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嶷
Zhang Ni 2016 Han Zhao Lie Miao.jpg
張嶷
出生 生年不詳
東漢
逝世 254年
蜀漢
职业 蜀漢將領

張嶷(?年-254年),字伯岐益州巴郡南充國(今四川省南充市)人,[1]三國時期蜀漢將領。

生平[编辑]

張嶷弱冠時任縣功曹,建安十九年(214年),劉備定蜀,張嶷勇救縣夫人脫強寇之手,由是顯名,州里徵召他爲州從事[2]

張嶷出身自孤苦家庭,少時有膽色,與龔祿姚伷有深厚的情誼。[3]

建興五年(227年),諸葛亮北伐漢中廣漢綿竹地區山賊張慕等乘機作亂,張嶷以都尉身份領兵討伐,用計將張慕等五十餘人斬首,十日內就將山賊平定,後張嶷生了場重病,由於家境貧寒,張嶷親自驅車拜會有通厚名聲的廣漢太守何祗那,託他為自己治病。何祗拿出所有資產為他治療,幾年後將他的病治好,後來張嶷被任命為牙門將。[4]

建興十四年(236年),武都氐王苻健要求歸降,將軍張尉前往迎接,然而到了約定日子還不見人影,大將軍蔣琬因此焦慮,張嶷猜測說:「苻健他是真誠的請求歸降,必定沒有變故,但是我聽說苻健的弟弟很狡黠,夷狄不可能一起歸附,恐怕會背離,因此耽擱了行程。」幾天過後,終於有了消息,苻健的弟弟果然率領四百戶人投奔曹魏,結果只有苻健帶領四百戶前來歸順。[5]他們定居於廣都縣[6]

安撫南中[编辑]

南中諸葛亮討伐高定後,南中人先後殺死上任的太守龔祿、焦璜,使後來的太守不敢上任,只敢住在安定縣,離郡府有八百多里的地方。當時朝中議論打算收復舊郡,張嶷被任命爲越巂太守。張嶷到任後,恩威並施,贏得南中人民的信任,紛紛前來歸順。北方邊境的少數民族捉馬族最爲勇猛,不接受調度,張嶷前往征討,活捉其首領魏狼,釋放魏狼讓他回去招安其他人。張嶷上表請封魏狼爲邑侯,部落裡的三千多戶留居原地並讓他們有事可做。其他部族知道這件事後,都漸漸降服,張嶷因功被賜爵關內侯[7]

蘇祁縣邑的首領冬逢、冬逢的弟弟隗渠等人,降了又反。張嶷誅殺冬逢,冬逢的妻子是旄牛王的女兒,張嶷用計沒有治她的罪,隗渠逃往西方邊境。隗渠這個人剛猛強壯,向來被各個部落族所畏懼。隗渠派兩名親信向張嶷詐降,實際上是從中打聽情報。張嶷察覺後,給二人重賞,反間二人成爲自己的間諜,於是二人合謀殺死隗渠。隗渠被殺後,各部落就此安定。[8]

龔祿當年為李求承所殺,張嶷打聽懸賞李求承,招募了一些人活捉他,並歷數其罪行,將其斬首。[9]

張嶷任職三年後,遷回原來的郡,重新修築城牆,少數民族的男女沒有不盡心盡力的。定絋台登卑水這三縣離郡所在地有三百多里,以往出産,但被當地少數民族長期據爲己有。張嶷率軍奪取這些物資,並設立官署。張嶷抵達定絋後,定絋的少數民族首領狼岑,為盤木王舅,受少數民族信任,對張嶷的侵占很忿恨,不願拜見張嶷。張嶷派出十多名壯漢將狼岑抓捕,鞭打後殺死,將屍體送還他部落,給狼岑的部落豐厚的賞賜,宣布狼岑的罪狀,並說:「可別妄想動亂,動亂就將你們殲滅!」部落的人都將雙手反綁在背而面向前來表示歉意。張嶷殺牛設宴招待他們,重申恩信,於是張嶷獲得鹽鐵,物資充足。[10]

