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马步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陸軍二級上將
马步芳
將軍
Ma Bufang.jpg
中华民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
任期
1957年8月-1961年6月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1903年
 大清甘肅省河州
逝世1975年7月31日(72歲)
 沙烏地阿拉伯麥加吉達
国籍 大清(1903年–1911年)
 中華民國(1912年–1928年)
 中華民國(1928年–1975年)
 沙烏地阿拉伯(?年–1975年)
政党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宗教信仰伊斯蘭教
军事背景
军衔Taiwan-army-OF-9a.svg二級上將

馬步芳(1903年-1975年7月31日),子香,經名胡赛尼[1]中國甘肅河州(今臨夏市)人,回族,為民國時期西北地区軍閥马家军重要人物。马步青是其兄长。

生平[编辑]

马步芳故居

1928年,馬仲英起事,率部圍攻河州馬廷賢首起響應。當時馬步芳也由青海化隆率部至積石山癿藏鎮馬全欽起事,共同反對國民軍。但是,馬全欽因恨馬廷賢,便改擁國民軍,並派部屬孔海山去癿藏勸阻馬步芳。馬步芳接受馬全欽的勸阻返回化隆[2]

1931年,统治青海長達20年的軍閥馬麒病死,其弟馬麟代理青海省政府主席,與蔣介石政權產生嫌隙。蔣介石為控制青海地區,便扶持了馬麒的兒子馬步芳。馬步芳作为青海的军事首脑,与其叔父馬麟产生矛盾。

1936年,馬步芳和哥哥馬步青甘肃馬仲英余部、宁夏马鸿宾马鸿逵合作,组成“马家军”,擊敗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1937年3月4日,國民政府任命馬步榮為青海省政府委員,馬步芳兼青海省建設廳廳長[3]:5378。馬步芳逼其叔父馬麟下台。

1945年5月,馬步芳當選為中國國民黨第六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1947年7月19日,國民政府派馬步芳為青海選舉事務所主任委員;國民政府同時派定其為國民大會代表立法院立法委員[3]:8385-8386。1949年5月25日,李宗仁代總統令:特派馬步芳代理西北軍政長官公署[3]:8926。7月正式任職。8月26日,蘭州彭德怀第一野战军占领。兰州被攻占前夕,中共地下党员煽動群众冲入政府机构,兰州秩序混乱瘫痪。馬步芳起怒,于兰州闹市开枪鎮壓。8月26日,徐永昌飛抵西寧,與馬步芳會談軍事;8月28日,馬步芳背着徐永昌乘飛機逃離西寧到達重慶,徐即飛銀川,鼓勵馬敦靜抵抗解放軍[3]:8998。繼而奔廣州,遷香港。10月,蔣介石命馬步芳重返西北。

1950年初,馬步芳以朝觐为名举家及隨從200餘人飛抵沙特阿拉伯麦加。1950年5月,马氏一行乘轮船过红海开罗,由临时代办王嘉祥陪同晋见埃及国王,获得许诺在埃及侨居。此后,他们便搬至开罗郊外的马尔地住宅区,住马尔地33号。

1957年,因埃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馬步芳遷至沙烏地阿拉伯。同年8月,蔣介石任命馬步芳為中华民国驻沙烏地阿拉伯大使。在任期间,他从未到臺灣述职。1961年8月,因逼侄女马月兰的醜聞,為中華民國驻沙特外交官宋选铨揭發而被免職,召回臺灣法辦,但馬步芳拒回臺灣,入籍沙烏地阿拉伯

1975年7月,馬步芳在沙烏地阿拉伯病亡。

家族[编辑]

  • 祖父為馬海晏
  • 父親馬麒
  • 妻妾
    • 长房:临夏人海里买
    • 二房:化隆人赵园哥
    • 三房:兰州人陈秀英
    • 四房:河西人董春英
    • 五房:马月兰,后离婚
  • 儿子馬繼援为长房所出,國民黨將領。
  • 儿子马崇德为二房所出,有一子一女。

性格[编辑]

