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豫东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豫东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ChinaHenanKaifeng.png
开封市河南省的位置
日期 1948年6月17日-7月6日
地点 河南开封睢县杞县地区
结果 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攻占开封,歼灭国军1个兵团部、2个整编师师部。
参战方

中華民國政府 中華民國政府

中華民國國軍 徐州剿匪总司令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產党
中国人民解放军 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中華民國國軍 顾祝同 中華民國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剿总司令
中華民國國軍 邱清泉 中華民國陸軍整编第5軍
中華民國國軍 劉汝明 中華民國陸軍第四綏靖區司令(整55師、整68師)
中華民國國軍 刘茂恩 河南省主席 中華民國陸军整66师、整68師119旅
中華民國國軍 区寿年 中華民國陸军整75师、整72师、新編21旅
中華民國國軍 孙元良 中華民國陸军整编第47軍

中華民國國軍 黄百韬 中華民國陸军整编25师

中国共产党 粟裕 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
中国共产党 陈士榘 参谋长
中国共产党 唐亮 政治部主任
中国共产党 刘伯承司令员

中国共产党 邓小平政治委员
兵力
250,000 200,000
伤亡与损失
85,700 33,300
中国大陸 豫东战役;
豫东会战;
黄泛区会战;
开封睢杞战役;
港臺 豫東會戰[1];

豫东战役,亦称开封睢杞战役黄泛区会战,是中国第二次国共内战中原地区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兵团作战。

1948年6月至7月,华东野战军西线部队在中原野战军配合下,出其不意地攻占河南省会开封,并在睢县杞县地区歼灭区寿年兵团。华东野战军在战役第一阶段全歼开封守军整编第66师等,在战役第二阶段歼灭区寿年兵团部及整编75师等,活捉兵团司令区寿年和师长沈澄年,在战役第三阶段给予黄百韬兵团以打击后成功撤退,并在之后不久发动济南战役,攻占济南,全歼第二绥靖区。

战役之前[编辑]

1948年5月,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接受粟裕建议,改变最初决定,让华野暂不渡江南下,留在中原打大仗。中共中央为打开中原战局,要求华东野战军寻机歼灭国军在中原的主力-邱清泉整编第5军

华东野战军遵照命令,将消灭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当时番号为整编第5军,辖整编第5师、整编第70师、第一快速纵队和骑兵旅,共步兵5个旅、骑兵1个旅;豫东战役中另暂时指挥整编第83师和整编第75师,称“邱清泉兵团”)和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当时番号为整编第18军,辖整编第11师、整编第3师,称“胡琏兵团”)作为自己“夏季作战之中心目标”。粟裕计划先消灭第5军,之后再消灭18军。粟裕原计划在运动中,在鲁西南南北夹击围歼第5军,并已开始调动部队,陈士榘唐亮率2个纵队从5月24日起由许昌淮阳方向运动,粟裕亲自指挥华野5个纵队也在5月底南渡黄河,进至鲁西南地区,准备实施南北夹击第5军的计划。[2]

而国軍此时从苏北地区增调重兵应对粟裕的南下行动,第5军回师鲁西南,另外4个整编师连同18军一同北上增援,使得鲁西南地区集中了10个整编师的国军兵力,以寻求与华东野战军主力决战。[3]

粟裕鉴于国军兵力集中,又地形不利,不易歼灭整编第5军;而华东野战军陈士榘唐亮兵团第3、第8纵队距中原战略要地、河南省会开封仅1日行程,且守军仅1个66师及一些保安部队3万余人,虽然开封城筑有较为完善的防御工事体系,但由于地区平原地区,城内外缺乏制高点,不利于防守,华野攻占开封比较有把握。粟裕因此立即改变计划,奇袭开封。由于突然改变计划,粟裕还于6月16日致电中央军委请示,电文中粟裕、张震报告说“因情况急迫,请示不及,已令各部执行。有何指示,请即赐复”,6月17日,中央军委复电粟裕张震并告中原局、华东局“这是目前情况下的正确方针。情况紧急时,独立处置,不要请示”。[4]

开封战斗[编辑]

1948年,粟裕在豫东战役指挥所进行指挥

1948年6月17日解放军华东野战军2个纵队发起对开封城的全面进攻,18日攻占城外国军所有据点,19日凌晨解放军攻破国军城防,攻入开封城内。至20日晚,攻占了除核心阵地古龙亭、华北运动场以外的全部市区。

21日晚,解放军发起最后攻击,至22日早晨,解放军攻占国军龙亭核心阵地,结束开封战斗,全歼国军守军3万余人,国军整编66师师长李仲辛阵亡,河南省政府主席刘茂恩逃脱。围攻开封期间,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多路阻击附近的邱清泉孙元良胡琏等兵团。[5] 并让许世友的山东兵团围攻兖州韦国清的苏北兵团攻克海州以西阿湖等地,后发动涟水战役,配合豫东战役。[6]

