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巨鹿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鉅鹿之战
秦末民變的一部分
Juluzhizhan.png
鉅鹿之战形势图
日期前208年閏九月[1] - 前207年七月[2]
地点鉅鹿
结果 諸侯聯軍大胜,王离蘇角精锐被歼滅
参战方
楚军 秦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项羽
英布
王离(俘虜)
蘇角(戰死)
章邯(投降)
兵力
5萬 楚軍[3]
約30萬 其他諸侯軍(參與擊潰王離軍)[4]
20萬 王離軍
20萬 章邯軍補給(未決戰)
伤亡与损失
楚軍不明
陳餘5千人戰死[5]
20萬 王離軍戰死
20萬 章邯軍投降

巨鹿之战(或作钜鹿之战)是秦末民變中,项羽率领五万楚军(后期各诸侯军也参战),同秦将章邯王离所率四十万秦军主力在鉅鹿郡(今河北邢台平乡)之一场重大决战。在各諸侯軍畏縮不進時,项羽破釜沉舟,以大无畏精神率先猛攻秦军糧道,带动诸侯军一起最终全歼王离军,并于八个月后迫使另二十万章邯秦军投降。經此一役,秦朝滅亡在即,项羽确立了在各路义军中之领袖地位。

背景[编辑]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七月,即秦二世登位一年後,陳勝吳廣起反於大澤中。秦國少府章邯驪山刑徒成軍隊,鎮壓民變[6]

章邯率秦軍接連掃平反秦軍陳勝吳廣周章田儋魏咎鄧說伍逢蔡賜,勢如破竹。前208年九月,章邯定陶之戰再擊破楚軍主力並殺死楚武信君項梁[7],率二十萬軍力北上,與北方二十萬王離軍南北合殲趙國,反秦軍此時已岌岌可危。

過程[编辑]

秦圍鉅鹿[编辑]

閏九月,章邯以爲楚兵不足憂,率秦軍北渡黃河,匯合自北方前來增援之王離軍一起攻打趙國,並大敗趙軍於邯鄲,隨後王離繼續包圍趙王歇鉅鹿,章邯自己屯兵於南棘原,修築牆垣甬道,為圍城的王離秦軍輸送糧草輜重。趙國陳餘北收恆山[8],得數萬人,軍鉅鹿北[9]。趙數請救於楚。

楚軍陣營分兵兩路,一支軍隊北往解趙國鉅鹿之圍,以宋義為上將軍,號稱「卿子冠軍」,項羽為次將。另一支軍隊沿河南進攻關中,以劉邦為主帥。楚後懷王許諾「先入定關中者,王之。」

項羽殺宋義[编辑]

十月,齊將田都、燕將臧荼皆往救趙。宋義率領楚軍行至安陽(古地名,今山東曹縣東南或今安陽),就按兵不動,滯留四十六日。項羽急欲攻打秦軍,為陣亡的叔父項梁報仇雪恨,便催促宋義發兵,宋義不聽,反譏項羽有勇無謀,還下令軍中:「有猛如虎,狠如羊,貪如狼,強不可使者,皆斬之!」諷刺要殺死項羽。

宋義派遣其子宋襄到齊國當相邦,親身送行到無鹽(古縣名,今山東東平縣東),飲酒作樂。當時天氣寒冷,天降大雨,士卒飢寒不堪,項羽利用這一點激起了士兵對宋義之不滿。

十一月,在宋義按兵不動之第四十七個早晨,項羽朝會宋義,即入其帳中,斬其頭示眾。項羽隨即向士卒宣布:「宋義與齊謀反楚,楚王陰令籍(項羽)誅之!」(宋義和齊國串通,意圖背叛楚國,楚後懷王宋義!)。諸將皆曰:「首立楚者,將軍家也;今將軍誅亂。」桓楚攜宋義父子首級報告楚後懷王,懷王只好任命項羽為上將軍,率兵救趙。

破釜沉舟[编辑]

趙軍陳餘使五千人先嘗試秦軍,全軍覆沒。當時,齊師、燕師皆來救趙,趙軍張敖[10]亦北收兵,得萬餘人,皆壁陳餘旁,未敢擊秦[9]

秦軍兵力有王離軍二十萬與駐守糧道的章邯軍二十萬,楚軍只有五萬,兵力遠遠少於秦軍[3]。仔細考察形勢後,項羽決定先派英布、蒲將軍率兩萬楚軍渡漳河,襲擊秦軍運糧甬道,獲得幾場小勝,令王離軍乏食,並使章邯軍疲於奔命,而能對王離軍各個擊破。十二月,項羽親率全軍渡河,並下令打破炊具,鑿沉舟船,每人只帶三日乾糧,餘者焚之,以示拚死一戰之決心。

以一當十[编辑]

楚軍在項羽身先士卒激勵下士氣高漲,作戰十分勇猛,一舉擊破了秦軍勇將蘇角的軍團,迫使章邯軍潰退並撤走了對王離軍後背的支援。此時項羽馬不停蹄翻身再戰王離、涉間之長城軍團,九戰九捷。當時一個楚軍能殺十個秦軍(《史記三家註·項羽本紀》記載:「楚戰士無不一以當十。」),而項羽又親自奮勇廝殺激勵士卒,「又羽兵呼聲動天地」(《s:前漢紀/高祖皇帝紀第一》),終使秦軍大敗。秦將蘇角陣亡,正月[11],王離被俘,涉間拒降自焚而死。

作壁上觀[编辑]

