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荆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借荆州三國赤壁之戰後的歷史事件,劉備孫權借土地,魯肅成功勸說孫權借南郡給劉備,劉備攻佔益州後,孫權派人索要長沙郡零陵郡桂陽郡三郡,無果,於是發兵攻佔三郡,當時聽聞曹操有意攻打漢中,劉備擔心失益州,派使者向孫權求和,劃湘水為界平分荊州。

#後世評論認為「借荊州」一說不盡準確。

背景[编辑]

赤壁之戰後,孫權與劉備結成聯盟乘勝進軍,經過一年,驅逐曹仁離江陵曹操軍退守南陽郡襄陽,孫劉聯軍奪取荊州刺史部其餘土地,其中劉備攻佔荊南四郡。戰後,東吳大都督周瑜親任荊州治所南郡太守劉琦去世後,劉備任荊州牧,周瑜將荊州長江以南的地區分給劉備,劉備率本部兵馬在長江南岸的油江口立營,改名公安[1]孫權逐漸畏懼劉備,於是將妹妹嫁給劉備,以加強友好。[2]

借地[编辑]

後來劉備以周瑜分給他的土地少,不足以容納部眾,於是親自到京口去見孫權,請求將荊州交給他管理,周瑜上書反對並建議軟禁劉備,呂範也贊同,最終孫權沒借出荊州也沒有軟禁劉備。[3]

翌年(210年),周瑜病故,鲁肅繼任大都督,魯肅認為如果借南郡給劉備,確認他分得荊南四郡,全權管轄荊州,等於為曹操樹立一個敵人,也能分散東吳在江淮間與曹操對峙的壓力。魯肅的分析說服了孫權,於是孫劉聯盟遂得以鞏固。[4]曹操聽聞孫權將土地借給劉備後,驚得連筆都掉在地上了。[5]

周瑜、甘寧曾勸孫權攻取益州[6]。孫權邀劉備共同進軍,劉備欲獨自取蜀[7],報稱不忍心攻宗室劉璋。後來劉備西奪益州,雙方始生​​狐疑[8]

討荊州[编辑]

建安二十年(215年),劉備已經奪得益州,孫權派諸葛瑾向劉備索求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劉備説:「等我取得涼州後,一定奉上荊州。」孫權認為此是劉備推託之辭,於是任命長沙、零陵、桂陽三郡長吏,但都被關羽驅逐。孫權大怒之下,派呂蒙率二萬軍馬奪取三郡。[9]

呂蒙攻下三郡後,魯肅和關羽會談,會談中魯肅斥責關羽說我們誠心將土地借給你們,是因為你們長阪兵敗又從遠方而來也沒有立足的資本。現在你們已得到益州,既沒打算還,只求三郡,又不願意。話還沒講完,在座有人插話說土地只有有仁德的才配擁有,魯肅厲聲叱喝,言語和臉色都很嚴厲。關羽拿刀起身説:「這個是我們國家的事情,此人如何能理解!」並用眼神示意他離開。[10]

湘水之盟[编辑]

由於當時曹操打算攻打漢中,劉備擔心失益州,派使者向孫權求和。孫權派諸葛瑾答覆劉備,雙方和好,以湘水為界,分割荊州,長沙、江夏、桂陽以東屬孫權,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屬劉備。[11]

後續爭奪[编辑]

219年,關羽北攻樊城,孫權大都督呂蒙趁機「白衣渡江」偷襲,奪得南郡、零陵、武陵三郡。221年,劉孫雙方爆發夷陵之戰,孫權再勝,從此雙方再無大戰。

三國演義[编辑]

魯肅一開始以「操引百萬之眾,名下江南,實欲來圖皇叔;幸得東吳殺退曹兵,救了皇叔,所有荊州九郡,合當歸於東吳。今皇叔用詭計,奪占荊襄,使江東空費錢糧軍馬,而皇叔安受其利,恐於理未順」為由索要荊州,諸葛亮以劉琦健在而沒還荊州。[12]

後來劉琦去世,魯肅再次討要荊州,未能取得,周瑜計以孫權之妹招親當誘餌,打算騙劉備過江後逼還荊州,最後劉備娶得孫權之妹為妻,還安全地返回荊州。[13]

孫權以張昭之計,謊稱吳國太生病,誘騙孫夫人帶劉禪過江為人質,以此換荊州,也未能成功。[14]

歇後語[编辑]

三國演義》闡述劉備借荊州一事,衍生出歇後語,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一去無回頭[15]

後世評論[编辑]

