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鍾會
司徒
鎮西將軍
國家 魏國
時代 三国
主君 曹芳曹髦曹奂
士季
封爵 縣侯
出生 225年
逝世 264年3月3日(40歲)
蜀漢

鍾會(225年-264年3月3日)[1],字士季潁川郡長社县(今中国河南省長葛東部)人,是太傅鍾繇的小兒子;魏國重臣鍾毓之弟。三国後期滅蜀漢曹魏重要智將,歷來曾在魏國官居要職;後與鄧艾諸葛緒等人分兵攻滅蜀漢,卻因自己的野心而發動钟会之乱,最後死於亂軍之中。

生平[编辑]

少年時代[编辑]

鍾會生母張昌蒲教育方面頗為嚴厲。鍾會四歲時便已教他《孝經》,七歲誦讀《論語》,八歲誦《》,十歲誦《尚書》,十一歲誦《》,十二歲誦《春秋左氏傳》、《國語》,十三歲誦《周禮》、《禮記》,十四歲讀其父鍾繇所撰寫的《易記》,十五歲就讓他進入太學進行深造。[2]

鍾會年輕的時候敏惠夙成。有才數技藝而博學,精練名理,以夜續晝,甚得名譽。[3]

正始五年,起家担任秘書郎的職務。正始八年,遷尚書郎嘉平元年中書侍郎高貴鄉公登上帝位時,賜與他關內侯的爵位。

鍾會跟隨大將軍司馬師討伐毌丘儉叛亂時,掌管机要。接著司馬師在許昌過世,遂由時任衛將軍司馬昭接掌军权,統帥六軍,會謀謨帷幄。司馬昭總時中詔敕尚書傅嘏,以東南新定,權留衛將軍屯許昌為內外之援,令傅嘏率諸軍還。鍾會與傅嘏謀,使傅嘏表上,輒與衛將軍俱發,回到雒水南部駐屯。於是曹魏朝廷拜司馬昭為大將軍、輔政,鍾會遷任黃門侍郎、並受封東武亭侯的爵位,有三百戶的食邑。

精煉策數[编辑]

魏少帝甘露二年時御駕親征,率領司馬昭和鍾會去討伐在壽春叛亂的諸葛誕,後來鍾會使用計謀,讓壽春城內各將領彼此分裂,順利攻下壽春。大軍凱旋後,朝廷晉升鍾會為太僕,但堅辭不受,於是用中郎的身份在大將軍府管記室事,为司马昭的心腹。又因討伐諸葛誕有功,朝廷封其为陳侯,但又多次不受,於是皇帝下诏表揚他功成不居的處事態度。

後鍾會被升遷為司隸校尉。魏元帝景元三年,司馬昭任命鍾會當鎮西將軍,假節鉞,並且掌管關中的所有軍事。

謀謨之勳[编辑]

263年八月,受司馬昭之命,與鄧艾諸葛緒等人以十八萬兵力,分東中西三路攻,意圖滅蜀。鍾會率主力十餘萬人,再分三路分別從斜谷駱谷子午谷進軍漢中,不久攻陷陽平關。其間將諸葛緒奪權,並吞併其兵力。姜維不得已放棄漢中最後二要鎮,退守劍閣。鍾會大軍攻打劍閣,卻被姜維絆住,久攻不下。

這時,鄧艾奇襲進軍向成都,擊殺諸葛瞻劉禪率眾投降。鄧艾遣使敕姜維等令降於鍾會姜維維得知消息後,姜維至廣漢,令兵悉放器仗,送節傳于胡烈,便從東道詣會降。歸降于鍾會。鍾會於是禁檢士眾不得抄略,虛己誘納,以接蜀之群司,與維情好歡甚。

十二月,曹魏皇帝下詔任命鍾會為司徒,並且進封他為縣侯,增加一萬戶的食邑,另外還封他的兩個兒子為亭侯,各給予一千戶的食邑。

桀傲不馴[编辑]

平蜀後,鍾會有謀反之心,谋诛魏将,於是密報司馬昭說鄧艾居功自傲,想要謀反,司馬昭命鍾會把鄧艾關進囚車解壓回朝,鍾會遣衛瓘在前,把司馬昭的手諭傳達給鄧艾的士兵,於是鄧艾的士卒皆放下武器,並將鄧艾壓入囚車。既除鄧艾,鍾會自認已無敵手,假傳太后遺詔,準備起兵滅掉司馬昭,鍾會打算派姜維率蜀兵出斜谷,佔領長安,再派騎兵經陸路、步兵經水路奪取天下。恐麾下魏诸将不從,引蜀降将姜維为援,後胡烈用計致使全軍混亂,魏元帝景元五年(264年)正月,鍾會、姜維及張翼死於胡烈發動的兵亂之中,終年四十歲。

