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攻大宛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攻大宛之战
Zh-DAYUAN map.png
大宛位置
日期: 第一次攻大宛之战:前104年8月至前103年8月[1]

第二次攻大宛之战:前102年8月[2]

地点: 西域大宛(今乌兹别克斯坦东部费尔干纳盆地
結果: 第一次攻大宛之战(战败):汉军过盐水(今新疆罗布泊),塔里木盆地的西域诸国拒绝供应汉军,大宛兵成功据守东境的郁成城,汉军被杀甚众,遂退兵,屯敦煌郡[3][4]

第二次攻大宛之战(皮洛士式胜利):汉军围攻贵山城40余日,破大宛国都的外城,大宛兵退守中城;大宛爆发政变,贵族杀其王毋寡出降;双方立下《中城之盟》,汉军獲3,000汗血馬,另立昧蔡为王,一年后大宛人厌恶昧蔡亲汉政策而斩其王,共立蝉封为大宛王;汉军班师途中损失惨重。[5][6][7][8]

參戰方
汉朝 大宛
指揮官和领导者
汉武帝
李廣利(貳師將軍)
上官桀
赵始
李哆
赵弟
王申生†[9][10]
壶充国†[9][10]
大宛王毋寡
郁成王
煎靡
兵力
第一次攻大宛之战:《史记·大宛传》、《汉书·李广利传》记载安定屬國6,000匈奴骑兵,外加数万汉兵。[11][12]

第二次攻大宛之战:《史记·大宛传》、《汉书·李广利传》记载牛100,000,马30,000馀匹,驴和骆驼10,000余,60,000步、骑混合兵;最初野外戰为30,000人;180,000兵屯于酒泉郡張掖郡以北作为远征后勤部队。[13][14]


第一次和第二次总和:《汉书·西域传》记载“前后十余万人伐宛”。[15]

第一次攻大宛之战:未载

第二次攻大宛之战:未载

伤亡与损失
第一次攻大宛之战:汉军被“杀伤甚众”,退兵至汉朝边疆敦煌郡时“士不过什一二”,即仅存原有的10-20%。[16][17]

第二次攻大宛之战:汉军班师至敦煌郡玉门关时仅存10,000馀人,军马1,000馀匹,虽大部分并非战死,但也可看作是远征的损失部分。[18][19]

第一次攻大宛之战:未载

第二次攻大宛之战:大宛人投降,极其微小的伤亡人数。

漢攻大宛之戰為漢武帝太初元年(西元前104年)發生的一起西漢大宛之間的戰爭,該戰先後持續了4年。

起因[编辑]

大宛是中亚古国,位于葱岭西北山麓和天山山脉西端的南麓,费尔干纳盆地一带。该国盛產寶馬,因汗出如血,故稱為「汗血馬」。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元朔元年(前128年),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時,途径大宛國了解到這種寶馬,因此引來漢朝覬覦。西元前104年,漢武帝劉徹為了得到汗血馬於是命車令為使,帶黃金二十萬兩及一匹黃金鑄成的金馬去貳師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奥什)求換汗血馬。大宛王毋寡拒絕,「漢使怒,妄言,樵金馬而去」,大宛王見漢使無禮,命東部屬邑的郁成王攔住漢朝使節出入,並殺死使團,奪走金銀財寶。消息传到漢武帝耳里,遂大怒,遂下令攻打大宛。由於公元前110年汉武帝曾命赵破奴率七百騎兵奇袭樓蘭,並虜其王。因此對大宛的兵力輕視以待之[20]

过程[编辑]

第一次戰爭[编辑]

當時漢武帝正寵愛李夫人,欲使李氏家族封。由於漢高祖規定沒戰功者不得封侯,於是武帝遂任李夫人的长兄李廣利為貳師將軍,趙始成為軍正、李哆為校尉,浩侯王恢为向导,率屬國騎兵六千及郡國惡少年數萬往討。期至貳師城取善馬,故號「貳師將軍」。當年正是太初元年(前104年)。西域路遠,沿途的小國又閉門拒供水糧,至郁成城(今奧希),敗於郁成,退至敦煌,減員十之八九。武帝聞之震怒,下令退入玉門關者立斬。李廣利只好在敦煌過冬。

第二次戰爭[编辑]

