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皇甫嵩(?-195年)[1][2]義真涼州安定朝那(今寧夏彭陽)人,中國東漢末期名將,曾參與平定黃巾之亂,官至太尉。

生平[编辑]

皇甫嵩少有大志,好《》、《》,習弓馬。初獲舉孝廉茂才,太尉陳蕃、大將軍竇武聞其才而連辟,但不仕,靈帝時入京為徵為議郎,轉北地太守

黄巾之乱[编辑]

光和七年(184年)黃巾起事後,史載「州郡失據,長吏多逃亡。旬日之間,天下響應,京師震動」。當時皇甫嵩建議解除對黨錮之禍士人的禁錮,並且以金錢和馬匹賞賜將士以平亂,靈帝接納,於是出天下精兵,派遣北中郎將盧植張角,另以皇甫嵩為左中郎將,與右中郎將朱儁各領一軍,共討潁川黃巾。黃巾將領波才初敗朱儁,並進圍皇甫嵩所在的長社(今河南長葛市東),軍中因皇甫嵩兵少而恐慌,然而皇甫嵩看準黃巾軍以草結營的行動,在夜間乘大風施以火攻,配合其領軍衝擊,果然令黃巾軍大亂。當時官任騎都尉的曹操適時領援軍到,皇甫嵩遂與曹操及朱儁合兵一處廝殺,大破敵軍,獲封都鄉侯。皇甫嵩、朱儁乘勝進兵平定了汝南、陳國一帶的黃巾軍。隨後他上表朝廷奏捷,將平定三郡的功勞歸給朱儁[3]。其時原本派往討伐張角的北中郎將盧植因得罪小黃門左豐而被誣陷獲罪,皇甫嵩又表奏盛讚盧植行軍方略,稱他之所以能擊破黃巾也因沿用其謀畫,終令盧植復為尚書[4]

同年皇甫嵩在倉亭(今河南管縣東北)擊敗東郡黃巾,生禽卜己,隨後就受命北討張角。皇甫嵩與張梁廣宗作戰,初因張梁軍精銳而無法擊破,但次日皇甫嵩下令閉營休息,觀望黃巾軍,見其有所鬆懈後才乘夜出進,在清晨雞啼時發起進攻,一直打到下午並大破對方,斬殺張梁,俘獲甚眾。其時張角已病死,皇甫嵩又開棺戮屍並斬下其首級,傳至京師洛陽(今河南洛陽)。接著,皇甫嵩與鉅鹿太守郭典下曲陽(今河南縣西北)擊斬張寶,平定黃巾之亂。皇甫嵩獲授左車騎將軍,領冀州,封槐里侯,食八千戶。

皇甫嵩隨後便請得朝廷免冀州一年的田租以救助飢民,故當時百姓如此歌頌皇甫嵩:「天下大亂兮市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賴得皇甫兮復安居。」皇甫嵩撫恤士卒亦很得眾心,而見官吏受賄反倒會賜他財物,官吏們都因而慚愧,甚至有一些還自殺。[5]其時前信都閻忠更勸皇甫嵩乘著平定黃巾的威勢乘時而起,奪取天下,但為皇甫嵩拒絕。

王國叛亂[编辑]

因應北宮伯玉邊章韓遂等人於隴右作亂,皇甫嵩在中平二年(185年)春季就改鎮長安(今陝西西安市),守衞園陵,隨後更與入侵三輔的北宮伯玉等人作戰。可是,皇甫嵩屢次作戰無法討平他們,又因黃巾之亂時得罪過宦官趙忠張讓,遂被二人表奏「連戰無功,所費者多」,於當年秋季被徵還,被收回皇甫嵩左車騎將軍印綬,削戶六千,改封都鄉侯

