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朝流行的主要文学体裁,由《楚辞》发展而来,吸收了荀子赋篇》的体製,外加纵横家的夸张手法,形成一种兼有诗歌散文特征的文学形式。有大赋与小赋之分,大赋多写宫廷生活,小赋富于抒情描写。

汉赋辭藻華麗,筆勢誇張,好堆砌冷僻字,表面富麗而艱深難讀,是漢賦的特色。左思三都赋序》就说汉赋“于辞则易为藻饰,于义则虚而无征”。

興盛原因[编辑]

漢賦的興盛,源於文體本身的發展,繼承《詩經》、《楚辭》、《荀子短賦而進一步發展。漢賦興盛亦源於君王貴族的提倡。君王提倡於上,群臣響應於下,辭賦成了知識分子進身之階,於是爭相制作。

漢賦興起受政治經濟影響。漢初自文景之治後,海內昇平,經濟富庶,富麗堂皇的宮殿苑囿大規模興建,於是有專寫宮殿苑囿、巡遊田獵、聲色犬馬的富麗典雅大賦出現。

漢賦興起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儒家認為能「抒下情而通諷諭,宣上德而盡忠孝」,具有積極作用,漢賦遂取代了楚辭而興起。漢代小學發達,亦導致漢賦興盛。

特質[编辑]

形式方面,漢賦多韻散結合,乃半詩半文的混合體。序言和亂辭多不押韻,正文部分則每多押韻。漢賦多是長篇巨製,前或有序言,後有亂辭,常用問答方式。詩體賦的句式以四言為主,騷體賦則多沿襲楚辭手法,多用楚辭句式,常用兮字。

風格方面,漢賦鋪陳誇飾,辭藻華麗,多用排偶,鋪采摛文,「合纂組以成文,列錦繡而為質」。

主旨方面,漢賦題材內容駁雜龐大,多寫京殿、羽獵、山海、述行等題材,多歌頌帝王功德,描述宮廷生活,如田獵車騎,宮室苑囿,錦衣美食,音樂歌舞。漢賦並多有諷諫或勸戒之旨。

發展[编辑]

漢賦發展可分「形成期」、「全盛期」、「模擬期」及「轉變期」。

形成期自高祖至武帝初,騷體賦頗為盛行,如賈誼《弔屈原賦》、《鵩鳥賦》、董仲舒《士不遇賦》、司馬遷《悲士不遇賦》、枚乘七發》等。散體大賦則遂漸形成。

全盛期自武帝至成帝之世,漢賦離棄楚辭風格,建立純散文的典型漢賦體,傾向精細雕飾,誇張鋪排,如司馬相如的《子虛賦》、《上林賦》、東方朔《答客難》、王褒《洞簫賦》等。

模擬期自西漢末至東漢中葉,漢賦多依照一定的型體,堆積辭句,鋪陳形勢;雖然外表華麗,題材廣泛,但內容空洞。作品如揚雄的《甘泉賦》、班固兩都賦》、張衡二京賦》等。

轉變期起自東漢中葉以後,漢賦由長篇巨製變為短篇,多為表現個人胸懷的言志之作,如張衡《歸田賦》、《思玄賦》、趙壹《刺世疾邪賦》、禰衡《鸚鵡賦》等。

流變[编辑]

時序進入,賦延續張衡以後的短小篇幅,題材擴大了,也更富有抒情的成分。代表性作品是曹植的《洛神賦》、王粲的《登樓賦》。西晉時,陸機的《文賦》,是中國文學批評的重要著作,而左思的《三都賦》,一出現即造成了「洛陽紙貴」的效應。向秀的《思舊賦》為悼嵇康而作,深切而感人。
到了東晉陶淵明著名的《歸去來辭》是辭賦中的名篇,沒有半點雕琢、鋪陳的習氣,真實地描繪了脫離黑暗現實、回歸自然懷抱的喜悅心境。

魏晉以來,文學上駢儷風氣日盛,到了,由於沈約王融聲律學的鼓吹,產生了駢賦。代表作品有庾信哀江南賦》、《小園賦》、鮑照蕪城賦》、江淹別賦》。

沿著駢體與聲律說的演進,到了唐宋,古詩變為律詩駢賦也變為律賦了。律賦過份注重音韻的協調,與對偶的工整,文學價值不高。比較有文學價值的是「文賦」,文賦的特點是:廢棄駢律的限制,駢散結合,形成一種自由的體裁。精彩的作品有杜牧的《阿房宮賦》、歐陽脩的《秋聲賦》、蘇軾的前後《赤壁賦》。

漢賦四大家:司馬相如揚雄班固張衡[來源請求]

參考書目[编辑]

汉赋四大家
司馬相如 · 扬雄 · 班固 · 张衡
中國文學流變
時代 先秦 兩漢 魏晉南北朝 近代
韻文 詩經楚辭 辭賦古體詩樂府 古體詩駢賦 近體詩律賦 近體詩戲曲 新詩現代歌詞
非韻文 散文 駢文 傳奇駢文 古文 -- 章回小说 白話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