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文昭甄皇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甄氏
Lady Zhen Qing dynasty portrait.jpg
姓名 不详
族裔 汉太保甄邯
出生 漢靈帝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
(183-01-26)183年1月26日
中山无极
逝世 魏文帝黃初二年六月丁卯日
221年8月4日(221-08-04)(38歲)
冀州邺城
諡號 文昭皇后
墳墓 朝阳陵
親屬
父親 魏昌侯甄逸
母親 張氏
幽州刺史袁熙
魏文帝曹丕
夫之父 魏武帝曹操
夫之嫡母 丁夫人
夫之母 武宣皇后卞氏
兄弟 哥哥 安城乡穆侯甄俨
曹叡
东乡公主
其他親屬 魏昌县贞侯甄畅
镇军大将军甄德
怀皇后甄氏
邓哀王妃甄氏
著作
《塘上行》

文昭甄皇后(183年1月26日-221年8月4日),名不明,相传为甄宓[a],实则正史並无记载,史称甄夫人。中山无极(今河北省无极县)人,上蔡令甄逸之女。魏文帝曹丕的妻子,魏明帝曹叡的生母。

甄氏三岁丧父。建安中期,袁绍为次子袁熙纳之为妻。建安四年(199年)袁熙出任幽州刺史,甄氏留在冀州侍奉袁绍的妻子刘氏。建安九年(204年),曹操率军攻下邺城,甄氏因为姿貌绝伦,被曹丕所纳,甚得宠爱,生下儿子曹叡和女儿曹氏(即东乡公主)。延康元年(220年),曹丕继位魏王,六月率军南征,甄氏被留在邺城。黄初元年(220年),曹丕称帝,山阳公刘协进献二女为曹丕妃嫔,后宫中文德郭皇后,李贵人和阴贵人都得到宠幸,甄氏愈发失意,流露出一些怨恨的话语,曹丕大怒,黄初二年(221)年六月,遣使赐死甄氏,葬于邺城。 [1]黄初七年(226)五月,曹丕病重,立甄氏的儿子平原王曹叡为太子。曹叡即位后,追谥甄氏曰文昭皇后。太和四年十二月辛未日(231年2月17日),明帝曹叡将甄氏改葬于朝阳陵。

生平经历[编辑]

闺中博士[编辑]

文昭皇后是汉太保甄邯的后代,家中世袭二千石俸禄的官职。父亲甄逸曾任上蔡令,母亲张氏是常山人,生有三子五女。[2]

甄后生于183年1月26日(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家里人都彷彿看到有人把玉衣盖在她身上,大家对此都很奇怪。甄氏三岁的时候,父亲甄逸去世,甄氏哭的非常伤心,家内和周围的人更加感到她有别于众了。之后相士刘良为甄氏以及甄逸其他子女看相,刘良指着甄氏说:“这个女孩将来贵不可言。”甄氏从小到大,都不好戏弄。八岁时,院子外有骑着马耍杂技的人,甄氏的家人及几个姐姐都上阁楼观看,只有她不去,几个姐姐奇怪而责问她,甄氏便回答说:“这难道是女孩子看的吗?”甄氏九岁时就非常喜欢读书,博闻强识,只要看过的篇目就立刻领悟,还多次用她哥哥的笔砚写字,哥哥对她说:“女人应该学习女工。读书学习有什么用,难道你以后还想做女博士(官名)吗?”甄氏回答说:“古时候贤德的女子,都要学习前人成败的经验,以此来警示自己的。不读书,用什么来借鉴呢?”[3]

救济乡里[编辑]

汉末天下大乱,灾荒连年,百姓们为糊口活命纷纷卖掉家中值钱的东西。当时甄家有大量的谷物储备,趁机收购了很多金银宝物。甄氏当时才十几岁,看到这种情形便对母亲说:“乱世求宝,可不是善策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因财丧身。再说眼下众多百姓都在饥饿之中,不如将家里的谷物开仓赈济四方乡邻,这才算是一种惠及众人的德行。”全家人都认为她说得有道理,于是将家中的粮食全部无偿分发给邻里乡亲。[4]

甄氏十四岁时,二哥甄俨去世,甄氏非常悲伤,对待寡嫂态度敬爱谦和,时时处处帮助她打理家事,还尽心照顾甄俨留下来的孩子,及其疼爱。甄氏母亲性格严厉,对几个儿媳妇态度不一,甄氏几次劝母亲:“二哥不幸早终,二嫂年纪轻轻就守寡,还要照顾留下的孩子,虽然她是儿媳妇,但应该爱护她像自己的女儿。”母亲听了甄氏的话感动得流泪,之后便让甄氏与二嫂时常走动,起居都在一起,关系十分亲密。[5]

建安年间,袁绍为他的次子袁熙聘娶了甄氏为妻,建安三年(199年),袁绍打败公孙瓒,任命甄氏的丈夫袁熙为幽州刺史,甄氏则留在邺城侍奉婆婆刘氏。[6]

再嫁称贤[编辑]

公元204年(建安九年),冀州邺城被曹操攻破,甄氏被曹操之子曹丕所纳。当时有一说法:曹操攻下邺,曹丕先进袁府,看到有个少妇披头散发,脸上很脏,躲在刘夫人身后哭泣,曹丕问她是谁,刘夫人回答:“是袁熙的妻子。”然后曹丕帮她把发髻挽起,用手巾擦拭面庞,发现她姿色绝伦。之后,刘夫人对甄氏说:「现在不用担心被杀了!”于是曹丕便纳甄氏,十分宠爱。[7]还有一说:刘夫人和甄氏共坐大堂上。曹丕进入袁府中,见到刘夫人和甄氏,甄氏因为害怕,把头伏在刘夫人膝上,刘夫人让人把自己手绑起来。曹丕问:“刘夫人为什么要这样?让你的儿媳妇把头抬起来。”刘夫人捧起甄氏,让她抬起头来,曹丕看见她美貌非凡,便心悦于她。曹操听闻了曹丕的心思,就为他迎娶了甄氏。[8] 甄氏嫁给曹丕后,独得宠爱,擅室数年,[9]生下儿子曹叡和女儿曹氏(东乡公主)。

甄氏对曹丕妾侍中有宠的劝勉她们努力上进,对无宠的也安慰开导,并常常在闲宴上劝曹丕说:「古时黄帝子孙繁盛,是因为妻妾多的缘故。所以夫君也应该多纳贤淑美好的女子,才能使子嗣旺盛。」曹丕听了心中很嘉许。之后曹丕要驱逐任氏,甄氏请求曹丕说:「任氏是乡党名族,不论品德、美色,我都比不上,为什么要遣走她?」曹丕说:「任氏性子急躁,不温柔,之前她怨恨我不是一次了,所以遣她。」甄氏哭着坚持请求说:「我受你的敬重之恩,所有人都知道,肯定会猜测任氏被驱逐,是因为我的缘故。往上公婆会说我自私,往下则会受到专宠之罪,希望你能重新考虑!」曹丕不听,还是坚持遣走了任氏。[10]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的爱子曹冲去世,曹操为曹冲聘甄氏家族中的亡女为妃。[11]

孝顺婆婆[编辑]

建安十六年(211年)七月,曹操西征,随行的卞夫人途中生病留在孟津,曹丕和甄氏留守于邺城。当时卞夫人身体抱恙,甄氏不能及时照顾问候,急得寝食难安,时常偷偷哭泣。身边下人告诉她说卞夫人病好了,甄氏仍然不信,说:“夫人在家,老毛病常犯,每次都得很久痊愈,这次怎么好的这么快?你们一定是想要安慰我。”所以更加忧心。之后得卞夫人回信,说身体已经恢复,甄氏才放心起来。[12]

建安十七年(212年)正月,大军回邺,甄氏去迎接,看到卞夫人时悲喜交加,周围的人看了都感动不已。卞夫人见甄氏这么关心自己,也忍不住流泪,还说:“新媳妇怕我上次生病也会象以前那样反复难愈吗?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小病而已,十几天就好了。你看看我的气色很好呢。”然后叹道:“真是孝顺的媳妇啊!”[13]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曹操东征孙权,卞夫人、曹丕及曹叡、东乡公主都跟随,当时甄氏因为生病所以留在邺城。建安二十二年(217年)九月,大军还邺城,卞夫人看见甄氏脸色很好,容颜更胜以往,便奇怪的问她:“你跟两个孩子分别那么久,难道不想念他们,怎么脸色这么好,什么原因?”甄氏笑着回答:“曹叡他们跟随夫人,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14]