漢嘉郡旄牛部落有四千多戶,首領是狼路,狼路打算為他的姑婿冬逢報仇,於是派遣他的叔父狼離率冬逢部眾觀察形勢,張嶷反過來派人賜牛酒慰勞他們,並讓狼離迎回冬逢的妻子,狼離見到自己的姐姐十分高興,便率領所屬部眾向張嶷投降,張嶷對他厚加賞賜,從此旄牛部落不再為患。[11]

越巂郡以前有條道路,經旄牛部落居住的地方到成都,路平又近。但自從旄牛部落為亂以來,這條路已有一百多年都沒法通行,所以才都由安上通往成都,路險又遠。張嶷派遣人帶著金錢貨幣賞賜給狼路,又讓狼路的姑姑傳達自己的想法。於是狼路率領兄弟、妻子、兒女前來拜見張嶷,張嶷與狼路發誓,一起開通舊路,讓這千里之路能一路平安,修復古亭繹站。張嶷上奏請封狼路爲旄牛毗王,派狼路朝貢後主加封張嶷爲撫戎將軍,依然兼任越巂太守。[12]

張嶷擔任越巂太守長達十五年,在他的治理下南中安定和睦,張嶷屢次請求回成都,所以張嶷被調任回成都,張嶷離開時,南中人民依依不捨,紛紛傷心的向張嶷道別,經過旄牛邑時,邑主攜幼前往迎送,跟著馬車直到張嶷抵達蜀郡的邊界,他們的首領隨張嶷朝貢的多達百人。回到成都後,張嶷被任命為蕩寇將軍。[13]

死亡预言[编辑]

  • 费祎

张嶷见大将军费祎的时候,发现费祎性格过于宽厚,对于新降的人太过于亲近,于是上书告诫费祎:“当年岑彭来歙身为领军的大将,却被刺客所害。现如今您是大将军,位尊权重,应该以前人为鉴,多加防范。”但是费祎不听,一如既往,后来费祎果然被魏国降将郭循刺杀。[14]

  • 诸葛恪

蜀国侍中诸葛瞻是诸葛亮的儿子,吴国太傅诸葛恪的堂弟。诸葛恪在孙权死后因新帝孙亮年纪幼小而把持朝政,声望很高,气焰比较嚣张。诸葛恪因为刚刚打败了魏军,准备大举兴师北伐,张嶷便给诸葛瞻写信,希望他能劝诫诸葛恪:“吴主刚刚驾崩,现在的皇帝实在太年幼怯弱,太傅(诸葛恪)承受辅政托孤的重担,又哪里是容易的事!以前常听说吴主生杀赏罚的大权,从不交给下人,如今却在垂死之时,终于召来太傅,把后事托付给他,这实在令人忧虑。然而这个时候太傅却远离年幼的君主,深入敌国境内,这恐怕不是良好而长远的计策。如果您不向太傅进献忠言,还有谁能直言相告呢?希望您能劝他撤回军队,保境安民。”[15]

诸葛瞻有没有把张嶷的忠告转达给诸葛恪已经无法查考,后来诸葛恪果如张嶷所料,北伐失败,回朝后不久就被孙峻发动政变杀死。

忠誠之節[编辑]

延熙十七年(254年),姜維北伐,患有風濕的張嶷這時已經嚴重到不能走動,必須依靠拐杖站立,於是有人提議把張嶷留在後方,但是張嶷執意跟隨大軍北伐。出發之前,張嶷向後主上疏道:「臣得蒙主上看重,屢受恩惠,加上有病在身,時常擔憂突然身亡,不能報答主上。如今總算可以隨軍出征,為國效勞。如果取得涼州,臣願意擔任藩鎮守將;如果不能報捷,只好犧牲自己以作報答。」後主看了感動不禁流下淚來。之後在與敵將徐質的作戰中戰死。

軼事[编辑]

