[249],兩人討論意識研究[74],就「科學和宗教的對話」有共同關心的基礎[250]。同年,美國公益創業R·亞當·英格英语R. Adam Engle得知其對科學相當有興趣,開始希望投入部分精力組織[251][252]。1984年,英格向丹增曲傑法语Ngari Rinpoché提出意見,表示只要其願意全面參與,就願意為他組織對話活動[253]

過了兩天,丹增曲傑回覆英格說,丹增嘉措是對參與「實質性科學活動」有興趣,後者著手進行計劃[253]。瓦雷拉得知英格計劃後,也以電話聯繫,告訴對方先前曾與丹增嘉措的會面、並為計劃提供意見,最後有5位科學家和1位哲學家參與[253]。1987年,丹增嘉措、英格和瓦雷拉共同在達蘭薩拉舉行首次認知科學的「心靈與生命」對話[74][249],為期7天[254]。這次活動的成功讓丹增嘉措告訴英格要繼續舉辦,開始安排第二次與加利福尼亞州神經科學家進行對話[251][255]

而第一次對話討論也經編輯出版,成為「心靈與生命」首本著作《揭開心智的奧祕匈牙利语Gentle Bridges - Convers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on the Sciences of the Mind[255]。1990年,因應對話會談持續舉辦,英格在美國成立非營利組織「心靈與生命研究所[249],主要工作為研究神經科學[251]、及出版與科學家的對話[256],合作或贊助者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喬治城大學醫學中心英语Georgetown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257]。直到2017年,丹增嘉措與200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共舉行31次對話,主題有意識性質、生命科學宇宙學天體物理學量子力學認知神經科學大腦神經可塑性[258][259]

思想主張[编辑]

藏傳佛教[编辑]

曾經是宗薩欽哲確吉羅卓弟子的索甲仁波切認為,丹增嘉措在藏傳佛教所有宗派的各個領域中都是權威人士,也因此對其表示敬意[7]

根據丹增嘉措的說法,丹增嘉措在西藏有多位高級與初級親教師,包括熱振活佛、塔湯仁波切、林仁波切赤絳仁波切[27]。除了遵從格魯派教義,他還遵循宗薩欽哲確吉羅卓英语Dzongsar Khyentse Chökyi Lodrö在20世紀上半葉宣揚的超宗派的利美運動的精神,從其直門弟子繼承寧瑪派和噶舉派教誨[7]。由於從事許多跨越宗派的活動,他成為不同宗派的流亡藏族的連結,基於政治觀點承認其地位、並團結在底下[260]。也因此,其在流亡後獲得全體藏族尊崇的政治、宗教領袖地位,意涵與先前的達賴喇嘛有所不同[8]

他經常以經典的佛教文本傳授教義和評論,並聲稱自己是那爛陀寺傳統17位大師的追隨者[261],包括龍樹[262][263]蓮花戒[264][265]寂天[266]阿底峽[267]提婆等人[268]。基於許多印度重要學者曾前往西藏傳授佛教、且藏傳佛教仰賴17位那爛陀寺大師的經文,他認為「藏傳佛教」的宗教基礎,能追溯到那爛陀寺的佛教傳統上──「印度是上師,西藏是其弟子」[269][270][271][272][273]。他還曾為此創作祈禱詩[274][275]

他積極向全世界傳播印度非暴力和宗教和諧的觀點,稱呼自己是「印度古老思想的使者」[270][271],並強調慈悲、包容等世俗倫理的重要性[5]。他認為釋迦牟尼總是教導有關寬恕、寬容和慈悲,呼籲釋迦牟尼的追隨者在心靈出現「攻擊、殺害」等情感時,要記住佛教的信仰[222]。其也會對特定主題發表意見,例如他曾在《大圓滿法语Dzogchen : L'essence du cœur de la Grande Perfection》提到寧瑪派的實踐[276]。2013年4月,他在北愛爾蘭德里的「慈悲文化」活動上,則強調心靈健康的重要性[277]

另一方面,他曾說自己如果不是僧人,可能會成為工程師[278]。透過心靈與生命研究所舉辦的對話,他長期研究佛教和科學間的關係[72],並指出佛教和科學的重要共同點,是將觀察分析經驗作為證明基礎,以該方法挑戰教義[279]。他持有現代科學優於宗教的觀點[280],認為佛教徒需要認真對待科學,更改錯誤的佛教思想[72][73][281]。相對地,他認為格魯派護法多傑雄登的信仰損害師徒關係[282],甚至導致上師的壽命縮短[243]。不過其反對多傑雄登信仰等的立場爭議,也引起一部分格魯派人士反對,導致該派出現兩極分化的情況[282]

馬克思主義[编辑]

馬克思主義關注財富的平等分配和生產資料的公平利用。它還關心工人階級(即大多數人)的命運,及那些處境不利和需要幫助的人的命運,馬克思主義關心少數人強加剝削的受害者。由於這些原因,這體系吸引我,且看起來很公平。
丹增嘉措[283]

丹增嘉措稱呼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或「半個馬克思主義者」[284][285][286],並表達對資本主義批評[287][288][289]。最早在小時候,他曾因蒙古人民共和國摧毀宗教信仰,而第一次聽到「共產主義[290]。在訪問北京市時,他從翻譯平措汪傑那裡學到馬克思主義理論[291]。隨後就被共產主義吸引,其非常贊成自給自足英语Self-sustainability財富平等分配英语Distribution of wealth的概念,甚至曾表態希望「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290][292][293]。他認為馬克思主義的「平等分配」具有「道德倫理」[292],而資本主義只關心「如何賺錢」[294]

也因此,他宣稱自己是「半個馬克思信徒,半個佛教徒」,支持卡爾·馬克思反對剝削、關心貧窮的無產階級的理念[283][295]。他認為蘇聯、中國和越南共產主義國家並未「真正實行」馬克思主義的原則和政策[290],且「更關心」自己狹隘的國家利益,而不是國際工人的利益[283]。他還指出,「馬克思主義政權」的缺陷是過於強調摧毀統治階級,忽視同情心[283];蘇聯的失敗並非馬克思主義的失敗,而是集權主義的失敗[283]。相對地,他確信有可能把佛法和純粹的馬克思主義綜合,並證明是一種有效的施政方式[27]

而針對個別人物的評論,他把毛澤東視為「革命的偉大指導者」,從後者身上學習到許多東西[296][297]。後來在日本進行演講時,曾表示毛澤東有向其提過:西藏的雪山獅子旗應被保護,並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一起飄揚」[298][299]。他還與後來的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勳有著親密的友誼,曾贈送習仲勳一塊手錶[300]。但相對地,他对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第一印象是「大騙子」[296],认为他充满了魅力、笑容和欺骗[301]。他還認為習仲勳之子習近平,後來的中共總書記,認真想解決腐敗和貧困差距等問題[292]

藏區自治[编辑]

這個計劃包含五個基本要素:一、把整個西藏轉化成為一個和平地區。二、中國停止危及藏族生存的移民政策。三、尊重藏族人民的人權和基本權利。四、重建和保護西藏的自然環境,中國放棄在西藏製造核子武器及儲存核子廢棄物。五、對西藏未來的身分地位以及中國人民和藏族人民關係的問題進行真正的會談。
丹增嘉措[157][158]

對於西藏前途問題,丹增嘉措明確表示不尋求西藏獨立[5],而是主張西藏應在中國範圍內,實現「大西藏地區高度自治[162][302][303];他認為把西藏留在中國境內,有利於自己的經濟發展[304][305]。其主張整個受西藏文化影響的地區,應轉化為「阿喜姆沙」[註 17],這涵蓋東部的康區和安多地區[157][158][160][161][306]。該範圍包括現在的西藏自治區和青海省地區,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甘肅省、四川省、雲南省部分地區,面積達240萬平方公里(約佔中國總面積的四分之一)[302][307]

他認為西藏與中國應保持「聯盟關係」[160][161][308]。中國的中央政府負責西藏的外交和國防政策[304],而內政、經濟、文化、社會制度由藏族人民自行決定處理[160][161][304][305],西藏政府亦能在非政治領域設立外交辦事處自治[160][161][309]。其主張西藏要成為民主的自治政體,西藏政府的行政首長由全民普選產生[162],政府所在地則設在拉薩[160][161]。他還認為可以先讓中國在西藏保留少數防衛性軍事設施,經區域性和平會議來確定西藏成為非軍事區[157][158][160][161][162][310]

同時還要求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權、民主和自由」[157][158],而西藏政府要加入《世界人權宣言[160][161]。他指控中國在西藏展開「文化滅絕[311],並批評青藏鐵路是第二次入侵[312]。他呼籲中國必須停止嚴重威脅藏族生存的移民政策,中國移民應回歸中國[157][158][162][313]。但雖然不同意定居的漢族成為當地絕大多數,他否認有遷徙漢族的計劃[304]。他還認為中國應恢復、保護西藏自然環境[157][158][160][161],儘管中國政府亦限制濫伐西藏森林,但他表示貪汙可能造成法律遭忽視[314]。他還主張不應利用西藏製造核武器和儲存放射性廢料[157][158],西藏政府也應禁止核武器的製造、試驗和儲存[160][161]

同時他敦促中國和西藏就未來地位方案、及人民關係等問題,進行「真正的談判和磋商」[157][158][162][315]。對於中國政府拒絕其入境[316],其除了多次強調沒有要把西藏從中國分離出來的觀點外[317],他表示在中國同意沒有先決條件下,希望自己能返回西藏[303]。2010年9月20日,他表示有信心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重返西藏[317]

政治議題[编辑]

2014年5月8日,丹增嘉措訪問挪威奧斯陸

丹增嘉措反對所有的戰爭,認為這是過時的辦法[318]。他表示由於20世紀的衝突,數百萬人在暴力中喪生、許多國家的經濟也遭破壞,他希望「21世紀成為寬容和對話的世紀」[270][271]。他反對使用和貯存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在1998年還支持中國的禁止任何核武器的呼籲[319]。不過在2001年,他回答一位學校女學生提出的正當防衛問題,表示用槍射擊「試圖殺死自己」的人是合理的,但強調不應造成致命傷[320]。他還堅持民主制度[5],並認為民主在印度根植[270][271],並支持建立聯合國議會大會運動英语Campaign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United Nations Parliamentary Assembly[321]

2008年6月4日,他首次依西藏和英國代表在1914年簽訂的《西姆拉條約》,承認麥克馬洪線的有效性,表示認為中國宣稱擁有主權的藏南達旺地區是印度的部分領土[322]。曾有媒體質疑其將釣魚臺列嶼稱做「尖閣諸島[323],但美聯社重新聽取記者會錄音後,表示僅用「那些島嶼」指中國與日本兩國具爭議的島嶼,而未使用「尖閣諸島」稱謂[324]。2016年,他向德國記者表示「太多」難民歐洲尋求庇護,但「歐洲(例如德國)不能成為阿拉伯國家」,且因人數過多導致「實踐」出現困難[325][326]。2018年,他在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摩的會議上發表講話,認為「歐洲屬於歐洲人」,且應向難民表明「他們最終應回去發展自己的國家」[327]