死亡之谜[编辑]

公元220年(延康元年)正月,曹丕即王位,封曹叡为武德侯。[15] 六月率军南征,甄氏留驻在邺城。十月,汉献帝刘协禅让帝位给曹丕。禅位以后,退位为山阳公的刘协把两个女儿许配给曹丕,另有郭贵嫔和李、阴两位贵人得到宠爱,甄氏日益失意,流露出一些怨恨的话语。

公元221年(黄初二年)六月,曹丕遣使者将甄氏赐死,葬在邺城。[16] 文帝问周宣说:“我梦见宫殿上两片瓦掉下来,化为双鸳鸯。这是什么征兆呢?”周宣说:“後宫恐怕会有人暴死。”曹丕说:“我是说着骗你的。”周宣说:“做梦这件事,是意念中的事,如果能形之于言,便可以占卜凶吉。”话还未说完,黄门令来报告说,後宫中有人彼此残杀。过了不久,曹丕又问周宣:“我昨天梦见一股青烟拔地升天。”周宣说:“天下恐怕会有一位贵女子冤死。”当时,曹丕已派人赐给甄夫人赐死的诏书,听了周宣的话很是后悔,于是派人去追赶使者,可惜已经来不及了。[17]

《魏书》记载,黄初元年(221年),曹丕登基为帝,大臣请奏立甄氏为皇后,曹丕发布策后的诏书,甄氏却上表说:“我听说先前朝代之所以兴旺,能够使国祚延绵,没有不是因为后妃的原因,因此一定要对其人选慎重选择,以兴内宫的教化。陛下初登皇位,实在应该选择贤良淑德的人统理后宫。妾自省愚陋,不能够担此重任,又加上已经生病很久,敢守微志。”立后的玺书下了三次,甄氏辞让了三次,言辞十分恳切。当时正值盛暑,皇帝希望等到秋凉时再迎后。后来甄氏病重,六月丁卯,在邺城去世。皇帝哀痛嗟叹不已,追赠皇后玺绶。[18]

然而,魏书的说法并不被历代史家所认同。裴松之在注解《三国志》时,认为魏书的编篡者们写史时使用春秋笔法掩盖真相。文帝不立甄氏为皇后,反而杀害她,《魏书》的编篡者及当权者如果认为这是大恶事,则应该隐去不写,如果认为这是小恶事,则不应该假为之辞,用虚假的语言粉饰太平到了这种地步,实在是之前史书中从没有见过的。推此而言,魏书中所称卞后和甄后的良善言行,都难以实论,陈寿将他们删落,是应当的。[19]

卢弼在《三国志集解》中写道:《资治通鉴》里说,丁卯,夫人甄氏卒。当初曹操攻入邺城,文帝见袁熙的妻子中山甄氏貌美而心悦于她,曹操便为文帝聘为妻,生有儿子曹叡。 等到文帝即位,安平郭贵嫔得宠,甄夫人留在邺城不得见,失意而有怨言。郭贵嫔谮于文帝,文帝大怒。六月丁卯,遣使赐死甄夫人。[20]胡三省说:等到明帝即位,郭太后因为忧惧而死。[21]可是,黄初二年甄氏被赐死时,曹叡已经十七岁了,难道能不知道他母亲死时的情况,还要等旁人说吗?[22]何焯又说:《魏略》《汉晋春秋》中记载,郭贵嫔进谮而导致曹丕赐死甄氏,曹叡继位后逼杀郭太后,但她死后依然受宗亲之礼,互相矛盾,因此陈寿才不取其说。可是陈寿没有考虑到明悼毛皇后被赐死后,她的家人同样被加官进爵,族人也还是根据礼法升迁了,并且赐给他们官职,因此曹氏之人的心思实在酷虐变诈,不能够想当然的按照常理推测。[23]卢弼又评论道:文帝为五官中郎将在建安十六年,平定邺城在建安九年,《资治通鉴》中所表述有误,是因为延续了《世说新语》的用词。[24]

《三国志集解》中论道,甄后之死,是由于郭贵嫔进谮于文帝,《三国志·文昭甄皇后》传中说“遣使赐死”,因此用“卒”,不用“崩”来描写。其他皇后去世都用“崩”,明悼毛皇后被赐死,也用“卒”,因此《魏书》的记载不可信。甄后的死因,史书中只说“后失意,有怨言”,但是参照前后情势,还有如下几个原因,仅以此佐证。[25]根据《世说新语》记载,曹操攻下邺城,想要召见甄氏,但是身边人都说曹丕已捷足先登,曹操有“今年破贼正为奴”这样的话,曹丕之后久不被立为太子,可能正是由于此。《郭后传》中说“文帝定为嗣,后有谋”,等到曹丕后来登上皇位,因为此事而迁怒于甄氏 ,宠幸郭贵嫔;另外,明帝死于三十六岁,关于怀疑他是袁氏遗留的骨肉并不是空穴来风,文帝杀掉母亲留下儿子,以此灭口。[26]《三国志》中注引《魏末传》文帝与曹叡关于子母鹿的对话,很值得玩味。[27]

总的来说,这件宫闱隐秘之事的真相隐藏在诸多谜团中难以窥破,魏朝开国之初居然容不下一个妇人,这其中牵扯的事情实在离奇不已,读史的人不能不推寻原因。[28]

身后之事[编辑]

黄初七年(226),甄氏的儿子魏明帝曹叡即位,追尊甄氏为文昭皇后。[29]

朝中掌管礼乐祭祀的官员奏请,于是明帝派司空王朗持节以三牲之礼到甄后陵墓祭祀,又专门为她修建寝庙。太和元年四月,明帝下诏在洛阳营建祖庙,施工中从地下挖出一块玉玺。此玉玺一寸九分见方,上面刻有“天子羡思慈亲”六个字。明帝持玺而动情,因而备下牲礼到宗庙祭告。此后明帝又多次梦见母亲,益发增加了对母亲的思念之情。于是对诸舅氏按亲疏排出顺序,分别予以任用,赏赐累计达到万两之巨,又擢升甄像为虎贲中郎将。[30]

太和元年(227)三月,曹叡以中山国魏昌县之安城乡一千户追封甄后的父亲甄逸,谥号安城乡敬侯,其孙甄像承袭爵位。

太和四年(230),甄后的母亲敬候夫人张氏病故,太常韩暨上奏说:天子不应当为外祖母服丧。尚书上奏说:“汉代没有为外祖父母制定的礼法。”尚书赵咨等启奏说:“吊唁敬候夫人,需要张帷幕在端门外左边。群臣如上朝一样站位,皇帝带黑介帻和进贤冠,哭十五声。”明帝又数次下诏询问大臣旧礼是怎样的,散骑常侍缪袭以东汉邓太后之母新野君以及光武帝刘秀的舅舅恭侯樊宏为例。明帝同意说:“应当依据周礼。”于是明帝披麻戴孝亲自参加了葬礼,朝中文武百官陪同致祭送葬。[31]同年十一月,明帝感到母亲甄后陵墓的地势过于低矮,便委派甄像以兼职太尉的身份,持皇帝节杖到邺城,祭告土神,改葬甄皇后于朝阳陵。甄像完成使命返朝后,升为散骑常侍。

青龙二年(234)春天,明帝下诏追谥甄后之兄甄俨为安城乡穆侯。夏天,东吴军队进犯扬州,明帝任命甄像为伏波将军,持旌节代他督师出征。战后,又再任命甄像为射声校尉。青龙三年(235)甄像去世,追赠卫将军,改封魏昌县,谥号为魏昌县贞侯。儿子甄畅继承其爵位。又封甄畅的弟弟甄温、甄韡、甄艳皆为列侯。[32]

