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昭
東吳重臣
綏遠將軍
國家 東吳
時代 東漢末年→三國
主君 孫策孫權
子布
封爵 婁侯
籍貫 彭城(今江蘇徐州)人
出生 156年
逝世 236年
諡號 文侯

张昭(156年-236年),子布徐州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人,是东汉末年東吳名臣;卒年八十一,死後諡曰文侯

生平[编辑]

年少成名[编辑]

张昭年轻时就以博学而非常有名气,读《汉书》有师法[1]徐州刺史陶谦慕名召他为士,被张昭拒绝。陶谦认为张昭轻视他,因此将张昭监禁。后来受到趙昱援救才被释放。

东汉中原动乱,张昭随其他难民逃到江南,因孙策恭敬禮聘決定出仕,官拜长史和抚军中郎将,孙策的领地上几乎所有重要的事务都由张昭经手,为孙策打平江东做出了很大贡献。

張昭的學問讓他深受文人名士的敬重,張昭的一位名士好友更在書信中直言孫氏在江南的一番大作為和新氣象都是張昭一人的功勞,然而這份讚譽太過火,好似不把孫策放在眼裡一樣,張昭怕傳出去惹惱孫策而感到十分為難,孙策知情後潇洒地说:「當年管仲相齊,齊人尊稱其為仲父,齊桓公在他的幫助下取得了霸業;如今子布賢良,我懂得啟用他,難道不算我的功勞嗎?」語畢哈哈大笑,孫策的大度化解了張昭的尷尬處境,也讓張昭在此事之後死心蹋地為孫策賣命。

舉輔少主[编辑]

孙策临终前将弟弟孙权托付给张昭。孙策嘱咐张昭说:「如果仲谋才能有限,那麼閣下便取而代之吧。如果我軍最終無法在亂世立足,亦可從容的向西投靠到時最強大的勢力,不必有所顧慮。」孙策去世後孙权非常悲伤,张昭劝孙权说:「身為繼承人,貴在能承先啟後,自立自強,撐起家業。如今天下大亂,盜賊烽煙四起,公子哪有時間悲傷哭泣呢?」他亲自扶孙权上马,陈兵而出,向眾人示意孙权為新主。

孙权出征时让张昭留守,领幕府事。黄巾余党起事,张昭平定之。孙权征合肥,命张昭别讨匡琦,张昭又督领诸将,于南城攻破豫章贼帅周凤等。

口無遮攔[编辑]

张昭常不顧孫權面子直接當面指责他,有一次孙权設酒席,要群臣大醉方归,张昭闻讯非常愤怒马上离席。孙权拦住他说:“大家同歡共樂,公為何發怒?”张昭立即答道:“昔日紂王酒池肉林宴飲狂歡,他也認為這是好事而不是壞事。”孙权深感惭愧,但歡愉的宴會也被他攪和到眾人敗興而歸,不少人認為張昭此舉太小題大作自以為是。由於太常不分場面直接嗆孫權也讓孫權對他心有芥蒂,高傲又自以為很有名儒風骨的臭屁個性也讓其他重臣對他無好感,諸葛恪、甘寧與魯肅等人都曾被張昭批評或輕視。

怯懦失策[编辑]

張昭對同僚及君主嚴厲,對外敵卻是相當軟弱,時常反對舉兵出戰,也因此失策不少。轉投孫權的甘寧提議進攻黃祖時張昭反對,兩人當場吵了起來,後來孫權支持甘寧,大破黃祖讓張昭顏面無光;208年曹操大軍壓境,張昭害怕曹操威勢力主求和,希望孫權投降以保得吳國存續,但在主戰派周瑜等人的努力下發動赤壁之戰擊退曹操大軍,張昭再次慘遭打臉,數次龜縮懦弱的失算也導致張昭的政治地位大幅滑落,外加自己口無遮攔的討人厭個性,影響後來仕途。[2]

不得君心[编辑]

孙权被曹丕封为吳王後设立丞相職,很多人提名张昭来担任,但孙权推托说:「眼下事情太多,且丞相職重責繁,不好勞煩他老人家。」孙权任命平庸的孙邵担任丞相。孙邵去世后,又有人提出让张昭担任丞相,孙权这才道出真实原因:「你們以為孤很喜歡子布嗎?況且當丞相需要處理繁雜的政務、也要耐心調和群臣紛爭,張昭這個人性情又太剛烈強硬,他的意見要是沒被採納就會埋怨鬧脾氣,當丞相對他來說並不是好事。」孙权遂任命顾雍为丞相。张昭因此称老退位,孫權稱帝后,更拜輔吴将军,班亞三司,改封婁侯,食邑萬戶,退居为《論語》、《左传》写注解。

