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李廣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广
性别
出生 前184年[1]
陇西成纪
逝世 前119年
大漠
国籍 西汉
别名 飛將軍
职业 軍人
活跃时期 公元前

李广(前184年-前119年),陇西成纪人,西汉时著名武将。

生平[编辑]

李廣的先祖是秦朝名将李信,将门世家出身。漢文帝十四年(前165年)從軍,死於漢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一生与匈奴交战四十余年,大小七十余战,憑藉一身蓋世武功,殺敵無數,匈奴人畏其英勇,稱之為「飛將軍」。

据《史记·李将军列传》记载,李广身高过人,神力無窮,猿臂善射,爱惜士卒,深得士兵的爱戴。李广为人廉洁,《史记》记载“得赏赐辄分其麾下,饮食与士共之。终广之身,为二千;四十余年,家无余财”。李广关外狩猎时射石虎的故事家喻户晓,使得李广成了后世神射手的代名词之一,但李广一生都没有被封过汉文帝曾向李广說:「如果你在汉高祖爭天下的时代, 封為万户侯又算甚麼呢!」

有一次,李廣被敵人捉住,但他卻殺人奪馬,帶 傷逃跑。也有一次,李廣和他的手下在和匈奴對戰的時候,被大軍包圍,手下皆亂,只有他用弓箭不停射殺敵人,令到敵人不敢前進,最後支撐到援軍到來,把敵人殺退。

汉景帝七国之乱时,李广随周亚夫平乱建有军功,但因私自接受梁王所給的將軍印和賞賜,朝廷因而撤銷封賞,同時不予承認此將軍頭銜。后被指派为上谷太守,与匈奴作战,随后被调遣为上郡太守。

汉武帝时期,武帝因赏识李广名气,遣其为未央宫卫尉。前133年,汉武帝听从王恢之言,在马邑伏重兵意图围歼匈奴,但因单于生疑退兵而作罢。李广马邑之战时是骁骑将军,属护军将军,因此无功而返。

前129年,汉武帝遣李广、公孙敖公孙贺卫青四人率四万大军分别从雁门云中代郡上谷四个方面同时出击入侵的匈奴军。卫青长途奔袭匈奴圣地龙城,杀敌七百;世家出身的公孙贺入敌境后没有撞见敌人,无功而返;禁卫军出身的公孙敖遭遇敌军,不敌,折损七千人后撤回;李广战败全军覆没而且被俘,后来夺弓掠马逃出。李广、公孙敖因为战败被廷尉提审,按军法当斩,付赎金后,废为庶人。

几年后,匈奴入侵辽西,杀死太守,并打败镇守渔阳韩安国。汉武帝重新起用李广镇守右北平,匈奴人敬畏李广的威名,几年内没有骚扰辽西地区。

后来李广被调入京当郎中令,前123年,被重新封为将军,随卫青定襄出击匈奴,但没能建功。前120年,李广率四千人出右北平配合张骞的部队作战,遭遇匈奴左贤王精锐四万人包围,僵持一天一夜,弹尽粮绝损失惨重,后来张骞带领一万骑兵赶到,逼走匈奴解围。此战李广因损兵折将没有得到封赏,而张骞因为延误军机,按律当斩,后废为庶人。

前119年,汉武帝发动漠北之戰,由卫青、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由定襄、代郡出击跨大漠远征匈奴本部,李广被分配跟随卫青出征。汉武帝经不起李广请求,同意他打先锋,但随后密信卫青,说李广犯霉运,不能给与先锋官的重任。卫青因此安排李廣与赵食其領兵支援東路,令李广颇为不满。由於路途過遠的關係,李廣在沙漠中迷路,延誤了戰鬥時機,导致单于突围逃走。漠北大战结束后李廣部才和主力部队会合,李廣因此犯延误战机罪受到卫青责问,不愿受军法审判,愤而自杀,享年六十余岁。[2]