睢杞战斗[编辑]

开封失守,震动南京,蒋介石立即调集重兵以求夺回开封。蒋介石除了严令邱清泉国民革命军第五军继续西进外,还命令第六绥靖区副司令区寿年率整编第72和75师,向北攻击,寻求与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在开封决战。

粟裕得到消息后,决定放弃开封,寻求消灭国军援军。6月26日晨,华东野战军撤离开封,一部隐蔽集结于睢县杞县地区,准备消灭区寿年兵团。当区寿年兵团和邱清泉兵团拉开距离后,粟裕抓住时机对准实力较弱的区寿年兵团实施夹击,同时组成阻援集团,在杞县以西地区阻击邱清泉兵团东援。29日完,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突击集团向区寿年兵团兵团部及整编第75师发起攻击。激战至7月2日,全歼整编第75师,俘区寿年和75师师长沈澄年[7]

帝丘店战斗[编辑]

黄百韬的整25师原本要北上解救被许世友华野山东兵团围困的兖州。区寿年兵团陷入重围后,国军于6月29日临时在滕县以整25师,第三快速纵队[8]:29,交警第二总队[8]:2组成黄百韬兵团改援豫东。[9]7月1日黄兵团出人意料的到达了战场腹地,重创中野11纵。粟裕于是抽调主力华野1纵(叶飞)、4纵(陶勇)、6纵(王必成)、8纵(王建安)及两广纵队,转兵帝丘店猛攻黄兵团[8]:27,此时华野部队经过连续作战,部队疲乏,减员不少,亟待休整补充。粟裕此时也要求部队“咬紧牙关,坚持下去,不怕伤亡,克服困难”,给予黄百韬兵团以打击后再撤退。同时,粟裕命令2个纵队阻击邱清泉兵团,1个纵队监视整编第72师,整编第72师因此得以解围。[10]

黄百韬在帝丘店地区[8]:27以兵团司令官的身份亲自率2营部队在4辆坦克掩护下,反守为攻,发动逆袭,黄本人负伤,仍死战不退,创造了国军战史上兵团司令带队冲锋唯一战例。他的参谋长死劝也未拦住他,面对绝对优势华野部队,黄百韬的部队伤亡重大,团长李景春也重伤倒地,黄本人也受伤,仍大呼口号,死战不退,部队受兵团司令官激励鼓舞,拼死猛冲猛打,一举夺回4、5个村庄,遏制了华野进攻势头,初步稳定了阵地。战斗至7月3日至4日,华野部队将黄百韬兵团压缩在以帝丘店为中心的狭窄地区,并消灭了其整编第72师第16旅,黄百韬命令烧毁文件,杀死俘虏,准备最后一战[8]:30。此时国军邱清泉兵团绕到华野包围黄兵团华野部队背后,出其不意地猛烈进攻,华野全线后撤,邱清泉乘胜追击,一直追到黄河边上,俘虏了几千名伤员,据粟向中央军委报告,被俘虏伤员几百人,但据战果统计,被俘3598人。[11] 此时,负责南线阻击的中原野战军刘伯承、邓小平汇报中央军委并粟裕,胡琏兵团(整编第11师、整编第3师共5万8千人)、吴绍周兵团(整编第85师、整编第10师、整编第28师共6万余人)已突破中原野战军防御阵地,7月5日已抵达周家口、商水一带,逼进豫东战场。在此情况下,粟裕决定主动撤退,华野各部队于7月6日最后一次佯攻黄百韬兵团后趁夜悄然撤出战斗。[12]

后续[编辑]

豫东战役对国共内战华东战场态势造成了深远影响。

解放军[编辑]

粟裕回忆豫东战役时说:“这次战役,是一次包括攻坚战和运动战在内的规模较大、持续时间较长的大兵团作战,也是我亲身经历的最复杂、最剧烈、最艰苦的战役之一”,“这是华东野战军主力转入外线作战后进行的第一个大歼灭战,也是第二次国共内战开始以后的整整两年中华东野战军进行的第一次最大的歼灭战”。[13] 并评价豫东战役的胜利,改变了中原和华东战场的战略态势。从此,在中原战场,国军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解放军发起战役性进攻的能力,并更加动摇了国军据守战略要点的信心。[14]

当时华野6纵副司令员皮定均后来回忆帝丘店战斗说:“此战我们仅杀伤敌军一个整师,但是我们“叁弟兄” (华野1、4、6纵)都残废了。”

