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衞瓘(220年-291年),「瓘」音ㄍㄨㄢˋ伯玉司隸河東安邑人,三國時期魏國西晉的大臣,魏國侍中衛覬之子,出身於書法世家。年輕時在魏國仕官,擔任廷尉鎮西將軍。參加討伐蜀漢的戰事,為持節監軍。蜀漢亡後,瓦解了鍾會的叛亂。入晉後衞瓘曾出鎮幽州,削弱了北方鮮卑的勢力,後任朝任尚書令,官至太保八王之亂期間為賈后誣陷,被楚王司馬瑋殺害。

生平[编辑]

衞瓘十歲時父親就去世,表現至孝過人,承襲父親閔鄉侯爵位。成年後,衞瓘當上尚書郎尚書臺是權力中心,但其時曹魏法度嚴苛,衞瓘母親陳氏很擔心他,故衞瓘自求轉任通事郎,後又轉中書郎。入仕十年間,曹魏由權臣專政,衞瓘卻能巧妙在他們之間遊走,不親近任何一方,也做得稱職。傅嘏因而看重衞瓘,稱他是甯武子。衞瓘後累經升遷,終升任散騎常侍。魏元帝即位後,衞瓘轉任侍中,持節慰勞河北。後轉廷尉卿,衞瓘通明法理,每次去參聽訟案,不論案情大小都必依實情處理[1]

克蜀平叛[编辑]

景元四年(263年),司馬昭命征西將軍鄧艾、鎮西將軍鍾會等領兵攻伐蜀漢,衛瓘時以廷尉卿持節監(察)鄧艾、鍾會軍事,行鎮西軍司,並統兵一千人。同年,鄧艾在鍾會大軍遭姜維阻於劍閣之際經陰平小道徑取成都,並接受後主劉禪投降,滅掉蜀漢。但鄧艾建立滅蜀功勳後開始顯得自大、並且獨斷專行,未經稟明魏國朝廷及直屬上司:司馬昭,鄧艾就自己隨意任命官員[2]。鄧艾時向司馬昭建議一些懷柔蜀漢遺民的措施籠絡東吳,司馬昭透過衞瓘向鄧艾說:「這些人事任命等相關事宜應當先向朝廷通報,不適合自己專斷而立即實行。」但鄧艾抗命不聽,堅持不能為常規失掉適當時機。但沒想到鄧艾這樣的行為被嫉妒鄧艾的滅蜀之功及自己私下懷有野心的鍾會利用,於是鍾會模仿鄧艾的筆跡、改寫了鄧艾寄給司馬昭書信的措辭,令司馬昭開始懷疑鄧艾有不臣之心,然後鍾會再聯合了衞瓘、胡烈及師纂等人一同寫信向司馬昭密報鄧艾有反心[3]

景元五年(264年),司馬昭讓朝廷下詔以檻車收捕鄧艾,並押解回京審判。司馬昭本怕鄧艾抗命,下令鍾會進軍成都協助收捕,但他卻派兵力較弱的衛瓘先行到成都收擒鄧艾,打算借鄧艾之手殺了他,以坐實了鄧艾的謀反罪。衛瓘心知肚明這是鍾會的借刀殺人之計,但因自己是監軍,職責所在不能拒絕,唯有出發。衛瓘半夜到達成都後,向鄧艾手下的的將領發出檄文,表明奉詔捉拿鄧艾,其餘的人一概不予追究。如果向官軍報到,爵位賞賜就和之前一樣;如果膽敢不出面,就把那人誅三族。於是第二天雞鳴時,鄧艾的屬將們紛紛趕來衛瓘軍營中,只有不知情的鄧艾沒到。衞瓘於是在清晨乘使者車直入成都殿前,收捕還未醒來的鄧艾父子。這時,鄧艾的屬將計畫攔劫囚車營救,率領兵馬來到衛瓘軍營。衛瓘穿著輕裝出來迎接,假稱正在寫奏章,要為鄧艾的事申辯冤屈,鄧艾手下親兵諸將相信了他而罷手[1][4]

