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傕(?-198年)(“傕”音「決」Juéㄐㄩㄝˊ。一说「確」“quèㄑㄩㄝˋ[1]),稚然北地郡(郡治富平县,今陕西省富平县[2]人,漢末群雄之一,涼州軍閥的武將,繼董卓之後的權臣,官至大司馬車騎將軍司隸校尉,爵位為池陽侯。

性格勇猛詭譎,善于用兵,有辩才。在董卓被呂布王允聯合所殺之後,听从谋士贾诩“奉国家以正天下”之策,與同僚郭汜張濟等人合作攻進長安,在擊敗呂布殺了王允之後,挾持漢獻帝,专政四年,短暫的掌握了東漢王朝,挾天子以令諸侯

生平[编辑]

初平二年(191年),在陽人之戰後,董卓派李傕為使者來遊說孫堅,欲與孫堅和親,並許以高官厚祿,被孫堅拒絕。後李傕被董卓的女婿牛輔派遣至中牟與朱儁交戰,擊破朱儁後,進而至陳留、潁川等地劫掠,大軍所過之處被擄殺一空。當時曹操的謀士荀彧是潁川人,他在李傕劫掠潁川之前就讓族人全部離開了潁川,所以逃過一劫。

在初平三年(192年)六月至興平二年(195年)八月,李傕任車騎將軍司隸校尉開府假節,和三公共稱四府,有參與「選舉」的權力。但李傕並沒有擔任過當時主持朝政大小事宜的「錄尚書事」這位總理朝政的最大職官的職位,而是以朝中舊臣錄尚書事,行使行政權。

文和亂武[编辑]

初平三年(192年)四月,董卓被王允、呂布謀殺,隨後牛輔也被殺,李傕等人歸來時無所依託,本欲解散部隊逃歸家鄉,又怕仍得不到赦免,武威賈詡當時在李傕軍中任職,便對李傕說:「聽長安人議論說欲誅盡涼州人,各位如果棄軍單行,則一個小小的亭長就能抓住你們了。不如率軍西進,攻打長安,為董卓報仇。事情如果成功了,則奉國家以正天下;如果不成功,再走也不遲。」李傕等人採納了賈詡的建議,到處說:「朝廷不赦免我們,我們應當拼死作戰。如果攻克長安,則可以得到天下;攻不下,則搶奪三輔的婦女財物,西歸故鄉,還可以保命。」部下紛紛響應,於是同郭汜張濟等人結盟,率軍幾千人,日夜兼程,攻向長安。王允聽說後,派董卓舊部將領胡軫徐榮在新豐迎擊李傕。徐榮戰死,胡軫率部投降。李傕沿途收集部隊,到達長安時已有十餘萬人。五月,李傕等人又與董卓的舊部樊稠李蒙王方等人會合,一起圍攻長安,八日後城陷,與呂布展開巷戰,呂布敗走,王允等人遇害。李傕等人縱兵劫掠,百姓、官員死傷不計其數。李傕等人佔領長安,挾持漢獻帝封李傕為揚武將軍,郭汜為揚烈將軍,樊稠等人皆為中郎將。八月,詔太傅馬日磾、太僕趙岐杖節鎮撫關東。

九月,又進封李傕為車騎將軍、開府、領司隸校尉假節、池陽侯,郭汜為後將軍、美陽侯,樊稠為右將軍、萬年侯。張濟被封為鎮東將軍[3]、平陽侯,外出屯駐在弘農。以賈詡為左馮翊。據袁宏《後漢紀·後漢孝獻皇帝紀》記載:初平三年(192年),冬十月,李傕舉博士李儒為侍中,獻帝詔曰:「儒前為弘農王郎中令,迫殺我兄,誠宜加罪。」辭曰:「董卓所為,非儒本意,不可罰無辜也。」李傕、郭汜、樊稠三人共同把持朝政,隨自己喜好任免官員,又常縱兵劫掠,幾年內三輔百姓損失殆盡。

執政時期[编辑]