景初元年(237)夏,朝中掌管礼乐祭祀的官员议定七座宗庙的排列顺序,分别祭祀列祖列宗。冬季,他们又奏请明帝说:现在皇上为文昭皇后修建了寝庙,这正如同周人所建的姜嫄神庙一般。但皇上却没有明确发布诏令,宣布文昭皇后的寝庙永远享受祭祀和保护,这样如果论起甄皇后的功绩和报答生母仁德,皇上您在历史上可是要留下遗憾的。后人不能完全体察到您的一片忠孝之心啊!臣等奏请皇上恩准,文昭皇后的寝庙应该世世代代享受祭祀,和祖宗神庙享受同等的待遇,并由朝廷颁布万世不毁的法令,以弘扬文昭皇后圣明贤德的遗风。”明帝完全赞同这项奏请,于是下诏,宣布文昭皇后的寝庙和另外七座宗庙享受同等祭祀礼仪,并将此规定铭刻于金鼎,藏之于金柜,以传示子孙后代。[33]

明帝对他的舅族格外怀念。甄畅此时年纪尚小,到景初末年(239),明帝便任命他为射声校尉,加散骑常侍官职,还特意为他修了一座豪华气派的大宅第。落成之日,明帝亲自前往验看,并传令在府第后园为母亲甄氏建起一座观庙,这个里巷取名为渭阳里,意在寄托对母亲的思念。“渭阳“出自《诗经·秦风》: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赠之?琼瑰玉佩。秦康公时为太子,赠送晋文公于渭之阳,念母之不见也,我见舅氏,如母存焉。[34]

正始四年(244)春正月,皇帝曹芳加元服,赏赐群臣。四月,立皇后甄氏,大赦天下。怀甄皇后,是文昭皇后哥哥甄俨的孙女。[35]

人物评价[编辑]

  • 刘良:“此女贵乃不可言。”(《三国志·魏书·后妃传》)
  • 武宣卞皇后:“此真孝妇也。”(《三国志·魏书·后妃传》)
  • 孔融:“融与太祖书曰,‘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三国志·魏书·孔融传》)
  • 王朗:“伏惟先后恭让著於幽微,至行显於不言,化流邦国,德侔二南,故能膺神灵嘉祥,为大魏世妃。虽夙年登遐,万载之后,永播融烈,后妃之功莫得而尚也。案谥法:‘圣闻周达曰昭。德明有功曰昭。容仪恭美曰昭。’昭者,光明之至,盛久而不昧者也。宜上尊谥曰文昭皇后。”(《三国志·魏书·后妃传》)
  • 鱼豢:“颜色非凡。”(《魏略》)“太祖闻其意,遂为迎取,擅室数岁。”(裴注佚句,载于《魏略辑本》,以及刘孝引《魏略》补注《世说新语》)
  • 陈寿:“魏后妃之家,虽云富贵,未有若衰汉乘非其据,宰割朝政者也。鉴往易轨,於斯为美。追观陈群之议,栈潜之论,适足以为百王之规典,垂宪范乎后叶矣。”(《三国志·魏书·后妃传》)
  • 王沈:“后之贤明以礼自持如此。”(《魏书》)
  • 刘义庆:“甄后惠而有色;姿貌绝伦。”(《世说新语》)
  • 《六帖》:“甄后,面白,泪双垂如玉箸。”
  • 房玄龄:“自曹刘内主,位以色登,甄、卫之家,荣非德举。”(《晋书》)
  • 文同:“素质静相依,清香暖更飞。 笑从风外歇,啼向雨中归。 江令歌琼树,甄妃梦玉衣。 画堂明月地,常此惜芳菲。”
  • 梅挚:“酒酣倚栏惜红晖,炳素徘徊萦不飞。 魏宫甄后昼方寝,彷佛有人持玉衣。 此邑古来无异政,室家疮痏何由庆。”
  • 穆修:“万金期胜赏,三月破秾芳。妒忌巫娥雨,摧残洛苑香。 怨啼甄后玉,寒出贵妃汤。掩敛无聊极,谁来替断肠。”(《雨中牡丹》)
  • 张宪:“白露下塘蒲,芙蓉秋露湿。不忍生离别,时抱蒹葭泣。”(《塘上行拟甄后》)
  • 邹祗谟:“瑰姿艳逸,着雾绡、云縠是何人。但见凌波微步,罗袜自生尘。 手托明珠翠羽,向芝田、蘅馆启朱唇。却含辞未吐,明眸转盼,暗识洛灵甄。 当日枕遗玉缕,令陈王、耿耿暗销魂。绣出神光离合,浮动素绫纹。 想挑鸾彩鸾期近,便绣凤绣虎才分。”
  • 屈大均:“九岁解持甄后笔,十三能读谢公书。怀中玉映尤娇小,异日张玄妹不如。”(《题张子册》)
  • 杨慎:“甄氏何物,一女竟致曹氏父子三人交争如此。”(《升庵集》)
  • 董以宁:“离合神光,有人分得陈思绣。流风回雪更惊鸿,髣髴还重觏。 手把镂金带枕,并明珠、洛川亲授。任人呼作,水上宓妃,宫中甄后。 记得当初,袁家新妇啼痕透。此身早是属君王,不被人僝僽。 愁到弃捐葱韭。也应同、燃箕泣豆。为他想遍,才下鸳针,何曾轻就。”(《烛影摇红·为王阮亭题余氏女子绣洛神图》)
  • 薛福成:“魏之文昭甄后,甄后以潜养袁氏之孤,致遭谮害,倦倦故夫,其心可原。”(《庸盒筆記》)
  • 蒲松龄:“始于袁,终于曹,而后注意于公干,仙人不应若是。”(《聊斋志异》)
  • 蔡东藩:“独于甄氏之再适曹丕,却未肯下一曲笔,可褒则褒,可贬则贬;古称妇人从一而终,夫死尚当守节,胡为袁熙未亡,甄氏即背夫改适耶?至若曹丕之霸占人妻,与曹操之妄纳子妇,皆为名教罪人,贬甄氏,正所以贬操丕也。人情孰不贪生而恶死,况属妇人?而迫命改醮者,实由操丕,操丕之不道可知矣。”“丕妻甄氏,容既绝世,妖艳绝伦,发尤美观,尝将万缕青丝,挽就云鬓,号灵蛇髻,光泽可鉴。”(《后汉演义》)
  • 卢弼:“盛称甄后在室之孝友,裴注所引各书亦具述后之贤明不妒,乃忽以怨言赐死,前后未免不相应。总之后之归帝,本不以正,其不获令终,固无足怪。宫省事秘,隐奥难窥,开国之初而不能容一妇人,事涉离奇,读史者不能不为之推寻也。”(《三国志集解》)“既知贤女未有不学,何学焉而不知从一而终之义乎?”“曹公屠邺,令疾召甄,左右白五官中郎将已将去,曹公有“今年破贼正为奴”之语。子桓之久不得立为太子,或亦以是之故;明帝之崩,时年卅六,袁胤曹嗣,深滋疑实,杀母留子,藉以灭口。”“窃谓承祚此文,实为曲笔,读史者逆推年月,证以甄夫人之赐死,魏明之久不得立为嗣,则元仲究为谁氏之子,可不言而喻矣。”
  • 史梦兰:“玉箸双垂湿绣巾,邺中不似故宫春。含情独绾灵蛇髻,珍重陈王赋洛神。”“为念慈亲宝玺彰,玉衣犹记旧时祥。列侯爵袭平原主,戚里加恩重渭阳。”(《全史宫词》)
  • 萧旷:“玉箸凝腮忆魏宫,朱弦一弄洗清风。明晨追赏应愁寂,沙渚烟销翠羽空。”(《与萧旷冥会诗(《甄后留别萧旷》)》)

軼聞典故[编辑]

魏氏春秋[编辑]

袁绍被打败之后,曹操的儿子曹丕私自纳甄氏为妻,孔融写信嘲笑曹操说:“武王伐纣,将妲己赏赐给周公。”曹操因为知道孔融学识渊博,以为是书中的典故,后来见到他,就询问这件事,孔融回答道:“用现在的事来看,自然就明白了!”[36]

世说新语[编辑]

魏文昭甄皇后贤惠而美貌,起先是袁熙的妻子,甚为得宠。曹公攻打进邺城后,便令人召见甄氏,左右的人都禀告说:“五官中郎将曹丕已经去了。”曹操说:“今年攻打邺城正是为了她。”[37]

甄后出拜[编辑]

