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伐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曹丕攻东吴之战
三国战事的一部分
Cao Pi's invasions of Eastern Wu.png
展示入侵的一张地图
日期222年九月至223年二月,224年八月至十月,225年八月至十月
地点
濡须洞口江陵、長江沿岸
结果 曹丕兵分三路讨伐江東,洞口和濡須口兩路被击敗,江陵攻不下撤退,撤退途中受到吳軍追擊
参战方
曹魏 孫權軍
指挥官与领导者
魏文帝
曹仁
曹真
夏侯尚
曹休
臧霸
孙权
吕范
朱然
朱桓
诸葛瑾
兵力
100,000+[1][2] 5,000+

中国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曾于任内的222-223年、224年和225年三次入侵孫吳,起因是孙吴君主孫權以諸侯名义對魏稱藩,曹丕要求孙权將长子孙登作为人质送往魏廷但遭到拒絕,因此于222-223年發起進攻,但濡須、洞口两战都被孫權軍大敗,攻打江陵也不克,曹丕宣告下令总撤退。孫權割裂与曹魏的臣属同盟关系,與蜀漢恢復結盟,於是曹丕在224年-225年发兵廣陵以伐吴,但是無功而返。

背景[编辑]

刘备自立為帝伐吳,孫權為了避免同時進行兩線戰爭,故此利用外交策略承認曹丕受禪於漢的政權,繼續以諸侯身份藩屬,但並沒有投降。孙权被曹丕封为吴王,而夷陵之戰激戰中,魏臣曾勸曹丕偷襲孫權領地,這樣孫權必敗。曹丕認為對方稱藩,如果偷襲對方這樣不合禮數所以拒絕。孫權在沒有曹魏侵擾的情況下打敗劉備,戰爭結束,曹丕以孫權背叛為名、打算從孫權处獲利,於是派曹休率軍偷襲孫權領地的曆陽和蕪湖,又恢复曹孙在居巢边界的驻军,但遭到全琮和周泰反擊,兩軍互有殺傷。孫權為了處理戰後狀況蓄意對曹丕謙卑上書,而另一方與蜀漢有恢復聯盟的舉動。

在一次意图改善和孙氏关系的尝试中,曹丕要求将孙权长子孙登送到洛阳为人质。但孙权知道他的本意所以拒绝,后来对曹丕謙卑称儿子尚幼,未曾娶妻,父子之情难舍,一旦离乡会水土不服。之後,曹丕再次令孫權送兒子來當人質,孫權依然拒絕,曹丕惱羞成怒認為孫權沒有誠意而指他背叛,命曹仁、曹休、曹真各率領十萬餘人三路出發伐吳,自己則坐鎮宛城。孫權當時要處理山越問題,所以寫書信誘騙曹丕說會送兒子,曹丕信以為真全軍進行待命,而孫權暗中已經部署朱桓、呂範、朱然三路大軍應對魏軍。十月,曹丕眼看孫權沒有送兒子來,於是發難進軍。孫權一直玩弄曹丕達到自己目的,隨即正式與魏國開戰,并弃用曹魏黄初年号,自建年号黄武

交战[编辑]

三路伐吴:(222年—223年)[编辑]

洞口[编辑]

