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程畿
程畿
國家蜀汉
時代东汉 三国
主君刘璋刘备
季然
籍貫巴西阆中(今四川阆中
逝世222年(章武二年)

程畿(?-222年),字季然東漢末年巴郡閬中人。[1]

生平[编辑]

劉璋割據益州時,程畿為漢昌長。

諫止龐羲[编辑]

張魯認為劉璋為人懦弱,便不聽劉璋號令,襲殺別部司馬張脩,併吞他的軍隊。劉璋大怒之下殺害張魯的母親跟弟弟,張魯遂佔據漢中,劉璋遣中郎將龐羲擊張魯,無法取勝。劉璋命龐羲為巴西太守抵禦張魯。漢昌縣分佈有少數民族賨人(巴人所納的稅叫做賨,因此便將巴人稱為賨人),龐羲便徵召賨人入伍(賨人為人剛猛,漢高祖劉邦曾借助賨人的力量以平定關中)。於是有人便藉此向劉璋誣陷龐羲,因此劉璋便對龐羲有所猜忌。[2]趙韙屢勸劉璋,劉璋不理,趙韙便感到忿忿不平,後來便反叛劉璋。

趙韙圍劉璋於成都。東州兵力戰趙韙,最後趙韙敗退到江州被殺。龐羲聽聞後感到害怕,於是想要謀求自守。龐羲便派程郁[3]傳話給他的父親程畿,索求賨人部隊幫助自己。程畿告知龐羲:“募集私人軍隊,本來就不是為了叛變,縱使有人播弄是非,只要自己忠誠盡本分就好了;若因人構陷,懼而懷異心,請恕我無法遵從。”並教訓程郁說:“我受到一州的恩惠,應當為州牧竭盡忠誠和節義。你是郡吏,應當為太守效力,不能仗著我而動歪腦筋。”[4][5]

龐羲聞之大怒,派人告訴程畿說:“要是你不照太守的話做,你的家人就慘了!”程畿引用樂羊飲子羹的故事,說道:「樂羊不是因為沒有父子之情才吃自己的兒子,而是為了大義。就算現在要把我兒子煮成肉羹給我吃,我也會吃。」龐羲受教,轉而送上重禮,向劉璋賠罪,劉璋便寬恕龐羲,也因此將程畿提拔為江陽太守。[6]

夷陵殞命[编辑]

劉備奪取益州後,逐領益州牧,任命程畿為從事祭酒。章武二年(公元222年)程畿隨劉備東征孫權,蜀軍大敗,於是溯江而上返回蜀地。有人告訴程畿:“追兵已經趕上,拋棄船隻,便可以逃脫。”程畿說:“我自從軍以來,未曾臨陣退縮,何況現在隨天子出軍,而陛下又正處於危難之中呢! ”於是揮舞戰戟力鬥追兵,因寡不敵眾而陣亡。[7]

藝術形象[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於第八十四回《陸遜營燒七百里 孔明巧布八陣圖》登場,夷陵之戰時,劉備見吳軍旗幟突然倒下,程畿諫說是陸遜過來試探己方,但劉備不信。後來蜀軍大敗,程畿不願與他人撤退,自知無路可退而拔劍自殺。

家庭[编辑]

[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三國志·程畿傳》:季然名畿,巴西閬中人也。
  2.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三》:張魯以劉璋暗懦,不復承順,襲別部司馬張修,殺之而併其眾。璋怒,殺魯母及弟,魯遂據漢中,與璋為敵。璋遣中郎將龐羲擊之,不克。璋以羲為巴郡太守,屯閬中以御魯。羲輒召漢昌賨民為兵,或構羲於璋,璋疑之。
  3. ^ 資治通鑑中載為程祁,然而三國志中卻載為程郁。
  4. ^ 三國志·程畿傳》:羲聞,甚懼,將謀自守,遣畿子郁宣旨,索兵自助。畿報曰:“郡合部曲,本不為叛,雖有交構,要在盡誠;若必以懼,遂懷異志,非畿之所聞。”並敕鬱曰:“我受州恩,當為州牧盡節。汝為郡吏,當為太守效力,不得以吾故有異志也。”
  5. ^ 資治通鑑·卷六十四》:趙韙圍劉璋於成都。東州人恐見誅滅,相與力戰,韙遂敗退,追至江州,殺之。龐羲懼,遣吏程祁宣旨於其父漢昌令畿,索賨兵。畿曰:“郡合部曲,本不為亂,縱有讒諛,要在盡誠,若遂懷異志,不敢聞命。”羲更使祁說之,畿曰:“我受牧恩,當為盡節;汝為郡吏,自宜效力。不義之事,有死不為。”
  6. ^ 資治通鑑·卷六十四》:羲怒,使人謂畿曰:“不從太守,禍將及家!”畿曰:“樂羊食子,非無父子之恩,大義然也。今雖羹祁以賜畿,畿啜之矣。”羲乃厚謝於璋。璋擢畿為江陽太守。
  7. ^ 三國志·程畿傳》:先主領益州牧,闢為從事祭酒。後隨先主徵吳,遇大軍敗績,溯江而還,或告之曰:“後追已至,解船輕去,乃可以免。”畿曰:“吾在軍,未曾為敵走,況從天子而見危哉!”追人遂及畿船,畿身執戟戰,敵船有覆者。眾大至,共擊之,乃死。
  8. ^ 三國志·程畿傳》:戲每推祁以為冠首,丞相亮深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