車騎將軍夏侯霸打算和張嶷交朋友,但被張嶷以「不知彼此」為由而拒絕,此事成為一時美談。[16]

張嶷墓[编辑]

張嶷墓位於漢中市褒城縣柏香街中部北側民居之中。[17]現今墓碑已搬往漢中市博物館保存。

子孙[编辑]

张嶷去世後,长子張瑛封西乡侯,次子张护雄袭爵。[18]张嶷孙張奕在晋朝官至梁州刺史。

評價[编辑]

  • 陳壽:“嶷慷慨豪烈,士人咸多貴之;然放蕩少禮,人亦以此為譏焉”、“張嶷識斷明果,咸以所長,顯名發跡,遇其時也。”《三國志·張嶷傳
  • “少有通壯之節”、“張嶷儀貌辭令,不能駭人,而其策略足以入算,果烈足以立威。為臣有忠誠之節,處類有亮直之風,而動必顧典,後主深崇之。雖古之英士,何以遠逾哉!”《益州耆舊傳》
  • 蕭常:「嶷綏撫邊郡,威懷異俗,閫寄得人,何其盛哉」《續後漢書·張嶷傳
  • 李光地:“趙雲、張嶷不獨有將略,其見事明決持重老成,實古重臣之選”《榕村語錄·卷二十二

參考資料[编辑]