他還關注環境問題[328][329],並發表相關的演講[330]。他認為「生態應該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331],也指出亞洲許多河流源於西藏,而喜馬拉雅山脈冰河融化英语Retreat of glaciers since 1850會影響這些河流流經的國家[330]。2005年起,他參與國際野生動物保護運動,包括呼籲拒絕穿著虎皮、豹皮衣服[328][329];但基於非暴力原則,也曾批評鯨魚保護英语Whale conservation組織海洋守護者協會活動英语Anti-whaling[332]。在2009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舉行前夕,他敦促各國政府擱置國內壓力,採取集體行動應對氣候變遷[333]

社會議題[编辑]

2016年6月15日,丹增嘉措與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白宮地圖室會面

丹增嘉措曾表示性愛帶來短暫的滿足,但隨後將造成麻煩,而貞潔提供「更好的生活」和「更多獨立自由」[334][335]。他警告,通姦對夫妻生活中會出現問題,甚至導致自殺謀殺[334][335],亦表示所有宗教對通姦都有相同看法[336]。在1996年出版的《超越教條》一書中,則描述傳統佛教對合適性行為的定義[337]。當討論傳統佛教有關性行為的觀點時,他認為在佛教教義中,口交手交肛交異性戀同性戀)對佛教徒來說都不能接受[338]。在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採訪時,也曾回應佛教中的同性戀是「不端性行為」(sexual misconduct)[339]

但他仍關注有關「對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暴力與歧視」的報導,並敦促「尊重、寬容和充分承認」所有人的人權[340]。在1994年接受《Out》採訪時,他表示從社會的角度,雙方自願同意、不會傷害他人的性行為,在倫理上都可以接受,且社會應對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持有接受、寬容和尊重的態度[338]。1997年,他坦承不知道過往教義的基礎,願意考慮某些教義可能是具體針對「特定文化和歷史背景」的可能性[341]

2009年,他在曼非斯國家民權博物館英语National Civil Rights Museum表示,基於女性的「生理特徵和生育撫養孩子的能力」,女性本質上更富同情心[342];並引用護士與母親的工作,呼籲女性領導和創造「更富有同情心的世界」[342]。2014年,在參加孟買塔塔社會科學研究大學英语Tata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高等教育世俗倫理課程典禮時,則表示女性對他人的痛苦更敏感,其領導可能更有效,因此「男性應該要退後、女性要向前邁進」[343]。在墮胎問題的立場上,他曾向《紐約時報》解釋,從佛教徒的戒律觀點來看,墮胎是謀殺行為[344];但也澄清要根據具體狀況決定,認為在「未出生的孩子發展遲緩,或者分娩會給父母造成嚴重問題」等某些情況下,墮胎可以被道德接受[345]

人物生活[编辑]

個人生活[编辑]

2011年,丹增嘉措及許多僧侶共同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第一資本競技館舉行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背景為噶瑪巴唐卡

丹增嘉措常表示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比丘[346]。他會使用各種冥想技巧,包括分析冥想等[347];其曾說過,冥想的目的在於「保持非常充分的警覺和正念狀態,然後試圖看到自身意識的自然狀態」[348]。他提倡人們改變對動物的看法,鼓勵所有人採納素食主義[349],引起公眾注意[350]。不過他表示自己是「藏族僧侶」,並非「素食主義者」[註 18][350]。而為了環境保護,他習慣沐浴而不泡澡,及離開房間時關燈[330]。對於自己健康狀況,他還會慢跑、並以九節佛風呼吸大法養身,還曾預言自己的生命會活到113歲[5]

他曾經說過,其母語是「一點點的漢語方言──西寧話」,而家族不會講安多語[24][352]。另外他還會講英語[353][354]。實際上在童年時代,大約有十名歐洲人住在拉薩,洛桑三旦曾引薦奧地利登山家海因里希·哈勒與他會面[27]。兩人成為長期的朋友,直到哈勒在2006年逝世[355]。而除了與威爾斯親王查爾斯有長年交流[356],他還與許多著名的科學家有長期的友誼,包括卡爾·波普爾戴維·玻姆卡爾·馮·魏茨澤克[74]

在印度達蘭薩拉[267]、藏族定居點寺廟等地方,他會舉行許多教學、講座等公眾活動[357][358];為了向公眾傳授佛教,每年也會應邀到世界各地舉辦公開講座英语Public lecture[266][358][359]。其最著名的教學為時輪金剛灌頂法會,主要教授困難的佛教教義,通常有數千名聽眾參與[360][361]。直至2017年為止,他總共舉辦時輪金剛灌頂法會共34次,除了在印度舉行外,也曾在紐約洛杉磯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巴塞隆納格拉茲雪梨多倫多等地傳授[360]

其中在印度,這類教學絕大部分是免費參與[358]。不過海外的講座通常要以門票支付相關費用[358],多餘的收入則根據判斷分配[362]。另外從1950年代晚期到1974年,丹增嘉措每年獲得美國中央情報局的18萬美元資助[註 19][363]。儘管這些補貼資金是支付給其個人,不過他將多數用於資助藏人行政中央的活動,包括在日內瓦和紐約設置辦事處、及國際遊說[138][363]

轉世規劃[编辑]

除此之外,任何政治權威,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領導人,因政治需要,選出所謂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時候,誰也不需認可和信仰其孩童。切記!
丹增嘉措[364]

達賴喇嘛轉世傳承的世系最早源於15世紀,在藏傳佛教中享有崇高的威望;當歷任每位達賴喇嘛圓寂後,西藏高僧們都會尋訪轉世靈童,並舉行坐床等系列儀式,[365]。但經歷第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爭議後,丹增嘉措逝世後的後繼者英语Succession of the 14th Dalai Lama問題受到關注[165]。而早在2007年,他便表示如果女性更有表現機會的話,並不排除下一世達賴喇嘛可能以「女性英语Women in Buddhism身分」轉世[5][366]。而在9月1日,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提出的《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施行,規範活佛轉世必須經過政府的許可[367]。對此,他曾表示擔心中國政府採操縱所有轉世靈童的做法,來選擇符合政治目的的繼任者[368]

2011年9月24日,其就轉世問題發表聲明,表示在到了第一世達賴喇嘛年齡時,將諮詢各宗派的大喇嘛、藏族民眾和相關信眾,檢討並決定是否延續達賴喇嘛的轉世傳承[364][369][370]。同時,他要求堅決不承認由任何政治權威選出的達賴喇嘛轉世靈童[364]。他認為轉世及認證是轉世者自己的因緣,非經他人強制或壓迫的情況下產生[364];而政治領導以權力干涉轉世認證「極為不妥」,尤其是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的轉世[364]。2011年10月3日,在接受加拿大電視公司新聞網英语CTV News採訪時,他表示儘管中國法律禁止轉世,但自己的轉世完全取決於自己、而非他人,因此會選擇轉世、或是成為最後的達賴喇嘛,這也不是「政治問題」[371]

在2014年9月接受德國媒體《週日世界報英语Welt am Sonntag》採訪,他則表示近5個世紀的達賴喇嘛制度「已達到目的」,隨著當前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非常受到歡迎,他希望能由受歡迎的達賴喇嘛結束轉世[369][372]。但對於其多次提出「轉世制度終結」的說法,中國政府表示以個人言論否定達賴喇嘛世系傳承,是對藏傳佛教和達賴喇嘛世系的背叛[365][373]。2015年,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他再度表示可能是由女性轉世,並表示「該名女性必須具有吸引力」[374]。2017年,對於中國「強硬派」宣稱要自行決定達賴喇嘛,他認為該想法是很大的傷害,並且是愚蠢的行為[375]

影響[编辑]

公眾形象[编辑]

丹增嘉措大多以宗教家的角度,透過藏傳佛教學理來解釋各種議題[5]。而除了有大量著作匈牙利语A 14. dalai láma könyvei[376],他在Twitter[註 20][379]Facebook[380]Instagram[381]Google+上都有自己的頁面[382],其教學、面談對話小組討論會英语Panel discussion、公開講座等影片亦會透過網站網路廣播[383][384]。他支持成立達賴喇嘛的相關基金會,強化全世界的道德與和平力量[385]。在其主導下,西藏藏傳佛教寺院和學術機構也展開科學教育運動[74],而達賴喇嘛信託基金會亦提供數百萬美元資助大學相關計劃[386]。他還以普世主義的價值觀聞名[387],是以利亞宗教交流協會英语Elijah Interfaith Institute世界宗教領袖會議的成員[388]

而除了中國以外,他被世界各國視為西藏政治和宗教的象徵人物英语List of overseas visits by the 14th Dalai Lama outside India[389]。雖然藏人行政中央並沒有任何領土或國家承認,流亡中的丹增嘉措被視為組織領導人,對全世界藏族有精神和政治領袖地位的影響力[390][391]。他試圖動員國際社會支持西藏活動[392],結合國際上對藏族的同情、及西方反華態度,讓西藏問題具有國際知名度[387]。除了成功贏得許多政府領導人同情西藏問題[393],也獲得西方許多關心藏傳佛教的著名人士支持,甚至獲得諾貝爾和平獎[389]。《時代雜誌》將其列為「甘地的孩子」,是非暴力精神的繼承人[註 21][396]

早在1991年,他便曾出現在電視劇《紅矮星號》影集《熔毁英语Meltdown (Red Dwarf)》中[397]彼得·耶羅英语Peter Yarrow還曾為其給受虐兒童的箴言「永不放棄」(Never Give Up)創作歌曲[398]。這位宣誓不使用暴力的達賴喇嘛,許多電影描繪「1950年代以前的西藏田園生活,並由一位面帶微笑、話語溫柔的達賴喇嘛執掌」,最著名的電影有1997年上映的《達賴的一生》和《火線大逃亡[399]。2015年,日本推出講述其真實面貌、藏傳佛教和西藏問題的紀錄片《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由光石富士朗日语光石富士朗擔任導演、柄本佑擔任旁白[400]。2017年3月5日,他在HBO晚間娛樂節目上周今夜秀》接受節目主持人約翰·奧利佛採訪,主題為西藏主權、自焚以及轉世計劃[401]

不過丹增嘉措也收到批評性的評價,《世界報》曾發表宗教研究學者維克多·特里蒙蒂德语Victor Trimondi的文章,認為藏傳佛教本身並不溫和,而有許多暴力的例子[402][403][404]徐明旭等華人學者也曾批評他在1990年向西方媒體的宣傳,使用中國共產黨讓「藏族走向滅絕」、及種族屠殺等用詞,實際上是「誇大」指責和說謊,而有750萬名漢人移民西藏的說法也被質疑[405][406]。此外,美國藏學家譚·戈倫夫表示:「達賴喇嘛一直譴責中共在學校裡面用漢語上課,但是這話讓人聽起來感到虛偽,因為達賴喇嘛在他自己的印度流亡藏人學校裡用的是英語。[407]

中國反應[编辑]

我平常與華人和西方人談話時,會提到一個觀點,那就是中國的制度需要透明化,這是非常重要的。就西藏問題而言,如果社會機制和決策機制等完全透明,我們的困境就能迎刃而解。我們尋求的是一個互利雙贏的局面,從未有過我勝他敗的想法。
丹增嘉措[184]