鍾會於景元五年正月十五(264年2月29日)抵達成都後將被囚的鄧艾送走,於是就展開他的謀反行動。翌日便召集起護軍、郡守及牙門以上高級軍官,偽稱郭太后死訊並為其發喪,又以假造的郭太后遺詔起兵討伐司馬昭。鍾會派親信代領諸軍,而將召來的胡烈等魏軍將領囚禁在原蜀漢各曹屋中。衞瓘也被鍾會留住討論事項,並獲告知想殺掉胡烈等人的意圖。衞瓘斷言拒絕,造成相互猜疑。衞瓘乘著上廁所的機會將鍾會謀反的消息傳達給胡烈昔日的老部屬知道,讓他向軍隊傳播;另一方面,胡烈因鍾會帳下督丘建的幫助得以與士兵接觸,故意向他們詐稱從丘建處得知鍾會已挖坑要坑殺所有魏軍,讓消息傳遍軍中。魏軍伐蜀,連年征戰在外,本已有思鄉之心,軍隊中人心已經不穩,魏軍將士們得知這些消息後都想要討伐鍾會,但身為監軍的衞瓘仍被鍾會留著,故他們都不敢先動。當晚鍾會徹夜逼衞瓘同意其計劃,雙方都橫刀膝上。鍾會及後派衞瓘慰勞諸軍,這正合衞瓘心意,為了堅定鍾會意志,故意說:「卿是三軍之主,應該自己去慰勞。」鍾會答:「卿是監軍,你先去吧,我晚點再去。」衞瓘於是步出成都宮殿。不過鍾會很快就後悔了,派人召還衞瓘,衞瓘卻回答暈眩病發,還假裝倒地,但甫出殿閣還有幾十個鍾會親信去追他。衞瓘趕回官舍,隨即服下鹽湯,造成嘔吐大作。由於衞瓘向來體弱,這樣看起來就似病得很重了,鍾會所派的親信和醫者見過他後都說他快不行了,鍾會遂安心。至黃昏,衞瓘寫檄文向諸軍宣布鍾會謀反,諸軍已有準備,於是在翌日午間各軍一同發起兵變攻襲鍾會,最終鍾會等軍戰敗,鍾會被殺。衞瓘接著重新部署諸將,經歷大亂後的魏軍又安定整肅起來[1][5]

鄧艾本營的將領又要追囚車救出鄧艾,迎接他回成都,衞瓘自認為當時和鍾會一起聯合誣陷鄧艾謀反,擔心鄧艾一旦被部屬釋放,會來找自己算帳,擔心會有變故,同時更想獨攬瓦解鍾會之亂的功勞,於是派遣原本鄧艾的部屬:護軍田續至綿竹,於三造亭夜襲並殺死鄧艾父子。起初,鄧艾進入江油時,田續因為地形險惡難走、害怕死亡而不敢前進,鄧艾原本想要殺了他以提振軍心士氣,因左右為田續求情而放了他,等到衞瓘派遣田續,對他說:「現在你可以報在江油受辱的仇了。」事後朝廷中議論要加封衞瓘,衞瓘稱克蜀之功,這都是眾人的功勞,而鄧艾、鍾會二將則是自取滅亡,自己在其中雖有運用智謀,但不是領導者,故堅持不接受賞賜。之後任使持節都督關中諸軍事、鎮西將軍的職位,不久轉任都督徐州諸軍事、鎮東將軍,增封為菑陽侯[1][6]

安定幽并[编辑]

西晉建立後,衞瓘轉征東將軍、進爵為菑陽公。泰始五年(269年)轉都督青州諸軍事、青州刺史,加征東大將軍、青州牧[7]。衞瓘先前在關中、徐州及現在青州都有政績。後泰始七年八月丙戌日(271年9月30日)轉任了征北大將軍、都督幽州諸軍事、幽州刺史,領烏桓校尉。衞瓘上任後上表分幽州立平州,最終朝廷於泰始十年(274年)置平州,並讓衞瓘加都督平州[8]。當時北方邊境東有務桓,西有拓跋鮮卑拓跋力微,都屢有侵邊之舉,咸寧元年(275年),拓跋力微遣子拓跋沙漠汗向晉朝貢,衞瓘以沙漠汗雄異非常,慮為後患,於是上表請留沙漠汗,又請以重金賄賂鮮卑諸部大人,用以分化拓跋鮮卑,於是拓跋部中執事及外部大人都受過晉賂[9]。衞瓘又賄賂庫賢,並以此達至分化務桓及拓跋鮮卑的效果,終於務桓降而拓跋力微憂死,解了邊患[10]