興平元年(194年)三月馬騰韓遂聯合關中部分士大夫共攻李傕,李傕派郭汜樊稠以及侄子李利與馬騰、韓遂大戰於長平觀下。馬騰、韓遂大敗,損失一萬多人,只得退回涼州。李傕擊敗馬、韓之後,郭汜、樊稠因有戰功而加「開府」之權,造成郭、樊權力大增,跟三公、李傕合為六府,朝廷在關中內部的權力大減。此時是李、郭、樊三人權力最大的時刻。

此年全國大荒,李傕因為軍隊糧食不夠,不聽賈詡所言而侵奪獻帝原本要拿來賑災的錢財。接著李、郭、樊因為軍隊還是缺糧,竟任由軍隊掠奪百姓,造成更嚴重的飢荒,關中百萬以上的人口,各自餓死逃竄,紛紛南遷至劉表劉焉張魯等人的領地。

興平二年(195年),李傕等人相互爭權奪利,矛盾越來越激化。二月,樊稠欲帶兵向東出關,向李傕索要更多的士兵,李傕顧忌樊稠勇而得人心,又因為當初樊稠私自放走了韓遂,於是讓樊稠、李蒙過來參加會議,使外甥騎都尉胡封在會議上刺死了樊稠、李蒙,兼併了樊、李的部隊,諸將更加相互猜忌。李傕經常在自己家設酒宴請郭汜,有時留郭汜在自己家住宿。郭汜的妻子害怕李傕送婢妾給郭汜而奪己之愛,就想挑撥他們的關係。一次李傕送酒菜給郭汜,郭汜妻子把菜中的豆豉說成是毒藥,郭汜食用前郭妻把豆豉挑出來給郭汜看,並說了李傕很多壞話,使郭汜起了疑心。過幾天李傕再宴請郭汜,把郭汜灌得大醉,郭汜懷疑李傕想毒害他,趕緊喝糞汁催吐解酒。於是率兵相攻,交戰連月,死者萬計。李傕請賈詡為宣義將軍,來幫助自己。漢獻帝派人勸解,沒有成功。

三月,安西將軍楊定害怕李傕謀害自己,就與郭汜合謀劫持漢獻帝到自己的營中,但計劃被人洩漏給了李傕,李傕搶先下手,於丙寅日(2月21日)派侄子李暹劫持漢獻帝到自己營中,郭汜隨後劫持了前來勸和的公卿,二人繼續交戰。李傕對漢獻帝多有怠慢,漢獻帝敢怒不敢言,進封李傕為大司馬,位在三公之上。

奸賊末路[编辑]

六月,鎮東將軍張濟自陝至,想和解李傕、郭汜,遷天子幸他縣。李傕和郭汜答應和解,並許諾以各自的愛子做人質[4]

七月,漢獻帝出長安東歸,李傕引兵出屯池陽,張濟、郭汜以及原董卓部下楊定楊奉董承皆隨天子車駕東歸,漢獻帝以張濟為驃騎將軍,開府如三公;郭汜為車騎將軍,楊定為後將軍,楊奉為興義將軍。皆封列侯。又以董承為安集將軍。沿途諸將屢有爭端。

建安元年(196年)七月,獻帝輾轉流亡,於甲子日(8月12日)回到了已成為廢墟的洛陽,最後於八月庚申日(10月7日)被曹操迎奉到許都張濟因軍中缺糧,出兵到南陽掠奪,攻打穰城,戰死,餘部由侄子張繡率領,駐紮在宛城。

建安二年(197年),左將軍劉備誘殺楊奉。漢獻帝在曹陽逃過一劫後,賈詡離開了李傕,投奔段煨,不久後又歸張繡。郭汜被自己的部將伍習殺死,餘部被李傕兼併。冬十月,曹操派謁者僕射裴茂率領關中諸將段煨、梁兴张横等討伐逃到黄白城的李傕。

建安三年(198年)四月,李傕被梁兴、张横等人击败斩首并送往曹操处,之后曹操下令夷滅李傕三族。首級獻給曹操後,獻帝命令高掛在許都示眾,表達他對李傕的強烈痛恨。[5]

家庭成員[编辑]

子女[编辑]

  • 李式,子,深受其母所宠爱
  • 李氏,曾作为人质和郭汜讲和

其他親族[编辑]

艺术形象[编辑]

《三國演義》中的李傕[编辑]

