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辛毗(2世紀-235年?),佐治潁川陽翟(今河南禹州市)人。東漢末及三國時期人物,原属袁绍部下,后来归顺曹操,为魏國重臣。

生平[编辑]

辛毗的先祖於東漢光武帝建武年間,自隴西東遷。辛毗起初跟隨其兄辛評跟隨袁紹。曹操任司空時,請辛毗仕官,但辛毗不應。

建安七年(202年)袁紹死後,袁譚袁尚兄弟內訌,當袁尚攻袁譚於平原時,袁譚戰敗,後命辛毗為使向曹操求和。當時曹操正欲攻荊州,聽辛毗陳述來意後大感喜悅,更望先攻克荊州,其間任由二袁相鬥。辛毗卻認為現在是消滅袁尚及袁氏殘餘勢力的最佳時機,建議曹操應先平河北;否則若袁尚日後實力變強,就白白失去了平定河北的最佳機會。辛毗最終說服曹操,翌年曹操攻打袁尚據守的,攻克後表辛毗為議郎,辛毗就此跟隨曹操。

後來,曹操遣都護曹洪平定下辯漢中之戰),命辛毗和曹休參戰,戰事結束後,升辛毗為丞相長史。次年,魏文帝即位後辛毗遷任侍中,賜爵關內侯。後作為曹真的大將軍軍師,征朱然,回軍後,進封廣平亭侯[1]

魏明帝即位後,進封辛毗為潁鄉侯(屬本郡潁陰縣)[2],賜食邑三百戶。後出任衛尉

青龍二年(234年)諸葛亮率兵伐魏,大將軍司馬懿數度奏請明帝出戰抵抗,但明帝不從,以辛毗為大將軍軍師,持節。史載司馬懿曾數度欲進攻,但辛毗均不許,致司馬懿不能出戰。後諸葛亮病逝於五丈原,辛毗復任衛尉。青龍三年(235年)仍在世[3],後死,諡肅侯

性格特徵[编辑]

  • 辛毗為人直率,如在魏文帝曹丕在位時曾多次對他作出勸諫:有一次文帝打算遷移冀州士家十萬戶到河南,但當時群臣以連年蝗災,飢荒嚴重為由反對,但文帝仍執意徙民。辛毗於是與群臣求見文帝,文帝一看就知道他們要進諫,便率先擺臉色發脾氣給他們看,讓群臣都不敢講話,只有辛毗說:「陛下您有什麼具體的辦法來遷徙士民呢?」文帝說:「你是說我這樣做不對?」辛毗說:「還真的不對。」曹三歲說:「我不跟你說了!」辛毗說:「陛下您不嫌棄我,任用我在您身邊做事,讓我為您籌劃謀議,怎能不跟我討論呢?我又不是出於私心,是為了國家社稷著想,您怎能生我的氣呢?」曹三歲無言,站起來就要走人,辛毗追上去扯住曹三歲的衣袖不讓他走,曹三歲把他的手甩開就躲進房裡,過了很久才又出來,對辛毗說:「佐治,你幹嘛這樣逼我!」辛毗說道:「現在若是徙民,就會失去民心,又沒有足夠的糧食養他們,我也是不得已啊。」文帝於是折衷只徙五萬。[4]
  • 又有一次,文帝打獵射雉雞,對著隨行的群臣說:「射雞好開心吶~~~」辛毗卻說:「你開心,我們可不開心。」被澆了一頭冷水的曹三歲又無言了,後來也就因此減少打獵了。[5]
  • 亦有一次文帝有意攻伐東吳,辛毗諫說不可,認為時間並不適合,但文帝不聽,終無功而還。
  • 辛毗亦很重視氣節,不願向奸佞小人卑躬屈膝。如魏明帝時,中書監劉放中書令孫資受明帝寵信,獨覽朝政,兒子辛敞勸他應像朝中其他官員般和他們住來。但辛毗認為不與他們交好,頂多當不了三公,沒有其他危害,用不著因為他們而放棄氣節。[6]冗從僕射畢軌一次推薦辛毗任尚書僕射,劉放及孫資卻向明帝說他「性剛而專」,令明帝不任用他,反讓他出任衛尉。

軼事[编辑]