曹丕为太子时,曾经请诸位文学椽(属官名)宴饮,宾客尽欢,曹丕命夫人甄氏出拜,坐中客人都低头伏在地上,唯有刘桢不拜,反而平视甄夫人,曹操听说了这件事,便惩罚了刘桢,减去他的死刑发配去做劳力磨石。蒙求中也有“甄后出拜,刘桢平视”的典故。[38]

宓妃留枕[编辑]

唐代李善注引《汉书音义》:宓妃,是伏羲的女儿,溺死于洛水中成为洛水之神。《昭明文选》说:魏东阿王曹植曾求娶甄氏为妃,曹操却将她许给曹丕。甄后被进谗而赐死后,曹丕将她的遗物玉带金镂枕送给曹植。曹植离京归国途经洛水,梦见甄后对他说:“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曹丕),今与君王。”(句中“宓妃”即洛神,代指甄后)说完,就消失不见了,遣人送来一颗宝珠,东阿王悲喜不能自胜。李商隐在《无题》中借此典故咏诗: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39]

灵蛇髻[编辑]

魏宫庭院中有一条绿色的蛇,嘴里不断吐出红珠,像梧子一样大,却从不伤人,每次想伤害这条蛇的时候它就会消失不见。只有每天甄后梳妆时,这条蛇才盘结成如同髻一般的形状出现于她面前,甄后觉得非常奇怪,因此效仿这条蛇盘结的形状梳髻,巧夺天工,所以甄后的发髻样式每天都翻新不同,这种发髻被叫做灵蛇髻,其他宫人纷纷效仿,却不得甄后一二分美丽。[40]

邺中妇人[编辑]

窦建德曾经发掘邺城中一座古墓,墓中没有别的物品,打开棺材后其中躺有一个妇人,颜色如同活人一样,姿容艳丽,年纪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穿的衣物也并非现世的形制,没过多久似乎有了气息,窦建德于是将妇人收入军中,三天之后醒来,说:“我是魏文帝的宫人,随甄皇后在邺城,死了之后葬在这里,命中应当再生,但是没有亲属可以申诉,于是在一直待在墓中,不知道如今的年月。”又说甄后被害的前因后果,都了了分明。窦建德非常宠爱她,后来窦建德被太宗所灭,太宗想要纳她,她辞说:“妾在黄壤中幽闭已经有三百年了,若是没有窦公,怎么能再重见天日,现在他死了,我也没法独活。”于是含恨而死,太宗为此感到伤心。[41]

家族成员[编辑]

父母
  • 父:甄逸,上蔡令;太和元年三月,追封安城乡敬侯;青龙四年,改魏昌侯。
  • 母:張氏:常山人;太和元年四月薨。
哥哥
  • 甄豫,早終
  • 甄儼,舉孝廉,大將軍掾、曲梁長;青龙二年春,追封安城乡穆侯;青龙四年,改魏昌侯;妻刘氏,青龙四年追封东乡君。
  • 甄堯,舉孝廉
姐姐
丈夫
兒子
女兒
亲属
  • 甄像,安城乡侯。任虎贲中郎将,迁散骑常侍,伏波将军,持节太尉,监军,又兼射声校尉。追赠卫将军,封魏昌县,谥贞侯。
  • 甄畅,射声校尉,加散骑常侍,袭爵魏昌侯。追赠车骑将军,谥恭侯。儿子甄绍袭爵。其余诸子皆封列侯
  • 甄温,甄艳,甄韡,皆为列侯。
  • 甄黄,列侯,与明帝爱女平原懿公主曹淑合葬。[42]
  • 甄德,明元皇后从弟,承甄氏姓,封平原侯,袭公主爵。甄德先后娶司马师司马昭女(即京兆长公主)为妻。魏咸熙初,任镇军大将军,封广安县公。入晋后,加特进,历任宗正、侍中、大鸿胪,死后赠中军大将军,谥恭公。
  • 甄毅,列侯,越骑校尉
  • 甄氏,邓哀王妃,曹操聘其为曹冲妻,冥婚合葬。[43]
  • 甄氏,齐王曹芳皇后。甄后之兄甄俨的孙女,葬怀清陵。其母封广乐乡君。

列侯为非宗室的异姓臣僚之最高封爵,皆领金印紫绶,有食邑,可领三十亩田地[44]。)

后代[编辑]

甄琛,父甄凝,州主簿。北魏世宗时任中散大夫、兼御史中尉,转通直散骑常侍[45]

个人作品[编辑]

塘上行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

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 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

莫以麻枲贱,弃捐菅与蒯? 出亦复何苦,入亦复何愁。

边地多悲风,树木何翛翛! 从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46]

甄氏著有诗歌《塘上行》一首,属《相和歌·清调曲》。以沉痛的笔触抒发了被弃的哀愁与悲痛,整部作品于阴云密布中透露出一种刻骨的悲伤之情。王叡在《炙毂子》中又说名《塘上辛苦行》[47]明代徐祯卿在《谈艺录》中感慨此诗云:“诗殊不能受瑕,工拙之间,相去无几,顿自绝殊。”这首《塘上行》堪称乐府诗歌的典范,最初编入南朝《玉台新咏》、唐《艺文类聚》等诗集,承传于后世,当代《中国历代才女诗歌鉴赏辞典》、《中国皇后全传》等著作,都录有此诗。

朝阳后陵[编辑]

文献记载[编辑]

文昭皇后甄氏在史书中即富有传奇色彩、美貌倾城,知书达理。三国时北有甄姬,南有二乔,可见三人在三国鼎立时人们心中的地位。太和四年十一月,其子明帝曹叡派甄氏的侄子甄像持节到甄氏墓前“昭告后土”,十二月迁葬朝阳陵, 掘地得玉玺,上刻“天子羡思慈亲”。此外,邺城还有祭祀甄氏的文昭庙。[48]

史料中还记载了一则有关朝阳陵的诡异盗墓事件。这则故事记载于《神异录》中,讲的是隋末起义军将领窦建德盗墓时遇到的一桩奇事。大业七年炀帝征兵讨伐高丽(今朝鲜),窦建德拒绝东征,遂率乡人起事。此事即《新唐书》中所述的“招亡兵及民无产者数百,使安祖率之,入高鸡为盗。”窦建德起事后,在没有资助、粮食的情况下,为了维持义军的日常开销,仿效曹操盗墓掘宝。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竟然盗到了曹操的儿子——魏文帝曹丕甄皇后的宫女墓。开棺后发现里面有一个栩栩如生的年轻女子,穿着的衣物和陪葬品都显示出这女子不是当今人。怪的是,窦建德将她带回军中调养了一番,三天后就能说话了,她自称是曹丕皇后的宫女,对于甄皇后生前的事都能问对自如,窦建德收做了房妾,对她十分宠爱。后来李世民听说了这件事,要收她做后宫妃子。她决不依从,表示是窦建德救了她的命,她才有了今天,这份再生之恩不能忘记。后来郁郁不乐,含恨而死,李世民听说后,为她可惜。

唐代《通典·州郡典·邺郡》记载,邺城建有魏武帝,魏文帝,文昭甄后三陵台。北魏,北齐都以邺城为国都。《晋史》说:“石勒与诸位将军商议,想要攻打邺城占领为国都,张宾进言说:‘三台险固,恐怕不好攻打。’于是石勒便进据襄国。[49]

据《临漳县志》注引《隶续》,北宋哲宗绍圣年间,邺城附近的农民在耕地时,发现了一件镌刻有“文昭皇后识坐版函”八字的文物。版函是古代一种用来盛放诗文或信件的木制盒子,这只版函应当是曹叡追尊其母,改葬时置于陵庙之中的随葬品。晚清时,嘉兴太守林衡的父亲任官时经过临漳,请人将函盖上的八个隶字临摹下来,遂传于世。[50]

甄妃墓[编辑]

