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漢 (漢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漢(-44年),东汉武将。字子顔南陽郡宛(今河南省南阳市)人。漢光武帝的功臣,雲台二十八将第二位(《後漢書》列传十二)。

生平[编辑]

亡命渔阳[编辑]

早年家貧,出仕本县(荊州南陽郡宛县亭長,因賓客犯法而脱户籍,与彭寵共逃漁陽。当時,彭寵在洛陽王莽属下的王邑軍中,听说弟弟加入了漢軍,恐怕被問罪,所以就和吴漢逃到父亲以前当过太守的漁陽[1]。,以贩马自业,往来于燕、蓟间,所至交结当地豪杰。

更始元年(23年),更始帝使者謁者韩鸿听说彭寵、吴漢都为鄉閭故人又听到别人对吴汉的推荐,于是任命彭寵为偏将军、行漁陽太守事,吴漢为安乐令[2]

归附刘秀[编辑]

更始元年(公元23年),更始帝派行大司馬劉秀安抚河北,同时王郎诈称刘氏子孙而起兵邯鄲,吴漢听说刘秀是长者,于是劝说彭宠归附刘秀,彭宠深以为然,但众官署都想归附王郎。此时正好有儒生传来王郎伪造身份与郡县归附刘秀的消息,于是吴汉捏造劉秀檄文,称王郎为偽,使得漁陽太守彭寵和属官相信此事。

当时上谷太守耿況也想归附刘秀并派遣寇恂来与彭宠联合,于是吴汉与同郡蓋延[3]王梁[4]上谷郡景丹[5]寇恂[6]耿弇[7],率领渔阳、上谷突骑与步兵,共撃王郎軍。更始二年(公元24年),部队在广阿与劉秀軍合流,刘秀任命吴漢任偏将軍。随劉秀攻克王郎的邯鄲後,被封为建策侯

吴汉为人质厚少文,不能以言辞达意,邓禹和诸位将领多知这一点,于是多次推荐。等到召见后,就受到了刘秀的亲近,常在刘秀门下。

佐定河北[编辑]

劉秀想要征调幽州兵,于是连夜召见鄧禹,询问合适的人选,鄧禹就称吴漢勇猛知謀,为众将所不及。在鄧禹推荐下,刘秀任命吴汉为大将軍,持节北上征调十郡突骑。更始帝的幽州牧苗曾暗中治军,下令众郡不许听吴汉调遣。吴汉便率二十骑兵赶往无终,在苗曾出城迎接时趁其不备指挥骑兵将之斩杀,夺其军队,使得各城邑望风归附。于是征调各地兵马,南下在清阳与刘秀会和,上交军队花名册。众将起先以为其不会将分兵与人,待到上交花名册之后又多来请求部队,结果遭到了刘秀的讽刺,众将感到十分惭愧。

刘秀对更始尚書令謝躬感到不满,于是趁其外出击贼时,令吴汉与岑彭袭击邺城。吴汉派出辩士劝说留守的魏郡太守陈康投降,陈康于是派兵抓逮捕了謝躬的妻子儿女和其大将军劉慶。謝躬从隆虑作战失败归来时,并不知陈康已经归降,于是仅率几百骑兵入城,结果被吴汉所擒拿,并被其亲手击杀。

建武元年(公元25年),刘秀北上攻打众賊兵,吴漢常常率领突騎五千為先鋒,多次先登陷陳。一次刘秀与贼寇在顺水北作战,刘秀乘胜轻率追击,不料反被击败,一时生死未卜,诸将都无所适从,吴汉于是鼓舞道:“各位努力,萧王的兄长的儿子在南阳,何必担心没有主公呢?”军中恐惧持续了几天才平定下来[8]。贼寇逃进渔阳后,刘秀派遣吳漢率耿弇陳俊馬武等十二將軍追击贼寇于潞東,到了平谷,大破敌军[9]

等到河北平定时,吴漢與諸將奉着圖書,奉上帝號。六月己巳(7月22日),光武即位,想要根据谶语拜平狄将军孫鹹为大司马,众人都不高兴,于是下诏令众人推举,群臣推举的人选只有吳漢与景丹,光武帝以为吴汉有建策之功,又诛杀了苗曾、谢躬,功劳大,于是选定吴汉为大司马,景丹为骠骑大将军[10]。七月壬午(8月28日),吴汉被拜為大司馬,改封为舞陽侯。

扫荡关东[编辑]