唐庚闡述漢朝時荊州之地有七郡,劉表去世後,南陽為曹操所有,而荊州獨有南郡、江夏、武陵、長沙、桂陽、零陵。劉備之南奔,劉琦以江夏歸附劉備,其後四郡相繼歸附,於是劉備有武陵、長沙、桂陽、零陵之地。曹仁退軍後,關羽、周瑜錯處南郡,而劉備領荊州牧,居公安,六郡之地,劉備已悉據之矣。其所謂借,猶如韓信贏得濰水之戰後要做「假齊王」。[16] 

趙翼認為借荊州都出自吳人事後的言論,不足採信,他認為「借」就是將本來是自己的東西暫時給他人使用,而荊州本來就是劉表的,並非孫權之地。引用《諸葛亮傳》、《山陽公載記》、《吳志》等證明赤壁之戰時劉備軍功勞不輸孫權軍,並沒有坐享其成,赤壁之戰後,劉表之長子劉琦尚在江夏,劉備表劉琦為荊州刺史,孫權也沒有任何異議,因劉琦本為荊州主人。《先主傳》記載劉備又南征四郡,武陵郡、長沙郡、桂陽郡、零陵郡皆降。劉琦去世後,劉備在眾將推舉下成為荊州牧,《諸葛亮傳》記載劉備即遣諸葛亮督零陵、桂陽、長沙三郡,收租賦,充實軍力。《關羽傳》記載關羽被任命為襄陽太守、蕩寇將軍,駐軍在江北。《張飛傳》記載張飛被任命為宜都太守、征虜將軍駐軍在南郡。《趙雲傳》記載趙雲被任命為偏將軍領桂陽太守。遣將分駐要地,都由劉備所指揮,一開始沒和孫權說明,因為荊州本來就不是孫權的地,因此劉備不需要和孫權稟報,孫權也沒來阻攔劉備。直到三分之勢成型後,吳人認為赤壁之戰是藉孫權兵力,覺得荊州應該歸他們所有,於是才開始有借荊州之說,反過想當初孫劉聯合拒曹的時候,劉備雖然有向孫權求援,孫權不也有求於劉備?孫權當時只打算救自身的存亡,哪有拿下荊州的想法呢?就如同《魯肅傳》所記載,關羽對魯肅說「烏林之役,劉備就連睡覺的時候也沒脫下靴子,與孫權共同努力破曹,豈能徒勞而沒得到任何土地呢?」這即是無法改變的論證,後來雙方以湘水為界劃分荊州,也算公允,吳人卻趁關羽北伐,偷襲荊州而整個取之,反捏造「借荊州」一說,來增加佔有荊州的合法性,這些都是東吳君臣的狡辯。但是借荊州卻流傳至今,成為議題,說法完全被採信牢不可破。而且變成都是蜀國的錯,這都是不經查證才有的言論。 [17]

呂思勉在《中國大歷史》中認可趙翼說法,認為俗傳借荊州一語,說荊州是孫權借給劉備的。這句話毫無根據。[18]在《三國史話》中直言「俗話有借荊州之說,說荊州是孫權的,後來借給劉備,這話是胡說的。」[19]

盧弼認為孫權任劉備自取荊州數郡,而沒有任何阻攔,無異假借,才導致後來各執一說。[20]

王懋竑認為《江表傳》所說的「以地給備」及「備借荊州數郡」的言論,都是傳聞之妄,不足採信。[21]

柏楊言「所謂借荊州,只是把長江以北及長江三峽以東一帶的土地借給劉備,使他能夠從漢水流域,正面對抗中央政府轄地。至於原屬荊州的陸口漢昌夏口一帶,因為是孫權基地的門戶,所以仍牢牢把手,沒有借出,除此之外,便只有對劉備管治長江以南四郡的承認,但四郡早已歸降劉備,也不在借之列。」[22]:4338

易中天提出「劉備並沒有要整個荊州。他要不了,孫權也給不了。南陽和南郡的一部分在曹操手上」,認為「劉備借的只是南郡,而且只是南郡的一部分,即江陵,所以,這不叫借荊州」,也覺得不能叫做借江陵,引用了趙翼的說法,點出「按照繼承關係,荊州該是劉備的,江陵和南郡當然也是。只不過江陵被周瑜佔著,得去討要而已,因此,《資治通鑑》就不說『從權借荊州數郡』,而使用『求都督荊州』的說法」,「劉備要江陵,只能說是索荊州。」[23]:114-115