222年秋十月,魏國征東大將軍曹休指揮張遼、臧霸、賈逵等率各州郡二十餘軍的兵力沿资江而下進軍曆陽洞浦,孫權命建威将军领丹杨太守呂範指挥庐江太守徐盛、偏将军全琮、扬威将军孫韶等人率領五軍的兵力前往洞浦戰線,並迁前将军。呂範出師不利,前往途中水面遭遇大风,有的军队還被吹到敵岸之上,曹休、張遼、臧覇、兖州刺史王凌等乘機進攻呂範,呂範軍戰死及溺死者有数千人,[3]而呂范與曹休們交戰的時候,定武中郎将孙仁違反軍令私自把呂範的軍需物資燒毀,因此呂範無法重整軍力,於是引軍退守江南,把孫仁交給孙权處置[4]。曹休派臧霸襲擊徐陵郡有數千殺獲,吳將賀齊最後到達戰場支援,所以沒有遭到任何損失,吳軍殘餘軍力依賴賀齊這支軍力才得以維持戰線,曹休等人對賀齊的軍備儀容非常忌憚。曹休命镇东将军臧霸追擊敵人,徐盛和全琮收拾殘兵眾部,召集餘下的士兵進行反擊,臧霸遭到反擊受到大敗,其麾下的青徐州将军尹礼被全琮与徐盛枭首,同時被殺獲幾百人。曹仁退軍后,洞口吳軍各部乘著徐盛和全琮的勝利,立刻擊破曹休、張遼等人,魏軍敗退,下令全軍撤退[5],战斗在223年晚春结束。[1][2][6][7][8][9][10][11][12][13]

臧霸虽然名义上早已經归顺曹操,但作为地方豪强事实上处于半独立状态。曹丕借此战征臧霸为执金吾,解除他的兵权。

江陵[编辑]

222年,魏大将军曹真率領十萬餘人,督左将军张郃、征南大将军夏侯尚攻打荆州治所江陵。魏帝曹丕也亲临宛城以助声势。223年正月,张郃败吴将孙盛援軍,《魏略》聲稱溺死有數千人[14],张郃于是夺据江陵中洲。曹真和夏侯尚攻破孫權領地牛渚屯,大軍全數包圍江陵。吴左将军诸葛瑾率援军到,被夏侯尚击退。江陵吴军在征北将军朱然统领下,多得病,能战者只有五千人。但朱然面对曹真长达六个月的攻势无惧色,反而激励将士,乘隙攻破魏两屯。夏侯尚想乘船入渚中安营搭设浮桥,议论此事的多以为江陵必破。侍中董昭却认为此举犯兵家大忌,魏军精锐将处险境,一旦再加上江水暴涨,夏侯尚军就自身难保了。正值魏軍又为瘟疫所苦,於是曹丕命诸军撤退。收到命令的夏侯尚赶紧撤出渚,在吴人攻击下,魏军勉强得脱。赶来援救的吴平北将军潘璋已制作荻筏,计划点上火顺流而下,烧毁夏侯尚浮桥,因夏侯尚退军,也就没有实行。诸葛瑾攻曹真浮桥,曹真等退走。十天后江水果然大涨,曹丕叹服董昭审慎。朱然統率寡兵在內憂外患堅守江陵長達半年的大規模圍攻,戰後其名聲威震魏國[1][2][6][7][8][15][16][17]

扬武将军满宠在江陵破吴有功,改拜伏波将军,屯新野。[18]

《建康實錄》載陸遜也奉命渡江抵抗魏军,但沒有參與戰爭。《三国志》没有记载陸遜參戰。《曹真碑》碑文中記錄曹真“□(阙字)冬霜於陸議、奮雷霆於朱然”,似指曹真曾與陸遜交戰,但沒有說什麼時候。宋傑《三國兵爭要地與攻守戰略研究》認為陸遜當時繼續留守夷陵以防劉備再次來襲,故沒有參與江陵作戰。曾随陆逊参与夷陵之战的蒋壹则被《三国志》明文记载在江陵作战期间阵亡。

学者观点[编辑]

清朝谢鍾英王先谦卢弼等学者根据诸葛亮说“孙权不能越江”及孙权曾攻打新市、安陆等地,及位于江陵和襄阳之间原为孙权控制的临沮、旍阳两县后来被纳入曹魏的襄阳郡,认为曹魏在江陵作战期间占领了沔北的安陆、新市、云杜、竟陵诸县和临沮、旍阳两县[19]。宋杰《三國兵爭要地與攻守戰略研究》认为被曹魏攻陷的还包括石阳、邾。《元和郡縣圖志》则记载安陸在此战前后本就是魏地[20]。且其他记载显示竟陵位于江南岸[21],直到晋灭吴才失守。[22]

