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熙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雍熙北伐
宋辽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 986年一月至四月
地点 燕云十六州控制范围内
结果 宋军战败
参战方
北宋
指挥官和领导者
赵光义
曹彬
潘美
崔彦进
田重进
杨业
米信
杜彦圭
耶律斜轸
韩德让
耶律休哥
耶律蒲宁
勤德
兵力
不详 不详

雍熙北伐北宋雍熙三年,发动的一场以收复燕云十六州为目的的北伐。之所以在此时北伐,主要原因在于太平兴国七年(公元982年,辽乾亨四年)辽景宗去世,辽圣宗即位,赵光义认为其执政未稳,有机可乘。此役初期宋军进展顺利,但由于后期将领冒进,致使战术上出现重大失误,最终导致全面溃败,进而不得不退守至原来的边界。[1]

战役背景[编辑]

由于北宋灭掉了的附属国北汉,而辽手中又握有燕云十六州,这两个要素的同时出现直接造成了宋辽之间的交恶。两国边境线从979年开始一直摩擦不断,仅979年和980年两年内,双方成规模的战斗就有四起(高梁河之战满城之战雁门之战以及瓦桥关之战)。

太平兴国七年(公元982年,辽乾亨四年)辽景宗去世,辽圣宗即位。此时崇儀使、領平州刺史、知雄州贺令图及其父岳州刺史贺怀浦,连同文思使薛继昭上书,声称辽刚刚换了皇帝,政事不稳,可以北伐。[注 1]一直想北伐的赵光义被说动了[注 2],甚至决定要亲征,最后被工部尚書、参知政事李至给拦了下来。[注 3]不过此后没多久,李至就因为“身体原因”被降职为礼部侍郎。[注 4]

战役准备[编辑]

北宋[编辑]

986年一月,赵光义派天平軍節度使曹彬、河陽三城節度使崔彦进幽州进发,侍衛親軍馬軍司都指揮使、彰化軍節度使米信、沙洲觀察使杜彦圭雄州出发,是为东路军;侍衛親軍步軍司都指揮使、靜難軍節度使田重进定州出发,直扑飞狐城,是为中路军。[注 5]当年二月,檢校太師、忠武軍節度使潘美、雲州觀察使杨业率部从雁门关出发,扑往云州应州朔州方向,是为西路军。[注 6]

在将领临出发之前,赵光义对曹彬嘱咐了一些作战要领,要求其不要盲目冒进,等待其他军队赶到之后再直取幽州,以防被辽军包抄后路断掉粮道。[注 7]

[编辑]

辽军方面,耶律休哥阻击曹彬部,耶律斜轸迎战潘美部,并以勤德为预备队,驻守平州南岸。[注 8]

战役经过[编辑]

初期阶段[编辑]

东路军[编辑]

986年三月,曹彬率部攻克固安[注 9]几天后,曹彬又在涿州东部击败辽军,乘胜进攻涿州城北门,并于第二天将其攻陷。[注 10]进入涿州城后,曹彬派遣部将李继宣率轻骑渡过涿河侦察敌情。数天后,辽军来攻,李继宣率部将其击退。[注 11]

4月,米信在新城大败辽军。[注 12]

中路军[编辑]

986年3月,曹彬攻克固安城的四天后,田重进于飞狐城北击败辽军。[注 13]当时田重进率部来到飞狐城北的时候,辽军冀州防御使大鹏翼康州刺史马赟、马军指挥使何万通率部来战。田重进命令部下荆嗣迎战,一天之内连续交战六七次,辽军战况不利,正要撤退,田重进率大部队直接冲击辽军军阵,大鹏翼、马赟、何万通全部被擒。[注 14]

田重进随即率部包围飞狐城,让先前被俘虏的大鹏翼在城下喊话,让守将投降。一天后,辽军守将、马步军都指挥使吕行德,以及城内的马步军副都指挥使张继从、马军都指挥使刘知进投降。[注 15]赵光义随即下令,将飞狐升格为飞狐军。[注 16]此后,田重进包围了灵丘城,数日后辽军守将穆超投降。[注 17]

4月,在米信获胜的七天后,田重进在飞狐城北再次击败辽军,并杀掉了两名辽军将领。[注 18]

六天后,田重进部抵达蔚州,辽军内部出现了混乱,左右都押衙李存璋许彦钦等杀掉了己方的节度使萧默哩,执监城使耿绍忠,举城投降。[注 19]没多久大批辽军援兵赶到,当时田重进部已经被打残,五个军校只剩下了一个荆嗣,到了大岭的时候,荆嗣率部和辽军激战,最终赶走了对手,蔚州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注 20]这次战斗当中,边民中比较骁勇的人团结起来一起抵抗辽军,有些人甚至深夜摸进辽军军营,砍几个脑袋带了出来。赵光义听说此事之后下诏将这些人收编。[注 21]

西路军[编辑]