现存甄妃墓位于河南与河北交界的灵芝村,从安阳沿平原路向行,到六寺向西拐入灵安路,穿过安阳县柏庄镇政府所在地辛店集,就是甄妃墓所在地灵芝村。甄妃墓原封土很大,上世纪大跃进时,平整土地,村民取土导致封土面积、高度不断减小,最终形成现在的模样,封土仅存高两米有余,墓室应为穹庐顶砖室,如今墓冢周围还散落很多碎砖,该墓在2009年进行过考古发掘。残余封土上有通向墓室地洞一,但此洞不到半米的深处即被掩埋堵死。封土坑后有清代所建房屋,为当地人祭奠甄妃所用,历史学者徐作生先生20年前曾到甄妃墓实地考察,看到墓前的蒿草长得比人还高,周围残瓦和石柱础遍地皆是,墓上封土已削去大半,露出一个大窟窿,里面残砖交错,砖上满是青苔。

但是如今情况已经大不相同。根据乾隆版《彰德府志》记载,魏武帝陵与甄皇后朝阳陵同在灵芝村,因此,随着与朝阳陵相距不过十公里的曹操高陵被发现,现朝阳陵已随之成为了当地一处小有名气的名胜古迹,灵芝村村民为其修缮整顿门楼。

不过,近来也有学者认为,灵芝村的甄妃墓位于漳河的中下游,地下水位偏高,而且容易受到洪涝灾害侵蚀,应该是“四年十一月,以后旧陵庳下,使像兼太尉,持节诣邺,昭告后土。”中提到的“初陵”。对于朝阳陵的确切位置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古发掘才能够定论。

創作作品中的甄氏[编辑]

甄氏在古代和現代的不少創作中均有出現,包括戲曲小說電視劇電腦遊戲等。部分是根據甄氏和曹植戀愛的傳說改編,亦有其他題材,這些作品中的甄氏都是絕世美女。

相關作品(部分):

文学作品[编辑]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甄氏生平与正史大体相当。初期嫁与袁绍次子袁熙,袁熙带兵出外征战,留下甄氏独身照顾婆婆,袁氏败亡后,曹操之子曹丕见其美艳动人,便纳为己有。[74]  黄初年间,魏文帝曹丕登基后,郭贵妃以巫蛊之术陷害甄氏。文帝曹丕大怒,将甄氏赐死。[51][52]

在志怪小说《聊斋志异》中,有《甄后》篇,甄氏死后登入仙籍,偶然犯了罪,于是下凡以身报答刘桢的后身刘仲堪。当年刘桢因为她而遭到惩罚。甄氏离开后,刘仲堪思念美人成疾,于是甄氏派当初铜雀台姬妾与他成亲。[53]

戲曲[编辑]

京剧 洛神》(梅兰芳 飾 甄氏)
越剧 曹植与甄洛》(单仰萍 飾 甄洛)
粵劇 洛神》(芳艷芬 飾 甄宓)
舞台劇 水月洛神》(唐诗逸 飾 甄宓)

歌仔戲[编辑]

歌仔戲 洛神》(司馬玉嬌 飾 甄宓)
歌仔戲 《金縷歌》(葉青 飾 甄宓)
電視歌仔戲 洛神》(馮寶寶 飾 甄宓)
歌仔戲 《燕歌行》(許秀年 飾 甄宓)

小說[编辑]

小說 洛神》(南宮搏著)
小說 洛神》(胡曉明胡曉輝著)
小說 洛神(美人吟)》(夏雪缘著)

影視劇[编辑]

年份 类型 影视作品 飾演演員
1966年 電影 洛神 方巧玉
1975年 電視劇 民間傳奇之洛神 苗金鳳
1982年 電影 銅雀王朝洛神傳 呂秀菱
1989年 電視劇 七世姻缘之洛神赋》 邱于庭
1994年 電視劇 三国演义 史兰芽
1999年 電視劇 曹操 戴云霞
2002年 電視劇 洛神 蔡少芬
2004年 電視劇 洛神 潘雨辰
2013年 電視劇 新洛神 李依晓
2017年 電視劇 军师联盟 张芷溪
2018年 電視劇 三國機密之潛龍在淵 汪小敏

遊戲[编辑]

電視遊戲 真·三國無雙》(稱為「甄姬」,繁體中文版稱為「甄宓」,住友優子配音)
電腦遊戲 三國志系列》(稱為「甄氏」)
街机遊戲 三國志大战》(稱為「甄皇后」[魏军]及「甄洛」[袁军→汉军])
桌上纸牌游戏 三国杀》(称为「甄姬」)
手机游戏 神魔之塔》(称为 [ 愁楚孤女-甄宓 ])
手机游戏 王者荣耀》(称为「甄姬」)

漫畫[编辑]

日本漫畫 蒼天航路》(稱為「甄姚」)
香港漫畫 火鳳燎原》(稱「甄宓」或「甄姬」)

參考資料[编辑]

注释[编辑]