濡须口[编辑]

第三次入侵為居巢水域的濡须口,223年正式開戰,魏大司马曹仁因而率步骑数万攻濡须。曹仁扬言攻打羡溪,诱吴濡须督朱桓分兵相救,再派大军径奔濡须,真正攻打羡溪的其实是散骑常侍蒋济。朱桓还没追回派往羡溪的军队,曹仁已经杀到。朱桓手下只有五千人,诸将害怕,但朱桓却自认为用兵胜过曹仁。朱桓偃旗息鼓,示弱诱曹仁来攻。曹仁派儿子曹泰攻濡须城,将军常雕诸葛虔王双等乘油船攻打朱桓部曲妻子所在的中洲。蒋济认为不可進攻中洲上流,但是曹仁不听,亲率万人留在橐皋为曹泰等人后援。朱桓派别将击常雕,亲自拒曹泰,曹泰被烧营而退,而常雕被斬殺,生擒王双,魏军溺死及被杀者千余人。[1][2][6][7][8][15]

曹仁軍大敗,最终魏軍在223年三月全部撤出。

吴破蕲春[编辑]

先前吴戏口守将晋宗叛投魏,被任命为魏在长江以北的蕲春太守。在三路大戰期間,数次侵擾吴境,之後打算袭击安乐給魏國表示忠誠。孙权對晋宗非常憤恨,223年六月,命吴后将军贺齐攻之,虽然天气极热不利行军,但贺齐等成功攻破蕲春,生擒了晋宗。[2][10][13]

曹丕两幸广陵[编辑]

黃初五年八月(已是224年9月),曹丕治水军,九月(10月)至广陵。吴人害怕,在徐盛(已迁为安东将军)建议下沿江从石头城到江乘一路设疑城,一晚上就完成了。曹丕隔江望见,认为东吴有人才,未可图,魏军也感到忌惮,于是退军。