中國對於達賴的指責,其實主要是針對政治,並集中在西藏政治與有關過去封建的舊宗教制度,因為藏傳佛教的宗教與政治領袖流亡,中國政府認定丹增嘉措鼓吹、從事讓西藏從中國獨立的運動,破壞藏傳佛教內部的團結和戒律[85];而他在1959年發動叛國的反革命武裝叛亂,在逃亡海外後,組織非法流亡政府、公佈偽憲法、及支持印度反動派侵略,背離中國和西藏人民[85][87][153][408]。同時中國指責他背棄前幾世達賴喇嘛的愛國傳統、踐踏宗教教義,依靠西方反華勢力成為帝國主義和外國反動派的工具[87];同時針對舊西藏當時的迷信宗教案件進行批判,另外,指責他四處利用「宗教領袖」稱號奔走遊說,散佈各種謊言欺騙國際輿論、甚至愚弄信徒的宗教感情[85][409][408]

當前的中國政府和《環球時報》等官方媒體,都把其提出的「大西藏地區高度自治」主張,認定為實質上把「西藏獨立運動」由「一步到位」變成「分兩步走」,依然是從中國獨立的分裂意圖[410][411][412]。中國媒體《人民日報》等還曾譴責他與印度關係親密[269],指出其在2009年稱呼自己為「印度之子」,及在2010年於古吉拉特邦舉行的國際佛教會議提到「外型上是一名藏人,而從精神上是一名印度人」,批評他自認是印度人、而非中國人,沒有資格「代表所有的藏人說話」[413]。《人民日報》還強調漢傳佛教對藏傳佛教的作用,及指責他「出賣藏南地區[269][413]

同時中國政府認為部分西方人士基於需要,才把他奉為神明,並賦予「和平使者」、「人權衛士」稱號[85][408]。中國政府也反對其他國家的政治人物與丹增嘉措會晤匈牙利语A 14. dalai láma hivatalos találkozóinak listája[414],有時還會針對相關國家採取報復行動[415]。根據一項針對他和領導人會晤的國家進行的研究,指出該國家平均2年內對中國的出口貿易會下降8.1%,而有「達賴喇嘛效應」這詞彙[415]。關於描繪其故事的電影,中國政府也譴責內容違背歷史英语Ahistoricism[399]。而透過內容控制軟體技術,中國國內網際網路在討論相關話題時,會受到限制和控制[416][417]

獎項榮譽[编辑]

1989年,丹增嘉措前往挪威訪問,獲得該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

丹增嘉措曾獲得許多獎項英语Awards and honors presented to the 14th Dalai Lama[418]。早在1959年,他獲得拉蒙·麥格塞塞獎社區領袖獎[419][420]。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發生六四事件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授予諾貝爾和平獎[420][421][422],表彰其解放西藏的鬥爭和爭取和平解決的努力[423][424],另一部分則是為了紀念聖雄甘地[425][391]。也因為他被中國視為「分裂主義者」,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希望透過頒獎對中國施加壓力[426],後者則認為是對國內事務的嚴重干預[422][427]。在獲獎演說中,他感謝為世界和平行動的人,批評中國對西藏文明的摧毀、及對民主運動的武力鎮壓,並希望繼續使用非暴力手段及與中國對話[421][428][429]

1994年,他獲得羅斯福研究所英语Roosevelt Institute自由勳章英语Four Freedoms Award[430]。2006年9月6日,加拿大國會授予加拿大榮譽公民[431][432],先前被授予者有南非總統納爾遜·曼德拉[433]。同年,他獲得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榮譽博士學位[434]。2007年,他成為埃默里大學總統榮譽教授[431],是其首次接受大學任命[435]。10月17日,在裴洛西發揮重要影響力下[212],獲得美國國會眾議院頒發國會金質獎章[431][436],這是美國國會授予的最高平民榮譽,美國總統喬治·沃克·布希亦出席頒獎儀式[437]。在頒獎典禮的演講中,他表示西藏將在中國尋求「高度自治」,而非尋求獨立[438]。中國對此則提出強烈反對,批評會對中美關係有重大影響[439]

2008年4月21日,巴黎市長英语List of mayors of Paris貝特朗·德拉諾埃決定授予丹增嘉措「榮譽市民英语List of honorary citizens of Paris」稱號[440][441][442]。5月30日,在巴黎市政府英语Administration of Paris明確表態要接待其來訪,多個法國華人團體感到憤怒,聯合致信給德拉諾埃反對[443][444]。2009年2月,他成為羅馬威尼斯的榮譽市民[431][445]波蘭華沙市議會英语Warsaw City Council也在5月28日授予華沙榮譽市民[446]。10月6日,裴洛西頒發蘭托斯人權獎[431][447]。2012年,他獲得鄧普頓獎[431][448],後來把大部分獎金捐給印度慈善機構救助兒童會英语Save the Children[449]。2014年3月,他獲得瑪卡萊斯特學院頒發榮譽人文學博士學位[450]。2018年,他獲得麗澤大學榮譽博士學位[451]

命名事物[编辑]

2021年6月2日,布達佩斯市長卡拉松尼·蓋爾蓋伊宣布,為抗議中國復旦大學匈牙利布達佩斯設立分校,決定將校區附近其中一條街道改以「達賴喇嘛道」(Dalai Láma út),其餘三條為「光復香港道」(Szabad Hongkong út)、「謝仕光主教道」(Hszie Si-kuang püspök út)、和「維吾爾烈士徑」(Ujgur Mártírok útja)。

主要著作[编辑]

註釋[编辑]

  1. ^ 在丹增嘉措出生的時候,當時塔澤村的區劃為中華民國青海省湟中縣祁家川,现为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区石灰窑回族乡红崖村[18][19]。與此同時,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與親近的穆斯林回族軍閥馬麟結盟,由後者控制著青海省,同時經國民政府委任為青海省政府主席[20]
  2. ^ 對此,英國駐錫金政務官巴茲爾·古德曾向藏學家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講述關於東北方尋訪小組的經歷[36]
  3. ^ 自從第十三世達賴喇嘛逝世後,第九世班禪額爾德尼就一直調查該地區兒童的出生預兆[39]
  4. ^ 根據丹增嘉措在採訪中的說法,當時的塔澤村正好位於安多地區和中國之間的「真正邊界」上,馬步芳便以蔣中正政府的名義佔領安多地區東北角,並將其併入中國的青海省[43]
  5. ^ 自從第七世達賴喇嘛以後,歷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在未滿18歲親政以前,都是由西藏攝政代理掌握政教大權[84]
  6. ^ 當丹增嘉措一到新德里就被嘉樂頓珠夏格巴·旺秋德丹等人包圍,其大哥土登晉美諾布也從美國趕來勸說,他們要求丹增嘉措留在印度領導西藏獨立運動,或者是從印度前往美國[100][114]。受到他們的意見影響,丹增嘉措對參加紀念活動後是否返回西藏猶豫不決,提出要經過卡林邦亞東返回拉薩市[100]。而由於印度在1954年與中國簽訂條約,尼赫魯基於不干預主義並不贊成此事,認為是對和平的挑釁[115]
  7. ^ 在周恩來對丹增嘉措的勸說中,重申中央政府做出在第二個五年計劃內不在西藏推動改革的決定,也就是6年內並不會實行改革,之後仍然由丹增嘉措根據當時的情況來決定[100][117]。他還宴請丹增嘉措的親屬,當面批評丹增嘉措的兩個哥哥從事西藏獨立運動的錯誤,並向他們說明利害關係[100]
  8. ^ 1959年藏區騷亂爆發以後,流亡藏族便將3月10日視為起義反抗中國的「西藏人民起義日[128]
  9. ^ 不過在1995年,丹增嘉措對中央情報局官員表示,儘管這有助於對抗中國者的士氣,但也「失去數千人生命」[140]。在自傳《流亡中的自在英语Freedom in Exile》中,同樣批評中央情報局支持西藏獨立運動,認為美國政府介入中國事務,並非關心或幫助西藏獨立,而是挑戰中國的「冷戰策略」[140],是顛覆所有共產主義政府的「全球行動」[141]。1999年,他再次表示中央情報局的行動對西藏有害,因為主要是服務「美國利益[142];而當美國對华政策發生變化時,便停止過去的協助[142]
  10. ^ 不過直到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才透過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正式取代中华民国取得聯合國中國代表權[146]
  11. ^ 丹增嘉措認為表態可能會對自焚者、自焚者的家人還有留下來的人「造成很大的創傷」[192]。而雖然這些自焚喇嘛的民族勇氣十分了不起,但是以政府的反應來看,這類行為的效果是值得懷疑的、且與付出的代價並不對等的,因此他表示絕對不鼓勵喇嘛採用自焚的抗爭舉動來表達訴求,而是要運用勇氣與智慧[192]
  12. ^ 其中雖然印度支持丹增嘉措,但抗議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針對印度國內宗教的的評論[224]
  13. ^ 除了代表西藏感謝外,丹增嘉措還向善光寺捐贈高約21公分的金銅「釋迦如來坐像」以示感謝,並在隔年3月7日向公眾開放[229][230]
  14. ^ 而在同年,他還在高野山大學(10月31日至11月3日)、宮城縣仙台市孝勝寺日语孝勝寺、宮城縣石卷市西光寺(11月5日)、宮城縣仙台市聖和學園高等學校日语聖和学園高等学校福島縣郡山市日本大學工學部日语日本大学工学部・大学院工学研究科體育館(11月6日)舉行演講[236],並在西光寺悼慰靈魂[237][238]
  15. ^ 2015年,路透社的一項調查確定多傑雄登抗議活動背後長期得到中國共產黨的「支持」,該組織已成為中國政府破壞丹增嘉措支持行動的「一項工具[244][245]。在路透社調查指出其獲得中國支持後,多傑雄登教派便宣告解散[245]
  16. ^ 1999年,佩瑪·傑布·甲日法语Pema Gyalpo Gyari在大阪國際宗教同志會總會紀念演講提到上,儘管自己是最初介紹麻原彰晃給印度的人,但在幾個月後發現許多問題,便建議丹增嘉措不要與其有關連,這導致他被憤怒的麻原彰晃及其雜誌批評,後來麻原彰晃則引發奧姆真理教事件日语オウム真理教事件[247]
  17. ^ 印地語中,「阿喜姆沙」(Ahimsa)這個名詞代表和平而不使用暴力的狀態[157][158]
  18. ^ 有時候,丹增嘉措會與非素食主義者共同進餐,曾在一次訪問白宮時,婉拒所收到的素食主義菜單[350]。而在自己的廚房內,他採取完全的素食主義[351]
  19. ^ 1998年10月22日,丹增嘉措領導的藏人行政中央承認曾在1960年代,每年獲得中央情報局資助170萬美元,但否認丹增嘉措每年收到18萬美元[138]
  20. ^ 最早Twitter是出現假冒的達賴喇嘛辦公室帳號,並吸引20,000名粉絲,隨後則因違反使用條款而被封禁[377]。2010年2月,丹增嘉措開設官方的Twitter帳號[378]
  21. ^ 2007年10月,他在國際顧問公司Creators Synectics的「在世天才百強榜」,排名第26位[394]。2013年5月,哈里斯民意調查調查7,245名來自歐洲五個最大國家和美國的成年人,他與美國總統歐巴馬並列人氣最高的世界領導人(支持率達78%),教宗方濟各是唯一接近兩人的領導人[395]