此后,刘秀令吳漢与建義大將軍朱祐,廷尉岑彭,右將軍萬脩,執金吾賈復,驍騎將軍劉植,楊化將軍堅鐔,積射將軍侯進,偏將軍馮異祭遵王霸等十一將軍圍朱鮪於洛陽,时间达数月之久[11]。九月辛卯(11月5日),朱鮪接受岑彭劝降,举城归附。

建武二年(公元26年)正月,吳漢率大司空王梁,建義大將軍朱祐,大將軍杜茂,執金吾賈復,揚化將軍堅鐔,偏將軍王霸,騎都尉劉隆馬武陰識,一同在鄴東漳水上大破檀鄉賊,投降者达十餘萬人。正月庚辰(2月22日),光武帝派使者以璽書定封吳漢為廣平侯,食廣平、斥漳、曲周、廣年四縣。

吳漢又率諸將攻击鄴西山賊黎伯卿等人,一直到了河內脩武,全数攻破各处屯兵。光武帝親自幸临慰劳。吴汉奉命進兵南陽,攻破宛、涅陽、酈、穰、新野各城,引兵南下,與秦豐戰于黃郵水上,大破敌军。吴汉御众不严,汉兵所过之处多有暴行,当时破虏将军邓奉受命归乡,见到吴汉掠夺家乡新野,怒而反叛,击破汉军,获取其辎重,屯聚淯陽,与董䜣等人联合[12]。直到第二年夏天,汉军才得以击破叛军。

此后,吴汉又與偏將軍馮異击破昌城五樓賊張文等,接着又在新安攻打銅馬、五幡,都取得了胜利。

建武三年(公元27年),闰正月甲辰,吴汉跟随刘秀前往宜阳讨伐赤眉残部。同月丙午,赤眉残部奉上高皇帝璽綬,向刘秀投降。二月,吴汉率领建威大將軍耿弇、虎牙大將軍蓋延,在軹西击败并降伏青犢军。

四月,率领驃騎大將軍杜茂、強弩將軍陳俊等七位将领,在广乐围攻蘇茂。刘永将领周建招聚十多万人,赶来救援广乐。吴汉率轻骑迎击敌军,作战失利,吴汉落马膝盖受伤回营,周建于是带兵入城。众将向吴汉陈说道:“大敌当前,而您受伤卧床,众军将恐慌不已。”于是,吴汉带伤而起,犒劳士兵,鼓舞士气,军心大振。第二天,周建、苏茂出兵围攻吴汉,吴汉令黃頭吳河等四部精兵与烏桓突騎三千餘人进兵。周建部队溃败,逃回城中,吴汉率军长驱追击,争门并入,大破敌军,苏茂、周建逃走。破城后,吴汉留杜茂、陳俊等守廣樂,自己率领部队协助蓋延劉永於睢陽。七月,睢阳城中食尽,刘永与苏茂、周建逃往酂,路上被慶吾所杀[13],二城全部投降。

建武四年(公元28年),吴汉又率陳俊及前將軍王梁,於臨平擊破五校賊,追击至東郡箕山,大破敌军。之后向北攻击清河長直及平原五里賊,全部平定。当时,鬲縣五姓共同逐出守长,据城反叛,众将争相意图讨伐他们,吴汉不肯听从,并下令:“使鬲反者,皆守長罪也。敢輕冒進兵者斬。”于是派人传檄于郡中,令人将守长下狱,派人向城中致歉。五姓大喜,一同归降。众将于是钦服:“不战而下城,非常人所能及。”建武五年(公元29年)二月,吳漢率建威大將軍耿弇、漢忠將軍王常等在平原击破并降伏了富平、獲索賊。

三月,平狄将军龐萌反叛,殺楚郡太守孫萌而往东归附董憲。六月,龐萌、蘇茂围困桃城,刘秀亲往作战,吴汉此时在东郡,受到征召前来支援,大破敌军。龐萌、蘇茂、佼彊在晚上棄輜重逃跑。董憲于是给劉紆數萬兵马驻扎在昌慮,而自己率领銳卒在新陽据守,结果被吴汉击败,只得逃回昌慮。吴汉进守,董憲十分恐惧,召集五校军残部驻扎在建阳[14],刘秀坚守不战,五校军粮尽而散,于是刘秀趁机围攻董憲,战斗三日,大破敌军。八月,吳漢受命追擊,佼彊率领部众投降,蘇茂投奔張步,董憲及龐萌逃入繒山后被手下迎入郯城。不久,吳漢攻克郯,劉紆手下士兵高扈斩劉紆之首归降,梁地全部被平定[15]。吴汉接着圍困董憲、龐萌於朐。建武六年(公元30年)春,城中粮尽,董憲、龐萌暗中逃出,但遭到瑯邪太守陳俊的攻击而逃亡泽中。二月,吴汉攻克朐,董憲因妻子儿女被擒而意图投降,但却在方與被吴汉的校尉韓湛所斩杀[16]。山东自此彻底平定,吴汉率部回京。

