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矯
曹魏大臣
司徒
國家 中國
時代 曹魏
季弼
籍貫 廣陵東陽
逝世 237年

陳矯(?-237年7月11日),季弼東漢廣陵東陽(今安徽天长市)人。本为广陵刘氏,与广陵厉王刘胥的后代刘颂为近亲,因過繼與母族而改姓三國曹魏重臣。

生平[编辑]

善於辭令[编辑]

早期陳矯為了避亂,曾在江東一帶居住,當時孫策袁術都曾禮聘過陳矯,但陳矯都不應命出仕,更決定回到故鄉廣陵郡居住。廣陵太守陳登邀請陳矯出任郡功曹,並吩咐陳矯到許昌去,他指出:「許都一帶的文士有一些議論,似乎對我的評價並不甚好,請你到許都走一趟,為我聽聽消息,再回來告訴我。」陳矯應命往復一遭後,回來跟陳登說:「聽到附近的言論,都認為您為人頗驕傲自大。」陳登便說:「說到家門嚴謹,德行俱全者,我最敬重陳元方兩兄弟(陳群的父叔);說到德行清高,如玉般潔白者,我最敬重華子魚;說到正直有義,嫉惡如仇者,我最敬重趙元達;說到博聞強記,才華橫逸者,我最敬重孔文舉;說到英雄傑出,有王霸之略者,我最敬重劉玄德。我如此尊敬他人,又怎會是一個驕傲的人呢?只是其他人太過庸碌,不值一談而已。」可見陳登性格是多麼高雅。而這個高雅的人,對於陳矯也是深深尊敬的。與同郡徐宣齊名但兩人關係不好,不過都被陳登所器重。[1]

後來廣陵郡受到孫權的圍攻,軍情告急,陳登便令陳矯往見曹操求救,陳矯面見曹操時便說:「我們廣陵郡雖然只是一個小郡,但卻是一個地理位置優越的地方。如果可以得到您的救援,敝郡將成為您的藩國,這足以令吳人束手無策,亦可保徐州得以永安。如此一來,您的聲望從此遠震四方,您的仁愛亦得以傳流,那些尚未服從您的國家,也將會望風來附。此舉既可推崇德行,又可培養威勢,實在是王者的所為!」曹操聽到陳矯的分析後,很佩服陳矯的智策,便想把他留在身邊。可是陳矯卻說:「我的國土受到迫害,我只是奉命四出奔走告急求援,就算我做不到像申包胥那樣求得援兵,也不能忘卻弘演的那份忠義啊![2]」於是曹操便派兵往援,成功擊退吳軍,保存廣陵。其時陳登亦於吳軍退軍路上設伏,乘勢大敗吳軍。

重視法制[编辑]

不久,陳矯受曹操辟為司空掾屬,除相令,征南長史。陳矯任征南(征南即曹仁長史之時,曾與曹仁屯軍於江陵,其時吳將周瑜來犯,曹軍部曲牛金引兵出戰被圍,曹仁見牛金勢危便要披甲出陣,陳矯便勸曹仁道:「賊兵為數甚多,勢不可當。即使放棄那數百人(指牛金及其手下兵)是很痛苦的決定,將軍你又何必要親身犯險呢!」結果曹仁堅持出軍救援,憑著武勇把牛金及其軍救回城中。陳矯見狀後,對曹仁歎服不已,稱讚他:「將軍真天人也!」

後來陳矯又歷任彭城樂陵太守,與及魏郡西部都尉。某次曲周縣有一居民因為父親患病,未能治癒,於是獻為祭牲以作禱告,結果被縣令處以死刑(無故殺害耕牛,而且平民以牛為祭牲亦違禮法)。陳矯知情後,認為那人是一名孝子,於是下表赦免其罪。沒多久,陳矯就被升為魏郡太守。當時郡中訟獄事案繁多,被囚禁的犯人數以千計,而且經歷好幾年仍保持著這種情況。陳矯認為周代有三典,初有三章之法,可見國家必須在刑典方面有所根據,方能作出妥善的裁判及執法。如今為了免卻判決罪名方面的繁務,竟然就此將所有犯人一概囚禁起來,而從沒想過長期囚禁犯人所積累下來的其它問題,實在是很荒謬的事情。於是陳矯憑自己的力量,將郡中所有罪狀都逐一驗證,並即時作出合理裁決。

歷任顯職[编辑]

後來曹操引大軍西征馬超,陳矯奉命擔任丞相長史。曹操班師後陳矯再次回到魏郡,轉為西曹屬。又從軍討伐漢中,回朝後遷任尚書。不久,曹操逝世,在都的群臣都認為要讓太子曹丕襲曹操爵位的話,必須等待一份正式的詔命才可實行。陳矯卻提出異議:「大王在外逝世,天下都感到惶懼。太子(指曹丕)應該放下哀痛立刻繼位,以安定天下之心。而且大王的其它兒子亦在附近,如果不立即行動的話,可能有人萌生異心,讓彼此間的秩序出現混亂,如此則社稷將會面對重大危機。」於是陳矯設置應有的禮儀後,便假借卞夫人的命令立曹丕襲爵,並大赦天下。曹丕事後便說:「陳季弼(陳矯字)即使在面對如此重大事變當中,仍能表現其明略過人的一面,可說是一時俊傑!」到了曹丕篡漢自立後,陳矯擔任吏部的工作,封高陵亭侯,遷尚書令。