參考資料[编辑]

  1. ^ R. N. Rahul Sheel. The Institution of the Dalai Lama. The Tibet Journal. 1989年, 第14卷 (第3期): 第19頁至第32頁 (英语). 
  2. ^ 周伟洲.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三). 西藏文化網. 2011年10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3. ^ 王貴 1991年,第30頁.
  4. ^ 田中公明 2000年,第68頁;山姆·范·沙克 2011年,第129頁.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民視新聞台. 【台灣演義】專訪西藏精神領袖 達賴喇嘛 2019.02.17. YouTube. 2019年2月1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18日) (英语). 
  6.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佩瑪·傑布·甲日 1998年,第87頁;田中公明 2000年,第68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3頁.
  7. ^ 7.0 7.1 7.2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2008年.
  8. ^ 8.0 8.1 8.2 IN THE HIGH COURT OF NEW ZEALAND AUCKLAND REGISTRY (PDF). Portal Buddyjski CyberSangha. 2004年11月1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9. ^ 洛朗·德賽 2005年,第135頁;田中公明 2000年,第97頁至第100頁;田中公明 2012年,第55頁至第57頁.
  10. ^ Dalai Lama. 《牛津英語詞典》.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9日) (英语). 
  11. ^ 河口慧海 1978年青木文教 1990年,第284頁;田中公明 2000年,第113頁至第114頁;多田等觀 2008年,第9頁、第13頁至第16頁、第41頁至第45頁.
  12. ^ 12.0 12.1 Brief Biography.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13. ^ 河口慧海 1978年青木文教 1990年,第284頁;田中公明 2000年,第113頁至第114頁;多田等觀 2008年,第9頁、第13頁至第16頁、第41頁至第45頁;大衛·斯內爾格洛夫等 1998年山姆·范·沙克 2011年小羅伯特·布斯威爾等 2013年.
  14. ^ 華倫·W·史密斯 1997年,第107頁至第149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3頁至第23頁;林孝庭 2018年,第2頁至第8頁;張博樹 2014年楊海英 2017年,第211頁;朱麗雙 2016年,第1頁至第9頁、第20頁至第21頁、第57頁至第61頁.
  15.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3頁、第243頁至第251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3頁;張博樹 2014年.
  16.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3頁至第251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3頁.
  17.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5頁至第256頁;張博樹 2014年.
  18. ^ 程刚. 记者探访达赖喇嘛出生地青海红崖村. 新浪. 2009年3月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19.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鐵錚 1956年,第179頁;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399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7頁至第249頁;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
  20. ^ 李鐵錚 1956年,第179頁;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399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7頁至第249頁;Piper Gaubatz 1996年,第36頁;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43頁至第244頁;朱麗雙 2016年.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繁体中文). 
  22. ^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Dalai Lama - Speech to the U.N and Images of Tibet. Cosmic Harmony.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6月20日) (英语). 
  23.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藏人行政中央 2008年,第114頁至第115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9頁.
  24. ^ 24.0 24.1 Politically incorrect tourism. 《經濟學人》. 2009年2月26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14日) (英语). 
  25.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
  26. ^ 內森·W·希爾英语Nathan W. Hill. Review of Sam van Schaik. Tibet: A History. London and New York: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1..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2012年2月, 第75卷 (第1期): 第190頁至第192頁. doi:10.1017/S0041977X11001108 (英语).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
  28.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鐵錚 1956年,第179頁;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399頁.
  29.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7頁.
  30.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嘉樂頓珠和石文安 2015年,第20頁.
  31. ^ 31.00 31.01 31.02 31.03 31.04 31.05 31.06 31.07 31.08 31.09 31.10 31.11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大事紀錄年表.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2019年1月17日] (繁体中文). 
  32. ^ 32.0 32.1 32.2 任善炯. 达赖抵台,马英九最应该对达赖说的一句话. 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 2009年9月1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33. ^ 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1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8頁至第239頁.
  34.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1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7頁至第248頁.
  35.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0頁至第451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3頁至第247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9頁.
  36. ^ 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1頁.
  37.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0頁至第451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7頁至第248頁.
  38. ^ 38.0 38.1 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1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8頁至第249頁.
  39.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5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8頁至第249頁.
  40.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1頁至第452頁;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5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8頁至第249頁.
  41.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9頁.
  42.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5頁至第266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9頁至第251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9頁.
  43.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2頁至第263頁.
  44. ^ Piper Gaubatz 1996年,第36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9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1頁至第143頁.
  45.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5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49頁.
  46. ^ 格倫·H·穆林 2001年,第459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9頁.
  47. ^ 黎吉生 1986年,第452頁;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2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3頁.
  48. ^ 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2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1頁至第253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3頁至第144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9頁.
  49. ^ 黎吉生 1986年,第452頁;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2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2頁至第253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3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9頁.
  50. ^ 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2頁至第453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3頁至第254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3頁;朱麗雙 2016年,第245頁至第246頁.
  51. ^ 黎吉生 1986年,第152頁至第153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4頁至第255頁.
  52. ^ 黎吉生 1986年,第153頁;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7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4頁至第255頁;朱麗雙 2016年,第248頁至第250頁.
  53. ^ 黎吉生 1986年,第153頁.
  54. ^ 李祯. 档案证明历世达赖喇嘛都经中央政府认定、册封. 新華網. 2008年4月26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55.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4頁至第255頁;朱麗雙 2016年,第239頁至第243頁.
  56.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5頁至第256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4頁至第145頁;朱麗雙 2016年,第249頁至第250頁.
  57. ^ 57.0 57.1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2011/09/24.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2011年9月2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2月8日) (繁体中文). 
  58.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5頁至第261頁;朱麗雙 2016年,第250頁至第251頁.
  59.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8頁至第269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5頁至第256頁;朱麗雙 2016年,第252頁至第253頁.
  60. ^ 60.0 60.1 60.2 Chronology of Events.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5月1日) (英语). 
  61.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8頁至第269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5頁至第256頁.
  62. ^ The golden urn. 《經濟學人》. 2015年3月1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7日) (英语). 
  63.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6頁至第261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5頁至第146頁;朱麗雙 2016年,第253頁、第260頁至第261頁、第265頁至第269頁.
  64.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6頁至第261頁;朱麗雙 2016年,第259頁至第260頁.
  65. ^ 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1頁;王家偉和尼瑪堅贊 1997年,第133頁至第144頁;林孝庭 2018年,第146頁至第147頁.
  66. ^ 茨仁夏加. 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s. 《紐約時報》. 1999年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24日) (英语). 
  67. ^ 查爾斯·阿爾弗雷德·貝爾 1987年,第451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6頁至第261頁;約翰·包沃斯 2016年林孝庭 2018年,第146頁至第147頁.
  68.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朱麗雙 2016年,第253頁.
  69. ^ 李江琳 2010年,第76頁.
  70.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江琳 2010年,第76頁.
  71. ^ Melissa Rice. Carl Sagan and the Dalai Lama found deep connections in 1991-92 meetings, says Sagan's widow. 康乃爾大學. 2007年10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13日) (英语). 
  72. ^ 72.0 72.1 72.2 James Kingsland. Dalai Lama enlightens and enraptures contemplative scientists in Boston. 《衛報》. 2014年11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73. ^ 73.0 73.1 73.2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Our Faith in Science. 《紐約時報》. 2005年11月1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13日) (英语). 
  74. ^ 74.0 74.1 74.2 74.3 74.4 74.5 74.6 The Dalai Lama and Western Science. 心靈與生命研究所.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75. ^ 張子新和喜饒尼瑪. 略论达扎摄政时期西藏的局势. 《青海民族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6年7月, 第32卷 (第3期): 第16頁至第19頁. ISSN 1000-5447 (简体中文). 
  76. ^ Paul Kocot Nietupski 1999年,第33頁.
  77. ^ Hsiao-ting Lin. War or Stratagem? Reassessing China's Military Advance towards Tibet, 1942–1943. 《中國季刊》. 2006年7月5日, 第186卷: 第446頁至第462頁. doi:10.1017/S0305741006000233 (英语). 
  78. ^ David P. Barrett和Larry N. Shyu 2000年,第240頁;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314頁至第317頁;朱麗雙 2016年,第313頁至第314頁.
  79.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255頁至第256頁;林孝庭 2018年,第254頁至第261頁;朱麗雙 2016年,第357頁至第378頁.
  80.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547頁.
  81. ^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张爱敬. 新中国成立后的西藏. 人民網. 2003年12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4月22日) (简体中文). 
  82.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587頁至第604頁;張博樹 2014年楊海英 2017年,第206頁至第207頁.
  83.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615頁至第642頁.
  84. ^ 曾国庆. 历代达赖喇嘛亲政知多少?. 中国西藏网. 2018年2月2日 [2019年2月1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简体中文). 
  85. ^ 85.0 85.1 85.2 85.3 85.4 85.5 85.6 十四世达赖喇嘛. 中國網.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12日) (简体中文). 
  86.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612頁至第615頁.
  87. ^ 87.00 87.01 87.02 87.03 87.04 87.05 87.06 87.07 87.08 87.09 87.10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西藏和平解放60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2011年7月1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简体中文). 
  88.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643頁至第645頁;李江琳 2010年,第84頁.
  89.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663頁至第665頁.
  90.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665頁至第674頁;Patricia Cronin Marcello 2003年張博樹 2014年楊海英 2017年,第206頁至第207頁.