咸寧四年(278年),朝廷徵衞瓘入朝任尚書令,加侍中[11]。衞瓘為人嚴肅,以法御下,視諸尚書為參佐而尚書郎是掾屬。太康三年十二月甲申日(283年1月28日[12]),衞瓘升任司空,仍兼侍中及尚書令,而他任內為政簡約更得朝野讚譽,晉武帝更下令將繁昌公主賜婚給衞瓘第四子衞宣。武帝後又加衞瓘領太子少傅[1]

前任:
司馬攸
西晉司空[6]
282年-290年
繼任:
司馬泰

晉時依曹魏行九品中正制,但衞瓘認為這根本只是權宜的制度,應該是時候恢復古時鄉里選舉人才,遂與太尉汝南王司馬亮等人上疏求廢九品中正制,言九品之制已是「中間雜染,遂計資定品,使天下觀望,唯以居位為貴,人棄德而忽道業,爭多少於錐刀之末,傷損風俗,其弊不細」;反而復古制是「使朝臣共相舉任,出才之路既博,且可以厲進賢之公心,覈在位之明闇」。晉武帝雖然同意,但都沒有改易制度[1]

忠貞遭禍[编辑]

晉武帝司馬炎早在泰始三年(267年)就立了皇子司馬衷為太子,但其實朝臣都知司馬衷並不聰明,無能力處理政事,衞瓘也常想上陳請求改易儲君,但都不敢直說。後來一次,衞瓘乘宴會後酒醉就在御床前跪下說:「臣有事想啓奏。」武帝答:「有甚麼話想說?」衞瓘表現得欲言又止,然後用手摸著御牀說:「這個座位真是可惜了!」晉武帝明白他是在暗示將來會坐上御床的太子才能與資質不足以承擔帝位,遂裝糊塗說:「你真是喝的太醉了吧?」衞瓘知道武帝不願更換太子,亦不敢再提此事了。不過這就令太子妃賈南風因此而怨恨衛瓘[1]

太熙元年(290年),晉武帝患病,時權勢極盛的外戚楊駿與衞瓘亦不和,為了在外甥惠帝繼位後得獨專大權,於是想藉讓衞宣與繁昌公主離婚而逼令衞瓘退位離開朝廷。楊駿遂與黃門以衞宣之前有過的酒色過失造文章謗譭他,讓晉武帝下令繁昌公主離婚,衛瓘亦被逼自求退位,獲崇為太保,以公爵還第。同年,武帝去世,惠帝即位,由楊駿單獨輔政。翌年(291年),已成皇后的賈南風欲專權而想除去楊駿,遂聯結司馬亮、鎮南將軍司馬瑋以及殿中中郎李肇孟觀誅除楊駿。事後,衞瓘以太保加錄尚書事,加綠綟綬,劍屐上殿、入朝不趨及給騎司馬的禮遇,與汝南王亮一起輔政。衞瓘及司馬亮認為司馬瑋性格凶狠暴戾,不能重用,遂上奏遣諸王歸藩。但當時朝臣根本無人敢響應二人的建議,反招來司馬瑋的怨恨。另一方面,衞瓘亦討厭楚王心腹公孫宏歧盛的品行不端,更憂他們會成禍亂,正要收捕歧盛。歧盛知後與公孫宏定計,藉李肇之手假傳司馬瑋的話,向賈后中傷司馬亮及衞瓘。賈后因前怨而討厭衞瓘,又忌衞瓘阻破自己專權,於是順勢命惠帝下詔以二人圖謀廢立而廢黜二人,並下令司馬瑋去收捕二人。司馬瑋又假作詔命召集諸軍,派了清河王司馬遐收捕衞瓘,衞瓘身邊人懷疑司馬遐手持的詔命是假的,都諫請衞瓘抵抗不從,先待自己上表問明事況。然衞瓘並不聽從,最終衞瓘連同其子孫等九人都被司馬瑋殺害,終年七十二歲[1][13]

司馬瑋擅殺衞瓘及司馬亮後隨即就被賈南風以此為由誅殺,衞瓘女兒及菑陽國臣都上書申冤,參與收葬衞瓘的太保主簿劉繇等人亦都上書陳情,最終朝廷以衞瓘在蜀地的功勳改封他為蘭陵郡公,增邑三千戶,並賜諡號,贈假黃鉞。蘭陵郡公由倖免於難的孫兒衞璪承襲,後因東海王司馬越以蘭陵郡增益本國東海國而改封江夏郡公,有食邑八千五百戶[1]