  1. ^ 」字,音同福,拼音為fú,注音為ㄈㄨˊ。
  1. ^ 《三国志》:文昭甄皇后,中山无极人,明帝母,汉太保甄邯后也,世吏二千石。父逸,上蔡令。后三岁失父。建安中,袁绍为中子熙纳之。熙出为幽州,后留养姑。及冀州平,文帝纳后于邺,有宠,生明帝及东乡公主。延康元年正月,文帝即王位,六月,南征,后留邺。黄初元年十月,帝践阼。践阼之后,山阳公奉二女以嫔于魏,郭后、李、阴贵人并爱幸,后愈失意,有怨言。帝大怒,二年六月,遣使赐死,葬于邺。
  2. ^ 《三国志·后妃传》:文昭甄皇后,中山无极人,明帝母,汉太保甄邯后也,世吏二千石。父逸,上蔡令。 《魏书》:逸娶常山张氏,生三男五女:长男豫,早终;次俨,举孝廉,大将军掾、曲梁长;次尧,举孝廉;长女姜,次脱,次道,次荣,次即后。后以汉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生。 每寝寐,家中仿佛见如有人持玉衣覆其上者,常共怪之。逸薨,加号慕,内外益奇之。
  3. ^ 《魏书》:后相者刘良相后及诸子,良指后曰:“此女贵乃不可言。” 后自少至长,不好戏弄。年八岁,外有立骑马戏者,家人诸姊皆上阁观之,后独不行。诸姊怪问之,后答言:“此岂女人之所观邪?”年九岁,喜书,视字辄识,数用诸兄笔砚,兄谓后言:“汝当习女工。用书为学,当作女博士邪?”后答言:“闻古者贤女,未有不学前世成败,以为己诫。不知书,何由见之?”
  4. ^ 《魏书》:后三岁失父。后天下兵乱,加以饥馑,百姓皆卖金银珠玉宝物,时后家大有储谷,颇以买之。后年十馀岁,白母曰:“今世乱而多买宝物,匹夫无罪,怀璧为罪。又左右皆饥乏,不如以谷振给亲族邻里,广为恩惠也。”举家称善,即从后言。
  5. ^ 《魏略》:后年十四,丧中兄俨,悲哀过制,事寡嫂谦敬,事处其劳,拊养俨子,慈爱甚笃。后母性严,待诸妇有常,后数谏母:“兄不幸早终,嫂年少守节,顾留一子,以大义言之,待之当如妇,爱之宜如女。”母感后言流涕,便令后与嫂共止,寝息坐起常相随,恩爱益密。
  6. ^ 《魏略》:熙出在幽州,后留侍姑。
  7. ^ 《世说新语》:太祖下邺,文帝先入袁尚府,有妇人被发垢面,垂涕立绍妻刘后,文帝问之,刘答“是熙妻”,顾閴发髻,以巾拭面,姿貌绝伦。既过,刘谓后“不忧死矣”!遂见纳,有宠。
  8. ^ 《魏略》:及邺城破,绍妻及后共坐皇堂上。文帝入绍舍,见绍妻及后,后怖,以头伏姑膝上,绍妻两手自搏。文帝谓曰:“刘夫人云何如此?令新妇举头!”姑乃捧后令仰,文帝就视,见其颜色非凡,称叹之。 《资治通鉴》:太祖之入邺也,帝为五官中郎将,见袁熙妻中山甄氏美而悦之,太祖为之聘焉,生子叡。
  9. ^ 太祖闻其意,遂为迎取,擅室数岁。(裴注佚句,载于《魏略辑本》,以及刘孝引《魏略》补注《世说新语》)
  10. ^ 《魏书》:后宠愈隆而弥自挹损,后宫有宠者劝勉之,其无宠者慰诲之,每因闲宴,常劝帝,言“昔黄帝子孙蕃育,盖由妾媵众多,乃获斯祚耳。所愿广求淑媛,以丰继嗣。”帝心嘉焉。其后帝欲遣任氏,后请于帝曰:“任既乡党名族,德、色,妾等不及也,如何遣之?”帝曰:“任性狷急不婉顺,前后忿吾非一,是以遣之耳。”后流涕固请曰:“妾受敬遇之恩,众人所知,必谓任之出,是妾之由。上惧有见私之讥,下受专宠之罪,愿重留意!”帝不听,遂出之。
  11. ^ 《三国会要》:邓哀王冲,年十三,太祖爱之,赠骑都尉,为聘甄氏亡女与合葬,命据子琮为后,追封谥。 《陔馀丛考·卷四十六·冥婚》:《周礼》云,地官有嫁殇之禁。注谓生时非夫妇,死而葬相从者。曹操幼子仓舒卒,掾邴原有女蚤亡,操欲求与仓舒合葬,原辞曰:“嫁殇,非礼也。”然终聘甄氏亡女与合葬。魏明帝幼女淑卒,取甄后从孙黄与之合葬,追封黄为列侯,为之置后袭爵。陈群谏曰:“八岁下殇,礼所不备。”
  12. ^ 《魏书》:十六年七月,太祖征关中,武宣皇后从,留孟津,帝居守邺。时武宣皇后体小不安,后不得定省,忧怖,昼夜泣涕;左右骤以差问告,后犹不信,曰:“夫人在家,故疾每动,辄历时,今疾便差,何速也?此欲慰我意耳!”忧愈甚。后得武宣皇后还书,说疾已平复,后乃欢悦。
  13. ^ 《魏书》:十七年正月,大军还邺,后朝武宣皇后,望幄座悲喜,感动左右。武宣皇后见后如此,亦泣,且谓之曰:“新妇谓吾前病如昔时困邪?吾时小小耳,十余日即差,不当视我颜色乎!”嗟叹曰:“此真孝妇也。”
  14. ^ 《魏书》:二十一年,太祖东征,武宣皇后、文帝及明帝、东乡公主皆从,时后以病留邺。二十二年九月,大军还,武宣皇后左右侍御见后颜色丰盈,怪问之曰:“后与二子别久,下流之情,不可为念,而后颜色更盛,何也?”后笑答之曰:“〔叡〕等自随夫人,我当何忧!”后之贤明以礼自持如此。
  15. ^ 《三国志·明帝纪》:年十五,封武德侯。曹丕特任命时任侍中的大儒郑称担任武德侯师傅,作《以郑称为武德傅令》,曹丕令曰:龙渊、太阿出昆吾之金,和氏之璧由井里之田;砻之以砥砺,错之以他山,故能致连城之价,为命世之宝。学亦人之砥砺也。称笃学大儒,勉以经学辅侯,宜旦夕入侍,曜明其志。
  16. ^ 《三国志》:延康元年正月,文帝即王位,六月,南征,后留邺。黄初元年十月,帝践阼。践阼之后,山阳公奉二女以嫔于魏,郭后、李、阴贵人并爱幸,后愈失意,有怨言。帝大怒,二年六月,遣使赐死,葬于邺。
  17. ^ 《三国志·方技传》:文帝问宣曰:“吾梦殿屋两瓦堕地,化为双鸳鸯,此何谓也?”宣对曰:“後宫当有暴死者。”帝曰:“吾诈卿耳!”宣对曰:“夫梦者意耳,苟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毕,而黄门令奏宫人相杀。无几,帝复问曰:“我昨夜梦青气自地属天。”宣对曰:“天下当有贵女子冤死。”是时,帝已遣使赐甄后玺书,闻宣言而悔之,遣人追使者不及。
  18. ^ 《魏书》:帝践祚,有司奏建长秋宫,帝玺书迎后,诣行在所,后上表曰:“妾闻先代之兴,所以飨国久长,垂祚后嗣,无不由后妃焉。故必审选其人,以兴内教。令践阼之初,诚宜登进贤淑,统理六宫。妾自省愚陋,不任粢盛之事,加以寝疾,敢守微志。”玺书三至而后三让,言甚恳切。时盛暑,帝欲须秋凉乃更迎后。会后疾遂笃,夏六月丁卯,崩于邺。帝哀痛咨嗟,策赠皇后玺绶。
  19. ^ 《裴注三国志》:臣松之以为春秋之义,内大恶讳,小恶不书。文帝之不立甄氏,及加杀害,事有明审。魏史若以为大恶邪,则宜隐而不言,若谓为小恶邪,则不应假为之辞,而崇饰虚文乃至于是,异乎所闻于旧史。推此而言,其称卞、甄诸后言行之善,皆难以实论。陈氏删落,良有以也。
  20. ^ 《资治通鉴》:及即皇帝位,安平郭贵嫔有宠,甄夫人留邺不得见。失意,有怨言。郭贵嫔谮之,帝大怒。六月,丁卯,遣使赐夫人死。
  21. ^ 《三国志集解》:胡三省曰:为明帝立,郭太后以忧崩张本。
  22. ^ 《三国志集解》:甄后死于黄初二年,明帝年已十七矣,岂不知其死状,尚待李夫人之陈说乎?
  23. ^ 《三国志集解》:何焯曰:按郭太后没,其宗亲恩礼无改,故陈氏不取其说。然毛后赐死,会犹迁官,曹氏之酷虐变诈,难以常理推也。
  24. ^ 《三国志集解》:弼按,文帝为五官中郎将在建安十六年,平邺在建安九年,《通鉴》言“太祖入邺,文帝为五官中郎将”,误也。盖延《世说新语》之误。
  25. ^ 《三国志集解》:惟甄后之卒,本传言“遣使赐死”,故书“卒”,不书“崩”。他后皆书“崩”,毛后赐死,亦书“卒”。 其致死之由,史言“后失意,有怨言”,然参合前後情势,尚有数因,列举如下,以资佐证。