  91. ^ 《和平解放西藏》.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周恩來與西藏. 1951年5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92.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667頁至第674頁.
  93.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701頁至第712頁.
  94.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5年,第711頁至第712頁;張博樹 2014年.
  95. ^ 楊海英 2017年,第206頁至第207頁.
  96.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辦公廳.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2008年5月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简体中文). 
  97. ^ 周恩來. 周恩来关于西藏外事机构及印度设领问题致张经武电. 周恩來與西藏. 1952年6月8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98. ^ 98.0 98.1 阿沛·阿旺晉美. Ngapoi recalls the founding of the TAR. 《中國日報》. 2005年8月2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99. ^ 张希坡著.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创建史.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9.08: 657. ISBN 978-7-5098-0341-7. 
  100. ^ 100.00 100.01 100.02 100.03 100.04 100.05 100.06 100.07 100.08 100.09 100.10 100.11 100.12 100.13 100.14 100.15 100.16 100.17 《西藏历史》. 西藏自治区的成立.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05年3月2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简体中文). 
  101.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9年,第491頁至第496頁;張博樹 2014年,第71頁至第74頁;楊海英 2017年,第207頁至第208頁.
  102. ^ 历任全国人大常委会主要领导人名单. 人民網.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4月28日) (简体中文). 
  103. ^ Chairman Mao: Long Live Dalai Lama!. Voyage.typepad.com. 2007年1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104. ^ 新華社. Official: Dalai Lama's U.S. award not to affect Tibet's stability. 人民網. 2007年10月16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2日) (英语). 
  105. ^ 梅爾文·戈爾茨坦 2009年,第496頁;張博樹 2014年楊海英 2017年,第207頁至第208頁.
  106.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辦公廳.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2008年5月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简体中文). 
  107. ^ 穆峰. 国务院关于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决定. 中國網. 2012年9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08.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江琳 2010年,第8頁至第22頁;張博樹 2014年楊海英 2017年,第207頁、第214頁至第225頁、第243頁至第257頁.
  109. ^ 周恩來. 周恩来复达赖信. 周恩來與西藏. 1956年7月12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10. ^ 張博樹 2014年,第113頁.
  111. ^ Visit to India - 1956 to 1957.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112. ^ 楊海英 2017年,第208頁;李江琳 2010年,第31頁至第32頁.
  113. ^ 李江琳 2010年.
  114. ^ 李江琳 2010年.
  115. ^ Patricia Cronin Marcello 2003年,第133頁至第134頁;張博樹 2014年.
  116.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江琳 2010年,第40頁至第48頁;張博樹 2014年,第133頁至第134頁.
  117. ^ 李江琳 2010年.
  118. ^ 周恩來. 周恩来致达赖电. 周恩來與西藏. 1957年4月2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19.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江琳 2010年,第39頁至第49頁;楊海英 2017年,第208頁.
  120.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江琳 2010年,第53頁至第55頁;馬揚克·卡亞 2012年,第100頁;楊海英 2017年,第208頁至第209頁.
  121.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李江琳 2010年,第53頁至第76頁、第78頁至第81頁;馬揚克·卡亞 2012年,第100頁;張博樹 2014年,第134頁至第135頁;楊海英 2017年,第208頁至第209頁.
  122. ^ 李江琳 2010年,第81頁至第82頁.
  123. ^ 李江琳 2010年,第81頁至第82頁、第86頁.
  124. ^ 卻殿仁波切英语Kyabje Choden Rinpoche. Debating with the dalai lama. Kurukulla Center for Tibetan Buddhist Studies. 2000年7月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12日) (英语). 
  125. ^ 李江琳 2010年,第75頁至第76頁、第109頁.
  126. ^ 126.0 126.1 126.2 126.3 Profile: The Dalai Lama.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1年3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1日) (英语). 
  127. ^ Patricia Cronin Marcello 2003年李江琳 2010年,第109頁至第110頁.
  128. ^ 128.0 128.1 128.2 128.3 MARCH 10: TIBETAN UPRISING DAY. 自由西藏學生運動. [2019年1月17日] (繁体中文). 
  129. ^ 129.0 129.1 129.2 129.3 129.4 流亡政府概況.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月18日) (繁体中文). 
  130. ^ 李江琳 2010年,第96頁至第103頁、第112頁至第146頁.
  131. ^ 人民日报》. 《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布告》. 周恩來與西藏. 1959年3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32.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0年楊海英 2017年,第212頁至第213頁;李江琳 2010年,第159頁至第183頁、第241頁至第273頁.
  133. ^ Kenneth Conboy和James Morrison 2002年張博樹 2014年,第135頁;楊海英 2017年,第205頁;楊海英 2017年,第209頁至第212頁;李江琳 2010年,第200頁至第240頁.
  134. ^ 黎吉生 1986年,第153頁;李江琳 2010年,第324頁至第334頁.
  135. ^ 《多维月刊》:达赖喇嘛退休?不会有那一天——专访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2). 多維新聞. 2008年8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36. ^ 彼得·傑克森英语Peter Jackson (academic). Witness: Reporting on the Dalai Lama's escape to India. 路透社. 2009年2月2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年7月20日) (英语). 
  137. ^ 張博樹 2014年,第136頁至第137頁;李江琳 2010年,第337頁至第338頁.
  138. ^ 138.0 138.1 138.2 138.3 美聯社. World News Briefs; Dalai Lama Group Says It Got Money From C.I.A.. 《紐約時報》. 1998年10月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10月14日) (英语). 
  139. ^ 邁克爾·帕倫蒂英语Michael Parenti. Friendly Feudalism: The Tibet Myth. New Political Science. 2003年, 第25卷: 第579頁至第590頁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0月24日) (英语). 
  140. ^ 140.0 140.1 威廉·布倫姆英语William Blum. Rogue State: A Guide to the World's Only Superpower. 美國線上.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141. ^ Jim Mann. CIA Gave Aid to Tibetan Exiles in '60s, Files Show. 《洛杉磯時報》. 1998年9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8月16日) (英语). 
  142. ^ 142.0 142.1 Jonathan Mirsky. Tibet: The CIA’s Cancelled War. 《紐約書評》. 2013年4月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6日) (英语). 
  143. ^ 馬戎 2011年.
  144. ^ 144.0 144.1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尊者在3 • 10西藏和平抗暴五十二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2011年3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0月2日) (繁体中文). 
  145. ^ 張博樹 2014年,第137頁至第139頁.
  146. ^ Red China Admitted to UN. 合眾國際社. 1971年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5月1日) (英语). 
  147. ^ 郭永虎. 20世纪中叶联合国关于“西藏问题”的无效外交尝试——美国操纵联合国干涉西藏探析. 《西藏研究》. 2002年, (第4期). ISSN 1000-0003 (简体中文). 
  148. ^ 張博樹 2014年,第136頁至第137頁.
  149. ^ 149.0 149.1 The Library of Tibetan Works and Archives. 藏人行政中央.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150. ^ 李江琳 2010年,第338頁.
  151. ^ 历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委员.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2006年2月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12日) (简体中文). 
  152. ^ 周恩來. 周恩来关于将班禅电发表的建议. 周恩來與西藏. 1959年3月30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53. ^ 153.0 153.1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國新辦舉行統戰部長接見達賴私人代表情況發布會 文字實錄.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2010年2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154. ^ 張博樹 2014年,第136頁.
  155. ^ Jiang Yuxia. Origin of the title of "Dalai Lama" and its related backgrounder. 新華網. 2009年3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156. ^ 張博樹 2014年,第140頁至第143頁.
  157. ^ 157.0 157.1 157.2 157.3 157.4 157.5 157.6 157.7 157.8 157.9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的五點和平計劃.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1987年9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11日) (繁体中文). 
  158. ^ 158.0 158.1 158.2 158.3 158.4 158.5 158.6 158.7 158.8 158.9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Five Point Peace Plan.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1987年9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7月17日) (英语). 
  159. ^ 張博樹 2014年,第121頁至第122頁、第143頁至第144頁.
  160. ^ 160.0 160.1 160.2 160.3 160.4 160.5 160.6 160.7 160.8 160.9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的演說.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1988年6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8日) (繁体中文). 
  161. ^ 161.0 161.1 161.2 161.3 161.4 161.5 161.6 161.7 161.8 161.9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Strasbourg Proposal 1988.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1988年6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162. ^ 162.0 162.1 162.2 162.3 162.4 162.5 His Holiness's Middle Way Approach For Resolving the Issue of Tibet.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163. ^ 張博樹 2014年,第146頁.
  164. ^ 李栄霞. ダライ・ラマ14世の古里を訪ねる―――辺境の小さな山村でも、時代が前進する鼓動が…. 《北京周報》. 2002年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7月26日) (日语). 
  165. ^ 165.0 165.1 165.2 茅澤勤. 【グローバルインタビュー】ダライ・ラマ「チベット情勢、最も緊迫」. MSN. 2007年11月25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66. ^ 166.0 166.1 Gary Borg. PHOTOS OF DALAI LAMA BANNED IN MONASTERIES ACROSS TIBET. 《芝加哥論壇報》. 1996年5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2月3日) (英语). 
  167. ^ カルマパ17世 チベットから逃走 - チベット人の忠誠心分断への中国の試みは精神的指導者の逃亡で挫かれる -.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2000年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日语). 
  168. ^ 南洋商報》. 形势比人强斯人独憔悴 达赖向现实低头. 本地佛教新聞. 2003年8月6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69. ^ 中央与达赖代表前六次会谈. 《文匯報》. 2008年5月5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70. ^ 合眾國際社. U.S. welcomes China-Dalai Lama envoy talks. World Peace Herald. 2005年7月1日 [2019年2月14日] (英语). 
  171. ^ 張博樹 2014年,第153頁至第169頁.
  172. ^ インド 国内でのダライ・ラマの政治活動を認めず. 人民網. 2004年10月21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日语). 
  173. ^ 美聯社. Dalai Lama wants to sabotage Beijing Olympics, Chinese officials say. 《國際紐約時報》. 2008年3月7日 [2019年2月14日] (英语). 
  174. ^ 美聯社. India stops Tibetan exiles marching to protest Beijing Olympics. 《國際紐約時報》. 2008年3月10日 [2019年2月14日] (英语). 
  175. ^ チャールズ皇太子は北京五輪の開幕式欠席の意向. 法新社. 2008年1月2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76. ^ 176.0 176.1 張博樹 2014年,第154頁至第155頁.
  177. ^ 「目撃」邦人学生、生々しく語るチベット暴動. 《讀賣新聞》. 2008年3月17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78. ^ 野口東秀. 「五輪破壊狙った」 チベット騒乱で温家宝首相. MSN. 2018年3月1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79. ^ 温総理:ダライとの対話の条件はチベット独立の放棄. 人民網. 2008年3月1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80. ^ 永田和男. ダライ・ラマ14世、ラサ暴動関与を強く否定. 《讀賣新聞》. 2008年3月1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81. ^ 美聯社. 「制御無理なら引退」 ダライ・ラマ、自制促す. 《朝日新聞》. 2008年3月1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82. ^ 永田和男. ダライ・ラマ14世、中国政府に直接対話再開求める意向. 《讀賣新聞》. 2008年3月19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83. ^ Dalai Lama admits Tibet failure. 半島電視台. 2008年11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29日) (英语). 
  184. ^ 184.0 184.1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與中國國內人士視頻會面問答全文 2011/01/18.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2011年1月1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繁体中文). 
  185. ^ 185.0 185.1 丁小. 达赖喇嘛推特对话中文网友 (图). 自由亞洲電台. 2010年5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186. ^ 达赖喇嘛上推特与中国网友对话.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0年5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29日) (繁体中文). 
  187. ^ Cara Anna. Dalai Lama tweets to Chinese citizens about Tibet. 《環球郵報》. 2010年5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188.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尊者致函第十四屆西藏人民議會決定完全退出政壇 2011/03/14.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2011年3月1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2月9日) (繁体中文). 