負氣不朝[编辑]

232年公孙渊在辽东反,向孙吴称臣以为外应。张昭认为公孙渊必败,因此反对孙吴对公孙渊的支持,没有被孙权采纳。结果公孙渊出賣東吳,杀了孫權派到辽东去的使者张弥许晏,张昭因此退居不朝。孙权為張昭之舉感到盛怒,命令用土封住张昭的家门,来表示他永远不必出门了,张昭也將内门堵住,強硬表示他也不打算出门了,眼見無效的孫權下令改用火烧张昭的家,以此逼張昭出門,这方法非但沒吓倒张昭反而更窩在家裡寧死不出,孙权見狀急忙下令将火撲熄,最后孙权在张昭家门前久站不去示軟認錯,但張昭還是不願出門,张承張休看不下去,認為再不出門給皇帝面子將反變張昭理虧,便強帶張昭出門与孙权和解。

张昭享壽81岁,丧事从简,入棺材都没有更换衣服。孙权戴孝前去吊唁,赐谥号文侯。张昭长子张承已经封侯,次子张休世袭张昭爵位。

家族[编辑]

艺术形象[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三國演義》中,張昭與顧雍經常一唱一和的建議。周瑜孫策成就霸業的時候,提及張昭和張紘二人,兩人合稱二張,并推舉孫策找二人加入麾下。於是孫策帶著聘禮,到二人家中聘請,二人允許。遂即拜張昭為長史并兼任撫軍中郎將,張紘為參謀正議校尉,並一起商議進攻劉繇的事宜。

孫策打敗劉繇手下張英,被問當地人漢武光廟的位置,當地人導出在嶺上。孫策説在夜晚夢到光武帝召我相見,但張昭認為不可,嶺南上是劉繇的營寨,有伏兵怎麽辦?但孫策認為有神人保佑何懼,便帶領韓當黃蓋蔣欽周泰等人出發。及後孫策和太史慈不分勝負而收兵回營,張昭認為:“周瑜襲擊曲阿,敵軍無心戀戰,今晚上可以劫營。”孫策聽從。

周泰跟從孫權征討山賊身中十二槍重傷,董襲提議請虞翻到此醫治。孫策知道虞翻的名聲,并誓要讓這賢士收歸麾下,并派張昭和董襲請他到來治療。

孫策脫離袁術後,袁術被呂布攻打陷入危難,向孫策借兵。孫策以他為僭為帝位,叛漢的反賊為理由拒絕。袁術看到回信後大怒,要先討伐孫策。袁術的兵馬來到,忽然曹操來到,拜孫策為會稽太守,命孫策起兵攻打袁術,孫策商議後決定起兵。張昭認為:“袁術雖然剛敗,但兵馬同糧草還是那麽多,不能輕敵。提議修書一封給曹操,讓他南征,我軍為後應,兩軍互相應援,袁術必敗。萬一我們有什麼不測,也可望曹操救援。”孫策聽從。

孫策慾斬于吉,張昭等人勸諫不可,并聯名上書乞求。孫策臨死的時候向弟孫權的遺言:“內事不決問張昭,外事不決問周瑜。”死後,張昭對孫權説:“現在不是將軍哭的時候,要一面治理喪事,另一面執理國家軍事。”孫權停下眼淚,張昭讓孫靜處理喪事,令孫權出堂,眾文武的人為他稱賀。張紘從曹操處回來,推薦了顧雍。

曹操破袁紹後,令吳太夫人帶兒子入朝,吳太夫人召張昭和周瑜商議。張昭説:“曹操想讓夫人和兒子入朝,必然是牽制其他諸侯的方法。如果不去,恐怕會被興兵伐江東,這樣大勢就會很危險。”周瑜認為六郡是將士用生命換回來,我們兵精糧足,不能和曹操聯合;不如靜觀其變,才是防禦的策略。國太聽後覺得合理,所以向使者回報不帶子入朝。後來吳太夫人病危,召周瑜和張昭,并對孫權説要當張昭和周瑜師傅對待,不能怠慢。吳太夫人死後,孫權欲伐黃祖,但張昭認為喪事未完,不宜出兵。但是,周瑜認為是報仇雪恨的時機到了,孫權猶豫不定。忽然呂蒙稟報甘寧來降,甘寧并説出黃祖的劣勢後,孫權決定出兵。

甘寧攻陷江夏孫權打算分兵江夏,但張昭認為孤城是沒可能守,提議暫時回江東。料定劉表必來報仇,我再以逸待勞,這樣劉表必敗。只要劉表兵敗就可以乘勢攻拿荊襄。孫權聽從張昭的說話。

