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實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精實案,正式名稱為中華民國國軍軍事組織及兵力調整規劃案,是臺灣在1997年7月1日至2001年間推動的裁減軍備法案,以「精簡高層、充實基層」為目標,故稱精實案。這是由時任總統李登輝強力要求下,由參謀總長劉和謙羅本立推動,交由中華民國國防部執行。在中華民國國軍歷次兵力與組織變革改動中,影響層面最廣,各界學者至今評價仍爭論不一。後續為精進案

ROC 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se Seal.svg

歷史背景[编辑]

1979年1月1日,美國與中華民國正式斷交、同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政治局勢出現變化,使中華民國政府的大陸政策與戰略思想,確定由攻勢戰略轉為以臺澎金馬防衛作戰為主。因此,龐大且裝備老舊的三軍兵力被檢討,出身海軍的參謀總長宋長志開始推動一系列的兵力整編與調動計畫。規模較大者為陸精案,於1978年規劃,1979年2月24日國防部《(68)昌映字第三四七號令》核定陸精案改編,自1980年開始實施。至1989年間,計有陸精一至六案,以調整陸軍師級兵力結構為主。

1988年,李登輝接替蔣經國繼任中華民國總統後,決定排除軍中反對派聲浪(時任參謀總長為郝柏村,出身陸軍),推行兵力改革。1991年,李登輝找來海軍出身的退役上將劉和謙擔任參謀總長。劉和謙先是正式提出了「十年兵力整建規劃」(精實案的前身)。後來又正式提出搬遷高司組織單位地址與整併相關組織單位的「中原專案」(後稱為「博愛專案」)。1993年,劉和謙再推出較溫和的「第二次十年兵力整建規劃」,然而軍中高階軍官對於裁減將官員額的反彈聲浪相當大,以至於最後各項改革都只徒具形式,並在劉和謙卸任之後無疾而終。

1995年,出身陸軍的羅本立上將接任參謀總長。羅本立將劉和謙任內的兩規劃案合併修改,時程縮短,幅度縮小,提出新的規劃案,命名為「國軍軍事組織及兵力調整規劃案」,以「簡高層,充基層」為目標,因此常被稱為「精實案」。這個規劃案在送交立法院通過後,於1997年7月1日正式實行。

詳細規劃[编辑]

構想[编辑]

  1. 減併高層單位、簡化作業程序,提高行政效率。
  2. 配合新的武器裝備,調整部隊結構與指揮層級,朝聯合作戰方向發展。
  3. 貫徹「精簡高層、充實基層」政策。

預定期程[编辑]

依據《立法院第二屆第二會期國防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紀錄》所載,概分為三階段:

  1. 1994-1996年:三軍編制合理化,提高基層員額編現比,以80%為目標。
  2. 1997-1999年:調整幕僚體系,裁併功能重疊單位,配合武器採購調整。
  3. 2000-2003年:簡併參謀本部與三軍總部,轉移非軍事任務於部外單位,簡併軍事院校。

實施期程[编辑]

依據《立法院第三屆第四會期國防委員會第八次會議紀錄》所載,概分為三階段:

1997年7月1日-1998年6月30日[编辑]

為「準備調適期」,不精簡員額,但採「離退不補原則」。

主要內容為:

  1. 適切人事管制,並以離退不補、輔導就業、獎勵疏退等方式,逐漸降低現員。
  2. 完成相關作業準則制定與策頒,以利業務職掌調整與推展。

1998年7月1日-1999年6月30日[编辑]

為「組織簡併期」,各單位依照核定人數精簡1/3。

主要內容為:

  1. 按計劃以漸進方式,逐步執行組織簡併及兵力結構調整。
  2. 精簡人員在不影響個人權益下,配合相關政策法令辦理疏退。

1999年7月1日-2001年6月30日[编辑]

為「完成定編期」,全數達成核定目標。

主要內容為:

  1. 達成精簡目標,國軍總員額調降為四十萬員。
  2. 完成業務職掌調整,並依新訂作業準則運作。

評價[编辑]