受命征蜀[编辑]

五月,隗嚻反叛,吴汉受命镇守长安。同年,卢芳反叛,之后吴汉与驃騎大將軍杜茂多次进攻卢芳,都未能取胜[17]。建武八年(公元32年),光武帝亲征隗嚻,吳漢与征南大將軍岑彭将隗嚻圍困在西城。吴汉不听光武帝劝告,不肯遣散不对,执意进攻,结果粮食紧缺,部众逃亡。十一月,岑彭壅谷水灌西城,水还没淹没城池一丈高,隗嚻将领行巡、周宗就已带着蜀地公孫述的援军前来,于是岑彭殿后,吴汉等将领全军撤回[18]。建武九年(公元33年)六月,率橫野大將軍王常、建義大將軍朱佑、討虜將軍王霸、破奸將軍侯進四将軍,撃盧芳将领賈覽、閔堪於高柳,匈奴派骑兵援助卢芳,吴汉车队遇见雨天,战斗不利,退还洛阳[19]。建武十年(公元34年)正月,吴汉再次与王霸、王常、朱佑、侯進等率六万大军前往高柳,进攻賈览,匈奴左南將軍將數千騎前往支援賈览,被王霸等在平城击败。之后还军鴈門,與驃騎大將軍杜茂一起进攻盧芳将领尹由於崞、繁畤,但未能取胜。[20]

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十二月,吴汉统领征南大將軍岑彭,率舟师进討蜀地公孫述。岑彭攻破荊門,長驅进入江關,吴漢留守夷陵,裝露橈船,率领南陽兵和刑募士三萬人溯江而上。正逢岑彭為刺客所殺,吴漢因而統括全軍。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正月,和魏黨、公孫永於魚涪津作战,大破敌军,圍困武陽,并全歼公孙述的子婿史興的五千援军并将其斩杀。吴汉进入犍为地界,攻克广都,派遣輕騎烧毁成都市橋,武陽以東的各个小城都投降汉军。九月,吴汉不听光武帝不要轻敌、坚守广都的诏令,乘胜率领两万人进逼成都,扎营江北,离城十余里,让副将武威將軍刘尚率万余人在江南扎营,相离二十余里。光武帝听说后,连忙下诏责备吴汉,诏书未至,已被謝豐、袁吉击败围困。吴汉召集将士,鼓舞士气,闭门三日,突围而出。斩杀公孙述的大司徒謝豐、执金吾袁吉。吴汉退回广都,留下刘尚拒敌,上表自责。之后吴汉在成都、广都间与敌军作战,八战八胜。公孙述问计于延岑,延岑提议广散财物,于是召集死士五千余人,和延岑在市桥伪建旗帜,向吴汉挑战,而自己率兵袭击吴汉军队之后。吴汉落水,用手抓住马尾巴才得以逃出[21]。十一月,汉军粮草所剩不多,吴汉想准备船只退兵,但被张堪劝止[22]。戊寅(12月24日),輔威將軍臧宮军队赶到咸門,延岑与臧宮作战从早到晚,连赢三合但士兵无法吃饭,吳漢趁其疲惫突击,派遣護軍高午、唐邯率领數萬銳卒攻击公孙述军。公孙述被高午刺中胸口落马,于是将兵马转交延岑,当夜伤重去世。次日早晨,延岑投降[23]。辛巳(12月27日),成都被攻陷,张堪先入城中,撿閱庫藏,秋毫無私,慰撫吏民[24],随即吳漢部队进入屠成都,放兵大掠,夷灭公孙述和延岑宗族。

安度晚年[编辑]

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正月,吴汉率兵沿江而下,抵达宛,詔令吴汉過家上冢,并賜谷二萬斛。四月,吴汉返回京师,光武帝大饗將士、班勞策勳。

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吴汉率揚武將軍馬成、捕虜將軍馬武北擊匈奴,迁雁門、代郡、上谷等地六萬餘人于居庸、常山關以東。之前,吴汉平蜀后,上书请求分封皇子,光武帝未答应,之后连连上书,知道三月,光武帝召集群臣商议此事,才下诏同意。