  189.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s Remarks on Retirement - March 19th, 2011.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01年3月1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190. ^ YC. Dhardhowa. Tibetan Charter Drafting Committee Issues Draft Preamble. 《國際西藏郵報》. 2011年4月21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19日) (英语). 
  191. ^ ダライ・ラマ暗殺狙う 中国スパイ侵入とインド紙. 47NEWS. 2012年1月7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192. ^ 192.0 192.1 192.2 192.3 甄宏伟. 达赖喇嘛受访仍拒指责自焚. 多維新聞. 2012年3月22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193. ^ 張博樹 2014年,第1頁至第2頁.
  194. ^ 194.0 194.1 杨子岩. “2013-西藏独立年”纯属达赖臆想. 人民網. 2012年12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2月15日) (简体中文). 
  195. ^ 習近平氏 チベット亡命政府に高官を派遣し関係改善を打診か. News PostSeven英语NEWSポストセブン. 2012年12月22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29日) (日语). 
  196. ^ 桜井信一. ダライ・ラマ14世「大転換期を迎えている中国、帰れるなら…」. 《大紀元時報》. 2016年6月15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日语). 
  197.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Deeply Saddened by Liu Xiaobo's Passing Away.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7年7月1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0月26日) (英语). 
  198. ^ 独メルセデス・ベンツ、ダライ・ラマ引用したインスタ画像で中国に謝罪. 法新社. 2018年2月7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日语). 
  199. ^ 冨名腰隆. ベンツ広告にダライ・ラマの言葉 中国で批判、謝罪. 《朝日新聞》. 2018年2月8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2月12日) (日语). 
  200. ^ 200.0 200.1 11th Panchen Lama alive, receiving education: Dalai Lama. 《政治家英语The Statesman (India)》. 2018年4月2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13日) (英语). 
  201. ^ Andrea Galli. Dalai Lama and the Panchen Lama quarrel: The way for rapprochement with China. Modern Diplomacy. 2018年5月2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8日) (英语). 
  202.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A Survey of the Paths of Tibetan Buddhism. Lama Yeshe Wisdom Archive. 1988年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1日) (英语). 
  203.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Address by His Holiness The XIV Dalai Lama Of Tibet To 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Conference On Human Rights June 15, 1993 (Vienna, Austria). subliminal.org. 1993年6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4月3日) (英语). 
  204.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Dalai Lama statements - UN. 自由西藏運動. 1993年6月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05. ^ Kesang Y Takla. 2.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will visit the UK from July 15-22 1996. 世界西藏新聞英语World Tibet News. 1996年7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06. ^ 法新社. 2. Dalai Lama arrives in Israel despite Chinese criticism (AFP). 世界西藏新聞英语World Tibet News. 1999年11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07. ^ 1. South Korea Government Faces Criticism After Refusal to Allow Dalai Lama's Visit. 世界西藏新聞英语World Tibet News. 2000年9月22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08. ^ ダライ・ラマ国連の「2000年世界平和サミット」に招待されず.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2000年7月29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日语). 
  20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有線電視新聞網 0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10. ^ Geraldine Fagan. RUSSIA: How many missionaries now denied visas? (PDF). 論壇18英语Forum 18. 2005年9月7日, 第7卷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211. ^ 宗教指導者の会議開催、ダライ・ラマも出席 - ベルギー. 法新社. 2006年5月30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9日) (日语). 
  212. ^ 212.0 212.1 212.2 永田和男. ペロシ米下院議長がダライ・ラマ14世と会談、支持を表明. 《讀賣新聞》. 2008年3月21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13. ^ 美聯社. Dalai Lama Begins US Visit in Seattle.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08年4月1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7日) (英语). 
  214. ^ 環球時報》. 达赖求助美国干涉西藏问题. 新浪網. 2008年4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简体中文). 
  215. ^ Lehigh University: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理海大學. 2008年7月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16. ^ 法新社. Protesters accuse Dalai Lama of staging 'political show' in Taiwan. AsiaOne英语AsiaOne. 2009年8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3月4日) (英语). 
  217. ^ Amber Wang. Dalai Lama visits Taiwan typhoon victims. 《雪梨晨鋒報》. 2009年8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25日) (英语). 
  218. ^ Dalai Lama visits Taiwan typhoon victims amid Chinese anger. Terra Daily. 2009年8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11日) (英语). 
  219. ^ Dalai Lama Visits Taiwan. 《華爾街日報》. 2009年9月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8日) (英语). 
  220. ^ 黒瀬悦成. ダライ・ラマにルーズベルト書簡の複製贈る. 《讀賣新聞》. 2010年2月20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21. ^ 221.0 221.1 Dalai Lama presses Aung San Suu Kyi over Rohingya migrant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5年5月2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0月26日) (英语). 
  222. ^ 222.0 222.1 Muhammad Lila. Dalai Lama Pleads for Myanmar Monks to End Violence Amid Damning Rights Report. ABC新聞. 2013年4月2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8日) (英语). 
  223. ^ Ian Simpson. Dalai Lama decries Buddhist attacks on Muslims in Myanmar. 路透社. 2013年5月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224. ^ 224.0 224.1 傑安迪. 奧巴馬會見達賴喇嘛,言論激怒中國印度. 《紐約時報》. 2015年2月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繁体中文). 
  225. ^ 羅德格·卡曼涅茨 1995年.
  226. ^ Patriarch congratulates Dalai Lama on 70th birthday. 國際文傳電訊社. 2005年7月6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27. ^ Third Meeting of the Board of World Religious Leaders. 以利亞宗教交流協會英语Elijah Interfaith Institute.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28. ^ Lisa Jucca. Dalai Lama says sorry he can't meet Pope. 路透社. 2007年12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229. ^ 229.0 229.1 產業經濟新聞社. ダライ・ラマ寄贈の仏像、善光寺で公開 聖火リレー辞退のお礼. MSN. 2009年3月6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30. ^ 230.0 230.1 お礼の仏像を公開、善光寺 ダライ・ラマから贈呈. 47NEWS. 2009年3月6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31. ^ Dalai Lama inaugurates 6-day world religions meet at Mahua. 《印度快報》. 2009年1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5月28日) (英语). 
  232. ^ Dalai Lama to inaugurate inter-faith conference. 世界西藏新聞英语World Tibet News. 2009年12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英语). 
  233. ^ Islam and Buddhism. Islam and Buddhism.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2日) (英语). 
  234. ^ Donovan Reynolds. Dalai Lama, Muslim Leaders Seek Peace in Bloomington. Islam and Buddhism. 2010年5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35. ^ 利薩·沙亞-卡齊米等 2010年.
  236. ^ ダライ・ラマ法王2010年11月 来日情報.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2011年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37. ^ ダライ・ラマが石巻で法要「悲しみ乗り越えて」. 日視NEWS24日语日テレNEWS24. 2011年11月5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38. ^ ダライ・ラマ14世、震災の被災地で法要. SANSPO.COM. 2011年11月5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9日) (日语). 
  239. ^ ダライ・ラマ法王による東日本大震災犠牲者四十九日(七七日忌)特別慰霊法要.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2011年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40. ^ 小山謙太郎. ダライ・ラマ、都内で震災法要「深い悲しみわいた」. 《朝日新聞》. 2011年4月29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日语). 
  241. ^ 震災復興願い祈り ダライ・ラマ14世が仙台で慰霊の会. 《河北新報》. 2014年4月6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42. ^ 罗马教皇方济各拒见达赖喇嘛 被指希望同中国修好. 觀察者網. 2014年12月1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243. ^ 243.0 243.1 Points of the Kashag's Statement Concerning Dolgyal. 藏人行政中央. 1996年5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44. ^ 244.0 244.1 244.2 David Lague、Paul Mooney和Benjamin Kang Lim. China co-opts a Buddhist sect in global effort to smear Dalai Lama. 路透社. 2015年12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7月4日) (英语). 
  245. ^ 245.0 245.1 245.2 245.3 David Lague和Stephanie Nebehay. Group that hounded Dalai Lama disbands after Reuters exposes Chinese backing. 路透社. 2016年3月1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英语). 
  246. ^ 246.0 246.1 高山文彥 2006年.
  247. ^ 佩瑪·傑布·甲日法语Pema Gyalpo Gyari. 大阪国際宗教同志会 平成11年度総会 記念講演 「チベット仏教とは何か」. レルネット. 1999年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日语). 
  248. ^ 産廃疑惑/ダライ・ラマを招待した謎の新興宗教の「評判」. 《週刊朝日》. 1998年4月17日 (日语). 
  249. ^ 249.0 249.1 249.2 Mission. 心靈與生命研究所.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8月21日) (英语). 
  250. ^ 永澤哲 2011年,第71頁.
  251. ^ 251.0 251.1 251.2 R·亞當·英格英语R. Adam Engle. BG 122: The Evolution of the Mind and Life Dialogues. Buddhist Geeks. 2009年5月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52. ^ 莎朗·貝格利 2007年,第19頁.
  253. ^ 253.0 253.1 253.2 莎朗·貝格利 2007年,第20頁至第22頁.
  254. ^ 莎朗·貝格利 2007年,第20頁至第22頁;永澤哲 2011年,第71頁.
  255. ^ 255.0 255.1 弗朗西斯科·瓦雷拉等 2001年.
  256. ^ Books. 心靈與生命研究所.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26日) (英语). 
  257. ^ About the Meeting Sponsors. 心靈與生命研究所.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58. ^ Dialogues with the Dalai Lama. 心靈與生命研究所.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59. ^ 永澤哲 2011年,第72頁.
  260. ^ 法蘭西斯·波瑪瑞 2012年,第157頁.
  261. ^ Nalanda Masters. The Seventeen Pandits of Nalanda Monastery. 護持大乘法脈聯合會英语Foundation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Mahayana Tradition. 2012年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11月20日) (英语). 
  262. ^ 2015 Visit. Dalai Lama in Australia. 2015年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63. ^ 唐納德·洛佩茲英语Donald S. Lopez Jr.. Nagarjuna. 《大英百科全書》. 2017年8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8日) (英语). 
  264. ^ JUNE 11TH TO 15TH 2008 - SYDNEY, NSW, AUSTRALIA THE DOME, SYDNEY SHOWGROUND, SYDNEY OLYMPIC PARK. Dalai Lama in Australia. 2008年6月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英语). 
  265. ^ 降央·多傑法语Jamyang Dorjee Chakrishar. When Indian Pandit Kamalashila defeated China’s Hashang in Tibet. Sherpaworld.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66. ^ 266.0 266.1 Compassion in Emptiness. Oscilloscope英语Oscilloscope (company). 2010年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26日) (英语). 
  267. ^ 267.0 267.1 Phuntsok Yangchen. Disciples from over 60 countries attend the Dalai Lama’s teachings in Dharamshala. Phayul.com. 2012年10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5月20日) (英语). 
  268. ^ The Dalai Lama's Teaching on Stages of Meditation. 雪獅出版社英语Shambhala Publications. 2012年10月17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69. ^ 269.0 269.1 269.2 Dhundup Gyalpo. Why is the Dalai Lama "son of India"?. 《西藏太陽報英语Tibet Sun》. 2010年2月9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70. ^ 270.0 270.1 270.2 270.3 I'm messenger of India's ancient thoughts: Dalai Lama. 《印度快報》. 2009年11月1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271. ^ 271.0 271.1 271.2 271.3 I'm messenger of India's ancient thoughts: Dalai Lama. 世界西藏新聞英语World Tibet News. 2009年11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272. ^ Tibetan language must to keep Nalanda tradition alive: Dalai Lama. 《印度斯坦時報》. 2015年3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273. ^ Shoumojit Banerjee. Signs of change emanating within China: Dalai Lama. 《印度報》. 2003年5月28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74.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Illuminating the Threefold Faith. Thubten Chodron. 2001年12月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英语). 