  26. ^ 《三国志集解》:曹公屠邺,令疾召甄,左右白五官中郎将已将去,曹公有“今年破贼正为奴”之语。子桓之久不得立为太子,或亦以是之故。《郭后传》言“文帝为嗣,郭后有谋,大位既践,迁怒于甄”,其因一也。甄后初纳,年方少艾,逮至黄初,色衰齿长。《郭后传》言“甄后之死,由郭后之宠”,其因二也。 弼按:侯氏谓周方叔误分延康元年、黄初元年为二年,其说诚是。惟诸家皆拘泥“延康元年,年十五,封武德侯”之文,遂疑志文前後参差。按《文纪》黄初元年以前,多追述往事,不尽为延康元年之事,魏明封武德侯,当在延康以前。按《常林传》注引《魏略》云“吉茂转为武德侯庶子。二十三年,坐其宗人吉本等起事,被收。会钟相国证茂、本服第已绝,故得不坐”,是吉茂之为武德侯庶子为建安二十三年事,魏明之封武德侯亦当在此时。若此事与志文年十五封侯相合,则景初三年年三十六,亦不误矣。窃谓承祚此文,实为曲笔,读史者逆推年月,证以甄夫人之赐死,魏明之久不得立为嗣,则元仲究为谁氏之子,可不言而喻矣。 明帝之崩,时年卅六,袁胤曹嗣,深滋疑实,杀母留子,藉以灭口,其因三也。《明纪》注引《魏末传》文帝射杀鹿母,问对之语,可玩味也。
  27. ^ 《魏末传》:帝常从文帝猎,见子母鹿。文帝射杀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从,曰:“陛下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因涕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树立之意定。
  28. ^ 《三国志集解》:宫省事秘,隐奥难窥,开国之初而不能容一妇人,事涉离奇,读史者不能不为之推寻也。
  29. ^ 《魏书》:及明帝继位,魏书载三公奏曰:“盖孝敬之道,笃乎其亲,乃四海所以承化,天地所以明察,是谓生则致其养,殁则光其灵,诵述以尽其美,宣扬以显其名者也。今陛下以圣懿之德,绍承洪业,至孝烝烝,通於神明,遭罹殷忧,每劳谦让。先帝迁神山陵,大礼既备,至於先后,未有显谥。伏惟先后恭让著於幽微,至行显於不言,化流邦国,德侔二南,故能膺神灵嘉祥,为大魏世妃。虽夙年登遐,万载之后,永播融烈,后妃之功莫得而尚也。案谥法:‘圣闻周达曰昭。德明有功曰昭。’昭者,光明之至,盛久而不昧者也。宜上尊谥曰文昭皇后。”是月,三公又奏曰:“自古周人始祖后稷,又特立庙以祀姜嫄。今文昭皇后之於万嗣,圣德至化,岂有量哉!夫以皇家世(祀)之尊,而克让允恭,固推盛位,神灵迁化,而无寝庙以承享(礼),非所以报显德,昭孝敬也。稽之古制,宜依周礼,先妣别立寝庙。”并奏可之。
  30. ^ 《三国志》:明帝即位,有司奏请追谥,使司空王朗持节奉策以太牢告祠于陵,又别立寝庙。太和元年三月,以中山魏昌之安城乡户千,追封逸,谥曰敬侯;适孙像袭爵。四月,初营宗庙,掘地得玉玺,方一寸九分,其文曰“天子羡思慈亲”,明帝为之改容,以太牢告庙。又尝梦见后,于是差次舅氏亲疏高下,叙用各有差,赏赐累钜万;以像为虎贲中郎将。
  31. ^ 《通典·礼典》:魏太和六年四月,明帝有外祖母安成乡敬侯夫人之丧。即甄后母也。太常韩暨奏:“天子降周,为外祖母无服。”尚书奏:“汉旧事亡阙,无外祖制仪。三代异礼,可临毕,御还寝,明日反吉便膳。”尚书赵咨等奏:“哭敬侯夫人,张帷幕端门外之左。群臣位如朝。皇帝黑介帻,进贤冠,皂服。十五举声则罢。”诏问汉旧云何?散骑常侍缪袭奏:“后汉邓太后新野君薨时,安帝服缌,百官素服。安帝继和帝后,邓太后母即为外祖母也。但太后临朝,安帝自藩见援立故也。又按,后汉寿张恭侯樊宏以光禄大夫薨,宏即光武之舅也,亲临丧葬。准前代,宜尚书、侍中以下吊祭送葬。”博士乐详议:“周礼,王吊,弁绖,锡缞。礼有损益,今进贤冠,练单衣。”又诏:“当依周礼,无事更造。”蜀谯周云:“天子、诸侯为外祖父小功,诸侯嫡子为母、妻及外祖父母、妻父母,皆如国人。旧说外祖父母,母族之正统;妻之父母,亦妻族之正统也。母、妻与己尊同,母、妻所不敢降,亦不降。” 《三国志》:是月,后母薨,帝制缌服临丧,百僚陪位。四年十一月,以后旧陵庳下,使像兼太尉,持节诣邺,昭告后土,十二月,改葬朝阳陵。像还,迁散骑常侍。
  32. ^ 《三国志》:青龙二年春,追谥后兄俨曰安城乡穆侯。夏,吴贼寇扬州,以像为伏波将军,持节监诸将东征,还,复为射声校尉。三年薨,追赠卫将军,改封魏昌县,谥曰贞侯;子畅嗣。又封畅弟温、韡、艳皆为列侯。四年,改逸、俨本封皆曰魏昌侯,谥因故。封俨世妇刘为东乡君,又追封逸世妇张为安喜君。
  33. ^ 《三国志》:景初元年夏,有司议定七庙。冬,又奏曰:“盖帝王之兴,既有受命之君,又有圣妃协于神灵,然后克昌厥世,以成王业焉。昔高辛氏卜其四妃之子皆有天下,而帝挚、陶唐、商、周代兴。周人上推后稷,以配皇天,追述王初,本之姜嫄,特立宫庙,世世享尝,周礼所谓‘奏夷则,歌中吕,舞大濩,以享先妣’者也。诗人颂之曰:‘厥初生民,时维姜嫄。’言王化之本,生民所由。又曰:‘閟宫有侐,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诗、礼所称姬宗之盛,其美如此。大魏期运,继于有虞,然崇弘帝道,三世弥隆,庙祧之数,实与周同。今武宣皇后、文德皇后各配无穷之祚,至於文昭皇后膺天灵符,诞育明圣,功济生民,德盈宇宙,开诸后嗣,乃道化之所兴也。寝庙特祀,亦姜嫄之閟宫也,而未著不毁之制,惧论功报德之义,万世或阙焉,非所以昭孝示后世也。文昭庙宜世世享祀奏乐,与祖庙同,永著不毁之典,以播圣善之风。”於是与七庙议并勒金策,藏之金匮。
  34. ^ 《三国志》:帝思念舅氏不已。畅尚幼,景初末,以畅为射声校尉,加散骑常侍,又特为起大第,车驾亲自临之。又於其后园为像母起观庙,名其里曰渭阳里,以追思母氏也。嘉平三年正月,畅薨,追赠车骑将军,谥曰恭侯;子绍嗣。
  35. ^ 《三国志·三少帝纪》:四年春正月,帝加元服,赐群臣各有差。夏四月乙卯,立皇后甄氏,大赦。
  36. ^ 《魏氏春秋》:袁绍之败也,而操子丕私纳甄氏。融与太祖书曰:“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太祖以融学博,谓书传所纪。后见,问之,对曰:“以今度之,想其当然耳!”
  37. ^ 《世说新语》:魏甄后惠而有色,先为袁熙妻,甚获宠。曹公之屠邺也,令疾召甄,左右白:“五官中郎已将去。”公曰:“今年破贼正为奴。
  38. ^ 《文士传》:刘桢,字公干,少有才辩。常豫魏文帝座,见甄后不伏,武帝尝怒,配上方。武帝辇至上方,观作署,桢故匡坐正色,磨石不仰。武帝问曰:"石何如?"桢因得喻己自理,跪对曰:"石出自荆山玄岩之巅,外有五色之章,内有含和之珍,摩之不加莹,雕之不增美,禀气坚贞,受兹自然。顾其理枉屈纡绕,犹不得中。"武帝顾左右大笑,即日还宫,赦桢,复署吏。 《三国志·刘桢传》其后太子尝请诸文学,酒酣坐欢,命夫人甄氏出拜。坐中众人咸伏;而桢独平视。太祖闻之,乃收桢,减死输作。 《蒙求》:甄后出拜,刘桢平视。
  39. ^ 《昭明文选》卷十九 唐代李善注记曰:魏东阿王,汉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与五官中郎将,植殊不平,昼思夜想,废寝与食。黄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镂金带枕,植见之,不觉泣。时已为郭后(郭女王)谗死。帝意亦寻悟,因令太子留宴饮,仍以枕赉植。植还,度轘辕,少许时,将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见女来,自云:我本讬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今与君王。遂用荐枕席,懽情交集,岂常辞能具。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发,羞将此形貌重睹君王尔。言讫,遂不复见所在。遣人献珠於王,王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胜。