建武十八年(公元42年)二月,蜀郡守將史歆在成都谋反,自稱大司馬,攻击太守張穆,張穆逾城逃往廣都,史歆于是向各郡縣发檄文,宕渠人楊偉、朐䏰人徐容等各自起兵各數千人响应。光武帝认为史歆过去曾担任岑彭的護軍,通晓兵事,于是派遣吴漢率劉尚及太中大夫臧宮带领萬餘人征讨。吴汉入武都,征发廣漢、巴、蜀三郡兵圍成都,过了百餘日。七月,成都城破,誅杀史歆等人。吴汉于是乘竹筏沿江攻克巴郡,楊偉、徐容等感到恐惧,解散部众,吴汉誅杀渠帥二百餘人,迁徙黨與數百家於南郡、長沙后归還。

建武二十年(公元44年),吴汉病重,光武帝親臨探視,問他有什麼話要說。吳漢答︰“臣愚無所知,唯願陛下慎無赦而已。”五月辛亥(6月18日),吴汉病死,下诏悼念,賜謚曰忠侯,“送葬如大将军霍光故事”。

评价[编辑]

  • 刘秀:“吴公差强人意,隐若一敌国矣。”
  • 《后汉书》:“吳漢自建武世,常居上公之位,終始倚愛之親,諒由質簡而強力也。子曰『剛毅木訥近仁』,斯豈漢之方乎!昔陳平智有餘以見疑,周勃資樸忠而見信。夫仁義不足以相懷,則智者以有餘為疑,而樸者以不足取信矣。”

家族[编辑]