  275. ^ The Nalanda Tradition. Bodhimarga.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76. ^ Dzogchen: The Heart Essence of the Great Perfection. 雪獅出版社英语Shambhala Publications.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英语). 
  277. ^ Carolyn Gregoire. Dalai Lama 'Culture Of Compassion' Talk: Key To Good Health Is 'Peace Of Mind' (VIDEO). 《哈芬登郵報》. 2013年4月1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6日) (英语). 
  278. ^ Bobbie L. Kyle. 10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the Dalai Lama.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 2008年3月2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英语). 
  279. ^ Curt Newton. Meditation and the Brain. 《麻省理工科技評論》. 2004年2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280. ^ Jeffery Paine. The Buddha of suburbia. Boston.com英语Boston.com. 2003年9月1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5日) (英语). 
  281.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2005年,第2頁至第4頁.
  282. ^ 282.0 282.1 喬治·屈里弗斯英语Georges Dreyfus. The Shugden Affair: Origins of a Controversy (Part 1).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283. ^ 283.0 283.1 283.2 283.3 283.4 Tibet and China, Marxism, Nonviolence. Dharmakara.net.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1月20日) (英语). 
  284. ^ 如月隼人. ダライ・ラマ「私はマルクス主義者だ」…米ニューヨークで発言. searchina.net. 2010年5月21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85. ^ ダライ・ラマ「私は今もマルクス主義者」. 衛星通訊社. 2015年8月16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日语). 
  286. ^ 印度時報》. 私の後継者は誰か?それはチベット人が決めるべき、とダライ・ラマ法王.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2006年8月15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10日) (日语). 
  287. ^ 上田紀行日语上田紀行. The (Justifiably) Angry Marxist. 《三輪車:佛教評論英语Tricycle: The Buddhist Review》. 2015年1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5日) (英语). 
  288. ^ Catherine Phillips. ‘I AM MARXIST’ SAYS DALAI LAMA. 《新聞週刊》. 2015年1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6日) (英语). 
  289. ^ Ed Halliwell. Of course the Dalai Lama's a Marxist. 《衛報》. 2011年6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19日) (英语). 
  290. ^ 290.0 290.1 290.2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Long Trek to Exile For Tibet's Apostle. 《時代雜誌》. 1999年9月2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5月28日) (英语). 
  291.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Condolence Message from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at the Passing Away of Baba Phuntsog Wangyal.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4年4月3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7日) (英语). 
  292. ^ 292.0 292.1 292.2 茅澤勤. ダライ・ラマ14世が語る現代中国「習近平は勇気がある」―ジャーナリスト相馬勝が単独インタビュー. Record China日语Record China. 2014年2月12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293. ^ 張博樹 2014年,第73頁.
  294. ^ 'Marxist' Dalai Lama criticises capitalism. 《每日電訊報》. 2010年5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7日) (英语). 
  295. ^ 紀碩鳴. 亞洲週刊:達賴喇嘛往何處去﹖.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2006年6月2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8日) (繁体中文). 
  296. ^ 296.0 296.1 大島信三. ダライ・ラマ14世会見記(大島 信三)2010年6月. 日本記者俱樂部英语Japan National Press Club. 2010年6月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日语). 
  297. ^ 張博樹 2014年,第71頁至第73頁.
  298. ^ 毛沢東は私に「赤い旗の隣に国旗を維持せよ」と言った. 《產經新聞》. 2016年11月16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日语). 
  299. ^ 張博樹 2014年,第72頁.
  300. ^ オバマ大統領がこのタイミングでダライ・ラマ14世と会談した理由. ニュースの教科書. 2014年2月24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1日) (日语). 
  301. ^ 唯色:一些老照片,关于尊者达赖喇嘛与尼赫鲁总理第一次见面在北京. Radio Free Asia. [2021-08-15] (中文(简体)). 
  302. ^ 302.0 302.1 刘笑冬. 藏学专家深入批驳达赖集团分裂言行. 新華網. 2008年3月30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303. ^ 303.0 303.1 盧克·哈定英语Luke Harding. 'I'm very, very optimistic'. 《衛報》. 2003年9月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11日) (英语). 
  304. ^ 304.0 304.1 304.2 304.3 李鱼. 达赖喇嘛:“这要取决于我的头儿 – 中国政府”. 德國之聲. 2008年9月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3日) (简体中文). 
  305. ^ 305.0 305.1 張博樹 2014年,第156頁至第159頁.
  306. ^ 張博樹 2014年,第144頁、第160頁至第162頁、第215頁至第216頁.
  307. ^ 張博樹 2014年,第160頁至第161頁、第215頁至第216頁.
  308. ^ 張博樹 2014年,第146頁至第147頁、第162頁.
  309. ^ 張博樹 2014年,第146頁至第147頁、第162頁至第163頁.
  310. ^ 張博樹 2014年,第144頁、第160頁至第163頁.
  311. ^ 美聯社. Dalai Lama: China causing 'cultural genocide'. 有線電視新聞網. 2008年3月17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12. ^ 达赖喇嘛称青藏铁路为第二次入侵. 美國之音. 2007年2月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313. ^ 張博樹 2014年,第144頁、第163頁.
  314. ^ 法新社. Dalai Lama bemoans deforestation of Tibet. Terra Daily. 2007年11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英语). 
  315. ^ 張博樹 2014年,第144頁至第145頁.
  316. ^ 盧克·哈定英语Luke Harding. Dalai Lama eyes end to 45-year exile. 《衛報》. 2003年9月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11日) (英语). 
  317. ^ 317.0 317.1 达赖喇嘛:有信心持中国护照重返西藏.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10年9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318.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s views on war and Iraq conflict. 藏人行政中央. 2003年3月11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19. ^ 1.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s view on India's Nuclear Tests. 世界西藏新聞英语World Tibet News. 1998年5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20. ^ Hal Bernton. Dalai Lama urges students to shape world. 《西雅圖時報》. 2001年5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9月30日) (英语). 
  321. ^ Nobel and Right Livelihood laureates. 建立聯合國議會大會運動英语Campaign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United Nations Parliamentary Assembly.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322. ^ Tawang is part of India: Dalai Lama. 《印度時報》. 2008年6月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2日) (英语). 
  323. ^ 段欣毅和仝宗莉. 外交部回應達賴尖閣列島言論:為中國人民所不齒. 人民網. 2012年11月1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繁体中文). 
  324. ^ 陸蓮. 達賴在日本國會批評西藏地方官員. 多維新聞. 2012年11月13日 [2019年1月17日] (繁体中文). 
  325. ^ Max Bearak. The Dalai Lama says ‘too many’ refugees are going to Germany. 《華盛頓郵報》. 2016年5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4日) (英语). 
  326. ^ Max Bearak. Migrant crisis: Dalai Lama says Germany 'cannot become an Arab country'. 《雪梨晨鋒報》. 2016年6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16日) (英语). 
  327. ^ 法新社. Dalai Lama says 'Europe belongs to Europeans'. 法蘭西24. 2018年9月1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14日) (英语). 
  328. ^ 328.0 328.1 Dalai Lama Campaigns to End Wildlife Trade. 環境新聞服務英语Environment News Service. 2005年4月8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29. ^ 329.0 329.1 Justin Huggler. Fur Flies Over Tiger Plight. Tibet Environment Watch. 2006年2月18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30. ^ 330.0 330.1 330.2 Joyce Morgan. Think global before local: Dalai Lama. 《雪梨晨鋒報》. 2009年12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31.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s Address to 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 網際網路檔案館. 2006年9月16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32. ^ Dalai Lama Reminds Anti-Whaling Activists to Be Non-Violent. 環境新聞服務英语Environment News Service. 2010年6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12日) (英语). 
  333. ^ Dalai Lama says climate change needs global action. 路透社. 2009年11月3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6日) (英语). 
  334. ^ 334.0 334.1 Dalai Lama: Sex spells trouble. News24英语News24. 2008年11月2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29日) (英语). 
  335. ^ 335.0 335.1 Sexual intercourse spells trouble, says Dalai Lama. 《每日電訊報》. 2008年11月2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36. ^ Dalai Lama weighs in on Tiger. FOX體育台. 2010年2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37.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1996年.
  338. ^ 338.0 338.1 B.A. Robinson. Buddhism and homosexuality. 安大略宗教容忍資詢英语Ontario Consultants on Religious Tolerance. 2010年7月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17日) (英语). 
  339. ^ James Shaheen. Gay Marriage: What Would Buddha Do?. 《赫芬頓郵報》. 2009年8月1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12月2日) (英语). 
  340. ^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ISSUES STATEMENT IN SUPPORT OF HUMAN RIGHTS OF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PEOPLE. 國際LGBTI聯合會. 2006年4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41. ^ Dennis Conkin. Gay Marriage: What Would Buddha Do?. Quiet Mountain. 1997年6月1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年4月23日) (英语). 
  342. ^ 342.0 342.1 Tamara Conniff. The Dalai Lama Proclaims Himself a Feminist: Day Two of Peace and Music in Memphis. 《赫芬頓郵報》. 2009年11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11月15日) (英语). 
  343. ^ Launch of Tata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 Course in Secular Ethics for Higher Education.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7年8月1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44. ^ Gary Stivers. Dalai Lama meets Idaho’s religious leaders. SunValleyOnline.com. 2005年9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45. ^ 克勞蒂亞·德雷福斯英语Claudia Dreifus. The Dalai Lama. 《紐約時報》. 1993年11月2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46. ^ 田中公明 2000年,第150頁.
  347. ^ Dalai Lama on Analytic Meditation And How It Helps Cultivate Positivity. 藏人行政中央. 2017年1月3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17日) (英语). 
  348. ^ Lachlan Brown. The Dalai Lama explains how to practice meditation properly. Hack Spirit. 2017年5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5日) (英语). 
  349. ^ Universal Compassion Foundation. Universal Compassion Foundation.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2日) (英语). 
  350. ^ 350.0 350.1 350.2 皮柯·耶爾 2009年,第203頁.
  351. ^ Tenzin Gyatso Dalai Lama XIV (1935 - ). Shabkar.Org.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52. ^ 湯瑪斯·萊爾德 2007年,第262頁.
  353. ^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 DEMOCRACY AND HOPE: DALAI LAMA TO SPEAK WITH FOUR DYNAMIC YOUNG ACTIVISTS. YouTube. 2016年6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17日) (英语). 
  354. ^ 歐洲理事會. Dalai Lama at the Council of Europe - Full Conference Press. YouTube. 2016年9月16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55. ^ 彼得·格雷夫斯. Dalai Lama: Soul of Tibet. 美國: A+E電視網. 2005年4月26日 (英语). 
  356. ^ ダライ・ラマ法王66歳のお誕生日、セント・ジェイムズ宮殿で祝われる.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2001年6月26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日语). 
  357. ^ Schedule.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358. ^ 358.0 358.1 358.2 358.3 Teachings.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359. ^ Michael Caddell.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to give public talk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普林斯頓大學. 2014年9月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360. ^ 360.0 360.1 Introduction to the Kalachakra.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4日) (英语). 
