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蒯良(?-?),字子柔東漢末年荊州南郡中廬人,荊州劉表麾下的重要謀士,任主簿一職,被劉表譽為「雍季之論」。

生平[编辑]

雍季之論[编辑]

公元190年,劉表荊州接任王睿荊州刺史的職務,正苦思平定荊州禍亂的計策。就於宜城請教蒯良、蒯越,就問道:「此時宗賊橫行,民眾不附,袁術南陽又蠢蠢欲動,禍亂至今已經難以解決。我又希望在這裡徵兵,但怕民眾不願從軍,兩位有何對策?」

蒯良率先回答劉表的提問:「民眾不歸附的原因,是因為官員的仁愛不足;民眾依附而勢力不能興盛的原因,就是因為官員的義行不足;一旦仁義並行、雙管齊下,則民眾的歸附就如水向低流一樣。閣下又何必憂慮,而又去詢問徵兵的計策呢?」

其後發言的弟弟蒯越卻不認同兄長蒯良的說法,認為仁義之舉只合用於平世,而治理亂世則要使用權謀。後來劉表聽畢蒯越的計策後,大為欣賞,並以「臼犯之謀」來形容蒯越的優秀計策,但同時亦稱許蒯良為「雍季之論」,並任蒯良為主簿。

在平定荊州之後,蒯良之名就不再見於《三國志》中。

身世爭議[编辑]

但根據《世說新語》(注引《晉陽秋》),蒯良曾任吏部尚書,並生有一子蒯鈞。而蒯鈞之女蒯氏,又嫁於孫權的侄孫孫秀為妻。

演義的蒯良[编辑]

在民間小說《三國演義》中,蒯良在孫劉的硯山之戰中幫助劉表反敗為勝。蒯良建議黃祖詐作撤退,退至峴山,然後設下埋伏。終於計策成功,黃祖射殺孫堅,解除了劉表新政權的危機;第三十四回時由其弟蒯越之口提到蒯良懂得相馬之術,並已於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前過世[1]

逸聞[编辑]

根據《傅子》一書,蒯良之弟蒯越乃是西漢初年的辯士蒯通之後裔。故以同理推之,蒯良亦然。

家庭[编辑]

親族[编辑]

  • 蒯越,同族兄弟,亦為劉表帳下謀士。

子嗣[编辑]

注釋[编辑]

  1. ^ 《三國演義》毛本第三十四回:蔡夫人隔屏聽密語,劉皇叔躍馬過檀溪『次日出城,見玄德所乘之馬極駿,問之,知是張武之馬,表讚不已。玄德遂將此馬送與劉表。表大喜,騎回城中。蒯越見而問之。表曰:「此玄德所送也。」越曰:「昔先兄蒯良,最善相馬;越亦頗曉。此馬眼下有淚槽,額邊生白點,名為的盧,騎則妨主。張武為此馬而亡。主公不可乘之。」』

資料來源[编辑]

  • 陳壽《三國志·魏書·劉表傳》裴注司馬彪《戰略》
  • 世說新語·惑溺第三十五》注引《晉陽秋》
  • 羅貫中《三國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