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田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田蚡[1](?-前130年),西漢內史長陵(今陝西咸陽市東北)人,汉武帝舅舅、大臣,封武安侯。後來與魏其侯窦婴不和,設計殺害灌夫及窦婴,窦婴死後,田蚡亦發瘋而亡。《史記》中說,占卜師分析田蚡是因為窦婴和灌夫兩鬼的靈魂缠身而死亡。

生平[编辑]

田蚡相貌醜陋,巧於文辭。魏其侯窦婴掌权时,田蚡还是个郎官,往来于窦婴家,陪窦婴饮酒,时跪时起,对窦婴的恭敬就好像是窦婴家的晚辈一样。

其同母異父的姐姐王氏后成为景帝的第二任皇后,外甥劉徹又被立为太子建元元年(前140年),劉徹登基,為漢武帝。同年田蚡被封為武安侯,拜太尉,後遷丞相,受到趙綰王臧的牽連被免職。建元六年(前135年),太皇太后窦氏去世,田蚡被封为丞相,好儒術,立五經博士。独断专横,“由此滋骄,治宅甲诸第”。元光三年(前132年)黄河改道南流,十六郡遭严重水灾,他因封邑鄃(今山东平原)在旧河道以北,没有受到水灾,力阻治理,使治河工作停止二十年之久。

田蚡拜相之後,入朝奏事,一坐就是很長時間,他所推薦的人,有人從平民直奔二千石級,任命大批官員,不讓皇帝說話,皇帝忍耐不住了,於是說:「你封的官吏已經完了沒有?我也想封個幾個官呢!」田蚡也曾經要求把考工官署的土地收歸己有,讓自己擴建住宅,皇帝諷刺他說:「怎麼不把兵器倉庫也拿去!」從這以後才收斂一些。

田蚡身材矮小,其貌不揚,可是地位已經很高了。有一次,他請客人宴飲,讓他的哥哥蓋侯王信南向坐,自己卻東向坐在尊貴的位置,田蚡自認自己是當朝宰相之尊,就算是私下跟兄長飲酒,也不能委曲自己,從此更加驕縱。他修建住宅,其規模、豪華超過了所有的貴族的府第。田地莊園都極其肥沃,他派到各郡縣去購買器物的人,在大道上絡繹不絕。前堂擺投著鐘鼓,豎立著曲柄長幡,在後房的美女數以百計。諸侯奉送給他的珍寶金玉、狗馬和玩好器物,數也數不清。

田蚡得志後,與窦婴有許多糾紛,包括相約遲到,與索求土地不遂等。元光四年(前131年)田蚡娶燕王刘定国之女为夫人,辦婚宴,王太后命令大臣都得去喜酒場上祝賀,灌夫不願去,魏其侯竇嬰卻強迫灌夫一起參與,田蚡在酒席中受到眾人推崇,而竇嬰卻遭到冷落,灌夫很生氣。恰好灌夫的結誼親戚臨汝侯灌賢(灌嬰的後代)與衛尉程不識竊竊私語,沒有迴避竇嬰的敬酒。灌夫為人剛直,大罵灌賢:「你平時說程不識不值一錢,今天長輩敬你酒,你卻像是女孩子一樣跟程不識說悄悄話咧!」田蚡知道灌夫尊敬李廣,就出來勸解:「程將軍和李將軍都是衛尉,你當眾侮辱程將軍,不是也罵了李將軍?」灌夫說:「今天把我殺了,我都不在乎,管甚麼程將軍、李將軍!」[2],田蚡向汉武帝弹劾灌夫“罵座不敬”,大毀灌夫平素橫行不法,將灌夫處死。竇嬰怒而揭露田蚡與淮南王刘安來往,田蚡心生怨恨。

元光五年(前130年),魏其侯竇嬰曾经受汉景帝遗诏“事有不便,以便宜论上”,灌夫被灭族前,诸位大臣没有再敢进言相救的。竇嬰就上书言之,书奏上,而案尚书却找不到遗诏的记录,就弹劾窦婴矫先帝诏,罪当弃市。十二月,窦婴在渭城被以“偽造聖旨罪”滅族。竇嬰死後,春三月乙卯,丞相田蚡也得病去世。田蚡病倒时,病中喃喃口呼謝罪,家人請來能視陰陽鬼事之人,得知是魏其侯窦婴和灌夫兩鬼守住田蚡,鞭笞索命,群醫束手,只能眼睜睜看著田蚡不治。田蚡死後,其子田恬继承武安侯爵,公元前127年因罪被废除了爵位。

后事[编辑]

元狩元年(前122年),淮南王刘安谋反的事被发觉了,汉武帝追查此事。刘安前次来朝,田蚡担任太尉,当时到霸上来迎接淮南王说:“皇上没有太子,大王最贤明,又是高祖的孙子,一旦皇上去世,不是大王继承皇位,还应该是谁呢!”刘安十分欢喜,送给田蚡许多金银财物。汉武帝自从窦婴的事件发生时就不认为武安侯是对的,只是碍着王太后的缘故罢了。等听到刘安向田蚡送金银财物时,汉武帝说:“假使武安侯还活着的话,该灭族了。”

分析[编辑]

漢書》「竇嬰田蚡灌夫列傳」說:「魏其銳身為救。曰終不令灌仲孺獨死。上無意殺魏其。乃有蜚語聞上。以十二月晦,棄市。及春,武安病,專呼謝罪。使視鬼者視之。見魏其灌夫共守,欲殺之,竟死。」說明竇嬰矯詔判死原因為武安侯田蚡誣告魏其侯矯先帝遺詔,及毀謗朝廷罪狀,武帝大怒命有司案治,一族獲罪抄斬。另外在魏其侯死後,田蚡亦發瘋而亡。

有人認為是武帝因田蚡在他登基之初的那段時間,倚仗自己是王太后的弟弟,肆無忌憚,令武帝早就暗中對他不滿。而漢武帝故意找巫师来医治他,並且以鬼神之說恫嚇,因此令田蚡受到惊吓不治而亡。

注释[编辑]

  1. ^ 「蚡」,拼音fén中古擬音byon
  2. ^ 這是成語“灌夫罵座”、“一錢不值”的由來

參考資料[编辑]

前任:
许昌
西汉丞相
前135年—前131年
繼任:
薛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