軼事[编辑]

  • 遭名士嵇康輕視,後設法建請朝廷斬首嵇康。(《晋书·嵇康傳》)
  • 世說新語· 言語篇》中有一則關於鍾會小時機敏的故事。記曰鍾毓與鍾會年少時即有美名,因此鍾毓13歲時,魏文帝曹丕聽說了此事,就對他們的父親鍾繇說:「可以叫這兩個孩子來見我。」鍾毓、鍾會於是奉旨晉見。文帝見鍾毓臉上有汗,便問:「你臉上為什麼有汗?」鍾毓回答:「戰戰惶惶,汗出如漿。」但見鍾會臉上無汗,便問:「那你為什麼不出汗?」鍾會回答:「戰戰慄慄,汗不敢出。」然歷史上曹丕駕崩時(226年),鍾會不滿二歲,故此軼事當為小說家所杜撰。

书法成就[编辑]

鍾会之父为著名书法家鍾繇,而鍾会本身在书法上亦有相当造诣,唐朝时尚有作品传世。

  • 张彦远法书要录》引梁庾元威《论书》目鍾会为九品中的“上品之下”。
  • 张怀瓘《书议》评价鍾会的书法为“真书第五”,“章书第六”“草书第七”。将钟会的隶书、行书、章草和草书置于妙品中,仅次于神品。称其为:“稍备筋骨,美兼行草,尤工隶书。遂逸致飘然,有凌云之志。”“蔡邕、张昶、荀勖、皇象、韦诞、钟会。度德比义,崔、张之亚也,可微劣右军(王羲之)行书之价。——以上六人第二等。”引窦臮《述书赋》赞鍾会之书法“观士季之轨辙,审鍾家之超越。将遗古而偕能,与象贤而蹈拙。如后生之可畏,实气盖于前哲。”
  • 南齐王僧虔《论书》曰:“张芝、索靖、韦诞、钟会、二卫,并得名前代。古今既异,无以辨其优劣,惟见笔力惊绝耳。”
  • 梁武帝萧衍《古今书人优劣评》称“钟会书有十二意,意多奇妙。”
  • 《杜工部草堂诗笺》注引袁昂《论书》云:“钟书有十二种意外巧妙,实亦多奇。”
  • 庾肩吾《书品论》,分书法家上中下品,有十七人为上品、另有四十八人为中品,五十六人为下品。取三人为上品之上(张芝、钟繇、王羲之),五人为上品之中(崔瑗、杜度、师宜官、张昶、王献之),……索靖(幼安)、梁鹄(孟皇)、韦诞(仲将)、皇象(休明)、胡昭(孔明)、钟会(士季)、卫瓘(伯玉)、荀舆(长胤)、阮研(文几)此九人为上品之下。 “士季之范元常,犹子敬之禀逸少。而功拙兼效,真草皆成。”
  • 李嗣真《书后品》载:“……始于秦氏,终唐世,凡八十一人,分为十等。上中品七人。蔡邕、索靖、梁鹄、钟会、卫瓘、韦诞、皇象……钟、索迹虽少,吾家有小钟正书《洛神赋》,河南长孙氏雅所珍好,用子敬草书数纸易之。”可见,唐朝之时还有钟会书法作品《洛神赋》,今不可见也。
  • 韦续《墨薮》曰:“上古创意制字,务在形质。自夏禹之后,乃精妙间生,体操屡移,实难具美。今继真约古,晶藻录其长,分为三等,皆旁通上中下,总一百九人,列之于后。”钟会八分被归为上下类。
  • 卢元卿《法书录》云:“贞元十一年正月,于都官郎中窦众兴化宅见王廙书、钟会书各一卷。”钟会书法作品此时仍存于世。
  • 但有人认为钟会的书法离钟繇的书法还有很大距离。唐武平一《徐氏法书记》日:“先贤所评,子敬之比逸少,犹士季之比元常,言去之远矣。”

鍾会又善于效仿他人书法,伐蜀胜利后,曾伪造邓艾书信使司马昭对邓艾产生怀疑下令收押邓艾。鍾会趁机兼并了邓艾的军队。《世说新语》亦记载有鍾会假冒外甥荀勖笔迹,骗取荀勖的宝剑之事。

評價[编辑]

