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呂安(-262年),字仲悌,小名阿都,東平(今山東東平縣)人。是曹魏鎮北將軍呂昭之子,因呂安妻子被兄長吕巽強姦吕巽害怕報復,遂誣告呂安不孝,嵇康為呂安辯駁,觸怒權臣司馬昭,後司馬昭聽信钟会之言,處死了呂安,連帶斬首嵇康

生平[编辑]

吕安为人狂放不羈,臧荣绪《晉書》称:“呂安才器高奇。”[1]因为兄长吕巽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是好友所以也成為嵇康的朋友。

后来,吕安搬到山阳与嵇康向秀住在一起,过着隐逸的生活,嵇康从事打铁,吕安灌园种菜,而向秀则两头跑帮忙。曾与嵇康辩论过“智慧”与“勇气”的问题,认为勇气不能产生智慧,但智慧必然能产生勇气。嵇康《明胆论》中的吕子即是指吕安。[2]

呂安之妻徐氏有美色,吕安兄长呂巽逼姦徐氏。吕安原本准备出妻并控告兄长,吕巽请嵇康从中调停,经过嵇康的劝解,吕安没有揭发这件事。但是吕巽内心不安,反誣呂安事母不孝,陷之入獄。吕安被判处流徙,临行前作《与嵇生书》[3],其中有言辞惹怒了大将军司马昭,将他追回下狱。嵇康作《與呂长悌絕交书》与吕巽绝交,并出面为吕安作证,钟会因此劝说司马昭将二人一同处死。魏景元三年(262年)吕安与嵇康俱被誅。

千里命驾[编辑]

吕安与嵇康感情要好,每次想念对方时便不远千里驱车前去造访。留下了千里命驾的典故。

题凤[编辑]

吕安钦佩嵇康的高致,却轻视嵇康的兄长嵇喜。一次呂安拜訪嵇康,正好嵇康不在,嵇康的兄长嵇喜請他入坐,呂安沒進去,在門上寫一「」字離去。嵇喜以為是讚美他,嵇康曰:“鳳字凡鳥也。”[4]这是典故题凤的来历。

《与嵇生书》作者的争议[编辑]

干宝的《晋纪》将此文作者归为吕安,题目中的“嵇生”指的是嵇康。而嵇康之子嵇绍曾作《叙赵至》否认此说,称此文的作者乃与其同辈的赵至,题目中的“嵇生”则是指嵇绍的从兄嵇蕃。《文选》作者不能辩别,作了折中处理,题目写作《赵景真与嵇茂齐书》而作者却写是吕安。二说向来争议不断,学界莫衷一是。

持赵至说的认为,嵇绍作为与作者有过直接接触的人,而且其叙述赵至生平条理清楚,并无前后矛盾。从文献学上讲他的叙述应当是最可靠的。

但是也观点认为《与嵇生书》的作者确是吕安无误。余嘉锡先生认为若是没有作书、流徙一事,嵇、吕仅因“不孝”被杀,于理不通,且赵至是个孝子,肯定不会写这种不忠的文章,所以干宝的记载应是准确无误的。他认为嵇绍否认此书是吕安作与其父的是因为嵇绍认为此书“不忠”,不愿意承认其父与作“不忠之书”的吕安为党。[5]戴明扬先生亦持此观点,并从文意上作了分析。[6]

参考资料[编辑]

  1. ^ 文选》卷五十八《褚渊碑文》引臧荣绪《晋书》
  2. ^ 戴明扬《嵇康集校注·明胆论》题下注
  3. ^ 《魏氏春秋》及房玄龄《晋书》没有提到徙边、作书之事。
  4. ^ 世说新语·简傲》及刘孝标引注干宝《晋纪》
  5. ^ 《世说新语笺疏·雅量》“嵇中散临刑东市”条下疏文
  6. ^ 见《嵇中散集校注》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