性格特徵[编辑]

  • 《晉書》載衞瓘性貞靜有名理,以明識清允稱。
  • 衞瓘學問淵博,有文才及藝術,尤其與同時的尚書郎索靖擅長草書,得當時人稱美為「一臺二妙」。時人更將其書法與漢末書法家張芝相提,稱「瓘得伯英筋,靖得伯英肉」。張懷瓘書斷》以衞瓘的章草列為「神品」,小篆隸書行書、及草書則為「妙品」[14]

評價[编辑]

  • 杜預:“伯玉其不免乎!身為名士,位居總帥,既無德音,又不禦下以正,是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當何以堪其責乎?”
  • 《晉書》:「夫忠為令德,學乃國華,譬眾星之有禮義,人倫之有冠冕也。衞瓘撫武帝之牀,張華距趙倫之命,進諫則伯玉居多,臨危則茂先為美。遵乎險轍,理有可言:昏亂方凝,則事睽其趣;松筠無改,則死勝於生,固以赴蹈為期,而不辭乎傾覆者也。俱陷淫網,同嗟承劍,邦家殄瘁,不亦傷哉。」「賢人委質, 道映陸陵寒。尸祿觀敗,吾生未安。衞以賈滅,張由趙殘。忠於亂世,自古為難。」

家庭[编辑]

[编辑]

兄弟[编辑]

  • 衞寔,(史书作实,当从墓碑作寔)衞瓘弟;[15]瓘封菑陽侯時分爵封為開陽亭侯。[6]

子女辈[编辑]

  • 衞恒,蘭陵貞世子,與父同被殺
  • 衞嶽,與父同被殺
  • 衞裔,與父同被殺
  • 衞宣,娶繁昌公主,後離婚,先衞瓘病死
  • 卫氏
  • 卫琇,字惠瑛,河东人,散骑常侍、闻阳乡侯卫寔之女,司空卫瓘侄女。[6]王浚继妻,无子女。

