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郭脩(?-253年),字孝先(一名郭修,《三國志·後主傳》及《費禕傳》中載為郭循),涼州西平人。三國時代曹魏官員,官至中郎將(可能為偽稱。曹芳詔稱郭脩為「故中郎」,裴松之則指郭脩只是「西州之男子耳」)。被蜀漢衛將軍姜維俘虜後降蜀漢,後來刺殺蜀漢大將軍費禕

生平[编辑]

裴松之注《三國志》引孫盛魏氏春秋》記載,郭脩一向有功績德行,著名於西州。在一次對蜀漢戰事中被姜維所俘,降蜀漢後受劉禪封為左將軍。然而郭脩一直不願成為蜀臣,更想找機會刺殺劉禪,平日利用向劉禪道賀的時機,一邊拜賀一邊趨前,希望接近劉禪,卻總是被其側近阻隔,難以得手,於是郭脩決定另覓刺殺對象。魏嘉平五年(公元253年),蜀漢大將軍費禕漢壽開辦歲首大會,郭脩當時在座,乘費禕歡飲沈醉之際,親手刺殺費禕,自己亦被蜀人所殺死。同年八月,曹芳下詔追封郭脩為長樂鄉侯食邑千戶,賜「威」,其子承襲父爵,加拜奉車都尉,獲賞銀千鉼,絹千匹。

雖然曹魏朝廷對於郭脩捨身刺殺費禕一事致以充分的肯定,但裴松之對其所為卻有負面的評價。裴氏否定郭脩的原因有三:

其一,郭脩只是一介平民,對魏室沒有臣屬之責,當他被蜀將所俘,如想表示忠心,可以殉國拒降,根本沒有必要作出行刺的舉動。
其二,魏、蜀雖是敵國,但彼此間沒有如趙襄子消滅智氏般的仇恨,魏國也不像戰國後期的燕國般備受亡國威脅,犯不著使用行刺的手段。
其三,劉禪是平庸之君主、費禕是一般資質的輔政者,即使殺掉了他們,對蜀國也不會產生強大的打擊。

因此,裴氏認為郭脩只是一名投機主義者,其行刺本質及動機絕對比不上魏詔提及的聶政傅介子,亦沒有資格被稱譽為「捨生取義」。

名字記載[编辑]

在《三國志·蜀書》中,《後主傳》及《費禕傳》均記載費禕被刺殺之事,兩處都稱刺客為「魏降人郭循」;而在《三國志·魏書·三少帝紀》曹芳詔中,則稱刺殺費禕者為「故中郎西平郭脩」。同為《蜀書》中的《張嶷傳》,記載張嶷曾引岑彭來歙之事勸誡費禕慎防刺客,又指「禕果為魏降人郭脩所害」。《三國志·吳書·諸葛恪傳》記載諸葛恪被孫峻設計殺死一事,裴松之引虞喜志林》評論中,提起費禕被殺的例子,亦載「斯乃性之寬簡,不防細微,卒為降人郭脩所害」。脩、循二字形似,計《三國志》連裴注,「郭循」見錄兩處,「郭脩」見錄四處,故以郭脩為其本名。

評價[编辑]

  • 三國志·三少帝紀》載曹芳詔:「故中郎西平郭脩,砥節厲行,秉心不回。乃者蜀將姜維寇鈔脩郡,為所執略。往歲偽大將軍費禕驅率羣眾,陰圖闚,道經漢壽,請會眾賓,脩於廣坐之中手刃擊禕,勇過聶政,功逾介子,可謂殺身成仁,釋生取義者矣。夫追加褒寵,所以表揚忠義;祚及後胤,所以奬勸將來。其追封脩為長樂鄉侯,食邑千戶,諡曰威侯;子襲爵,加拜奉車都尉;賜銀千鉼,絹千匹,以光寵存亡,永垂來世焉。」
  • 裴松之論:「臣松之以為古之舍生取義者,必有理存焉,或感恩懷德,投命無悔,或利害有機,奮發以應會,詔所稱聶政、介子是也。事非斯類,則陷乎妄作矣。魏之與蜀,雖為敵國,非有趙襄之仇,燕丹危亡之急;且劉禪凡下之主,費禕中才之相,二人存亡,固無關于興喪。郭脩在魏,西州之男子耳,始獲於蜀,既不能抗節不辱,於魏又無食祿之責,不為時主所使,而無故規規然糜身于非所,義無所加,功無所立,可謂『折柳樊圃』,其狂也且,此之謂也。」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
  • 《魏氏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