曹叡繼位後,陳矯進爵為東鄉侯,食邑六百戶。某次曹叡曾乘車駕到尚書門前,陳矯看見明帝親臨,便出門外跪迎,並問曹叡有何見諭。曹叡說:「我只是想查看一下文書而已。」陳矯聽罷便回應:「這些文書是我的職分範圍所在,而不是陛下您所應了解的事情。如果是我做得不稱職的話,就請陛下辭去我的職務。陛下最好回去吧。」曹叡聽到陳矯之言後,感到慚愧,於是乘車回宮。可見陳矯為人非常耿直。

後來陳矯遷升為侍中光祿大夫,再於景初元年六月己亥(237年6月13日)[3]遷任司徒。同年七月丁卯日(7月11日)逝世,貞侯

三國演義[编辑]

小說三國演義》中,陳矯初登場於第五十一回,與曹仁一起守備南郡,對抗由周瑜率領的東吳軍隊。其間陳矯曾根據曹操所留下的計策,而令周瑜墮入陷阱,被箭射傷。可是當周瑜以詐死之計引曹仁劫寨時,陳矯未察真偽便支持曹仁劫寨,結果令曹軍大敗收場。負責守城的陳矯更被諸葛亮擒住,被迫交出兵符。

陳矯再出場的時候是書中的第七十八回,當時曹操剛死,群臣商議若要讓曹丕繼位,必須要收到正當的詔命方可進行。官任兵部尚書的陳矯為了穩定眾心,讓曹丕順利繼承曹操之位,便說:「王薨於外,愛子私立,彼此生變,則社稷危矣。」更拔劍割下袍袖,作勢威脅百官說:「即今日便請世子嗣位。眾官有異議者,以此袍為例!」令百官悚懼不已,沒有人敢提出異議。

後代[编辑]

    • 陳本:字休元[4],嗣襲父爵。歷位郡守、九卿。重視綱領,能舉大體,能使屬下盡力效命。有統御才能,不親自處理小事,不讀法律而得廷尉之稱,比司馬岐等優越,精練文理。後來官遷鎮北將軍,假節都督河北諸軍事。
    • 次子陳騫晉朝車騎將軍,晉朝開國功臣之一,於《晉書》中有傳。
    • 陳稚,陳騫之弟
    • 陳粲,陳本子,嗣襲父爵
    • 陳輿,字顯初,陳騫子,拜散騎侍郎、洛陽令,遷黃門侍郎,歷將校左軍、大司農、侍中。[5]
  • 曾孫
    • 陳植,字弘先,陳輿子,官至散騎常侍。
  • 玄孫
    • 陳粹,陳植子,在永嘉之亂中遇害,晉孝武帝下詔令其襲陳騫爵。死後由弟弟之子陳浩嗣爵,宋代晉後除爵。
  • 後世孫

評價[编辑]

  • 曹丕:「陳季弼臨大節,明略過人,信一時之俊傑也。」
  • 陳壽:「陳、徐、衞、盧,久居斯位,矯、宣剛斷骨鯁,臻、毓規鑒清理,咸不忝厥職云。」
  • 杜黃裳:「然事有綱領小大,當務知其遠者大者;至如簿書訟獄,百吏能否,本非人主所自任也。昔秦始皇自程決事,見嗤前代;諸葛亮王霸之佐,二十罰以上皆自省之,亦為敵國所誚,知不久堪;魏明帝欲省尚書擬事,陳矯言其不可;隋文帝日旰聽政,令衞士傳餐,文皇帝亦笑其煩察。為人主之體固不可代下司職,但擇人委任,責其成効,賞罰必信,誰不盡心。」
  • 胡三省:“陈矫、贾逵皆忠于魏,而二人之子皆为晋初佐命,岂但利禄之移人哉?非故家乔木而教忠不先也。”
  • 王夫之《读通鉴论》:“青龙、景初之际,祸胎已伏,盖岌岌焉,无有虑此为睿言者,岂魏之无直臣哉?睿之营土木、多内宠、求神仙、察细务、滥刑赏也,旧臣则有陈群、辛毗、蒋济,大僚则有高堂隆、高柔杨阜杜恕、陈矫、卫觊王肃孙礼卫臻,小臣则有董寻张茂,极言无讳,不避丧亡之谤诅,至于叩棺待死以求伸;睿虽包容勿罪,而诸臣之触威以抒忠也,果有身首不恤之忱。”“曹孟德惩汉末之缓弛,而以申、韩为法,臣民皆重足以立;司马氏乘之以宽惠收人心,君弑国亡,无有起卫之者。然而魏氏所任之人,自谋臣而外,如崔琰毛玠辛毗、陈群、陈矫、高堂隆之流,虽未闻君子之道,而鲠直清严,不屑为招权纳贿、骄奢柔谄猥鄙之行,故纲纪粗立,垂及于篡,而女谒宵小不得流毒于朝廷,则其效也。”

備註[编辑]

  1. ^ 《三國志·徐宣傳》:徐宣字宝坚,广陵海西人也。避乱江东,又辞孙策之命,还本郡。与陈矫并为纲纪,二人齐名而私好不协,然俱见器於太守陈登,与登并心於太祖。
  2. ^ 春秋時代,衛懿公因好而亡國,屍身為狄人所食,僅其尚在。剛出使回國的衛國官員弘演知道此事後,傷心不已,為了讓主公得到全屍,便將衛懿公的肝臟強行放進自己體內,最後弘演自己亦傷重死亡。此舉感動了一直不肯救援衛國齊桓公,決定出兵重整衛國,訂定新君。
  3. ^ 兩千年中西曆換算
  4. ^ 《世说新语·方正第五》引郭颁《魏晋世语》
  5. ^ 《晉書·陳騫傳》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