  • 蔣濟:「非常人也。」(《三國志·鍾會傳》)
  • 曹髦:「會典綜軍事,參同計策,料敵制勝,有謀謨之勳,而推寵固讓,辭指款實,前後累重,志不可奪。」(《三國志·鍾會傳》)
  • 司馬師:「此真王佐材也!」(《三國志·鍾會傳》注引《世語》)
  • 傅嘏:「子志大其量,而勳業難為也。可不慎哉!」(《三國志》)
  • 陳壽:「壽春之破,會謀居多,親待日隆,時人謂之子房。」(《三國志·鍾會傳》);「王凌風節格尚,毌丘儉才識拔幹,諸葛誕嚴毅威重,鍾會精練策數,咸以顯名,致茲榮任,而皆心大志迂,不慮禍難,變如發機,宗族塗地,豈不謬惑邪!」(《三國志·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廿八評》)
  • 夏侯霸:「有鍾士季,其人管朝政,吳、蜀之憂也。」(《三國志·鍾會傳》注引《世語》)又曰:「有鍾士季者,其人雖少,終為吳、蜀之憂,然非非常之人亦不能用也。」(《三國志·鍾會傳》注引《漢晉春秋》)
  • 王元姬:「會見利忘義,好為事端,寵過必亂,不可大任。」(《晉書》)
  • 辛憲英:「會在事縱恣,非特久處下之道。」(《三國志·鍾會傳》注引《世語》)
  • 钟毓:「会挟术难保,不可专任。」(《三国志·魏书二十八·钟会传》)
  • 姜維:「聞君自淮南已來,算無遺策,晉道克昌,皆君之力。今複定蜀,威德振世,民高其功,主畏其謀,欲以此安歸乎!夫韓信不背漢於擾攘,以見疑於既平,大夫種不從範蠡於五湖,卒伏劍而妄死,彼豈暗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今君大功既立,大德已著,何不法陶朱公泛舟絕跡,全功保身,登峨嵋之嶺,而從赤松遊乎?」(《漢晉春秋》)
  • 裴楷:「鍾會如觀武庫森森,但見矛戟在前」。(《晉書·裴楷傳》)
  • 荀勖:「鍾會雖受恩,然其性未可許以見得思義,不可不速為之備。」(《晉書》)
  • 李石:「自献而至会,朔历斗杓转。会初入蜀时,意不止弱禅。有如猿猱系,百巧欲伺便。杀女不作难,机锋剧刀箭。会书固出繇,家法素所善。至学艾笔迹,暮夜走邮传。老昭岂易欺,真伪猝难辨。欺昭尔尚可,蜀士多秀彦。当其下笔时,宁不愧颜面。虽蒙黼藻文,不揜粪土贱。」
  • 陈普:「身在成都已孟津,霎时飞首过函秦。子房智勇裁如此,不悟诛秦灭项人。」「诸葛风流尚未休,山川为斩邓锺头。至今青史忧吴蜀,莫把知人责夏侯。」(《陈普诗选》)
  • 罗贯中:「汉时良将后,幼作秘书郎。当世夸英俊,时人号子房。寿春多赞画,蜀郡逞轩昂。不学陶朱法,游魂返故乡。」
  • 王夫之:「(评郭崇韬)蹑钟会之已迹而益以贪,则必罹卫瓘之网罗而弗能辩,诛死在眉睫而不悟,其工也,正其愚矣。」(《读通鉴论》卷二十九)
  • 余嘉锡:「观其赏誉人者,如钟会、王戎、王衍、王敦、王澄、司马越、桓温、郗超、王恭、司马道子、殷仲堪之徒,并典午之罪人。被赏誉者,若乐广、郭象、刘舆、祖约、杨朗、王应之类,亦金行之乱贼。则其高下是非,又恶可尽信哉!」(《世说新语笺疏:赏誉第八》)
  • 吕思勉:「钟会是个文人,很有学问的,不是什么不知义理的武人,他要尽忠于魏朝,是极合情理的。所以钟会可说和王凌,毌丘俭,诸葛诞一样,都是魏朝的忠臣,并不是自己有什么野心。而他的谋略,还在这三人之上,亦且兵权在手,设使没有北兵的叛变,竟从长安而下,直指洛阳,这时候司马氏的大势如何,倒是很可担忧的了。」「钟会的效忠于魏。姜维的效忠于汉,又可称封建道德之下的两个烈士了。」

艺术形象[编辑]

影视[编辑]

遊戲[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鍾會於景元五年正月十八日卒,按照兩千年中西曆換算,此時為264年3月3日。
  2. ^ 《全三國文·鍾會·母夫人張氏傳》:夫人性矜嚴,明於教訓。會雖童稚,勤見規誨。年四歲授《孝經》,七歲誦《論語》,八歲誦《詩》,十歲誦《尚書》,十一誦《易》,十二誦《春秋左氏傳》、《國語》,十三誦《周禮》、《禮記》,十四誦成侯《易記》,十五使入太學,問四方奇文異訓。
  3. ^ 三國志·鍾會傳》:及壯,有才數技藝,而博學精練名理,以夜續晝,由是獲聲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