三國演義》中描寫的李傕與史書記載相差不多,《演義》還提到他是「飛熊軍」的統領者之一,在攻打長安一戰中,他以“彭越挠楚”之法击败了吕布,夺取了长安,刻畫了他有智謀的一面。

影视形象[编辑]

迷信[编辑]

《三國志·董卓傳》裴注引《獻帝起居注》記載李傕非常迷信,起居出入大小事都要經過卜祀同意才放心。「常有道人及女巫歌謳擊鼓下神,祠祭六丁,符劾厭勝之具,無所不為。又於朝廷省門外,為董卓作神坐,數以牛羊祠之,訖,過省閤問起居,求入見。」

時有讖語「代漢者,當塗高也」,女巫道人說傕「塗即途也,當塗高者,闕也。傕同闕,另極高之人謂之傕。」

评价[编辑]

当时的侍中刘艾(《献帝起居注》的作者)对李傕和郭汜的评价较高,认为其用兵作战的能力在孙坚之上。在孙坚击败胡轸、吕布,斩杀华雄之后,董卓感慨说关东诸侯不堪一击,但孙坚很不好对付,而侍中刘艾却不以为意。

艾曰:
“坚用兵不如李傕、郭汜。”——《后汉纪
“坚虽时见计,故自不如李傕、郭汜。”——《三國志·孫破虜傳》裴注引《山阳公载记》。

雖然董卓非常肯定孫堅的軍事才能,但從上述記載可以看出李、郭二人是當時董卓軍隊值得稱道的宿將。

李傕的文化水平不高,據《三國志·董卓传》裴注引《献帝起居注》記載,當時的侍中楊琦上奏李傕為“邊鄙之人,習于夷風”,此記載亦出現在周天遊校注的袁宏後漢紀》,時間是漢獻帝興平二年。(《後漢孝獻皇帝紀卷第二十八》)

李傕曾击败與皇甫嵩齊名的名将朱儁,大破吕布,击杀曾大破“亂世奸雄”曹操和“江東猛虎”孫堅徐荣,击败马腾韩遂的联军,可见当时也是一大猛将。

朱儁:「傕、汜小竖,樊稠庸儿,无他远略,又埶力相敌,变难必作。」

沮俊骂李傕等人:「汝等凶逆,逼迫天子,乱臣贼子,未有如汝者!」後被殺死。(《後漢書·董卓列傳》)

《三國演義》裡李傕的效彭越撓楚之法也被毛宗崗父子評為與“毒士”賈詡並列的能謀善算的武將。[6]

註釋[编辑]

  1. ^ [学者吴小如在讲座《治文学宜略通小学》中说到:对李傕和郭汜的读音“注:新华字典对此音有误,用在名字上,应读què。”,而另外一人郭汜的汜读fàn,即泛。 2013年6月《百家讲坛》中复旦大学历史学系讲师姜鹏在讲《一个傀儡的力量·汉献帝》时也采用què的读音]
  2. ^ 西漢時北地郡治馬嶺縣,在今甘肅省慶陽市環縣東南的馬嶺鎮[需要消歧义]。東漢時郡治富平县,在今寧夏回族自治區吳忠市西南,后由於羌族作亂,北地郡治徙池陽縣,在今陝西省咸陽市涇陽縣西北。東漢永建四年(129年),北地郡遷回原地。永和六年(141年)春,征西将军马贤为羌人击败身亡,东汉惊恐,将北地郡迁至冯翊(郡治高陵,今陕西高陵县西南)。東漢建安十八年(213年),北地郡治富平縣,在今陕西富平县。
  3. ^ 陳壽三國志》稱此時張濟被封為驃騎將軍,范曄[需要消歧义]後漢書》和袁宏後漢紀》稱張濟此時被封為鎮東將軍。
  4. ^ 袁宏後漢紀》:「…傕之子,…傕妻愛式,和計未定,…後不以男,各女為質,封為君,食邑。复以汜從弟、濟從子、傕從弟桓為質。」
  5. ^ 《太平御览·卷三百六十三 ◎人事部四○头上》引《典略》:李傕移保黄白城,梁兴、张横等破之,送其首。初,傕兄子循(暹)及利等侍上无礼,及傕头到,有诏高悬之。
  6. ^ 汇評《三國演義》本·第九回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