  1. ^ 全三國文·張嶷傳》:嶷字伯岐,巴郡南充國人
  2. ^ 三國志·張嶷傳》:弱冠為縣功曹。先主定蜀之際,山寇攻縣,縣長捐家逃亡,嶷冒白刃,攜負夫人,夫人得免。由是顯名,州召為從事。
  3. ^ 三國志·張嶷傳》:時郡內士人龔祿、姚伷位二千石,當世有聲名,皆與嶷友善。
  4. ^ 三國志·張嶷傳》:建興五年,丞相亮北住漢中,廣漢綿竹山賊張慕等鈔盜軍資,劫略吏民,嶷以都尉將兵討之。嶷度其鳥散,難以戰禽。乃詐與和親,剋期置酒。酒酣,嶷身率左右,因斬慕等五十餘級,渠帥悉珍。尋其餘類,旬日清泰。後得疾病困篤,家素貧匱。廣漢太守蜀郡何祗,名為通厚,嶷宿與疏闊,乃自輿詣祗,托以治疾。祗傾托醫療,數年除愈。其黨道信義皆此類也。拜為牙門將。
  5. ^ 三國志·張嶷傳》:十四年,武都氐王苻健請降,遣將軍張尉往迎,過期不到,大將軍蔣琬深以為念。嶷平之曰:「苻健求附款至,必無他變。素聞健弟狡黠,又夷狄不能同功,將有乖離,是以稽留耳。」數日,問至,健弟果將四百戶就魏,獨健來從。
  6. ^ 華陽國志·卷七》:健弟果叛就魏。健率四百家隨尉,居廣都縣。
  7. ^ 三國志·張嶷傳》:初,越巂郡自丞相亮討高定之後,叟夷數反,殺太守龔祿、焦璜,是後太守不敢之郡,只住安定縣,去郡八百餘裡,其郡徒有名而已。時論欲復舊郡,除嶷為越巂太守,嶷將所領往之郡,誘以恩情,蠻夷皆服,頗來降附。北徼捉馬最驍勁,不承節度,嶷乃往討,生縛其帥魏狼。又解縱告喻,使招懷余類。表拜狼為邑侯,種落三千餘戶皆安土供職。諸種聞之,多漸降服。嶷以功賜爵關內侯。
  8. ^ 三國志·張嶷傳》:蘇祁邑君冬逢、逢弟魄渠等,已降復反。嶷誅逢。逢妻,旄牛王女,嶷以計原之。而渠逃入西徼。渠剛猛捷悍,為諸種深所畏憚,遣所親二人詐降嶷,實取消息。嶷覺之,許以重賞,使為反間,二人遂合謀殺渠。渠死,諸種皆安。
  9. ^ 三國志·張嶷傳》:又斯都耆帥李求承昔手殺龔祿,嶷求募捕得,數其宿惡而誅之。
  10. ^ 三國志·張嶷傳》:在官三年,徙還故郡,繕治城郭,夷種男女莫不致力。定莋、台登、卑水三縣去郡三百餘里,舊出鹽鐵及漆,而夷徼久自固食。嶷率所領奪取,署長吏焉。嶷之到定莋,定莋率豪狼岑,盤木王舅,甚為蠻夷所信任,忿嶷自侵,不自來詣。嶷使壯士數十直往收致,撻而殺之,持屍還種,厚加賞賜。喻以狼岑之惡,且曰:「無得妄動,動即殄矣!」種類鹹面縛謝過。嶷殺午饗宴,重申恩信。遂獲鹽鐵,器用周贍。
  11. ^ 三國志·張嶷傳》:漢嘉郡界旄牛夷種類四千餘戶,其率狼路,欲為姑婿冬逢報怨。遣叔父離將,逢眾相度形勢。嶷逆遣親近繼牛酒勞賜,又令離姊逆逢妻宣暢意旨。離既受賜,並見其姊,姊弟歡悅,悉率所領將詣嶷,嶷厚加賞待,遣還。旄牛由是輒不為患。
  12. ^ 三國志·張嶷傳》:郡有舊道,經旄牛中至成都,既平且近。自旄牛絕道,已百餘年,更由安上,既險且遠。疑遣左右資貨幣賜路,重令路姑喻意,路乃率兄弟妻子悉詣疑,疑與盟誓,開通舊道,千里肅清,復古亭繹。奏封路為旄牛毗王,遣使將路朝貢。後主於是加疑撫戎將軍,領郡如故。
  13. ^ 三國志·張嶷傳》:在郡十五年,邦域安穆。屢乞求還,乃征詣成都。夷民戀慕,扶轂泣涕,過旄牛邑,邑君襁負來迎,及追尋至蜀郡界,其督相率隨嶷朝貢者百餘人。嶷至,拜蕩寇將軍
  14. ^ 三国志·费祎传》:祎资性泛爱,不疑于人。越巂太守张嶷尝以书戒之日:“昔岑彭率师,来歙杖节,咸见害于刺客。今明将军位尊权重,待信新附太过,宜鉴前事,少以为警。”祎不从,故及祸。
  15. ^ 三國志·張嶷傳》:吴太傅诸葛恪以初破魏军,大兴兵众以图攻取。侍中诸葛瞻,丞相亮之子,恪从弟也,嶷与书曰:“东主初崩,帝实幼弱,太傅受寄讬之重,亦何容易!亲以周公之才,犹有管、蔡流言之变,霍光受任,亦有燕、盖、上官逆乱之谋,赖成、昭之明,以免斯难耳。昔每闻东主杀生赏罚,不任下人,又今以垂没之命,卒召太傅,属以后事,诚实可虑。加吴、楚剽急,乃昔所记,而太傅离少主,履敌庭,恐非良计长算之术也。虽云东家纲纪肃然,上下辑睦,百有一失,非明者之虑邪?取古则今,今则古也,自非郎君进忠言于太傅,谁复有尽言者也!旋军广农,务行德惠,数年之中,东西并举,实为不晚,原深采察。”恪竟以此夷族。
  16. ^ 《益部耆舊傳》:時車騎將軍夏侯霸謂嶷曰:「雖與足下疏闊,然託心如舊,宜明此意。」嶷答曰:「僕未知子,子未知我,大道在彼,何云託心乎!願三年之後徐陳斯言。」有識之士以為美談。
  17. ^ 陜西通志·卷七十一》:在縣南一里柏香街相傳張嶷塜也
  18. ^ 續後漢書·張嶷傳》:長子瑛西鄉侯次子䕶雄襲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