同样是986年3月,潘美从西路攻入,与辽军交战,获胜后直扑寰州,三天后寰州刺史赵彦辛举州而降。[注 22]西路军随即进攻朔州,辽军守将赵希赞举城投降。[注 23]在攻下寰州的七天之后,潘美转攻应州,其守将投降。[注 24]

4月,潘美攻克云州。[注 25]

后期阶段[编辑]

岐沟关之战[编辑]

曹彬攻下涿州的消息令赵光义大为惊讶,因为根据之前的嘱咐来看,曹彬的进展有点太快了,很容易被从后方包抄,进而粮道被截斷。[注 26]

曹彬攻下涿州之后,辽军将领、南京留守耶律休哥由于兵力太少拒不出战,到了晚上则用小股兵力反复骚扰,白天用精锐部队虚张声势,并派兵埋伏在了树林里,断掉了曹彬的粮道。[注 27]曹彬坚持了十多天,粮食吃光了,于是退兵至雄州。赵光义听闻之后大惊失色,连忙派人通知曹彬,让曹彬等米信的部队到达之后再出动,联合西路军一起打幽州。[注 28]

当时曹彬部各位将领在听说潘美部战绩不错之后,纷纷表示自己也要立战功,各种谋划让曹彬不胜其烦,于是带上五十天的粮食重新率部回到涿州。当时辽圣宗亲自跑到涿州以东五十里的位置督战,派耶律休哥和耶律蒲宁二人率兵突袭宋军,宋军一路走一路打,四天之后抵达涿州城。当时天气酷热,士兵疲乏,粮食又不够吃,于是曹彬决定再次放弃涿州。曹彬派卢斌把城内所有百姓顺着狼山带往南方,自己率大军撤退,结果在撤退的路上军队的队形乱了,严重影响了行军速度,耶律休哥就此率部追了上来。在岐沟关,辽军追上了宋军,宋军惨败。曹彬收整残兵连夜退到拒马河南,李继宣率部在拒马河上断后,这才赶跑了追兵。渡河的过程一片混乱,人马相互践踏,死者不计其数,原本要派去幽州的幽州知州刘保勋及其儿子刘利涉也在死者之中。[注 29]宫苑使王继恩从易州一路跑回东京,赵光义才得知前线的惨状。于是赵光义派遣各将领分别驻扎在边境的几个要地,把曹彬、崔彦进、米信传回朝廷,田重进转入定州,潘美返回代州[注 30]至此赵光义基本放弃了先前攻克的几个重点城池。

战役影响[编辑]

岐沟关一役,使得先前中路军和西路军的所有进展基本化为乌有,也使得北宋靠自己的力量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努力功亏一篑。

辽军在岐沟关击败宋军之后,把多得把沙河都壅塞住的宋军阵亡将士的尸体堆起来做了京观[注 31]此后更是士气大振,耶律休哥升为宋国王,耶律蒲宁、耶律寿宁等将领也都获封。[注 32]

而宋军精锐部队损失殆尽,士气低落,间接地导致了后期的陈家谷战役君子馆之战的惨败。

注释[编辑]

