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祖逖(266年-321年),字士稚范阳郡逎县(今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人,东晋初期著名的北伐将领。著名的“闻鸡起舞”就是他和刘琨的故事。曾一度收復黃河以南大片土地,但及後因朝廷内乱,在他死後北伐功敗垂成。祖逖亦是一位極受人民愛戴的將領,他死後,所轄的豫州人人都好像父母離世那樣悲傷[1]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祖逖性格豁蕩,不修儀檢,十四五歲還未讀過書,曾令一眾兄長憂心。但為人轻财好侠,慷慨而有志節,每到田舍都以兄長們的名義分穀帛救濟貧困的人,鄉里宗族因而看重他。及至祖逖博覽書籍,涉獵古今,往來洛陽時人人都他有贊世才具。僑居在陽平時曾獲舉孝廉秀才,但都不應命。後任司州主簿。後曾先後擔任大司馬齐王司马冏驃騎將軍長沙王司馬乂的屬官,最終升任太子中舍人、豫章王司馬熾從事中郎。曾於永安元年(304年)隨晉惠帝北征鄴城,兵敗後逃回洛陽

舉眾南下[编辑]

永嘉五年(311年)匈奴刘曜率汉军攻陷洛阳,晋怀帝被俘,中原大乱,祖逖率亲邻几百家避难南下,與他們甘苦与共,又富有謀略,於是被推为他們行旅的首领——行主。祖逖至泗口(今江苏淮阴北),镇东大将军司马睿任命他为徐州刺史,不久征为军咨祭酒,移居京口(今江苏镇江)。

中流擊楫[编辑]

祖逖眼見西晉一片混亂,決心要振興晉朝,為此禮遇甚至縱容那些暴桀勇武的門客,望日後北伐時他們能作出貢獻。同時又上书司马睿,力请北伐。建兴元年(313年),司马睿以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但因司馬睿一心鞏固初建的江東政權,無心北伐,於是只給予一千人的粮食和三千匹布作为北伐物资,更由其自募战士,自造兵器。但祖逖仍带着随他南下的部曲百余家北渡长江,在江中敲打着船桨说:“祖逖如果不能使中原清静安宁光复成功,就让长江来作证!”祖逖的言辞神色十分慷慨激昂,众人无不感慨叹息。于是到淮阴驻扎,建造熔炉冶炼浇铸兵器,又招募了二千多人然后继续前进。

收復豫州[编辑]

当时,流民坞主張平樊雅兩人在譙郡擁兵自重,表面臣服於東晉。祖逖北屯蘆州後曾派參軍殷乂訪問二人,但因殷乂輕蔑張平而令張平和樊雅勒兵固守,祖逖進攻了一年多也不能成功,只有利誘張平部將謝浮借機殺死張平,祖逖則進據太丘。但樊雅和張平餘眾仍據譙城對抗祖逖,更加派兵襲擊祖逖,相持不下。祖逖因得蓬陂坞主陈川派將領李頭和南中郎將王含桓宣支援,成功擊敗並勸降樊雅,得以進據谯城(今安徽亳州)。隨即又擊敗前來討伐的石虎

但其後李頭因獲祖逖贈馬而非常仰慕祖逖,竟惹來陳川的憤恨。陳川將李頭殺死,但李頭部眾及後投奔祖逖。陳川於是派人大掠豫州诸郡,被祖逖派兵击溃。祖逖将陳川所掠子女财物各归原主,因而深得民心。陈川見此十分畏懼,於太兴二年(319年)改投石勒。祖逖於是率军討伐,石勒則遣石虎领兵五万救援,祖逖因連番失利而退回淮南[2]。石虎收兵大掠豫州後留將領桃豹等留守陳川故城西臺太兴三年(320年)祖逖派韓潛東臺,相持四十日後,祖逖設計令胡兵以為晉軍兵糧充足,反見自己饑餓而失去士氣。後祖逖更派兵奪去石勒給桃豹的軍糧,逼令桃豹退守東燕城。祖逖因而盡得二臺,並派韓潛進佔封丘壓逼桃豹,自己則進屯雍丘(今河南杞县)。