曹操興兵打算伐孫權,張昭認為不可抵抗而勸孫權投降,眾謀士附議。孫權低頭沒有說話。張昭再次勸降,孫權再次沒有沉默。隨後諸葛亮來到江東結盟,與張昭等人辯論,用劉邦曾敗於項羽,但得韓信後,而幫劉邦取得初次勝利的往事,令張昭啞口無言。張昭知道孫權打算聯盟發兵,再次勸降。

合肥之戰,孫權兵敗,太史慈傷病;張昭請求孫權收兵,孫權答應,并派張昭向太史慈瞭解狀況,太史慈大叫後死亡。

張昭聞劉備逃跑回家,讓孫權不要放走,這樣會成為大患。周瑜打算興兵討伐劉備,張昭阻止,認為這樣會讓曹操高興,因為曹操最害怕就是孫劉聯合。

孫權聽聞曹操南下,張昭提案派魯肅修書一封,再和劉備聯合。孫尚香回江東,張昭提議孫權寫信説夫人病危,讓妹妹把劉備的兒子帶回來看看。

劉備在葭萌關,孫權想奪取荊州,張昭有一計:我們如果出兵,曹操就會來襲。不如寫信給劉璋,説劉備與我們已經結盟一起取西川,讓劉璋有疑心而進攻劉備;另一封寫給張魯,教他進攻荊州,這樣令劉備進退不能。到時候我們再起兵攻取,一切都可以解決。但後來,劉備吞併西川,召張昭和顧雍商討,顧雍認為借荊州不還,就要動兵。而張昭認為不能動兵,又提出一計:把諸葛瑾老小捉來監禁,讓諸葛瑾去問諸葛亮拿回荊州。

跟隨孫權出征逍遙津。後關羽被孫權所斬,張昭聽聞會見主公,知道劉關張三人結拜兄弟,今天殺了關羽,劉備必然來報仇,這樣江東會大禍臨頭。孫權大驚,張昭有一計,把關羽首級轉送給曹操,讓仇恨引到曹操處。劉備打算攻取江東,諸葛瑾讓自己去做使者再次聯盟,孫權答應。張昭見孫權,對他説:“諸葛瑾知道蜀國兵數龐大,所以假借聯盟而入蜀,不會再回來。”孫權相信諸葛瑾不會這樣做,有人回報諸葛瑾回來,張昭羞愧離開。

後曹操派邢贞來封孫權為王,其高傲的性格,令張昭不滿。劉備起兵伐吳,孫桓在夷陵受困求救。張昭奏孫權,指揮官讓韓當為正周泰為副,潘璋為先鋒,凌統為後,甘寧作為救援,起兵十萬拒敵。孫權聽從。但軍勢依然大敗,孫權打算起用陸遜,張昭見陸遜為書生,不是劉備對手,勸其不要用。

張昭和顧雍向孫權啟奏,改年號為元,孫權答應。後孫權讓張昭輔助自己的兒子,并命其為三公之上。群臣商討伐魏對策,但張昭認為先安民心,不可動兵,應該與劉備同盟,孫權聽從。

影视形象[编辑]

评价[编辑]

