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胡烈(220年-270年7月9日),字玄武[1]安定临泾人。魏车骑将军胡遵之子,胡奮之弟,胡淵之父。

生平[编辑]

甘露二年(257年)的諸葛誕之亂時,任泰山太守出戰,以奇襲逼退东吴朱异,令其被孫綝殺害。[2][3][4]

景元二年(261年),吳將鄧由等人率眾詐降,襄陽太守胡烈向王基報告,但被王基識破。[5]

景元四年(263年),随钟会伐蜀,任為先鋒,蔣舒率眾向胡烈投降[6],戰後任命為荊州刺史,後和鍾會、師纂誣陷鄧艾企圖謀反,將其押送至洛陽。[7]次年鍾會作亂企圖稱王,胡烈等隨衛瓘背叛並討伐鍾會[8],之後受命前往救援堅守永安的羅憲[9][10]

晉泰始四年(268年),於荊州襄陽擊退吳將施績萬彧[11][12]

泰始五年,拜任秦州刺史,屯兵于高平川(今宁夏固原市清水河),以嚴防早年鄧艾招降而散居在雍州涼州之間的鮮卑部落(今甘肅中西部及內蒙古西部)數萬人。[13]

當時凉州大旱,鲜卑民族叛變,泰始六年六月戊午日(270年7月9日),為鲜卑人禿髮樹機能殺害於万斛堆(今宁夏中卫与甘肃靖远交界)。

評價[编辑]

  • 胡烈任襄阳太守期間,有“惠化”,百姓歌曰:"美哉明后,俊哲惟嶷。陶广乾坤,周孔是则。文武播畅,威振遐域。"[14]
  • 陳騫:“胡烈、牽弘皆勇而無謀,強于自用,非綏邊之材,將為國恥。”

參考書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胡奮傳》為字武玄,《三國志·魏書·鍾會傳》裴注引晉諸公讃為字玄武。
  2. ^ 《三國志·吳志·孫綝傳》:苞、泰攻異,異敗歸,而魏太山太守胡烈以奇兵五千詭道襲都陸,盡焚異資糧。綝授兵三萬人使異死戰,異不從,綝斬之於鑊里,而遣弟恩救,會誕敗引還。
  3. ^ 《晉書·文帝紀》:八月,吳將朱異帥兵萬餘人,留輜重於都陸,輕兵至黎漿。監軍石苞、兗州刺史州泰禦之,異退。泰山太守胡烈以奇兵襲都陸,焚其糧運。苞、泰復進擊異,大破之。異之餘卒餒甚,食葛葉而遁,吳人殺異。
  4. ^ 《資治通鑑·魏紀九》:秋,七月,吳大將軍綝大發兵出屯鑊里,復遣朱異帥將軍丁奉、黎斐等五人前解壽春之圍……太山太守胡烈以奇兵五千襲都陸,盡焚異資糧,異將餘兵食葛葉,走歸孫綝……
  5. ^ 《資治通鑑·魏紀九》:春,三月,襄陽太守胡烈表言:「吳將鄧由、李光等十八屯同謀歸化,遣使送質任,欲令郡兵臨江迎拔。」詔王基部分諸軍徑造沮水以迎之。「若由等如期到者,便當因此震蕩江表。」基馳驛遺司馬昭書,說由等可疑之狀,「且當清澄,未宜便舉重兵深入應之。」又曰:「夷陵東西皆險陿,竹木叢蔚,卒有要害,弩馬不陳。今者筋角濡弱,水潦方降,廢盛農之務,要難必之利,此事之危者也。姜維之趣上邽,文欽之據壽春,皆深入求利,以取覆沒,此近事之鑒戒也。嘉平已來,累有內難,當今之宜,當務鎮安社稷,撫寧上下,力農務本,懷柔百姓,未宜動衆以求外利也。」昭累得基書,意狐疑,敕諸軍已上道者,且權停住所在,須候節度。基復遺昭書曰:「昔漢祖納酈生之說,欲封六國,寤張良之謀而趣銷印。基謀慮淺短,誠不及留侯,亦懼襄陽有食其之謬。」昭於是罷兵,報基書曰:「凡處事者多曲相從順,鮮能確然共盡理實,誠感忠愛,每見規示,輒依來旨,已罷軍嚴。」旣而由等果不降。
  6. ^ 《資治通鑑·魏紀十》:……鍾會使護軍胡烈為前鋒,攻關口。舒詭謂僉曰:「今賊至不擊而閉城自守,非良圖也。」僉曰:「受命保城,惟全為功;今違命出戰,若喪師負國,死無益矣。」舒曰:「子以保城獲全為功,我以出戰克敵為功,請各行其志。」遂率其衆出;僉謂其戰也,不設備。舒率其衆迎降胡烈,烈乘虛襲城,僉格鬬而死。……
  7. ^ 《三國志·魏志·鄧艾傳》:鍾會、胡烈、師纂等皆白艾所作悖逆,變釁以結。詔書檻車徵艾。
  8. ^ 《晉書·衛瓘傳》
  9. ^ 《晉書·羅憲傳》:……會荊州刺史胡烈等救之,抗退。……
  10. ^ 《資治通鑑·魏紀十》記載為陳騫向司馬昭報告後不久而受命。
  11. ^ 《晉書·武帝紀》:冬十月,吳將施績入江夏,萬郁寇襄陽。遣太尉義陽王望屯龍陂。荊州刺史胡烈擊敗郁。……
  12. ^ 《資治通鑑·晉紀一》:吳主出東關;冬,十月,使其將施績入江夏,萬彧寇襄陽。詔義陽王望統中軍步騎二萬屯龍陂,為二方聲援。會荊州刺史胡烈拒績,破之,望引兵還。
  13. ^ 《資治通鑑·晉紀一》:二月,分雍、涼、梁州置秦州。以胡烈為刺史。先是,鄧艾納鮮卑降者數萬,置於雍、涼之間,與民雜居,朝廷恐其久而為患,以烈素著名於西方,故使鎮撫之。
  14. ^ 《太平御覽·卷465·人事部106◎歌》引《襄阳耆旧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