黎東方認為所謂借荆州,實際上是借江陵。借江陵,實際上是借油江口,認為孫權不甘心,兩度為了這荊州幾郡的地盤,與劉備失和。事後,他自己或他下面的文人,就造出一段“借荊州”的虛構故事來。[24]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資治通鑑·漢紀五十八》:會劉琦卒,權以備領荊州牧,周瑜分南岸地以給備。備立營於油口,改名公安。
  2. ^ 三國志·先主傳》:琦病死,羣下推先主為荊州牧,治公安。權稍畏之,進妹固好。
  3. ^ 資治通鑑·漢紀五十八》:備以周瑜所給地少,不足以容其眾,乃自詣京見孫權,求都督荊州。瑜上疏於權曰:「劉備以梟雄之姿,而有關羽、張飛熊虎之將,必非久屈為人用者。愚謂大計宜徙備置吳,盛為築宮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娛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挾與攻戰,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資業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場,恐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也。」呂範亦勸留之。權以曹操在北,方當廣攬英雄,不從。
  4. ^ 三國志·魯肅傳》注引《漢晉春秋》:「呂範勸留備,肅曰:『不可。將軍雖神武命世,然曹公威力實重,初臨荊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備,使撫安之。多操之敵,而自為樹黨,計之上也。』」
  5. ^ 三國志·魯肅傳》:曹公聞權以土地業備,方作書,落筆於地。
  6. ^ 三國志·周瑜傳》:瑜乃詣京見權曰:「今曹操新折衄,方憂在腹心,未能與將軍連兵相事也。乞與奮威俱進取蜀,得蜀而並張魯,因留奮威固守其地,好與馬超結援。瑜還與將軍據襄陽以蹙操,北方可圖也。」
  7. ^ 三國志·先生傳》:權遣使云欲共取蜀,或以為宜報聽許,吳終不能越荊有蜀,蜀地可為己有。
  8. ^ 三國志·魯肅傳》:先是,益州牧劉璋綱維頹弛。周瑜、甘寧並勸權取蜀,權以諮備,備內欲自規。仍偽報曰:「備與璋托為宗室,冀憑英靈,以匡漢朝。今璋得罪左右,備獨竦懼,非所敢聞,願加寬貸。若不獲請,備當放發歸於山林。」後備西圖璋,留關羽守。權曰:「猾虜乃敢挾詐!」
  9.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七》:及備已得益州,權令中司馬諸葛瑾以備求荊州諸郡。備不許,曰:「吾方圖涼州,涼州定,乃盡以荊州相與耳。」權曰:「此假而不反,乃欲以虛辭引歲也。」遂置長沙、零陵、桂陽三郡長吏。關羽盡逐之。權大怒,遣呂蒙督兵二萬以取三郡。
  10. ^ 三國志·魯肅傳》:肅因責數羽曰:「國家區區本以土地借卿家者,卿家軍敗遠來,無以為資故也。今已得益州,既無奉還之意,但求三郡,又不從命。」語未究竟,坐有一人曰:「夫土地者,惟德所在耳,何常之有!」肅厲聲呵之,辭色甚切。羽操刀起謂曰:「此自國家事,是人何知!」目使之去。
  11.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七》:會聞魏公操將攻漢中,劉備懼失益州,使使求和於權。權令諸葛瑾報命,更尋盟好。遂分荊州,以湘水為界;長沙、江夏、桂陽以東屬權,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屬備。
  12. ^ 三國演義·第五十二回
  13. ^ 三國演義·第五十四回
  14. ^ 三國演義·第六十一回
  15. ^ 歇後語. 中國文化研究院.
  16. ^ 三國雜事
  17. ^ 廿二史劄記·借荊州之非》
  18. ^ 呂思勉. 《中國大歷史》. 民主與建設出版社. ISBN 7513905398. 
  19. ^ 呂思勉. 《三國史話》.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 ISBN 9787560975757. 
  20. ^ 《三國志集解》:故孫權聽其自取荊州數郡,不加阻力,無異假借,遂各持一說,亦即為劉、孫後日構釁之因。
  21. ^ 白田雜著·卷四》:而《江表傳》所云「以地給備」及「備借荊州數郡」之語,皆傳聞之妄,不足據也。
  22. ^ 柏楊. 赤壁之戰《柏楊版資治通鑑》第十七冊. 遠流出版公司. ISBN 9789573208402. 
  23. ^ 易中天. 《品三國續》. 三聯書店出版社. ISBN 9789620426933. 
  24. ^ 黎東方. 《細說三國》. 上海人民出版社. ISBN 9787208119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