次年八月(9月尾),曹丕再出舟师,十月(11月尾)行幸广陵故城阅兵,士兵十余万,旌旗数百里,和建业(今江苏南京)隔长江相对,并由前将军满宠挫败东吴的顺风火攻。[18]但孙权严守,加之冬季天气大寒,结了冰,船不能入江,因此曹丕迎战孙权取胜的希望渺茫。他见自己的军队难以逾越障碍,叹气,下令撤军。孙韶派部将高寿率敢死者五百人抄路夜袭曹丕,曹丕大驚,結果遭吳軍打敗而敗走壽春,高寿获其副车、羽盖而还。[1][2][8][10]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三国志》卷二文帝纪
  2. ^ 2.0 2.1 2.2 2.3 2.4 2.5 《资治通鉴》卷七十
  3. ^ 《三国志》卷二十八王凌传
  4. ^ 曹丕《丙午诏》称魏军“斩首四万,获船万艘”,多年后孙资曾經说“昔文皇帝尝密论贼形势,言洞浦杀万人,得船万个,数日间船人复会”,《國淵傳》記載曹魏向來把殺敵數以一當十記錄,誇大戰果目的是給國民立威。而《孫權傳》毫不避忌記載損失数千人,所以數千人才對。
  5. ^ 《建康實錄》:仁退,洞口諸軍乘勝破曹休、張遼等,魏引退。
  6. ^ 6.0 6.1 6.2 《三国志》卷九诸夏侯曹列传
  7. ^ 7.0 7.1 7.2 《三国志》卷五十六朱然吕范朱桓传
  8. ^ 8.0 8.1 8.2 8.3 《三国志》卷五十五甘宁徐盛潘璋传
  9. ^ 《资治通鉴》卷六十九
  10. ^ 10.0 10.1 10.2 《三国志》卷四十七孙权传
  11. ^ 《三国志》卷五十一孙韶传
  12. ^ 《三国志》卷一十八臧霸文聘传
  13. ^ 13.0 13.1 《三国志》卷六十贺齐全琮传
  14. ^ 《文帝紀》引《魏略》《詔令》的三路伐吳的殺獲均以誇張的大戰果記述。例如洞口吳軍被曹軍斬四萬首級,獲得萬餘船隻。而呂範率領五軍當時軍團制度加起來才不到兩三萬人左右,而東吳滅亡時,船隻就只有五千。濡須口曹仁被朱桓大敗,而朱桓當時就只有一萬人,分五千人追敵軍只有一半人守濡須。《三国志·文帝纪》卻記述朱桓軍被曹仁殺獲萬人。
  15. ^ 15.0 15.1 《三国志》卷一十四董昭蒋济传
  16. ^ 《三国志》卷一十七张郃传
  17. ^ 《三国志》卷五十二诸葛瑾传
  18. ^ 18.0 18.1 《三国志》卷二十六满宠传
  19. ^ ◎谢鍾英曰:……及孙皎代程普督夏口,赐沙羡、云杜、南新市、竟陵为奉邑,见《皎传》。吴之全有江夏断在此时。其后沔北地渐入魏。嘉禾五年,遣将军周峻等击江夏、新市、安陆、石阳,见《陆逊传》。诸葛亮曰“其智力不侔,故限江自保,权之不能越江,犹魏贼之不能渡汉”,可知沔北之安陆、新市、云杜、竟陵于黄武中皆入魏也。
    ◎王先谦曰:江夏郡,魏、吴分立,竟陵、云杜、南新市、安陆四县地在沔北。建安中属吴,黄武时皆属魏。洪亮吉、谢钟英:《补三国疆域志补注》,二十五史补编编委会:《二十五史补编·三国志补编》,第487页:又考魏始立襄阳郡,盖无临沮、旍阳。故《吴志》朱然、潘璋等传皆云到临沮禽关云长。盖自云长败后南郡复入吴,二县或此时隶魏也。
    ◎(卢)弼按:○《魏志·文聘传》:聘为江夏太守,屯沔口。○《吴志·鲁肃传》:肃子淑,为夏口督。○胡三省谓自孙权置夏口督,屯江南,而江北之夏口晦。诸葛亮曰:“其智力不侔,故限江自保,权之不能越江,犹魏贼之不能渡汉。”此数语,于当日情势最为了然,故沔北之安陆、新市、云杜、竟陵,黄武中皆入魏,与魏以汉水为界。文聘在江夏数十年,名震敌国,贼不敢侵,见《聘传》,可证。……《夏侯尚传》“荆州残荒,外接蛮夷,而与吴阻汉水为境”,谢氏谓魏江夏郡境北界义阳、汝南,东界弋阳隙地,西及南皆阻汉水接吴,此实魏江夏郡之辖境也。
    宋杰《三國兵爭要地與攻守戰略研究》也指出,孙权派将领陈邵取襄阳时没有受到临沮、旍阳的阻拦,可见当时二县属吴。
  20. ^ 《元和郡縣圖志》:吳理武昌,曹魏與晉俱理安陸,故漢所理江夏郡前書多言在安陸。
  21. ^ 钱林书《续汉书郡国志汇释》:竟陵大城即秦、汉竟陵县,则在东荆河西岸、汉水西南岸。……当秦、汉竟陵县,在今湖北潜江市西北东荆河西岸、汉江南。
  22. ^ 《一统志》竟陵县地属江夏郡,后汉因之。三国吴为石城,置牙门戍。晋元康九年,置竟陵郡。
    《元和志》:长寿城,本古之石城,背山临汉水,吴于此置牙门戍。晋羊祜亦置戍焉。惠帝元康九年分江夏西部都尉置竟陵郡,治石城。
    《元和郡县志》县城本古之石城,背山临汉水,呉于此置牙门戍城,羊祜镇荆州亦置戍焉,即今州理是也。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