孫辈[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晉書·衞瓘傳》
  2. ^ 《三國志·鄧艾傳》:「艾至成都,禪率太子諸王及群臣六十餘人面縛輿櫬詣軍門,艾執節解縛焚櫬,受而宥之。檢御將士,無所虜畧,綏納降附,使復舊業,蜀人稱焉。輙依鄧禹故事,承制拜禪行驃騎將軍,太子奉車、諸王駙馬都尉。蜀群司各隨高下拜為王官,或領艾官屬。以師纂領益州刺史,隴西太守牽弘等領蜀中諸郡。使於緜竹築臺以為京觀,用彰戰功。士卒死事者,皆與蜀兵同共埋藏。艾深自矜伐,謂蜀士大夫曰:『諸君賴遭某,故得有今日耳。若遇吳漢之徒,已殄滅矣。』又曰:『姜維自一時雄兒也,與某相值,故窮耳』。有識者笑之。」
  3. ^ 《三國志·鄧艾傳》:「艾言司馬文王曰:『兵有先聲而後實者,今因平蜀之勢以乘吴,吴人震恐,席卷之時也。然大舉之後,將士疲勞,不可便用,且徐緩之;留隴右兵二萬人,蜀兵二萬人,煑鹽興冶,為軍農要用,並作舟船,豫順流之事,然後發使告以利害,吴必歸化,可不征而定也。今宜厚劉禪以致孫休,安士民以來遠人,若便送禪於京都,吴以為流徙,則於向化之心不勸。宜權停留,須來年秋冬,比爾吴亦足平。以為可封禪為扶風王,錫其資財,供其左右。郡有董卓塢,為之宮舍。爵其子為公侯,食郡內縣,以顯歸命之寵。開廣陵、城陽以待吴人,則畏威懷德,望風而從矣。』文王使監軍衞瓘喻艾:『事當須報,不宜輙行。』艾重言曰:『銜命征行,奉指授之策,元惡旣服;至於承制拜假,以安初附,謂合權宜。今蜀舉衆歸命,地盡南海,東接吳會,宜早鎮定。若待國命,往復道途,延引日月。春秋之義,大夫出疆,有可以安社稷,利國家,專之可也。今吴未賔;勢與蜀連,不可拘常以失事機。兵法,進不求名,退不避罪,艾雖無古人之節,終不自嫌以損于國也』。鍾會、胡烈、師纂等皆白艾所作悖逆,變釁以結。詔書檻車徵艾。
  4. ^ 《三國志·鍾會傳》:「會內有異志,因鄧艾承制專事,密白艾有反狀,於是詔書檻車徵艾。司馬文王懼艾或不從命,勑會並進軍成都,監軍衞瓘在會前行,以文王手筆令宣喻艾軍,艾軍皆釋仗,遂收艾入檻車。」
  5. ^ 《三國志·鍾會傳》:「會以五年正月十五日至,其明日,悉請護軍、郡守、牙門騎督以上及蜀之故官,為太后發喪於蜀朝堂。矯太后遺詔,使會起兵廢文王,皆班示坐上人,使下議訖,書版署置,更使所親信代領諸軍。所請群官,悉閉著益州諸曹屋中,城門宮門皆閉,嚴兵圍守。會帳下督丘建本屬胡烈,烈薦之文王,會請以自隨,任愛之。建愍烈獨坐,啟會,使聽內一親兵出取飲食,諸牙門隨例各內一人。烈紿語親兵及疏與其子曰:『丘建密說消息,會已作大坑,白棓同。數千,欲悉呼外兵入,人賜白㡊,苦洽反。拜為散將,以次棓殺坑中。』諸牙門親兵亦咸說此語,一夜傳相告,皆徧。或謂會:『可盡殺牙門騎督以上。』會猶豫未決。十八日日中,烈軍兵與烈兒雷鼓出門,諸軍兵不期皆鼓譟出,曾無督促之者,而爭先赴城。」
  6. ^ 6.0 6.1 6.2 6.3 胡志佳. 西晉王浚家族的興衰及其人際網絡-由華芳墓誌銘觀察. 逢甲人文社會學報. 2013年11月, (7): 141-160.  该文中的華芳墓誌銘釋文:「王浚……中夫人河东卫氏,諱琇,字惠瑛……伯父諱瓘,字伯玉,故侍中……司空、臼菑陽公……父諱寔……散骑常侍、闻阳乡侯。」
  7. ^ 《晉書·武帝紀》:「泰始五年二月壬寅,以尚書左僕射羊祜都督荊州諸軍事,征東大將軍衞瓘都督青州諸軍事,東莞王伷鎮東大將軍、都督徐州諸軍事。
  8. ^ 《晉書·武帝紀》:「泰始十年二月,分幽州五郡置平州。」
  9. ^ 《魏書·帝紀第一》:「五十六年,帝復如晉;其年冬,還國。晉遺帝錦、罽、繒、綵、綿、絹、諸物,咸出豐厚,車牛百乘。行達并州,晉征北將軍衛瓘,以帝為人雄異,恐為後患,乃密啟晉帝,請留不遣。晉帝難於失信,不許。瓘復請以金錦賂國之大人,令致間隙,使相危害。晉帝從之,遂留帝。於是國之執事及外部大人,皆受瓘貨。」
  10. ^ 《魏書·帝紀第一》:「烏丸王庫賢,親近任勢,先受衛瓘之貨,故欲沮動諸部,因在庭中礪鉞斧,諸大人問欲何為,答曰:「上恨汝曹讒殺太子,今欲盡收諸大人長子殺之。」大人皆信,各各散走。始祖尋崩。」
  11. ^ 《晉書·武帝紀》:「咸寧四年冬十月,以征北大將軍衞瓘為尚書令。」
  12. ^ 兩千年中西曆換算
  13. ^ 《晉書·楚王瑋傳》:「汝南王亮、太保衞瓘以瑋性很戾,不可大任,建議使與諸王之國,瑋甚忿之。長史公孫宏、舍人歧盛並薄於行,為瑋所昵。瓘等惡其為人, 慮致禍亂,將收盛。盛知之, 遂與宏謀,因積弩將軍李肇矯稱瑋命,譖亮、瓘於賈后。」
  14. ^ 《書斷·卷中》
  15. ^ 胡志佳. 西晉王浚家族的興衰及其人際網絡-由華芳墓誌銘觀察. 逢甲人文社會學報. 2013年11月, (7): 141-160.  该以衞瓘入晋后官运亨通、而衞寔不见于史传为由,认为衞瓘一支的发展明显超过衞寔。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