李廣死時,他長子李當戶、次子李椒都已經過世,僅留下幼子李敢。李敢當時是霍去病的部下,因立有战功被封为关内侯,聽說父親死訊,認為是衛青陷害李廣,因此闹事打伤衛青。衛青本人並不追問李敢,但衛青的外甥霍去病卻不能接受部屬毆打自己舅舅,後來借甘泉宫狩猎的机会射殺了李敢。

李广的孙子李陵,少年因爷爷的名气受到汉武帝赏识。后来不愿随李广利部下效命,自荐以五千步兵出击匈奴,但是身陷重围兵败投降。汉武帝得知李陵叛降后族灭李家,李氏从此衰败,陇西人士皆以李氏为耻。

后人评价[编辑]

司马迁在《史记》中对李广评价很高,曾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两句话来赞美李广。蹊,小路。意指,桃樹、李樹並不會說話,但提供美味可口的果實給人,其樹下自然形成一條小路,喻意真誠待人,自能感召人心。日本東京成蹊大學即以此為名。

唐朝诗人对李广多有赞颂。《滕王阁序》中说“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也是为飞将军不能封候而感慨。

王昌齡在《出塞》中寫道「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寫出了人們認為邊塞紛亂不堪,希望有一個像飛將軍李廣那樣的將軍擊潰胡虜,平定天下。

卢纶在《塞下曲》中则描写了一个传奇故事:“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故事原出自《史记李将军列传》,说的是有一次李广见到草丛中的石头,以为是老虎,于是引弓去射,结果发现是块石头,而箭头已经没入石块,再发箭去射,却再也射不进去了。(“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

高适在《燕歌行并序》中写道:“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感慨自己没有遇到像李广一样身先士卒、体恤将士的将军。

施耐庵在《水浒传》中描写了一个善射的武将名叫花荣,人称“小李广”。

争议[编辑]

異於一般「李廣是忠勇之士」的看法,有些人认为李广为人阴险、残暴,此般见解一般根据两件事情而来。

  • 第一件,李广曾诱降陇西羌族叛军,然后把降卒800余人全部杀死。杀俘虏自古是犯忌讳的,有“杀降不祥”之说,而且在当时认为是战争罪行。李广不能封侯也被当时著名的相士王朔认为是上天对他杀降的惩罚。
  • 第二件,李广曾经公报私仇,杀掉了一个与他有过节的军官。李广战败丢官后,有次打猎经过南山,耽误了返回的时辰。按照规定,入夜后要封关不许通行,於是把守霸陵的校尉禁止他通过。李广要求通過,並稱自己以前是将军。亭尉对答:「现任的将军都不能通过,何況是以前的?」李广因此记恨在心,后来任右北平太守时,以人事调度的名义将霸陵尉招至自己辖内借机杀死。

此外,历史上对李广的欣赏多出自文人,兵家少有对李广的赞誉之词。李广一生对匈奴大小交战七十余次,能够拿上台面的胜仗却屈指可数,史书记载的更多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为(如夺马出逃、神弓怯敌、力射石虎等等),而损兵折将、兵败不敌的次数却也不少。李广自己也认“不为後人,然无尺寸之功以得封邑者”(从不落在别人后面,却没有半点够封侯资格的军功)。宋人黄震《史记评林》说:“李广每战辄北,因踬终身。”司马光也认为:“效不识(即程不识),虽无功,犹不败;效李广,鲜不覆亡。”此外李广心高气傲,常常意气行事,甚至有为了追杀三个匈奴兵,率百人追赶,结果被数千敌军包围的事例。在上谷作太守时,典属国公孙昆邪就曾经上书汉景帝说李广虽然“才气天下无双”,但是“自负其能”,担心他冒然与匈奴交战会吃大亏(李广因此被改调到上郡做太守)。