吴尉 广平忠侯吴汉 褒亲侯吴翕
安阳侯吴彤 广平哀侯吴成 新蔡侯吴国
灈阳侯吴旦 平春侯吴盱
平春侯吴胜

传说[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寵少為郡吏,地皇中,為大司空士,從王邑東拒漢軍。到洛陽,聞同產弟在漢兵中,懼誅,即與鄉人吳漢亡至漁陽,抵父時吏。
  2.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鴻至薊,以寵、漢並鄉閭故人,相見歡甚,即拜寵偏將軍,行漁陽太守事,漢安樂令。
  3. ^ 後漢書·吳蓋陳臧列傳第八》:及王郎起,延與吳漢同謀歸光武。
  4. ^ 後漢書·朱景王杜馬劉傅堅馬列傳第十二》:為郡吏,太守彭寵以梁守狐奴令,與蓋延、吳漢俱將兵南及世祖於廣阿,拜偏將軍。
  5. ^ 後漢書·朱景王杜馬劉傅堅馬列傳第十二》:王郎起,丹與況共謀拒之。況使丹與子弇及寇恂等將兵南歸世祖。
  6. ^ 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況然之,乃遣恂到漁陽,結謀彭寵。恂還,至昌平,襲擊邯鄲使者,殺之,奪其軍,遂與況子弇等俱南及光武於廣阿。
  7.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弇道聞光武在盧奴,乃馳北上謁,光武留署門下吏。
  8.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軍中不見光武,或云已歿,諸將不知所為。吳漢曰:「卿曹努力!王兄子在南陽,何憂無主?」衆恐懼,數日乃定。
  9.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賊入漁陽,乃遣吳漢率耿弇、陳俊、馬武等十二將軍追戰于潞東,及平谷,大破滅之。
  10. ^ 後漢書·朱景王杜馬劉傅堅馬列傳第十二》:世祖即位,以讖文用平狄將軍孫鹹行大司馬,眾威不悅。詔舉可為大司馬者,群臣所推惟吳漢及丹。帝曰:『景將軍北州大將,是其人也。然吳將軍有建大策之勛,又誅苗幽州、謝尚書,其功大。舊制驃騎將軍官與大司馬相兼也。』乃以吳漢為大司馬,而拜丹為驃騎大將軍。
  11.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與大司馬吳漢,大司空王梁,建義大將軍朱祐,右將軍萬脩,執金吾賈復,驍騎將軍劉植,楊化將軍堅鐔,積射將軍侯進,偏將軍馮異、祭遵、王霸等,圍洛陽數月。朱鮪等堅守不肯下。
  12.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時,破虜將軍鄧奉謁歸新野,怒吳漢掠其鄉里,遂反,擊破漢軍,獲其輜重,屯據淯陽,與諸賊合從。
  13.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於是遣大司馬吳漢等圍蘇茂於廣樂,周建率眾救茂,茂、建戰敗,棄城復還湖陵,而睢陽人反城迎永。吳漢與蓋延等合軍圍之,城中食盡,永與茂、建走酂。諸將追急,永將慶吾斬永首降,封吾為列侯。
  14.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時吳漢等在東郡,馳使召之。萌等乃悉兵攻城,二十餘日,眾疲困而不能下。及吳漢與諸將到,乃率眾軍進桃戰,而帝親自搏戰,大破之。萌、茂、彊夜棄輜重逃奔,董憲乃與劉紆悉其兵數萬人屯昌慮,自將銳卒拒新陽。帝先遣吳漢擊破之,憲走還昌慮。漢進守之,憲恐,乃招誘五校餘賊步騎數千人屯建陽,去昌慮三十里。
  15.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帝王蕃,去憲所百餘里。諸將請進,帝不聽,知五校乏食當退,敕各堅壁以待其敝。頃之,五校糧盡,果引去。帝乃親臨,四面攻憲,三日,復大破之,眾皆奔散。遣吳漢追擊之,佼彊將其眾降,蘇茂奔張步,憲及龐萌走入繒山。數日,吏士聞憲尚在,復往往相聚,得數百騎,迎憲入郯城。吳漢等復攻拔郯,憲與龐萌走保朐。劉紆不知所歸,軍士高扈斬其首降,梁地悉平。
  16.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吳漢進圍朐。明年,城中谷盡,憲、萌潛出,襲取贛榆,瑯邪太守陳俊攻之,憲、萌走澤中。會吳漢下朐城,進盡獲其妻子。憲乃流涕謝其將士曰:『妻子皆已得矣。嗟乎!久苦諸卿。』乃將數十騎夜去,欲從間道歸降,而吳漢校尉韓湛追斬憲於方與,方與人黔陵亦斬萌,皆傳首洛陽。
  17.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後大司馬吳漢、驃騎大將軍杜茂數擊芳,並不克。
  18.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彭遂壅谷水灌西城,城未沒丈餘,囂將行巡、周宗將蜀救兵到,囂得出還冀。漢軍食盡,燒輜重,引兵下隴,延、弇亦相隨而退。囂出兵尾擊諸營,彭殿為後拒,故諸將能全師東歸。
  19. ^ 後漢書·銚期王霸祭遵列傳第十》:九年,霸與吳漢及橫野大將軍王常、建義大將軍朱佑、破奸將軍侯進等五萬餘人,擊盧芳將賈覽、閔堪於高柳。匈奴遣騎助芳,漢車遇雨,戰不利。吳漢還洛陽,令朱佑屯常山,王常屯涿郡,侯進屯漁陽。
  20. ^ 後漢書·銚期王霸祭遵列傳第十》:明年,霸復與吳漢等四將軍六萬人出高柳擊賈覽,詔霸與漁陽太守陳欣將兵為諸軍鋒。匈奴左南將軍將數千騎救覽,霸等連戰於平城下,破之,追出塞,斬首數百級。霸及諸將還入鴈門,與驃騎大將軍杜茂會攻盧芳將尹由於崞、繁畤,不克。
  21. ^ 後漢書·隗囂公孫述列傳第三》:述謂延岑曰:『事當奈何!』岑曰:『男兒當死中求生,可坐窮乎!財物易聚耳,不宜有愛。』述乃悉散金帛,募敢死士五千餘人,以配岑於市橋,偽建旗幟,鳴鼓挑戰,而潛遣奇兵出吳漢軍後,襲擊破漢。漢墮水,緣馬尾得出。
  22. ^ 後漢書·郭杜孔張廉王蘇羊賈陸列傳第二十一》:時漢軍餘七日糧,陰具船欲遁去。堪聞之,馳往見漢,說述必敗,不宜退師之策。漢從之,乃示弱挑敵,述果自出,戰死城下。
  23. ^ 後漢書·隗囂公孫述列傳第三》:十一月,臧宮軍至咸門。述視占書,云『虜死城下』,大喜,謂漢等當之。乃自將數萬人攻漢,使延岑拒宮。大戰,岑三合三勝。自旦及日中,軍士不得食,並疲,漢因令壯士突之,述兵大亂,被刺洞胸,墮馬。左右輿入城。述以兵屬延岑,其夜死。明旦,岑降吳漢。
  24. ^ 後漢書·郭杜孔張廉王蘇羊賈陸列傳第二十一》:成都既拔,堪先入據其城,撿閱庫藏,收其珍寶,悉條列上言,秋毫無私。慰撫吏民,蜀人大悅。
  25. ^ 邓拓. 《燕山夜話》. 中國: 北京出版社. 1962 (中文(中国大陆)‎).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