項羽進攻秦軍之前,雖已有燕、齊、魏、代、遼等十幾路諸侯軍抵達鉅鹿前來救援,但都懾於秦軍威力,只是屯兵於外圍,不敢出戰。當楚軍進攻秦軍的時候,各路諸侯軍仍閉門不出,只是從營壘上觀望(《史記·項羽本紀》記載:「諸侯軍救鉅鹿下者十餘壁,莫敢縱兵。及楚擊秦,諸將皆從壁上觀。」),及至看到楚軍大破秦軍,各路諸侯軍無不膽寒,皆拜伏項羽。項羽由是始為諸侯上將軍,諸侯將皆屬項羽。

但在《史記三家註·張耳陳餘列傳》中,關於諸侯軍又有另一種說法:「項羽兵數絕章邯甬道,王離軍乏食,項羽悉引兵渡河,遂破章邯。章邯引兵解,諸侯軍乃敢擊圍鉅鹿秦軍,遂虜王離。涉間自殺。」按《張耳陳餘列傳》所敘述,則諸侯軍僅在項羽與章邯的甬道護軍作戰時作壁上觀,待項羽擊退章邯後,諸侯軍則參與了圍攻王離,俘王離、迫使涉間自殺,是楚軍和諸侯軍的共同戰果。

北宋司馬光在《資治通鑑》中,綜合了《史記》中《項羽本紀》和《張耳陳餘列傳》的說法,表述為:「項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沈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於是至則圍王離,與秦軍遇,九戰,大破之,章邯引兵卻。諸侯兵乃敢進擊秦軍,遂殺蘇角,虜王離;涉間不降,自燒殺。」

章邯投降[编辑]

前207年(秦二世三年)二月,諸侯聯軍以兵力絕對優勢再擊敗章邯的偏師,章邯軍退卻[11]。四月,章邯派司馬欣咸陽請求援兵,但趙高不允,並派人追殺司馬欣。五月,司馬欣回到軍營後告訴章邯,朝廷已被趙高控制,「將軍有功亦誅,無功亦誅。[12]」六月,項羽楚軍大敗秦軍於三戶津和汙水。七月,章邯擔心趙高迫害,遂與司馬欣、董翳率秦軍約20萬眾於殷墟向項羽投降。

後續發展[编辑]

滅秦[编辑]

項羽於河北與王離及章邯戰鬥之時,劉邦於河南攻佔秦軍後方,八月突破武關,十月秦王子嬰出降,劉邦進入咸陽,秦朝滅亡。

新安殺降[编辑]

十一月,項羽率軍行至新安,擔心秦降軍生變,項羽乃召黥布蒲將軍,計曰:「秦吏卒尚眾,其心不服,至關中不聽,事必危,不如擊殺之,而獨與章邯、長史欣、都尉翳入秦。」於是楚軍夜擊坑殺秦卒二十餘萬人於新安城南[13](今河南義馬[14]),但項羽沒有處死章邯司馬欣董翳

「新安坑降」事件疑點甚多,史學界爭論很大;異說:項羽懼食糧不足又恥於求糧而殺之;然而此說法甚為可疑。1912年修築隴海鐵路時在當地發掘出大量人骨,現在該遺址被稱為「楚坑」。[15]

後世評論[编辑]

漢文帝馮唐說,曾聞趙將李齊之賢,戰於鉅鹿下,每食飯皆思念之也。馮唐回答,李齊尚不如廉頗李牧之為將,馮祖父曾為李牧麾下,馮父故為李齊麾下,知其為人也。[16]

明人茅坤評鉅鹿之戰:「項羽最得意之戰,太史公最得意之文。」

清人鄭板橋有《鉅鹿行》(鉅鹿之戰)詩:“懷王入關自聾瞽,楚人太拙秦人虎,殺人八萬取漢中,江邊鬼哭酸風雨。項羽提戈來救趙,暴雷驚電連天掃。臣報君仇子報父,殺盡秦兵如殺草。快戰氣盛聲喧呼,諸侯壁上驚魂逋。項王何必為天子,只此快戰千古無。千奸萬黠藏凶戾,曹丕(一說曹操朱溫稱帝。何似英雄駿馬美人烏江過者皆流涕。”

参考文献[编辑]

腳注[编辑]

  1. ^ 秦攻趙
  2. ^ 章邯投降
  3. ^ 3.0 3.1 s:前漢紀/高祖皇帝紀第一》:宋義與項羽將五萬距秦三將。當王離與羽大戰時,精兵四十萬衆,并章邯軍故也。
  4. ^ s:漢書/卷031#項籍》:羽將諸侯兵三十餘萬,行略地至河南,遂西到新安。
  5. ^ 通鑑:餘乃使黶、澤將五千人先嘗秦軍,至,皆沒。
  6. ^ 《史记》卷四十八,“秦令少府章邯免酈山徒、人奴產子生,悉發以擊楚大軍,盡敗之。”
  7. ^ 《史记》卷七,“陈婴为楚上柱国,封五县,与怀王都盱台。项梁自号为武信君。”
  8. ^ 漢文帝劉恆改常山
  9. ^ 9.0 9.1 史記·張耳陳餘列傳
  10. ^ 張耳之子
  11. ^ 11.0 11.1 史記·秦楚之際月表
  12. ^ 史記·秦始皇本紀
  13. ^ 史記·項羽本紀
  14. ^ 義馬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12-18., 新华网
  15. ^ 楚坑累累白骨 再證項羽坑殺秦軍之謎
  16. ^ s:史記三家註/卷102#馮唐

參看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