公元前103年夏,漢武帝再次調集全國囚徒、商人、贅婿等不計負私從者六萬多人、馬三萬匹,牛十萬頭,五十幾個校尉挾厚備再討,並派遣水利工匠隨師,準備將大宛城外的河川改道,使大宛無水可用。更發戌甲卒十八萬屯于酒泉、张掖北、居延为威慑。前102年李廣利率大軍浩浩蕩蕩的西征。這一次西域小國畏懼,壼漿簞食以迎,只有輪台閉拒,李廣利怒,下令攻打,城陷後大肆屠城。漢軍先到宛城者三萬人,宛兵迎擊遭漢軍擊敗。之後大宛即躲入城內自保其城。李廣利繞過郁成城,直接圍攻大宛首都貴山城四十餘日,俘虜了大宛勇將煎靡,並殺死大宛兵將,切斷大宛無數水源。大宛貴族最後被迫殺王求和[21],漢軍選良馬數十匹,中等以下公母馬三千匹,指定與漢親善的昧蔡為王。之後貳師將軍李廣利令上官桀再率大軍攻郁成城,郁成王逃至康居,康居王怕连累自己,於是將郁成王抓起來獻給上官桀,押送的騎兵趙弟為防郁成王逃走,中途就砍下他的腦袋。

影響[编辑]

漢軍雖然此役並未遇到重大抵抗,但由于将領不體恤士卒,大軍到玉門關時僅餘萬餘人。而汗血馬經長途跋涉,到達玉門關時也僅餘一千多匹。漢武帝知勝利大喜,封廣利為海西侯、趙始為軍正大夫、上官桀為少府,軍官各有封賞,士卒賜直四萬金。充軍罪犯免罪。一年多後,大宛貴族認為昧蔡過於巴結漢朝,遂發動政變殺死昧蔡,另立毋寡之弟蟬封為國王,漢朝在無奈之下也就只好承認。並派使者至大宛与蟬封和好如初,同意蟬封每年進貢2匹汗血馬。