  1. ^ 知雄州开封贺令图与其父岳州刺史怀浦及文思使薛继昭等相继上言:“契丹主年幼,国事决于其母,韩德让宠幸用事,国人疾之,请乘其衅以取幽蓟。”
  2. ^ 帝始有意北伐。
  3. ^ 诏议亲征,参知政事李至上言曰:“幽州,契丹之右臂,王师往击,彼必拒张。攻城之人,不下数万,兵多费广,势须广备餱粮。假令一日克平,当为十旬准计,未知边庾可充此乎?又,范阳之旁,坦无陵阜,去山既远,取石尤难。金汤之坚,非石莫碎。臣愚以为京师天下根本,陛下不离辇毂,恭守宗庙,示敌人以闲暇,慰亿兆之仰望者,策之上也。大名,河朔之冲卫,或暂驻銮辂,扬言自将,以壮军威者,策之中也。若乃远提师旅,亲抵边陲,北有敌兵可虞,南有中原为虑,则曳裾之恳切,断鞅之狂愚,臣虽不肖,耻在二贤后也。”
  4. ^ 戊戌,参知政事李至以疾罢为礼部侍郎。
  5. ^ 庚寅,北伐,以天平軍節度使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河陽三城節度使崔彦进副之;侍衛親軍馬軍司都指揮使、彰化軍節度使米信为西北道都部署,沙洲觀察使杜彦圭副之,以其众出雄州;侍衛親軍步軍司都指揮使、靜難軍節度使田重进为定州路都部署,出飞狐。
  6. ^ 二月,壬子,以檢校太師、忠武軍節度使潘美为云、应、朔等州都部署,雲州觀察使杨业副之,出雁门。
  7. ^ 帝谓彬曰:“潘美之师,但令先趋云、应,卿等以十馀万众声言取幽州,且持重缓行,毋贪小利以要敌。敌闻大兵至,必萃劲兵于幽州,兵既聚,则不暇为援于山后矣。”
  8. ^ 辽以南京留守耶律休格当曹彬之师,以耶律色珍为都统,率师当潘美等。辽主以亲征告于陵庙山川,与太后驻军驼罗口,趣诸部兵以为应援;又命林牙勤德率兵守平州之海岸,以备南师。
  9. ^ 三月,癸酉,曹彬与辽兵战固安南,克其城。
  10. ^ 彬又败辽师于涿州东,乘胜攻其北门,辛巳,克之。
  11. ^ 曹彬入涿州,遣部将李继宣等领轻骑渡涿河,觇敌势。乙酉,辽将率众来攻,继宣击破之。
  12. ^ 壬寅,米信大破辽师于新城。
  13. ^ 丁丑,重进破之于飞孤北。
  14. ^ 田重进至飞狐北,辽冀州防御使大鹏翼、康州刺史马赟、马军指挥使何万通率众来援。重进命荆嗣出战,一日五七合,辽师不胜,将遁去,重进遂以大军乘之,生擒鹏冀、赟、万通等。
  15. ^ 田重进围飞狐,令大鹏翼至城下谕其守将马步都指挥使吕行德等;辛卯,行德与副都指挥使张继从、马军都指挥使刘知进举城降。
  16. ^ 诏升其县为飞狐军。
  17. ^ 重进又围灵丘,丙申,其守将步军都指挥使穆超举城降。
  18. ^ 己酉,田重进又破辽师于飞狐北,杀其二将。
  19. ^ 乙卯,田重进至蔚州,左右都押衙李存璋、许彦钦等杀其节度使萧默哩,执监城使耿绍忠,举城降。
  20. ^ 辽援兵大至,重进军与辽师转战,时军校五辈,其四悉已战死,至大岭,惟荆嗣力斗,辽师始却,遂定蔚州。
  21. ^ 是役也,边民之骁勇者竞团结以御敌,或夜入城垒,斩取首级来归。帝闻而嘉之,曰:“此等生长边陲,闲习战斗,若明立赏格,必大有应募者。”乃下诏,募民“有能纠合应援王师者,资以粮食,假以兵甲,擒酋豪者,随职名高下补署。获生口者,人赏钱五千,得首级者三千;马上等十千,中七千,下五千。平幽州后,愿在军者,优与存录,愿归农者,给复三年。”自是应募者益众。
  22. ^ 潘美自西陉入,与辽战,又胜之,逐北至寰州;庚辰,刺史赵彦辛举州降。
  23. ^ 潘美进围朔州,其守将赵希赞举城降。
  24. ^ 丁亥,潘美转攻应州,其守将举城降。
  25. ^ 辛亥,潘美克云州。
  26. ^ 既而潘美先下寰、朔、云、应等州,田重进又取飞狐、灵丘、蔚州,多得山后要害之地,而彬等亦连收新城、固安,下涿州,兵势大振。每捷奏至,帝颇讶彬进军之速,且忧契丹断粮道。
  27. ^ 彬至涿州,辽南京留守耶律休格以兵少不出战,夜则令轻骑掠单弱以胁馀众,昼则以精锐张其势,设伏林莽,绝我粮道。
  28. ^ 彬留十馀日,食尽,乃退师雄州以援供馈。帝闻之大骇,曰:“岂有敌人在前,而却军以援刍粟乎?何失策之甚也!”亟遣使止之,令“勿复前,引师缘白沟河与米信军接,按兵蓄锐以张西师之势。待美等尽略山后之地,会重进东下趋幽州,与彬、信合,以全师制敌,必胜之道也。”
  29. ^ 时彬所部诸将闻美及重进累战获利,自以握重兵不能有所攻取,谋画蜂起,更相矛盾,彬不能制,乃裹五十日粮,再往攻涿州。时辽主次州东五十里,令休格与蒲领等以轻兵薄南师,南师且行且战凡四日,始得至涿。时方炎暑,军士疲乏,所赍粮不继,乃复弃之。令卢斌兼拥城中老幼并狼山而南。彬等以大军退,无复行伍,遂为休格所蹑。五月,庚午,至岐沟关,辽兵追及之,南师大败。彬等收馀军,宵涉巨马河,营于易水之南,李继宣力战巨马河上,辽兵始退,追奔至孤山。方涉巨马河,人畜相蹂践而死者无算。知幽州行府事刘保勋马陷淖中,其子利涉救之,不能出,遂俱死。
  30. ^ 丙子,宫苑使王继恩自易州驰骑至,帝始闻曹彬等军败,乃诏诸将领兵分屯于边,召彬及崔彦进、米信入朝,田重进率全军驻定州,潘美还代州。
  31. ^ 馀众奔高阳,为辽师冲击死者数万人,沙河为之不流,弃戈甲若丘陵。休格收宋尸以为京观。
  32. ^ 封休格为宋国王,加蒲领、寿宁、满努宁及诸有功将校爵赏有差。

参考资料[编辑]

  1. ^ 该条目翻译并整理自《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三·雍熙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