  40. ^ 《采兰杂记》:甄后既入魏宫,宫庭有一绿蛇,口中恒吐赤珠,若梧子大,不伤人,人欲害之。则不见矣。每日后梳妆,则盘结一髻形于后前,后异之,因效而为髻,巧夺天工,故后髻每日不同,号为灵蛇髻,宫人拟之,十不得一二也。视蛇之盘形而得到启发,因而仿之为髻。
  41. ^ 《太平广记·邺中妇人》:窦建德,常发邺中一墓,无他物。开棺,见妇人,颜色如生,姿容绝丽,可年二十余。衣物形制,非近世者。候之,似有气息。乃收还军养之,三日而生,能言。云:“我魏文帝宫人,随甄皇后在邺,死葬于此。命当更生,而我无家属可以申诉,遂至幽隔。不知今乃何时也。”说甄后见害,了了分明。建德甚宠爱之。其后建德为太宗所灭,帝将纳之。乃具以事白,且辞曰:“妾幽闭黄壤,已三百年,非窦公何以得见今日,死乃妾之分也。”遂饮恨而卒,帝甚伤之。
  42. ^ 《三国会要》:明帝女平原懿公主。(名淑。追封,谥懿,为立庙。取甄后亡从孙黄与合葬,追封黄列侯,以夫人郭氏从弟惠为后,承甄氏姓,封为平原侯,袭公主爵。)
  43. ^ 《曹苍舒诔》:惟建安十有五,年五月甲戍,童子曹苍舒卒,呜呼哀哉。乃作诔曰: 於惟淑弟,懿矣纯良。诞丰令质,荷天之光。既哲且仁,爰柔克刚。彼德之容,兹义肇行。猗欤公子,终然允臧。宜逢介祉,以永无疆。如何昊天,雕斯俊英?呜呼哀哉!惟人之生,忽若朝露。促促百年,亹亹行暮。矧尔既夭,十三而卒。何辜于天,景命不遂?兼悲增伤,侘傺失气。永思长怀,哀尔罔极。贻尔良妃,襚尔嘉服。越以乙酉,宅彼城隅。增丘峨峨,寝庙渠渠。姻媾云会,充路盈衢。悠悠群司,岌岌其车。倾都荡邑,爰迄尔居。魂而有灵,庶可以娱。呜呼哀哉!
  44. ^ 曹操《奏定制度》:“三公列侯,门施内外塾,方三十亩。”
  45. ^ 《魏书·列传》:甄琛,字思伯,中山毋极人,汉太保甄邯后也。父凝,州主簿。琛少敏悟,闺 门之内,兄弟戏狎,不以礼法自居。颇学经史,称有刀笔,而形貌短陋,鲜风仪。 举秀才。入都积岁,颇以弈棋弃日,至乃通夜不止。手下苍头常令秉烛,或时睡顿, 大加其杖,如此非一。奴后不胜楚痛,乃白琛曰:“郎君辞父母,仕宦京师。若为读书执烛,奴不敢辞罪,乃以围棋,日夜不息,岂是向京之意?而赐加杖罚,不亦 非理!”琛惕然惭感,遂从许叡、李彪假书研习,闻见益优。 太和初,拜中书博士,迁谏议大夫,时有所陈,亦为高祖知赏。转通直散骑侍 郎,出为本州征北府长史,后为本州阳平王颐卫军府长史。世宗践祚,以琛为中散 大夫、兼御史中尉,转通直散骑常侍,仍兼中尉。
  46. ^ 《玉台新咏》;《艺文类聚》: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 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莫以麻枲贱,弃捐菅与蒯? 出亦复何苦,入亦复何愁。边地多悲风,树木何翛翛! 从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
  47. ^ 《三国志补注》:王叡《炙毂子》曰塘上行,一曰塘上辛苦行,魏文甄后作。
  48. ^ 《旧唐书》:《古今礼要》云:“旧典,周立姜嫄别庙,四时祭荐,及禘祫于 七庙,皆祭。惟不入太祖庙为别配。魏文思甄后,明帝母,庙及寝依姜嫄之庙,四 时及禘皆与诸庙同。”此旧礼明文,得以为证。今以别庙太后禘祫于太庙,四不可 也。所以置别庙太后,以孝明不可与懿安并祔宪宗之室,今禘享乃处懿安于舅姑之 上,此五不可也。
  49. ^ 《通典·州郡典·邺郡》:邺後汉末,冀州刺史尝理於此。有魏武帝、文帝、甄后等三陵台。东魏、北齐皆都於此。後周置相州,後徙相州於安阳,山漳水在县西。晋史曰:“石勒诸将佐,议欲都於邺,将攻三台。张宾进曰:‘三台险固,攻守未可卒下。’於是进据襄国。”
  50. ^ 《三国志补注》:宜上尊谥曰文昭皇后,宜依周礼先妣别立寝庙,隶续曰甄皇后识坐板函上刻“文昭皇后识坐板函”八字,绍圣丙子年邺民耕地得一绿石匣广八寸有半长倍之厚三只一鹿顶笏头葢其上有此八字魏文帝甄后神座前之物也。
  51. ^ 第三十三回 曹丕乘乱纳甄氏 郭嘉遗计定辽东. [2018/03/03]. 
  52. ^ 第八十回 曹丕废帝篡炎刘 汉王正位续大统. [2018/03/03]. 
  53. ^ 《聊斋志异·甄后》 。 洛城刘仲堪,少钝而淫于典籍。恒杜门攻苦,不与世通。一日方读,忽闻异香满室,少间佩声甚繁。惊顾之,有美人入,簪珥光采,从者皆宫妆。刘惊伏地下,美人扶之曰:“子何前倨而后恭也?”刘益惶恐,曰:“何处天仙,未曾拜识。前此几时有侮?”美人笑曰:“相别几何,遂尔懜懜!危坐磨砖者非子耶?”乃展锦荐,设瑶浆,捉坐对饮,与论古今事,博洽非常。刘茫茫不知所对。美人曰:“我止赴瑶池一回宴耳,子历几生,聪明顿尽矣!”遂命侍者,以汤沃水晶膏进之。刘受饮讫,忽觉心神澄彻。既而曛黑,从者尽去,息烛解襦,曲尽欢好。 未曙,诸姬已复集。美人起,妆容如故,鬓发修整,不再理也。刘依依苦诘姓字,答曰:“告郎不妨,恐益君疑耳。妾,甄氏;君,公干后身。当日以妾故罹罪,心实不忍,今日之会,亦聊以报情痴也。”问:“魏文安在?”曰:“妾偶从游嬉富贵者数载,过即不复置念。彼曩以阿瞒故,久滞幽冥,今未闻知。反是陈思为帝典籍,时一见之。”旋见龙舆止于庭中,乃以玉脂合赠刘,作别登车,云推而去。 刘自是文思大进。然追念美人,凝思若痴,历数月渐近羸殆。母不知其故,忧之。家一老妪,忽谓刘曰:“郎君意颇有思否?”刘以言隐中情告之,妪曰:“郎试作尺一书,我能邮致之。”刘惊喜曰:“子有异术,向日昧于物色。果能之,不敢忘也。”乃折柬为函,付妪便去。半夜而返曰:“幸不误事。初至门,门者以我为妖,欲加缚絷。我遂出郎君书,乃将去。少顷唤入,夫人亦欷歔,自言不能复会。便欲裁答。我言:‘郎君羸惫,非一字所能瘳。’夫人沉思久,乃释笔云:‘烦先报刘郎,当即送一佳妇去。’濒行,又嘱:‘适所言乃百年计,但无泄,便可永久矣。’”刘喜,伺之。 明日,果一老姥率女郎诣母所,容色绝世,自言:“陈氏;女其所出,名司香,愿求作妇。”母爱之,议聘,更不索资,坐待成礼而去。惟刘心知其异,阴问女:“系夫人何人?”答云:“妾铜雀故妓也。”刘疑为鬼,女曰:“非也。妾与夫人俱隶仙籍,偶以罪过谪人间。夫人已复旧位;妾谪限未满,夫人请之天曹,暂使给役,去留皆在夫人。故得长侍床箦耳。”一日,有瞽媪牵黄犬丐食其家,拍板俚歌。女出窥,立未定,犬断索咋女,女骇走,罗衿断。刘急以杖击犬。犬犹怒,龁断幅,顷刻碎如麻,嚼吞之。瞽媪捉领毛,缚以去。刘入视女,惊颜未定,曰:“卿仙人,何乃畏犬?”女曰:“君自不知,犬乃老瞒所化,盖怒妾不守分香戒也。”刘欲买犬杖毙,女不可,曰:“上帝所罚,何得擅诛?” 居二年,见者皆惊其艳,而审所从来,殊恍惚,于是共疑为妖。母诘刘,刘亦微道其异。母大惧,戒使绝之,刘不听。母阴觅术士来,作法于庭。方规地为坛,女惨然曰:“本期白首,今老母见疑,分义绝矣。要我去亦复非难,但恐非禁咒可遣耳!”乃束薪爇火,抛阶下。瞬息烟蔽房屋,对面相失。忽有声震如雷,已而烟灭,见术士七窍流血死矣。入室,女已渺。呼妪问之,妪亦不知所去。刘始告母:“妪盖狐也。”异史氏曰:“始于袁,终于曹,而后注意于公干,仙人不应若是。然平心而论:奸瞒之篡子,何必有贞妇哉?犬睹故妓,应大悟分香卖履之痴,固犹然妒之耶?呜呼!奸雄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