中平四年(187年),涼州王國起兵叛亂,並在次年圍陳倉。朝廷再度起用皇甫嵩為左將軍[6],督前將軍董卓各率二萬人抵抗。當時董卓想速赴陳倉,但皇甫嵩認為陳倉守備堅固,足以守住王國進攻,可待屢攻不破的王國兵疲然後獲得全勝,不戰而屈人之兵,沒有急急趕去為陳倉解圍。而王國自該年冬季起到明年春季圍困陳倉城共計八十多日,仍然無法攻破,士兵疲累不堪被逼退去,皇甫嵩遂決定進擊王國。董卓又以「窮寇勿追,歸眾勿迫」為由勸阻,然而皇甫嵩說之前不主動進攻是避其鋒銳,現在則是乘其衰敗而進攻,那是疲師而不是歸眾,是沒鬥志的亂兵而非窮寇。於是獨自進攻,留董卓在後,果大破王國軍,王國更敗走而死,平定「王國叛亂」。董卓見此,反而忌恨皇甫嵩。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調作并州牧,朝廷要他將屬兵都轉交予皇甫嵩,但董卓不肯,皇甫嵩更將此事上報朝廷,令董卓被靈帝責備,更加深了董卓對皇甫嵩的仇恨。董卓掌權後,於初平元年(190年)召皇甫嵩入京為城門校尉,其實是要殺了他,幸得與董卓關係良好的兒子皇甫堅壽以陳說大義感動董卓才得免,並歷任議郎及御史中丞

晚期[编辑]

初平三年(192年),王允呂布等殺董卓,又命皇甫嵩攻在郿塢的董旻,滅董卓三族[7]。王允掌政後先後升皇甫嵩為征西將軍及車騎將軍[8],董卓部將李傕等後進攻長安,殺王允掌政,又以皇甫嵩為太尉,因流星[9]免官後又拜光祿大夫,遷太常,後病逝,贈驃騎將軍。

性格特徵[编辑]

  • 皇甫嵩撫恤士卒,平時行軍休息時都要營房建好後才會回帳中;士兵都吃飽才會開始吃,故深得軍心。
  • 皇甫嵩雖成名於漢室衰敗之時,但仍忠於漢室,閻忠勸其奪取天下時言「人未忘主,天不祐逆。若虛造不冀之功,以速朝夕之禍,孰興委忠本朝,守其臣節。雖云多讒,不過放廢,猶有令名,死且不朽。反常之論,所不敢聞。」董卓拜并州牧時不肯奉詔將手下軍隊交給皇甫嵩,皇甫酈勸其誅除董卓,但皇甫嵩仍以「專命雖罪,專誅亦有責也。不如顯奏其事,使朝廷裁之。」不敢專擅用兵。至董卓把持朝政,召皇甫嵩入京加害他,長史梁衍看出此行危險,勸皇甫嵩迎接前來的漢獻帝並奉其命討伐董卓,聯結關東諸將,消滅董卓勢力。但皇甫嵩不聽,還是受命,最終下獄險死。
  • 皇甫嵩曾上奏進諫共五百多次,但都會將手稿銷毁,不流傳到外,又尊重有學識能力的人,不會待慢來訪的人,時人都稱許並接近他。

家庭[编辑]

祖上輩[编辑]

  • 皇甫棱,皇甫嵩之曾祖父,度遼將軍。[10]
  • 皇甫旗,皇甫嵩之祖父,扶風都尉。

父輩[编辑]

  • 皇甫節,皇甫嵩之父,雁門太守。
  • 皇甫規,皇甫嵩之叔父,度遼將軍。

子輩[编辑]

  • 皇甫堅壽,皇甫嵩之子,後為侍中,辭不拜,病卒。
  • 皇甫氏,皇甫嵩女,嫁射援[11]
  • 皇甫酈,皇甫嵩之從子,曾建議皇甫嵩誅除不奉詔服從的董卓,後奉獻帝之命勸和李傕郭汜不果。

曾孫[编辑]

評價[编辑]