  • 陳壽:「张昭受遗辅佐,功勋克举,忠謇方直,动不为己;而以严见惮,以高见外,既不处宰相,又不登师保,从容闾巷,养老而已,以此明权之不及策也。」
  • 孙权曾经说:“孤与张公言,不敢妄也。”又曾在争执时对张昭说:“吴国士人入宫则拜孤,出宫则拜君,孤之敬君,亦为至矣。”“孤岂为子布有爱乎?领丞相事烦,而此公性刚,所言不从,怨咎将兴,非所以益之也。”“使张公在坐,彼不折则废,安复自夸乎?”“吴国士人入宫则拜孤,出宫则拜君,孤之敬君,亦为至矣,而数于众中折孤,孤尝恐失计。”
  • 曹丕:“彼二人皆权股肱心腹也。”
  • 王朗:「張子布,民之望也,北面而相之。」
  • 陈琳:「自仆在河北,与天下隔,此间率少于文章,易为雄伯,故使仆受此过差之谭,非其实也。今景兴(王朗)在此,足下与子布在彼,所谓小巫见大巫,神气尽矣。」
  • 鱼豢典略》:“其人信一时之良干,恨其不于嵩岳等资,而乃播殖于会稽。”
  • 陆机《辨亡论》:“诛叛柔服而江外厎定,饬法修师而威德翕赫,宾礼名贤而张昭为之雄,交御豪俊而周瑜为之杰。彼二君子,皆弘敏而多奇,雅达而聪哲,故同方者以类附,等契者以气集,而江东盖多士矣。”“故豪彦寻声而响臻,志士希光而影骛,异人辐辏,猛士如林。于是张昭为师傅;周瑜、陆公(陆逊)、鲁肃吕蒙之畴入为腹心,出作股肱。”
  • 陆云《张二侯颂》:“辅吴将军文侯,遭季末云扰,遂避难于东。有吴之兴,实为谋主。桓王即世,援建太祖。知命审于将萌,先识镜于未兆。遂作上将,辅成王业。立朝无不易之方,正色有犯颜之亮,固所谓“謇謇王臣,古之遗直者”也。”“洪族既昌,再惠音徽。於穆二侯,仍世双飞。堂堂辅吴,抑抑奋威。如龙之跃,如凤之辉。薄言戾止,在彼紫微。卯金纷若,四海畔换。文侯乃顾,妙世达观。逝彼涂方,度兹江汉。鸿飞遵海,聿来有乱。遭家不造,歼我明圣。桓后肇扬,侯承末命。皇大烝哉,天保永定。匪侯恤度,宗绪孰正。帝整我旅,外薄四荒。命作惟师,时惟鹰扬。遂登上将,亮彼大皇。底邑胙土,命圭有璋。蹇蹇我侯,明发宿夜。袭彼遗直,兴言有谟。聿怀来忠,王室之故。猗欤定侯,祗服清曜。奕奕琼范,玉润淑貌。渊谓往藏,朗思来照。曾是徽章,再世被荷。庸勋开国,明道隆家。苾苾其芬,淑问扬和。有蔚其文,如林之华。皇矣帝祚,受言既崇。女子有行,作合储宫。条延紫极,颖衍皇宁。衅衅定侯,在盈思冲。祗宠戒溢,永怀慎终。重光并曜,播我芳风。”
  • 华谭:“赖先主承运,雄谋天挺,尚内倚慈母仁明之教,外杖子布廷争之忠,又有诸葛、顾、步、张、朱、陆、全之族,故能鞭笞百越,称制南州。”
  • 慕容皝:“及权(孙权)据杨越,外杖周(周瑜)张(张昭),内凭顾(顾雍)陆(陆逊),拒魏赤壁,克取襄阳。”
  • 庾阐:“桓桓勇武,堂堂硕佐。运筹则渊回,抱麾则虎步。临机如公瑾,遗爱如子布。是以朝宗江汉,廓落王祚。”
  • 习凿齿:“张昭于是乎不臣矣!夫臣人者,三谏不从则奉身而退,身苟不绝,何忿怼之有?且秦穆违谏,卒霸西戎,晋文暂怒,终成大业。遗誓以悔过见录,狐偃无怨绝之辞,君臣道泰,上下俱荣。今权悔往之非而求昭,后益回虑降心,不远而复,是其善也。昭为人臣,不度权得道,匡其后失,夙夜匪懈,以延来誉,乃追忿不用,归罪於君,闭户拒命,坐待焚灭,岂不悖哉!”
  • 袁宏:“子布佐策,致延誉之美,辍哭止哀,有翼戴之功,神情所涉,岂徒謇谔而已吉哉!然杜门不用,登坛受讥。夫一人之身所照未异,而用舍之间俄有不同,况沉迹沟壑,遇与不遇者乎!”“子布擅名,遭世方扰。抚翼桑梓,息肩江表。王略威夷,吴魏同宝。遂赞宏谟,匡此霸道。桓王之薨,大业未纯。把臂托孤,惟贤与亲。轰哭止哀,临难忘身。成此南面,实由老臣。才为世生,世亦须才。得而能任,贵在无猜。”