自古兵家向来崇尚治军严谨,而李广治军宽松,部队纪律性很差,甚至行军不列队、部营不设岗哨,平时也不练兵,军队管理的表册文书一律简化,军队行军整備休息时也只是吃饱睡覺而已,并不充分運送補給品。虽然他因此得到了士兵的支持和爱戴,犯了兵家大忌,但是他依然能夠時時掌控敵人的動態。在当时与李广齐名的另一名将程不识因为治军严格,士兵们不喜欢到其帐下服役,而更愿意到李廣部队。而程不识对“李广军极简易”的评价则是:虽然“其士卒亦佚乐,咸乐为之死”(士兵们高兴,也愿意为他卖命),但是“然虏卒犯之,无以禁也”(一旦匈奴人来攻打,就顶不住了),“我军虽烦扰,然虏亦不得犯我”(我们虽然辛苦点,但匈奴人也占不着我们便宜)。对此宋人何去非认为:“自汉师之加匈奴,广未尝不任其事,而广每至败衄废罪,无尺寸之功以取封爵,卒以失律自裁(者),由其治军不用纪律。……广之治军,欲其人人自安利也,至于部曲顿舍,警严管摄,一切驰略,以便其私而专为恩,所谓军之纪律者,未尝用也。”

明代黄淳耀也有评论:“李广非大将才也,行无部伍,人人自便,此以逐利乘便可也,遇大敌则覆矣。太史公叙广得意处,在为上郡以百骑御匈奴数千骑,射杀其将,解鞍纵卧,此固裨将之器也。若夫堂堂固阵,正正之旗,进如风雨,退如山岳,广岂足以乎此哉?淮南王谋反,只惮卫青与汲黯,而不闻及广。太史公以孤愤之故,叙广不啻出口,而传卫青若不值一钱,然随文读之,广与青之优劣终不掩。”评价李广虽为名将,却非良将。陈仁锡则说:“子长(司马迁)作传,必有一主宰。如《李广传》以‘不遇时’三字为主,《卫青传》以‘天幸’二字为主。”认为司马迁仅从李广豪情飞扬的个人魅力方面着眼,过度抬高了李广,并且淡化了出身低贱、谦逊低调但真正有功于社稷的卫青。明代大儒王夫之则更是评论李广“获誉于士大夫之口,感动于流俗之心”。李广终生不能封侯,以至于被后人评为“数奇”(运气不好),其实和他治军不严、缺乏战略眼光导致军功不够是脱不了联系的。

家族[编辑]

子辈[编辑]

  • 长子李當戶,比李广早死,李陵为其遗腹子
  • 次子李椒,代郡太守,比李广早死
  • 三子李敢,关内侯,郎中令

孙辈[编辑]

陇西李氏、唐朝皇室以及诗仙李白均自稱是李廣之後,但陇西李氏李晖仪的墓志自称李广堂弟李蔡后裔,罗新据此认为陇西李氏在北魏后期还没有将编造祖先谱系的工作完成。

參考資料[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史记》(卷109):“李將軍廣者,隴西成紀人也。……廣家世世受射。孝文帝十四年,匈奴大入蕭關,而廣以良家子從軍擊胡,用善騎射,殺首虜多,為漢中郎。”“至莫府,廣謂其麾下曰;「廣結發與匈奴大小七十餘戰,今幸從大將軍出接單于兵,而大將軍又徙廣部行回遠,而又迷失道,豈非天哉!且廣年六十餘矣,終不能復對刀筆之吏。」遂引刀自剄。廣軍士大夫一軍皆哭。百姓聞之,知與不知,無老壯皆為垂涕。而右將軍獨下吏,當死,贖為庶人。”
  2. ^ 司马迁《史记》:“廣謂其麾下曰:‘廣結髮與匈奴大小七十餘戰。今幸從大將軍出接單于兵,而大將軍又徙廣部行回逺,而又迷失道,豈非天哉?且廣年六十餘矣,終不能復對刀筆之吏。’遂引刀自剄,廣軍士大夫一軍皆哭。”
  3. ^ 汉书 卷五十四 李广苏建传第二十四》敢有女为太子中人,爱幸。敢男禹有宠于太子,然好利,亦有勇。