  • 百姓歌曰:「天下大亂兮市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賴得皇甫兮復安居。」
  • 阎忠:「今将军授钺於初春,收功於末冬,兵动若神,谋不再计,旬月之间,神兵电扫,攻坚易於折枯,摧敌甚於汤雪,七州席卷,屠三十六方,夷黄巾之师,除邪害之患,或封户刻石,南向以报德,威震本朝,风驰海外。」
  • 皇甫郦:「本朝失政,天下倒悬,能安危定倾者,唯大人与董卓耳。」
  • 东观汉记》:「皇甫嵩上言,四姓权右,咸各敛手也。」
  • 范晔《後漢書·皇甫嵩傳》:「嵩為人愛慎盡勤」、「黃妖沖發,嵩乃奮鉞。孰是振旅,不居不伐。」「皇甫嵩、朱儁并以上将之略,受脤仓卒之时。及其功成师克,威声满天下。值弱主蒙尘,犷贼放命,斯诚叶公投袂之几,翟义鞠旅之日,故梁衍献规,山东连盟,而舍格天之大业,蹈匹夫之小谅,卒狼狈虎口。为智士笑。岂天之长斯乱也?何智勇之不终乎!前史晋平原华峤,称其父光禄大夫表,每言其祖魏太尉歆称‘时人说皇甫嵩之不伐,汝豫之战,归功朱儁,张角之捷,本之于卢植,收名敛策,而己不有焉。盖功名者,世之所甚重也。诚能不争天下之所甚重,则怨祸不深矣’。如皇甫公之赴履危乱,而能终以归全者,其致不亦贵乎!故颜子愿不伐善为先,斯亦行身之要与!」 「黄妖冲发,嵩乃奋钺。孰是振旅,不居不伐。」
  • 欧阳询:昔立效长丘,树绩东郡,太尉裂壤於槐里,司徒胙土於耏门。
  • 何去非:「夫‘归师勿追’,曹公所以败张绣也,皇甫嵩犯之而破王国。」「皇甫嵩讨贼梁州,董卓副之,贼平,诏卓以兵属嵩,卓不受诏,挟兵睥睨。人皆劝嵩诛之,嵩不欲其专诛于外也,而以状闻。卓因遂其凶逆,卒以不制。夫嵩之舍卓者,非出于他也,盖以卫青不戮苏建,获恭厚之誉,遂系迹而求践之。不知所以舍卓者,于今为纵寇也。」
  • 张预:「孙子曰:『凡火攻,必应火变而应之。』嵩外方纵火而出兵以奔其阵。又曰:『强而避之。』嵩则闭营休士以观其变。又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嵩不救陈仓而走王国。又曰:『避其锐气,击其堕归。』嵩初不击贼,及其走而击之是也。」
  • 陈普:「几多孟德总欺孤,底事山头独望夫。不听阎忠听梁衍,未应魏阙便当涂。」
  • 郝经:「嵩儁有大将之略,昧匡时之几,遂为桀逆所制,不能以功名终。」
  • 陈元靓:「蛾蛾乱常,扰我四方。公出奇计,谋旡不臧。名震天地,志定雪霜。忠为令德,史策昭彰。」
  • 胡三省:「嵩前不能从兄子郦之言,今又不徒衍之策,自揣其才不足以制卓故也。」
  • 李贽:「夫退让者,盛德事也。持此为君,则汉文其选。持此为将、为相,则天下归心,众谋毕集,将国势实赖而何有于一家乎。是乃古今天下,建功立德保国定家之第一着好棊子也。惜乎,人人皆知而不能下也。古今天下惟一留侯(张良)知之,是以功成而遂辟谷不事,使淮阴(韩信)早知此义,族其可得而赤耶。然则韩信之不听蒯彻之说也,未为不是也,独其所以居功者,未是耳夫。当功业烜赫之日,封爵在前,富贵在后,独能退让,不居推功,与人似若不知有身家之念、子孙之遗者,不知正所以深念其身及其家而远遗子孙也……彼皇甫义真者,独能知而下之,岂不诚可贵乎,范氏之推之也固宜。虽然,义真之不受阎忠之说也,宜也。若子郦之说梁衍之说咸弃不用,则身家之念起矣,是退怯也,非退让也,是又安足贵也。吾故因范氏之论而推明之曰:尔知身家之不足系乎,非不足系也,爱身家者未必能保其身家,而不爱其身家者,正所谓善保其身、善保其家者也。呜呼,皇甫义真之不死于辈卓之手者,幸也。」
  • 黄道周:「舍命豹袖之下,即独行安之,如张然明(张奂)、皇甫义真其人矣。张然明破诸羌,静幽并,耻为王曹所卖,发愤申陈窦之冤,卒不得为三公。皇甫义真荡黄巾,破梁州贼,征赴城门,赖其子坚寿以免,虽卒为三公,亦不大竟其志。」「皇甫将军,初为郎将。命讨波才,寡难众抗。嵩曰不然,方略为上。草结贼营,火攻即丧。束炬乘风,霎时扫荡。再讨张梁,闭营观望。潜夜勒兵,至哺犹壮。既斩梁头,宝头照样。请租赡饥,歌安非妄。贼围陈仓,卓请急向。九地九天,嵩先论量。避锐击疲,其成实当。卓奸专诛,是权伎俩。嵩忠不听,大祸果酿。流血叩头,笼鸟始放。奸定遭殃,忠终无恙。」
  • 蔡东藩后汉演义》:「黄巾之平,皇甫嵩为首功,朱儁其次焉者也。朱儁与皇甫嵩齐名,而谋略不及皇甫嵩,颍川之役,微皇甫嵩,儁且一蹶不振矣;若汝南陈国之平贼,亦赖嵩为主帅,而儁得分功,至移讨宛城,两月不下,必待朝廷之督促,方苦心焦思,用谋破贼,然亦幸遇赵弘韩忠之犷悍无谋,乃得为儁所算耳。」「皇甫嵩用火攻计,燔烧贼众,此为兵法上之所易知者;但施请乌合之贼,即此已足。波才小丑,原不足道;而张角之破灭,亦借此为先声之举,莫谓皇甫非良将才也!」