  • 在檢討部隊存續時,受到三軍各軍種本位主義角力,與該單位歷年績效、上級額定裁減員數配置等因素的牽制,最後形成了妥協下的齊頭式裁軍,完全不按照單位的任務特性來考慮,使得國軍的戰力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 由於員額一次刪減太大,造成義務役役男入營大塞車,出國、就業、升學等都有困擾,即使規劃了各項替代役仍引起不滿,所以將役男役期大幅縮短,以抒解壓力;但也由於役男役期太短,在未熟悉武器裝備訓練後便已退伍,於是之後又提出了募兵制,結果人事維持費依然居高不下。所以精實案後再推出了「精進案」與「精粹案」等裁軍計畫,以期壓低人事維持費。

相關人員的事後回憶[编辑]

(以下均摘自:《監察院97年度專案調查研究報告——「國防部擬實施全募兵制對政府財政及國軍戰力之影響」專案調查研究案》,2008)

  • 唐飛前行政院長:「我服務期間,首要的工作目標,是希望把人員維持費壓低到50%以下,因為國防預算不夠,員額需求要不要這麼多、這麼大兵力在那裡?那時內部對於十年兵力整建精實案有抗拒,推動已經很不容易才往前推,十年兵力整建沒有成功,於是精實案針對那個抗拒的原因來調整,不僅僅是這個因素,希望把組織精減,把高層、作戰部隊以上的單位減化,還沒能想到大規模陸、海、空軍單位人數降低,沒有人敢談,只要精實案按原來計畫推動了,能達到原來目標。」「當時精實案,我覺得方向上有錯誤,第1個,當時的口號,要把高司單位冗員裁掉,我承認有冗員,但那時候冗員是將官太多,校官裡的中上校還差不多,少校、上尉以下是缺的,編制人員趕不上,特別是士官。」
  • 蘭寧利中將:「國軍一向官士兵的配比是不合理的,官員太多,大家都說我們要裁.....我不知道他怎麼裁,他是三軍按比例來裁?可是國防部忘記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剛剛講了,我們國家的官士兵配比不能參考先進國家,最大的理由是我們有政戰制度,政戰官科是沒有士兵只有軍官,政戰官科在精實案之前,軍官的員額占全國軍官員額的17%,僅次於步兵屬第二位,現在比例仍然是遠超過其他的官科,因此官士兵配比怎麼可能合理,這是事實。」
  • 伍世文部長:「民國85年、86年劉總長的時候已經開始就要討論,那時候叫做「十年兵力規劃」,但是那次討論沒有很明確的結果,等到羅總長接了以後就推定精實計畫,……至於後來為什麼變成說要到20萬,這我就不太清楚了。」
  • 帥化民委員:「國防部的裁軍與他的募兵制剛好產生嚴格的對沖,國軍一共實施了2個精實案,第一個精實案是劉和謙先生,那時候精實案大部分精簡的是維持員額,……,那個時候就產生精實案的一個最不負責任的作法,今天我要把你這個單位砍掉,你一定會反彈,沒有哪個高興自己被裁掉,所以那個時候到現在就是大家苦難相當各裁10%、各裁20%,……,所以今天國軍的裁軍方式完全走錯了。」
  • 苗永慶上將:「沒有先例,我們國軍,為了員額縮減,做了十幾年,沒有一次做完,所以目前士氣不高有原因,大家不知道到底裁到何時?一批走了之後又要裁,當時初級、中級幹部,大家心慌慌。這幾十年都在搞員額,始終沒有很明確的目標,做完了又來,海空軍裁完現在又裁聯勤,影響士氣,很多反覆的事情。……國軍不是這樣搞,戰力都消耗了,這幾年編制始終沒有好的定見,大家沒有確定的目標,飛彈部隊變出去、明天又變回來。與聯勤一樣,各軍種的後勤都弄到聯勤。本來軍種後勤在我海軍,十艘船我保持不出來,我要負全責。現在後勤補給弄到聯勤,船修不出來,我要的配件你沒來,聯勤說你要申請等等的程序,他都沒有錯;我海軍戰力都減損了,我沒有負全責,作戰有功,拿不了獎章,也殺不了頭。」
  • 沈方枰前中科院長:「80年代,我在國軍弄十年兵力目標,那時從50萬到40萬,弄得我一身是傷,得罪了許多不能得罪的人。那時候50萬變40萬人還好變,因為役男沒有那麼多,50萬是空架子,每年實際人數40萬多一點,那時就為了幾個將官缺,吵得全軍鬧翻……。」
  • 劉和謙前參謀總長:「十年兵力規劃,若有不周到的地方,影響不大;裁幾個將官,影響不大。沈方枰那時就有心理準備要被罵。」

參考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