  361. ^ Antonia Blumberg. Dalai Lama Delivers Kalachakra Buddhist Teaching To Thousands Of Devotees (PHOTOS). 《赫芬頓郵報》. 2012年7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62. ^ Disclaimer. Dalai Lama in Australia.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63. ^ 363.0 363.1 邁克爾·巴克曼英语Michael Backman. Behind Dalai Lama's holy cloak. 《世紀報》. 2007年5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9日) (英语). 
  364. ^ 364.0 364.1 364.2 364.3 364.4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2011/09/24.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2011年9月2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2月8日) (繁体中文). 
  365. ^ 365.0 365.1 孙微和王渠. 达赖狂言将终结转世制度 中方:达赖说了不算. 《環球時報》. 2014年12月1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25日) (简体中文). 
  366. ^ 理查德·斯賓塞英语Richard B. Spencer. Dalai Lama says successor could be a woman. 《每日電訊報》. 2007年12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英语). 
  367. ^ チベットの活仏、転生者決定に必要な3原則. 人民網. 2008年3月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368. ^ 琳達·伍德海德等 2016年.
  369. ^ 369.0 369.1 為排除政治干擾 達賴喇嘛擬結束轉世. 《自由時報》. 2014年9月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0月15日) (繁体中文). 
  370.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Statement of His Holiness the Fourteenth Dalai Lama, Tenzin Gyatso, on the Issue of His Reincarnation.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01年3月1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7日) (英语). 
  371. ^ CTV Exclusive: Dalai Lama will choose successor. 加拿大電視公司新聞網英语CTV News. 2012年6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72. ^ 法新社. Dalai Lama says successor not required. 半島電視台. 2014年9月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8月31日) (英语). 
  373. ^ Jake Swearingen. China Will Make the Dalai Lama Reincarnate Whether He Likes It or Not. 《大西洋》. 2014年9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74. ^ Alex Caring-Lobel. Female, She Must Be Very Attractive. 《三輪車:佛教評論英语Tricycle: The Buddhist Review》. 2015年9月2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375. ^ 康世人. 中方決定轉世傳承 達賴喇嘛批沒用大腦. 中央通訊社. 2017年3月6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繁体中文). 
  376. ^ Books.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377. ^ 法新社. Twitter suspends fake Dalai Lama account. 特別廣播服務公司. 2003年8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英语). 
  378. ^ ダライ・ラマがTwitterに登場 今度は本物. ITmedia英语ITmedia. 2010年2月23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日语). 
  379. ^ Dalai Lama. Twitter.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27日) (英语). 
  380. ^ Dalai Lama. Facebook.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26日) (英语). 
  381. ^ dalailama. Instagram.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25日) (英语). 
  382. ^ Dalai Lama. Google+.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10月19日) (英语). 
  383. ^ Teachings.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84. ^ Public Talks.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85. ^ MISSION. The Dalai Lama Foundation.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86. ^ EMORY-TIBET SCIENCE INITIATIVE RECEIVES $1 MILLION GRANT FROM DALAI LAMA TRUST. 埃默里大學. 2014年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87. ^ 387.0 387.1 Dibyesh Anand. The Next Dalai Lama: China has a choice. 《衛報》. 2010年12月1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英语). 
  388. ^ Patriarch congratulates Dalai Lama on 70th birthday. 以利亞宗教交流協會英语Elijah Interfaith Institute.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89. ^ 389.0 389.1 法蘭西斯·波瑪瑞 2012年,第123頁.
  390. ^ Mark Sappenfield和Peter Ford. Dalai Lama must balance politics, spiritual role. 《基督科學箴言報》. 2008年3月2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14日) (英语). 
  391. ^ 391.0 391.1 李江琳 2010年,第339頁.
  392. ^ D. Fisher、E. Shahghasemi和D. R. Heisey. A Comparative Rhetorical Analysis of the 1 4th Dalai Lama, Tenzin Gyatso. Midwest CIES 2009 Conference. 2009年 (英语). 
  393. ^ 哈娜·加特納英语Hana Gartner. INDEPTH: THE DALAI LAMA. 加拿大廣播公司. 2004年4月16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94. ^ 李洪志、達賴入選“在世天才百強”.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7年10月3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繁体中文). 
  395. ^ Regina A. Corso. The Dalai Lama, President Obama and Pope Francis at Highest Levels of Popularity in U.S. and Five Largest European Countries. 哈里斯民意調查. 2013年5月29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396. ^ The Children Of Gandhi. 《時代雜誌》. 1999年12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5日) (英语). 
  397. ^ Red Dwarf (TV Series) Meltdown (1991). 網路電影資料庫.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398. ^ 日本華納音樂. Peter Yarrow /ピーター・ヤーロウ - Never Give Up /ネヴァー・ギヴ・アップ(日本語ヴァージョン). YouTube. 2013年10月1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18日) (日语). 
  399. ^ 399.0 399.1 Michael Buckley 2006年,第35頁.
  400. ^ ダライ・ラマ14世に6年間にわたって密着、人生と素顔を紐解くドキュメンタリー. CINRA.NET. 2015年3月25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日语). 
  401. ^ 上周今夜秀》. Dalai Lama: Last Week Tonight with John Oliver (HBO). YouTube. 2017年3月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2日) (英语). 
  402. ^ 對達賴喇嘛的批評性評價. 德國之聲. 2007年8月3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403. ^ 維克多·特里蒙蒂德语Victor Trimondi. Keine Religion des Friedens. 《世界報》. 2007年7月3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24日) (德语). 
  404. ^ 維克多·特里蒙蒂德语Victor Trimondi. 2. 9. THE WAR GODS BEHIND THE MASK OF PEACE. Trimondi Online Magazin.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11日) (英语). 
  405. ^ 謝劍. 近五十年來藏族人口的發展及其意義 (1950-2000) (PDF). 蒙藏委員會. [2019年1月17日] (繁体中文). 
  406. ^ 王力雄 1998年,第306頁;張博樹 2014年,第145頁至第146頁.
  407. ^ 王力雄 1998年,第301頁至第306頁.
  408. ^ 408.0 408.1 408.2 張博樹 2014年,第161頁.
  409. ^ 黄锐和王镭. 所谓“西藏问题”的由来及实质. 新華網. 2008年12月17日 [2019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410. ^ 官方媒体罕见长文斥达赖以自治之名行分裂之实. 鳳凰衛視. 2007年4月23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411. ^ 廉湘民. 廉湘民:十四世达赖的时代过去了. 《環球時報》. 2016年1月2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7日) (简体中文). 
  412. ^ 張博樹 2014年,第160頁至第161頁.
  413. ^ 413.0 413.1 人民日報》. A look at the Dalai Lama's ridiculous Indian heart. 人民網. 2010年1月2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10月9日) (英语). 
  414. ^ 「すべての政府関係者とダライ・ラマとの会見に反対」中国が発言. 《人民日報》. 2000年4月2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415. ^ 415.0 415.1 高口康太. ダライ・ラマ効果を払拭した英中「黄金」の朝貢外交. 《新聞週刊》. 2015年10月22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9日) (日语). 
  416. ^ China uses ever more effective Net filters. 《國際紐約時報》. 2005年4月15日 [2019年2月14日] (英语). 
  417. ^ 張博樹 2014年,第12頁至第13頁.
  418. ^ Major Awards conferred on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藏人行政中央.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19. ^ The 1959 Ramon Magsaysay Award for Community Leadership. The Ramon Magsaysay Award Foundation.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20. ^ 420.0 420.1 Award & Honors 1957 - 1999.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27日) (英语). 
  421. ^ 421.0 421.1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s Nobel Prize acceptance speech. 藏人行政中央. 1989年12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22. ^ 422.0 422.1 John Cherian. Not so noble. 《最前線英语Frontline (magazine)》. 2010年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23. ^ 伊葛·雅維克英语Egil Aarvik. Award ceremony speech. NobelPrize.org. 1989年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月27日) (英语). 
  424. ^ The 14th Dalai Lama Facts. NobelPrize.org.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4月14日) (英语). 
  425. ^ Mahatma Gandhi, the missing laureate. NobelPrize.org. 1989年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8日) (英语). 
  426. ^ Chen Xia和Lin Liyao. The Nobel Peace Prize goes astray. 中國網. 2010年10月1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3日) (英语). 
  427. ^ 1989年10月7日 我国政府抗议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达赖. 人民網.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4月22日) (简体中文). 
  428.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s Nobel Prize acceptance speech University Aula, Oslo, 10 December 1989. 藏人行政中央. 1989年12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29.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ダライ・ラマ 法王によるノーベル平和賞受賞スピーチ.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1989年12月10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9日) (日语). 
  430. ^ FOUR FREEDOMS AWARDS. 羅斯福研究所英语Roosevelt Institute.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31. ^ 431.0 431.1 431.2 431.3 431.4 431.5 Awards & Honors 2000 - Present.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6日) (英语). 
  432. ^ 达赖喇嘛被授予加拿大荣誉公民. 美國之音. 2006年9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433. ^ カナダ政府、スー・チーさんに名誉市民の称号授与. 路透社. 2007年10月1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434. ^ Dalai Lama to be honored at UB. 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 2006年3月3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英语). 
  435. ^ Nancy Seideman. Dalai Lama named Emory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埃默里大學. 2007年2月25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12日) (英语). 
  436. ^ 美國會向達賴喇嘛頒發金質勛章.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6年9月14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繁体中文). 
  437. ^ Brian Knowlton. Bush and Congress Honor Dalai Lama. 《紐約時報》. 2007年10月1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3日) (英语). 
  438.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米議会黄金勲章授賞式におけるダライ・ラマ法王のスピーチ(英語). ダライ・ラマ法王日本代表部事務所. 2007年10月17日 [2019年2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8日) (日语). 
  439. ^ 產業經濟新聞社. 中国、米大統領を強く批判 ダライ・ラマで関係悪化も. MSN. 2007年10月16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440. ^ 巴黎市政府授予達賴榮譽市民稱號.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8年4月22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繁体中文). 
  441. ^ 產業經濟新聞社. ダライ・ラマ、パリの名誉市民に 中仏関係は再び悪化へ. MSN. 2009年6月8日 [2019年2月14日] (日语). 
  442. ^ ダライラマ14世を名誉市民に. 《朝日新聞》. 2008年4月22日: 第2頁 (日语). 
  443. ^ 新華網. 法国华人抗议巴黎市政府授予达赖“荣誉市民”称号. 中國中央電視台. 2009年6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444. ^ 環球時報》. 法国华人抗议巴黎市政府授予达赖“荣誉市民”.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 2009年6月1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简体中文). 
  445. ^ 燕青. 达赖喇嘛接受威尼斯荣誉市民称号. 美國之音. 2009年2月10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5日) (简体中文). 
  446. ^ 达赖喇嘛今日访欧 华沙市授其荣誉市民称号.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09年5月28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6日) (简体中文). 
  447. ^ Pelosi gives Dalai Lama human rights award. 有線電視新聞網. 2009年10月6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48. ^ The Dalai Lama Wins 2012 Templeton Prize.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2012年3月2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4月17日) (英语). 
  449. ^ Dalai Lama gives Templeton Prize money to Indian charity. 《印度快報》. 2012年5月12日 [2019年1月17日] (英语). 
  450. ^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Visits Macalester, Speaks To Over 3,500. The Mac Weekly. 2014年3月7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14日) (英语). 
  451. ^ 【イベント開催報告】ダライ・ラマ法王14世 麗澤大学にて名誉博士号授与、記念講演会を実施. 麗澤大學. 2018年11月19日 [2019年1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7月13日) (日语).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