後世地位[编辑]

公元782年(建中三年),礼仪使颜真卿唐德宗建议,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并为他们设庙享奠,当中就包括“太尉槐里侯皇甫嵩”。及至公元1123年(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惯例,为古代名将设庙,七十二位名将中亦包括皇甫嵩。

參考資料[编辑]

  • 《後漢書·皇甫嵩傳》
  1. ^ 吳海林、李延沛. 中國歷史人物生卒年表. 中國大陸: 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1981: 28. 
  2. ^ 《後漢書》及《三國志》裴注皆無注明皇甫嵩卒年,唯《後漢書·皇甫嵩傳》寫「尋李傕作亂,嵩亦病卒。」而興平二年(195年)亦值李傕、郭汜相攻之時。
  3. ^ 《後漢書·朱儁傳》:「與左中郎將皇甫嵩討潁川、汝南、陳國諸賊,悉破平之。嵩乃上言其狀,而以功歸儁。」
  4. ^ 《後漢書·盧植傳》:「帝遣小黃門左豐詣軍觀賊形埶,或勸植以賂送豐,植不肯。豐還言於帝曰:『廣宗賊易破耳。盧中郎固疊息軍,以待天誅。』帝怒,遂檻車徵植,減死罪一等。及車騎將軍皇甫嵩討平黃巾,盛稱植行師方略,嵩皆資用規謀,濟成其功。以其年復為尚書。」
  5. ^ 《後漢書·皇甫嵩傳》:吏有因事受賂者,嵩更以錢物賜之,吏懷慚,或至自殺。
  6. ^ 《後漢書·靈帝紀》作右將軍
  7. ^ 《後漢書·董卓傳》:「使皇甫嵩攻卓弟旻於郿塢,殺其母妻男女,盡滅其族。」
  8. ^ 《後漢書·獻帝本紀》:(三年)五月丁未(8月16日),征西將軍皇甫嵩為車騎將軍。
  9. ^ 《續漢書》作「日有重珥」
  10. ^ 《後漢書·皇甫規傳》
  11. ^ 《三國志·先主傳》裴注《三輔決錄注》:「援亦少有名行,太尉皇甫嵩賢其才而以女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