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wenty-One Demands.jpg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対華二十一ヵ条要求
假名 たいか21かじょうようきゅう
平文式罗马字 Taika Nijyūichikkajō Yōkyū

二十一條要求》是日本中国提出的条约,导致了《中日民四条约》的签订。

歷史背景[编辑]

1914年,日本《朝日新闻》登出过日本即将向中国提出的“中日新议定书”6条,内称“因第三国侵害支那共和国之安宁、或于领土保全上有危险之时,日本帝国政府可采取临机必要之处置”、“支那共和国不得妨碍日本帝国政府之上述行动,而予以便利”、“日本帝国为达前项之目的,得临时收用在军事上必要之地点”、“非经两国政府承认,不得与第三国签定违背本协约之条约”等条款,其内容类似于日韩合并前日本与韩国签订的议定书的翻版。同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袁世凯政府要求德国把侵占的山东半岛权益交还中国,遭拒。当时美国注意力已转移至欧洲,而英国则希望日本能成为在其远东的盟友,日本於是在8月23日對德宣戰,出兵佔領了德國在中國的勢力範圍——山東半島。1914年11月18日,中國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了日本军从中國撤军的要求。1915年1月7日,中國政府再次向日本政府提出撤军要求。

民初,孙中山南京临时政府为从日本获取资金而打算与日本军部关系密切的三井物産森恪签订近乎出卖中国主权的《中日合办汉冶萍借款合同》,这一借款案的主谋正是时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1]1915年2月2日,日本趁歐美各國無暇東顧之际,秘密向袁世凱提出了五号共计二十一个条款(简称《二十一條》)的无理要求,而其中部分条款就是以孙中山早前提出的若干出让中国主权的条款为底本,如有关汉冶萍公司的条款[1]及孙中山与森恪之间达成的以租借满洲给日本为条件的秘密借款案。[2][3]日本还逼迫袁世凯政府承認日本取代德國在華的一切特權,進一步擴大日本在滿洲及蒙古的權益,以及承諾聘用日本人為顧問。日本的要求等同于將中國納入成為其保護國。美國聞訊雖對日本提出抗議,但日方並沒有收回其主要要求。

经过[编辑]

提出要求[编辑]

1915年1月18日,日本駐中國公使日置益从日本返回中国,绕过外交部长陆徵祥,以“回任所拜见大总统”为由,请求与袁世凯直接密谈。在密谈中,日置益向袁世凱直接提出了二十一條要求,並要求中國对此絕對保密。1915年1月至4月期间,袁世凯一面命北洋政府外交部同日本談判,一方面暗中逐步將條約的部分內容向報界洩露(包括顧維鈞),希望獲得英美兩國支持抗衡日本。当美、英、法三国驻日大使向日本政府提出质询时,日本外务省既不便公然抵赖,又不敢全部公开,于是只承认了第一、二号的11条。2月9日,日本外相加藤高明又向美国驻日大使格思类承认了第三、四号的存在,却对性质最恶劣的第五号七条加以隐瞒。在美方越来越严厉的追问下,加藤高明才于同月21日向格思类承认了第五号的存在,但辩称这只是日本的“希望”而非要求。

交涉[编辑]

2月2日,中日代表在外交部迎宾馆开始极端秘密的会谈,中方代表是外交部长陆徵祥和次长曹汝霖。中國的談判代表多次拒絕《二十一条》中的部份內容,并向社会各界透漏日本之无理要求,以期国际社会干涉此案,并唤起国内舆论讨伐日本,迫使日本讓步。国内民众反对《二十一条》的呼声日渐高涨,日本則以武力威脅中國。4月10日中日第二十一次会议,中国拒绝第五号要求。4月17日,中日第二十四次会议,中国不允将东蒙与南满并论,会议停顿。4月26日,日本代表提出最后修正案,做出一些小让步。5月1日中国方面提出修正案,仍坚持自己的立场,于是日本政府删削了对中国最为不利的第五号要求。[4]5月6日,袁世凯在《大总统袁世凯致各省电》中称:中国沿海港湾、岛屿不可让与或租于他国、聘用日本顾问、中日合办警察、军械等为‘其制我死命最要之点’。在我国不宜因此决裂,蹂躏全局。但应尽心竭力,能挽救一分,即收回一分之权利。日本政府终于恼羞成怒于5月7日向袁世凯政府发出最后通牒,[5]限5月9日下午6点前答复,否则将执行必要之手段。此时的日本摆出大战一场的姿态,军舰在渤海一带游弋,山东、奉天兵力增加,关东戒严,日侨纷纷回国。5月8日袁世凯召集政府要员开会,袁世凯认为日本已收回对中国最为不利的第五号各条款,其他条款已非亡国条件,他在中南海春藕斋召开特别会议,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也在这天中午前往外交部找陆征祥谈话。他说:“中国已经面临生死存亡的严重关头。我到中国40年,和大总统有30年的交情,今天不能不赶过来说几句真挚的话。最后通牒只能回答是或否,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此时欧洲各国无暇东顾,中国政府除接受日本条件外,别无自全之道。”美国驻华公使芮恩施也劝告袁政府“应避免与日本发生正面冲突”。5月8日下午,袁世凯召集各部部长,宣布接受“二十一条”的部分要求。