  • 裴松之:「张昭劝迎曹公,所存岂不远乎?夫其扬休正色,委质孙氏,诚以厄运初遘,涂炭方始,自策及权,才略足辅,是以尽诚匡弼,以成其业,上籓汉室,下保民物;鼎峙之计,本非其志也。曹公仗顺而起,功以义立,冀以清一诸华,拓平荆郢,大定之机,在于此会。若使昭议获从,则六合为一,岂有兵连祸结,遂为战国之弊哉!虽无功于孙氏,有大当于天下矣。昔窦融归汉,与国升降;张鲁降魏,赏延于世。況權舉全吳,望風順服,寵靈之厚,其可測量哉!然則昭為人謀,豈不忠且正乎!」
  • 环济《吴纪》:“忠正有才义。”
  • 朱敬则:“萧何之镇静关中,寇恂之安辑河内,諸葛亮相蜀,张昭辅吴,茂宏之经理琅琊,景略之弼谐永固,刘穆之众务必举,扬遵彦百度惟贞,苏绰共济艰难,高熲同经草昧,虽功有大小,运或长短,咸推股肱之林。悉为忠烈之士。”
  • 李溪:“破虏当时拔俊中,张公杖策过江来。平生容貌矜庄甚,此老威严列上台。”
  • 严从:“子布刚简,怀不挠之节,属桓王创业,首赞经纶,仲谋嗣立,躬自扶翊。古人所谓托六尺之孤者欤?既而忠言屡发,直道不回,折弋猎之娱,沮钓台之乐:斯又王臣蹇蹇,国之元老者哉。夫江东之於天下,犹四体之有一掌耳,权不能恢阐雄量,以求忠谠,而乃轻肆忿毒,厌闻至言,始抽刃於虞翻,终按刀於子布。翻既谪终遐裔,昭亦废处家僮,故使时望挫伤,元功圯衄。”
  • 苏轼:“如汉汲黯萧望之李固,吴张昭,唐魏郑公狄仁杰,皆以身徇义,招之不来,麾之不去。正色而立于朝,则豺狼狐狸,自相吞噬,故能消祸于未形,救危于将亡。”“仆之有张昭,正如备之孔明,左提右挈,以就大事,国中文武之事,尽以委之,而见教杀昭与备,仆岂病狂也哉。”
  • 萧常:“昭以纯刚见惮于孙权,虽不及相,而所立有可称者。惜夫!委质非其所,君子所不与。不然,其汲黯、萧望之之流亚欤。”“纮与昭号二张。纮柔克,昭纯刚。纮先死,德不亡,昭后死,誉益彰。”
  • 陈亮:“桓王属大皇于张昭,更以周瑜遗之,后瑜驰驱于颠危之际,昭遂废不用。何哉?江东虽定而国轻矣。余论次其行事,使善观国者有考焉。”
  • 胡三省:“张昭事吴,有古大臣之节。”“张昭辅吴为元臣。”
  • 郝经:“国之将兴,必有佐命之臣,以建不拔之基焉。孙氏之有张昭,近之矣。昭以硕儒元老,顾受遗托,忠鲠彊谏,有不可犯之色与不可夺之节,汲黯、萧望之之流也。虽以严见惮,终于疏外,而耆德峻望,殷勤敌国,增重江表,足以揭桓王之美,明大帝之盛业也。使谏行言听,有吴功烈岂止是哉?其劝权迎操,志存汉室,以王道为度,初不事夫偏霸也,此昭之所以为,昭岂浅浅功利之徒所能识哉?”“中州名流,弛担江表。逢时启霸,分辰割曜。把臂挈孤,付托元老。彊直不挠,忠诚矫矫。”“危哉!昭烈防不出数子之彀,操之遣拒袁术也,昱嘉昭皆以为不可遣,毒手莫施幸而飏去,料敌制胜卒使昭烈不得中原尺土。呜呼!数子何雠汉之深也。当是之时,魏有荀彧、荀攸、贾诩、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司马懿为之谋,吴有张昭、周瑜、鲁肃、吕蒙、陆逊运其筹。”
  • 高启:“何谓社稷之臣,忠荩孚扵上下,威望加扵内外,敌国闻之而不敢谋,奸宄畏之而不敢发,正色立朝,招之不来而麾之不去,若汉汲黯、吴张昭、唐郭子仪是也。”
  • 乾隆帝:“弟权因之,用贤纳谏,周瑜鲁肃、张昭、顾雍陆逊皆被擢用,于是成鼎足之势,开有吴之基,兵强将勇,敌国畏之。”
  • 王懋竑:“昭以刚直见惮,权称为张公而不敢字之。……昭之议迎曹乃过为权计,不欲孤注一掷,亦用策‘缓步西归’之言耳。虽为失策,然未至误大计。权即尊位,不当追仇前语。昭以师傅自居于权,未尝有所屈降,何至以一语之故遂伏地流汗乎?”
  • 柏杨:“反过来看孙张之间,亦师亦友,火攻土掩的戏剧景观,充满真挚和温馨。”

註釋[编辑]

  1. ^ 《三国志·吴志·孙登传》
  2. ^ 《太平御覽·卷710》引《江表傳》:曹公平荊州,欲伐吳。張昭等皆勸迎曹公,惟周瑜、魯肅陳距北之計。孫權拔刀斫前奏案曰:「諸將復有言迎北軍,與此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