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費詩(?-?),公舉益州犍為南安人,三國時期蜀漢重要官吏。

生平[编辑]

劉璋治理益州时,被任为绵竹。212年,劉備與劉璋決裂,進攻绵竹,費诗率先举城投降。後平定成都,劉備领益州牧,以費詩为督军从事,後轉为牂牁太守,再为州前部司马。

219年,劉備自立为汉中王,派費诗拜关羽为前将军,但关羽知道黄忠为後将军,與他同位,关羽怒說:「大丈夫怎樣也不會和一個老兵同列!」不肯受拜。費诗對关羽說:「建立王业的人,都不是只用一人。當年萧何曹參漢高祖少小而為舊亲,而陈平韓信亡命逃來在後,但论到其班列,韩信居於最上,而未聽過萧何、曹參因此而怨恨。現今漢中王以一时的功勞,提升汉升(黃忠),但說到意義的轻重,豈會与君侯(关羽)相提並論呢!而且王与君侯(关羽),有如一体,一起憂戚,祸福同享,我認為君侯你,不宜计算官号的高低,爵禄的多少而在意。我只是一介的使節,奉命辦事的人,君侯如不受拜,那我便歸还,但比較一下此举动的確甚為可惜,恐怕而后會有悔恨呀!」關羽有所感悟,便立即受拜。

后來,群臣议論想推舉劉備登基為皇,費诗上疏道:「殿下因曹操父子偪主篡位,所以寄居万里之遠的他鄉,集合士众,率軍讨贼。現今大敌未戰勝,而先自立,恐怕人心疑惑。昔漢高祖盟约,先破秦的人為王。後攻佔咸阳,获得子婴,仍然推让不作王,何况今天殿下還未出门庭,便想自立呢!愚臣诚心認為殿下不能這麼做。」於是被以不順從旨意為名,降官為永昌从事

225年,随诸葛亮南征,勝利後回至汉阳县,降人李鸿来拜會诸葛亮。诸葛亮接見李鸿,當时蒋琬和費诗都在座。李鸿說:“當日孟达许都,剛巧见到王冲从南来降,來說孟达投降後的事,他說明公(諸葛亮)心恨切齿,想诛殺孟达的妻兒,幸好先皇不听。不過孟达說:‘诸葛亮做事有先後次序,终不會這樣做。’所以都不信王冲之言,現在已經拜託明公了,不有复求了。”諸葛亮對蒋琬、費诗說:回去後便與子度書信問候。但費诗卻說:「孟达這個小子,以前的聲名就已經是不忠,後又背叛先皇,反覆的人,不足以我們書信給他呀!」諸葛亮聽後默然不答。

不過,諸葛亮仍想讓孟达作為外援,方便北伐,就与孟达书信,而孟达得到諸葛亮书信後,開始謀求對策,叛魏投蜀。不過魏大將司马懿卻早已料到,用極快的時間擊敗孟达。諸葛亮亦因孟达无款诚的心,所以不救助他。後來,蒋琬執政,任費诗为谏议大夫,後在家裡逝世。

三國演義[编辑]

65回費詩隨劉璋投降,73回提及勸關羽接受將軍封號,91回提及名字。演義沒有提及費詩不同意劉備登基被貶一事。

特徵[编辑]

費诗說話、分析都有條理,較率直。不過在劉備登基為皇一事上,习凿齿認為過於規範,不懂調變,而裴松之亦贊同。

家庭[编辑]

[编辑]

評價[编辑]

三國志》評曰:「霍峻孤城不倾,王连固节不移,向朗好学不倦,张裔肤敏应机,杨洪乃心忠公,费诗率意而言,皆有可纪焉。以先主之广济,诸葛之准绳,诗吐直言,犹用陵迟,况庸后乎哉!」

習凿齿曰:「夫创本之君,须大定而后正己,纂统之主,俟速建以系众心,是故惠公朝虏而子圉夕立,更始尚存而光武举号,夫岂忘主徼利,社稷之故也。今先主纠合义兵,将以讨贼。贼强祸大,主没国丧,二祖之庙,绝而不祀,苟非亲贤,孰能绍此?嗣祖配天,非咸阳之譬,杖正讨逆,何推让之有?於此时也,不知速尊有德以奉大统,使民欣反正,世睹旧物,杖顺者齐心,附逆者同惧,可谓闇惑矣。其黜降也宜哉!」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蜀書‧费诗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