粟裕济南战役前,汇报说受豫东战役影响,“西兵团七个纵队,自开封、睢杞两战役后,所补俘虏不够补偿伤亡,部队极不充实(每连只四至六个步枪班),尤其干部伤亡太大,至今无法补充,许多营连有政干无军干,有军干无政干,而营连排干部太新太弱(五月中补充之新兵已当副连长),班排干部俘虏成份不少,因此团级(老的多)与营以下脱节现象甚严重。团以下各级对个人前途悲观的倾向亦较普遍(因前方战斗剧烈,伤亡甚大,而见到后方环境安全舒适,革命又快要胜利,极想保存自己,以享受和平生活,但不知自己何日报销,故团以下干部保命思想较普遍)。”[15]

此战后,毛泽东在接见前来汇报战况的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司令陈锐霆时说:“解放战争好象爬山,现在我们已经过了山的坳子,最吃力的爬坡阶段已经过去了。”

中華民國国军[编辑]

原计划救援兖州的黄百韬兵团改援豫东[1],使国军在山东战场付出了沉重代价。在救援不至的情形下,华野山东兵团于7月12日攻破兖州,俘虏2.4万人,自此津浦路济南到徐州段所有城镇陷落共军之手,驻守济南的王耀武第二绥靖区被完全孤立,两个月后的济南战役中被华野全歼。

由于解围有功,国防部頒給黄百韬青天白日勳章[1]。但同样劳苦功高的邱清泉却被认为“行动迟缓,应另行议处”,未受褒奖,蒋斥之曰“与友军相处,不解围,不互救,殊堪痛恨”!,由此和黄百韬有隙。四个月后的淮海战役,黄百韬率第7兵团在碾庄被围,有传言负责救援的邱清泉兵团应付消极。

中華民國国防部在其《中原会战经过及检讨》中说,此次豫东会战,“共军表现特异的有三敢:敢集中主力作大规模之会战决战;敢攻我大据点;敢对战场要点作顽强固守,反复争夺。”

傘兵為骨幹的快速縱隊在此戰中,傷亡慘重。戰地視察官周鑑針對快速縱隊的缺失檢討報告指出,黃百韜不明瞭快速縱隊的特性,不僅把傘兵當一般步兵使用,還把2個團未滿編又未配屬戰車連的快速縱隊,當成3個團的步兵旅使用 (徐州剿總給第三快速縱隊攻守原則為「不攻堅、不守點、不停留」。) 周鑑指出當快速縱隊攻佔劉樓、馬口兩據點後,黃伯韜應以步兵接替,卻命傘兵固守,自毀機動能力。事後,黃仍獲頒勳章。

復歷經多次戰役後,引發「傘兵三團叛變」。[16]整个事件被国军统帅部轻轻帶過,后共諜段伯宇策反傘兵第三團團長劉農畯整團投向解放軍,成為當時軍方內部大醜聞。[17]

参考资料[编辑]

傳記
  • 粟裕. 《粟裕回忆录》. 北京地安门西大街40号: 解放军出版社. 2007年. ISBN 978-7-5065-5426-8 (简体中文). 
  • 朱楹等. 《粟裕传》. 北京市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7年. ISBN 978-7-80092-921-2 (简体中文). 
  • 汪朝光. 《中国近代通史》 (第十卷). 南京中央路165号: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6年. ISBN 978-7-214-04208-8 (简体中文). 
  • 劉忠勇. 《中華民國傘兵作戰史1945~1953 落葉成泥》(Fallen Leaves: An account of some overlooked stories of the Chinese paratroopers). 經綸天下出版社. 2011-05-09: 200頁 [2011]. ISBN 978-9-86-870390-2. (繁体中文)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劉忠勇 2011.
  2. ^ 中国近代通史 (第十卷),第五章,第366页
  3. ^ 中国近代通史 (第十卷),第五章,第366页
  4. ^ 中国近代通史 (第十卷),第五章,第366页
  5. ^ 粟裕, 先打开封后歼援敌, 1948 
  6. ^ 中国近代通史 (第十卷),第五章,第366-367页
  7. ^ 中国近代通史 (第十卷),第五章,第367页
  8. ^ 8.0 8.1 8.2 8.3 8.4 中原會戰,「張緒滋:傘兵部隊與中原會戰」
  9. ^ 劉忠勇 2011,第8章.
  10. ^ 中国近代通史 (第十卷),第五章,第368页
  11. ^ 全国解放战争史卷3,第409页
  12. ^ 粟裕传 (2007),第十六章,第358页
  13. ^ 粟裕回忆录 (2007),第十六章,第423-424页
  14. ^ 粟裕回忆录 (2007),第十六章,第455页
  15. ^ 粟裕, 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晨报军委的电报, 1948 
  16. ^ 也談重慶號之謎,鄭正文,世界新聞網,北美世界日報,2010-03-02
  17. ^ 劉忠勇 2011,第1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