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桥兵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趙匡胤

陳橋兵變,又稱陳橋驛兵變,是中國歷史上一宗發生在后周显德七年(960年)的軍事政變。後周禁軍效仿後漢乾和八年(950年)軍士擁立郭威登基稱帝的澶州兵變,於陳橋驛(今河南封丘東南陳橋鎮)拥戴赵匡胤为帝。此次兵變导致了後周的灭亡和宋朝的建立,亦標誌著五代十國中的五代時期的結束。

過程[编辑]

公元959年,周世宗柴荣死,即位的恭帝柴宗训年仅七岁。赵匡胤此时任殿前都点检禁卫军最高长官)、更兼宋州归德军节度使

后周显德七年正月(960年)春正月初一日,镇州(今河北正定)和定州(今河北定州)报称北汉契丹的军队联合南下,攻打后周,聲勢浩大,请求派兵援助。宰相范质王溥等执政大臣觐见符太后,把边报奏明,符太后此时才二十岁出头,没有任何的政治经验,只是让范质等人协商处理。他们商量了一番后,不辨真假,慌忙让赵匡胤挂帅,赵匡胤令澶州节度使、殿前军副点检慕容延钊先行率兵背上抵御。赵匡胤带着高怀德张令铎张光翰赵彦徽等将,向郭宗训辞行后,于正月初三日(2月3日),领军出汴梁爱景门开拔北上,宣徽南院使昝居润安排筵席,朝廷众大臣饯送于郊外。其实此时,京城中已经出现了说点检做天子谣言,但是这种谣言,很难传到皇帝和太后等人的耳中,所以也没有引起周廷的重视。

傍晚时,军队行至陈桥驿(今河南封丘东南陈桥镇),夜间将士们们秘谋:“现在主上年幼,我辈拼死破敌,谁能知晓,不如立点检做天子。”都押衙李处耘把将士们的秘谋告诉了赵匡胤的弟弟赵匡义,和掌书记赵普等人。赵匡义等人还没商议好,将士们已经到了室内,高呼要立赵匡胤为天子,赵匡义对大家说:“异姓兴王,虽是天意,实乃人心,你等如果能够约束军士不要抢掠,我保你等富贵!”,众将士高呼许诺。赵匡义派遣心腹郭延赟连夜返回了京师,联系上了殿前军都指挥使石守信和殿前军都虞侯王审琦,让他们在城内接应。等到天亮的时候,赵匡义带着众将士来到了赵匡胤的下榻之处,此时赵匡胤还在睡觉,听见外面有士卒喧哗,连忙坐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见军士们涌入了他的房间,把一件事先准备好的黄袍披在了他的身上,然后高呼万岁,赵匡胤知道木已成舟,就高呼对众将士说:“你等贪图富贵,立我为天子,不知道我的号令,你等听还是不听?”。众将士表示唯命是从,于是他对众将士说:“陛下和太后面北而事,朝廷大臣不得欺凌,京城府库不得擅抢,听令者厚赏,违令者斩!”众将士高呼听令。于是,就这样赵匡胤在其弟赵光义,以及幕府赵普石守信王审琦等策劃下,成功鼓动並授意士兵发动兵变反叛后周,为自己黄袍加身,被拥为皇帝。之后赵匡胤率兵回师汴梁(今河南開封),严格约束将士軍紀,没有烧杀抢掠,“入城之日,市不改肆”[1]

趙匡胤還京,他派客省使潘美先行回到京城通知范质等人,又派人到家中安置好自己的家人。而石守信王审琦已经大开城门,专等赵匡胤入城。当范质、王朴在早朝的时候,听到了潘美传来的消息,个个吓得惊慌失措。范质对王朴说:“仓促遣将,都是我们的罪过啊!”,说话的时候差点将王朴的手抓出了血,王朴此时也吓得无言以对。僅京城巡检使韩通一人连忙退朝,准备集结侍卫军抵御,但倉皇抵抗,他在路上遇到了赵匡胤提前派来的裨將王彦升,王彦升见他要集结兵马,二话不说就杀了他,王彦升还跑到了韩通的家里,杀了他的一家老小。宰相范質王溥魏仁浦羅彥瓌胁迫来到了赵匡胤在城外的公署,赵匡胤见到他们,痛哭流涕的说道:“我受世宗厚恩,现在被六军所迫,才至于此,实在是惭愧至极,现在该怎么办呢?”范质等人还没回答,帳前羅彥瓌拔劍厲聲:「三軍無主,眾將議立檢點為天子。再有異言者,斬!」[注 1]王溥面如土色,降階下拜,范質亦拜,匡胤親自扶起,以優禮待之。[注 2]初四,后周恭帝禅位,趙匡胤登大寶,發現未有禪位的制書,翰林学士承旨陶穀把自己搶先擬好的詔書取出,使趙匡胤順利登基[2]。赵匡胤登上崇元殿,身穿衮龙袍,正式即皇帝位,受百官朝拜。改封郭宗训为郑王,符太后为周太后。

赵即位后,初五日改国号为,改顯德七年为建隆元年,定都汴梁,此次改朝换代称“陈桥兵变”。后周正式灭亡,共历三代,享国九年。他追赠韩通为中书令,并且要斩杀王彦升,但是在众人的求情下,还是赦免了王彦升。趙匡胤部將石守信封为了宋州节度使,侍卫军副都指挥使。授高怀德为义成军节度使、殿前军副都点检。授张令铎镇安节度使、马步军都虞侯。授王审琦为泰宁节度使、殿前都指挥使。授张光翰为宁江节度使、马军都指挥使。授赵彦徽武信节度使、步军都指挥使。其他将领也依次升迁。

争议[编辑]

宋朝的官方史书声称赵匡胤在陈桥兵变前並無预谋。但是,近代许多史学家认为,从赵匡胤即位后竟无须再出征,兵即“自行遁去”、《辽史》也没有“是年南寇”的记录以及京师汴梁在兵变不久前即谣传「点检作天子」,再加上现成黄袍之预备、禅位诏之事先草拟,及赵匡胤母親之言:“吾兒素有大志,今果然。”即位之后,赵匡胤斬殺封邱的守门官,升了陈桥守门官的官职。[3]等史料来看,陈桥兵变应该是一起早有预谋的军事政变。

哈佛大學東亞所研究員黄仁宇评价:“陈桥兵变基本上是一次和平兵变:没有喋血宫门,伏尸遍野,更没有烽烟四起,兵连祸结,几乎是‘兵不血刃,市不易肆’,就取得了改朝换代的成功,创造了不流血而建立一个大王朝的奇迹。”[4]

注釋[编辑]

  1. ^ 另說是「我輩無主,今日必得天子!」
  2. ^ 顯德七年(960年)正月,殿前都點檢趙匡胤在陳橋發動兵變,黃袍加身之後回軍汴梁。韓通抵抗,被軍校王彥升殺死,滅族韓通是陳橋兵變中唯一試圖抵抗而被殺的後周重臣。

參考文献[编辑]

  1. ^ 《画墁录》
  2. ^ 《宋史·陶谷传》:初,太祖将受禅,未有禅文,谷在旁,出诸怀中而进之曰:“已成矣。”太祖甚薄之。
  3. ^ 《玉照新志》
  4. ^ 王育济. 论“陈桥兵变”. 文史哲. 1997, (1): 17–23 (中文(简体)). [永久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