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夏侯尚(?-226年),伯仁三國時代曹魏的武將,曹丕一朝的重臣、重要將領,官拜荊州牧、征南大將軍。他是曹操重要部下夏侯淵的侄子。

生平[编辑]

夏侯尚年輕的時候,與曹丕友好,其才智被曹丕所賞識。曹操平定冀州時,夏侯尚擔任軍司馬,跟隨曹操四處征戰。後來夏侯尚又擔任五官將文學,成為曹丕的部屬。曹操被封為魏王時,夏侯尚被遷為黃門侍郎。後來代郡一帶的少數民族發動叛亂,夏侯尚以參軍身份跟隨鄢陵曹彰出征平叛。

曹操去世後,夏侯尚持節奉迎曹操的靈柩返回,被加封為平陵亭侯,官拜散騎常侍,後來又昇遷為中領軍

曹丕即位稱帝後,改封夏侯尚為平陵鄉侯,昇遷為征南將軍,領荊州刺史,假節都督南方諸軍事。夏侯尚提出應攻打劉備的領地上庸以除後患,並親自領兵,與蜀叛將孟達共同擊敗劉封、攻克上庸諸郡縣,升遷征南大將軍。當時孫權曹魏稱臣,但夏侯尚認為不能掉以輕心,並做好與東吳交戰的準備;不久,孫權果真背叛曹魏

222年,曹丕命令夏侯尚和曹真率軍圍攻江陵,夏侯尚的軍隊和諸葛瑾對峙。夏侯尚在夜間使用火攻策略大敗諸葛瑾,並避免了稍後中洲之戰的大敗;但由於軍中流行瘟疫曹丕只得將夏侯尚召回。此後夏侯尚又被增加600戶的封地,總共擁有1900戶的封地,得到假鉞的封賞,進官位為荊州。夏侯尚在荊州為官期間,招撫了上庸以西700里地的山民和少數民族共幾千家。

224年,夏侯尚被改封為昌陵鄉侯

225年,夏侯尚病重,返回洛陽,曹丕數次前去看望,握著他的手流淚。[1]

226年,四月,夏侯尚去世,被追諡為悼侯。

逸聞[编辑]

夏侯尚與曹丕早年交好,深為曹丕所愛,甚至在尚擔任征南大將軍時賜其「作威作福,殺人活人」之權,但之後因蔣濟以為恩寵過度而被勸止。

杜襲早年即鄙視夏侯尚,稱尚「非有益之友」,然曹丕不以為意。及至後來夏侯尚因為寵幸愛妾而冷落了曹家宗室的正室夫人德陽鄉主,曹丕震怒,派人殺害尚妾。不料夏侯尚竟因悲傷過度,精神恍惚,做出挖墳、抱屍大哭的失態之舉,曹丕惱怒之餘道:“看來杜襲鄙視夏侯尚是有原因的。”但因念及舊誼,曹丕對夏侯尚的恩遇如故。[2]

家庭[编辑]

叔伯[编辑]

[编辑]

兄弟[编辑]

子女[编辑]

  • 夏侯玄,母德阳乡主。
  • 夏侯徽,司馬師的元配夫人,母德阳乡主。
  • 夏侯氏,和逌之妻。

侄子[编辑]

侄孙[编辑]

  • 夏侯本。夏侯玄被灭族后,因正元年间(254年-256年)续封功臣后代,被封为昌陵亭侯,食邑300户,作为夏侯尚的后嗣。

评价[编辑]

  • 曹丕:“尚自少侍从,尽诚竭节,虽云异姓,其犹骨肉,是以入为腹心,出当爪牙。智略深敏,谋谟过人,不幸早殒,命也奈何!”
  • 王沈:“尚有筹画智略。”
  • 陈寿:“夏侯、曹氏,世为婚姻,故惇、渊、仁、洪、休、尚、真等并以亲旧肺腑,贵重于时,左右勋业,咸有效劳。”(《三国志 魏书九》)

藝術形象[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小說《三國演義》對夏侯尚的描寫並不多,主要寫了他在漢中戰役時敗於黃忠,被黃忠生擒的虛構情節。[3]

影視[编辑]

注釋[编辑]

  1. ^ 《三國志·魏書·諸夏侯曹伝第九》:“六年,尚疾篤,還京都,帝數臨幸,執手涕泣。”
  2. ^ 《三國志·魏書·諸夏侯曹伝第九》:“尚有愛妾嬖幸,寵奪適室;適室,曹氏女也,故文帝遣人絞殺之。尚悲感,発病恍惚,既葬埋妾,不勝思見,復出視之。文帝聞而恚之曰:‘杜襲之輕薄尚,良有以也。’然以舊臣,恩寵不衰。”
  3. ^ 《三國演義》第七十一回:“淵不從、令夏侯尚引數千兵出戰、直到黃忠寨前。忠上馬提刀出迎、與夏侯尚交馬只一合、生擒夏侯尚歸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