  • 先前曹植與曹丕爭奪太子之位,曹丕在確立後喜極失態,抱著辛毗的脖子說:「辛君您知道我有多開心嗎?」後來辛毗將這件事告訴女兒憲英,時年二十多歲的憲英便感歎地說:「太子是代替君王主理宗廟社稷的人物。代君王行事不可以不懷著憂慮之心,主持國家大事亦不可以不保持戒懼之心,在應該憂戚的時候反而感到喜悅,又怎會長久呢?魏國又怎能昌盛?」[7]
  • 三國演義第一百零三回。魏將皆知孔明以巾幗女衣辱司馬懿,司馬懿卻受之不戰。眾將俱忿,司馬懿說:「我不是甘願受辱而不敢出戰,而是因為受天子明詔堅守此處」「汝等既要出戰,待我奏淮天子,同力赴敵,何如?」曹叡收到信件後,疑惑地詢問眾下官:「司馬懿堅守不出,為何現在又上書求戰?」辛毗答覆:「司馬懿本無戰心,這次必定是因為諸葛亮恥辱而讓眾將忿怒之故,所以才特意上書乞求天子明旨,以遏諸將之心耳。」曹叡恍然大悟,即令辛毗持節至渭北寨傳諭,傳令眾將切勿出戰。司馬懿也不得不佩服的跟辛毗說「公真知我心也。」

親屬[编辑]

[编辑]

子女[编辑]

評價[编辑]

陳壽:“辛毗、杨阜,刚亮公直,正谏匪躬,亚乎汲黯之高风焉。”(傳記評);“初,(趙)俨与同郡辛毗、陈群杜袭并知名,号曰‘辛、陈、杜、赵’云。”(《三國志·魏志·趙儼傳》)

參考資料[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在维基数据]

维基文库中的相关文本:三國志/卷25》,出自陳壽三國志
  1. ^ 上军大将军曹真征朱然于江陵,毗行军师。还,封广平亭侯。
  2. ^ 《水經注疏·潁水》:会贞按:《魏志·陈群传》,初封昌武亭侯,文帝践阼,进爵颍乡候,明帝即位,进封颍阴侯。是群由亭侯进封乡侯,再由乡侯进封县侯。《辛毗传》初封广平亭侯,明帝即位,进封颍乡侯,则毗继群後,亦由亭侯进封乡侯。足徵颍乡是乡名,非县史。且各地志亦不言魏有颍乡县,此後改为县四字,当是後人因《魏志·三少帝纪》咸熙元年言以都尉皆为令长,而妄加之。
  3. ^ 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七十三 魏紀五》青龍三年:衛尉辛毗諫曰:「天地之性,高高下下。今而反之,既非其理;加以損費人功,民不堪役。且若九河盈溢,洪水為害,而丘陵皆夷,將何以御之!」帝乃止。
  4. ^ 資治通鑑.魏紀一:帝欲徙冀州士卒家十萬戶實河南,時天旱,蝗,民饑,群司以為不可,而帝意甚盛。侍中辛毗與朝臣俱求見,帝知其欲諫,作色以待之,皆莫敢言。毗曰:「陛下欲徙士家,其計安出?」帝曰:「卿謂我徙之非邪?」毗曰:「誠以為非也。」帝曰:「吾不與卿議也。」毗曰:「陛下不以臣不肖,置之左右,廁之謀議之官,安能不與臣議邪!臣所言非私也,乃社稷之慮也,安得怒臣!」帝不答,起入內。毗隨而引其裾,帝遂奮衣不還,良久乃出,曰:「佐治,卿持我何太急邪!」毗曰:「今徙,既失民心,又無以食也,故臣不敢不力爭。」帝乃徙其半。
  5. ^ 資治通鑑.魏紀一:帝嘗出射雉,顧群臣曰:「射雉樂哉!」毗對曰:「於陛下甚樂,於群下甚苦。」帝默然,後遂為之稀出。
  6. ^ 《三国志·魏志·辛毗传》:时中书监刘放、令孙资见信于主,制断时政,大臣莫不交好,而毗不与往来。毗子敞谏曰:“今刘孙用事,众皆影附,大人宜小降意,和光同尘,不然必有谤言。”毗正色曰:“主上虽未称聪明,不为闇劣;吾之立身,自有本末,就与刘孙不平,不过令吾不作三公而已,何危害之有焉。”
  7. ^ 資治通鑑卷68:太子抱議郎辛毘頸而言曰:「辛君知我喜不?」毘以告其女憲英,憲英歎曰:「太子,代君主宗廟、社稷者也。代君,不可以不戚;主國,不可以不懼。宜戚宜懼,而反以為喜,何以能久!魏其不昌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