5月9日23時,北洋政府沒有等到預期的外援,以「國力未充,難以兵戎相見」為由,对外宣布接受二十一條中一至四號的部份要求。5月25日,在北京签署《关于山东省之条约》、《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及13件换文[註 1],总称《中日民四条约》,与《二十一条》原案比较,中国损失相较于原案已尽可能减小到最低程度。[6]

袁世凯下令设国耻日[编辑]

消息傳出,舉國震怒。簽約當天,湖南學生彭超留下血書,憤然投江自殺北京二十萬人到中央公園(今北京中山公園)集會,捐款一百萬元「救國基金」。當時十七歲就讀天津南開學校周恩來上街演講,號召人們振興經濟、誓雪國恥。袁世凯下令全國省教育會聯合會(又名全國教育聯合會)要求全國各級學校以每年5月9日為國恥紀念日,稱為「五九國恥」。

条款[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二十一条共分为5号,第一号有4条,是关于日本接收山东省内旧德国权利、并扩展筑路权、定居权和通商权的要求。第二号的七条内容要求将日本在关东州租借地、南满铁路、安奉和吉长铁路的权益再展期99年,以及日本人在内蒙东部和南满的开矿、定居、通商权利。第三号有两条,要求日本独占汉阳、大冶萍乡的煤铁事业。第四号要求中国不将沿海口岸和岛屿割让他国。第五号7条要求中国政府聘用日人担任军事和财政顾问,且日本顾问需多于他国顾问的总数。中国警察由中日合办或聘用日本顾问。中国军队所需的军械器材由日华合办的军械厂供应,或向日本采购。湖南湖北浙江江西福建等省铁路建造权利交与日本。承认日本中国各地医院、寺院、学校的土地所有权,并承认日本的“布教权”。二十一条所有条款并非北洋政府签订的最终条款,最后签订的是《中日民四条约》。

評論[编辑]

  • 胡适称《二十一条》的谈判是弱国外交的胜利。[7]
  • 袁世凯本人号令全国教育联合会将签订条约的5月9日定为“国耻日”,依此警励国人毋忘此日,誓雪国耻。[8]
  • 日本方面在此次交涉後,外相加藤高明下野以示負責。

后续[编辑]

日本取代德國在山東之特权。中國雖然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并為戰勝國,在巴黎和會中提出廢除外國在華勢力範圍、撤退外國在華駐軍等7項希望取消日本強加的「二十一條」及換文陳述書,但列強紛紛拒絕,並簽署將德國在中國山東權益轉讓給日本,此事成為五四運動之導火線。该条约部分内容由于影响到其他国家在华利益,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部分条款在1922年华盛顿会议上被废除。1922年5月11日,美国国务卿布赖恩致电日本和中国政府,称“不能承认……有损于中华民国的政治或领土完整、或有损关于中国的国际政策(即门户开放政策)的任何协定或承诺”。此即之后数十年当中,美国对华政策中的核心——“不承认主义”方针。此后《民四条约》内容不断被改写,直至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败后彻底废除。

註釋[编辑]

  1. ^ 《关于山东省之条约》的附属换文:《关于山东事项之换文》、《关于山东开埠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的附属换文:《关于旅大南满安奉期限之换文》、《关于东部内蒙古开埠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开矿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东部内蒙古铁路课税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聘用顾问事项之换文》、《关于南满洲商租解释换文》、《关于南满洲东部内蒙古接洽警察法令课税之换文》、《关于南满洲东部内蒙古条约第二至第五条延期实行之换文》;另外有《关于汉冶萍事项之换文》、《关于福建事项之换文》、《关于交还胶澳之换文》3件换文。[6]

参考资料[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二十一条起因:临时民国政府与日本合办汉冶萍借款案. 凤凰网. 2009年6月21日. 
  2. ^ 杨天石. 政治编:孙中山与“租让满洲”问题. 《从帝制走向共和——辛亥前后史事发微》.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2年10月. ISBN 7801497856. 
  3. ^ 孙中山曾表示愿接受比“二十一条”更苛刻条款. 凤凰网历史. 2010年12月15日. 
  4. ^ 民四条约. 凤凰网. 2008年8月1日. 
  5. ^ 袁世凯与中日“二十一条”交涉. 腾讯网. 2013-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7). 
  6. ^ 6.0 6.1 唐启华. 第五章:废除《中日民四条约》交涉——《中日民四条约》的内容. 《被“废除不平等条约”遮蔽的北洋修约史(1912-1928)》.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0年9月1日. ISBN 9787509717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1月11日). 
  7. ^ 胡适评价袁世凯签订21条. 凤凰视频. 2008-09-16 (中文(简体)‎). 
  8. ^ 袁世凯因“二十一条”被骂卖国贼有点冤. 腾讯网. 2013-05-15. 

书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