祖逖及後更多次出兵邀截石勒軍,令屯駐當地的石勒部眾都漸感困逼。後石勒所派的精銳騎兵又被祖逖擊破,很多駐守當地的石勒部眾於是向祖逖歸降。同時祖逖亦因厚待候騎捕獲的濮陽人而獲他領鄉里歸降,同時亦遣使令當時經常互相討伐的晋室将领李矩郭默上官巳赵固等和解並听从祖逖指挥,於是祖逖成功收复黄河以南中原地區的大部分土地。

圖平河北[编辑]

祖逖军纪严明,自奉俭约,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子弟帶頭发展生产,又收葬枯骨並祭祀他,於是深得百姓爱戴[3]。黄河北岸坞壁群众亦感激和愛戴祖逖,於是向祖逖密报石勒的活动。東晉於是升祖逖為鎮西將軍[4]。石勒見祖逖勢力強盛,不敢南侵,於是在成皋縣和范陽營修祖逖母親及祖父、父親的墳墓,又遣书請求通商。祖逖虽然沒回信,却任凭通商贸易,更收利十倍。此時石勒又殺叛晉歸降的祖逖部將表示友好,祖逖亦與石勒修結和好,禁止邊將進侵後趙,於是邊境暫得和平。但同時祖逖卻营缮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秣马厉兵,积蓄力量,准备向北岸推进。

北伐遺恨[编辑]

大兴四年(321年),晋元帝司马睿派遣戴渊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以监督祖逖。祖逖認為戴淵雖有才望,但無遠大的志向和識見,無助於北伐,而且自己既收復黃河以南大片土地,卻突然由如此從容不逼的文臣統領,甚為不快。同時,祖逖忧虑權臣王敦和寵臣劉隗等对立,内乱將會爆发,北伐难成,於是因激憤患病。祖逖雖然患病,但仍然用心修繕虎牢城,北臨黃河,西接成皋,四望甚遠;同時亦派人修築營壘作為南部部隊的據點以防後趙進侵。但營壘尚未建成,祖逖就於雍丘病死,享年五十六歲,東晉追贈車騎將軍。次年王敦發動王敦之亂,接手豫州的弟弟祖約無力抵抗乘機進攻的石勒而南退,原本已收復的土地於是又被石勒攻佔。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 祖伟,字元雄[5]

父亲[编辑]

  • 祖武,字林宗,晋王掾、上谷太守。祖逖少年时过世

夫人[编辑]

兄弟[编辑]

  • 祖該,祖逖兄長,開爽有才幹
  • 祖納,祖逖異母兄,西晉時官至中護軍太子詹事。後到江東避亂,司馬睿作丞相時曾任軍諮祭酒。後被祖約排斥而閑居
  • 祖約,祖逖同母弟,祖逖死後領兄長部眾並守豫州。蘇峻之亂時與蘇峻勾結,失敗後投奔石勒,但宗族全被石勒所殺

儿子[编辑]

附註[编辑]

  1. ^ 《晉書祖逖傳》:豫州士女若喪考妣,譙梁百姓為之立祠
  2. ^ 祖逖本傳寫:「逖設奇以擊之,季龍大敗。」但《資治通鑑》、《元帝紀》及《石勒傳》皆稱祖逖戰敗
  3. ^ 历经丧乱的中原父老说:“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又有歌唱著:「幸哉遺黎免俘虜,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勞甘瓠脯,何以詠恩歌且舞。」
  4. ^ 按《元帝紀》,祖逖曾先後進位平西將軍和改任平北將軍,但本傳無說明何時進位。
  5. ^ 《世说新语敬胤注·赏誉门》:祖逖字士稚,范阳逎人也。祖伟,字元雄。父武,字林宗,上谷太守。
  6. ^ 6.0 6.1 6.2 6.3 6.4 《世说新语敬胤注·赏誉门》:逖子换谧谁极。羡字玄舒,州治中。羡子肇,员外常侍。肇孙茂之、法开、献之等。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