注釋[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二十一.太初元年、太初二年》
  2. ^ 资治通鉴·卷二十一.太初元年、太初二年》
  3. ^ 贰师将军军既西过盐水,当道小国恐,各坚城守,不肯给食。攻之不能下。下者得食,不下者数日则去。比至郁成,士至者不过数千,皆饥罢。攻郁成,郁成大破之,所杀伤甚众。贰师将军与哆、始成等计:“至郁成尚不能举,况至其王都乎?”引兵而还。往来二岁。还至敦煌,士不过什一二。使使上书言:“道远多乏食;且士卒不患战,患饥。人少,不足以拔宛。原且罢兵,益发而复往。”天子闻之,大怒,而使使遮玉门,曰军有敢入者辄斩之!贰师恐,因留敦煌。《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4. ^ 既西过盐水,当道小国各坚城守,不肯给食,攻之不能下。下者得食,不下者数日则去。比至郁成,士财有数千,皆饥罢。攻郁成城,郁成距之,所杀伤甚众。贰师将军与左右计:“至郁成尚不能举,况至其王都乎?”引而还。往来二岁,至敦煌,士不过什一二。使使上书言:“道远,多乏食,且士卒不患战而患饥。人少,不足以拔宛。愿且罢兵,益发而复往。”天子闻之,大怒,使使遮玉门关,曰:“军有敢入,斩之。”贰师恐,因留屯敦煌。《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5. ^ 宛兵迎击汉兵,汉兵射败之,宛走入葆乘其城……围其城,攻之四十馀日,其外城坏,虏宛贵人勇将煎靡。宛大恐,走入中城……宛贵人皆以为然,共杀其王毋寡,持其头遣贵人使贰师……军吏皆以为然,许宛之约。宛乃出其善马,令汉自择之,而多出食食给汉军。汉军取其善马数十匹。中马以下牡牝三千馀匹,而立宛贵人之故待遇汉使善者名昧蔡以为宛王,与盟而罢兵。终不得入中城。乃罢而引归……校尉王申生、故鸿胪壶充国等千馀人,别到郁成……责郁成……窥知申生军日少,晨用三千人攻,戮杀申生等,军破,数人脱亡,走贰师。贰师令搜粟都尉上官桀往攻破郁成。郁成王亡走康居,桀追至康居。康居闻汉已破宛,乃出郁成王予桀……军入玉门者万馀人,军马千馀匹。贰师後行,军非乏食,战死不能多,而将吏贪,多不爱士卒,侵牟之,以此物故众。《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6. ^ 宛兵迎击汉兵,汉兵射败之,宛兵走入保其城……围其城,攻之四十余日。其外城坏,虏宛贵人勇将煎靡。宛大恐,走入中城……宛贵人皆以为然,共杀王。持其头,遣人使贰师……军吏皆以为然,许宛之约。宛乃出其马,令汉自择之,而多出食食汉军。汉军取其善马数十匹,中马以下牝牡三千余匹,而立宛贵人之故时遇汉善者名昧蔡为宛王,与盟而罢兵,终不得入中城,罢而引归……校尉王申生、故鸿胪壶充国等千余人别至郁成……攻郁成急。郁成窥知申生军少,晨用三千人攻杀申生等,数人脱亡,走贰师。贰师令搜粟都尉上官桀往攻破郁成,郁成降。其王亡走康居,桀追至康居。康居闻汉已破宛,出郁成王与桀……军还,入玉门者万余人,马千余匹。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7. ^ 贰师既斩宛王,更立贵人素遇汉善者名昧蔡为宛王。后岁余,宛贵人以为“昧蔡谄,使我国遇屠”,相与共杀昧蔡,立毋寡弟蝉封为王……宛王蝉封与汉约,岁献天马二匹。汉使采蒲陶、目宿种归。天子以天马多,又外国使来众,益种蒲陶、目宿离宫馆旁,极望焉。《汉书·卷九十六上·西域传第六十六上》
  8. ^ 自大宛破后,西域震惧,汉使入西域者益得职……后岁馀,宛贵人以为昧蔡善谀,使我国遇屠,乃相与杀昧蔡,立毋寡昆弟蝉封为宛王。《资治通鉴·卷二十一.太初四年》
  9. ^ 9.0 9.1 初,贰师起敦煌西,以为人多,道上国不能食,乃分为数军,从南北道。校尉王申生、故鸿胪壶充国等千馀人,别到郁成……责郁成。郁成食不肯出,窥知申生军日少,晨用三千人攻,戮杀申生等,军破,数人脱亡,走贰师。《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10. ^ 10.0 10.1 初,贰师起孰煌西,为人多,道上国不能食,分为数军,从南北道。校尉王申生、故鸿胪壶充国等千余人别至郁成……攻郁成急。郁成窥知申生军少,晨用三千人攻杀申生等,数人脱亡,走贰师。《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11. ^ 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伐宛。期至贰师城取善马,故号“贰师将军”。《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12. ^ 太初元年,以广利为贰师将军,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期至贰师城取善马,故号“贰师将军”。《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13. ^ 益发恶少年及边骑,岁馀而出敦煌者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牛十万,马三万馀匹,驴骡橐它以万数。多赍粮,兵弩甚设,天下骚动……益发戍甲卒十八万,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以卫酒泉,及载糒给贰师。转车人徒相连属至敦煌……平行至宛城,汉兵到者三万人。宛兵迎击汉兵,汉兵射败之,宛走入葆乘其城。《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14. ^ 赦囚徒扞寇盗,发恶少年及边骑,岁余而出敦煌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牛十万,马三万匹,驴、橐驼以万数赍粮,兵弩甚设。天下骚动……益发戍甲卒十八万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以卫酒泉。而发天下七科適,及载糒给贰师,转车人徒相连属至敦煌……平行至宛城,兵到者三万。宛兵迎击汉兵,汉兵射败之,宛兵走入保其城。《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15. ^ 汉使妄言,宛遂攻杀汉使,取其财物。于是天子遣贰师将军李广利将兵前后十余万人伐宛,连四年。宛人斩其王毋寡首,献马三千匹,汉军乃还,语在《张骞传》。《汉书·卷九十六上·西域传第六十六上》
  16. ^ 攻郁成,郁成大破之,所杀伤甚众。贰师将军与哆、始成等计:“至郁成尚不能举,况至其王都乎?”引兵而还。往来二岁。还至敦煌,士不过什一二。《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17. ^ 攻郁成城,郁成距之,所杀伤甚众。贰师将军与左右计:“至郁成尚不能举,况至其王都乎?”引而还。往来二岁,至敦煌,士不过什一二。《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18. ^ 军入玉门者万馀人,军马千馀匹。贰师後行,军非乏食,战死不能多,而将吏贪,多不爱士卒,侵牟之,以此物故众。《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19. ^ 军还,入玉门者万余人,马千余匹。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20. ^ 史記》:「諸嘗使姚定漢等言「宛兵弱,誠以漢兵,不過三千人,疆弩射之,即盡虜破宛矣。」
  21. ^ 史記》:「漢無攻我,我盡出良馬,姿所取,而給漢軍食。即不聽我,我盡殺善馬。」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