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曹沖
鄧哀王
國家 東漢曹魏
姓名 曹沖
倉舒
出生 建安元年 (196年)
逝世 建安十三年 (208年)
諡號 鄧哀侯 (黄初二年追贈)
鄧哀公
鄧哀王 (太和五年追贈)

曹沖(196年-208年),字倉舒中國东漢三國時代人物,曹操之庶子,由環夫人所生,有神童之名声,但因病早卒。

生平[编辑]

曹沖生性温厚,通情达理。当时魏国由于经常发生战争,所以采用严刑峻法来约束人民。一次曹操的馬鞍在仓库被老鼠咬了,守卫仓库的官吏们认为这下必被處死無疑,商议着要把自己绑了去自首,曹沖知道了这件事,就让他们先等几天。曹沖拿刀弄破自己的衣服,看起来像是被老鼠咬破的,又假装很失意,脸上显现出发愁的样子,告訴曹操说:「世俗的人认为衣服被老鼠咬破,对衣服的主人不吉利,现在我的衣服也被咬了,所以发愁。」曹操说:「这是胡说,有甚麼好担心的呢?」不久曹操听说了马鞍被咬的事,就笑着说:「我兒子的絲帛衣服就放在身边都被老鼠咬了,何况是挂在柱子上的马鞍呢?」于是没有追究这件事。还有很多犯下罪过的人,按照刑法应该被处死,都依靠曹沖的辩解得到了宽大处理。曹操把这些事情对大臣们说,表示有意讓曹沖繼承大業[1]

曹沖秤象[编辑]

曹沖自小生性聰慧,五、六岁的时候,智力就和成人相仿。孙权曾送给曹操一头大象,曹操想知道大象的重量,问遍了手下的人,都想不出秤象之法,因为没有那么大的。曹冲想出一法:把大象放进船裡,记录水位到达船舷的位置;牵出大象,将石块往船上装,直到水位到达先前记录的位置;然后分批秤出石块的重量,並叠加得出总重量。这总重量即等于大象的重量。曹操非常高兴,按照他说的方法秤出了大象的重量[2]

争议[编辑]

何焯认为孙权建安十五年(210年)才派步骘出任交州刺史,士燮兄弟等人奉承东吴,只有在此之后才能获得亚洲象,但曹冲早已在建安十三年(208年)之前死去,所以曹冲秤象之事不真,而置船刻水的称量方法可能早已有之。[3]邵晋涵则指出《符子》中就记载了燕昭王命令水官用类似的方法称量大猪[4]

陈寅恪认为曹冲称象的故事出于印度佛典,他指出地处中原的曹魏境内无象,所以不得不与孙权进献之事混为一谈,这是比较民俗文学的通例;而称象的故事多见于汉译佛典,如北魏吉迦夜共昙所译佛经《杂宝藏经·卷一·弃老国缘》中就有类似的故事,虽然《杂宝藏经》为北魏时所译,比西晋初年成书的《三国志》要晚,但《杂宝藏经》中所的很多内容见于汉译佛经之中,这个称象的故事可能也是取材于早译出的佛经,或者是佛经虽然翻译完成,但书籍已经亡佚,无法考证,又或者是佛经没有被翻译,但是故事靠着口述流传到中国,被附会为曹冲的经历[5]季羡林也认为曹冲称象的故事源自印度佛经《杂宝藏经》,“它也许在后汉时代就从口头上流传到中国来了”[6]

不过这一质疑主要依据是清代、近代较片面的自然地理、生物学常识,就直接质疑成书与事件相距仅几十年的《三国志》正文的记载。现代历史地理学、生物学研究并不支持陈寅恪等人的这一理论。历史地理学者曾经总结过大量正史中出现野象的记载,南北朝时今安徽湖南江苏,直至北宋时今湖北等地都出现过野象闯入被猎杀的记载。[7]现代自然科学研究则说明亚洲象在前200年至580年的活动北界在秦岭淮河一带,580年至1050年间的北界仍在杭州湾钱塘江,即使晚到1450年其活动北界仍可以包括福建省内的武夷山[8]孙权200年接掌江东时就被朝廷封为会稽太守,东汉会稽郡辖境南括今天福建省三明市漳州市龙岩市南平市等地区,[9]远在亚洲象活动北界(秦岭淮河)以南。