  • 荒淫好色

马步芳为人荒淫无耻,在国民党上层中少见。 在大陆时,他曾公开说:“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部属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在埃及,马步芳仍然难改其风流本性,酒店的女侍、舞厅的舞女、随他到开罗谋生的部属的家眷,都被他奸淫。甚至连他的外孙女,也遭其强奸,后生下一个儿子。为了掩人耳目,马步芳亲手将这个婴儿杀死。据后来旅居中东的回族侨民向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控拆,包括汉、回、满、蒙、藏、哈(萨克)、撒(拉)等各族女性在内,被马步芳蹂躏过的,不下5000人。 马步芳刚到沙特时,也常带着一群姨太太去麦加朝觐。阿訇见了大起诧异,认为一个男人不可能有这么多妻妾,必定是他拐了别人的老婆。因此当面骂他道:“你这人带别人的太太来朝觐天房,把天房亵渎了。我要打你的耳光,赶你出去,还要报告政府,驱逐你出境!”吓得马步芳赶快把太太们就近送人,别人说养不起,他又贴上一点钱。等到朝觐结束后,又去硬讨回来,被人传为笑料。 1961年春,马步芳为台湾当局的“外交事业”制造了一起大丑闻。起因是五姨太马月兰的反戈。马月兰是马步芳的堂弟马步隆的女儿,马步芳去开罗时,她和家人随行。马步芳看上了侄女的美貌,要纳她为妾,还威胁马步隆夫妇说:“你们不把她给我,我要你全家都活不成!”就这样,马月兰成了伯父马步芳的玩物。 马步芳来沙特当“大使”后,马月兰被关在吉达海滨的住宅里,不准与任何男人接触,还常遭到马步芳的殴打,而其父母和弟妹,则远远避开。不料后来,马步芳又瞄上了马月兰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妹妹,要她写信召她们来马公馆“一同生活”。马月兰无法忍受这种母女姊妹同受蹂躏的耻辱,断然拒绝,于是马步芳更竭力折磨她。 刚巧,这时台湾当局又给自己驻沙特“大使馆”派来一个“参赞”宋选铨。宋的妻子是外国人,思想开明,很同情马月兰的处境,于是帮助她逃出虎口,藏身于自己的住宅。接着,马月兰不断向台湾“外交部”、“监察院”、“立法院”等处发出控告信,要求他们责成马步芳速将她被扣押的护照发还,好让自己去台湾控诉这位伯父兼丈夫的“大使”的罪行。 马步芳知道后,下令在“大使馆”内挖了个坑,准备活埋宋选铨,又亲自带领数人去砸宋的家门。宋选铨和马月兰跑到阳台上向外大声呼救。沙特警方立即派来警察,当场将马步芳一行人拿下。但是马步芳是“外交使节”,享有豁免权,而其余的人则被送往警局关押。 这时,台湾当局“外交部”派来调查此事的官员闻讯赶到,力劝马步芳以“党国声誉”为重。马步芳马上向其下跪磕头,请他不要把“党国”和“家事”混淆。接着,马步芳爬起来,与站在阳台上的马月兰对骂。 马月兰会讲阿拉伯语,忽而用中国话回骂马步芳,忽而用阿拉伯语向围观的沙特行人作公开揭露。当时约有近800人围在现场,造成了交通堵塞。最后,由沙特阿拉伯外交部出面调停,把马月兰护送出境。接着,从黎巴嫩直至港英当局,马月兰一路控诉,一路为之大开绿灯,竟使马步芳原以为她到了贝鲁特便无法动弹的盘算落空。 不久,马月兰逃到台湾,出现在台湾“监察院”的控诉席上。继而,沙特华侨的联名控告信似雪片飞来。台湾报纸上尽是“踏花归来马蹄香,风流大使太荒唐”、“后宫多佳丽,侄女充下陈”等标题。“监察委员”们亦纷纷以“败坏邦交,贻误国是”、“乱伦逼婚,迫害侨胞”等罪名,提出劾马案,直至要追究“外交部”、“行政院”的责任。 马步芳自然不会送上门来受审,台湾当局更是想尽可能遮盖丑闻,最后,由马步芳“自请辞职”了事。马步芳在沙特弄得声名狼藉,中东各国也不欢迎这个披着宗教外衣的丑类。从此他就一直躲在公馆里消磨时光。

  • 贪婪

沙特华侨很多,都是虔诚的穆斯林。马步芳还想再过“土皇帝”的瘾,于是行贿台湾当局,最后谋得了台湾当局驻沙特的“全权大使”。可是马步芳的阿拉伯语讲得很差,也最怕参加任何“外交宴会”,每日很少去“大使馆”办公。他的汉字水平也很差,接近文盲,一应公文都写个“阅”字,再交秘书们核办。 马步芳压迫当地侨胞的手段相当毒辣。沙特的华侨多以缝衣制帽为生,马步芳把所有的缝纫机都买下,迫使侨胞用高价向其转购。各国的华侨来麦加朝圣,也遭其盘剥,否则就诬以“通匪”等“罪名”,让沙特方面不予签证。而原先就在沙的侨民,护照大多被其扣押在手,更使其颐指自如。 与此同时,马步芳还大做走私生意。过去国民党政权拨给他的大批军费,都被他兑换成黄金后私吞了,听说黄金在印度黑市上值钱,便组织偷运倒卖的勾当。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清末民国两马家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
  2. ^ 創辦魁峰馬全欽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5-08.
  3. ^ 3.0 3.1 3.2 3.3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来源[编辑]

  • 陈秉渊:《馬步芳家族統治青海四十年》,青海省人民出版社,1981年出版
  • 《馬步芳家族統治青海四十年史料简编》,「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青海省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组 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