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崔烈(?-193年) 东汉人,字威考崔骃之孙,崔瑗的哥哥崔盘的儿子[1][2],曾任司徒太尉。有北州重名。

生平[编辑]

崔烈出身于博陵崔氏,在当时的北方非常有名望。汉灵帝的时候卖官,从公卿到地方官员明码标价。有钱的先交钱后授官,没钱的先授官再交两倍的钱。崔烈给了汉灵帝的保姆程夫人五百万钱之后被授予司徒。拜官的那天,汉灵帝对身边的近侍说:“这官卖得便宜了,应该可以到一千万钱的。”程夫人说:“崔烈是冀州的名士,怎么会买官呢,要不是我牵线连这些都没有。”朝堂上的人听见之后将此事传开,崔烈的声誉就受到了损害。崔烈很不安,问当时任虎贲中郎将的儿子崔钧:“我现在位列三公,大家怎么评论?”崔钧说:“人们说你年轻的时候就有名声,不会成不了三公。但是你现在上位了,大家觉得很失望。”崔烈问为什么,崔钧说:“说话的人嫌弃你身上的铜臭。”这就是铜臭一词的由来。崔烈闻言大怒,抡起手杖就打。崔钧狼狈逃走,崔烈骂道:“你想死吗,你父亲打你你还跑,这是孝顺吗?”崔钧回答说:“舜伺候他父亲的时候,打得轻就挨,打得重就跑,所以这不算是不孝”。听了这话,崔烈觉得是自己的不对就停手了。[3]

中平二年(185年),当时凉州连年兵战无法平息,崔烈以为应该放弃凉州,灵帝便召集公卿百官商议,议郎傅燮听闻崔烈此言后大声喊道:“只要斩杀了崔司徒,天下就可以安定!”而尚书郎杨赞因此欲以“在朝廷上侮辱大臣”之罪弹劾傅燮。灵帝则问傅燮原有,傅燮为灵帝分析凉州的重要,并说明一旦放弃凉州将有巨大损失,并言崔烈若不知道其中利害则是其愚昧,如果知道还要建议灵帝放弃凉州则是崔烈的大不忠。灵帝亦认为傅燮所言有理,并听从了他的建议不放弃凉州。

崔烈后来官至太尉。董卓漢献帝之后,当时任河西太守的崔钧与袁绍起兵反董,董卓便将崔烈捉拿下狱。董卓死后,崔烈被授予城门校尉,最终在李傕攻入长安的时候被乱兵所杀。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世说新语注·文学第四·4》:挚虞文章志曰:“烈字威考,高阳安平人,骃之孙,瑗之兄子也。
  2. ^ 《新唐书·卷七十二·表第十二·宰相世系二》:毅生骃,字亭伯,长岑长。二子:盘、寔。盘生烈,后汉太尉、城门校尉。
  3. ^ 《后汉书·卷五十二·崔骃列传第四十二》:寔从兄烈,有重名于北州,历位郡守、九卿。灵帝时,开鸿都门榜卖官爵,公卿州郡下至黄绶各有差。其富者则先入钱,贫者到官而后倍输,或因常侍、阿保别自通达。是时,段颎、樊陵、张温等虽有功勤名誉,然皆先输货财而后登公位。烈时因傅母入钱五百万,得为司徒。及拜日,天子临轩,百僚毕会。帝顾谓亲幸者曰:“悔不小靳,可至千万。”程夫人于傍应曰:“崔公冀州名士,岂肯买官?赖我得是,反不知姝邪?”烈于是声誉衰减。久之不自安,从容问其子钧曰:“吾居三公,于议者何如?”钧曰:“大人少有英称,历位卿守,论者不谓不当为三公;而今登其位,天下失望。”烈曰:“何为然也?”钧曰:“论者嫌其铜臭。”烈怒,举杖击之。钧时为虎贲中郎将,服武弁,戴鹖尾,狼狈而走。烈骂曰:“死卒,父楇而走,孝乎?”钧曰:“舜之事父,小杖则受,大杖则走,非不孝也。”烈惭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