吴金华指出《艺文类聚》卷九十五引《江表传[10]也记载了曹冲称象的故事,其记载中有“邓王冲尚幼”,与本传“生五六岁”契合,可知此事发生于建安五年至建安六年之间,当时孙权刚开始统治,献象求好是符合情理的,何焯所认为的巨象一定来自交州、必须是士燮奉承后才可获得巨象的观点未必可靠[11]彭华也指出陈寅恪的论点大有问题,按照历史地理学的研究表明大致在刘宋之前,长江以北尚有野象栖居,之后才限于江南,三国时期的吴国境内有象且由孙权进献给曹魏是完全有可能的。彭华还指出曹冲称象的方法可能在古代早已有了,邵晋涵所引用《符子》的内容见于《初学记》和《太平御览》,细节虽不可深究,但也不可轻率否认,因为故事非常符合燕昭王“好神仙”的特点;故事合乎燕昭王时期燕国强大国势的背景;成书于东周时期的《考工记·轮人》已经反映在当时已经知道运用浮力检测木材的质量是否均匀,那么称象的故事与中国的科技史相吻合;《符子》的作者符朗东晋人,早于《杂宝藏经》的译者吉迦夜共昙。综合来说称象的故事确实有可能发生于战国时期的燕国,或者说《符子》的内容有所依照,并非事出无因[12]

病逝[编辑]

建安十三年,曹沖病重不治,去世时虚岁仅十三岁。曹操十分難過,曹丕寬慰曹操,曹操道:「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大幸也」。曹操欲求合葬於司空掾邴原亡女,邴原以「嫁殤非禮」拒絕,後與甄氏亡女合葬,追贈騎都尉印綬,黃初二年追贈諡「鄧哀侯」,後於同年八月丙午日(9月12日[13])追加號為「公」[14],最后追加为“邓哀王”。

生卒年[编辑]

學者普遍遵從《三國志》本傳記載,認為曹沖卒於建安十三年,即208年。然據清人丁晏《曹集銓評》增輯的〈倉舒誄〉序文:「建安十二年五月甲戌,童子曹倉舒卒,乃作誄曰」,「建安十二年」為207年,「五月甲戌」為漢曆五月十四日,即儒略曆6月23日。誄文言「十三而卒」,以此回推生年,當在東漢興平二年,即195年。

影視形象[编辑]

家庭[编辑]

曾祖父[编辑]

  • 曹騰,被曾孫曹丕追尊為魏高帝

祖父[编辑]

  • 曹嵩,被孫曹丕追尊為魏太帝

父母[编辑]

  • 曹操,被其子曹丕追尊為魏武帝。
  • 環夫人,曹沖之生母,因環夫人生曹沖,曹操長期寵愛環夫人。

兄弟[编辑]

  • 曹昂,被二弟曹丕追尊為豐悼公,後又追加尊為追悼王。
  • 曹丕,220年稱帝為魏文帝。
  • 曹彰,綽號「黃鬚兒」,為一勇將,曾大破代郡烏丸。223年封任城王。
  • 曹植,擅長文學,曾作《洛神賦》。雖然得到曹操寵愛,但與其兄曹丕爭位失敗,從此在政治上無從施展抱負。225年立為陳王。
  • 曹熊,早薨。
  • 曹鑠,早薨,甥魏明帝曹叡後追封其為殤王。有子曹潜及孫曹偃,曹偃死後絕子嗣。
  • 曹據,太和六年(232年)封為彭城王。
  • 曹宇,太和六年(232年)封為燕王。
  • 曹林,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沛王。
  • 曹袞,太和六年(232年)封為中山王。臨終病重時魏明帝曹叡對其愛護備至,死後又獲厚葬。
  • 曹玹,建安十六年(211年)封為西鄉侯。
  • 曹峻,太和六年(232年)封為陳留王。
  • 曹矩,早薨。
  • 曹幹,太和六年(232年)封為趙王。
  • 曹上,早薨。
  • 曹彪,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楚王。嘉平三年(251年)與太尉王凌謀反事洩,被賜死。
  • 曹勤,早薨。
  • 曹乘,早薨。
  • 曹整,建安廿二年(217年)封為郿侯。
  • 曹京,早薨。
  • 曹均,建安廿二年(217年)封為樊侯。
  • 曹棘,早薨。
  • 曹徽,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東平王。
  • 曹茂,與曹操及曹丕不和,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曲陽王。

評價[编辑]

  • 陳壽《三国志》:“少聪察岐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三国志·魏书二十·武文世王公传第二十》)
  • 《魏书》:“冲每见当刑者,辄探睹其冤枉之情而微理之。及勤劳之吏,以过误触罪,常为太祖陈说,宜宽宥之。辨察仁爱,与性俱生,容貌姿美,有殊於众,故特见宠异。”
  • 曹丕:“咨尔邓哀侯冲,昔皇天锺美於尔躬,俾聪哲之才,成於弱年。当永享显祚,克成厥终。如何不禄,早世夭昬!”“於惟淑弟,懿矣纯良。诞丰令质,荷天之光。既哲且仁,爰柔克刚。彼德之容,兹义肇行。”(《艺文类聚》四十五《古文苑》)
  • 曹丕登基稱帝後曾對大臣說:「若使倉舒在,我亦無天下。」
  • 曹植:“于惟淑弟,懿矣纯良。诞丰令质,荷天之光。既哲且仁,爰柔克刚。彼德之容,慈我聿行。宜逢分祚,以永无疆。如何昊天,凋斯俊英。呜呼哀哉!惟人之生,忽若朝露,促促百年,亹亹行暮。矧尔既夭,十三而卒;何辜于天,景命不遂。”(《曹子建文集》)
  • 邵博:“魏武之子仓舒,十三而存,则汉之存亡虽未可知,必不至于杀荀文若辈矣。则夫之寿夭,所系者可胜言耶。”(《邵氏闻见后录》)
  • 叶适:“仓舒童孺,而有仁人之心,并舟称象,为世开智物理,盖天禀也。”(《习学记言》)
  • 刘克庄:“全活啮鞍吏,平章秤象船。丕乎真有幸,舒也竟无年。”(《刘克庄诗选》)
  • 胡应麟:“诗未有三世传者,既传而且煊赫,仅曹氏操、丕、睿耳。然白马名存钟《品》,则彪当亦能诗。又任城武力绝人,仓舒智慧出众。阿瞒何徳,挺育多才?生子如此,孙仲谋辈讵足道哉!”(《诗薮》)

參考資料[编辑]

  • 魏书·武文世王公传第二十》

相關條目[编辑]

文內注釋[编辑]

  1. ^ 《三国志·卷二十·魏书二十·武文世王公传第二十》:时军国多事,用刑严重。太祖马鞍在库,而为鼠所齧,库吏惧必死,议欲面缚首罪,犹惧不免。冲谓曰:“待三日中,然后自归。”冲于是以刀穿单衣,如鼠齧者,谬为失意,貌有愁色。太祖问之,冲对曰:“世俗以为鼠齧衣者,其主不吉。今单衣见齧,是以忧戚。”太祖曰:“此妄言耳,无所苦也。”俄而库吏以齧鞍闻,太祖笑曰:“儿衣在侧,尚齧,况鞍县柱乎?”一无所问。冲仁爱识达,皆此类也。凡应罪戮,而为冲微所辨理,赖以济宥者,前后数十。太祖数对群臣称述,有欲传后意。
  2. ^ 三国志》魏志卷二十
  3. ^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六·三国志魏志》:孙策以建安五年死,时孙权初统事。至建安十五年,权遣步骘为交州刺史,士燮率兄弟奉承节度,此后或能致巨象,而仓舒已于建安十三年前死矣。知此事之妄饰也。置船刻水,疑算术中本有此法。
  4. ^ 《南江札记·卷四》:《能改斋漫录》引《符子》所载燕昭王大冢,命水官浮舟而量之事,已在其前。
  5. ^ 《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寒柳堂集》 中华书局 1959年 157-158页
  6. ^ 季羡林. 印度文学在中国(1958年1月10日). 中印文化关系史论文集. 三联书店. 1982年: 122页. 
  7. ^ 何业恒. 中国珍稀兽类的分布变迁.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年4月: 117–120. ISBN 7535711049. 
  8. ^ 文榕生. 历史时期亚洲象分布北界迁移. 《中国珍稀野生动物分布变迁》. 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9: 442–443页,446页. ISBN 978-7-5331-5183-6. 
  9. ^ 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东汉、扬州刺史部。
  10. ^ 《艺文类聚·卷九十五·兽部下◇象》引《江表传》:孙权遣使诣献驯象二头,魏太祖欲知其斤重,咸莫能出其理,邓王冲尚幼,乃曰:置象大舡上,刻其所至,秤物以载之,校可知也,太祖大悦。
  11. ^ 《三国志校诂》 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0年10月第一版 ISBN 978-7-80519-197-3K 126页
  12. ^ 彭华 《<华佗传><曹冲传>疏证——关于陈寅恪运用比较方法的一项检讨》 《史学月刊》2006年 第6期
  13. ^ 兩千年中西曆換算
  14. ^ 曹丕《贈謚鄧哀侯詔》:“惟黄初二年八月丙午,皇帝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